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吸血鬼之花2︰抉擇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吸血鬼之花2︰抉擇

  • 作者:申智恩(신지은)
  • 出版社:平裝本
  • 出版日期:2016-01-25
  • 定價:199元
  • 優惠價:85折 169元
  • 書虫VIP價:15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49元

內容簡介

是妳的體溫,讓我了解到什麼叫溫暖。 是妳的呼喚,引領我離開黑暗的深淵。 韓國版「暮光之城」!令人怦然心動的吸血鬼羅曼史急速展開! 五百年來無法感受溫度的路依,卻在緒英的身上找到了溫暖。路依還不明白這是什麼感覺,只知道緒英對自己而言是無可取代的存在。 緒英終於了解長久以來糾纏路依的心結是什麼,她想待在路依身邊,成為他的支柱,讓兩人不再為孤獨所苦,然而吸血鬼世界的殘酷現實卻是重重的阻礙。 路依決定前往吸血鬼要塞求助,不過想要進入要塞,緒英必須接受路依的烙印之吻,這個烙印標示著她是路依的新娘,但這也將讓緒英暴露在更多的危險裡。 另一方面,力量僅次於路依的吸血鬼議長亞瑟因為即將屆滿一千歲,隨著逐漸接近死期,也焦急地尋找據說擁有後便能長生不死的吸血鬼之花,甚至不惜和半人半吸血鬼的「半種協會」聯手,而一場大戰也將無可避免…… 韓國讀者一致讚嘆:怎麼這麼好看! 竟然能讓讀過很多奇幻羅曼史的我這麼快就沉迷,而且還這麼投入,作者的文筆真的太可怕了! ——twinkle 只要一開始讀的話,滑鼠幾乎就要因為汗水而故障,這就是一本這麼令人中毒的小說!讓人一看再看,直到被媽媽拉走為止才肯罷休,像毒品一般的小說! ——藍色的羊 有進來的門卻沒有離開的方法,真是本魅力無比的小說!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在給好評,這本小說讓人希望它永遠都不會完結! ——標籤 就像吸血鬼無止盡地渴望鮮血一樣,這本書也讓人無止盡地渴望下一回! ——Aileen 在Naver連載的小說中,這是唯一一本即使讓我賭上性命也想擁有實體書的小說!我現在也正為了擁有這本書而絞盡腦汁! ——Dream

