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套書館 > 文學小說
上癮【真愛套書版】(全五冊,附「上癮四少」海報5張+第1-2冊精美劇照彩頁)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上癮【真愛套書版】(全五冊,附「上癮四少」海報5張+第1-2冊精美劇照彩頁)

  • 作者:柴雞蛋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6-07
  • 定價:1495元
  • 優惠價:79折 1181元
特別活動
★隨書附贈「上癮四少」人物海報共5張,一次收齊!

內容簡介

◆收視人口破億!網路火紅BL劇《上癮》原著小說 ◆隨書附贈「上癮四少」人物海報共5張,一次收齊! ◆第1~2集各附8頁精美全彩劇照,重溫感動! ◆作者柴雞蛋唯一正式授權繁體中文版本 ◆特別收錄〈歡天喜地鬧洞房〉+〈猛其其〉番外篇! 【1】有一種人,就像毒品。沾了一口,此生難戒。 「你他媽是不是有病啊?」 顧海淡淡一笑,「我是有病。」 「有病就趕緊吃藥!」 「你就是那藥。」 除了把顧海當成神經病,白洛因已經找不到任何有說服性的理由了。他無法想像一個心理正常的人,可以孜孜不倦地一直找他麻煩。他很想問問顧海,我到底哪兒惹著你了?為什麼你在別人那都正常,到了我這就……可每次都是還沒張嘴,對方就開始進攻了,為了不吃虧,白洛因也只能反擊。 【2】我可以用大把的愛砸你,把你十幾年缺失的愛全部補回來。 顧海與白洛因,這兩個人的名字合起來是毒品「海洛因」,如同命中註定,因為太喜歡延伸出的渴望,讓他們在十七歲時沾染了彼此。 但顧海知道,他需要白洛因的回應,不光是身體上的,還有精神上的。可他又害怕這種回應,他怕白洛因一個動情的眼神,都能讓他沉醉在愛情的深淵裡…… 【3】海洛因別離之章:顧海,你要好好給我活著! 「因為對彼此的愛,選擇了這麼一條不歸路,但是我們一點兒都不後悔!」當顧海說出這番話,即便知道將迎接狂風暴雨,白洛因心裡都是義無反顧的。 但是當顧海倒在自己懷裡,怎麼喚都喚不醒時,白洛因才知道,原來,在自己心中,顧海一直都是金剛不死之身。他所謂的勇敢和無畏,都是建立在這基礎之上。如今他是如此懼怕他的死亡,怕到不惜用自己擁有的一切去交換他的生命…… 【4】海洛因大重逢:有些感情,紮根太深,想要忘記,談何容易。 這八年來,你從來都沒有想過我嗎?——想過。 八年了,白洛因變得更加俊美,唯一沒變的是那張倔強的嘴,顧海真想在上面咬一口,嘗嘗八年前的甜潤換成了怎樣一番味道。 但顧海的恨也在,當車禍醒來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白洛因,當自己滿世界的找他,卻換來一場空,顧海真切體會什麼是「生不如死」。 直到白洛因的戰機墜毀失蹤,顧海再深的怨懟都瞬間消失,他明白了一件事——絕對不能失去他! 【5】海洛因幸(性)福最終章:我不修來世,只求今生與你相伴。   「白洛因,我們結婚吧!」 「但我不能給你生孩子,你也不能給我生孩子。」 「你就是我的孩子,我這輩子,疼你一個人就夠了。」 顧海與白洛因從一開始出現在彼此生命裡,就已註定意義非凡。 但當他們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堅守愛情,卻發現前方阻擋著重重難關,他們真能十指相扣,從此攜手一生? 【名人推薦】 曲家瑞(麻辣教師) 許常德(名作詞人&作家) 柴雞蛋不愧是BL創作的箇中翹楚!《上癮》劇情蜿蜒曲折,內心鋪陳到位,俊美的強攻vs強受兩位主角又更添風味,讓人一吃上癮! ——唐立淇(占星專家) 一波又一波毫不收斂的濃情密意,讓人一閱讀便無法自拔。一起接受這個超越性別的戀愛衝擊吧! ——Nikumon(暢銷圖文作家) 對我來說,《上癮》就像是綠茶半糖去冰,好想戒,明知道它不太健康,但又如何。 ——掰掰啾啾(暢銷圖文作家) 身為一個兄弟控,怎麼能錯過這種沒有血親又同床共枕的兄弟關係呢?呼嘶呼嘶~你說是吧?(舔嘴) ——蠢羊與奇怪生物(暢銷圖文作家)

