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
古董局中局2:清明上河圖之謎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古董局中局2:清明上河圖之謎

  • 作者:馬伯庸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16-02-03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書虫VIP價:27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文字鬼才.馬伯庸 左手寫奇幻、右手寫文學 以「古董」為引,恩怨千年的懸疑解謎之作 「鑒古易,鑒人難」—— 在每一件仿冒品背後,都是機關算盡的機巧和匪夷所思的圈套。 一小段真跡補卷、千年的恩怨糾葛、完全沒有支援, 許願要如何一步一步解讀《清明上河圖》之謎, 解除五脈隱藏危機、打擊血海仇家、達成「堅持真相」「去偽存真」? 人能鑒古物,古物亦能鑒人 「明眼梅花」五脈掌了古董界的眼,定了鑑寶圈的心,只為去偽存真。 時至今日,改組轉型成「中華鑒古研究學會」, 一心改革,卻改不掉人心的貪嗔痴。 只要有錢可賺,管它什麼規矩、什麼路數,一概徹底砸碎踏平。 財神爺在上,牛鬼蛇神全都要靠邊站。 唯有許願還堅持本心,絕不造假,也絕不販假…… 《清明上河圖》自作者張擇端獻給宋徽宗,經歷了十三個皇帝之手, 最後被末代皇帝溥儀帶到東北,一直是皇室珍寶, 但四度被盜出宮,又四度被追回, 輾轉千年,血流成河。 許願,北京城琉璃廠四悔齋小古董舖主, 剛過而立之年,靠著家傳半本鑒寶書混飯吃, 一心只想守著小舖卻因尋找真相, 而一腳踏進五脈與老朝奉的真偽古董漩渦, 千年的恩怨糾葛從許願身上又重新點燃…… 他尋訪鄭州瓷器造假窩點時,意外發現—— 原收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清明上河圖》並不完全, 當初張擇端在畫時,曾另補過小半卷,合二為一,方是汴涼風物的全貌。 此一小段補卷,在藏古界只有耳聞,沒有人見過真跡, 他同時也驚覺這名作列在老朝奉販賣給日本真跡國寶的《支那古董帳》上…… 真偽之戰就此展開!鑒古知識、技術工具、現代科技、黑幫勢力,紛紛出籠, 古董江湖裡造假做局的各種奇技淫巧一一襲來…… 而生死之局,鬥智鬥勇亦鬥人心! 翻開本書,瞭解古董行當裡的文化傳承與江湖險惡…… 【馬伯庸得獎記錄】 .《寂靜之城》2005年獲國內科幻文學最高獎項「銀河獎」。 .《風雨》獲2010年人民文學獎散文獎。 .《破案:孔雀東南飛》等短篇獲2012年朱自清散文獎。 .《古董局中局》入選2013年第四屆中國「圖書勢力榜」文學類年度十大好書 【本書特色】 1. 銷售力道為馬伯庸書中最強之作!累積暢銷50萬冊,好評如潮!系列暢銷超過100萬冊! 2.主題特殊——懸疑古董解謎小說!一套有情節的古董入門教科書,傳授「山寨鑒定法」,關於古董鑒定、收藏、造假、設局的百科全書式小說! 3.古董解謎和武俠江湖的結合! 4.作者文筆敘述功力!「情節永遠出乎意料」! 【好評大推】 謝哲青(文史工作者)

目錄

