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碼彩蛋
目前位置: > > > >
為了與你相遇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榜逾50週,亞馬遜5顆星熱淚推薦! ◆夢工廠買下電影版權,2013年即將上映! ◆美國年度「好讀小說獎」,一本全世界狗狗最希望主人看的故事。 是一種愛與被愛的衝動,將我一再牽引到你身邊。 你知道,你是狗狗生命中的唯一嗎? 牠尋尋覓覓,只為了與你相遇。 在牠毛茸茸的外表下,藏著最天真、最熾熱的靈魂。 超越時空的愛與信賴,讓所有愛狗人為之心碎的真情流露…… 一個純粹的靈魂,等待一次命定的相遇。 一隻狗經歷了四次輪迴冒險,牠曾是流浪狗、屬於一個男孩的黃金獵犬、拯救無數遇難者的牧羊犬,以及不可置信又再度重生的拉不拉多……牠心中始終存有一個對生命的困惑:「我的存在意義究竟是什麼?」牠明白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每一段歷險都有所啟示,自己身上一定還有未竟的任務。 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生離死別,牠學會勇敢面對世界,更練就一身救難技能。然而,在某次奇妙的相遇後,牠終於明白,原來回報一個人毫無保留的愛,就是最好的答案!

內文試閱

  當那個東西進入視線範圍,沿著溪床昂首闊步時,我感覺母親的恐懼像是漣漪般在她的背上流竄。那是個很大的生物,用兩條腿站立,朝著我們蹣跚地走過來時,嘴裡還飄出刺鼻的煙霧。   我專注地瞪視著對方,完全被蠱惑住了。為了某個我無法理解的原因,我深受這個生物的吸引和驅動,甚至緊張地準備跳出去打招呼。我瞥了母親一眼,決定還是不要這樣做比較好。這是我們應該害怕的生物,不惜代價也要避開。   當然,那是人類。是我第一次看到的人類。   ***********   我是走上一小塊隆起的土地時看到那條蛇。他在一塊陽光照耀的地方盤曲著身子,有韻律地吐著舌頭。我停下不動,著迷地看著。我以前從來沒看過蛇。   我汪汪叫了幾聲,蛇卻一點反應也沒有。我快步跑回去找男孩,他又在催促火焰往前走。 「怎麼了?貝利?你看到什麼?」   我決定不論男孩說什麼,意思都不是「去咬那條蛇」。我溜到面無表情吃力前行的火焰身邊,同時納悶看到前方有條盤繞身子的蛇時,她會作何反應。 起初,火焰沒有看到蛇。但隨著她越靠越近,蛇突然往後退,抬起頭來。火焰尖叫了。她的前腿離地,一個急轉身,踢腿,男孩從她的背上飛了出去。我當然立刻奔向男孩,但他沒事,反而一躍而起,大叫著:「火焰!」   我壞心眼地看著那匹馬全速往回奔跑,馬蹄達達地連續敲擊著塵土。當男孩跑起來的時候,我終於意會過來我們的當務之急,於是緊追上去。馬不斷往前跑,很快地,我和男孩之間的距離太大,不得已只能回頭找他。   「噢,不!」男孩說,但這個「不」不是對我說的。「噢,老天!我們該怎麼辦?貝利?」 男孩哭了,讓我一下子驚慌起來。他年紀越大越少哭泣,所以現在看到他哭只會讓我更加沮喪。我感受到他徹底的絕望,便把臉推進他的雙手之中,試著安慰他。