目錄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收錄「歡天喜地鬧洞房」+「猛其其」番外篇)

內文試閱

4.
  臨近中午,白洛因被一個電話吵醒。楊猛充滿磁性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   「哥們兒,還睡呢?今天開學,你被分在二十七班了,快來報到吧,包準給你一個大驚喜。」   白洛因坐起身,被電話吵醒的煩躁勁兒還沒過去,想著這麼快就開學了,心裡更覺得膩味。人家都已經坐在教室裡,他還慢悠悠地往身上套衣服。   去學校的路上,白洛因被什麼東西硌了一下腳,低頭才發現,自己竟然穿了個趿拉板就出來了。   算了,已經走到這了,不想回去了。   高二二十七班,就是這裡,白洛因推門走了進去。   這是一條定則,每一個最後進教室的學生,總會引起同學的高度關注,白洛因也不例外。可人家像個沒事人一樣,遲到了沒有半句解釋,大大方方的走到最後一桌,抽出凳子就坐下,表情要多淡定有多淡定。   結果,周圍噓聲一片。白洛因不明白這些噓聲源自何故。   旁邊的一個男生解答了他內心的疑惑。   「你剛才錯過了一個絕佳的機會。」   白洛因顯得興致不高,「什麼機會?」   「你抬眼看看。」   白洛因抬起眼皮,目光在班主任的臉上停留了片刻。這是學校的風雲老師,因為長得極致漂亮,但凡學校有露臉的事情,都是由她做代表,所有男生都嚮往做她的學生。   「我要是你,絕對利用這個遲到的機會和她道個歉,先套套近乎再說。」   「你可以把桌子砸了,她會主動來找你套近乎的。」   男生憨笑兩聲,「我這不是不敢麼。」   白洛因此刻明白楊猛所說的驚喜是什麼了,原來就是這位老師。說實話,白洛因對成熟的漂亮女人是不感興趣的,尤其這個女人還長得和他母親神似。   歸置東西的時候,一枝圓珠筆掉到了地上,白洛因俯身去撿,無意間發現前面的男生也是穿著拖鞋來的。不僅如此,人家底下還配了個短褲,要多拉風有多拉風。   「同學們。」性感的紅唇一開啟,班裡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特別是雄性動物,此時此刻連大氣都不敢喘。   「我是你們的班主任,名叫羅曉瑜,這是我的手機號。」班主任轉身寫在了黑板上,「以往那幾屆學生,我都沒有公布過。所以,這是你們的榮幸。」   班裡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只有兩個人沒把這個手機號記下來,其中一個就是白洛因。事實上他也是最明智的,因為這個手機號從來沒打通過。當然,這是後話。   學生輪流上去做自我介紹。輪到短褲拖鞋哥的時候,白洛因特意關注了一下。   「我是天津人,尤其是我的名字。」   白洛因還在等,結果此男已經瀟灑地走下來了,白某人呆愣片刻,顧自嘟囔道:「尤其是你的名字?你的名字怎麼了?也不說出來就走!」   結果,白洛因抬起頭的時候,發現黑板的一角上寫了兩個字——尤其。   原來他的名字就叫「尤其」。   白洛因崩潰,幸好剛才沒人聽到他嘟囔。   「這是咱們班同學交上來的名字卡片,你按照位置和順序寫出一份座位表,放學之後交給我。」   白洛因默不作聲地接過來,一張一張地登記。   旁邊的男生紛紛朝白洛因投去豔羨的目光,這才開學第二天,班主任就讓他幫忙做事情了,憑什麼啊?其實白洛因已經習慣了,每到一個新班級,他都會被老師選中抄寫座位表,原因就是他的字漂亮。當然,這張臉的吸引力絲毫不亞於他的字體。   「高超,王健,魏澤龍,古新,方小詩……」   白洛因一個個地往紙上謄寫,在拿起倒數第四張紙片的時候,他愣住了。   