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九十九分的犯罪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本格推理大師對你布下巧妙圈套! 你能不能解開謎底,取得「偵探士」資格? 只要一個小小的失誤, 就可能讓原本看似一百分的完美犯罪功虧一簣! 想不想成為「偵探士」?請試著解開以下這道推理題: 律師志賀龍三正冷眼俯視著妻子的屍體,細細回想這個毫無抵抗能力的肉塊對他所造成的痛苦,以及情婦珠美帶給他的甜蜜與溫柔。 這個謀殺計畫他已籌備良久,他將現場布置成妻子被闖入的惡漢殺害,手中還抓著「兇手」的三根頭髮,並要珠美模仿妻子的聲音打電話給他的秘書,企圖誤導警方判斷妻子的遇害時間,營造不在場證明。 龍三悠哉地點燃香菸,心中竊笑這個計畫怎麼會如此完美?但警方的質問卻令他大感錯愕,一股無以名狀的恐懼湧上了龍三的胸口!這個看似一百分的犯罪,為什麼會被扣了一分呢? 【名家推薦】 不藍燈(推理作家) 陳思宏(第十屆林榮三短篇小說首獎得主) 陳國偉(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所副教授) 本書的結構極為有趣,以成為「偵探士」為概念,起篇最短,幾乎就是推理鬥智謎題,卻明確洋溢著遊戲性的味道。隨著篇幅開展,情節也多了變化,到最後則是標準的短篇推理小說形式,裡頭都有問題篇與解謎篇的設計。本書七個故事的發表時間、園地各異,單一分開來看也許不太出奇,但是結集成冊後,可以發現有作者後製的味道在內,強烈想與讀者就推理小說的閱讀趣味隔空握手。 ——藍霄(推理小說耽讀者)

序跋

寫給立志成為偵探士的你 ——來自作者的訊息
  你是否擁有某些證照?   現代社會需要專家。為了成為專業人士,你必須通過某些考試,以取得國家核發的職業證照。   而目前又有哪些種類的「證照」呢?   律師、公認會計士、計理士、稅理士、司法書士、行政書士、營養師、汽車整備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視覺矯正師、口腔衛生師、牙科技師、土地家屋調查士、建築師、中小企業診斷士、社會保險顧問、銷售師……   喘口氣吧。畢竟數量驚人。   醫師、牙醫師、藥劑師、臨床檢查技師、接骨師、理容師、美容師、按摩指壓師、針灸師……   光是將想得到的證照列舉出來,就有這麼多。擁有這些證照的人,被稱作某某「士」或某某「師」。這兩個字都是表示職業的文字,因此「士」與「師」並沒有高下優劣之分。總之,請將它視為前提。   總之,要取得這些證照,都必須從法律規定的學校畢業;或是在習得實務與技術後,參加國家或都道府縣舉行的考試並合格。   而這畢竟是國家考試,門檻極高。與「情婦金庫」的面試相比,可說是天壤之別。   決定報考後,你的生活將再也沒有餘暇玩樂,只能每天沒日沒夜地用功唸書。身邊圍繞著堆積如山的艱澀教科書、題庫及參考書,你必須將它們一一熟讀。除此之外,為了習得技術,還必須付出無比的耐力與努力。完全是一連串的艱苦奮鬥。啊啊,男人真命苦啊寅次郎,只要決心去做,爸爸將徹底變成努力超人——即使像這樣下定決心、咬緊牙關、綁上頭巾、前赴考場,也不保證一定能夠通過。國考可不是能輕鬆過關的。   即使必須歷經這樣的艱難,你還是想要擁有某些證照的話,何不趁這個機會,毅然決然地成為一名偵探士?   聽到這話,你肯定會感到納悶:什麼?偵探士?世上有這種玩意兒嗎?這也難怪,因為其實這個「偵探士」的資格,是我第一個提出的。別說是政府刊物,任何百科全書、所有的辭典都尚未正式採用這個名稱。換言之,儘管令人感到遺憾,但偵探士在現今的日本,尚未被認定為一種國家證照。   可是各位千萬不可以灰心。我可以斷言,就在不久後的將來,「偵探士」將會受到國家認可,成為一門人人稱羨的職業,成為時代的寵兒。而擁有這項證照的你,也將成為犯罪搜查的專家,得到世人矚目。   隨著社會情勢的變化,犯罪的形態變得多樣化,警方的調查也面臨左右支絀的窘境。如此一來,警方勢必得倚重民間的傑出頭腦。而運用邏輯與想像力洞察案件全貌,藉由非凡的推理能力解開案件真相的偵探士,他的登場一定會受到世人的熱烈關注。「偵探士」在將來成為一種國家證照的必然性、可能性,可說是無庸置疑。   假以時日,你將在聳立於大都會中心的摩天大樓一室,開設你的偵探士事務所。美夢成真的那天早晨,請你打開窗戶看看吧。地上熙來攘往的人們,都將是前往你的事務所求助的委託人。   上門的臉孔裡有政治家、歌手,還有電影明星。隊伍最前頭是森中布力果的社長。你也知道,就是那家知名的食品點心公司。比起警方,他們更加信賴你,因而上門求援。   這不是夢。當然不是夢,而是不久後的將來,你現實中的模樣。然後你以出類拔萃的推理能力,識破過去嘲笑全日本的警察、企圖綁架社長並奪取贖金的邪惡奇人二十一面相的真面目,與其一干惡徒對決,也絕非不可能之事。光是想像那一幕,我現在便感受到一股幾乎要落淚的激動。你是否也因為無比的興奮而顫抖不已?   如何?想不想成為偵探士?你是未來的英雄。為了迎接那榮耀的未來,現在就開始著手準備吧。將來舉行偵探士的國家考試時,你透過這本書所鍛鍊出來的實力一定能派上用場。光憑你是本書讀者這項事實,就足以提升考試委員對你的心證,敞開上榜的大門。   來,請從預備測驗題開始讀起吧。這是極為初階的測驗,用來判斷你是否擁有做為偵探士的資質。如果通過這項測驗,便可獲得二級偵探士的報考資格。然後是一級偵探士。到了一級,就需要極為高深的推理能力了。   你可以一邊享受小說,一邊成為偵探士!   喜歡玩笑的你、懂得幽默的你、還有熱愛推理小說的你,這本書是專門為你而寫的。你,正是未來偵探士的不二人選。   請全力以赴!在此祝福你馬到成功。

