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滅世天使3:重生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天使與人類女兒的禁忌之戀,令人震撼的精彩完結篇。 ◆授權超過20國語言,Cybils網站讀者票選「青少年最想閱讀書籍第一名」! ◆「Goodreads」讀者票選年度最佳奇幻小說,打敗《決戰王妃》、《飢餓遊戲》等名作,超過8萬筆讀者滿分好評。 ◆暢銷盤據美國亞馬遜分類排行榜176週,英國亞馬遜前五大暢銷電子書。 ◆火速售出電影版權,將由《蜘蛛人》系列導演山姆.雷米執導。 我似乎對妳著迷了。 現在,妳是屬於我的人的女兒。 「如果你還沒開始看『滅世天使』三部曲,請快點翻開吧!因為你不知道你錯過了甚麼!」 ——Rashika(AMAZON讀者) 一場錯誤的相遇,點燃一團再也無法熄滅的愛火, 但天使與人類女兒的戀情注定無疾而終, 無論羅斐與潘琳再怎麼相愛,此刻只能讓一切歸零…… 看守天使——曾是戰士天使中最頂尖的菁英,如今被加上鏈條拖向深淵,地獄獸騎在他們身上,他們的脖子、額頭、手腕、腳踝都被尖釘刺得滴出了血。他們曾是羅斐最忠誠的士兵,最後卻選擇違背天使律法而遭受懲罰,這都是為了自己所愛的人的女兒…… 挑選上帝「新信使」的天使選舉即將舉行,上百名天使齊聚一堂, 策畫末日之戰並設計陷害羅斐的大天使烏列爾備受支持, 若讓烏列爾當選,人類世界將不復存在,天使界也將失去秩序, 為了守護同族與心愛之人的世界,翅膀恢復如初的羅斐向烏列爾提出競賽審判。 作為副手的潘琳幫助羅斐找回原屬於他的戰士,那些早已墮入地獄的看守天使, 希望能夠藉此幫助羅斐拿到領導權,同時拯救人類世界, 但烏列爾卻堅持以血獵人類的儀式作為競賽,羅斐不得已只能同意, 黑夜降臨,這次人類將被屠殺殆盡,潘琳決定帶領剩下的人們背水一戰,與羅斐為敵…… 【全新經典書衣設計】 1. 採用國外原版書封設計,書衣用紙特選有特殊紋路的美術紙,為不破壞紙張原有質感,只鋪上一層薄薄的亮油,以保護書衣不被磨損。 2. 圍繞在中文書名的斑斕花紋採特殊色印銀,呈現略帶金屬光澤的色彩。 3. 封面邊框與英文書名採燙銀手法,讓封面呈現華麗而迷人的風格。 【國內外好評連連】 「滅世天使」三部曲,以一記爆炸式的結尾,揭示了關鍵人物與埋藏已久的祕密。 ——通用感應媒體 「滅世天使」三部曲如同史詩般令人讚嘆的結尾。 ——圖書部落格 看完《滅世天使》後,我對它的喜愛程度遠遠超過我之前對它的想像與期望!我已經深深愛上這個系列! ——Sabrina 《滅世天使》的節奏相當明快,毫無冷場,藉由矛盾、對立的設定,強化情節發展的張力,同時也引領讀者深入角色的內心,讓人欲罷不能。 ——Julin 作者文筆流暢,故事融合了驚悚及愛情浪漫,且成功塑造了角色外型與性格,起承轉合放入的爆點剛剛好,讓我邊看邊讚嘆潘琳的勇氣、羨慕羅斐的英姿! ——雍 令人驚豔的系列。從第一句開始便以明快緊湊的節奏進行,沒有一秒會讓人感到沉悶。這本書融合許多元素,如同史詩般精彩,加上血腥痛快的戰鬥、詼諧的幽默以及浪漫元素,一切都非常完美、恰如其分,創造了不平凡的結局。 ——portia ertley-sumpter(AMAZON讀者) 一個夢幻般的結局,一場信任和忠誠、家庭和物種、友誼和勇氣,以及對與錯的考驗。 ——Maureen(AMAZON讀者) 如果可以,我會給「滅世天使」三部曲100顆星星!這個故事好到令人難以置信,節奏明快、畫面生動,搭配令人心動的浪漫場面,作者豐富的想像力非常令人敬佩。 ——sophie(AMAZON讀者) 當你眷戀一個故事時,絕不希望看到結尾,但蘇珊.易賦予了「滅世天使」三部曲一個驚心動魄、堪稱完美的結局。如果你還沒開始看,我建議你最好不要錯過。 ——Marianne Lee(AMAZON讀者) 潘琳是我長久以來閱讀中最優秀的女主角之一,同時我也深深迷上了羅斐。現在,輪到你了,開始看吧!你絕對不會後悔。 ——Sarah(AMAZON讀者)

內文試閱

  1   無論我們飛到哪裡,底下的人們就分散開來。   他們看到我們一大群影子飛過,就開始逃跑。   我們飛過一片燒黑破敗、幾乎完全被遺棄的都市景象。舊金山本來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有著名的餐廳跟有軌電車。觀光客常會到漁人碼頭上散步,在中國城的擁擠巷弄裡漫遊。   髒兮兮的生還者正為了撿破爛而爭搶相鬥,或是騷擾驚恐的女人。他們一發現我們,就倉促跑到陰影之中消失無蹤。只剩下那些最絕望的人,他們選擇讓自己暴露出來,希望能趁我們飛過的短短幾秒鐘內逃離幫派分子。   在下方,有個女孩弓著身子待在一個躺在地上四肢攤開的男屍旁。她幾乎沒注意到我們,或者根本就不在乎。我偶爾會看到某扇窗戶裡有東西發出閃光,可見我們經過時,有人正拿著望遠鏡看,甚至可能是用槍瞄準。   我們構成的畫面一定非常驚人。天空中有一群長著蠍子尾巴、大小跟成人差不多的蝗蟲。   而且在中央,還有個長了巨大翅膀的惡魔正抱著一名少女。至少,對不認識羅斐的人來說,他看起來就像個惡魔,而不是借用惡魔翅膀飛行的大天使。   他們大概還以為他綁架了懷裡的那個女孩。他們不可能猜到我在他的臂彎裡覺得很安全,不會想到我因為喜歡他皮膚的觸感,所以把頭緊靠在他溫暖的脖子上。   「我們人類從天空中看起來都是這種樣子嗎?」我問。   他回答了。雖然我感覺得到他的喉嚨在震動,看得見他的嘴巴在動,但是在蠍群像打雷般的嗡嗡聲之下,我根本就聽不見他。   我聽不到也好,反正天使大概認為我們就像在陰影之間流竄的蟑螂吧。   然而無論天使怎麼想,我們才不是蟑螂,不是猴子,也不是怪物。我們仍然是原來的那個人。至少,我們的內心還是。   希望如此。   我看著被摧殘過的妹妹,她在我們身邊飛行。即使到了現在我都得提醒自己,佩姬還是我一直愛著的那個女孩。呃,也許不完全一樣。   她騎在彼列皺縮的身體上,像轎子一樣由好幾隻蠍子抬著。他的全身上下都是血,看起來像是死了很久,可是我知道他還活著。雖然這是他罪有應得,不過我心裡有一部分還是覺得這種方式太兇殘了。   在我們前方的舊金山灣中央,出現了一座灰色的石頭島嶼。那是惡魔島,以前是座惡名昭彰的監獄。島的上空有一道由蝗蟲構成的旋風。幾個小時之前,佩姬在海灘召喚救援,結果只有那一小群沒過來。我指著惡魔島後方的另一座島。那座島比較大,比較青綠,看不到任何建築。我很確定那   就是天使島。雖然名稱是這樣,但其實不管任何地方都比惡魔島還好。