目前位置: > > >
有病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有病

  • 作者:二宮敦人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4-21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特別活動
◆首刷限量限定:四款有病頁夾隨機贈送!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驚悚的超值全餐!逆轉逆轉再逆轉!一定會被騙四次的奇作! ◆獵奇大師二宮敦人,創造出全新品種驚悚! ◆誕生於投稿網站的鬼才! ◆各大出版集團競相邀稿,角川書店、幻冬社、文藝社,史無前例同年度發表新作。 ◆《暗黑學校》、《驚嘆號》、《是我殺的x7》、《超巨大密室殺人事件》等書暢銷作家! 就算猜到了開頭,絕對猜不到結局! 因為—— 總有人比你想得更 加 有 病。 「我很正常,我沒有病。」 女高中生麻由里最近很煩,因為她遇到了跟蹤狂,於是跟身邊的親友商量。 對她有好感的良太決心要守護麻由里,在她周邊埋伏,站崗警戒。 但是跟蹤狂卻變本加厲!麻由里甚至開始接到內容彷彿窺看她生活的信件,結尾還寫著「妳的王子」敬上,把她逼到差點發瘋。 終於,跟蹤狂在麻由里面前現身,令人驚訝的是,對方居然是—— 熱情地幫助喜歡的女生的良太;古板卻疼愛女兒的父親;孝順又可愛的麻由里;溫和柔順的母親……這群正直的人們,即將被捲入瘋狂之中;在這扭曲的世界裡,誰才是正常的人?總有人比你想得更加有 病。 直到揭開真相之前,大家都很幸福—— 挑戰預想的極限,一個徹底打破你認知,必定會讓你受騙四次的故事! 我會永遠在黑暗中看著你。 【日本網友驚心評論】 .有如一本書就能看完「四個不同的故事」,簡直是驚悚的超值全餐! .或許我所知道的現實並不是真相……感受到了如此令人戰慄的餘韻! .我是第一次為了如此純粹的恐怖而哭。 .有如此青春小說般的開頭,卻邁向了瘋狂的結局,看到停不下來。人類真可怕。 .對我來說是五重的瘋狂……看到最後,連自己都要發狂了! .果然……不是二宮敦人就寫不出這個味道。 .讀後感就借用江戶川亂步的那句「現世如夢,夜夢才真」吧,莊周夢蝶,你是蝴蝶,抑或蝴蝶是你?喜歡。 .前半段就是似曾相識的敘述性詭計,在很多作品中都出現過,結果真相,卻出人意料!

內文試閱

  「那麼言歸正傳。妳說,那個糾纏妳的傢伙,現在在附近嗎?」      「唔——我不敢確定……要不要檢查一下比較好。」      我起身將手伸向窗簾。緩緩施加力道,自些微打開的縫隙望向外頭。小心翼翼地環顧一圈,並沒有發現可疑的男子。      「太暗了,所以不敢保證……不過應該不在吧。」      「是嗎。可是,被陌生人一直緊盯著,感覺應該很不舒服吧。」      「也沒有一直啦。不過,每次我猛然感覺到,就會發現那傢伙在看這邊。畢竟,我的房間正下方就是那座停車場……」      「是男的沒錯吧?大概幾歲?」      「因為他每次都把兜帽蓋上,所以看不出年紀……中等身材,我猜既不是大叔也不是小朋友吧。」      「妳覺得,自己為什麼會被那傢伙盯上?」      「關於這點,我完全沒概念。」      「唔——因為麻由里很漂亮……有跟蹤癖的變態,搞不好一眼就愛上了。」      阿銀若無其事地說道。我渾身發抖。      「拜託,別說那種恐怖的話好嗎。」      「啊,抱歉……不過,我覺得很有可能。」      「……果然我還是找爸爸商量比較好嗎。」      「這個嘛。麻由里的父親在男女交往方面管得很嚴。無法容忍有人對女兒出手——他是這種類型的老爸吧。雖說他應該會嚴密保護妳,不過恐怕會變得比以前更囉唆。搞不好會限制妳天黑以後就不准出門。」      「我也不想那樣……啊,對不起,你可以稍微壓低聲音嗎。我怕爸爸會聽見。」      我在唇上豎起食指。阿銀也做出同樣的手勢點點頭。      「……那妳有什麼因應之道嗎?」      他悄悄地問。      