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詩的世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詩的世界

  • 作者:李敏勇
  • 出版社:圓神
  • 出版日期:2016-03-01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85折 255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詩,不是孩子的遊戲,但詩人,是孩子 以致沒有詩的世界,乾燥且乏味 也許詩…… 你聽得見她眼淚滴落的聲音,她的重量能傾倒地球 是一個構圖,一道地景 會在檢察制度下尋覓到呼吸的空間,讓死去之人,因它重生 詩是什麼?為了什麼而存在? 為何詩是一句句民族心靈的告白?不同國度、語言的詩又將如何見證時代? 本書為國家文藝獎詩人李敏勇「詩的二十堂課」專欄中第一~十堂課。詩人以詩說詩、以詩喻詩,從詩的形成、詩的存在、詩人本身及詩意、詩想,引介臺灣與世界詩人的經典詩作。從詩的世界到世界的詩,交織成世界共譜的奏鳴曲,直達人心,低迴不已。 如果你還沒有讀過詩,那麼請先透過詩人之眼,探觸並見證時代的光影,本書將帶你在現實與夢穿梭,在經驗和想像飛翔,逡巡於臺灣與世界詩人的詩情與詩想。 也許詩…… 能在某一天,使某地的某個人,生存下去 所以請讓這本書,成為你叫喚詩的,第一個名字

目錄

序說 詩的二十堂課——探尋詩的世界,逡巡世界的詩 第一堂課 使思想像薔薇一樣芬芳 第二堂課 一首詩如何形成? 第三堂課 詩是為了什麼? 第四堂課 詩人是…… 第五堂課 詩人,在創作時 第六堂課 也許一首詩的重量 第七堂課 聽聽詩的聲音 第八堂課 看看詩的圖像 第九堂課 想想詩的意義 第十堂課 詩是一個國家的靈魂 索引

序跋

【序說】詩的二十堂課——探尋詩的世界,逡巡世界的詩
◎文/李敏勇   繼「詩的禮物」系列《聽,臺灣在吟唱》《聽,世界在吟唱》這兩本分別引介十位臺灣詩人、十位世界詩人的詩的解說、導讀書,以「詩的二十堂課」為系列的《詩的世界》和《世界的詩》,要在圓神出版。作為詩的信使,我這樣孜孜不倦地在作品與讀者,在臺灣與世界之間穿梭,已然形成了一些腳印、一些足跡。   在圓神文叢的系列,從早期的《旅途》《情念》《憧憬》,我以臺灣、日本、韓國的兩百四十首詩,從「人生」「經驗」「路程」「生活」;到「思慕」「愛情」「親情」「連帶」;以至「信念」「禮讚」「意志」「希望」,將新東亞的詩人們作品交織詩的人生和心靈地圖,已是一九八○年代的事。   二○○七年,《經由一顆溫柔心》再度以臺灣、日本、韓國詩散步,譯介三個密切相關國家六十位詩人的六十首詩,並加解說隨筆,觸探新東亞的心。二○○八年,《在寂靜的邊緣歌唱》則呈以六十位世界不同國度的女性詩人作品,呈現世界女性詩風景,以一首詩一幅女性風景,一首詩一個女性世界,與閱讀者對話。   二○一○年,《遠方的信使》譯介了不同國度五十位男性詩人與女性詩人的五十首詩。漫步在世界詩篇的小路,探觸遠方詩人的信息,我並以「願為一個信使,為你朗讀」在臺北、臺中、臺南、高雄、屏東、臺東的誠品書店,與各地的閱讀者會面。那時際,一本有關我的詩人傳記《詩的信使》(蔡佩君著,典藏藝術家庭)已出版,似乎回應了我的動向。《海角,天涯,臺灣》這本心境旅行、詩情散步,也引述、譯介許多世界詩歌,綿延著我的信使腳印和行跡。   在這些系列書冊之後,《是春天為我們開門的時候了》是我以自己的五十首詩為文本的解說,呈顯一個臺灣詩人—心的祕密,是我一九六○年代末期到一九九○年代的詩告白。即使不論及我在其他出版社的選編譯讀詩書,作為詩的信使,這樣的墾拓應該已留在許多有心的閱讀者心裡。   