內文試閱

九十九分的犯罪
  「那麼第一個發現太太屍體的,是先生還有那位職員是嗎?」   朝霧警部結束現場勘驗後,在志賀龍三家的客廳,以溫和的語氣對龍三及松原美佐子提出第一個問題。   「你回到家的時候,玄關的門是鎖著的嗎?」   「是的。那個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但是叫門也沒有回應。我已經跟內子說過我五點會回家,所以覺得納悶,跟松原一起繞到後門,結果後門是開著的。我跟松原說,就算內子出門了,這也太不小心了,一起進了屋子,結果就發現了屍體。」   「那位職員怎麼會跟你一起回家?」   「我是呃……夫人打電話說要送我音樂會的門票……叫我回家的時候順便過來拿……」   「電話?幾點的時候?」   龍三代她回答:   「三點二十分的時候。那時候我看過時鐘,應該不會錯。」   「我也聽到律師先生說三點二十分,所以放下話筒的時候看了一下時鐘。確實是那個時間。」   「這樣啊……」   瞬間朝霧警部沉思了一下,但隨即叫來刑警,低語了什麼,然後說:   「死亡時刻已經確定是兩點到四點之間。可是既然死者在三點二十分和兩位通過電話,那麼範圍可以縮得更小。也就是說,死亡時刻是三點二十分到四點,行凶時間很明確。」   警部瞇起眼睛沉默下去,就像要追尋思考的絲線一般。   刑警進來,附耳說了什麼。   「什麼?工程?噢,那個時間嗎?唔,就算沒有這條線索,我也已經看出來了。」   警部邊回答邊點頭。   ——哼。   龍三在內心冷笑。   ——不管再怎麼拚命查,也是白費工夫。總之我和活著的伴江通過電話,松原美佐子也可以證明我接下來一步也沒有離開事務所。而且她也認為自己和伴江通過電話,深信不疑……   他露出承受著喪妻之痛的丈夫的沉痛表情,注視警部的眼睛。   「兇手有沒有什麼留下什麼線索?像是腳印之類的……」   「目前……」   警部說。   「沒有留下特別重要的東西。只有被害者手中握著幾根毛髮。是三根頭髮……應該是太太在斃命的時候,在痛苦之中從對方頭上扯下來的吧。」   「那不是很重要的證據嗎?」   「沒錯,但是要從它追查出兇手十分困難。不過它可以成為逮捕嫌犯時的關鍵證據。那些頭髮……」   說到一半,朝霧警部忽然不再說下去。然後他轉向松原美佐子,提出完全不同的問題:   「剛才妳說妳和被害者在三點二十分左右通過電話,那是被害者主動打來的嗎?」   「不是。」   美佐子睜開哭得紅腫的眼睛說。   「是律師先生打給夫人的。然後說夫人有事找我,把話筒拿給我。」   「那確定是被害者的聲音嗎?」   「是的,那確實是夫人的聲音。」   志賀龍三露出憤慨的表情看警部:   「你為什麼要問這種問題?是我打電話找內子的,可是說到一半,就換松原接電話了。內子的聲音我不可能聽不出來。總之直到三點二十分,內子都還活著。她不是個會與人結怨的女人。一定是有推銷員還是暴徒想要對內子施暴,遭到她反抗,才會憤而行凶,是一起單純的凶案。幸好有內子扯下來的頭髮做為證據,即使只是幾根頭髮,應該也有助於追查出兇手。至少可以用它分析出年齡才對。很抱歉,我認為在這裡繼續問這些問題,浪費時間,也只會平白讓兇手逃亡而已。」   志賀龍三以幹練的律師語調說著,瞪著朝霧警部的細眼,就像要催促他做出決定。可是警部的態度依舊溫和。   「您所言甚是。不過不必擔心兇手會逃亡。」   「咦?」   龍三一陣心驚,警部對他笑:   「倒是兩位,應該沒有觸摸過屍體吧?」   「當然了。身為律師,我非常清楚保存現場的重要性。」   「那就好。這麼一來,破案的條件全都齊全了。」   「破案?……意思是你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   「唔,可以這麼說吧。」   一陣冰冷的感覺竄過龍三心頭。可是他告訴自己:   (沒有人看到我來回事務所和住家之間。這一點絕對沒問題。我的不在場證明無懈可擊。想唬我,可沒那麼容易!)   警部面露微笑:   「這起案件乍看之下呈現完美犯罪的樣貌。我想兇手的目的應該就是完美犯罪吧。也就是說,兇手想要寫出一百分的答案,然而他卻犯下了一個重大的過失。兇手沒有再一次核對寫好的答案,對他而言,是一個不幸的疏漏。他在重要的地方失去了一分,換句話說,這是九十九分的犯罪。此外,還發生了一個兇手無法預料的巧合,這對兇手而言是致命的一擊……」   「那……那指的是什麼?你說的過失究竟是……」   恐懼湧上了胸口。龍三感覺到指尖的血液逐漸地變得冰冷,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哈哈哈……看來你沒有發現呢。這也難怪。就連我們這些調查人員,稍一疏忽也有可能遺漏了。喏,你要不要再思考一下?噯,其實是很簡單的小細節……」   警部笑著的臉上閃過一道光。他凌厲的視線筆直地盯在志賀龍三的臉上,就像要摧毀他的自信。   那般巧妙、萬全計畫的犯罪,居然會有疏漏之處?   還有那兇手也無法預料的致命巧合又是什麼?   朝霧警部將如何說明那滿分的犯罪只拿到九十九分的理由?   好了,你的推理是???

