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我被轉發了一百萬次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被轉發了一百萬次

  • 作者:林明亞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10-1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前作青春戀愛喜劇《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偶像教母柴智屏監製開拍。 ◆臺灣Google Play 2015年度、2016上半年度最佳圖書得主。 ◆銷售屢創佳績,各大通路排行冠軍,報刊專題報導。 輕小說暢銷天王 林明亞 年度話題之作! 匿名才能誘發出本性,以及,本性中渴望的為所欲為。 最詭譎難解的人性,令人重新省思「網路正義」! ——在網路世界,你並不能代表你自己。 『街頭最痛人的風景,年輕街友急需關懷救助。』 『您的一次分享,將為國際紅十字會募得一元。』 『最恐怖的絕症,最堅強的希望!一次轉發,一個關心。』 『身染絕症的少年,讓兩千三百萬人都落淚了……』 網路謠言見怪不怪,但當謠言的中心是自己時,一切截然不同。 阿澤,患有魚鱗癬的平凡少年,在一次街頭宿醉驚醒後,衣物錢財不翼而飛,卻在虛擬的網路世界中,多了意想不到的新身分—— 衣衫不整、露宿街頭,再加上被惡意改圖的魚鱗癬,一張匿名者放上網路的照片,竟讓他被傳為「身懷絕症」的孤苦年輕街友。 一次轉發、十次轉發、千次轉發、百萬次轉發,每次轉發就又塑造上百誤解。關切、發酵、轉變……延燒成滔天情緒! 他沉溺其中,原以為早已錯失的視線彷彿鮮花般簇擁,嚮往著注目焦點所帶來的好處及方便。 直到,他的另一則影像,也被放上了網路…… 【按讚推薦】(依分類筆劃排序) 台灣TOP 1網路創作天團 這群人 MISA(尾巴)/作家 千川/作家  笭菁/作家  鍵人(林育聖)/作家  鐵雄/知名部落客

內文試閱

  人,在生命中都會有某個瞬間,莫名其妙就產生對未來的人生而言重大的轉折。      一名為考上臺大醫科熬夜讀書結果嚴重睡過頭的考生,錯過去年的指考,被雙親大罵、被同學嘲笑,壓力過大的情況下,得到憂鬱症,再也沒參加過任何一次考試。      只是睡過頭,人生轉折了。      一個把全部身家拿去簽賭的窮鬼,明牌沒開出來,卻被警方查緝,進而接受社會局輔導,現在已經有自己的正當行業。      只是去賭博,人生轉折了。      微微的心念造就不同的動作、創造全新的行為得到一個轉折……可能就改變整個未來。      被改變的當下,被改變的人,甚至渾然不覺。      命運虛無飄渺無法掌握,沒人看得穿、沒人看得透。在這個混沌的世界,每個人都在張望,都希望抗拒命運,試圖找出一個最佳的選擇,卻不知道,就連選項都是命運安排好的,不管怎麼選,始終都是在命運預設的軌道上,靜靜等待著突如其來的轉折。      此刻。      一名不善交際的孤僻少年,為僅有的朋友夜排搶購演唱會門票,結果一覺睡醒發現自己狼狽的模樣,不禁苦笑起來。      他迷迷糊糊的,還搞不清楚狀況。      為了搶演唱會的票,他昨天晚上就來排隊。      沒辦法,這是沒搶到網路販售的後果,所以只能親自出馬搶實體的票。      現在是早上九點四十分,昨晚一起排隊,一起聊天、吃消夜、忍受蚊蟲叮咬的隊友已經不見。早上八點開始售票,卻沒有人願意叫醒一個睡在人行道的少年。      所謂患難見真情、日久見人心,阿澤沒見到真情也沒見到人心。      