「詩的二十堂課」是我在《人本教育札記》連續刊載二十期的作品。因為這些年來,多次在人本教育文化基金會安排下,在臺北、新竹、臺中、高雄的人本親子教室與許多想要讀詩的孩子與父母一起閱讀,我感受到詩可以被閱讀、可以被喜愛,應該更擴大分享。我寫給孩子的童謠詩集《螢火蟲的亮光》,我譯給孩子的西班牙詩人羅卡(F. G. Lorca, 1898-1936)的童謠詩集《有橄欖樹的風景》,都在人本親子教室與許多孩子與父母分享。前述的《聽,臺灣在吟唱》和《聽,世界在吟唱》,出版之前,也都在《人本教育札記》以「詩的禮物」系列,分二十期發表。   就在二○一五年九月到十二月間,位於北臺灣的小小書房邀請我開系列世界詩分享課程,我以幾年前在基督長老教會東門教會社區大學「東門學苑」教授「當代世界詩歌」「當代臺灣詩歌」中的世界部分,以「世界詩十五堂課」與大約二十位愛詩人,在十五個週六上午十時到十二時,一起逡巡世界與詩—在書香與咖啡香交織的氛圍中,我能感覺到詩可以與許多人對話、相晤,行句的祕密會在人們心中開啟。   「詩的二十堂課」前十堂課是《詩的世界》,後十堂課是《世界的詩》,以詩說詩,以詩說世界。與其說是詩的教室,不如說是人生的教室;與其說是詩與人生的教室,不如說是詩與人生的風景與地圖。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曾說:「人生不如波特萊爾一行詩。」德國哲學家海德格(M. Heìdegger, 1889-1976)也有「語言是存在的住所」的說法:世界在語言裡,在一首一首詩裡。「詩的二十堂課」分輯的《詩的世界》和《世界的詩》,在某種意義上是這樣的探索和逡巡。   《詩的世界》以詩喻詩,以詩說詩:   .使思想像薔薇一樣芬芳   .一首詩如何形成?   .詩是為了什麼?   .詩人是……   .詩人,在創作時   .也許一首詩的重量   .聽聽詩的聲音   .看看詩的圖像   .想想詩的意義   .詩是一個國家的靈魂   《世界的詩》以詩說世界,以詩描繪不同國度的心靈風景:   .新東亞的心   .南亞,後殖民內面風景   .中東,交織著美麗的鳴唱與感傷的嗚咽   .非洲,在黑色熾熱大地綻放豔紅之花   .在歐洲東南邊緣的吟詠和歌唱   .東歐,在火熱的叫喊和水深的呻吟綻放自由之光   .歐洲:世界之心的光,文明之核的心   .動盪俄羅斯,冰封的靈魂;變色中國,血染的黃土地   .聽,美利堅在歌唱;加拿大、澳洲、紐西蘭迴盪著歌聲   .拉丁美洲解放的心:在劍與十字架的土地綻放自由之花   從《詩的世界》到《世界的詩》,「詩的二十堂課」對於未曾接觸新詩歌或現當代詩歌的人,以及已接觸新詩歌或現當代詩歌的人,都會有新的體認和視野。特別對於囿於古典詩歌典律形式,對自由詩形式不習慣面對,或因為面對一些新詩歌或現當代詩歌有違和感的人們,「詩的二十堂課」會帶來新的體認。   詩、新詩歌、現當代詩歌,並非那麼難以接近、難以理解、難以感動。不同的語言和國度,進入擺脫格律的自由詩型,已有超過一百年以上的歷史。就如同人們的生活工具都已經改變,詩歌在形式上也因應時代的變化,以及生活步調、生命情境的改變而不斷產生新樣態,不論是意志或感情的表現、傳達都有新的脈動。   讀讀《詩的世界》的十個篇章,你就會認識詩是什麼?以及詩的為何?如何?關於形式或內容,以及詩人當他在創作時的種種課題。詩常被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一個民族的心的聲音,是為什麼?而《世界的詩》的十個篇章則環繞這個地球,從東亞出發,南亞、中東、非洲、歐洲東南西北、俄羅斯、中國、美國與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等脫離大英帝國獨立的新美洲或大洋洲國家,到拉丁美洲諸國,既接觸近現代歷史,也逡巡詩歌的動向。   若說《詩的世界》是一本詩的辭典,《世界的詩》則是詩的世界地圖,各自提供不一樣的閱讀興味,合而讀之,對閱讀者生命感覺和涵養的豐富和充實,極有助益。這兩本書不是想提供給研究者,而是獻給想閱讀詩歌,並將詩的教養當作人生教養的人們。願這樣的心意能夠隨這兩本書傳達給你,傳達給妳,並在你與妳之間相互傳達。願我持續不輟以詩的信使引介的詩書,能在人們的心靈留下心影。