我認為最好的事情莫過於回家,再吃一些雞肉。   男孩終於收起眼淚,茫然地環顧樹林。「我們迷路了,貝利。」他喝了點水。「唔,好吧,來吧。」 看來,我們的散步還沒有結束,因為我們朝著全新的方向前進,和我們來時的路毫無關連。 我們在森林裡走了很長的路,一度經過自己留下的氣味,可是男孩還是吃力地走下去。我變得好累,即使有松鼠在面前跳躍也懶得去追。我跟著男孩走,但我看得出來男孩的疲勞也是有增無減。當天空的光線越來越弱,我們在一塊木頭上坐下,男孩把剩下的三明治拿出來吃,仔細地餵了我一大塊。「我真的很抱歉,貝利。」   在天即將暗下來之前,男孩對樹枝開始產生興趣。他把樹枝拖到一棵裂開的樹前,倚著泥巴牆和有結瘤的樹根,然後在樹枝架起來的架子之下堆放松針,又在上面堆放更多的樹枝。我好奇地觀看著,儘管精疲力竭還是做好準備,只要男孩一把樹枝往外丟,我一定會跑出去叼回來。但他只是專注地工作著。 天色暗到看不到東西了,男孩鑽進架子下方,躺在松針上。「這裡,貝利!進來這裡。」 我爬進去到他的身邊,想起了狗屋,也懊悔地想念著外公的椅子,納悶我們為何不回家睡在那上面。男孩很快發起抖來,所以我把頭放在他身上,放鬆腹部貼著他的背,就像我以前和手足們感覺冷時會做的那樣。   「乖狗狗,貝利。」他告訴我。 不一會兒,他的呼吸變得很深,停止顫抖。雖然不怎麼舒適,我還是小心地趴著,盡可能在這個夜晚保持他的溫暖。 鳥一開始鳴叫,我們就醒了。在曙光盡現之前,我們再度上路。我懷抱著希望嗅了嗅麻布袋,被裡面的氣味所騙,直到男孩讓我把頭伸進去看,我才發現裡面沒有吃的東西。   「我們保留這個袋子,以免有需要生火。」他告訴我。我把這句話解讀為「我們需要更多的三明治」,於是大力地搖擺尾巴,表示贊同。 那天,冒險的性質改變了。腹中的飢餓變成尖銳的痛楚。男孩又哭了,抽抽搭搭地哭了約一個小時。我感受到他身上湧起一股焦慮,隨後而來的是令我提高警覺的悶悶不樂和了無生氣的冷漠。當他坐下來用玻璃珠般的眼睛看著我時,我舔了他整張臉。   我很擔心我的男孩。我們需要回家,現在就回去。 我們來到一條小溪,男孩正面地撲通跳下去,人與狗雙雙暢飲溪水解渴。水給了男孩活力和目的,再出發時,我們跟著在樹林間蜿蜒扭轉的小溪走,一度經過充滿蟲鳴的草地。男孩把臉對著太陽,加快了腳步,希望在他的心中萌芽。可是走了大約一個小時之後,小溪再度回到深黝的樹林中,他的雙肩垮了下來。   這晚,我們一如前夜貼著彼此入睡。我聞到附近有一隻動物屍體,某隻死了一陣子但大慨可以吃的動物,但我沒有離開男孩。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需要我的溫暖。我感受得到他的氣力越來越弱,正在一點一點消失殆盡。   我的恐懼,前所未有。 隔天,男孩走路的時候好幾次絆到腳。我聞到血的味道,他的臉被樹枝打到了。我湊近嗅聞。   「走開,貝利!」他對我吼叫。 我感受到他散發出的憤怒、恐懼和疼痛,但我沒有後退,只是待著不動。當他把臉埋在我的脖子裡又哭了一會兒時,我知道自己做對了。 「我們迷路了,貝利。我好抱歉。」男孩輕聲細語道。我聽到自己的名字便搖起尾巴。   小溪蜿蜒地進入一塊沼澤區,失去溪流的形狀,化成一地的泥濘。男孩的小腿浸在其中,每次把腳拔起來,就會發出噗滋的聲響。