我不想要佩姬到那座跟地獄一樣的島上。   我們繞過蝗蟲旋風,前往較大的島。   我示意佩姬跟著我們,載著她和最接近她的蝗蟲跟了過來,不過其他大部分都加入了惡魔島,讓監獄上方的黑色漏斗雲體積腫脹得更大。有一些蠍子好像很困惑,一開始先跟著我們,然後又改變方向往惡魔島去,彷彿被強迫加入那一大群。   只有少數的蝗蟲留下來,跟著我們繞行天使島,尋找合適的地點降落。   旭日的陽光,讓圍繞著灣區的樹林更顯翠綠。從這個角度看,惡魔島就座落在舊金山天際線寬廣的全景之前。以前一定是很令人屏息的畫面,但現在看起來只像一口殘缺的爛牙。   我們降落在西岸的水邊。海嘯在海灘上留下一堆磚瓦碎石,也將山丘一側的樹木弄得斷裂,不過另外一邊幾乎沒有損傷。   到了地面上,羅斐就放開我。我好想縮在他懷裡待上一整年。我的手勾住他肩膀的地方都凍僵了,雙腿也很僵硬。蝗蟲降落時都跌跌撞撞的,好像也是一樣的狀況。   羅斐伸展脖子,動了動手臂,將那雙皮革般的蝙蝠翅膀收折到背後。他還戴著參加宴會時的面具,結果那場宴會變成了大屠殺。面具是深紅色,有銀色點綴,蓋住了他整張臉,只露出嘴巴。   「你不拿下來嗎?」我甩掉雙手的麻木感。「你看起來像是長了惡魔翅膀的血紅死神。」   「很好。天使看起來就應該是這個樣子。」他扭了扭肩膀。我猜抱著個人好幾個鐘頭,應該不太舒服。儘管他試著放鬆肌肉,卻還是非常警覺,眼神掃視這片異常安靜的環境。   我調整肩膀上的繫帶,讓偽裝成泰迪熊的劍抵著臀部,以方便拔出。然後我走向妹妹,想扶她從彼列的身體下來。我接近佩姬時,她的蝗蟲對我發出了嘶嘶聲,用蠍子刺針往我的方向戳。   我停下腳步,心臟猛烈跳動。   我停下腳步,心臟猛烈跳動。   羅斐立刻出現在我身邊。「讓她自己過來妳這裡吧。」他輕聲說。   佩姬踏在地上,用她的小手拍著一隻蝗蟲。「噓,沒關係。那是潘琳。」   看見這些怪物會聽妹妹的話,還是讓我很訝異。我們就這樣盯著看了一會兒,直到怪物們在佩姬的輕柔低語聲中放下了刺針。我呼了口氣,接著我們就退開,讓佩姬安撫它們。   佩姬低身拿起羅斐被割下的翅膀。她剛才躺在翅膀上面,髒污的羽毛看起來被壓壞了,但是當她一抱進懷裡,馬上就變得蓬鬆起來。雖然我不能怪羅斐在蝗蟲把惡魔彼列跟翅膀吸乾之前就把它們割下來,不過我很希望他沒這麼做。現在我們得在翅膀萎縮之前找到醫生重新接回羅斐身上了。   我們走上海灘,看見兩艘小船綁在一棵樹附近。島上有人。   羅斐示意我們躲起來,他自己則是往斜坡上去。   山丘的一側看起來曾經有過一排房屋。在較低的地勢,只剩下混凝土地基,散布著沾染了水和鹽巴的破碎木板。不過在高地上有好幾棟完整的建築,都用木板封了起來。   我們迅速移動到最靠近的建築後方。這裡大到足以用來當成軍營之類的場地。這棟房子跟其他的一樣,被漆成白色的木板封住,看起來像是遠在末日攻擊前就關了。   除了在山丘上俯瞰海灣的那棟房子,這整個地方感覺就像是座鬼城。那是一棟完好無損的維多利亞式建築,還有一道白色的木頭圍籬。只有那棟房子看起來像是一家人住的地方,而且也只有那裡有顏色,或者說是有生氣。   雖然我沒看見任何威脅,而且也沒有什麼蝗蟲群嚇不跑的東西,不過我還是躲起來。我看著羅斐跳躍飛上山丘,以軍營當成掩護飛到樹木後方,再從下一棟軍營飛到樹木後方,就這樣往那棟房子移動。   