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機龍警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限量梭哈 暢銷7折特價快搶!

內容簡介

★破天荒連續三年橫掃日本三大代表性文學週刊! ★日本國民作家宮部美幸、京極夏彥讚不絕口,奪下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 ★榮獲日本SF大賞,與伊藤計畫X圓城塔《屍者的帝國》並列! ★讀賣新聞網羅十年間足以推向海外的娛樂小說,獲「SUGOI JAPAN」選書! ◎「機龍警察」系列榮獲 第33屆日本SF大賞 第34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 2010、2012、2014年早川書房 「BEST SF2010」選書 2012年「AXN MYSTERY 闘うBEST 10」選書 2012、2014年週刊文春 「MYSTERY BEST 10」選書 2012、2013、2014年寶島社「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選書 2012、2013、2014年早川書房「好想讀這本推理小說」選書 2015年 讀賣新聞主辦十年間日本娛樂小說「SUGOI JAPAN Award 2015」入圍 吉川英治文學賞、大藪春彥賞、SF大賞 當今最受矚目,獲獎無數的冒險小說浪漫復興者——月村了衛 徹底震撼日本的機器人大河劇,「機龍警察」系列首作登場! 鋼鐵巨人,踩上了這塊土地。 戰爭,用全新的方式重生。 滿溢著速度感,讓人喘不過氣的刺激戰鬥! 在「危險」意義徹底改變,恐怖主義盛行的世界, 三位英雄揹負慘痛過去,向命運宣戰! 一名無辜少年的死亡,揭開了世界驟變的序幕。如今,戰爭的形態完全改變,戰場不在遙遠異國,日常就潛伏著危險的火種。恐怖分子和全球反恐行動相依相生,手段變得高明,科技也更進步——三公尺高的機器人「機甲兵」,現在作為國家和罪犯的武器,橫行全球! 傳說中的戰士——姿俊之,北愛爾蘭的女殺手——萊莎.拉德納、擁有孤高自尊的俄羅斯刑警——尤里.奧茲諾夫,三人身世複雜,各自有身處戰場的理由。一名菸管不離手,被政界和警界放逐的男人,打造出不受法律限制的特殊部門「特搜部」,力排眾議,將他們招募至日本。 他們不僅是「特搜部」的王牌,黑社會更稱之為「機龍警察」。三人駕駛全世界都想爭奪、僅三台的神祕機器人——龍機兵,保護不屬於自己的國家。然而,日本痛恨身為外來者的他們,他們也非視自己為英雄。姿,為錢而戰的傭兵,只來日本尋找一份工作;萊莎,過去是恐怖份子,一心求死當作贖罪;尤里,曾是刑警卻淪為國際通緝犯,不斷尋覓失去的歸宿。僅管擁有最強的科技,但駕駛者只是擁有肉身的凡人。 一場突如其來的地下鐵挾持案,如蜘蛛絲般牽引出巨大的陰謀。姿、萊莎和尤里,搭上他們才可駕駛的「龍機兵」,迎上無休止的戰鬥。但過往的陰影窮追不捨,戰場從不在異地,在日本,在他們的心中,至死方休!鋼鐵巨人「龍機兵」及三位駕駛員寫下的冒險史詩,怒滔展開! 【關鍵字】 ◎機龍警察 警視廳的特搜部「Police Dragoon」,黑社會稱之「機龍警察」。不屬於刑事部、公安部等任何部門,擁有專屬搜查員及實戰人員的特殊單位。特搜部的人員特立獨行,不受日本警政各單位歡迎,然而,這個時代,只有他們能夠防堵犯罪。 ◎龍機兵 全新世代機種「龍機兵」,超越全球已知的既有技術,不管開發者及開發過程都最高機密。全球僅三臺,分別是「袋人」、「報喪女妖」和「犬魔」。三架龍機兵的機體設計都是特別訂製的機體,有更接近人的外型。 【「機龍警察」系列臺灣作家、插畫家讚譽】 葉明軒/《大仙術士李白》、金漫獎雙冠得主作者 Krenz/知名插畫家 【好評推薦】 「寫實的世界觀加上迷人的角色和機械設定,在極為強烈的突發事件中不忘對於人性細膩的描繪,使得故事更加環環相扣引人入勝,有如觀賞經典科幻犯罪電影一般。」 ——沈威年(演員) 「冷冰冰的機械世界,卻能感受到滿滿的愛與沸騰;在堅硬外殼底下藏的是更多的柔軟,反而言之,真正使人感到冰冷與異化的,不是機械化的設備,而是人的心。筆者電影般的分鏡,著實精彩。」 ——吳言凜(劇場工作者) 「這本小說裡充滿了鋼鐵與子彈,機械與科幻。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東西比這更浪漫了。」 ——漫畫家BARZ Jr.(作品《龍朝大都》《-鎮邪甲冑-劍獅》) 「精彩刺激,絕無冷場,儼然是一部紙上的動作大片!」 ——薛西斯(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第四屆決選入圍.《H.A.》) 【「機龍警察」系列日本名家讚譽】 「所謂的冒險小說,就是經由壯烈的戰鬥奪回屬於個體的尊嚴及意志。『機龍警察』系列絕對是其中翹楚。」 ——霜月蒼(日本推理評論家) 「我覺得最不得了的是,月村了衛爽快了當地寫下自己想寫的故事,他具備著執行這份心情的強烈意圖,同時徹底覺悟到,我就是要寫一部娛樂小說給讀者看。可以寫下自己想寫,又提供讀者想要,這份執行力是作為娛樂小說家的理想,他是相當稀有又有執行力的傑出作家。」 ——恩田陸(作家) 「就算是對科幻和警察小說無感的讀者,或是對確保故事的真實性而加上額外架空設定過敏的讀者,『機龍警察』都有很好的速度感和故事性,讓人讀起來樂此不疲。尤其世界觀十分特殊,卻可以呈現出具普遍性的故事,這種能力不是半瓶水作家辦得到。」 ——京極夏彥(作家) 「我撰寫(日文版)解說而再讀『機龍警察』系列時,無數次因為與人心共鳴的故事而流下淚水。月村了衛的《機龍警察》並非單本完結的故事,而是壯闊悠遠,名為『機龍警察』的大河劇。」 ——霜月蒼(推理小說研究家) 「這是一部令人振奮,超越類型的超弩級傑作小說!」 ——千街晶之(日本推理評論家) 「這部作品結合了警察和冒險小說的元素,讓人無比期待後續發展。」 ——池上冬樹(日本推理評論家) 「機龍警察這個系列始終保持極高的質感。」 ——福井健太(日本書評家) 「機龍警察系列是展現出類型混搭理想的傑作。」 ——小池啟介(日本書評家) 「月村了衛是非常具實力的作家,描繪人物實力十分高明。」 ——淺田次郎(作家) 「閱讀過程中不知不覺就被吸到故事中,這部作品散發出來的才能和實力讓我重新體會到由縝密想像所架構出來的現實。」 ——伊集院靜(作家) 「這是以近未來科幻作為鎧甲,描繪出來的冒險小說傑作!『機龍警察』系列對我而言全都是評價極高的傑作。」 ——大澤在昌(作家) 「二零一零年,『機龍警察』系列第一作依登場,徹底改變了日本的科幻推理小說史。這一系列保持著如此強烈的存在印象,驚人地折射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現實。他從國際視角,正面捕捉著發生在現代社會中的暴力事件。而『機龍警察』魅力就是滿溢緊張感的硬派故事及寫實性,同時保有無比縝密的設定,支撐著「幾乎不可能的」近未來幻想日本。」 ——堺三保(SF小說研究家) 「談到二足步行機器人,這是日本動畫業界相當熟悉的主題之一,『機龍警察』系列便是用機器人戰鬥作為調味,細膩真實地描寫警察內部的權力鬥爭,以及和暗中活躍的恐怖分子的激烈戰鬥。月村了衛無比逼真的寫實筆觸,不僅寫活以日本近未來為舞台的SF世界,也充滿了扎實硬派的警察小說魅力。隨著『機龍警察』系列每一本的故事進展,不斷揭發出『特搜部』成員壯烈的過往,以及接連不斷滿溢著人情味的群像劇,這也是故事的看點。」 ——SUGOI JAPAN 【機龍警察讀者爽快推薦!】 「劇情緊湊不拖泥帶水,機體戰鬥描寫相當流暢精彩,不會讓人看了一頭霧水,故事中在調查時與敵人的爾虞我詐、鬥智鬥勇更是加深了故事的緊張程度,特搜部與警察的矛盾描寫帶出了政治的黑暗,讓後續發展增添變數。」 ——DarkHolbach 「正是『戰爭』。正是人與人間的鬥爭,在故事裡帶走了許多寶貴的事物,令人不勝唏噓。諷刺的是,也正因為如此,特搜部的三名主角才能以優秀的『戰爭』人才的身分,投身曠野,在世界之中生存下去。」 ——ihero