「一大早,我不會再沒穿內衣開窗簾了。」      「耶?沒穿內衣?」      「其他還包括洗澡的時候,我總是會稍微打開窗戶,以後也會好好關上之類……」      阿銀滿臉無奈的表情。      「拜託……那都是常識吧?妳可是年輕的女孩,那些措施一開始就要注意了。就是因為這樣,才容易被跟蹤狂盯上。」      「可是浴室如果不開窗,會煙霧瀰漫呀。」      「打開抽風機不就好了。」      「那台機器好像有點沒力。」      「……所以?妳的因應之道就是剛才那些嗎?」      「還有,以後內衣褲改在室內晾乾吧……曬衣服時混入一堆父親的內褲,警告對方這個家有男人在。」      「那幅畫面有點噁心就是。不過,目前能採取的行動的確也只有這樣了。」      果然找他商量是對的。      我邊換上睡衣邊想。      托了跟阿銀訴苦的福,負擔感覺輕鬆不少。跟之前獨自懷抱煩惱的狀況截然不同。      話說回來,即使是晚上跟阿銀兩人共處一室,我也完全不會緊張。除了不擔心他會有不軌的舉動外,也絲毫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看來,好朋友就是好朋友。      我並沒有讓關係升級的打算。      唉。      拿起給年輕人看的時尚雜誌。我翻過好幾張有讀者模特兒照片的彩頁後,出現了以戀愛特集為主題的單色頁面。上頭大大印出的標題吸引了我的目光。      「因為某些契機友情昇華為愛情?跟妳最搭的男生,搞不好就在妳身旁!」      真是這樣嗎。但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況且雜誌說的契機,假使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應該也沒用吧?      唉。      我安靜地慢慢走向窗邊。稍微掀起窗簾,觀察外頭。      嚇死人了。      停車場設置有自動販賣機。機器發出淡淡的光芒,正照亮那名可疑男子的身影。      /      回家的路上,我在內心幾度反芻剛才聽到的內容。      糾纏不休。男子。跟蹤狂……      從好久之前我就察覺到麻由里的心底有煩惱。      不可原諒。讓麻由里不舒服的傢伙,我絕對不會輕言寬恕。      一定要好好修理一下。我得要大展身手。      胸罩。洗澡。沒穿內衣……      我用力搖搖頭。不對,不對。別回想起那些詞彙。雖說,我的確很在意那些。麻由里那麼可愛。我好喜歡她。      端正的五官,即使身材纖瘦,該翹的部位還是有柔軟凸起的曲線……畢竟我也是個男人,想欣賞麻由里的裸體。跟蹤狂的心情我可以體會。可是,不對。不能那樣,快停止啊,我不是為了那個才想跟她交往的。      我是以一個正常人的心態喜歡麻由里。絕非為了肉慾!這是純粹而率直的傾慕之情。跟那種疑似跟蹤狂的男子,有本質上的區分。      我甩了甩自己的腦袋,一瞬間失去平衡自行車也搖晃起來。      途中,我發現一棟還點著明亮燈火的建築。那是一間大型量販店。這麼晚了還有營業,真是叫人感激。      我跳下自行車走入建築內,前往防身器材的販賣專區。      那裡有各式各樣的商品。從警報器及哨子這種最基本的開始,還包括警棍、電擊槍、竊聽偵測器……      我在警棍的專區挑選。不管什麼都好,反正我想先弄把武器。能與跟蹤狂交手的傢伙。光憑徒手,總覺得不太安心。因此我需要在身上帶某些值得仰仗的玩意。      雖然我沒跟麻由里提這件事,但我可不想單純靜觀其變。      跟蹤狂很危險。沒人猜得出那傢伙打什麼主意。如果可以要早點把他揪出來,扭送警局,或者強制驅離。為此,我打算在夜間進行巡邏。      然而,這個計畫不能讓麻由里知道。毫無疑問,她會因太過危險而反對我這麼做。麻由里是溫柔的女孩。這種關乎我人身安危的舉動,她是絕不可能接受的。      因此我只好不讓麻由里發現,獨自一人進行。      以結果論,只要能解決跟蹤狂的問題就行了。      是我的功勞,就算麻由里不知道也無妨。      