顧……渴?不像。   顧……母?誰叫這名啊!   顧……琅?也不對。   糾結了將近一分鐘,白洛因終於拍了拍尤其的肩膀。   「嘿,這個字念什麼?」   尤其一隻手拿著卡片,另一隻手的食指放在鼻樑處,沉默冷思的樣子很酷。幾秒鐘之後,他打了一個噴嚏,習慣性地拿出紙巾擤鼻涕,一切都完事之後,大喇喇地回了一句,   「怎麼和明星簽名似的?」   「這就是此人的討厭之處。」   其實,抄了這麼多年的座位表,白洛因什麼字都見過,再亂再瞎的字他都能認出來。他最反感的就是這種故作瀟灑的藝術字,完全改變了字體結構,根本無法辨認。   「你可以去那邊問問,反正卡片上有他的座位號,直接過去找他不就完了麼!」   白洛因平生最懶得搭理這種人,拿腔作勢,標榜另類,最大的愛好就是譁眾取寵。   顧海正在低頭看著書,突然手底下的書就被人抽走了。   白洛因面色冷靜地翻到第一頁,上面有顧海的名字,只不過還是那一手瀟灑的明星簽名,看不懂。   在顧海凌厲的視線逼視中,白洛因若無其事地將顧海桌上放著的書本一一拿起來,但凡有他名字的地方,無一例外都是明星簽名的字體。   「你要幹什麼?」低沉的聲線帶著隱隱的壓迫感。   白洛因這才正眼瞧了顧海一眼,「登記座位表,把名字報上來。」   「顧海。」   白洛因愣了片刻,淡淡回了一句。「是人就寫人字。」   顧海略顯驚愕,這種攻擊性極強的話,除了他爸,還真沒有人敢當他的面說過。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過去的十多年裡,他一直帶著身分與人相處,現在,成了一個徹底的自由公民。   偶爾被人損兩句,感覺也不錯。   這個字念海?白洛因恨不得扒進紙縫裡面看,這個字怎麼就念「海」了?根本就不沾邊嘛!   帶著幾分惱意,白洛因將這個名字重重地寫在了紙上。   由白洛因抄寫的座位表複製了五十七份,發到了每個同學的手裡。顧海接過那張座位表的時候,沒有立刻貼到桌面上,而是靜靜地看了好久。   他是一個字控。   顧威霆自小就教育顧海,字如其人,一個人寫的字,可以如實反映出這個人的性格和修養。白洛因的字,鏗鏘有力,蓬勃大氣,和他昨天對自己說話的那副刻薄樣兒,還真是大相徑庭。   難道是我太不招人待見了?顧海想再去試探一下。   下課鈴一響,顧海拿著那份座位表,徑直地走到白洛因的前桌,也就是尤其的位置,坐下,靜靜地看著白洛因。   白洛因正在著急趕作業,沒空抬頭,也就等於無視了這位太子爺灼視的目光。   一分鐘過後,顧海終於開口。「這個字是你寫的?」   白洛因的腦袋正在高速運轉,顧海的一句話,一下把他的思路打斷了。拿著尺子,不知道該把輔助線畫到哪,最後一怒,直接把尺子甩到了顧海腦袋上。   「有事沒事啊你?沒事別給我搗亂。」   顧海這才看清了白洛因的臉,還不錯,配得上他的字,不屬於大眾帥哥,但是帥得很有特色。單看五官,哪個都不出色,但是配到一起,組合出一股特殊的味道。   白洛因絲毫沒意識到顧海在打量著他,仍舊絞盡腦汁琢磨那道題,突然,顧海的手指伸到了他的作業本上,「這道題我知道怎麼做。」   白洛因攥住顧海的手,從容地從桌子上推下去。「謝謝,我能做出來。」   手勁挺大的,顧海的皮膚略黑,不然整隻手都紅了。   「把尺子給我撿起來。」這是命令的口吻,白洛因對顧海發出來的,顧海沒有動。   「你這人怎麼這麼費勁呢?不就讓你撿把尺子麼?你就不能麻利點兒?」   顧海的眼神就像是從北極撿回來的兩把冰刀,結果在白洛因這個陽光普照的角落裡,這把冰刀竟然奇蹟般地融化了。沒辦法,每個男人都對自己欣賞的人帶有異乎尋常的包容心,誰讓人家的字那麼漂亮呢。   