內文試閱

  十二點五十分,警視總監下達了攻堅核可命令。      乘客的狀況依然不明,警方使盡了渾身解數的精神喊話也沒有發揮任何效果。嫌犯依舊沒有任何回應,完全不給警方交涉的機會。      集結於川南小學校園的SAT隊員以機甲兵裝為中心,分成兩班展開了行動。      同一時刻,特搜部拖車的左側壁面像翅膀一樣往上翻開,露出了裡頭的兩個邊長約二公尺的立方體貨櫃。抵住貨櫃的格狀固定架彈開,在馬達運轉聲中,各貨櫃的上方出現一條向外伸展的鋼鐵臂桿。貨櫃被抬起,沿著鋼鐵臂桿平順地滑行,最後下降至路面上。      站在附近的警察們紛紛以手肘輕觸身旁的同伴,並且以充滿好奇的眼光看著這一幕。      「喂,你們看!」「原來長這個樣子……」      「那就是特搜部的……」      「他們也要進行攻堅嗎?」      「特搜部」這個部門的存在本身並不是什麼機密,但由於這是一支特殊部隊,其組織架構、成員及裝備等資訊一律不對外公開。其中關於「龍機兵」的部分更是最高機密,就連警察也無法得知其內情,只有運氣好的人才能在辦案現場目睹其丰采。      一片交頭接耳聲中,脫去外套並穿上專用特殊防護罩衫的姿警部與奧茲諾夫警部,各自站在一箱正方形貨櫃之前。貨櫃上方的側面亮起綠燈,鎖扣解除,貨櫃的前方及上方壁面開啟,露出蜷曲在裡頭的人型裝備。貨櫃內固定該「裝備」用的臂桿自動往上方伸展。      未分類強化兵裝「龍機兵」。隨著臂桿的抬昇,其全貌終於暴露在世人面前。這正是警視廳特搜部SIPD最重要的核心「特殊裝備」。      SIPD的全名為「Special Investigators, Police Dragoon」,含意為「特殊搜查單位龍機兵警察」。這是在警察法、刑事訴訟法及警察官職務執行法經過修正之後,設置於警視廳底下的特殊單位。其戰鬥人員所配備的裝備就是「龍機兵」。      眼前的龍機兵露出了腳部罩筒,姿警部轉身背對龍機兵,將兩腳伸進罩筒內。栓扣固定了靴子的底部後,龍機兵的下半身便站了起來,呈現完全直立的狀態。同時腳部罩筒內側的墊片開始膨脹,將姿警部的下半身完全固定住。      「腿部固定完成,進入抬昇程序。」      姿警部一拉艙門上的握柄,上半身便退後到固定位置,前方艙門闔上。接著手部罩筒自兩側靠近,姿警部將雙手插入其中,握住其前端的操控柄。      「艙門封閉,掌握操縱柄。」      姿警部維持著緊握操縱柄的狀態,將背部靠在固定座上。手部罩筒內側的墊片開始膨脹,原本被扣住的龍機兵手臂向外伸展。就在龍機兵完成人型狀態的同時,一片防護罩蓋住了姿警部的頭部。防護罩內壁的VSD(多功能螢幕)上出現外界景象,各種數據以半透明覆蓋的方式顯示在畫面上。      「防護罩封閉,VSD啟動,畫面確認。」      半透明畫面內部的掃描器追蹤駕駛者的視線,檢測出大腦電位。BMI裝置以此為基準調整掃描器,「ADJUSTED」字樣在畫面上閃爍。      「BMI校準完畢。」      脊椎開始發熱,一股又麻又痛的感覺傳遍全身。「龍骨」迴路開始運轉,與埋入姿的脊髓內的「龍鬚」建立了聯繫。      「龍鬚」就像是一把與「龍骨」有著一對一搭配關係的鑰匙。      就在這一瞬間,身處戰場的感覺在全身激盪。那是一種類似冷顫的陶醉感,亦是一種類似自我封閉的高潮感,帶有炸藥與硝煙的甜美腐臭氣息。這種彷彿無數根針鑽入全身每個部位的感覺,喚醒了封印在每個細胞中的戰鬥記憶。      「龍骨與龍鬚配對完成,波封限制5.0。」      雙臂、雙腿及軀體各部位的校準框開始旋轉,調整反衝阻力。自我檢測程式開始尋找異常點。結果:無異常。示意全艙門正常封閉的指示燈亮起。      「最終調整結束。機身狀況自我檢測,一切正常。PD1袋人準備就緒。」      「袋人」是姿俊之警部專用龍機兵的代號,有著以暗褐色為底色都市迷彩機身。      一跨出櫃外,佇立於馬路上,登時引來周圍警察們的騷動與讚嘆。      「袋人」全長約三公尺,比過去的機甲兵裝小了一些。但比起尺寸,差距更大的是其機身造型。機甲兵裝的外觀多半簡單樸實,但「龍機兵」卻有著更接近「人」的外型。就連機械臂的前端,也有著完美模擬人體手部結構的手掌與手指。      「龍機兵」是一種遠遠超越第二種機甲兵裝的新世代兵器。光是憑藉其外觀,便讓人不得不嘖嘖稱奇。      「這種新型的裝備,為什麼不交給SAT使用?」      身穿制服的警察之一不滿地說道。另一人立即附和:      「沒錯,只有SAT才能發揮它最大的戰力。」      