第一章 夜半盜墓「吃現席」 第二章 尋訪鄭州瓷器造假窩點 第三章 故宮博物院藏《清明上河圖》是贋品?! 第四章 第二張《清明上河圖》驚現香港 第五章 尋找鑒定《清明上河圖》的關鍵 第六章 殘本的秘密 第七章 發現真相 第八章 香港:真假國寶現場對决! 尾聲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夜半盜墓「吃現席」
  玩古董最重要的是什麼?   有人說是眼光,有人說是人脈,其實都不夠準確。古董這一行玩到極致,真正要講究的就兩個字:「緣分」。   所以老一輩玩古董的人,大多信命,相信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不強求。若是一件玩意兒跟你沒緣分,你把它強弄到手,這叫逆天而行,會招引無窮禍患,那件古玩不再是善品,反成了噬主的凶物,輕則身敗名裂,重則性命堪憂。   不過這都是老講兒了,屬於封建迷信。如今這個時代,大家接受唯物主義教育幾十年,早就不信這一套。只要有錢可賺,管它什麼規矩、什麼路數,一概以大無畏的氣魄徹底砸碎踏平。財神爺在上,牛鬼蛇神全都要靠邊站。   比如此時跟我同車的那幾個人,顯然就不是那種敬畏傳統的老派古董商人。   我現在正置身於一輛破舊的豐田九座麵包車裡頭,車裡除了司機一共只有五個人。車廂裡一直特別安靜,沒人搭訕,也沒人寒暄。那四個人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全都擺出一副拒人千里的淡漠表情,沉著臉一言不發。只有當車子猛然一顛的瞬間,他們才會飛快地調動眼神,假裝不經意地朝彼此投去銳利的一瞥。   我能感覺到,這四個人跟我不太一樣。我是城裡的小古董店主,而他們則是那種專在農村收舊貨的古董販子。這些人常年混跡鄉村,跟樸實卻又狡黠的農民打交道,所以身上帶著淡淡的土腥味和煞氣。   這車裡坐的都是誰?現在往哪兒去?我完全不知道。車窗關得嚴嚴實實,外頭的夜色漆黑如墨,根本看不清景物。只有引擎發出低沉的嗡嗡聲,表明我們正在朝著某個目標行駛。   我懶得多想,把頭靠在冰涼的車窗上,太陽穴抵住窗扣,就這麼似睡非睡。這車子走得晃晃悠悠,上下顛簸,我昏昏沉沉中浮起一種奇特的錯覺——整個車廂就像是一具剛剛被釘起來的大棺槨,嚴絲合縫,不留一絲光亮。我在裡頭躺著,外頭有十六人大杠抬著棺材一步步走過墳地,走下墓道,朝著最終的墓穴前進,前進……對了,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許願,已經過了而立之年,是皇城根兒下一個倒騰古董的小人物。我在琉璃廠有家小店,平時倒騰點金石玉器,店名叫作四悔齋。   哪四悔呢?是悔人、悔事、悔過、悔心。這是我爹臨死前的遺言,他在「文革」期間被迫害,投了太平湖,留下這麼八個字。而這八個字後頭,其實還隱藏著一大段故事。我們家祖上是「明眼梅花」的一支。「明眼梅花」指的是古董行當五個古老的家族,他們各自擅長一個門類古董的鑒定,在收藏界有著泰山北斗的地位。建國以後,這五脈改組成了中華鑒古研究學會,影響力依然不小。   我爺爺許一城原來是民國時期五脈的掌門人,出身於白字門,後來因為盜賣則天明堂的玉佛頭給日本人,被當成漢奸槍斃了。我們許家從此一蹶不振,退出五脈。三十歲生日那天,在有心人的推動下,我一頭掉進這個漩渦裡。經過一番艱苦周折,我總算是為我爺爺平反昭雪,讓佛頭回歸祖國,了結了許家和這玉佛頭的千年糾葛。事了以後,我還是回到四悔齋,繼續倒騰古董,悄無聲息地活著。   我突然聽到一聲閘瓦嘶鳴,身子猛一前傾,從回憶中醒過來。車子終於停住了,我睜開眼睛,擺了擺頭。