昆蟲飛到我們的眼睛和耳朵上。   走沼澤走到一半時,男孩突然停下。他的雙肩垮下,下巴低垂,肺裡發出一聲既深又長的嘆息。我焦慮不安地盡快越過這泥漿一般的地方,一掌放在他的腿上。   他放棄了。內心的挫敗感越來越強,他對那個感覺投降,失去了活下去的意願,就像我的兄弟飯桶最後一次在涵洞趴下,再也不站起來的時候一樣。 我叫了一聲,驚嚇到男孩和我自己。他了無生氣的雙眼對著我眨眨眼。我又叫了一聲。   「好吧。」他喃喃說道,疲倦地抽出陷在泥巴裡的腳,試驗性地放下它,再度下陷。 我們花了半天時間才穿越沼澤。在沼澤的另外一邊,我們又看到了小溪,這次水流變得清楚多了,水變深,流速也加快。沒多久,另外一條細流匯入,接著又是一條。當倒下來的樹擋住男孩的路時,他不得不先助跑,再跳過去。每次的跳躍似乎都讓他精疲力竭。最後,在過了幾個小時之後,我們小睡了一下。我趴在男孩身邊,深恐他就這樣一睡不醒,但他醒了,緩緩地醒轉過來。   「你是隻乖狗狗,貝利。」他告訴我,聲音嘶啞。 近晚時,小溪匯入一條河中。男孩佇立著,茫然地凝望黑黝的水流良久,接著才順著下流走,撥開草和擋路的樹枝。 當我聞到人類的氣味時,夜色正要降臨。伊森似乎毫無目的地走著,在塵土中麻木地拖著腳步。每次跌倒,他都需要更長的時間才站得起來,而當我鼻子貼地往前快跑時,他絲毫不察有何異象。   「得了吧,貝利,」他嘟囔著,「你要去哪裡啊?」 我們經過人行小道,不過我想他沒有注意到。他在昏暗的光線中瞇著眼睛看路,試著不要跌倒,當腳下的草地變成一條常被人類踐踏的塵土小路時,我發現他有好幾秒鐘沒有任何反應。我聞到好幾個人的氣味,那些氣味留下來有一段時間了,很像是在家時左鄰右舍的小孩留在街上的蹤跡。突然間,男孩直起身子,吸了一口氣。「嘿!」他輕柔地說,望著小徑的眼神變得銳利。   現在我有一種很確定我們要去哪裡的感覺,所以我走在前方幾碼,我的疲勞減輕了,男孩也振奮起來。小徑和河一致往右轉,我一直把鼻子壓得低低的,注意人類的氣味是如何越來越強,越來越新。有人不久前才到這裡來過。   伊森停下腳步,所以我回頭找他。他嘴巴開開地站著凝視前方,。 「哇!」他說。   我發現河上有一道橋,而就在我又朝那裡多看一眼之際,一道人影從陰影中出現,沿著欄杆走過來,一邊細看著河水。我聽到伊森的心跳加速了,可是興奮的感覺卻退轉為恐懼。他往後退,讓我想起和第一位母親出去覓食時,她遇到人類的反應。   「貝利,安靜。」他輕聲細語道。 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我察覺到他的心情和在家那晚一樣,就是他拿出槍來對著所有廚櫃刺探的時候。我警覺地看著他。   「嘿!」橋上的男人喚道。我感覺到男孩的身子一僵,準備逃跑。 「嘿!」男人又叫了一次:「你是伊森嗎?」   ***********   骨頭開始出現熟悉的痠痛。當我還是貝利,多數時間在幫外公處理雜務時,也曾有過同樣的痛感。我的視線和聽覺變得黯淡不清,不過這也一樣不陌生。   我納悶瑪雅是否知道,我不能與他們同在的日子很快來臨。唯一合理的解釋是我要死了,就像埃米特和史黛拉一樣的死法,畢竟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在我還是托比的時候,在我還是貝利的時候,同樣的事情都發生過。   