我們的太子爺,屈身將尺子撿起來,恭恭敬敬地遞到了白洛因的手裡。   上課鈴響了,顧海回了自己的座位,手裡拿著一張從白洛因作文本上撕下來的作文紙,滿滿當當的一篇字,足夠他慢慢欣賞了。   中午放學,尤其收拾完東西,回頭朝白洛因說:「一塊吃飯去吧。」   「我不是住校生,我得回家吃去。」白洛因往門口走,尤其在後面大步追上。   「今天我請客,咱們去食堂吃。」   咳咳……白洛因真不好意思說,您請客也選個好地方啊!學校食堂,你是跟我有仇麼?   不過想想白漢旗做的飯,白洛因還是答應了。   一路上,尤其一直保持一個冷酷的形象,他不喜歡穿校服,喜歡穿格子衫,而且還喜歡把格子衫上面兩個扣子解開,露出半個胸膛。而且白洛因發現,尤其只要走在路上,總會帶著一副耳機,誰和他打招呼他都是一副聽不見的樣子。   可白洛因說一句刺激他的話,他立刻就炸毛。所以白洛因總是懷疑,尤其的耳機下面到底有沒有插著機器。   「我覺得你很冷。」   白洛因以為自己聽錯了,旁邊這位一路上不發一言的酷男,此刻開口說別人冷。   「我有你冷麼?」   「我這是裝的。」尤其突然壞笑,「你這是真的,從骨子裡透出來的,給人一種無法接近的距離感。」   「別拽那酸詞成麼?」   尤其沒說話,趁著四周沒人的時候,又抽出一張紙巾擤鼻涕。   白洛因疑惑地看著他,「你是不是有鼻炎啊?」   尤其詫異,「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我要是連這都看不出來,我就成瞎子了。」   尤其每節課擤鼻涕不下五次,只要一下課,尤其從座位上離開,白洛因抬起眼皮,總能瞧見他的抽屜裡白花花的一團團用過的紙巾,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從廁所的紙簍裡倒進來的呢。   別想了,越想越噁心,白洛因強迫自己把注意力轉移到別處,不然這頓飯別想吃了。   「……你咋這麼能吃啊?!」   尤其瞧著餐桌上堆起的盤子,有種看到武松的感覺。兩份飯菜,八個包子,一碗炒餅,三個燒餅夾腸,外加一份涼皮,一盤子餃子。   這些,都是白洛因一個人吃的。   「這還多啊?我還沒吃飽呢!」   尤其一身冷汗,他總想減肥,因為他的腿有點兒粗,穿褲子不好看。他一直羡慕白洛因,不胖不瘦正合適,現在瞧見他吃這麼多東西,已經變成羡慕嫉妒恨了。   「你平時做運動麼?」尤其開始取經。   白洛因最後剩下一口飯,擦擦嘴說道:「除了走路上學,沒啥運動,能待著就待著。」   「真邪門了,那你吃的這些東西哪去了?」   白洛因指指自己的胃,「你得問它,我不知道。」   說完,抬起屁股走人了。   尤其凝滯了片刻,心裡無限懊惱,這頓飯請的,把飯卡都刷爆了,今天一整天都別想去飯堂吃飯了。   「學長,可以借你的飯卡用一下麼?我出來的時候忘記帶了。」無辜可憐的眼神可以秒殺眾生。   尤其用兩根手指夾起那張飯卡,邪肆的眼神甩了過去。   「拿去隨便用,卡不必還了。」
6.
  「白洛因!」   白洛因回過頭,看到高一的同班同學董娜,董娜笑得和朵花似的,兩隻腳習慣性的內八字,一邊走一邊從二十七班的後門口往裡面瞄。   「問你個事唄。」   白洛因掃了董娜一眼,「直說。」   「你們班有一個帥哥,坐在倒數第二桌,叫什麼名啊?」   「倒數第二桌好幾個男的呢,誰知道你說的是哪個?」   董娜想了想,眼睛環視四周,特神祕地湊到白洛因耳邊說:「就那個總穿著一個格子衫,耳朵上插著耳機,喜歡聽音樂的帥哥,我們班女生都覺得他特酷。」   白洛因知道董娜說的是誰了,可他沒想起來尤其的這些魅力之處,腦子裡只有一抽屜的鼻涕紙。   