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刀光錢影系列套書(全五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雨果獎、星雲獎、世界奇幻獎提名、美國 Syfy 頻道當紅影集「太空無垠」原創作者 丹尼爾.艾伯罕 雋永磅礡奇幻史詩代表作! 「冰與火之歌」作者喬治.馬汀:我夢想中的奇幻大作 有如「迷霧之子」的精湛布局X「冰與火之歌」的迷人殘酷 這是個巨龍已逝、魔法絕跡的年代,平凡的人類取代古老強大的力量成為主宰,想掌控世界,不是戰爭就是貿易,不是刀劍就是錢幣。 一場北方大國侵略自由小城的利益之戰,開啟了眾家野心爭奪的時代,將四個全無相關的人物捲入無情的命運漩渦,忠誠與背叛,陰謀與智策,人性與欲望的權力遊戲一幕幕上演,而蟄伏千年、邪惡殘酷的黑暗勢力,亦於背後蠢蠢欲動,即將掀起腥風血雨…… 曾經,這世界的主人龍族拍著覆蓋鱗片的巨大翅膀,翱翔於遠古天際;祂們具有強大的魔法,能超越時空限制,信手便塑造出驚人神器與宏偉建築,甚至創造人類供其差遣,祂們無所不能。 而今,在一場慘烈的神話戰爭後,古老的傳說已成絕響,只留下歷久不衰、聯結各地的龍道遺跡,以及龍族所造、各自據地為王的十三支人類變體種族。 一場恃強凌弱的攻防,揭開新時代的序幕,使得一名擁有商人精算靈魂卻渴望不切實際愛情的混血少女,遇上一位攻無不克卻內心充滿陰影的戰士;而一名誓死為國卻心機深沉的王國重臣,更與一個平凡沒落卻不甘受辱的貴族書呆有所交集,四人命運的輪軸因這場戰爭就此轉動,引發隱藏千年的神祕詛咒力量再起。 烏雲滿布,山雨欲來,在金錢與刀劍交錯,權謀與武力橫流的大陸上,有形無形且善惡模糊的戰爭火焰凶猛奔竄、吞噬一切,而誰能掌握龍族沉睡的祕密,誰就能掌控這場遊戲,成為最後贏家。 曾獲雨果獎、星雲獎及世界奇幻獎提名的丹尼爾.艾伯罕是當今最受矚目的奇幻新星,他的創作能量豐沛,寫作類型多元,本書擷取「冰與火之歌」精髓,承襲視點人物筆法並加以改良,內容則加入金融、商戰等元素,故事曲折迷人,世界觀壯闊,精巧融合奇幻視野與金權遊戲,為開創史詩奇幻新格局之作。 【奇幻名人讚譽推薦】 奇幻大師喬治.馬汀 「風之名」作者派崔克.羅斯弗斯 普立茲小說獎得主朱諾.狄亞茲 奇幻文學評論者譚光磊 科幻毒瘤站長Daneel 卡蘭坦斯普恩基地格主王寶翔 【讚譽推薦】 「這部作品讓艾伯罕穩坐喬治.馬汀接班人的寶座。」 —— 《Grasping for the Wind》奇科幻評論網 「故事敘述流暢、細膩,最棒的是劇情發展完全超乎意料。」 ——派崔克.羅斯弗斯(《風之名》作者) 「準備感到驚喜、錯愕,並且樂在其中吧。」 ——《軌跡》科幻雜誌 「不得不讚嘆艾伯罕嫻熟地創造另一個可信世界的功力,這樣的技巧自從托爾金之後,就很少有人用得成功。」 ——《科克斯書評》 「故事敘述流暢、細膩,最棒的是劇情展完全超乎意料。」 —— Amazon 「獨特精妙,智慧超卓,絕無僅有的奇幻史詩寫作經典,它為奇幻文學豎立了優秀典範。」 ——Amazon讀者Mr. Jared C. Serra

內文試閱

序幕:叛教者