內文試閱

第一堂課 使思想像薔薇一樣芬芳
  薔薇的世界,   是詩的國度。   英語詩人T.S.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 1888-1965)有一句話形容詩,說「詩是使思想像薔薇一樣芬芳的事物」。這句話,恰當精要地描述了詩的質地和形貌。思想,或說精神、意涵是詩的核心,而薔薇的形式和香味是詩的形貌。既說了精神,也說了造型。   詩是一種語言的藝術形式。語言的藝術,可以用文學來概括。在文體上,詩在韻文的時代和散文相區分;但在文類上,詩,與小說、散文、評論、戲劇等有所差別。面對文本時,詩儘管已脫離韻文的形態,仍然可以和其他文類區別出來。因為詩,常以分行形式斷句。雖然,也有所謂的散文詩,但篇幅較小。它和散文、小說的分別,在形式上仍可捉摸。   但是,詩脫離韻文的規範之後,受限於文化保守主義的禁錮和限制,許多國度的閱讀者仍然無法接受,或以輕忽輕鄙的態度面對。這或許是某種面對自由的不知適從的文化惰性。   如果,喜歡文學,但又無法進入已經自由化的詩,就如同喜歡科學而不知數學一樣。因為詩之於文學,就像數學之於科學。   詩是什麼?T.S.艾略特這位原為美國籍,後來歸化為英國籍,留下許多經典作品,並於一九四八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詩人,以一句話留下詩意的答覆。這樣的答覆,應該留在許多愛詩人的腦海。 詩人以詩喻詩,有許多例子。   〈薔薇〉 李敏勇作   薔薇的世界   是詩的國度   薔薇有女神的面頰      女神的思想   我把薔薇獻給你   黑暗的世界   爆開一朵花的光輝   我把薔薇枯萎   愛的生命   熄滅成一堆灰燼的陰暗   沒有薔薇的世界   是生活的國度   以薔薇的國度和生活的國度相對比,意味著詩的國度和生活的國度對比。藝術性和日常性,或說非日常性與日常性,在這首〈薔薇〉的行句,用了「女神的面頰」和「女神的思想」來形容詩。這裡的面頰,就像T.S.艾略特的描述,是使思想芬芳出來的薔薇。   詩人擁有在行句裡的某種話語權。「把薔薇獻給你\黑暗的世界\爆開一朵花的光輝」和「我把薔薇枯萎\愛的生命\熄滅成一堆灰燼的陰暗」,讓人想起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Mishima Yukio, 1925-1970)一個自敘短篇,說他小時候瘦弱、耽讀童話,把精裝本童話堆疊成城堡,拉下燈泡;打開燈光時像太陽光亮起,捻熄燈光,像關上太陽光,有某種宰制的力量。這樣的觀念論,也是語言的一種力量。〈薔薇〉是在描繪詩。   〈詩〉 李敏勇作   世界的峰頂   飄揚著我的憧憬   世界的窪地   埋設著我的鄉愁   遼敻的空間   張架著我的語言   綿遠的時間   流動著我的思想   腐敗的土壤   孕育著我的生   燦爛的花容   潛伏著我的死   發表了〈薔薇〉這首詩,是一九七一年的事,那時候,我也發表了〈詩〉。這兩首詩都是以詩喻詩,是我的告白。在〈詩〉的行句,我用「峰頂」相對「窪地」,「空間」相對「時間」,「土壤」相對「花容」;並以「憧憬」和「鄉愁」,「語言」和「思想」,「生」和「死」呼應,可以說是對詩之為詩,做了較為深沉的探視。