狼狽——他搔搔又髒又臭的頭髮,習慣性地拉好脫落的袖套,檢查全身上下後只想到這兩個字。      凌晨時,不過是喝了杯人家請的冰啤酒,沒想到少少的3.5%酒精含量就不省人事,身上的手機與皮夾不翼而飛、眼鏡被拔走、電子錶被拆、珍愛的項鍊被偷、穿沒幾次的球鞋不見,上半身的短袖襯衫破破爛爛,下半身的牛仔褲還算沒事,讓他深深地鬆一口氣。      身上的殘留物顯示大概經過三到四起的犯罪現場,但還好,不是性侵害現場……      不只是票,根本是一無所有的少年抹抹臉孔上的髒汙,踏出還算穩固的腳步,到馬路對面的早餐店借電話。結果他不只借到電話,還得到一份免費的溫暖早餐。      老闆娘自己也有個讀高中的孩子在外地念書,所以她一見到落魄的少年就很不忍心。      少年一直解釋,說自己只是排隊搶票,身上的錢包不小心遺失,並不是什麼無家可歸、處於社會邊緣的年少街友。      但老闆娘以為他是拉不下臉,一邊說「知道知道」、一邊在給他的漢堡內多放一片蛋。      少年提著早餐,怕自己一身髒會影響店內生意,就假借個名義到外面去吃。他小心地拆下綁在路燈上的廣告紙板,拿出牛仔褲口袋內的一支迷你原子筆,坐在馬路與人行道的些許高低落差上,嘴巴吃著暖暖的早餐,手畫著帶有熱度的塗鴉。      一輛車又一輛車從前方駛過,一個人又一個人從後方走過,少年好像被整座繁華的都市遺棄,直到有人喊了屬於他的名字。      「阿澤!」      少年抬頭,看向駕駛機車來到的少女,夾帶著一身英氣,天不怕地不怕的。      「妳騎阿姨的機車?」      「連我給你的項鍊也沒了?」      「項鍊不是重點,重點是妳騎阿姨的機車!?」      「你說很緊急啊。」      「緊急歸緊急,妳可以搭計程車吧。」      「欸,你好挑剔。」      「阿芝,妳可是一位幾個月前還在讀國小的女孩啊!」覺得自己造孽的阿澤雙手抱頭,表現出比被洗劫一空更崩潰的肢體動作。      「拜託,我讀國中了好不好。」阿芝嘖了聲,表達不滿。      「就算讀國中也不能騎機車啊!」      「我有戴安全帽。」      「不是這個問題啊!」      「你再囉嗦不上車,我就走了喔?」      面對最後通牒,阿澤緩緩地站起來,把剩餘的漢堡塞進嘴巴,垃圾袋塞進口袋,把拆下的廣告牌重新綁回去路燈,接過安全帽,跨坐上機車後座。      「……欸,好歹你來騎吧。」阿芝難以置信看著比自己大四歲的少年。      「我今年十七歲。」阿澤很守法,「也沒有駕照。」      「真沒用,要是沒有我,看你怎麼活。」阿芝啟動引擎,卻發現有一雙手穿過自己兩邊腋下,往前握住兩側的手把。      阿澤的身軀前傾,頓時取得機車的駕駛權,下巴放在阿芝戴的安全帽上,緩緩扭下油門。      「等等,不准用載小孩的方式載我!」      「妳就是小孩啊。」      「放我下來,我要坐後座,快放我下來!」      「抱歉,本車禁止乘客隨意更換座位。」      老舊的50c.c.機車慢速前進,他們的身影漸漸消失於臺北的小巷內,只留下一張租屋廣告。不,是租屋廣告的背面,畫著早餐店老闆娘的Q版形象以及香噴噴的早餐插圖,再搭配一段標語:「前方二十公尺,有最好吃的早餐,最善良的老闆娘。」結合成一個心存感激的最佳宣傳。      平凡的一天,對所有人來說,都沒有什麼特別。      可是,專屬於阿澤的重要轉折卻出現了。      人生的軌道開始偏離,沒有人知道會更好或變壞,甚至可能超脫好與壞的概念,任其發展到無可挽回為止。      在未來,也許會有人想起這個發生劇變的早晨。      同時,感到後悔。      「你真的去排隊了?我只是隨便講講而已!」      少女的驚呼聲迴盪在空蕩的教室內,音量雖然不大,但她反覆問了幾次「你真的去排隊了」,搞得好像有無限的回音重疊,所幸她甜美的音質讓人百聽不厭。      