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同志文學
上癮4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上癮4

  • 作者:柴雞蛋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6-03
  • 定價:299元
  • 優惠價:79折 236元
  • 書虫VIP價:23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4元

內容簡介

◆收視人口破億!網路火紅BL劇《上癮》原著小說 「海洛因」大重逢,愛與欲望一觸即發! 有些感情,紮根太深,想要忘記,談何容易。 這八年來,你從來都沒有想過我嗎? ——想過。 八年了,白洛因變得更加俊美,唯一沒變的是那張倔強的嘴,顧海真想在上面咬一口,嘗嘗八年前的甜潤換成了怎樣一番味道。 但顧海的恨也在,當車禍醒來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白洛因,當自己滿世界的找他,卻換來一場空,顧海真切體會什麼是「生不如死」。 直到白洛因的戰機墜毀失蹤,顧海再深的怨懟都瞬間消失,他明白了一件事——絕對不能失去他! 【名人推薦】 曲家瑞(麻辣教師) 柴雞蛋不愧是BL創作的箇中翹楚!《上癮》劇情蜿蜒曲折,內心鋪陳到位,俊美的強攻vs強受兩位主角又更添風味,讓人一吃上癮! ——唐立淇(占星專家) 一波又一波毫不收斂的濃情密意,讓人一閱讀便無法自拔。一起接受這個超越性別的戀愛衝擊吧! ——Nikumon(暢銷圖文作家) 對我來說,《上癮》就像是綠茶半糖去冰,好想戒,明知道它不太健康,但又如何。 ——掰掰啾啾(暢銷圖文作家) 身為一個兄弟控,怎麼能錯過這種沒有血親又同床共枕的兄弟關係呢?呼嘶呼嘶~你說是吧?(舔嘴) ——蠢羊與奇怪生物(暢銷圖文作家)