「你說,我要是追他,他能接受我不?你瞧瞧姐姐這姿色,有戲不?」   白洛因急著回家吃飯,就敷衍地回了一句,「有戲,有戲。」   「真的啊?」董娜拽著白洛因不撒手了,「那你告訴我,他喜歡什麼?我看你倆天天在一起。」   白洛因把董娜的手從自己的胳膊上畫落下去,很誠懇地告訴她,「你就送他一袋衛生紙,記住,不是一卷,是一袋。」說完,大步朝樓梯口走去。   董娜在後面喊,「是十二卷一袋的還是十卷一袋的?」   白洛因差點兒從樓梯上滾下去。   楊猛屁顛屁顛地從白洛因的身後追了上去,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嘻嘻哈哈一頓鬧哄。   「我們班今天評選班花了,集體投票,有五個女生票數都差不多,長得都不賴。要我說最好看的,不是被選上的那個,是左眼角有一顆痣的那個……」   白洛因頗具殺傷力的眼神一直沿著牆上的紅磚縫遊走著。   楊猛推了白洛因一把,「你聽見我說的沒?」   「聽見了,你說你奶奶買了一斤生柿子。」   楊猛狠狠朝腦門上拍了一下,剛才那些話全白說了。瞧見白洛因還在一旁愣神,試探性地問:「你是不是想石慧姐呢?」   聽到這兩個字,白洛因眼睛裡的波動一閃而過。   「不是。」   「那是什麼?」   久久之後,白洛因才開口說道:「我在想,誰把我的作文本給撕了。」   顧海臨時租的房子有一百二十平米,只有一間臥室,一個浴室,其餘所有空間都給了運動器材。在運動這一方面,顧海純粹是被顧威霆給逼的,打五歲開始就在部隊和士兵一起訓練,後來離開部隊,他卻得了強迫症,每天不給自己搞些任務,就好像一天少吃了兩頓飯。   二百個俯臥撐輕鬆搞定,跑步機高速運轉一個小時,然後狂打沙袋,把沙袋當成顧威霆和姜圓,還有那個他見也沒見過一面的偽兄弟,打得那叫一個歡暢。   運動完已經晚上八點多了,顧海這才把手伸進書包裡,掏出來的是一張作文紙。   欣賞了一番之後,顧海將作文紙用透明膠條貼在了寫字桌上,然後拿出一張薄薄的紙遮在上面,開始拓寫。   他喜歡極了這個字,不是標準的楷書亦或是行書,這是白洛因自己創造的一個體兒,猶如一個人舒展著四肢,自由,放縱,卻帶著剛勁不屈的力量。   早上,尤其從後門走進教室,像往常一樣,漫不經心地把書包甩到桌子上。結果這一甩不要緊,甩到地上一大袋的衛生紙。衛生紙下面壓著一張紙條,這張紙條被衛生紙的慣性一帶動,脫離了尤其的桌子,飄啊飄的,飄到了白洛因的桌子上。   四周的同學瞧見這陣勢,全都偷著樂,暗想這尤其也忒能拉了,一次性拿來這麼多衛生紙。   尤其無視周圍的目光,抱起一大卷的衛生紙,抽屜裡塞不下,只好立在座位旁邊。就在他轉身的時候,瞧見身後的桌子上有一張紙條。   「送你的。」   尤其一陣驚愕,白洛因送我的?他送我衛生紙幹什麼?目光轉向自己的抽屜,愣了一會兒。想明白了,白洛因坐在他後面,天天看到他抽屜裡那麼多鼻涕紙,肯定是覺得不夠用,特意買給自己的。   行啊,這小子平時看著挺冷漠的,內心這麼火熱啊!   早自習開始後二十分鐘,白洛因才進教室,在全班同學注視的目光中,從容地走到最後一桌,拿起自己的英語書,準備到教室外面背書。   這是班級規定,但凡遲到的同學,都要在教室外面站著上自習。開學一週以來,白洛因從未在教室裡上過一節早自習。   「欸!」尤其拽住了白洛因,手指著旁邊一袋衛生紙,「謝謝了啊!」   白洛因雙目聚光,心中驚詫,這丫頭也太二了,讓她買她還真買了。   「不是我買的,不用謝我。」   尤其笑中帶邪,邪中帶笑,「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又不是送我一袋衛生棉。」   