沒錯,我可不是為了表現給她看。      而是純粹的愛。      我就是想助麻由里一臂之力。      我拿起一根警棍。這是摩擦力伸縮式的鋼製材質。價格四千元左右。除了價位門檻不高外,看起來還很堅固好用。金屬質的棍棒正發出帶有攻擊性的鈍重光輝。儘管是極其單純的武器,但被這傢伙敲打可不是好玩的事。      我點了一下頭,放入購物籃中。      買這種玩意,感覺自己好像不良少年。應該不會有人生我的氣吧。我心裡毛毛的。      /      今天早上,沒有看到那名可疑男子。不過即便如此也不能掉以輕心。在公園、便利商店、馬路上,只要遇到跟那名男子體格相似的人物,我就會全身肌肉緊繃。      我提著便利商店的購物袋步行,拭去額頭上滲出的汗水。今天氣溫也很暖和。儘管這陣子我還是每天都在制服上加大衣與圍巾,還加上手套這嚴密防寒的裝備,但看來圍巾可能快不需要了。      我停下腳步解開圍巾,露出脖子,擦身而過的男學生對我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我看了他一眼,男學生立刻撇開目光。我嘆了口氣,對面正走過來的一名上班族,視線似乎也緊黏著我不放。      這是為什麼呢。      當我正感到很不可思議時,某個念頭冷不防浮現。      ……難道說,他們都在覬覦我的肉體。      至今為止,我都不覺得自己很有女人味。能將男人玩弄於股掌之上的魔女,或是戀愛不斷的女生,都是跟我徹底無緣的存在。      麵包店的櫥窗上,倒映出我的模樣。我的身體,逐漸浮出了曲線。皮膚白皙,柔亮的黑髮搖曳著。嘴唇呈現鮮豔的紅色。      我,這樣的我,真能引起男人的興趣嗎。      或許是那樣也說不定。      因此,那個跟蹤狂才會……      萌生佔有我的慾望。      「那是妳想太多了啦。」      阿銀斬釘截鐵地拋下這句。      「是嗎。」      「妳太過在意自己了不是嗎。一個女孩突然在馬路邊停下來解圍巾,路人心想『她怎麼了?』而多看一眼,這根本不奇怪吧。」      在公園的長凳上。阿銀用左手抓利樂包的奶茶啜飲著。      我也是同款的奶茶,用右手拿著喝。他跟我的慣用手不同。      「或許你說得對……」      「不過,反過來說。麻由里之前對自己的魅力太沒有自覺了。這也是事實。」      「耶?那我到底是怎樣嘛。」      我陷入混亂。只見阿銀倏地豎起食指,對我說。      「意思就是妳很可愛。麻由里要足以引起男人的興趣是毫無問題。不過,要說那是什麼魔法,會讓人滅亡又太言過其實了……或許該說妳只要稍微用點心……」      「……噗。什麼嘛,你在害臊?」      「等等,我才沒有!真是的,我可是很認真給妳建議耶。」      「抱歉抱歉。」      阿銀有點不爽地咬住吸管。      「所以,今天為什麼換奶茶了呢。結果我們又撞飲料了。」      「因為天氣要熱不熱的。這種溫度當然要喝奶茶囉。檸檬茶適合大熱天。紅茶則要在寒冬喝。」      我差點噴出飲料。      「這種想法根本是偏見嘛,但我個人表示同意。」      「看吧。」      一名走進公園的運動裝男子,正看向我。雖然他的視線有暫時挪開,但在做暖身體操途中還是不時將目光偷偷瞟過來。一副好像很稀奇的表情。      「……那個人,是不是在看我?」      我交替望著阿銀的臉孔與運動裝男子。      「沒錯。」      「果然,是因為我……」      我檢視自己的服裝。胸口有沒有不小心敞開,還是裙子掀起來了。      「妳只要不理他他很快就會走掉了啦。還是說,他就是那個跟蹤狂?」      被這麼一問我便進行觀察。男子已步入中年,而且背很駝。與跟蹤狂的體格不大一樣。      「我覺得不是。」      「是嗎……那就別理他了。」      「嗯。」      「喂麻由里,關於跟蹤狂的事。」      「嗯?」      「有沒有更多的資訊?可以查出對方的身分。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多多少少去追查犯人是誰比較好。」      