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漫畫館 > 輕小說
0~100%的概率魔術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0~100%的概率魔術

  • 作者:天弦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6-08
  • 定價:200元
  • 優惠價:85折 170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第一屆尖端原創小說大賞浮文字特別獎得獎作品! ◆香港奇炫戰鬥鬼才作家天弦首部書籍化作品! ◆萬人粉絲相挺!由《鎖鏈戰記Chain Chronicle》「淘氣灰狼仲姬」卡牌繪師梨月擔當插畫! 世間的一切都是由概率構成。 0%,是「不可能」。 100%,則是「必然」。 以無窮的概率編織出命運、因果與事象,操弄著0至100中的間隙,宛如編寫出世間一切存在的最高之力,此即為「概率魔術」。 永遠都只做高概率的事,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情──就算從小就持有「能看破世間所有概率」這種能力,銘律依然只是如此普通的懦弱高中生。 然而,一次突破規律的邂逅把一切都打破了。 詛咒與火炎交織,銘律身不由己地成為少女們的盾。明明不希望做低概率的事,但為了保住性命,卻唯有一次又一次地投身於賭命的渦流之中。 企圖挑戰不可違逆的法則,於0%與100%之間奔馳。 少年少女將在此展開挑戰定律的故事。

內文試閱

概率 0% 能夠看見概率的少年
  世上的一切都是由概率構成。   0%(Impossible),即是不可能發生。   100%(Sure),即是必然發生。   今天我買了一張彩券,因為中獎的條件是必須在四十九個號碼中抽出六個指定的數字,所以中獎的概率是0.000007%。   說出討人厭的說話,然後被人打──如果對方是國中生,概率是47.1%,大人的話則是5.4%。   窗外走路的女人,因為喝醉了酒,加上前面有一顆不起眼的石頭。所以跌倒的概率是9.71%。   以上的結論──除了中彩券的概率外,其他的內容相信大家都會覺得我在胡說八道吧?   說出討人厭的話,為什麼國中生打人的概率會是大人的八倍以上?數據背後有什麼理據支持嗎?對於喝醉酒的女性,為什麼可以明確指出她會跌倒的機率是9.7112%?為什麼不可以是9.1%又或是3%?   對啊,到底為什麼會得出那種資料?   「真是討厭呢……這種什麼事情都被數據化了的感覺。」   視界中顯示著的、腦海裡浮現著的種種,全部都是數據。   概率的數據。   非常討厭這種感覺。   「律,你在自言自語什麼?」   「呃,沒什麼。」   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我連忙拿起桌上的飲料往嘴裡倒。   ──這樣可不行啊。再這樣胡思亂想下去的話,原本可以成功的約會都會變得沒有機會了。   這裡是新開業的飲料店,為了挑選最好的約會地點,我特地選擇了氣氛良好的地方。   對面的女孩子,是我首次約會的對象。   單身十六年的我,好不容易終於可以撐到和女孩子約會的日子,可是我卻完全高興不起來。   在學校的時候半試探地嘗試向她提出約會邀請。當她答應的一瞬間,原本是應該狂呼大喜的。可是同一時間,我卻從極喜跌到極悲的地獄。   原本想著「能夠成功邀約」的概率好歹也算有四成,於是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去邀請她。   然而,在成功邀約後卻被「約會途中失敗並面臨分手的概率高達九成」這事實潑了一臉冷水。   「律,你最近很奇怪哦,是有什麼心事嗎?」   「不,只是有些累而已。」   「是嗎?」   對面的少女指尖抵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對了,律。之前鬥尾他跟我說過──你好像曾經提起自己有超能力,是嗎?」   「超、超能力?」   「嗯,是鬥尾說的。他說你好像可以看見每件事情發生的概率……那是真的嗎?」   少女如此開門見山地提問,使人沒有迴避問題的餘地。   在一瞬間,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陣數據。   ──直接承認的話,她生氣的概率是50%。   ──不承認的話,生氣的概率同樣是50%。   概率同等的二選一,反而令我無從選擇。   每次即使自己不想知道,腦中還是會突然跳出這些數字,然後逼使我在它們之間選擇。   所以我才最討厭這種什麼事情都被轉換成概率的感覺。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最後只能把心一橫,作出決定。   正因為什麼事都轉變成概率,反而變得每個決定都宛如在賭博一樣。   「……嗯,我的確可以能看見每件事情發生的概率。」   「咦?真的嗎?」   「對。」   