「操!」   自打尤其收到這袋衛生紙之後,就像魔怔了一樣。本來就頻繁地擤鼻涕,現在更猖獗了,一天得用一卷衛生紙。每次擤完,都得回頭朝白洛因會心一笑,那副模樣就和情竇初開的小丫頭一樣,要多矯情有多矯情。   白洛因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尤其一米八的大個,長了一張金城武的臉,私底下卻總幹這麼缺心眼的事。   「我說,衛生紙真不是我買的,你別寒磣我了成麼?」   尤其才不管那一套,擤鼻涕的聲音一下比一下大。   最後白洛因無奈了,連頭都不抬了,作業早早地寫完,上下眼皮開始打架,趴在桌子上就睡著了。   尤其這麼鬧騰,班裡誰沒有意見?可就是沒人敢提醒一句。班裡一半的女生都對尤其有意思,剩下的一半就是書呆子型的,有個地雷爆炸了都聽不見。男生玩遊戲的玩遊戲,聊天的聊天,壓根沒人注意到這一塊。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   最北排的倒數第二桌,有個閒人,此人做什麼事都是雷厲風行,別人兩節課寫完的作業,他半個小時就搞定了。尤其這左一聲右一聲的動靜,顧海自然而然會朝那個方向看過去,結果每次第一眼看到的都不是尤其,而是白洛因。   他又在睡覺?   顧海特別納悶,白洛因每天晚上都去幹什麼?他怎麼就那麼睏呢?他是真睡著了還是在那待著呢?要是真睡著了,為什麼每次上課點名叫起他來,他都能對答如流。   「你在看誰呢?」一個聲音從前面傳過來。   顧海把目光從白洛因的身上移開,轉到前桌的女生臉上。此女生樣貌精緻,聲音悅耳,京腔裡面混雜的一嘴港臺味兒,絕對能聽得你一身雞皮疙瘩。   「你認識他麼?」顧海指指白洛因。   單曉璿柔情款款地看著顧海,「誰不認識他啦,以前我們班班草,我還追過他呢,可惜人家沒瞧上我。我和你說,他這個人特個性,而且特聰明,以後你就慢慢知道了。」   單曉璿的一句話,無疑勾起了顧海對白洛因的興趣。   「那他以前也這麼愛睡覺麼?」   「睡啊!他每天都這麼睡,上課下課都睡。而且我告訴你一個祕密,你別告訴別人,白洛因沒有媽。」   這句話,是用一種八卦的口氣對顧海說出來的,卻扎得他心口窩疼。沒有媽,對於一個被母親寵在懷裡的孩子而言,只是一個神祕的悲劇,只要不在他們身上上演,他們總是用一件奇聞來看待。   「你熱不熱啊?我看你都出汗了。」   單曉璿拿起一個小扇子,用特別漂亮的姿勢給顧海扇著風,引來周圍男生陣陣咳嗽。   顧海只是掃了那群看熱鬧的男生一眼,集體噤聲。   下課,顧海走到白洛因的課桌旁,看了看他桌面上擺放的文具。一支磨白了的鋼筆,在碳素筆和水性筆橫行的年代,鋼筆是練字的人才有的文具。五毛錢一瓶的墨水,已經快用到了底兒。一把刻度磨沒了的尺子,一個簡易的文具袋。抽屜裡面是一個雙肩背包,背包的帶斷過幾次了,上面縫著的線什麼顏色都有,顯得很突兀。   說實話,窮人顧海不是沒見過,但是敢把自己的窮展現得這麼淋漓盡致的人,顧海還是頭一次見。   放學,一輛軍車靜靜地停靠在距離校門口不遠的大樹下,這個地方本是不允許停車的,但是此車的車牌號早已成了這個區域最權威的標誌。別說停靠在樹下,就是停靠在樹尖上,也沒人敢來鏟走。   「我都說了多少次了,不用來接我,我自己打車就成了。」顧海對著身邊的人,總是耐性極低。   司機陪笑著點頭,「這不是怕你出事麼?這邊的交通秩序這麼差,司機素質這麼低,萬一被坑了怎麼辦?……來,上車吧,我的小公子,你和首長置氣,犯不上折騰自個。」   顧海往校門口掃了一眼,突然瞥見一個身影,定定地瞧了幾秒鐘,迅速邁開大步朝馬路對面走去,還沒等司機反應過來,攔了一輛計程車就顛兒了。