阿澤沒有表情,繼續專注在畫紙上。      「BB樂隊的票,網路上已經喊到原價的三倍或四倍……」少女挽起耳邊的髮,詫異地說:「我也就說一句很想去聽,你幹麼真的跑去買啦。」      阿澤指指耳朵,表示不行。少女再度把鬢髮放下,維持原本的樣子,恢復模特兒的敬業。      窸窸窣窣,廉價的碳筆在廉價的紙上發出格外專業的摩擦聲,一名青澀靚麗少女漸漸成形。      她的長髮放下一邊,垂在胸口,那不經意微開的領口,有一層薄薄的汗,但炎熱的氣溫沒有讓她亂動,反而讓她更專注維持畫師希望的角度。      「沒買到。」阿澤淡淡道。      「不是有沒有買到的問題,而是你因為我一句話就去徹夜排隊,太離譜。」少女手指向前,彷彿在隔空戳他的鼻孔。      「妳怎麼知道我徹夜排隊?」      「廢話,不用夜排就買得到的話,我早就去買啦。」      「妳可以為我空出時間當模特兒,我當然也可以為了妳,去買一張演唱會的票……朋友,不都是互相幫忙的嗎?」      「啊……當你的朋友壓力真大。」      「是呀,所以我沒朋友。」      阿澤淺淺一笑,手中的筆畫得更快,只有黑白灰三色的作品,已經開始栩栩如生,但還未達眼前少女百分之一的美麗。      他坐在最後一排,自己的課椅上;少女坐在第四排,自己的課桌上,中間隔著五、六個人的座位,劃出一條無形的界線。      少女察覺到什麼,顧不得擺出側坐的姿勢,轉過身來,把裙襬夾在雙腿中間,認真地說:「最大的問題就在這。你看,我替你擺個Pose其實沒什麼了不起,上網找張照片一樣能畫,你卻想替我買到市場上炙手可熱的票,顯然不公平。」      「網路上找的照片,我很難抓到立體感,而且畫出來很死板。」      「阿澤,這是重點嗎?」      「我以為朋友之間,不講公不公平的。」      「是你不願意去接觸其他人,所以才覺得我這個朋友很難得……」      「不一樣。」      阿澤沒有解釋哪不一樣,但心知肚明。      和她成為好朋友並不需要太多原因,因為美術課時,班上同學只有她願意和自己一組,不是被老師強迫的、不是裝模作樣給同學看、不是刻意想當個好人,就只是「我覺得你畫畫最強,所以請跟我一組」這麼直接的理由。      之後他們拿到美術分組作業的最高分,再之後成為一對差距很懸殊的朋友。      少女見阿澤畫得很專注,便自覺地恢復原本的姿勢。      「你的作品,也可以參加校內的競賽吧,最近校刊不是在徵稿嗎?」      「不了。」      「一直貼到網路上,總覺得也沒什麼好處,不像校刊還有稿費。」      「貼在我創的專頁比較有趣。」      「有趣在哪,就為了幾十個讚或是短短幾字的回覆嗎?」      「因為公平。」阿澤停下筆。      「哪裡公平?」少女忽然壓低聲量,自言自語地說:「我隨便貼張照片都幾百個讚說……」      「網路是全世界最公平的地方,所有人只會看到我的畫,不會看見其他東西。」      在少女眼中,阿澤說出這句話時,好像發出某種光芒,驅散所有的陰鬱。      她是第一次發覺,原來這個在班上始終躲避人群,沉默寡言導致毫無存在感的男孩,也能有這樣自信的表情。      彷彿,捆著他左前臂的袖套消失了。      「如果,你能維持剛剛的表情,就不致於淪落到只能和我說話。」      「和妳說話,不能用『淪落』來形容。」      「難得,你也會說甜言蜜語。」      「這算嗎?」      「對你來說,應該算了吧。」少女聳聳肩,清澈的雙眸內有些許的無奈,還有幾分惋惜與責備的味道。她想起彼此第一次說話的時候,阿澤像極了受驚的刺蝟,全身都是扎手的刺,用來傷害別人之前,先傷害自己。當他越害怕,伸出的刺越多、越銳利。      