本來有特異的能力就不應該像那些故事小說裡的人物那樣處處隱暪。至少就我個人的性格來說,我不希望對自己未來的女朋友隱暪這麼重要的事。   如果可以預見對方會因此對我擺出拒絕或輕蔑的態度,我當然不會輕易把這件事掛在嘴邊。但既然兩邊失敗的概率都是一樣,那麼至少我希望能選擇自己想走的路。   「從小時候開始,我就有著『能看穿一切事情發生的概率』的特異能力。」   既然決定了要坦誠地說出來,那就不要再留後路,把一切都說出來。   「早上吃飯時會看到拿著報紙的爸爸的概率是70.8%,放學後回家時妹妹已經先到家的概率是20%……所有我接觸到的事情,它們發生的概率都會像資料一樣流進我的腦中──說實話,那還真是非常麻煩的事。」   我一直在說,少女則是一邊低頭喝著飲料,一邊聽著我說的話。   直到我的話結束後,她仍是低頭喝著飲料。   而我則如同等待審判的囚犯,等待著少女的發落。   因為是五成的概率,也就是說少女會接受我的這番說明就和賭硬幣的正反面一樣。   「是……這樣哦。」   少女把飲料喝光後,露出像是非常惋惜的表情。   「律,其實呢……你是一個很好的男孩子。可是,我實在接受不了我的男朋友是個整天都在妄想自己是個超能力者的人。」   「……我說的都是真的啊。」   在少女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其實就可以知道結論已經出來了。可是,我還是想姑且嘗試挽回一下。   不過,那都只是徒勞無功的舉動──就我經歷過那麼多次的經驗來說。   「抱歉,你其實是個好人……如果見識可以再稍微多一點點、現實一點點的話,也許我真的會喜歡上你呢。」   少女已經說得非常客氣。而被對方如此委婉地拒絕,我也沒有任何理由繼續糾纏下去。   說到底,這次已經賭輸了,失敗率高達九成的約會就此宣告觸礁。     每天每天不停地重複這種宛如賭博一樣的可笑生活,就是我,銘律的人生。
概率1%:生還率比彩券中獎率還要低
  在這裡先來個自我介紹吧。   我名叫銘律。生於一個普通的家庭,不是那種孤兒形式的不幸家境,也不是父母在外地出差的全自由狀態,甚至連獨生子也不是。   只是很普通的,父親是上班族,母親是家庭主婦,再來還有一個可愛的國中生妹妹。不過近幾年妹妹在國外留學,所以家中就只剩下三人。   一家三口每天早晚都會固定聚餐,因此也不存在可以隨便帶女友回家肆意妄為的空窗時間。   學業方面可以用「平庸」這兩個字來描述。幾乎沒有特別擅長的科目,但差到無可救藥的科目同樣也不存在。沒有參加社團活動。除了電玩遊戲和偶爾組裝模型外,再無其他興趣可言。   總而言之,我是個平凡到隨便丟在路邊都可以因為不起眼而被踩死的普通高中生。   全身都非常平凡──除了這雙能夠看得見概率的「眼睛」之外。   「呼~終於放學了。」   一整天的漫長課堂總算結束。   站在學校的門前,我大大地打了個呵欠。   學生的生活非常沉悶,沉悶到即使能清楚看見「意外」發生的概率,那種概率也小到沒有值得期待的地方。   社團活動什麼的,從來沒有參加過。   打球的時候,看見自己會有高機率失敗,雙腳就會開始發起抖來,然後失敗概率就因此更是直線往上飆。   是的,一件事發生的概率並不是事先就確定下來的。   比如明天遲到的概率是三成,但是當設置了鬧鐘的話,概率便會下降為數十分之一。   這雙眼睛所看見的東西,其實只是把不確定的因素全部統合起來得出的理論值而已。   「雖然明知道那些煩人的數字不理它就可以了……但果然還是很難辦到呢……」   就連課外活動也常因為這些概率數據所造成的連鎖效應而不順。   要不是因為每逢考試時成績不錯的概率都很高,恐怕我也會因為心神不寧而陷入必須補考的窘況吧?   「總之……現在還是先回家吧。」   在夕陽照射下的回家之路,我再次大大地打了一個呵欠。   儘管這種眼睛是很麻煩沒錯,但是也還沒到達不能忍受的地步。這樣的話也只能盡量忍耐了。   慢慢在街上走著,煩人的數字則仍在視界中飄來飄去。   看著什麼「丈夫外遇概率:90%」、「迷路概率:5%」等數字,在無聊的時候也許還算解悶,但是大部份時間都只會令人覺得煩悶而已。   概率,說到底就只是概率。   如果這對雙眼是「預知之眼」的話,那或許還能夠令我大顯身手又或是當上一個百發百中的預言家。   可是這雙眼睛卻只能看見「概率」而已。   所謂的概率,是「即使顯示為99%,但還是有1%的可能推翻這件事發生」的東西。也就是說,這雙眼僅僅只能在你賭博時給予參考的數據而已。   「……真是非常雞肋的東西呢。」   即使身上有著異能也必須過著平常人的生活,那這種異能不如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還比較好。   我又是一個呵欠,夕陽的斜照使我倍感無聊。   「說起來,就沒有一點刺激些的命運邂逅嗎────咦?」   在一邊抱怨一邊走路時,眼前突然出現了某個充滿違和感的景象。   「……?」   出現在小巷中的一個小小身影。   橫卧在地上的嬌小倩影。   我忍不住向著小巷的方向停了下來。   「該不會才說想要一次命運的邂逅,就真的給我來一個吧?」   仔細一看,倒在小巷地上的是一個紫色頭髮的細小身影。   