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邪惡意圖(科學怪人前傳II)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加拿大利布里斯文學獎2013年最佳青少年叢書 ◆美國青年圖書館協會2013年最佳青少年讀物 ◆科克斯書評2012年最佳青少年圖書 ◆洛杉磯公共圖書館2012年最佳青少年圖書 ◆泰晤士報2011年最佳兒童讀物 當思念成災、執念成魔…… 從靈界帶回來的,是你的親人、還是惡魔? 通靈板指南: 1. 使用一滴靈藥,即可進入靈魂的世界。過量即死。 2. 隨身攜帶通靈錶及護身符。 3. 一天僅能使用一次。 1. 使用一滴靈藥,即可進入靈魂的世界。過量即死。 2. 隨身攜帶通靈錶及護身符。 3. 一天僅能使用一次。 失去了兩根手指仍喚不回摯愛的哥哥康拉德,維多發誓再也不碰煉金術,就像他發誓放棄追求伊莉莎白一樣。 然而,世事總與所想的背道而馳。 就在維多以為所有黑暗書房的資料都已燃燒殆盡時, 灰燼中,一本完好無缺的「金屬書」引起他的注意。 按照書上的指示,維多製作出通靈板,和伊莉莎白及好友亨利一起進入那扇跨界之門。 門後的世界中,康拉德竟然真實存在。活生生的,那個健康的康拉德。 同時他們也發現,在靈界中,只要你願意,你將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只有一個缺點:活人的光芒太過熾熱,無法與靈魂相觸。 終於,他們不再滿足於此,決定重塑康拉德的身體,將他帶回活人的世界。 然而,他們並沒有發覺,在頻繁的靈界探險下,活人與靈魂的界線越漸模糊,纏繞在身上的詭異氣息,更是越來越濃厚—— 製作生命靈藥的代價是維多的兩根手指, 施行起死回生術,他又將付出什麼? 【媒體推薦】 「傑出的續集,引人入勝的鬼故事。」 ——《科克斯書評》 「所有歐珀吸引讀者的魅力都在本書當中……」 ——《書單》雜誌 「和第一集同樣刺激……不論是第一集或雪萊原著的書迷都不會感到失望。」 ——《VOYA》 「歐珀是一位專業的說故事專家,成功建構了書中的世界。」 ——《紐約書刊》雜誌