這是我在自己詩人之途對詩是什麼的鏡照。那時候,我已讀到日本詩人田村隆一(Tamura Ryūichi,1923-1998)所說的「如果你成了醫生、軍人、詩人這三種人之一,就會體認到人類悲慘的根源。」他是經歷太平洋戰爭,面對戰敗廢墟的日本詩人。   「生命的感覺和涵養是詩人的條件。」這句話是英語詩人W.H.奧登(Wystan Hugh Auden, 1907-1973)在他未完成的「詩人學校」夢想裡提到的。詩是從生命的感覺和涵養孕育出來的。W.H.奧登原為英國人,後來歸化美國籍,恰與T.S.艾略特相反。無論是哪一種語言,詩的形式論和內容(精神)論,都會隨著時代的變遷而形塑。詩是什麼?詩人們常常以詩自況,以詩回答探詢。   來看看保羅.克利(Paul Klee, 1879-1940),他是一位著名的畫家,也是個詩人。因為畫名遠比詩名為人所知,常常只被認為是一位畫家。   〈詩〉 (瑞士)保羅.克利作 李敏勇譯   我全身甲冑站著   我不在這兒   我站在深處   我站在遠方   我站在非常遠的遠方……   我放出死亡的光輝   保羅.克利的這首詩,以「深處」「遠方」「非常遠的遠方」來描述詩的存在。「全身甲冑」一如武士的裝備,是說自己詩的本質在行句形式緊緊保護之中,「不在這兒」又喻示著非日常、反日常。他用了深,以及遠的語字,來表述自己探觸之境。而末尾的「我放出死亡的光輝」有讓人寒顫的感覺。經歷第一次世界大戰,在藝術的現代主義發展中的時代,保羅.克利的詩是他的畫的另一種語言形式。   再來看看一位出身德國,於二戰後到美國留學,並留在美國的大學教授德國文學與比較文學的詩人艾斯納(Richard Exner, 1929-2008)的詩。   〈詩〉 (德國\美國)艾斯納作 杜國清譯   字句   襲擊你如群狼   因此你伸出雙手作為犧牲   以保全身體。      詩行   像你脖子上的繩索   像你鼠蹊間的拳頭。      停頓   窒息你。   艾斯納像保羅.克利一樣,使用德語。二戰時期的納粹時代,對這位詩人有相當的影響。他的許多詩,探討並反省了納粹德國的罪行。並曾獲奧地利柯寧格詩獎——紀念一九四二年在維也納被納粹迫害而下落不明的詩人Koenig,每五年頒給一位以德語寫詩的詩人。   艾斯納這首〈詩〉強調了詩精鍊字句的力量。他的詩觀,對於語言形式有深刻的體認,對行句有著詩性的堅持。像群狼襲擊,是何等力量!面對等待,閱讀以雙手作為犧牲,又何等慎重!詩的行句力量能重擊一個人的身體,應該是說心!在他的描繪中,詩的行句像繩索套在閱讀者脖子,像拳頭在閱讀者鼠蹊部。畢竟是一位對納粹暴行有深刻經歷的詩人,證之他的詩,也確實如此!面對這樣強而有力的詩,讓人不得不停頓下來。詩的力量彷彿能夠窒息一個人。   二戰時,東歐諸國大多淪陷在納粹德國的占領下,詩人常常是抵抗運動分子、共產黨人。但二戰後,東歐國家的共產黨化並未帶來自由化,許多知識分子文化人出走、流亡。留在自己國度的詩人,也經歷另一種紅色極權的宰制,他們在詩裡抵抗。巴茲謝克(Atoinin Bartusek, 1921-1974)的詩留下許多沉默抵抗的證言。   〈詩〉 (捷克)巴茲謝克作 李敏勇譯   告知我,昨夜到今晨   在這個海灘上   直以滲透了睡眠的全透明水液   拖曳我到底部的是什麼?   語言的魚群懶洋洋地漂游過我身   尋覓一處水面以便躍出   吐一吐空氣,   偽裝成像是為了一個小蠕動   以便能夠飛躍。   皮膚的表層下是黑暗的,   生命在那兒腐朽;   其上,規列的銀鱗之光半是美麗草地,半是緘默的魚。   巴茲謝克的〈詩〉以魚群比喻詩的語言,「尋覓著一處水面以便躍出\吐一吐空氣\偽裝成像是為了一個小躍動\以便能夠飛躍」,描述詩人如何在不自由的國度,以語言的各種隱喻條件,去完成見證的使命。