內文試閱

  白翰因為受到藝玲的攻擊而昏倒,但幸好他沒過多久就恢復意識了,除了綁在手上的東西以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外傷,所以大家也都鬆了一口氣。但問題還是在被綁住的雙手。   「……沒辦法解開。」   「什麼?路依你的力量也解不開嗎?」   路依點了點頭。無法用肉眼確認綁住白翰的不明物體的狀態。他的手上明明什麼東西也沒有,但他卻無法照自己的意志移動雙手,路依施力想要截斷那個不明物體,但不知道那個不明物體究竟是什麼材質,竟然怎麼樣都無法截斷。   「看來得去找傑克勛爵了。」   「傑克勛爵?」   「說不定傑克勛爵會有辦法解開它。」   傑克是擁有「最厲害的智者」稱號的吸血鬼。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會有辦法,路依想到這個可能性,打算帶白翰前往要塞。因為半種對吸血鬼來說是危險的存在,所以帶著他去要塞的話勢必會引起其他吸血鬼的注意,但現下的狀況也別無他法。   「妳在這裡……」   「我也要去!」   一覺得路依要把自己丟下,緒英馬上就開口截斷他的話,先下手為強發表聲明。路依的眉毛因為她的話抽動了一下,但她卻假裝沒看見,固執地說她也要跟去。這時,阿坎站出來勸阻:   「那是充滿吸血鬼的要塞,要是身為人類的緒英小姐也跟去的話……」    「我待在這裡,如果遇到以前遇過的吸血鬼,或是像藝玲一樣的生物而被襲擊的話怎麼辦?」   緒英的話讓阿坎閉上了嘴巴。老實說,要阿坎或肯保護她不被吸血鬼或像藝玲那樣不知名的存在攻擊,是不可能的事,要是在路依不在的期間緒英遭受到他們攻擊的話,那她就只能坐以待斃了。   「……」   路依皺起眉心,感到頭痛似地按著腦袋。他接著搖搖頭,深深地嘆口氣。   「帶人類到要塞……」   把人類帶到吸血鬼要塞裡是前所未聞的事,吸血鬼的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從他出生到現在也沒聽過這種事。   吸血鬼的要塞籠罩著濃厚的吸血鬼妖氣,首先要擔心的是緒英有沒有辦法承受那個地方的瘴氣,第二個擔心的點是,如果有人類出現在要塞裡的話,其他吸血鬼不會坐視不管的。   「我要去!」   但緒英要是固執起來更是不可理喻,路依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表情。他用犬齒用力地咬了自己鮮紅的嘴脣。   滴答——   紅色的鮮血從路依的嘴脣流淌而下。他並沒有擦拭從嘴脣流下來的血,而是一把拉過在旁邊和阿坎拌嘴的緒英,讓她坐在沙發上,然後把雙手壓在沙發兩邊突起的扶手上,抬起一隻腳靠在坐墊的部分,由上而下俯視她。   面對路依突如其來的舉動,緒英眨著一雙大眼,一邊心想他為什麼會這樣,一邊喊著路依的名字。在她的呼喚下,路依鮮紅的瞳孔依舊靜如止水,他伸出一隻手撫上她的臉頰。緒英因為緊接著落在自己嘴脣上的冰涼觸感而瞪大雙眼。   啾——   探進她嘴裡的舌頭帶來一陣血腥味,那根充斥著血腥味的舌頭抵住她的舌,接著有某種東西流入她的嘴裡。有著血腥氣味的某種東西和口水交融,最後被緒英吞嚥而下。   等到緒英把自己的血吞下後,路依才離開她,然後用一種什麼都沒發生過的表情,抬起手臂擦拭掉嘴角的鮮血說道:   「好了。」   「你……你……」   緒英因為他的所作所為而感到手足無措,她結結巴巴,伸出食指指著路依,身體僵在原地。不只是她,白翰和阿坎也因為路依的舉動而張著嘴,露出驚訝的表情。不久之後,阿坎看到浮現在她臉上的紋路,這才理解路依為什麼會那麼做,進而點了點頭。   「路、路依……你……」   「……」   緒英感覺那一分鐘彷彿有十分鐘那麼漫長。雖然嘴脣相觸的時間十分短暫,但對她來說,就像是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一樣。她受到那麼大的衝擊,路依的表情卻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看到路依的反應,緒英突然覺得有點委屈,她顫抖著雙脣,開口說:   「現、現在……對、對我……」   「妳沒辦法好好說話嗎?」   看到緒英無法把話說好的樣子,路依突然擔心起剛剛餵她的血是不是帶來了什麼異樣反應,於是擔心地走到她身邊,緒英卻把他推開,逃到沙發的角落,對他大喊:   「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   「知道。」   是他做的事情,他當然知道。路依點點頭,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緒英對他的反應感到虛脫,她張著嘴,呆愣愣地望著他。果然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路依因為擔心緒英的身體狀況,再次靠到她身邊,把蒼白的手放到她紅撲撲的臉頰上。   「這是刻印,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的。」   