逐漸失神的少女,放鬆的臉蛋反而不自覺回到最無掩飾的那種表情,阿澤把握住這短暫的美好,鉛筆刷得飛快,就怕沒捕捉到這稍縱即逝的美麗。然而遺憾的是,好景不常……      「藝寧!」剛上完體育課的女同學著急地打開門。      「怎麼了嗎?」被稱為藝寧的少女回過神。      阿澤差點折斷手中的筆,但在這之前,他已經確認好左手臂上的袖套有戴好,並且恢復最常用的冷漠表情,拒人於千里之外。      「妳看看這個。」女同學猶豫片刻,警戒地走進教室,拿出手機站在藝寧旁邊。      教室宛若死去,再沒有一點聲響,連呼吸聲都聽不見,找不到一點生命的跡象,整間教室就是具巨大的屍體,空氣內都是揮之不去的死寂,只差一點惱人的惡臭就更像了。      不過,阿澤如同葬儀社的工作人員,早就習慣這一切。      藝寧的手指反覆撥弄著螢幕,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      阿澤收好完成百分之七十的人物素描,知道一個禮拜只有兩到三次的珍貴時間已經結束,準備要離開這裡,同時由衷感謝藝寧在百忙之中多給自己這難得的五十分鐘。      「欸,阿澤。」      他應聲停下腳步,回頭。      藝寧收回停在手機螢幕上的視線,抬起頭。      「你好像紅了耶,哈哈。」      *      才剛打開房門,下午四點放學就埋伏在此的阿芝順勢竄進去。      「這是怎麼回事?」      還來不及放下書包,阿澤就要面對進自己家跟進全家超商一樣隨意的阿芝。      「我怎麼知道,還有……阿姨居然給妳買手機了,讓我看看。」      撥掉他的手,阿芝嚴肅地再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澤坐在床鋪,也很嚴肅地搖搖頭。      為什麼會有這張照片,他真的一頭霧水;為什麼會用這種方式出現,他更是找不到頭緒。      就在阿澤搶票的那一晚,不過是喝了罐別人送的啤酒,就醉得失去意識,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被洗劫一空,倒臥在髒亂的人行道上睡覺,照片就是顯示他當時的狀態。      一名少年,全身汙穢,頭髮黏成一團,衣服、鞋子都無,臉色蒼白,四肢瘦弱,雙眼半閉無神,左手臂的腕到肘這段,全部都是半翻起的皮屑,一格一格、一片一片,黃綠色的,滿布皺皺的疤痕,像是一隻異星生物的手。      當這些元素統統塞進一張照片內,再配上一段煽情的說明——      『這裡是臺北最灰暗的街頭,這名少年有個很遠大的夢想,但老天給予的無情打擊終於讓他不敢夢也不敢想。他天生有可怕的疾病,病毒會腐蝕全身,目前左手臂已經完全報廢,龐大的醫藥費讓他慘遭家人遺棄,被迫流落街頭流離失所,失去所有本該是十七歲少年能擁有的一切。目前距離他被病毒侵蝕到重要器官,喪失寶貴的生命前還有一段時間,請大家幫忙轉發,讓無情的社會多專注他好嗎?』      不管是明顯修改過的圖或刻意煽情的文,都是為了傳達一種情緒,叫作憐憫。      阿澤都覺得自己很可憐了,要不是照片上的男主角是他的話,恐怕已經按下按鍵,替三百四十二次的轉發數再加上一。      「魚鱗癬就魚鱗癬,什麼侵蝕全身的鬼病毒啦!」阿芝很生氣,氣到想證明什麼,「就醜了點,又不會傳染,為什麼需要社會關注?給我摸摸,試試看病毒會不會傳染給我。」      阿澤迅速閃開,沒讓她碰觸到自己的左手臂,警戒地側過身,讓右手擋在前面。      「別碰。」      「魚鱗癬會傳染嗎?」      「不會。」      「那為什麼我不能碰?」      「我介意。」      阿芝一聽,更是氣到咬著下脣,雙手扠腰,制服裙襬都在搖晃。      「王令澤!」      