我趴在一小塊陽光下,沉思著死亡,意識到自己此生都是隻乖狗狗。從第一個母親學到的事情引導我遇到伊森,而我從伊森學到的事情又讓我潛入黝黑的水中找到傑佛瑞。雅各教會我找人和帶路,所以我救了許多人。   這一定是我離開伊森後會重生為艾麗的原因。我做的每件事,我學過的一切,都讓我成為一隻會救人的乖狗狗。當隻蠢狗沒有那麼好玩,但我現在知道,為何我從見到人類這些生物的第一眼起就深深為他們著迷。我的命運與他們的命運密不可分。特別是伊森,他是我一生的羈絆。   既已實現了我的存在意義,我很確定自己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在這之後,我肯定不會再重生,而對於這一點,我很心平氣和地接受。雖然身為一隻幼犬是那麼的美好,我卻只想和伊森共度。瑪雅和艾爾有了小蓋比瑞拉來分散他們的注意,我因此成為家中某種事後才會想到的事,除了,當然,對奇妙仙子來說,我算是她的家人。   我納悶了一下,貓是否也會輪迴,但接著就摒棄了這個想法,因為就我所能分辨的情況來看,貓沒有任何存在意義。 很尷尬的是,我開始無法即時到戶外去上廁所,越來越常把屋子裡弄得亂七八糟。更糟的是,蓋比瑞拉也有同樣的問題,所以垃圾桶內常常都是我們倆的糞便。   有好幾次,艾爾開車的時候讓我坐在前座,帶我去看獸醫。獸醫撫摸我的全身,我愉悅地發出呻吟。「妳是隻乖狗狗,只是年紀大了。」艾爾說。我聽到乖狗狗就搖搖尾巴。瑪雅忙著照顧蓋比瑞拉,所以越來越常是我和艾爾共處,不過我可以接受這一點。每次他幫助我上車,好讓我們能一起搭車出去,我都感受到他的柔情。   有一天,艾爾不得不帶我到院子裡讓我處理大小解的問題,而當他理解這意味著什麼時,我感受到他身上忽然猛烈衝出的悲傷。我安撫地舔了舔他的臉,並在他坐在地上流淚時,把頭放在他的大腿上。   瑪雅回家時,帶著寶寶到外面來,我們一起坐著。「妳是隻非常乖的狗狗,艾麗。」瑪雅一遍又一遍地說。「妳是隻英雄狗,妳救了很多人命,還救了那個小男孩傑佛瑞。」   鄰居一位女士過來接走蓋比瑞拉。瑪雅俯身靠向她的小孩,洋溢著對她的愛,在她的耳邊輕聲細語。「拜拜,艾麗。」蓋比瑞拉伸出一手說,女士彎下腰來,好讓我能舔到蓋比瑞拉的手。   「說:『拜拜。』」女士說。 「拜拜。」蓋比瑞拉又說了一次,然後女士帶她進入屋內。 「好難喔,艾爾。」瑪雅嘆息。 「我知道。如果妳要我幫忙的話,我去做就好,瑪雅。」艾爾說。 「不,不用。我需要陪著艾麗。」 艾爾小心翼翼地抱起我,送我進入車內。瑪雅到後座和我一起坐。   我知道我們搭車要去哪裡。我因為渾身的疼痛而發出呻吟,癱倒在椅子上,頭擱在瑪雅的腿上。我知道我們要去哪裡,也期待去了那裡之後會得到的平靜。瑪雅撫摸著我的頭,我閉上眼睛。我納悶還有什麼是我想要再做一次的事情。找人嗎?在海裡游泳?把我的頭伸出窗外?這些都很美好,但我都做過了,所以,夠了。   當他們把我放在那熟悉的鋼桌上時,我搖了搖尾巴。瑪雅哭著耳語:「妳是隻乖狗狗。」說了一遍又一遍。感受到脖子上那小小的戳刺感時,我帶著她的話和對她的愛,一起被美好溫暖的海水沖刷而去。