這一擺可不得了,我看到旁邊車窗外的黑暗中,赫然浮現出一張慘白的人臉,臉上的雙眼特別怪異,一邊特別大,圓如牛眼,黑的少,白的多;一邊特別小,跟王八對瞪不一定能贏。這一大一小兩隻眼睛,好像隨時在瞄準開槍似的。   我頓時嚇得一激靈,身子下意識地躲了一下,差點從座椅上掉下去。同車的四個人似笑非笑,露出鄙夷的神色。我這才想起來,這張臉應該是這輛車的司機。沒容我多想,「嘩啦」一聲車門被拽開,司機把頭探了進來,一邊大眼珠子輪了輪,沙啞著嗓子做了個請的手勢:「我叫大眼賊,跑堂的,幾位跟著我走吧。」   我連忙調整一下呼吸,跟著其他四個人一起跳下車來。我雙腳一踏上地面,一股混雜了松枝和野草的清香撲鼻而來,味道特別清涼。不用問,這是荒郊野嶺的山味兒,而且是特別荒涼的地方。我環顧四周,隱隱能看見幾座山形輪廓,黑暗中狀如巨獸隱伏一般,似乎隨時會撲過來。   大眼賊讓我們跟緊他,朝著黑暗中的一個方向走去。此時天上烏雲遮蔽,把月光擋得死死的,只有那大眼賊手裡攥著個忽明忽暗的手電筒,勉強照亮前路。他這個手電筒特別有講究,燈頭罩了一圈硬紙板,這樣光柱只收束在前頭一段,散射不出去,稍微離遠一點,就看不到了。   我們跟著他在高高低低的山坡地上走了十多分鐘,七轉八彎,中間還鑽了兩回林子。終於有人忍不住問了一句:「你這是把我們帶去哪兒?到底在哪裡開席?」   大眼賊轉回頭,咧開嘴笑道:「急什麼,做東的又不會離席。」說完還嘎嘎笑了兩聲,聲如老鴰。他笑完以後,周圍溫度陡然下降,森冷森冷的。那人不敢再問,只得「哼」了一聲,跟著繼續走。   我們一行人走了約莫半個多小時,終於走進一處幽深的山坳。這個山坳左右被兩道高聳的山嶺逼夾,形成一小塊麓底平原。在遠處隱約能聽到潺潺水聲,應該是從山嶺上流下來的溪水,在這裡盤了一圈,正好把這小山坳給切成一個三角形。溪水為底,兩道山嶺是兩條邊。這在風水上叫二龍入水,是塊宜建陰宅的吉壤。   大眼賊踏進山坳,停下腳步,拿手電筒往前頭晃了晃:「喏,就是那邊。」我們順著燈柱一看,首先看到的是遠遠一個身穿迷彩服的年輕人蹲在地上,身前有一個半米寬的土坑,坑旁擱著三個精鋼柄的重鏟和一大堆新鮮泥土。   不用問,這種風水寶地,土下三尺必有墓穴;有了墓穴,必然就有盜墓賊聞風而至。   「挖到什麼地步了?」與我同行的一個刀疤漢子問。   大眼賊踩踩地面,得意道:「整個墓室的位置已經方出來了,咱們剛剛打到後牆。就差臨門一腳,專待各位來開席。」   同行的幾個人走到那盜洞前,翻弄拋出來的泥土,表情不一。我聽說有積年的盜墓賊,一看土壤就知道是哪朝哪代的墓。不過我可沒那本事,估計同行的幾個人和我水準差不多。他們檢驗泥土,只為圖個心安罷了,其實看不出個所以然。   檢查完泥土,大眼賊笑咪咪地說道:「諸位好運氣,這回上的菜是頭鍋的紅燒肉,有吃頭。要沒什麼異議,咱們就上菜吧?」   我們五個人點點頭,站開一段距離。大眼賊拿電筒衝那邊閃了一下,喊了句「開席」,那個穿迷彩服的小夥計起身,然後抓起一把鐵錘和鏟子。他身材細瘦,輕而易舉就鑽進了盜洞。大眼賊從懷裡掏出一瓶散裝的白酒,還有五個杯子,給我們一人遞了一杯:「山裡露重陰寒,整點白的驅驅寒氣,還得一陣子呢。」   他不說也罷,一提這事,我頓時覺得陰風陣陣,白霧彌漫,下意識地朝黑漆漆的山林裡看了一眼。大眼賊遞到我這兒,笑了笑:「老弟頭一回吃現席?」我尷尬地笑了笑,大眼賊道:「一回生,兩回熟,咱們這個辛苦點,可心裡踏實不是?」我點頭連連稱是,接過酒杯一飲而盡,辛辣的散裝白酒順著嗓子滾成一條火線,直到胃裡,我的眼睛卻一直盯著盜洞口不斷拋出的泥土,心中翻騰。   