內文試閱

  1   八年,彈指一揮間。   八年前,那個與顧海無話不談的髮小轉眼間已經成了異國人士。顧海偶然一次出國,碰到了李爍,他已經移民加拿大了,談起在國外生活的種種,李爍無不唏噓感歎,真想念皇城根兒的那些日子,真羡慕你過年還能串門子,真想吃一碗正宗的滷煮火燒。   「你可以隨時回去。」顧海說。   李爍感慨,「家都沒了,回去也是個北漂。」   「家沒了,人還在呢。」   李爍突然想起來什麼,「對了,白洛因現在在哪呢?」   「不知道。」顧海的情緒掩藏得很深,「應該也在國外吧。」   「應該?」   「嗯」   *   這是一家民營高科技企業,坐落於北京市中關村高新技術開發區,主要業務是為軍工和民用電子行業提供系統整合服務,以及一系列的通訊設備。像這樣的公司在中關村比比皆是,不過這個公司有它獨特的經營管理模式,備受業內人士關注。   這個公司除了總經理以外,從上面的管理層到下面的員工全是女人,而且是清一色的美女。一般在這種企業,女職員是不占優勢的,可總經理有嚴重的性別歧視,專門歧視男性,於是該公司每年的招聘會都會引來各路美女。   不過該公司選拔制度非常嚴格,前來應聘的女員工要長得漂亮,還要理科專業畢業,擁有高學歷和過人的智慧。除此之外,她們必須是單身,以後的擇偶方向要與本單位的經營業務掛鉤,顧名思義,就是盡量和客戶談戀愛。   在這個理科女生如此稀缺的當下,本公司的這個招聘政策無疑將京城所有競相追捧的理科女畢業生全都網羅至此,差點兒把那些大齡理科男畢業生趕盡殺絕。   於是,該公司每年的年會,一位總經理面對著上百位美女,那陣勢就像皇太子選妃一樣。   這些大齡剩女每天最大的愛好就是議論他們的總經理,並樂此不疲。   這幾天正是公司新一年度的招聘會,她們可議論的話題又多了。   「哎,妳們聽說了麼?今年招聘會的人數比去年多了一倍,那現場就和北影表演專業面試似的,一個比一個漂亮。」   「光漂亮有什麼用啊?沒本事白搭!上個月新來的那個小梁,還是紀委書記給介紹來的呢,結果沒幾天就給辭了。」   「她那純粹是奔著咱總經理來的,想藉這麼個機會釣個金龜婿,結果咱總經理根本不鳥她!」   「咱總經理鳥過誰啊?鳥過妳麼?鳥過妳麼?」   「沒,我都來這一年多了,也沒和他說上幾句話。」   「就是嘛,妳說咱總經理怎麼想的?千方百計招了這麼多美女進來,結果瞅都不瞅一眼。原以為來這是當花瓶供著,結果尼瑪是來幹力氣活兒的!」   「他是在等吧,等那個能讓他動心的,指不定哪天就有個幸運的小妞被他欽點。」   「我好憐憫那個小妞,妳想想,咱總經理是高幹子弟,又有真才實學,還經營著這麼一家公司,最重要的是他長得也好啊!這是典型的高富帥啊!妳想想,這種男人給妳,妳能駕馭麼?每天百十號美女的眼睛虎視眈眈地盯著妳,妳受得了麼?」   「我還聽說咱總經理一個人住,從不請保母,而且會做一手好菜!」   「我滴個天啊!百年難遇啊!我更加可憐那個被看上的小妞了。」   「少來了,真要看上妳,妳就在被窩裡偷著樂吧!」   「噓——別說了,總經理來了。」   顧海面無表情地穿過銷售部的辦公大廳,徑直地走進辦公室,後面還跟著副總,也是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士。   顧海剛進去沒多久,剛剛安靜下來的辦公室又沸騰了。   「看到了麼?咱顧總今兒穿了一件紫色的襯衫。」   「看到了!看到了!和他的氣質好搭!」   「哎,我好羡慕咱們副總,她可以隨意進出總經理的辦公室。」   「咱能和她比麼?人家可是顧總高薪挖過來的,說不定就是那個被欽點的小妞,只是沒當眾宣布而已。」   「千萬別這麼說,我還得在這熬兩年呢,給我留點兒YY的空間吧!」   閻雅靜把一疊檔案遞到顧海手邊,「簽字。」   顧海隨意翻閱了一下,然後在合約書上簽了自個的大名。   每次閻雅靜看到顧海簽的字,都會感慨一番,「顧總你的字怎麼這麼漂亮啊?你是怎麼練出來的?」   顧海總是閉口不答。   