延伸內容

流離四世,只求一句讚美
◎文/林陽期(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理事長)    接到《為了與你相遇》書稿,文中情節讓我停不下來,連夜讀完。其中數度鼻酸哽咽、不能自己……情緒至今仍久久不能平復。   內容以小狗狗為第一人稱,描述他的四次輪迴轉生,他曾是由極度不信任人類的媽媽在黝黑樹根下挖掘出凹洞生下的流浪狗、曾是擁有八歲男孩真愛的黃金獵犬、曾是拯救無數遇難者捕捉罪犯的德國牧羊犬……每次轉生,他都渴望人類的關注,都無怨無悔的順從、學習主人的意思。   他第三次轉生為牧羊犬,很認真的接受訓練,擔任搜救、守護的任務,上山下海。在一次震災中,救援隊己經打算撤離,他卻嗅覺到化學品堆下存活的女孩,不顧一切衝入女孩身邊,大聲吠叫,終於救人一命。不過,自己卻也因此失去了靈敏嗅覺,而不得不退休。但他退而不休,轉而陪伴老人、娛樂兒童,更奮不顧身救起落水小孩而大大出名,成為狗狗英雄。一如前幾次轉生最終的結局一樣,生命到最後總是接受人類的安排,搖著尾巴躺在潔白冰冷的鋼桌上,靜靜的感受脖子的小小戳刺感,自己宛如被海水沖刷而去……   曾是「托比」時的歲月,從涵洞生活學到籬笆外的荒野沒有什麼值得懼怕;曾是「貝利」時,從男孩伊森那裡學到愛和陪伴,也感覺到單是每天陪著他去冒險,就真正實現身為狗一生的意義。當牧羊犬「艾麗」的時候,他學習找人和帶路,最後才能將那個小男孩從地下水道中救出來。如果不是當過伊森的狗,他在工作上的表現不會這樣優秀。   他已盡了責任,成了狗狗英雄,為什麼又有第四次轉生,再次重生為一隻幼犬?他困惑著,是否上天另有安排?當他發現熟悉的氣味、熟悉的場景,他終於知道,他的任務還沒有走到盡頭……   他對於人類抱有無盡、無邊的愛,以及無限的信賴,卻無法訴說。仔細看狗狗們的眼神,隱藏著多少千言萬語!   不論經過幾世,他永遠記得人們對自己的好。不求回饋,只需要人們輕輕的撫摸,只需要一聲讚美:「乖狗狗!」
狗狗的旅途,因為你而完整
◎文/魯智森(優質伴侶犬俱樂部創辦人)    許多讓家長頭痛的頑皮狗會來到我這裡,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為天性沒有被滿足。   我所推廣的行為矯正教育,不是讓狗被處罰,也不是用人的立場去獎勵。我們依照狗的實際狀況,以滿足其本能天性為基礎,並藉由管理讓狗兒調整自己的行為意願。消除了讓飼主頭痛的行為,使人和狗的關係溫馨且和諧,相愛無礙地在這水泥叢林裡。   疼愛狗寶貝最好的方式是什麼?上課我一定會問飼主這個問題。   從二○○六年開始,每位飼主的回答五花八門。而答案其實是如此的簡單:尊重他是一隻狗的事實!意思是我們要從狗狗們的天性去滿足他們,而不是從人的角度、自以為是地去考慮狗的需求。   那,狗狗的天性是什麼?狗狗的天性又有哪些需求呢?   為了能更加順利地推廣人犬教育,我夢想過有一天我會寫出一本小說,透過細膩地觀察,正確描述狗狗如何走進人類的世界,以及從狗的角度看其與人的互動。   沒想到,這樣的夢想已經有人實現了。   本書用生動淺顯、故事敘述的方式,讓愛狗的我們能輕易地吸收,更能了解狗狗需要的是什麼。作為人犬教育的推廣者,光是看到第一章,已經迫不及待地想推薦給每一位上過課的飼主。   沒有養狗的人或許不懂,為何我們這麼愛狗?   因為我們人生旅途中的某一站,註定就是為了與這些狗狗相遇。   而天真無邪的他們,搖著尾巴哈著熱氣,終其一生,只為「與你相遇」。

作者資料

布魯斯.卡麥隆(W. Bruce Cameron)

1960年出生於密西根的佩托斯基,本來是個在報紙撰寫幽默專欄的作家,不幸的是,報紙倒了;幸運的是,他深信不是自己造成的,畢竟他分別於2006、2011年當選過「全美新聞專欄作家協會」最佳專欄作家,並獲得歐普拉大力讚揚。 自從他的暢銷書《為了與你相遇》獲得電影公司青睞,改編成電影,卡麥隆擴展觸角,跨足電影電視的編劇工作。目前他與妻子住在加州。最新力作《只想回到你身邊》改編電影亦受到各界熱烈關注。

基本資料

作者:布魯斯.卡麥隆(W. Bruce Cameron) 譯者:林雨蒨 出版社:圓神 出版日期:2012-02-01 ISBN:9789861333991 城邦書號:A61016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