他一到那裡,槍聲就劃破了寧靜。   6   我聽見羅斐響亮的腳步聲踩著木頭階梯下樓,前門打開之後又用力關上。接著我就看見他飛起來,雪白翅膀的尖端從窗外劃過。   我緊閉上眼睛,覺得很丟臉。   這個世界因為慘烈的天災而陷入末日,怎麼還會有讓人難為情的空間?   我在那裡躺了好像一輩子,希望可以消除掉剛才發生的事情,但是不行。無比的困惑襲擊著我。我懂了,他不應該……人的女兒……之類的。   就不能簡單點嗎?我嘆了一口氣,凝視著白色的天花板。   如果沒有望向羅斐走掉時開著的門,我大概會在那裡躺上一整天吧。   在走廊對面,佩姬的門打開了,她的床空著。   我坐起來。「佩姬?」   沒有回答。我抓起網球鞋,一邊走出去一邊穿上。   「佩姬?」   我什麼也沒聽到。她不在廚房,不在餐廳,也不在客廳。我從客廳的窗戶看出去。   她在那裡。她蜷縮起那副小身體待在彼列旁邊的地上,他仍被鏈條綑綁在圍籬邊。   我跑出去。「佩姬,妳沒事吧?」   她抬起頭,對我惺忪的眨了眨眼睛。我的心跳緩和下來,然後呼出空氣,釋放掉緊張的感覺。   「妳出來這裡做什麼?」我小心謹慎的走路,待在彼列可以碰到的範圍之外。佩姬也躺在他正好碰不到的地方。或許她跟他之間有種奇怪的連結,可是她並不笨。   惡魔彼列躺著不動。肉塊被咬掉的地方還很紅腫,不過已經沒流血了。我很確定他已經不再癱瘓,但從我們在巢穴的時候,他就沒動過了。   他的皮膚乾皺,呼吸聲很粗糙,彷彿肺部在流血。他的復原速度沒我預期的快。他的眼神一直跟著我們,很警覺,充滿敵意。   我一隻手臂放到妹妹的肩膀上,然後扶她起身。最近她已經長大到讓我很難抱得動,可是末日攻擊改變了一切。現在的她只跟一個填充玩偶差不多重而已。   她扭動身體,張望四周。她發出小孩慵懶的聲音,明顯表示自己不想被帶走。她的手伸向彼列,而他只是冷笑著。他似乎沒有因為她對他的態度前後不一致而感到困擾或疑惑。   「妳的聲音聽起來很耳熟。」彼列說。他沒有移動,沒有眨眼。他就像一具能夠移動眼睛跟嘴唇的屍體。「我在哪裡見過妳?」   我有點嚇到了,因為我第一次見到他綁著鏈條的樣子時,心裡想的也是同一件事。   我扶著佩姬離開。   「妳的天使沒剩多少時間把翅膀接回去了。」彼列說。   「你怎麼知道?你又不是醫生。」   「拉斐爾以前曾差點把我的一片翅膀從背後完全撕下來,害我得讓那個渺小的人類醫生縫合回去。他警告過我,要是翅膀又掉下來,就沒有多少時間了。」   「什麼渺小的醫生。那個醫生嗎?」   「我不聽他的話。不過現在想想,那傢伙說的大概沒錯吧。拉斐爾所做的一切,只會害我們兩個都沒了翅膀。」   「他才不會沒有翅膀。」   「會的。」他的笑容很可怕,露出了血紅色的牙齒。   我繼續走上門廊。快到門口的時候,他又開口了。   「妳該不會愛上他了吧?」他用粗啞的聲音說:「妳以為自己很特別,特別到能夠吸引大天使的愛。」他發出一陣乾啞的咯咯聲,我猜一定是在笑。「妳知道這麼多世紀以來,有多少人以為自己可以贏得他的愛嗎?以為只要他們對他忠誠,他就會對他們忠誠?」   我知道自己不應該聽他的,他說的話都不能信—我很清楚—不過好奇心還是讓我很難受。我把妹妹放在打開的門口。   「回去床上吧,佩姬。」我稍微哄了一下,她便走進屋子裡。   