作者資料

土屋隆夫(つちや・たかお)

1917年生於長野縣,畢業於日本中央大學法學系。在看過江戶川亂步所寫的隨筆「芭蕉一個人的問題」後深受感動,因而立志撰寫推理小說。 1949年,將自己的作品「『罪孽深重的死亡』之構圖」投稿至「寶石」雜誌所舉辦的百萬懸疑小說獎C級部門(短篇小說),獲得入圍優勝。 1958年第一部長篇小說「天狗面具」問世,而後又發表「天國太遠了」和被譽為名作的「危險的童話」。 1962年又以千草檢察官系列作品的第一作「影子的控訴」得到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在那之後土屋先生繼續發表其系列作,如「血的組曲」「針的誘惑」「盲目的烏鴉」。 此系列作品最後以1989年的「不安的產聲」作結,同年獲選為文春週刊所推薦的十大懸疑小說作品中的第一位。 2001年,土屋先生得到第五回日本懸疑小說文學大獎的榮譽。 2002年,為表彰他在推理文學上的卓越成就和貢獻,獲頒「日本推理文學大賞」。 近期所發表的作品有「華麗的喪服」「聖惡女」等。 他的推理小說多以故鄉信州為舞台,雖然重視詭計與解謎,但文筆優美,並且極具文學性,作品量少而質精,被譽為「孤高寡作的解謎推理大師」。除了長篇之外,他也擅長短篇小說,饒富奇趣,包括《離婚學入門》、《穴之牙》、《九十九分的犯罪》等(皇冠將陸續出版)。 《人偶死去的夜晚》則是他在90歲高齡所完成的最後一部作品。 2011年因心臟衰竭過世,享年94歲。

基本資料

作者:土屋隆夫(つちや・たかお)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皇冠 書系:土屋隆夫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6-03-14 ISBN:9789573332121 城邦書號:A130028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