  叛教者擠向岩石的陰影中,祈禱下方山路上騎著騾子的那些東西不會抬頭,不過他並沒有特定的祈禱對象。他的雙手發疼,兩腿和背部的肌肉也累得顫抖,祭袍的單薄布料在帶著塵土氣味的寒風中拍打著身子,但他依舊冒險低頭望向小徑。   五頭騾子停下腳步,不過祭司們沒走下騾子。他們穿的袍子比較厚實溫暖,繫在背上的古劍映著晨光,形成一抹惡毒的綠。那些劍是龍鑄的,見血封喉,持劍的人甚至早晚也會被劍的毒性害死。叛教者心想,所以他從前的兄弟更有理由盡快殺掉他回去,誰也不想把那些劍帶在身上太久,這東西只有在危急或致命的憤怒時才會上場。   好吧。能夠被他們如此認真看待,也算是種恭維。   帶領搜索隊伍的祭司從他的坐騎上直起身,朝陽光瞇著眼。叛教者認得他的聲音。   「孩子,出來吧。」大祭司喊著。「你逃不了的。」   叛教者的腹中一緊,挪動重心就想走下去,但他及時阻止了自己。   也許吧。他對自己說。很可能逃不了,不過誰知道呢?   山徑上的黑袍人影移動了一下,轉身討論。他聽不見他們說什麼,等待的同時,他的身子感覺像屍體一樣冰冷僵硬,卻得不到死亡的眷顧。下方的搜索者彷彿討論了半天之久,但無雲的藍天裡,太陽的角度幾乎沒變,騾子又開始前進。   他怕小石子滾落陡峭的山崖,所以一動也不動,只是強忍著微笑,看著那些曾是人類的東西騎著騾子緩緩走過小徑,朝山谷的尾端而去,然後沿著大彎道轉向南方。等他們的最後一員離開視線後,他站起身,兩手撐在臀上,對自己居然還活著感到不可思議。他們終究不曉得如何找到他。   這有違他所學的一切,和他之前相信的一切,原來蜘蛛女神的恩賜並不能揭露真相。沒錯,祂的恩賜的確給了祂的僕人某種能力,但並不是真相。他這一輩子,愈看愈像一張由似是而非的謊言編織而成的網,此刻他應該感到迷惘、絕望,但卻覺得像是從墓穴離開走進自由的空氣中。他意識到自己面露微笑。   爬上西面山坡弄得他一身瘀青。涼鞋很滑,他一面爬,一面拚命尋找手腳的支點,終於在日正當中時到達山脊。那兒以西是連綿不絕的山巒,山巒上有一大片翻騰的雲及有如灰色面紗的雷雨,直到最遠的隘口那兒,大地才趨於平緩,不再起伏,平原因距離過遠而帶著灰藍色。山巔上的狂風撕扯著他的肌膚,此時地平線劃過一道閃電,一聲鷹鳴響起,宛如應和。   獨自步行到那裡得花上好幾個星期,他沒有食物,更糟的是連水也沒有,前五晚都睡在洞穴裡或灌木叢下。他從前的兄弟和朋友,也就是他相識敬愛一輩子的那些人,正搜遍山路和村落,欲置他於死地,而山中則有肆虐的山獅和野狼。   他伸手撥過粗硬濃密的頭髮,嘆了口氣,開始爬下山,這條命很可能撐不到喀西特或是大到能隱匿其中的城市。   但只是可能。   藉著夕陽最後一道餘暉,他找到一塊懸於泥濘小溪之上的岩石落腳,並且犧牲右腳涼鞋的一段帶子草草生了火,以火堆為中心堆起一圈高高的石頭。他蹲在石圈旁,感受無情的寒意從天而降,乾燥的灌木在火堆裡燒得炙熱,煙不多,但很快就燒盡。他掌握著節奏將一根根細枝添入火中,不讓火熄滅,也不讓火燒得太旺而照亮棲身之處,令追殺他的人發覺異狀,因此火堆熱度似乎只能到達他的手肘前。   遠方傳來某種動物的尖嘯聲,他努力不予理會。他的身體因為使用過度、缺乏休息而痠痛,然而腦子少了路途中的景物可分心,反而以驚人的速度開始運作。黑暗中,他的記憶愈發清晰,失落、寂寞和混亂也逐漸取代擁有自由和可能性的喜悅。他確信這些負面的感覺比飢餓的大貓更要命。   他出生在類似的山岳間,孩提時光拿樹枝當劍,以編織的樹皮為鞭子玩耍。他真的曾懷抱雄心壯志加入僧侶的行列,造訪過隱密宏偉的神廟嗎?肯定有。不過躲在寒風刺骨的簡陋岩口藏身處,實在很難想像那樣的過去。他還記得自己敬畏地仰望高大的石牆和十三族衛兵的石雕──錫內人、特拉古人、南陸人、原血人、提辛內人、耶姆人和溺人……這些雕像在風雨摧殘下,只剩如出一轍的木然面孔和碩大的拳頭,完全無法分辨差異,唯有拱身其上的龍依舊保留清晰的形體,巨龍展開寬闊的翅膀,牙齒如匕首般銳利。