我轉過身,靠在門廊的欄杆上。「你知道他什麼事?」   「妳想知道他總共經歷過多少個人的女兒嗎?妳覺得偉大的大天使拉斐爾弄碎了多少人的心?」   「你是說他會讓人傷心?」   「我是說他根本沒有心。」   「你是說他害了你嗎?你不該像隻野獸被綁起來?」   「妳的天使不是好人。他們全都不是。」   「謝謝你提醒我啊。」我轉身要走進屋裡。   「妳不相信我。我可以證明給妳看。」他說得很小聲,彷彿不在乎我相不相信他。   我在門口停下來。   「我不太習慣聽可怕的傢伙說要證明什麼給我看。」   「妳藏在玩偶底下的那把劍,」他說:「除了看起來很亮之外還有別的功用,可以讓妳看見東西。」   我起了雞皮疙瘩。他怎麼會知道?   「我可以讓妳看看我在妳那麼迷戀的大天使手中經歷過什麼,只要我們兩個都碰那把劍就行了。」   我背對他。「我才不會笨到把劍給你。」   「妳不需要給我。妳可以拿著給我碰到就好。」   我看著他,似乎覺得有陰謀。「我幹嘛為了看你是不是說實話而冒險失去自己的劍?」   「沒什麼好冒險的。那把劍不會讓我拿起來或從妳手中搶走。」他講話的方式好像覺得我是白癡。「妳會非常安全。」   我想像自己恍神陷入回憶之中,而彼列就在旁邊。「謝謝,還是不用了。」   「怕了嗎?」   「我才不是笨蛋。」   「妳可以綁住我的手,用鏈條鎖住我,把我放到籠子裡,隨便妳想怎麼做,只要妳覺得不怕一個根本沒辦法起身的老惡魔就好。妳也知道那把劍不會讓我拿得動,所以妳完全不會有事。」   我看著他,想要識破他的詭計。   「妳真的怕我會傷害妳嗎?」他問:「或者只是妳不想知道妳那個寶貝大天使的真相?他才不是外表看起來那個樣子。他會說謊,會背叛,而我可以證明。那把劍不會讓我騙人——它才不會相信花言巧語,就只有回憶。」   我猶豫了。我應該轉身離開,他說什麼我都不應該聽的。   可是,我卻站在門廊上卡住了。「你有自己的打算,跟讓我看清真相完全沒關係。」   「那是當然的。等妳明白他才是真的壞人而不是我,說不定妳就會讓我走了。」   「你現在又是好人了?」   彼列的語氣變得冷淡。「妳到底要不要看?」   我站在陽光下,看著海灣美麗的景象,以及再往後方的綠色山丘。天空蔚藍,只有幾朵蓬鬆的白雲。   我應該再多調查一下島上,看看這裡有沒有我們可以用的東西。我應該想個計畫好好照顧妹妹。我應該去做有用的事,而不是找麻煩。   可是我的夢一直回來找我。彼列真的是羅斐的看守者嗎?   「你是不是……你以前跟羅斐合作過嗎?」   「可以那麼說。他曾經是我的指揮官。有一段時間,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情。任何事。那是在他背叛我以前。就跟他即將要對妳做的一樣,這是他的天性。」   「我知道你騙我妹妹只是為了好玩。我可不是個孤獨害怕的七歲小孩,所以不必演那種邪惡的戲碼了。」   「隨便妳,渺小的人的女兒,反正妳也不會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妳對大天使太忠心了,不會相信他是這麼多苦難的來源。」   我轉身走進屋子裡。我去看佩姬確認她在房間睡覺,又查看廚房的櫥櫃,拿了幾個之前住在這裡的那些男人留下的湯罐頭。   