巴茲謝克像許多捷克的詩人,或波蘭的詩人、匈牙利、羅馬尼亞、前南斯拉夫的詩人、波羅的海三小國的詩人一樣,利用詩能夠藏有祕密的特性,為東歐留下詩的光榮。   詩能極大,也能至小;詩能深刻,也能天真。   〈詩是什麼?〉 (日本)大岡信作 李敏勇譯   詩不是   孩子的遊戲   但 詩人   是孩子   「詩不是\孩子的遊戲\但詩人\是孩子」日本詩人大岡信(Ōoka Makoto, 1931-)的悖論與反差,讓人莞薾。詩不是童騃的產品,但詩人是有孩童赤子之心的人。   〈詩〉 (美國)瑪麗安.摩爾作 李敏勇譯   我,也,不喜歡它。   讀著它,無論如何,帶著對它的完全輕蔑,   但畢竟,有人在詩裡   發現,那是一個存有真摰之所。   瑪麗安.摩爾(Marianne Moore, 1887-1972)用反面手法指出,詩存有真摰。儘管「我」也不喜歡它。這個詩裡面的「我」是詩人對詩不見得都受人喜歡的一種巧妙辯證。就像大岡信的四行短詩一樣,會讓人眼睛一亮。 我對於詩是什麼,寫了許多詩,進行我的辯證。   ……   詩   其實是   自己面對自己的備忘錄   每一本詩集   都是自白書   向歷史告解   ……   ——〈自白書〉   一首詩應該是:   一個許諾   黑暗中晃動的燈光   寒風裡   霧夜中   航行船隻的汽笛聲   為相遇的旅人響起   ……   ——〈備忘錄〉   在我的詩人之路,我逡巡意義的視野,探觸並見證時代光影。我也觀照世界其他國度的詩人,看世界的詩人怎樣以詩探觸,並為他的時代作見證。詩,使思想像薔薇一樣芬芳。它不只是思想,它要能夠發出芬芳。
第七堂課 聽聽詩的聲音
  你可能會聽到,   眼淚滴落的聲音。   詩以語言形成。語言的符號有聽覺性,也有視覺性。前者有情緒的功能,後者有理智的功能,也就是分別有感性和知性的作用。從古老的時代,詩與歌同在,到後來,詩與歌分離。但詩的語言元素畢竟有聽覺性,不管用什麼文字表述,都有聲音的存在;而且聲音的情緒功能會有渲染、強化的作用,和語言的另一種元素:視覺性,形成兩翼,對詩的意義發揮加乘作用。只是近現代的詩,不再固守於整齊的韻腳,而採取自然的音韻律則,自由度較高。   〈淚珠的〉 詹冰 作   感情 的 露點   球形 的 晶體就凝結。淚珠有   意志 的 表面張力。   真情 的 全反射。球體中   回憶 的 風景在旋轉。   悔恨 的 酸味在對流。我醉於   用我 的 公式計算——   淚珠 的 愛格數 *。啊,透過   淚珠 的 凸透鏡,   看到 的 是——   正立 的 實像。   神明 的 實像。   微笑 的 實像。   * 註:愛格數是光學的物理現象,與凸透鏡的透光有關聯。   詹冰(Chan Ping, 1921-2004)是跨越語言一代的臺灣詩人,青年時期前往日本明治藥專留學。一九四○年代,二十左右之齡的詩是以日語寫作的,受到當時著名的日本詩人崛口大學(Horiguchi Daigaku, 1892-1981)的讚賞。二戰後,他在家鄉卓蘭的中學教理化,也開設西藥房。   早期他的詩以「綠血球」和「紅血球」兩類,前者有自然的配慮,後者有人生的況味,經過詩人具科學性的計算,而不是任由自然流露,巧妙地呈顯他的抒情。   這首詩,每一行句都以「的」分開。既有眼淚滴落的聲音,也將每一行句喻示成淚珠掉落的形象。他使用了很多化學概念——這與他所學有關,但都是淚珠相關的形狀和內容的元素。讀來,意味深長。「的」的巧妙運用,更讓這首詩的聽覺性淋漓盡致。   再看看喬林(Qiao Lin, 1943-)的〈狩獵〉,這是一首描繪泰雅原住民青年(他用泰耶魯這樣的稱呼。因為在作品發表的一九六四年,臺灣原住民各族的稱呼仍未標準化)的詩,表述了一種動態的過程。   〈狩獵〉 喬林 作   花鹿矢跑過去。泰耶魯的青年矢跑過去。黑   瘦的高山狗矢跑過去。