內文試閱

  ——伊莉莎白和亨利都不見了。      我仍舊躺在禮拜堂天花板上、韋翰秘密房間的沙發上。我一定是打了盹,而他們都離開了。這樣感覺有些無情。暗門是關上的。我皺起眉頭,不了解他們為什麼要把我獨自留在這裡。      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握著的手。我打開左手,看到我的戒指,右手則握著圓潤光滑的通靈錶。銀色冰冷的外殼貼在我溫熱的肌膚上。我原本以為手指感受到的是自己的脈搏,但其實卻是懷錶的滴答聲。      我把懷錶拿到耳邊。它確實發出著滴答聲,而鳥腿的骨頭原本指著正上方,現在卻往右轉動了一些。接著我的視線從懷錶移到握著錶的手上,這才發現我原本只剩三根的手指現在卻有五根。我把懷錶放在腿上,驚訝地看著自己的手,並且在眼前活動手指。      我高喊:「我的手治好了!」我多麼希望伊莉莎白和亨利在這裡和我一起見證奇蹟。      陣陣沉重的疼痛完全消失了。我握住拳頭。      這怎麼可能?我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我真的存在,也完全清醒。這不是夢。      可是我……在別的地方。      我把戒指套回手指,再度看看懷錶。當指針轉了一圈,我就得回到自己的身體。這是否代表我此刻坐著的沙發呢?      我環顧四周。亨利和伊莉莎白是否在現實世界的同一地點,只是我們彼此看不見?      我緩緩站起來。我原本以為會頭昏眼花,沒想到卻非常清醒。不只是清醒,我還覺得原本像沉重外套般籠罩著我的憂愁彷彿都消失了。相反地,我全身都充滿了熱情。我現在是靈魂,但卻擁有實體與力量。我並不是氣體般的幽靈。而且更奇特的是,我從來沒有感覺如此充滿活力。我的每一次心跳都享受著此時此刻。      我伸手準備打開暗門,不知道門的另外一側等著我的是什麼。貧瘠的平原?充滿折磨的火焰?或是幸福的草原,還能聽到遠處的豎琴聲?天堂、地獄或是煉獄——這些都是伊莉莎白提到的可能性。那麼會是哪一種呢?      我再度看著自己奇蹟似地痊癒的手,發現自己完全不感到害怕。我心中只有喜悅。我打開暗門。      吊燈仍舊綁在固定扣上。下方的禮拜堂看起來絲毫沒有改變。我把雙腿垂到洞口下方,小心翼翼地爬到吊燈的一根支架上。我解開固定扣上的繩索,坐好之後便緩緩讓自己下降。這項工作不難,尤其是我現在有兩隻完好的手。不到幾分鐘,我就來到了地面。      當我抬起頭仰望天花板,原本褪色的壁畫突然開始脈動,散發藍色與金色光芒,呈現它過去的榮光,就彷彿我憑著意志力讓屋子本身回憶起昔日的風貌!我把視線轉移到牆上。我記得牆壁上原本空無一物,此刻卻掛著描繪耶穌受難苦路的掛毯。祭壇上點了一根蠟燭。一排排簡樸的木製長椅也迸入我的視野。      我走向一張長椅,用拳頭敲了敲。這是真實的。我用指尖摸摸上面的紋裡——觸感非常強烈,並且帶給我奇特的喜悅。我坐在長椅上,不出意外地非常堅實。長椅並沒有蒸發或把我彈出去。不過當我站起來,椅子就開始消失,彷彿它是在我的視線與碰觸之下才存在的。我對眼前的奇蹟露出笑容。我的力量讓這一切發生。      這時我突然感覺好像被人監視。我轉向門口。雖然這裡只有我一個人,但我突然意識到有可能看到什麼。      我離開小禮拜堂,走到城堡偌大的門廳。這地方悄然無聲,但感覺有股能量與期待的脈動。起初在我周圍的都是熟悉的物品,但只要我的視線停留一會兒,就會突然看見幽靈掛毯與繪畫、沒有看過的家具、沒有看過的門、石板地面、牆上的燭台、還有模造裝飾。曾經存在於屋內、曾經屬於這座屋子的物品仍舊留存在這裡,只等著被看到、被觸摸。      我來到門口。木門旁邊有兩扇鉛玻璃的窗戶。外頭濃霧密布,使我看不清院子的景象。      我再度感覺到有人在看我。我轉頭看階梯,沒有看到人,卻有一隻黑色蝴蝶慵懶地翩翩飛向我。我想起韋翰的自畫像中那兩隻拿著畫筆的黑色蝴蝶,但這隻蝴蝶卻特別巨大,兩邊的翅膀都有一個深藍色的眼睛斑紋。翅膀每一次拍動,我都能聽到奇特的音樂撥彈聲。      我看著這奇特的生物在我頭頂上方盤旋,似乎在測試我,尋求我的同意。我直覺地伸出手。蝴蝶謹慎地降落在我手指上。當牠碰觸到我,我全身湧起莫名的喜悅。另外還有某種感覺,讓我聯想到飢餓與餵食。我驚奇地看著蝴蝶翅膀閃爍著比彩色玻璃更濃郁的色彩。我看了看懷錶。鳥的胎兒腳骨指著下方。我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半!      我急忙爬上階梯。當我走近康拉德的臥室,我的腳步變得猶豫。如果他在裡面,會變成什麼模樣?我該說什麼?我強迫自己往前走。臥室的門是微開的。      康拉德坐在棋盤桌前,背對著我。他穿著埋葬時穿的西裝。我目瞪口呆,發不出聲音。我哥哥沒有走。他一直都在這裡,只是在等待。他移動一顆棋子,接著倒轉棋盤,思考下一步棋。我理解到這是他死前我們在他床邊下的棋。      我推開門進入房間,低聲呼喚:「康拉德!」      他立刻轉頭,然後把一隻手臂檔在面前,彷彿畏懼強光。他站起來推開椅子。我驚訝地看他拿起一把長劍並恐懼地後退。      他高喊:「你是天使,還是來懲罰我的惡魔?」      我走向房間中央,張開雙臂。「康拉德,是我,維多!」      他仍舊顯得畏懼,瞇著眼睛並遮住臉。我轉頭看後面,沒有看到任何光源。難道是我?      他喊:「不可能!你在騙我!我的兄弟還活著!你是誰?」      我堅持說:「我是維多!而且我活著!可是我找到來這裡的方式!