雄偉的鐵門上刻著黑字,寫的是村裡沒人知道的語言。   他在成為新人時學到那些字的意思。連結尚未斬斷。他曾自以為了解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微風轉向,揚起的餘燼宛如螢火吹進他的眼裡,他用手背揉眼睛時感覺到血液波動,體內的血流回應著自己以外的某種東西。以前他認為那就是女神。他曾和村裡其他男孩到教團的大門邊,奉獻自己的軀殼和生命,而得到的回報……   得到的回報是揭露奧祕。起初他只獲得知識──足以讀懂聖書的字母,足以為神廟做記錄的數字,讓他可以閱讀關於巨龍帝國興衰的故事,閱讀蜘蛛女神降臨,將正義帶到世界上的故事。   據說女神不會遭受謊言蒙蔽。   他當然測試過。他雖然相信那些人說的,卻仍然想知道能否騙過祭司而說謊。他挑選只有他知道的事,像是父親的族名,姊姊最愛的菜餚,或自己的夢境。他一沒說實話,祭司就鞭打他;當他老實說,他們就放過他,而且從來不會出錯。他對這股力量愈來愈確信,信仰也愈來愈堅定。大祭司選他成為新人時,他滿心相信偉大奧妙的事物正等著他。祭司是這麼說的。   入教儀示的惡夢過去後,他的血液中已擁有蜘蛛女神的力量。第一次發現別人說謊的感受,就像開啟一種新的感官一樣。第一次以女神的聲音說話時,他感覺他的話語傳達著信念,彷彿由火塑成。   然而如今他失去女神眷顧,他所接觸的一切都不真實,甚至喀西特這個地方也可能不存在。不過他還是相信有那麼一個地方,那股信任讓他甘冒生命危險逃亡,但他從未真正去過那裡,地圖上的標記或許也是偽造的。認真說起來,世上可能不曾有龍、帝國和大戰。他也沒看過海,世上可能沒有海吧,他只知道自己親眼目睹、聽耳聽聞、親自感覺過的事物。   而他一無所知。   在激烈的衝動之下,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掌,雙手捧起湧出的鮮血。在微弱的火光照映中,鮮血近乎黑色,血中有顏色更深的小球,其中一顆小球伸展開細小的腳,是蜘蛛。那隻蜘蛛漫無目標地在他捧起的手中爬來爬去,然後又一隻蜘蛛加入了牠。他看著牠們──他不再相信的女神就是以牠們為媒介──緩慢小心地將手翻過來伸到小小的火焰上,一隻蜘蛛掉進火裡,細如毛髮的腳立刻萎縮。   「好啊。」他說:「你也會死。我至少知道這個。」   山巒似乎永無止境,每座山頂都是另一個威脅,每座谷地都危機四伏。他避開小村落,只有為了從石造蓄水池裡偷水喝才會冒險靠近。他以蜥蜴和松樹灌叢鮮豔的小堅果果腹,避開沙土上留有帶爪大腳印的區域。一天夜裡,他發現一圈石柱群,石柱下有間似乎能遮風避雨的小室,足夠讓他恢復體力,但在那兒睡覺時卻受到狂暴、奇異的夢境侵擾,不得以只好繼續前進。   他瘦了,皮編的腰帶鬆垮垮地掛在腰際,涼鞋的鞋底也薄了,生火用的火弓消耗得很快。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時間變得失去意義,每天早晨,他都覺得自己可能活不過今天。不過只是可能。   只要有這樣的可能性就夠了。一天近午時分,他撐著身子爬上石塊散落的山丘頂,發現前面的地勢不再起伏,遼闊的西部平原在眼前展開,一條披著翠綠草木的河流熠熠生輝。視覺會騙人。他猜想走到那兒至少還需要兩天時間,但仍然坐到一塊粗糙的大石頭俯看這個世界,一邊任自己落淚直到中午。   走近河流時,他感到腹中有一股新生的焦慮。