泰耶魯的青年矢跑過去。   我是一靜觀的杉樹。   花鹿慌奔過來。泰耶魯的青年慌奔過來。黑   瘦的高山狗慌奔過來。泰耶魯青年慌奔過來。   杉樹凝視著我。   在第一節,花鹿、泰耶魯青年、高山狗,重複著「矢」跑過去,「矢」是箭矢的意思,以名詞做了動詞,形容詞的快速意思,彷彿捕捉到一種聲音,又讓重複語字形成聽覺效果。而在第三節,用「慌奔過來」的重複,也同樣有聲音的作用。三個移動主體:花鹿、泰耶魯青年和高山狗,形成狩獵關係。而敘述者的詩人:我,既是一棵靜觀的杉樹,又是被杉樹凝視的人。敘述者像杉樹一樣屏息靜氣,既像杉樹但又不是杉樹。重複語句會形成聲音的效果,渲染感情的作用。   〈遺物〉 李敏勇 作   從戰地寄來的君的手絹   休戰旗一般的君的手絹   使我的淚痕不斷擴大的君的手絹   以彈片的銳利穿戳我心的版圖   從戰地寄來的君的手絹   判決書一般的君的手絹   將我的青春開始腐蝕的君的手絹   以山崩的姿勢埋葬我   慘白的   君的遺物   我陷落的乳房的封條   〈遺物〉是以一位陣亡者遺孀的身分訴說的一首悼亡傷逝之詩,是我一九六九年一系列反戰詩作品中的一首。這首詩,「君的手絹」的重複,既加強視覺性的遺物形象,也運用了聲音的感染效果。其實,在意義上,這首詩前兩節的行句是:   從戰地寄來的君的手絹   休戰旗一般   使我的淚痕不斷擴大   以彈片的銳利穿戳我心的版圖   從戰地寄來的君的手絹   判決書一般   將我的青春開始腐蝕   以山崩的姿勢埋葬我   但第一節和第二節,重複了君的手絹,加強了聲音的效果,加重了情緒的感染作用。   〈星期日〉 拾虹 作   星期一駛來的是什麼樣的一條船呢   星期二駛來的是什麼樣的一條船呢   星期三駛來的是什麼樣的一條船呢   星期四駛來的是什麼樣的一條船呢   星期五駛來的是什麼樣的一條船呢   星期六駛來的是什麼樣的一條船呢   啊 遠遠而來的是什麼樣的一條船呢   拾虹(Shi Hong, 1945-2008)是在造船廠服務的塗料工程師,這首詩是一首鮮明的工廠詩。從前,在造船廠每週工作六天,工作的日子都可以看到進船塢維修的輪船。詩人不用一般的表達,而重複了六行「駛來的是什麼樣的一條船呢」再加上還未到達的預測等待景象。讀讀看,聽聽看,既有風景,也有聲音。這首詩,以靜制動,詩題「星期日」是行句中獨缺的一日,與行句顯示的工作週期成為對照。   林亨泰(Lin Heng-tai, 1924-)有兩首著名的〈風景〉,是視覺性的,但行句的表述卻充滿聽覺的效果。   〈風景 NO.1〉   農作物 的   旁邊 還有   農作物 的   旁邊 還有   農作物 的   旁邊 還有   陽光陽光晒長了耳朵   陽光陽光晒長了脖子   風景 NO.2   防風林 的   外邊 還有   防風林 的   外邊 還有   防風林 的   外邊 還有   然而海 以及波的羅列   然而海 以及波的羅列   這兩首〈風景〉原都是視覺性的。但因為層遞漸進的行句效果,而有聽覺性。第一首以農作物一片,加上日晒的陽光形成影子,而且是人的身體器官的影子,巧妙描繪了農村風景;第二首,則是海岸風景。閱讀者可以想像臺灣鐵路西部幹線的海線列車,行經通霄一帶的情景,看到一片防風林,看到海浪從遠方陣陣襲來,形成羅列的波浪。   著名的德語詩人保羅.策蘭(Paul Celan, 1920-1970)是羅馬尼亞出生的猶太人,說德語用德語寫詩,但父母都死於納粹德國的集中營,被視為二戰後歐洲最重要的詩人。以難懂出名,作品被視為大屠殺的重要見證的這位詩人,詩作極富音樂性,他的一首最重要的作品〈死亡賦格〉(Death Fugue),賦格即為音樂形式,即使譯介為通行中文,詩的聲音仍然能夠重擊人們的心靈。   〈死亡賦格〉 (羅馬尼亞)保羅.