我是來找你的!」      他握緊劍柄,但我看到他的劍在抖。「提出證明!」      「你可以問我問題——問只有我們兩個知道的問題。」      他開口問:「我們四歲的時候,有一隻我們都很喜歡的貓,然後……」      「有一天我們在馬廄比賽,看誰能夠先引牠來。牠當然比較喜歡你。所以當你贏得比賽洋洋得意的時候,我趁你轉身背對著我,拿一顆大石頭砸你的頭。後來我答應如果你不告訴別人,就把我的點心給你。」      康拉德小聲地問:「維多?真的是你?」      我湊上前想要擁抱他,但是他卻踉蹌後退,伸出手阻止我接近。「不,別碰我!你好燙!」      「我很燙?」      「好像在燃燒一樣!」      我停下來,感到困惑與受傷。接著我腦中產生突如其來的想法:      我是光與熱。我能夠完全控制他。      我問他:「你為什麼要帶著劍?你在怕什麼?」      「這房子變得不一樣了。」      「什麼意思?這裡有其他人嗎?」      他說:「有,可是……」      我感覺到口袋傳來奇特的震動,連忙取出通靈錶。鳥的腿骨指著正上方。小小的鳥爪握成拳頭,宛若食屍鬼般敲著錶面的玻璃。      康拉德瞇著眼睛問:「你拿著什麼東西?」      我想起筆記本上的嚴格指示,便對雙胞胎哥哥說:「我該走了。你在這裡安全嗎?」      「我不知道!別走!」      「我會再回來!我保證!」      我跑出房間。我手中的戒指以某種超自然的磁性引導我跑向真實世界中我的身體所在的位置。它知道方向,並驅使我前進。      「維多!別走!」我聽到康拉德在走廊上叫我。      他聲音中的絕望好似鑿子鑽入我的心。我轉頭對他喊:「我得走了!」我看到他在遠處追我,可是我的奔跑速度就如疾風,他無法追上。我匆匆跑下大階梯,在跑到最後幾階時,外面一陣低沉的風聲吸引我望向窗外。霧比先前更濃了,並且帶著詭異的光芒,以奇特而催眠的形式捲動。      我心中湧起危險的好奇心。我想要湊得更近、看得更清楚,但我手中的戒指不斷堅持地抽動。我必須離開,然而我的腦子卻一片混亂。我跑向小禮拜堂,中途卻突然出現一道原本不存在的牆。我毫不考慮就衝向完全陌生的門。      「維多,你要去哪?」我的雙胞胎哥哥的喊聲彷彿來自遙遠的地方。      我氣喘吁吁地來到大概只有在幾世紀前才存在的城堡中某個部分。這裡是我完全陌生的會客室。我感到暈眩與困惑,回頭看門口,卻發現門已經不見了。這房間沒有其他的入口。      這座城堡彷彿迅速回憶起過去的自己,使我無法駕馭。      專心!      然而我被困住了,心中充滿驚慌。這時一隻黑蝴蝶伴隨著隱約的撥弦聲降落在我的肩膀上變為彩色。在牠飛走之前,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想起自己身上的光與熱,以及自己視線的力量。      我把視線投向房內的牆壁。石頭不情願地軟化溶解,出現新的門。我趁門闔上之前衝出去,踏上另一條陌生的通道。我這一輩子都住在城堡裡,現在卻迷路了。這是我首度感覺到四肢虛弱。我跑進很古老的廚房。這一定是城堡最早的廚房,只有火爐和地面的排水口。我瘋狂地東張西望,想要找到出口。我聽到自己的脈搏聲。有一條往下的階梯——不,是一道又小又矮的門。我穿過門,進入兩旁沒有門的長走廊,牆上掛著一隻隻熊頭與鹿頭標本。這也是我沒看過的地方。禮拜堂在哪裡?那裡是城堡最古老的房間之一,所以應該在附近才對!      我搖搖晃晃地前進。地面似乎傾斜,走廊盡頭退後的速度比我奔跑的速度還快。      我心中湧起熊熊怒火。這棟屋子竟敢藐視我?      我高喊:「所有的門都出現在我面前!」我瞪著牆壁,直到熟悉的拱門出現在石頭上。我總算鬆了一口氣。我衝入禮拜堂。房間是活的,變得和先前不一樣,展現出悠久歷史中的面貌,天花板、牆壁都湧現色彩。我幾乎無法專注於離我很近、降到地面的吊燈。      我跌跌撞撞地爬上吊燈,心中祈禱自己還有力量能夠拉繩索。我一把一把地拉著繩索,費力地把自己拉向天花板。接近天花板一半的時候,我還得停下來喘氣。      噠噠噠、噠噠噠。通靈錶在我口袋裡震動。      我伸手向天花板,把自己拉進暗門裡。我的手指感覺麻木。我蹣跚走向沙發躺下來,笨拙地拔起手指上的戒指,握在左手,然後把顫動的通靈錶拿在右手。我深深吐了一口氣,然後——

作者資料

肯尼斯.歐珀(Kenneth Oppel)

他的得獎作品——《銀翼族傳奇》(Silverwing)系列三部曲,在全球暢銷一百萬本以上,並曾改編為卡通影集與舞台劇。《空中飛船》(Airborn)獲得普林茲文學獎以及加拿大總督文學獎的兒童文學獎,續集《破天者》(Skybreaker)也獲選為《紐約時報》暢銷書,以及《泰晤士報》年度最佳兒童小說。他最新的作品是《乾弟弟》(Half Brother)。 他出生於加拿大溫哥華島,曾居住在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省、紐芬蘭、以及英國與愛爾蘭等地,目前則和妻兒住在多倫多。 他的網站是kennethoppel.com。

基本資料

作者:肯尼斯.歐珀(Kenneth Oppel) 譯者:黃涓芳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7-01-10 ISBN:9789571071367 城邦書號:SPB7D0000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