不少警察跟著頻頻點頭。      繼「袋人」之後,身旁又有另一架龍機兵站起。那是尤里.米赫羅維奇.奧茲諾夫警部所搭乘的機體,代號「犬魔」。      相較於「袋人」的暗褐色機身,「犬魔」則是全身塗成了一片漆黑。猙獰而黑暗的形象,令眾警察忍不住退了一步。      「犬魔」(Barghest)這名稱的由來,是一種傳說中出沒於英格蘭北部及康瓦爾郡的黑色犬形妖怪。雖然龍機兵「犬魔」的造型並沒有類似犬科動物的部位,但看起來毫無風阻的流線形軀體、以及與上半身相較之下異常粗壯的雙腿,還是讓人聯想到敏捷、執著、追逐獵物直到天涯海角也不放棄的獵犬。不,或者稱之為警犬更加合適。      此時又有另一個正方形貨櫃,自另一輛拖車上被放了下來。這個貨櫃裡,裝的是龍機兵「報喪女妖」。由於在裝備檢查時發現了一些問題,因此出動時間比其他兩機晚了一些。      「報喪女妖」的駕駛員為萊莎.拉德納警部。就在萊莎以相同於前兩機的程序啟動龍機兵「報喪女妖」之後,周圍的警察們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報喪女妖」有著純白無瑕的美麗機身。與「袋人」及「犬魔」相較之下,「報喪女妖」的體態更加勻稱纖細得多。全身由玲瓏有緻的曲線所組成,幾乎能夠以美艷動人之類的詞句加以形容。但任何目睹這潔白機體的人,都不會聯想到善良純潔的天使。      「報喪女妖」(Banshee)這名稱,源自於愛爾蘭民間傳說中「預告死亡的女精靈」。以這種名稱為代號的機體,全身散發出一種不祥的預兆,這可說是理所當然的形象。      報喪女妖踏出正方形貨櫃後,將背部貼近拖車。油壓式臂桿自動將收納在拖車內的附加裝備推出,裝設在報喪女妖的背部並加以固定。就在完成安裝的同時,附加裝備向左右兩側平移伸展。      這片形狀有如蝴蝶翅膀的附加裝備,就是「三號裝備」。報喪女妖能夠隨著任務的需要而更換特殊附加裝備,「三號裝備」正是其中之一。這片裝設在機體背部的翅膀,有著跟機體相同的純白外觀,更加突顯了報喪女妖那股優雅而冷酷的詭異形象。      「袋人」「犬魔」及「報喪女妖」,三架龍機兵在外觀上皆有著顯著差異,其內部規格結構也是大相逕庭。光從這一點,便可明白這三架龍機兵都是特別訂製的機體,並非試作機種或量產機種。      姿所駕駛的「袋人」,從拖車內的專用架上取出了大口徑狙擊步槍。巴雷特XM109「佩勞德」。使用25mm子彈的重裝彈狙擊步槍。所謂的「佩勞德」(Payload),原意為飛彈的彈頭。具有減輕發射時反作用力的可拆式砲口制動器,此時當然被拆下了。除此之外,當然也沒有腳架與瞄準器。      雖然龍機兵的機械臂接近真實的人類手臂,畢竟沒辦法直接使用人類規格的槍械。「袋人」的掌心及手指的內部裝設有專用連結器,能夠固定XM109的握柄及按押扳機。雖然與第二種機甲兵裝一樣,在設計上是利用連結器來獲得運用槍械的能力,但由於連結器是設置在手掌內部,因此能比第二種機甲兵裝更加順暢自然地操控槍械。      三架龍機兵的視野影像及感應器所接收的訊息,都會即時回傳至特搜部的指揮車。除此之外,車上還配備監控系統,能夠隨時掌握龍機兵的反應狀況。駕駛員體內的龍鬚會跟龍機兵內部的龍骨進行量子結合,建立互通訊息的關係,藉此控制龍機兵的反應。所有龍機兵皆內含駕駛員生理狀態的監控裝置,由鈴石綠主任本人親自負責管理。      沖津仰躺在椅背上,翹起了腿,凝視著螢幕畫面。原本面對另一側控制面板的綠,此時悄悄回頭,朝沖津瞥了一眼。一如往常好整以暇的背影。沒有人猜得出來這個人心裡在想什麼。      綠心裡有一句話,不曉得該不該說出口。若是依常理思考,當然是不應該說。但是嘴卻不受控制,擅自起了話頭。      「部長。」      「什麼事?」      沖津一面凝視著龍機兵的轉播影像,一邊回應。      「你對SAT那些人說,拉德納警部是反恐專家?」      「妳的耳朵真靈。」      「這件事已經傳開了。」      「我這麼說有什麼不對嗎?」      「她不是反恐專家。她自己就是恐怖份子。」      「曾經是恐怖份子。」      「有何不同?」      「也對。」      原本凝視螢幕的沖津,轉過頭來說道:      「正因為如此,她比誰都更加瞭解恐怖份子,不是嗎?」      「話是這麼說沒錯……」      「說得明白點,對外還是宣稱反恐專家比較合適。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對此抱持懷疑。