如同被雨點打濕的小狗般可憐兮兮,身上穿著的是奇怪的純白寬鬆連身裙。   這個狀況──實在有些詭異得可怕。   話說回來,有謎之少女倒在小巷上,應該是象徵著奇怪事情的開端嗎?畢竟近來奇幻小說裡這種常套的展開本來就愈來愈普遍,反正不論是因為被追殺而掛在窗台的修女小姐,還是迷路了、等待善心人收養的人型貓咪,現在都喜歡玩倒在街上這一招。   而在這些作品裡,主角向他們伸出援手後,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一連串的麻煩。換句話說,「幫助倒卧路旁的少女」和「自找麻煩」可說是同義詞般的存在。   「總而言之,還是先看看狀況吧。」   雖然討厭麻煩,但作為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總會對於生活上的一些意外感到期待。   而且從眼中顯示出來的概率看來,目前惹到麻煩的機率低得根本沒有在意的必要。既然不會惹上麻煩,我也還不至於會眼睜睜地放著倒地不起的人不管。   我快步走上前,在順勢扶起少女的同時視察了一下。   可愛的臉蛋,應該說除了可愛之外,還真找不到別的形容詞,看上去大概就是個八歲左右的國小女生。肌膚非常白,白得甚至令人有些懷疑她是不是患了類似白化症之類的病。   「喂,妳沒事吧?醒一醒啊!」   不管怎樣搖晃,女孩還是完全沒反應。我在腦中思考了一下「使她醒來的方法」中成功率最高的辦法,然後按照眼裡所示的結果,把水瓶中的冷水倒了一些出來,擦了擦她的額頭後──   「哈囉~妳再不醒來的話,我就要來個人工呼吸囉!」   ……開玩笑的,我可沒有戀童癖。   但不知道真是因為受到這句話的衝擊還是冷水的刺激,紫髮女孩明亮的雙眸緩緩睜開了。   金色的眼眸,瞬間令人震懾。   可是,心底卻同時泛出了奇異的感覺。   並非因為漂亮的關係,而是感受到某種異樣的違和感,但又不知道怎樣表達。   驀地,視界閃動著詭異的數字。   一般來說,我對於別人身上的概率都是盡量視而不見的。畢竟過份偷窺別人的人生路程並不符合我的性格。   但再怎麼說,眼前這個女孩身上的某個概率都使我無法忽視。   ──兩天後生存概率:0.0000000000004%。   「妳怎麼會──」   「……?」   剛剛被我喚醒的紫髮女孩仍是一副沒有睡醒的表情,呆呆地歪了歪頭,那自然的態度彷彿駁斥著她身邊標示著的那個數字。   然而,那個數字不可能是錯誤。   正因為和這對奇怪的眼睛一起生活了那麼久,我才更如此確信。   不過──二十五兆分之一的生存率?   會低到這種「近乎不可能發生」的概率,多數只會像是「我今天突然猝死」、「下一秒立即世界末日」之類的概率而已。   至少,我不曾看見過這種概率出現在任何健康女孩的生存率上。   在我思考著的同時,紫髮小女孩那對金色的瞳仁凝視著我。   「……大哥哥,救了我嗎?」   「呃,也算不上是救。最多不過是把妳拍醒而已……天色已經不早了,妳還是快點回家比較好。那麼就這樣吧!再見囉~」   我對她揮了揮手後,立刻轉身走開,回到大路上。   我承認自己是個非常自私的人。   雖然這個小女孩的確是可愛得令人忍不住生起「這難道就是那傳聞中的『命運的邂逅』?」的感覺。但是與生命相比較,可愛什麼的都只是次要。   每跟她說一句話,「會惹上麻煩」的概率就直線往上升。   單是看見她那低得異常的生存率就已經很清楚──眼前這個可愛的小女孩根本是一個自走型麻煩製造機。   跟她扯上關係的話,就連我的死亡率也慢慢往上爬。   總之,絕對要避免和她糾纏。   我不自覺地從步行變成了快步。   接著一直維持近乎跑步的速度,快步走出數十公尺外,才漸漸放慢腳步。   深呼了口氣後,悄悄往後看一下,身體瞬間僵硬起來。   「……」   紫髮的小女孩仍舊跟在我的身後,楚楚可憐的可愛小臉使人更難狠心丟下她。   「那個……可以問一下妳為什麼要跟著我嗎?」   「因為大哥哥救了初式啊。」   最好會因為這種理由就跟著陌生人回家!妳是哪家給妳餵食就會跟人回家的迷路小貓嗎?   「妳的名字叫作初式嗎?」   「是的。」   名字雖然有些奇特,但也因此感覺與她莫名地合襯。   不過,不論是好名字也好、好個性也好、好可愛也好……這些統統都不及自己的性命要好!在我那慢慢攀升的死亡率面前,任何事都變得不重要。   要甩掉她──這就是目前我僅有的目標。

作者資料

天弦

2015第一屆尖端原創小說大賞浮文字特別賞得獎人。 生性多慮。例子就是連寫個幾十字的作者的話也花了半小時修完再改。 最近正因要如何寫出能令自己和讀者都看得很爽的作品而煩惱。

基本資料

作者:天弦 繪者:LLO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6-06-08 ISBN:9789571066707 城邦書號:SPP7B00024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76頁 / 12.6cm×19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