閻雅靜接了一杯水,坐在顧海的對面,看著顧海那張冷峻的面孔幽幽地說:「顧總,你幹嘛要招那麼一大群色女進來?你知道麼?她們每天都在背後議論你,那天我上電梯的時候,聽到兩個員工在議論你的肌肉,說摸起來肯定很有質感。」   顧海不冷不熱地說:「下次再聽到,替我謝謝她們。」   「你!」閻雅靜佯怒的看著顧海,「你是喜歡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吧?」   「這是樹立威信的一種手段。」顧海皮笑肉不笑。   閻雅靜也給顧海倒了一杯水,兩人繼續閒聊。   「對了,顧總,今兒有個人妖來應聘。」   顧海口中的水差點兒噴出來。   「不過她各方面條件都挺不錯的,既有男性開拓性的思維,又有女性的細緻和耐心,實乃不可多得的人才。」閻雅靜表情很認真。   「招進銷售部吧。」顧海淡淡說道:「說不定哪個客戶就好這一口。」   「哎,你寧可招個人妖進來,也不接受一個正經八百的男人。你怎麼就這麼討厭男人呢?不過這也是件好事,起碼證明你不是G。」   顧海抬起眼皮看了閻雅靜一眼,看得她寒毛直豎,然而幾秒鐘之後,顧海的目光又轉歸正常。   「把我電腦裡面的會議記錄提出來,把裡面的文件重點傳達下去。」   閻雅靜放下手裡的杯子,麻利地打開顧海的電腦,習慣性地去找各種資料夾,結果都沒看到顧海所謂的會議記錄。   「沒有啊,顧總。」   顧海微斂雙目,「可能是在我的私人電腦上,昨天我開會是帶著那個電腦去的。」   「呃……那我能打開麼?」閻雅靜試探性地問。   顧海輕描淡寫地回了句,「隨妳。」   結果,桌面剛一顯示出來,閻雅靜就被眼前的巨幅照片雷翻了,隨即發出歡樂的笑聲。   「顧總,我一看到你這張照片,就想起第一次見到你的場景了。」   顧海已經習慣了這張桌面背景,八年多了一直沒換。   「這個男孩是誰啊?」閻雅靜隨口問道。   顧海朝電腦桌面看去,一張在記憶深處作惡了多年的面孔,依舊那麼鮮活。   「一個失散多年的——兄弟。」   「失散了?為什麼失散了?」   閻雅靜意識到顧海並不願說起這件事,便聰明地轉移了話題。   「這照片是在青島拍的麼?」   顧海點點頭,「是,就是在青島碰到妳的那一年拍的。」   閻雅靜又仔細看了兩眼,還是忍不住想樂。   「這張照片拍得可真二,讓我想起了佛光普照!」   「……」   「怎麼感覺像是佛祖開光似的?」   「你見過這麼帥的佛祖麼?」   「……」   「顧總?顧總?顧海!」閻雅靜大聲喊道。   顧海回過神來,看著閻雅靜,「怎麼了?」   閻雅靜一臉神祕的笑容,「我特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吧。」顧海淡淡的。   「當初我往你身上噴的那些香水,到底發揮作用沒啊?」   顧海冷冷一笑,「明兒寫一份辭職申請交上來,我覺得我有必要重新聘請一位啞巴副總。」   閻雅靜立刻乖乖閉嘴,老老實實地把顧海電腦裡的檔案取了出來。   *   清晨時分的大漠戈壁,寒意正濃,一道耀眼的橘紅色尾焰畫破天際。   一位年輕英俊的空軍少校目光凌厲,冷冷擲出一聲,「出擊!」   一瞬間,數十架戰鷹呼嘯著撲向天際,北京軍區空軍所屬航空兵遠端實彈突襲攻擊訓練拉開序幕。這不是一次單純的飛行訓練,他們的目標是千里之外的大漠某地。到處潛伏著地空導彈攔截、雷達電磁干擾,以及進入目的地區域一次性空中格鬥等諸多兇險,可謂一路荊棘,殺機四伏!   空軍少校單獨駕駛隱形殲擊機,帶領整個攻擊編隊,直擊地面導彈兵陣地。   「加速俯衝!」   少校的命令如同一個重磅炸彈,在每個等待命令的空軍飛行員耳邊炸開。   一瞬間,少校的殲擊機連同數十架戰鬥機,以驚人的速度朝地面俯衝而去,戈壁灘上的駱駝刺在飛行員眼前急速閃過,揚起的沙塵如刀割般畫過機翼。一枚枚火箭彈吐著火舌飛向目標,轟隆隆一陣巨響,目標摧毀,騰起十幾米的沙柱。   順利完成第一階段的任務之後,少校從機艙走出,摘下面罩,露出一張英俊不羈的面孔。   「首長,喝水。」   少校接過水瓶,咕咚咕咚喝了幾大口,又將水瓶甩了過去,「謝了。」   