數星期前,翻過神廟高牆逃走的那天,如何在城市中消聲匿跡還只是個遙遠的煩惱。這時他看到樹木間冉冉升起上百縷炊煙,附近極少有野生動物留下的行跡,甚至兩度發現遠方騎著巨馬而過的男人。身上灰撲撲的舊袍子、破爛的涼鞋和因久未洗澡所帶來的惡臭,讓他意識到混入城裡的困難和危險,不亞於目前為止所做的任何事。喀西特的男男女女會怎麼看待山裡來的野人?他們會當場殺了他嗎?   繞過河邊的城市,宏偉的建築令他驚訝,他從沒看過如此壯觀的東西。茅草屋頂的長形木造房屋可容納上千人,前方的路上鋪著石頭,他像小偷一樣躲在灌木叢裡窺視。   城市最外圍的房子散布在道路和河流之間,一個耶姆族女人的身影和自己腹中的飢餓給了他勇氣。那個耶姆女人在花園裡做事,身高是他的兩倍高,兩肩和公牛一樣寬壯,下顎突起的獠牙彷彿一笑就會刺穿自己的臉頰,高挺的胸部下是鄉下人的裹腰布,和他母親與姊妹穿著差別不大,只不過得用上三倍的皮革布料。   他從來沒見過原血人以外的人類,這女人是十三個種族確實存在的第一個實際證據。他躲在灌木叢後偷看她俯身在鬆軟的泥土上以粗厚的手指拔除雜草,有種近乎驚嘆的感覺。   他搶在自己退縮之前走過去。女人看見他,猛然揚起寬大的頭,鼻翼微張。他半帶著歉意抬起手。「不好意思。」他說。「我……遇上了麻煩。希望妳幫幫忙。」   女人的眼睛瞇成一線,像準備狩獵的貓一般放低姿態。他這才想到,或許接近她之前應該先確認她會說他的語言比較明智。   「我來自山裡。」他說,卻在自己的聲音中聽見絕望,以及某種別的東西。血液中帶有細不可聞的鼓動聲,蜘蛛女神的恩賜在強迫這女人相信他。   「我們不跟原血人做生意。」耶姆女人咆哮道。「至少不跟山裡該死的原血人做生意。給我滾開,把你的手下帶走。」   「我沒有手下。」他說。血液裡的東西很興奮可以派上用場,在他體內躁動。當他用自己偷來的魔法說服女人時,女人搖了搖頭。「只有我一個人,沒帶武器。我走了……好幾個星期,如果妳有需要,我可以幫忙工作。只要能換到一點食物、有溫暖的地方好睡覺就行了。待一晚就好。」   「一個人,沒帶武器,竟然能穿過那些山?」   「對。」   她哼了一聲,他感覺她似乎在估量、審視他。   「你是白癡啊。」   「對。」他說。「我是白癡。不過我是友善的白癡,沒有惡意。」   過了好一會兒,女人放聲而笑。   她叫他去挑河水倒進她的蓄水池,她則繼續把園子裡的事做完。那水桶很明顯是做給耶姆人用的,他才把水盛到半滿,就已經重得抬不起來。但他奮力從小房子來到粗糙的木造平台邊,然後再調頭回去。他很小心不要弄傷自己,至少不要流出血來,畢竟還沒提蜘蛛的事,人家已經「很歡迎」他了。   日落時分,她在桌旁為他準備好一個座位,火爐裡的火感覺很奢侈,他得提醒自己,曾是他兄弟的那些東西不在這兒,沒有到處尋找他的蛛絲馬跡。女人從火上的鍋子裡舀了一碗燉菜遞給他,燉菜帶著陳年湯底濃郁、醇厚的滋味,看來這個燉鍋從不離火,一有肉類和蔬菜就會丟進鍋裡,在湯裡載浮載沉的深色肉塊,可能在他離開神廟之前就在鍋裡了。他從沒吃過這麼棒的一餐。   「我男人在商隊驛站。」她說。「有個殿下要來,他們一定餓死了。他把豬全趕去,運氣好的話可以統統賣掉,這樣我們就有錢撐過暴風季了。」   他聽著她的聲音,也傾聽著自己血裡的騷動。最後那句不是實話,她不相信賣掉的錢撐得了多久。他納悶著她會不會擔心,而他有沒有辦法讓她得到她需要的。至少他會試試,離開之前他會試試。   「慘兮兮的可憐蟲,你呢?」女人問話的聲音輕柔溫暖。「捅了什麼漏子才落到這個般田地,還得跟我討工作?」   