佐野是少數知道她的本名的人物之一。」      「但這麼說會不會太危險了點?如果被外界察覺我們雇用恐怖份子……」      綠嘴上說得若無其事,但顯然對此相當耿耿於懷。      「不用擔心,她不曾被逮捕,甚至不曾遭到通緝。至少在紀錄上,她只是個一般平民。如果有任何執法機關握有她是恐怖份子的證據,她早就被逮捕了。天底下有證據足以指控她是恐怖份子的人,除了她自己之外,就是IRF的參謀本部高層,但基於『某種理由』,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      IRF(Irish Republican Force,愛爾蘭共和武裝勢力)。      這是一個窮凶極惡的組織,源自於臨時派IRA(Irish Republican Army,愛爾蘭共和軍)。在臨時派IRA決定停戰及放棄武力之後,從中分裂出了數個激進派組織,這些組織在歷經劇烈抗爭與血腥內鬥之後奇蹟似地合而為一,那就是IRF。      「就算她的本名曝了光,我也早已安排好了因應對策。好歹我也是外務省出身,暗中布局是我的拿手好戲。有時我甚至希望她的身分被揭穿,對我們反而更有好處。她是我們的主要戰力,犯罪者只要聽到她的名字,肯定是聞風而逃。」      綠聽部長說得若無其事,內心不禁有些難以釋懷。      「我還是無法信任這個人,她可是個殺人兇手。」      這句話一說出口,綠不禁有些懊悔。這種噴發自內心深處的強烈恨意,是執行任務的過程中絕對不能顯露出來的情感。      沖津掏出Montecristo牌的細管雪茄,以紙火柴點了火。這個人雖是外交官出身,卻是個不論何時何地都菸不離手的老菸槍。      或許這也是他無法適應外交官生活的原因之一吧。綠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      「拉德納警部確實是個殺人兇手。妳心裡的感受,我能夠體會。不,或許我不該這麼說。身為恐怖攻擊受害者家屬的心情,不是外人能夠輕易體會的。」      「謝謝部長的關心……」      綠低下了頭,心裡有種想法完全被看穿的感覺。沒錯,自己只是不願意承認那個女人是警察、是自己人而已。這種事果然瞞不過沖津部長的眼睛。對於這樣的結果,其實自己早已心裡有數。      不,就算是沖津部長以外的其他人,對自己的內心想法恐怕也是一目瞭然。若是平日的自己,絕對不會說出如此幼稚的言詞。今天的自己果然有些古怪。為什麼偏偏選在今天這個日子,發生這樣的案件?在這個死於恐怖攻擊的家人的忌日裡,卻必須為恐怖份子搭乘的兵器提供維護服務,恐怕任誰都會情緒失控。      「我衷心祈禱過世者的靈魂能夠獲得安息。但妳今天的身分不是過世者家屬,也不是受害者,而是警察。」      沖津的口氣平淡卻強硬。彷彿是在看穿了綠的心思後提出忠告。綠不禁心想,部長果然也記得今天對自己而言是個什麼樣的日子……      「我們懷抱著許多危險的炸彈。而其中最危險的炸彈,就是龍機兵。要妥善運用這麼危險的東西,我們需要她這種人的協助。即使她本身也是『炸彈』之一,也在所不惜。這一點,我想妳應該相當清楚。」      「是的。」      綠緊咬嘴唇,點了點頭。      沖津繼續默默抽著細管雪茄。其側臉流露出的是理性與堅毅的態度。      「再危險的炸彈,我們也必須不計一切手段地加以利用。我成立特搜部,正是基於這樣的理念。」      沖津重新轉頭面對螢幕,一面小心翼翼不讓雪茄灰落下。      「請恕我失言。」      綠說完這句話後,重新面對控制面板,沒再多說什麼。      尤里.奧茲諾夫警部依照指示,駕駛「犬魔」前往千石三丁目與鎮暴第一班會合。萊莎駕駛的「報喪女妖」,前往位於車站北方的建築器材搬運口,與早一步進入待命的SAT鎮暴第二班會合。至於姿的「袋人」,則是在地下鐵出入口附近的路上待命。      第一班的班長是荒垣警部補,此班共有四個分隊,主要戰力為六架「波卡德」。六名駕駛員皆開啟了駕駛室的艙門,呈現露出上半身的狀態,以冷漠的視線凝視著逐漸走近的「犬魔」。中央一個滿面虯髯的男人,就是班長荒垣。不知道為什麼,那張臉孔令尤里印象深刻。當初進行簡報的時候,只有他對尤里報上了自己的姓名。      ——我是第一班的班長荒垣義男。      口氣粗野而無禮。      ——特搜部的尤里.米赫羅維奇.奧茲諾夫。      尤里點頭打了招呼。      ——喂……      滿臉鬍子的班長凝視著尤里,似乎還想說些什麼。      ——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      班長不耐煩地轉過了頭,似乎是心中有話想說卻不知如何啟齒。      尤里完全猜不到他到底想表達什麼,但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或許就跟其他人一樣,只是想說一兩句奚落之語而已。      光是願意報上姓名,已經算是釋出善意了。其他隊員在尤里打招呼的時候別說是自報姓名,就連正眼也不願意瞧上一眼。      即使是現在這一刻,依然能透過收音裝置聽見隊員們的閒言閒語。      〈你們瞧,這傢伙竟然開新車來炫耀。〉      〈明明開的是新車,卻還遲到了。〉      〈開車的技術差,車子再好也沒用。〉      SAT隊員平日不斷接受嚴格的專業訓練,正常情況下出任務時絕對不會像這樣隨口閒聊。原本應該屬於SAT的任務,如今卻多了特搜部這個不速之客,在隊員們心中引發的不滿導致他們忍不住想要發洩幾句。      就在這時,荒垣對著冷嘲熱諷的隊員們大聲吆喝。      〈全體就機!關艙門!開始移動!〉      五名駕駛員迅速採取了行動。他們端坐於駕駛室內,關閉艙門並上鎖,接著迅速排成了隊伍。不愧是SAT的最精銳部隊,動作非常純熟,沒有半點遲疑。      由荒垣班長所駕駛的機甲兵裝在前方帶隊,第一班以兩列縱隊的隊伍開始前進。尤里的「犬魔」也緊跟在後。      憑著「犬魔」的腳程,要趕過前方的所有友機並非難事,但尤里只是依照命令跟隨在SAT的後方。      〈這裡是BG01,PD2聽到請回答。〉      尤里的頭部防護罩內側響起了電子通訊聲。BG01是荒垣班長所駕駛的「波卡德」一號機的行動代號。      「這裡是PD2,收訊良好。」      PD2是尤里駕駛的「犬魔」。尤里自防護罩內發出的聲音經過電子加密及調變,傳送了出去。      〈隨時確認地圖,一抵達預定地點就退到後方待命。〉      「PD2收到。」      〈聽好了,你要是敢從背後偷襲我們,我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尤里忍不住咂了個嘴。聲音極輕,沒有被傳送出去。莫斯科民警負責現場辦案的分隊,也有著相當封閉的觀念。這種警界特有的風氣,對尤里而言可說是相當熟悉。      〈你原本也是刑警,對吧?〉      對方突然說出了驚人之語。      〈我雖然不負責搜查,但看得出來。〉      尤里正遲疑著不知該如何回答,荒垣班長驀然又開口說道:      〈伊瓦那、加爾金、哥魯基、比由斯。〉      發音雖然古怪,卻是相當淺顯易懂的俄羅斯語。      Ивана гордый костный пёс——伊凡的高傲瘦犬。      這句話象徵了警察身為人民保姆的高傲自尊心,還帶了一點身為權力走狗的自嘲。這是最貼近尤里過去人生的一句話,也是每一個莫斯科警察都耳熟能詳的一句話。這句話就像是一句暗語,只有互相信賴的同伴才能體會其箇中含意。      身體深處彷彿亮起了一盞溫暖的燈火。這種令人懷念的感覺,只存在於遙遠的記憶之中。      原來這就是荒垣在簡報時想要說卻沒說出口的話。      真是不擅言詞到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      荒垣這個人過去多半曾與莫斯科警察有過交流吧。若不是國際研修,就是協同辦案。剛剛那句話,就是在那個時候學到的。然而莫斯科警察既然願意教荒垣這句話,可見得其交流並非只是表面功夫而已。      如今荒垣班長對自己說出這句話,意味著他承認自己是並肩作戰的夥伴。這就是荒垣班長的話中含意。至少在現在這一刻,大家都是自己人。      荒垣那張滿是鬍鬚的臉孔,彷彿浮現在尤里的眼前。一個粗魯、無禮,眼神卻意外溫柔的班長。一個不擅言詞的班長。      過去尤里認識的警察中,確實也有這樣的人。當自己還是警察菜鳥的時候,負責鍛鍊自己的那些男人,也是像這樣口齒笨拙、不擅表達。正是這麼一群警察,對自己愛之深、責之切,將乳臭未乾的金髮少年培育成了能夠獨當一面的刑警。      〈怎麼,PD2,沒聽見嗎?〉      「PD2收到。」      尤里的嘴角上揚了。這抹微笑隱藏在「犬魔」的裝甲下,沒有被任何人看見。