「首長,你有幾分把握能贏?」   白洛因難得勾起嘴角,笑容頗有殺傷力。   「十分!」   2   晚上,所有參與軍演的飛行員全部在野外宿營。   白洛因單獨睡一個帳篷,外面冷風呼嘯,白洛因的羊絨衫卻被汗水打濕了,脫下來之後發現外面沾滿了雜草和倒刺,抖落不掉,只能用手慢慢擇。   劉沖掀開白洛因帳篷的簾子,看到他赤膊坐在裡面,心裡驟時一緊,語氣中帶著濃濃的關切,「首長,你受傷了?」   白洛因挑起眉毛,看到一張靦腆斯文的面孔。   「我看起來像受傷的樣兒麼?」   「這倒沒。」劉沖有些不好意思,「我看你把衣服脫了,以為你在包紮傷口。」   「你先把簾子撂下,要麼進來,要麼出去!」光著膀子吹冷風真是有點兒吃不消。   劉沖只好鑽進白洛因的帳篷,腋下還夾著一卷薄被。   白洛因看到劉沖臂彎裡的薄被,目露詫異之色。   「你是害怕半夜被突襲,才跑到我帳篷裡睡麼?」   「不,不是……」劉沖挺尷尬的,「我是怕你冷,特意多給你送一床被子過來。」   白洛因揚起一邊嘴角,伸出胳膊勾住劉沖的脖子,幽幽地問:「賄賂上級?」   劉沖憨笑兩聲,「哪能這麼說啊?咱們現在同屬一個分隊,你又是分隊主力,明天的作戰任務全指望你的指揮調度,凍著誰也不能凍著你啊!」   白洛因哼笑一聲,「算了,拿回去吧,一人就發一床被子,凍著誰都不合適。」   「你不是比我們更不禁凍麼?」劉沖笑笑。   白洛因英挺的眉毛微微擰起,「我怎麼不禁凍了?」   「你還記得去年春節去東北執行任務麼?咱們住在一個宿舍,你晚上睡覺總往我這邊鑽。有一天晚上還把手放在我肚子上了,結果第二天我就拉稀了。」   白洛因輕咳了兩聲,「我那是習慣性動作,夏天睡覺也到處鑽。」   劉沖攥了攥白洛因的手,悶悶地說:「可你的手確實很涼。」   「那是因為我血涼,所以身體的溫度比正常人低。」   劉沖撓了撓頭,「這樣啊……」   白洛因繼續擇衣服上的倒刺。   「我幫你擇吧。」劉沖說。   白洛因確實有點兒沒耐心幹這種細活兒,於是就把衣服遞給了劉沖,自個裹起一床被子,躺在地上思索明天的作戰計畫。   「滴滴滴——」警報聲響起。   白洛因的動作猶如一隻野豹子,很快從地上竄起,拽過劉沖手裡的衣服,麻利地套在身上,迅速走到帳篷外邊,結果發現了兩架「敵機」盤旋在領地上空。   「我操!」劉沖狠狠罵了一句,「這個點兒還搞突襲,他們都不用喘口氣麼?」   白洛因迅速朝領地中心走去,劉沖也訓練有素地回了自個的帳篷取裝備。   前後不到兩分鐘,這邊所有的飛行員全部武裝完畢,此時,敵方的機群已經逼近領地的上空,開始一撥撥發起猛烈的進攻。   「兵分兩路!」白洛因思路異常清晰。   他帶領兩架戰鷹迅速脫離機群,借助雲層掩護,撲向「敵機」,掩護分隊死死咬住,瞬間發射兩枚中距空對空導彈。   砰!砰!   兩聲巨響,天空燃起兩團火球,兩發命中!   因為事出突然,準備不足,白洛因這一方雖然攻破了敵機的突襲,但損傷很大,消耗時間過長,一直到凌晨四點多,這場拉鋸戰才宣告一個段落。   結果,躺下不到一個鐘頭,警報聲又響起了。   白洛因剛剛瞇起的眼睛再次睜開,瞳孔裡散射出冷硬的光線。你大爺的!存心吧?知道我貪睡還專門撿晚上打!不在一天之內幹掉你們,老子就不姓白!   短短三天時間,演習任務圓滿結束。   因為表現出色,白洛因被上級領導特批了兩天假期。劉沖駕駛著直升機送白洛因回家,白洛因靠坐在旁邊的駕座上,目視前方,眼睛裡有掩飾不住的倦色。   「首長,你當初為什麼入伍啊?」   遲遲沒有得到回答,劉沖用餘光瞥了白洛因一眼,發現他已經睡著了。   身體斜靠在機艙的內壁上,厚腦勺抵著駕座,下巴微微上揚,勾勒出一張稜角分明的臉。劉沖還記得兩年前自個剛來到部隊的時候,白洛因被調任到他們營隊做指揮官,剛見到白洛因的第一眼,所有的新兵都被他身上那種英姿颯爽的氣質給迷住了。劉沖至今仍然記得白洛因第一次直視自己的時候,那種心臟狂跳的感覺。   如今已經入伍兩年了,劉沖才和白洛因真正走近,他發現白洛因軍事素質過硬,飛行技術水準高超,可生活上卻是個徹頭徹尾的迷糊蛋。