「昨天不是說好暫時按兵不動嗎。難不成……你打算採取什麼危險的行動?」      阿銀有點慌張。      「啊,不是,我可沒有要行動喔?按兵不動,這點是不變的,嗯。不過把具體的情報先整理出來,也是很要緊的工作。舉例來說『有這樣的可疑人物徘徊請加強巡邏』,這樣才比較方便通報警方吧。」      「原來如此……唔——具體的情報呀。」      「我聽妳說他每次都出現在停車場那邊,還有其他地點嗎?有看過他的長相嗎?」      「長相總是看不清楚……因為他都躲在昏暗的地方。」      「身高多高?這也不知道嗎?」      「這麼具體的數字,恐怕……啊。不對,我想起來了。」      我回憶昨天的經過。      「我家前面不是有自動販賣機。他就站在那裡。」      「那妳記得他腦袋的高度?大略就可以了。以飲料擺放的層數來說,大概是碰到哪裡?」      「我記得……他的頭可以碰到最上層的飲料……他的眼睛應該跟最高一排的按鈕差不多。」      「呼嗯呼嗯。也就是說,跟蹤狂的身高是在一百六到一百七……」      「這沒什麼篩選能力吧。」      「沒那回事喔。至少身高超過一百八的人就可以排除在外了。身高一百五以下的人也不用考慮。舉個例子,麻由里的父親不是有一百八左右嗎,所以他不是嫌犯。像這樣慢慢縮小範圍,最後一定能挖出犯人。」      我皺起眉。      「你是怎麼了?連我爸爸都懷疑嗎?」      「啊,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爸爸根本沒必要跟蹤我吧。」      「關於令尊的話,確實是這那樣沒錯。可是……就算是親戚也該列入嫌疑犯。我想跟蹤狂一定是一個跟妳很接近的人。搞不好根本是麻由里認識的對象。或許平常都會在其他地方碰面也說不定。又很可能是住在離妳家很近的地方……」      「別再說了,感覺好恐怖。」      「但那是事實啊。如果是毫無瓜葛的陌生人,不太可能瘋狂跟蹤妳。可疑人選是很有限的。例如麻由里認識的人,曾在路上碰過的人,對麻由里感興趣的人……一定是跟麻由里有某個接觸點。在這當中,將不符合條件的人排除。目前,我們已經掌握身高這項篩選條件了。只要再找出另一個,就能刪掉更多嫌疑犯。屆時剩下來的人就是跟蹤狂了。」      我望向阿銀。他一臉認真的神情。      「……篩選後的對象,也有可能是好朋友嗎?」      「……沒錯。」      「那學校的老師呢?」      「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搖搖頭。      「怎麼會嘛。如果是那麼接近我生活周遭的人,我一定會察覺出來的。倒不如說,跟蹤狂是我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這對我來說還比較能接受……」      「我並不那麼認為。搞不好只是麻由里尚未認清那個傢伙的本性而已。」      阿銀把喝乾的利樂包狠狠捏扁。      「人類真的是這麼表裡不一的生物嗎?」      「並不是人類表裡不一。而是麻由里剛好只看到對方的『表面』罷了。」

作者資料

二宮敦人

1985年出生於東京,一橋大學經濟系畢業。2009年以《驚嘆號》一書出道。透過獨特的觀點和創意,加上周到的取材,創作出許多精彩小說,獲得廣大書迷支持。 著有《郵務員 花木瞳子的回顧》、《占卜屋・陽仙堂的統計科學》、《第一月台謎團進站了》、《廢校博物館 Dr.片倉的生物學入門》等多部作品。本書為第一本非虛構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二宮敦人 譯者:許昆暉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04-21 ISBN:9789571073392 城邦書號:SPB7Z00003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