延伸內容





編輯推薦——本篇收錄於第558期城邦讀饗報,立即閱讀更多內容!GO

◎文/獨步文化編輯

  讀《機龍警察》時,最好帶著爆米花或喜歡帶上電影院,坐在家裡沙發看電影的食物。若擔心吃東西時手指油油沾書,不妨懷著一顆「書打發時間」或「只是想開心無負擔讀完書而已啦!」的心,這樣打開《機龍警察》就沒問題了。

  時至二○一六年的今天,在緬甸「政治偶像」翁山蘇姬的領導下,緬甸看似已經擺脫「老大哥」的糾纏,逐步走向民主改革的康莊大道。但事實上,緬甸境內長年未解的少數民族問題、佛教徒與穆斯林間的紛爭,依舊困擾著正在「變臉」中的緬甸。

  《機龍警察》是一本不需要太認真的書──一名責編這麼說,是不是有點怪?許多朋友,包括我和家人,讀小說時總希望讀到世界另一面貌,或得到成長的可能性,甚至記名言錦句,當作筆戰(咦)或往後聊天寫臉書或任何時刻用到的材料──總之,閱讀一定要有所得,還很怕看不懂作者深意。若讀完無所得,就像看見最想抓的皮卡丘在面前但寶貝球投出去後沒抓到更悲哀的是這是最後一顆寶貝球,補給點還在遙遠彼端!