他的宿舍衛生評比永遠都是倒數第一,他的生活用品總是忘記放哪,他的門鎖隔三差五就會被他弄壞……   可一旦到了訓練基地或是演練場,他的思維卻比任何人都縝密。   看著白洛因心無雜念地睡著,劉沖忍不住後怕,幸好他親自送白洛因回家,不然白洛因若是在飛行途中睡著了,空軍部隊將遭遇多大損失啊!   劉沖正想著,白洛因突然開口說道:「即便我睡著,我也能把直升機安全地開回家。」   劉沖驀地一驚,他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白洛因酣睡中的嘴角翹起一個魅惑的弧度。   *   又是一年多沒回家,白漢旗腦袋上的白頭髮又多了一層。   「您怎麼不染染髮?」白洛因抱怨了一句,「還不到五十歲,弄得像個小老頭一樣。」   鄒嬸無奈地笑笑,「我也說過你爸好多次了,他就是不去染,偏說白頭髮越多,兒子回來得就越勤。」   儘管白漢旗一個勁的否認,白洛因心裡還是挺不是滋味的。   鄒嬸倒是穿得挺鮮亮的,自從搬到大樓裡住,隔三差五就下去和一群中老年人跳舞健身。相比之下,白漢旗就顯得消極多了,他還有三年才正式退休,現在身體大不如從前,每天下班回來就紮在沙發上不願意動彈了,有時候看著電視就睡著了。   而且白洛因這次回來發現,白漢旗比以前愛嘮叨了,芝麻大的小事都要和白洛因說說,以前他從不這樣,也許他真的老了。   下午,趁著白漢旗上班的工夫,白洛因去了海淀分局花園路派出所,他的「好姐們兒」楊猛就在那當片警。   正如白洛因所料,楊猛當初軍檢沒過,軍校沒去成。但是楊老爹不死心,你當不成兵,當個員警總可以吧?於是又托關係又送禮的,總算把楊猛給塞進局子裡了,從此楊猛就過上了每天加班,被同事擠兌(註6),被群眾欺負的苦逼日子。   白洛因開車在路上的時候,楊猛正在解決一場家庭糾紛。   女主人哭訴道:「員警同志,您得為我做主啊,他偷偷摸摸找小三,還不承認。」   男主氣憤反駁:「誰找小三了?妳哪隻眼睛瞧見我找小三了?」   女主拍桌子站起身,「還用我當眾揭發你麼?你那手機簡訊記錄我都保存了!」   男主也站起身,「妳侵犯我隱私權!」   「你臭不要臉!」   「妳才臭不要臉呢!」   「……」   吵到最後女主嚎啕大哭,看著楊猛問道:「員警同志,您說這事怎麼辦吧?」   楊猛訥訥地看著這兩人,正了正警帽,清了清嗓子。   「那個……你們來錯地兒了,你們得去民政局辦離婚啊!」   「……!」   白洛因到的時候,楊猛正在被一男一女騎在地上打。   「老婆,這貨挑撥離間,使勁抽丫的!」   「老公,我早就瞅丫不順眼了,越看越像你的那個小三!」   白洛因就沒見過這麼窩囊的員警。   他走進屋內,一把提起男人的脖領子,冷著臉甩出門外。女主一看她男人吃虧了,一副要和白洛因拚命的架勢,結果看到白洛因的眼神和氣魄,最終嚥了口唾沫,罵罵咧咧地走人了。   鬧事群眾走後,楊猛看著白洛因,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白洛因既心疼又無奈,大手摘掉楊猛的警帽,手在他的腦袋上胡捋了一把。   「得了,都當員警了,就別這麼矯情了!」   楊猛咬著牙說:「硬漢也有脆弱的一面。」   說完,猛地抱住白洛因,手在他的後背上捶了幾拳。   「兄弟,你總算來了,你要是再晚兩年出來,只能瞅見我的骨灰了。」   白洛因一陣惡寒,「不至於吧?」   「不至於?」楊猛表情猙獰,「相當至於!」   說罷將白洛因拽著坐下,開始玩命倒苦水。   *   閻雅靜把申請書整理好遞給顧海,得到顧海點頭許可之後,轉身正要出門,突然被顧海叫住了。   「妳要去公安局麼?」   閻雅靜點頭,「是啊,這個申請書不是必須要到公安局蓋章麼?」   「我和妳一起去吧。」顧海說。   閻雅靜目露訝然之色,今兒總經理是怎麼了?怎麼突然知道憐香惜玉,親自開車送我過去了?   「前幾天我委託副局幫我辦點兒事,正好過去問問。」   好吧,我就知道你沒有這份心,閻雅靜翻了個白眼。