這大眼賊說的「吃現席」,乃是古董界的一樁頗為隱祕的勾當,我從前只是聽說,想不到如今也親眼見識了一回。   大凡古董,主要來源有兩種:一是活人世代流傳下來的;二是死人帶進墓裡後來被挖出來的。前一種傳承分明,後一種卻不太好判斷真假。你說這東西是從古墓裡挖出來的明器,怎麼證明?萬一是誆人的怎麼辦?要知道,有些古董本身不值什麼錢,價值全在它的出處。同樣一粒瓜子,從小賣店買的就不值一文,若是從馬王堆女屍肚子裡挖出來的,就貴逾千金。   於是就有人想了個主意,先把墓地位置勘察好,盜洞打到墓室邊上不動,然後請一些買家到現場來,當著他們的面敲開墓室,把墳墓裡的東西掏出來,現掏現賣。買主親眼見到明器從墳裡起出來,自然不必擔心有假。   這個勾當,在古董行當裡就叫作「吃現席」,這個「席」原意指的不是酒席,是蘆席,蘆席是幹麼的呢?是舊社會用來裹死人的,即指墳墓。我們這樣來買東西的,叫「做客的」,盜墓的叫「跑堂的」,而「做東的」,自然就是指墓裡的死人——所以剛才大眼賊一句「做東的不會離席」,嚇得那些人都不吭聲了。   像大眼賊說今天吃頭鍋的紅燒肉,意思是說這是一座明墓——明太祖姓朱嘛——頭鍋是說之前沒盜洞,裡面藏著好東西的概率很高。   我們邊喝白酒邊等,等了十多分鐘,大眼賊忽然眼睛一瞇,說:「來了。」一群人目光朝盜洞看去,看到兩隻灰敗的死人手緩緩伸出來,不是墓主詐屍順著盜洞爬出來了吧?這場景可著實有點瘮人,大家下意識地退了一步。大眼賊卻哈哈一笑,手電筒一晃,我們這才看清,那手是剛才下洞那小夥子的,沾滿了墓泥,兩手之間,還抱著一樣東西。   看到這東西,大家眼睛都是一亮。看這跑堂的得用兩手抱住,說明東西的尺寸小不了。在明墓裡挖出這麼大的物件兒,可是個好兆頭。但我們五個人誰都沒動,站在原地看著大眼賊一個人跑過去。   這是吃現席的規矩。買主是來買放心貨的,不是來挖墳掘墓的,所以盜墓全程不能沾手,得等人家把明器送到跟前,才能看。這樣一來,自己只算是買明器,不算盜墓,損不著陰德,算是個心理安慰。從現代法律角度考慮,萬一真東窗事發,也最多是個銷贓的罪名。   大眼賊走過去把東西接出來,很快折返回來,小心翼翼擱到地上,拿手電去晃。我們五個人湊過去一看,這東西是個瓶子,撇口,長頸,瓶腹圓滾滾的,看器形可能是玉壺春瓶。但表面髒兮兮的,看不出成色。   大眼賊早有準備,先掏出一把毛刷,把上頭的泥土狠狠刷了幾道,又把那半瓶散裝白酒打開,取了塊麋子皮,蘸著酒精細細擦拭。很快這瓶子的釉色光澤顯了出來,紋飾也擦清楚了,上頭有青花如意頭紋、卷草紋、纏枝菊紋,看起來氣度不凡。   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看這些特徵,搞不好是個明青花,那今晚可真是大收穫了。   吃現席有個特點——挖開墓室之前,誰都不知道裡頭是什麼。有可能有稀世珍寶,也可能啥都沒有。所以買家一般都先付一筆辛苦錢給盜墓的,謂之打賞,保證盜墓的不管挖出什麼,都有一筆保底的收入,不至於白幹;另外一個用處,則是排出座次,誰的賞錢多,誰就能優先挑選。有財大氣粗的,甚至會來個包桌。   眼下挖出這麼個值錢的瓶子,大眼賊露出肉痛的神情——他已經收過保底的賞錢,這瓶子哪怕是柴窯出的,他也只能放手給人——他把瓶子擱到地上,退開幾步勉強一笑:「你們來看看吧。」   賞錢給得最多的那人站出來,笑容滿面地接過瓶子,來回端詳了幾遍,卻沒給其他人遞過去,雙手環抱,抬頭說了一句:「幾位,這個我先吃了。」   