延伸內容

腦洞開到最大的極致妄想,浪漫得教人上癮!
◎文/唐立淇(占星專家)   相信很多對BL有興趣的人都跟我一樣,因為追了網路劇的關係,開始回頭尋小說來看,畢竟,劇裡很多細節沒顧到,看得人一頭霧水。好比顧海對白洛因產生興趣的開始與原因,怎麼沒頭沒腦被罵幾句後就「眼裡只有他」了?讀了小說,才知原來白洛因字寫得好看,而顧海是個字控,這才恍然大悟。   讀《上癮》小說也讓我終於大大滿足,從等劇的焦慮中被拯救,雖然第二季遙遙無期,但反正已看過第一季了,知道後面的劇情,所有畫面都可以自動腦補,誰叫我們是有特異功能又擅長妄想的腐女呢。   唯一要敬告「圈外人」的是,請勿以文學的標準看待BL創作,若以此為準,《上癮》絕對有許多值得吐槽之處:好比父親把兒子關在地洞八天不吃不喝,這真的很不實際啊!照說到第三天,人就會死了吧,哪有父親還能無動於衷?或墜機在全世界都尋不到的地方,愛人卻能第一時間自帶GPS般搜尋而至,成就分離八年後,終能「綁在一起哪都別想去」的夢幻療癒場景(當然是療癒腐女)……   通篇之中,諸如此類「不合理但腐女能接受且釋然」的安排比比皆是,因為那都是超受歡迎的老哏,而能成老哏,就因為管用、受歡迎啊!因此要問的並非劇情合不合理,而是老哏運用巧不巧妙,不用老哏,腐女才悶呢。   所謂老哏,就是用不可思議的阻礙來凸顯熱戀忠貞;面臨死亡才知道愛有多濃烈(只能瀕死不能真死);集優點於一身,卻對愛虐待他的人死纏爛打,才顯得出專情至極……是的,我們終生都在期待這種不切實際能發生在自己身上吧,否則怎會被這些不合理吸引?(是的我們自己知道)。那,既然都不切實際了就不切到底吧……畢竟我們知道老哏的作用是什麼,畢竟尋常強度已不能動搖心旌,腦洞只能一開再開,才能得到我們的笑容。   這也是許多腐女親自下海動手創作的原因,靠人不如靠己,乾脆當起自耕農,妄想自己來,腦洞沒有最大只有更大,能寫出妄想本身就很幸福、很過癮了,若能得到他人共鳴更棒。柴雞蛋絕對是箇中翹楚,《上癮》劇情蜿蜒曲折,內心鋪陳到位、細膩,毫不打折,主角個性夠鮮明,俊美的強攻vs強受又更增添風味,難怪讓人一吃上癮。   嗯,這是部能滿足腐女妄想的BL創作無誤,也能勾起「有為者亦若是」的雄心,是否該把高中時寫的BL小說再拿出來瞧瞧、繼續寫下去呢?

作者資料

柴雞蛋

1989年生,熱門網路作家,擅長寫耽美BL小說,擁有廣大粉絲。著有《鋒芒》、《逆襲》、《勢不可擋》、《上癮》等作品。 2016年,《上癮》網路劇於視頻網站愛奇藝、騰訊視頻播出,開播首日即創下超過千萬人次收看,累積點擊率破億,成為愛奇藝播放次數第二高的電視劇。並在臺灣、東南亞等地均獲得好評,引發熱潮。

基本資料

作者:柴雞蛋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Story 出版日期:2016-06-07 ISBN:9789571366432 城邦書號:A2201520 規格:平裝 / 單色 / 197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