策蘭 作 李敏勇 譯   破曉的黑牛乳我們黃昏喝   我們中午早晨喝我們夜晚喝   我們喝了我們還喝   在微風中我們掘一個墓穴躺著無拘無束   住在屋子裡的男人玩蛇並書寫   當暮色籠罩德國他書寫你金髮瑪格麗特   他書寫然後走出屋外而星星閃耀他唆使狼犬出來   他呼嘯他的猶太人出來要他們在地上掘墓穴   他命令我們奏樂起舞   破曉的黑牛乳我們夜晚喝你   我們早上中午喝我們黃昏喝你   我們喝我們喝你   住在屋子裡的男人玩蛇並書寫   當暮色籠罩德國他書寫你的金髮瑪格麗特   你的灰髮蘇拉蜜絲我們在微風中掘一個墓穴那兒人躺著無拘無束   他呼喊深鏟到土壤裡你們其他的現在唱歌並跳舞   他抓起腰部的鐵器揮動它而他的眼睛湛藍   你們全部用鐵鍬深鏟其他人繼續奏樂起舞   破曉的黑牛乳我們夜晚喝你   我們早上中午喝我們黃昏喝你   我們喝我們喝你   住在屋裡的男人你的金髮瑪格麗特   你的灰髮蘇拉蜜絲他玩蛇   他呼喊更甜蜜地玩弄死亡死亡是來自德國的主人   他呼喊更陰沉現在彈弄你的琴弦你就會如煙飄升空中   然後你們在雲彩裡會有個墓穴人躺著無拘無束   破曉的黑牛乳我們夜晚喝你   我們中午喝你死亡是來自德國的主人   我們黃昏和早晨喝你我們喝我們喝你   死亡是來自德國的主人他的眼睛湛藍   他用鉛彈射擊你他瞄得很準   住在屋子裡的男人你的金髮瑪格麗特   他唆使狼犬追逐我們他送給我們一個空中的墓穴   他玩蛇做白日夢死亡是來自德國的主人   你的金髮瑪格麗特   你的灰髮蘇拉蜜絲   註:詩中的瑪格麗特出自歌德《浮士德》的愛戀對象,象徵德國文學裡歌德的浪漫之愛。而蘇拉蜜絲是聖經〈雅歌〉裡美與欲望的象徵,提示著猶太女性戀人形象,互相對比,呈顯納粹德國的種族歧視。   〈死亡賦格〉既為賦格,本身就以富有音樂性的行句表現詩人的感情與思想,以重複的語句,不斷加深加重加強集中營的苦難經驗,音樂效用扮演了極大力量。似乎讓詩情與詩想滲透閱讀者心靈的土地,穿越時空的阻隔,而成為印記在歷史上不可磨滅的聲音。   保羅.策蘭喜歡用聖經的意象,用詩歌的形成。他的德語詩,譯介成英文,譯介成通行中文,保留了音樂效果。   

作者資料

李敏勇

.第十一屆(2007)國家文藝獎得主。 .屏東恆春人,1947年出生於高雄縣,在屏東、高雄地區成長,短期居住台中,現為台北市民。 .大學修習歷史,以文學為志業,並積極參與國家重建與社會改造。曾任鄭南榕基金會、臺灣和平基金會、現代學術研究基金會董事長。 .主編過《笠》詩刊,並曾任《臺灣文藝》社長及臺灣筆會會長。 .出版著作包括:《聽,臺灣在吟唱:詩的禮物1》《聽,世界在吟唱:詩的禮物2》《人生風景》《文化風景》《彷彿看見藍色的海與帆》《漫步油桐花開的山林間》《如果你問起》《思慕與哀愁》《亂髮》《遠方的信使》《經由一顆溫柔的心》《在寂靜的邊緣歌唱》《是春天為我們開門的時候了》(以上為圓神出版);前期詩集已合輯在《青春腐蝕畫》《島嶼奏鳴曲》;新詩集《自白書》《一個人孤獨行走》;臺語詩集《美麗島詩歌》,以及《顫慄心風景》《臺灣進行曲》《自由啟示錄》《革命之花》《沉默抵抗》等約七十餘冊。內容含括詩集、小說、散文、譯詩集、文學及社會評論。詩作曾被譯介為英、日、韓、德、西班牙、南斯拉夫、羅馬尼亞等國語文;被譽為持有發亮的瞳孔、冷冽的觀察力、善於表現觀念的詩人。‧曾獲巫永福評論獎、吳濁流新詩獎、賴和文學獎、國家文藝獎、王康陸人權獎。

基本資料

作者:李敏勇 出版社:圓神 書系: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16-03-01 ISBN:9789861335681 城邦書號:A610139 規格:平裝 / 全彩 / 2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