延伸內容

腦洞開到最大的極致妄想,浪漫得教人上癮!
◎文/唐立淇(占星專家)   相信很多對BL有興趣的人都跟我一樣,因為追了網路劇的關係,開始回頭尋小說來看,畢竟,劇裡很多細節沒顧到,看得人一頭霧水。好比顧海對白洛因產生興趣的開始與原因,怎麼沒頭沒腦被罵幾句後就「眼裡只有他」了?讀了小說,才知原來白洛因字寫得好看,而顧海是個字控,這才恍然大悟。   讀《上癮》小說也讓我終於大大滿足,從等劇的焦慮中被拯救,雖然第二季遙遙無期,但反正已看過第一季了,知道後面的劇情,所有畫面都可以自動腦補,誰叫我們是有特異功能又擅長妄想的腐女呢。   唯一要敬告「圈外人」的是,請勿以文學的標準看待BL創作,若以此為準,《上癮》絕對有許多值得吐槽之處:好比父親把兒子關在地洞八天不吃不喝,這真的很不實際啊!照說到第三天,人就會死了吧,哪有父親還能無動於衷?或墜機在全世界都尋不到的地方,愛人卻能第一時間自帶GPS般搜尋而至,成就分離八年後,終能「綁在一起哪都別想去」的夢幻療癒場景(當然是療癒腐女)……   通篇之中,諸如此類「不合理但腐女能接受且釋然」的安排比比皆是,因為那都是超受歡迎的老哏,而能成老哏,就因為管用、受歡迎啊!因此要問的並非劇情合不合理,而是老哏運用巧不巧妙,不用老哏,腐女才悶呢。   所謂老哏,就是用不可思議的阻礙來凸顯熱戀忠貞;面臨死亡才知道愛有多濃烈(只能瀕死不能真死);集優點於一身,卻對愛虐待他的人死纏爛打,才顯得出專情至極……是的,我們終生都在期待這種不切實際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吧,否則怎會被這些不合理吸引?(是的我們自己知道)。那,既然都不切實際了就不切到底吧……畢竟我們知道老哏的作用是什麼,畢竟尋常強度已不能動搖心旌,腦洞只能一開再開,才能得到我們的笑容。   這也是許多腐女親自下海動手創作的原因,靠人不如靠己,乾脆當起自耕農,妄想自己來,腦洞沒有最大只有更大,能寫出妄想本身就很幸福、很過癮了,若能得到他人共鳴更棒。柴雞蛋絕對是箇中翹楚,《上癮》劇情蜿蜒曲折,內心鋪陳到位、細膩,毫不打折,主角個性夠鮮明,俊美的強攻vs強受又更增添風味,難怪讓人一吃上癮。   嗯,這是部能滿足腐女妄想的BL創作無誤,也能勾起「有為者亦若是」的雄心,是否該把高中時寫的BL小說再拿出來瞧瞧、繼續寫下去呢?

作者資料

柴雞蛋

1989年生,熱門網路作家,擅長寫耽美BL小說,擁有廣大粉絲。著有《鋒芒》、《逆襲》、《勢不可擋》、《上癮》等作品。 2016年,《上癮》網路劇於視頻網站愛奇藝、騰訊視頻播出,開播首日即創下超過千萬人次收看,累積點擊率破億,成為愛奇藝播放次數第二高的電視劇。並在臺灣、東南亞等地均獲得好評,引發熱潮。

基本資料

作者:柴雞蛋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Story 出版日期:2016-06-03 ISBN:9789571366418 城邦書號:A220152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