「就只是個無聊人掰了一個無聊故事,妳別這麼介意好不好?」阿澤轉移視線。      「你很怪,真的。」      「我很正常,真的。」      「那你的照片在網路上被傳來傳去怎麼辦?」      「當作不知道就好啦,反正過陣子就沒人關注了。」      「給我積極點!」      「好啦……我等等去私訊那個人,請他刪掉照片,這樣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阿芝嘟噥幾聲,糊成一片的連音,一般人根本聽不懂。      阿澤無奈地苦笑,因為全世界就他聽得懂。阿芝正在碎念的內容,就跟媽媽念自己不爭氣的兒子差不多,那種與年紀差太遠的成熟感,常常讓人想捏捏她的臉頰,看是不是有個大嬸披著國中女孩的外皮躲在裡面。      打開房間唯一的窗,讓新鮮的空氣灌入散熱,一陣令人舒爽的強風衝進來,阿芝不滿地撥掉遮住眼睛的瀏海,氣鼓鼓地瞪視著房間的主人。      阿澤認識她很多年了。從年紀還很小的時候,阿芝就常被附近鄰居的叔叔、伯伯戲稱為「小大人」。說也奇怪,她身為獨生女,按理來說依賴性會特別高,大小事都需要靠爸媽處理才對,她卻自立得很早。      當讀國小六年級的阿澤揹著書包要出門上學時,碰見也揹著書包要上學的二年級阿芝時,他就知道,這個女孩說不定會成為自己的朋友。      「結果……我們認識到現在,還真的成為朋友了。」阿澤也看著她。      「少來,不要用轉移焦點這招,絕對不准你再半夜不睡覺跑出去買什麼票。」餘怒未消的女孩指著比自己大幾歲的少年,「一旦熬夜,內分泌出現問題,病就會更嚴重喔。」      「我知道,要維持正常作息。」聽爛了,阿澤當然知道,「可是要報答她,我又沒有什麼其他拿得出手的東西。」      「一定要她嗎?」      「我上一次在專頁發表她的素描,按讚數多幾十個,可見現在的人和以前文藝復興時期的人差不多,都是愛看漂亮女生的畫像。」      「畫我啊。」      「我們去吃冰吧,今天好熱。」      「……」      「不吃嗎?還是妳要先回家吃晚餐?」      阿芝鼓起雙頰,面對這種羞辱已經忍無可忍,一把搶過阿澤的書包,把裡頭的東西全部倒出來,再把他洗好摺好放在床邊的衣物統統推倒,最後搥了他的肩膀兩下,留下滿目的瘡痍和苦笑的阿澤,瀟灑地甩頭就走。      「我要鳳梨口味,買好之後,直接放進我家冰箱。」      交代完畢,她從書包內拿出一張A4大小的紙張,揉成一大團,往阿澤的方向用力扔過去。      額頭被精準命中的阿澤,攤開那張被當成凶器使用的紙,發現上頭印著「聯合美術印象大獎」幾個字,明顯是繪畫比賽的簡介和宣傳。      「謝啦,我會研究看看。」      他抬頭,而阿芝早就回家了。      大概五坪大的套房,很小、很擁擠,擺上床、書桌、衣櫥就幾乎沒有空間,一個角落再被堆滿書、紙、畫架、顏料、各式各樣的筆、捨不得丟的半毀作品,以及永遠沒靈感畫完的半成品。      阿澤就是被這些東西給裝滿,縱使朋友有限,卻也過得很充實。      不過,當阿芝離開後的短短幾秒,他忽然覺得自己的房間有點空曠。      好像也不是那麼滿了。

作者資料

林明亞

林明亞,一個有人格分裂症的人,愉悅地沉浸在名為網路的深淵中。 IG:lmy19861004 啞鳴是他的摯友,從小一起長大,同樣從事小說創作。 FB: yaming1986

基本資料

作者:林明亞 繪者:魚生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6-10-14 ISBN:9789571069289 城邦書號:SPB7Z0000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