叛教者咯咯笑了。肚裡暖烘烘的食物和身邊的爐火,以及外面等待他的那床麥桿薄羊毛毯,都讓他緊張的腹部和肩頭放鬆下來。耶姆女人帶著金光的大眼注視著他,他聳聳肩。   「我發現,相信某件事並不會讓它成真。」他謹慎地說。「我原先接納了某些事,還打從骨子裡相信,結果……我錯了。」   「是被人誤導了嗎?」她問。   「嗯,誤導。」他附和後頓了一下。「不過倒也未必。那些人未必是刻意這麼做,畢竟不論錯得多離譜,只要說話的人相信,就不算謊言。」   耶姆女人吹聲口哨(就她的身材而言,口哨聲還真靈巧),然後揮揮雙手,故作崇拜。   「石鱸也會講大道理。」她說。「再來你就要開始傳道、徵稅了。」   「才不。」他說完和她一起哈哈大笑。   她唏哩呼嚕地喝著碗裡的東西,一旁的爐火劈啪作響,他們頭上的麥桿裡似乎有什麼東西窸窣騷動著,或許是老鼠或昆蟲。   「你被女人甩了,對吧?」她問。   「是失去女神眷顧。」他說。   「唉,感覺就像是那樣,對吧?」她說,目光望向火中。「來了一個以為與眾不同的新歡,耍嘴皮子的時候就像神開口說話,結果……」   她又哼了哼,聲音裡帶著揶揄與奚落。   「那你的女神出了什麼問題?」她問。   叛教者舀起一匙或許是馬鈴薯的東西放進嘴裡,嚼著鬆軟的團塊和表面粗糙的皮。他絞盡腦汁將不曾說出口的念頭化作話語,開口時聲音顫抖。   「祂要吞噬世界。」

作者資料

丹尼爾.艾伯罕(Daniel Abraham)

年輕時受奇幻暢銷作家大衛.艾丁斯的啟發成為此文類的忠實愛好者,在練筆十年後,推出了第一部長篇《夏日的長影》(「漫長的代價」四部曲之一),立即驚豔文壇。在那之後,艾伯罕的創作源源不斷,寫作類型多元,不論是史詩奇幻、都會奇幻、科幻推理,都能夠寫得又快又好,也多次獲雨果獎、軌跡獎、星雲獎等重要獎項提名肯定。 有「美國托爾金」之稱的重量級奇幻大師喬治.馬汀對艾伯罕影響至深,兩人私下不僅有著亦師亦友的關係,時常探討彼此對史詩奇幻的觀點,還共同創作了科幻小說《星際獵人》(Hunter’s Run)。甚至2011年「冰與火之歌」改編成漫畫時,馬汀特意欽點艾伯罕擔任編劇,可見他對這位後輩的肯定。 「刀光錢影」系列是艾伯罕構思多年的作品,在他寫給出版社的提案中,形容此系列是一封「寫給奇幻冒險故事」的情書,目的在於「讓讀者欲罷不能以致於缺乏睡眠」。在故事架構上,艾伯罕擷取「冰與火之歌」精髓,承襲視點人物的筆法,並加以改良;內容則是加入金融、商戰等元素巧妙融合,開創了史詩奇幻作品的新格局。 艾伯罕現居於美國新墨西哥州。 著作:「漫長的代價(The Long Price Quartet)」系列、「黑太陽的女兒(The Daughter of Black Sun)」系列、「刀光錢影」系列等書。作者官網:www.danielabraham.com 相關著作 《刀光錢影1戰龍之途》 《刀光錢影2:國王之血》 《刀光錢影3:暴君諭令》

基本資料

作者:丹尼爾.艾伯罕(Daniel Abraham) 譯者:周沛郁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7-01-03 ISBN:4717702095338 城邦書號:1HB000W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84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