我們四個先是一怔,隨後紛紛面露無奈之色。   一般吃現席的規矩,要等墳墓裡的東西全都掏出來,一字排開,然後再按照賞錢多寡,一人挑一件,如果還有剩,按次序重複直到挑光。這人上來就把這瓶子占了,有點霸道,但規矩上不能算錯。   再者說,他已經動用了一次優先權,要等到我們四個都拿完,才能再挑。到時候能剩下啥,真不好說。從這個角度來看,吃現席和賭石差不多,全看運氣。有人只花幾百塊錢,就能撞到件唐三彩;有人一氣包下十來桌墳,卻只得了五六斤死人骨頭。   於是我們也只好忍氣吞聲,等著看還有什麼菜能端出來。過不多時,大眼賊又從盜洞裡起出六七件東西,堆在地上。裡面有一尊銹蝕得不成樣子的銅香爐、一片長命銀鎖、半片腐爛的絲綢、兩個小陶碗,還有一堆散發著黴味的銅錢。   我們幾個人皺著眉頭在這堆東西裡扒拉,看來看去都不滿意。跟那個瓷瓶相比,這些東西都是破爛。那個刀疤漢子抬起頭,不耐煩地問大眼賊:「裡頭還有嗎?」   「沒了。」大眼賊一攤手。   「做東的身上沒搜?」刀疤漢子追問道。   大眼賊一怔,連忙賠笑道:「張老闆,我們不動棺材,這是規矩。」   一般這種盜墓的,只搜摸墓室裡的陪葬品,不開棺材,不搜屍身,算是對死者的尊重。不料張老闆「嗤」了一聲,十分不屑:「一群倒斗的,還這麼多窮講究!你們難道不知道,墓主嘴裡含的翡翠,屁眼裡塞的瑪瑙,身上掛的珠寶,那才是好貨!」   大眼賊連連擺手:「倒斗已經是非分之舉,再動屍身,可是要遭報應的——這可是人家的地盤。」他大眼珠子四處亂轉,山谷此時夜霧升騰,霧色一片慘白,彷彿死者翻出眼白在一旁窺視,氣氛詭祕。   若換了膽小的人,看到這番景象可能就縮了,張老闆卻根本不理這一套:「當婊子還立什麼牌坊。我們幾個大半夜跑過來,是求財的,不是看你五講四美的!」張老闆不傻,他知道得團結一批,打擊一批,一句話就把旁邊觀望的幾個人拉攏過來了,一起對大眼賊施壓。   席上的其他客人紛紛點頭。大家來一趟不容易,只因為一條莫名其妙的老規矩就空入寶山而回?這實在太荒唐了。就連那個先占了瓶子的人,都表示贊同張老闆的意見——只有我沒吭聲。   可大眼賊還是一臉為難:「這可不成,這可不成,咋能幹這樣絕戶的事兒呢……」   張老闆見大眼賊不答應,怒從心頭起,他把大眼賊推開,走到盜洞前抓起一把鏟子,喝道:「你開不開棺?不開的話,我就把這洞填嘍!」   大眼賊的臉頓時白了。洞裡頭還有一個人沒出來,他這一鏟子下去,同伴就要活活被困在墓中。他哀求道:「張老闆,張老闆,可別壞了規矩啊。」   張老闆滿不在乎:「放著眼前的錢不掙,這才是壞了規矩!」他手裡的鏟子作勢要填土,大眼賊急得上前阻攔,又被其他幾個人逼了回來,嘴裡喃喃道這怎麼可以。   我眉頭一皺。我最見不得張老闆這種人,於是站出來勸解道:「見過挖墳掘墓的,還沒見過逼人挖墳掘墓的。你要覺得不過癮,自個兒下去掏,逼跑堂的算怎麼回事?」   張老闆舉起鏟子,對準我冷笑道:「少在那兒裝善人。你給的賞錢最少,按規矩拿不了幾成東西。若不開棺,你這趟就算是白來了。」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奉勸你懸崖勒馬,及時回頭。」我不甘示弱。   「操!你他媽以為自己是新聞聯播啊!」張老闆罵了一句,突然不懷好意地瞇起眼睛,對其他幾個人道,「這小子我在車上聞著味道就不對,跟咱們不是一路人。」他又把眼神飄向我這邊,「你小子不會是別有企圖吧?」   他這是誠心挑撥,其他幾個人的表情立刻變得有些不自然。   吃現席的風險就在這裡。