我到處亂晃,越來越想看彼列說的到底是什麼。或許他讓我看的能夠使我弄清楚對羅斐的感覺。或許我可以直接從中抽離,繼續過自己的生活—跟其他人類一起生活,這才是我應該做的。   我甚至一想到剛才跟羅斐發生的事,就會覺得難堪而臉紅發燙。他回來的時候,我要怎麼面對他?   前提是他會回來。   這個想法讓我肚子裡糾結成一團。   我踢開地板上一個裝飾用的枕頭,看著它撞到牆壁彈開,一點滿足感也沒有。   好吧。夠了。   只是看一下彼列的回憶。   歐比的人每天都在冒生命危險,想要偵察天使獲取一丁點情報,而現在我有世界上最棒的偵察工具,再加上敵人自己要讓我看的回憶。我的劍一直都會在身邊,而且他也真的沒辦法拿它來對付我。   我只要擺脫難受的感覺就行了。我會特別小心的。   不管彼列讓我看了什麼,佩姬跟我之後都會離開島上,然後回去找反抗軍。我們會找到媽媽,接著再看看能不能找到醫生,說不定他能夠幫忙佩姬再吃正常的食物。   接著,在那之後,我們會……生存下去。   只有我們。   我上樓抓起布吉熊,然後走到外頭找彼列。他躺在圍籬的柱子附近,蜷縮著身體,跟我離開時的姿勢一模一樣。從他的眼中,我看得出他預料到我會回來。   「我要怎麼做?」   「我必須碰到妳的劍。」   我舉起劍指著他,劍在陽光下閃耀著。我很想問它願不願意這麼做,可是我不想在彼列面前說蠢話。   「靠近一點。」他伸出手想抓住劍。   我猶豫著。「你必須抓住,還是只要碰到?」   「碰到。」   「好吧,翻過去。」   彼列沒有反駁,直接在地上翻過身。他的背上被鍊子綁著,肌肉乾皺。我不想要用十呎長的劍碰他,不過我還是用尖端抵著他的背。   「只要輕舉妄動,我就直接刺穿你。」我不確定光用尖端這樣碰他的背是不是就夠了,但他似乎一點也不在意。   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吐出。   我感覺腦袋裡有個地方被打開了。   這次不像以前,我會突然發現自己到了某個地方。這次的感覺比較弱,比較輕,好像我可以選擇自己要不要去,好像這把劍對這趟旅程不太確定。   我也深吸了一口氣。我站好戰鬥姿勢,準備面對攻擊。   接著我就閉上眼睛。

作者資料

蘇珊.易(Susan Ee )

曾經在耶路撒冷舊城吃過道地小吃,在哥斯大黎加的溫暖水域衝浪,也在重要的電影節上播放自製的短片,但蘇珊.易這輩子最愛的還是摻雜了愛情元素的科幻、奇幻、恐怖小說,最後也以相同題材的「滅世天使」三部曲一舉成名,登上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排行榜的奇幻小說類冠軍。她的本業是律師,不過現在愛上當作家,因為創作總是可以激發她源源不絕的想像力。 作者個人網站:http://susanee.com/

基本資料

作者:蘇珊.易(Susan Ee ) 譯者:彭臨桂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幻想藏書閣 出版日期:2016-02-03 ISBN:9789869218368 城邦書號:1HI08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