  且慢!這樣閱讀的樂趣在哪,讀一本書難道還要燒香拜佛淨身?有些書解決難題,有些書帶我們看見問題,有些書就是爽爽看,就如自殺突擊隊雖然爛番茄評價有點辛酸,但小丑女和小丑的純愛片段還是很可以呀!總會有想與人津津樂道的段落!那親愛的讀者朋友,《機龍警察》就是最好的選擇!而且,這系列評價在日本非常好,目前出版五作《機龍警察》、《自爆條件》、《暗黑市場》、《未亡旅團》、《火宅》,本本入圍日本文藝評論界雜誌選書,作家月村了衛更因這系列連摘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及SF大賞。月村了衛出道晚(作者本人辛酸言),但在日本傳奇性爆紅,其他非系列作也創下優秀成績,《沙漠之花》入圍本屋大賞、日本推理協會賞,《コルトM1851残月》拿下大藪春彦賞,完全是得獎達人。

  「機龍警察」系列發生在近未來的日本,當時全球恐怖主義盛行,科技發展急速,警察和軍人保衛國家方式快速改變,駕駛機器人對抗外來勢力或侵略他國成為趨勢。在這樣的世界,日本警方獲得特別武器──動漫族群可以稱之「鋼彈」,在這個故事中稱為「龍機兵」。龍機兵全球僅三台,都在日本手中,是一種外型擬似人類但高三公尺多的巨大機器人,需相當高明駕駛員才可駕馭,日本因此網羅三名人選,分別是北愛爾蘭恐怖份子「萊莎」、日本傳奇性的傭兵「姿」、流連亞洲黑社會的前俄羅斯警察「尤里」。三人各自有黑暗過去,有人背負通緝令、滿手血腥、難以掌控,有人只在乎名譽。換句話說,他們在保守的日本警方中是異類,但高明戰鬥技巧和腦袋,讓他們成為幾乎唯一守護日本的存在。

  當外國勢力侵入,駕駛鋼鐵巨人踐踏生命,他們便出動,改變局勢,而同時來自過往的陰影也窮追不捨,令他們被迫面對逃避的過去。滿溢速度感的刺激爽快戰鬥、濃烈熱血的人情劇、超越好萊屋電影的動作場景,老派浪漫到不行的情節發展。「機龍警察」完全是「娛樂」的代名詞,而月村了衛結合世界局勢的技巧也不是蓋的,一如評選過月村作品的京極夏彥所說,這是一部即使對科幻沒有興趣,也對架空未來沒有興趣的讀者都可享受的作品。

  丟掉任何閱讀的理由吧!想從閱讀中獲得快樂的朋友或喜愛百合、BL、機器人、鋼彈、動作場面、爽快戰鬥的朋友(如果讀懂上述任何一個屬性,這就是你的書!),歡迎打開《機龍警察》,體驗最至高無上的娛樂享受!
立即訂閱城邦讀饗報!GO

作者資料

月村了衛

一九六三年出生,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文藝學科畢業。大學期間向清水邦夫、高橋玄洋學習戲劇和撰寫腳本。一九八八年,以日本動畫「妙手小廚師」的腳本家出道。二OO一年,以「NOIR」這部動畫廣為人知,亦參與過「少女革命」 、「天地無用」等知名動畫的腳本製作。二O一O年,月村在早川書房用處女作「機龍警察」系列,踏上夢寐以求的職業作家生涯。 「機龍警察」系列獲獎無數,目前出版四部長篇及一部短篇,分別是《機龍警察》、《自爆條款》、《暗黑市場》、《未亡旅團》及短篇集《火宅》。二O一二年,《自爆條款》獲得冲方丁、宮部美幸、貴志祐介等日本作家讚賞,奪下第三十三屆日本SF大賞;隔年,他以《暗黑市場》榮獲第三十四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一舉成為備受矚目的跨領域新秀作家。 月村的文字風格帥氣俐落,擅長描繪豐富的人物形象、高潮迭起的情節,以及精采流暢的動作場景。日本推理評論家霜月蒼稱他是「日本冒險小說的復興者」。 作者個人網站「月村了衛的月錄」: http://d.hatena.ne.jp/ryoue/

基本資料

作者:月村了衛 譯者:李彥樺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E.Fiction 出版日期:2016-08-30 ISBN:9789865651695 城邦書號:1UR02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