挖墳的地方一般都是在荒郊野嶺,萬一買家或賣家起了貪心想謀財害命,事後把屍體往洞裡一扔,估計幾十年都發現不了,所以特別忌諱不相干的人參加,都得是熟臉,且外頭留了保人。也該著大眼賊倒楣,他這次找的我們幾個買主,彼此都不認識,不知根底,他自己又鎮不住。結果被張老闆這麼一挑唆,局面立刻變得微妙起來。   大眼賊見勢不妙,扯扯我袖子:「許老闆,你就別跟他們頂了,大不了我自己損點陰德,去開棺唄……」   「他都要埋你的人了,你還縮?」我瞪他。   大眼賊枉長了這麼一隻大眼,居然有點眼淚汪汪,跟大姑娘似的:「我帶你們來這裡吃現席,要是鬧出人命,江湖上誰還敢信我?」   我撇了撇嘴:「看不出你還挺講義氣的。」   大眼賊聽不出來是諷刺,反而一拍胸脯,特自豪:「我大眼賊出道以來,一向是義字當頭。」   張老闆在那邊不耐煩了,揮動鏟子,衝著大眼賊喝道:「今天這裡必然得埋一個人。要麼是你,要麼是他,你來挑!」他的一舉一動,讓人忍不住懷疑他早就想翻臉,剛才不過是借題發揮。今天一開席,就上來一道玉壺春瓶,惹得參加者貪欲大起,張老闆略加挑撥,這些人就什麼規矩都不顧了——人性就是如此,經不得任何試探。   這大眼賊是個守老規矩的人,可碰到這些只認錢的主兒,算是認倒楣。我略一沉吟,拍拍大眼賊肩膀道:「這事交給我處理吧。」   「許老闆?你……」   我晃了晃頭,走到兩人之間,舉起右手胳膊大聲道:「張老闆,我可告訴你,你若是再執迷不悟,馬上可就要倒大楣了。」   張老闆大概是覺得我在虛張聲勢,眉頭一跳,獰笑著往盜洞裡鏟進一堆土去。大眼賊不由得失聲喊了一聲:「張老闆!別!」   他這一聲喊,驚起了四周樹上的宿鳥,整個林子裡都傳來撲簌撲簌的聲音。張老闆恍若未聞,舉起鏟子正要使第二下,突然發現自己胸口多了一個米黃色的光圈。他連忙抬頭看,看到手電筒還好好地握在大眼賊手裡,他再往大眼賊和我身後看,發現這是從林中霧靄中刺出的一道光柱,正印在胸口上。   周圍幾個人立刻惶恐不安起來,不知這是個什麼情況。張老闆先是呆了一下,看這光柱對自己沒什麼損害,冷哼一聲,手裡填土的動作反而加快了。等到張老闆抬起第三鏟時,附近林中白霧之間升起了無數光點,約有二三十處,飄飄忽忽,都朝著這邊湧來,同時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大眼賊突然撕心裂肺喊了一嗓子:「墓主索命來了!」這聲音淒厲無比,張老闆手裡一哆嗦,鏟子「噹啷」一下跌落在地上。他本來不信這些怪力亂神,可此情此景來得詭異,心中本來就繃著,被大眼賊這一嗓子喊,頓時亂了方寸。

作者資料

馬伯庸

作家。人稱「文字鬼才」。作品涵蓋歷史、科幻、影視評論等諸多領域。代表作有長篇小說《古董局中局》、《風起隴西》、《三國機密》,中篇小說《末日焚書》、《街亭殺人事件》、散文《風雨》、《破案:孔雀東南飛》等。 馬伯庸得獎記錄: 《寂靜之城》獲2005年中國科幻文學最高獎項「銀河獎」。 《風雨》獲2010年人民文學獎散文獎。 《破案:孔雀東南飛》等短篇獲2012年朱自清散文獎。 《古董局中局》入選2013年第四屆中國「圖書勢力榜」文學類年度十大好書。

基本資料

作者:馬伯庸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16-02-03 ISBN:9789869218382 城邦書號:1HO059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