「刻……印?」   「因為要帶妳去要塞。」   對於解釋「刻印」是什麼,路依提供的資訊太少了。緒英依舊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但路依卻沒有繼續說明下去,他露出滿足的微笑,撫摸著出現在她臉頰上的紋路。   「那是什麼?說話啊!」   緒英因為路依的舉動而感到鬱悶,忍不住大聲說話。站在一旁的阿坎深深地嘆了口氣,站出來代替他的主人進行說明。   「刻印……代表戀人關係。」   「戀、戀人……?」   就像是變成一團廢鐵的機器人在轉動脖子一樣,緒英僵硬地將腦袋轉往阿坎的方向,白翰也是一臉訝異地盯著阿坎看。   「那是吸血鬼在自己的戀人身上留下的標記,在懷有自己的孩子、或是預計要讓她懷有孩子的人類身上留下印記,就能確保她不受到其他吸血鬼的攻擊。」   「因為妳是人類,若要讓其他吸血鬼不對妳出手,就只有這個辦法了。」   在阿坎說明過後,路依又無動於衷地開口補充道:   「所以我才會這麼做。」   就算他做的事情只是為了保護她不受到吸血鬼的攻擊,但這樣的舉動還是太過火了,緒英臉上的紅暈久久無法消失。   「那是我的初吻耶……」   有一種初吻莫名其妙就被奪走的感覺,讓緒英委屈得想要流眼淚。老實說,一開始碰到他的嘴脣時,她還在想路依是不是喜歡她,但原來路依只是為了保護她才會那麼做,對於這樣的事實,她感到有點無力,也覺得空有期待的自己像個笨蛋一樣,不由得在心裡胡亂咒罵著自己。   「笨蛋、呆子!自己在那邊亂想像什麼東西!」   「這個是紋路。」   阿坎拿來小鏡子,讓她直接看看浮現在她臉上的紋路。就像是紋身一樣,她右邊的臉頰上浮現了奇怪的紋路,鮮明得像是在宣示自己的存在。   「這個是路貝勒依先生的紋路。」   「路依的紋路?」   「上級吸血鬼都有代表各自家族的紋路,身上帶有路貝勒依先生的紋路,就可以清楚地讓其他吸血鬼知道緒英小姐屬於路貝勒依先生所有,而且那個紋路上也融入了一些路貝勒依先生的力量,所以可以保護緒英小姐不被吸血鬼的氣息所影響。」   緒英伸出手撫摸自己臉頰上的紋路。也就是說,只要有這個的話,就不會受到其他吸血鬼攻擊了對吧?   想到以後再也不用麻煩路依了,緒英便一臉歡喜地說道:   「那麼,只要一直保有這個的話……」   「那個紋路的有效期限是三天。」   「你說三天?」   「如果妳有我的小孩的話就會繼續存在,但如果沒有,三天後就會消失了。」   「那只要再次刻……」   緒英的話還沒說完,路依就搖了搖頭。   「一輩子只有一次。」   「咦……?」   「人類女子一輩子只能接受那個刻印一次。」   為了標記懷有孩子、或是預計讓她懷上孩子的女性而刻印的紋路。   緒英既沒有他的孩子,也沒預計要擁有他的孩子,所以那個紋路很快就會消失了,而且女性能擁有這個紋路的機會,一生只有一次。   「三天……」   如果路依說的是真的,那就表示她必須在三天之內離開要塞才行。   緒英愣愣地望著白翰被綁住的雙手,然後嘆了口氣,真心希望傑克知道怎麼消除那個異樣的不明物體。   在沒有一絲光線的漆黑之中,吸血鬼要塞裡充滿了一對對閃爍著紅色光芒的眼睛。在要塞的某個房間裡,一名紅髮男子正在品味侍從為自己倒的紅酒。   「真好。」   對男子來說,喝紅酒的時光似乎十分重要。房間裡陳列著滿滿的紅酒櫃,不難看出男子非常喜歡紅酒。   「香味不錯……」   紅酒隱隱散發出一股幽香,男子的嘴角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鮮紅的雙眼也滿足地彎成一條細線,他把酒杯往自己的嘴靠近。   「雷卡先生。」   但男子的興致只到那裡就被打斷了。侍從在黑暗裡呼喚他名字的聲音打壞了他的興致,雷卡煩躁地皺起臉來:   「什麼事?」   雷卡的語氣充斥著不耐煩。如果破壞他興致的侍從帶來的情報沒有比喝紅酒還要重要的話,他就會殺了他。雷卡露出凶狠的神色,盯著侍從。   「路貝勒依先生回來了。」   「喔……」   幸好侍從帶來的消息足以引起雷卡的興趣。他把酒杯放下,從位子上起身,他才一站起來,身旁的侍從馬上就為他披上黑色披風。   「他往哪裡去?」   「聽說他正前往傑克先生的房間。」   如果是去傑克的房間,那就表示他得到什麼情報了。雷卡決定去傑克勛爵的房間一趟,但他才剛打算離開房間,侍從又開口叫住他。   「雷卡先生……」   「……?」   「那、那個,路依先生不是自己一個人回來的。」   喜歡獨來獨往的他,平常也不怎麼把侍從帶在身邊的,這次竟然不是一個人回到要塞?雷卡的臉上浮現了疑惑的表情。   雷卡以眼神示意侍從繼續說下去。侍從低下頭,繼續接著說道:   「他還帶著人類和半種。」   「人類?半種?」   雷卡蹙起雙眉。   如果是路依的半種,那指的應該就是那個名叫白翰的傢伙了,路依把半種當作侍從留在身邊這件事,因為聽說過很多次所以他早就知道了,真正讓他意外的是路依把人類帶來要塞。   「那傢伙,不是討厭人類嗎?」   雷卡撫摸著下巴,發出了「哼嗯」的鼻音。   「是男的還是女的?」   「這我就不太清楚了,因為對方穿著黑色的長袍,包得緊緊的……」   「知道了。」   反正是只要去傑克房裡就可以見到的人物,也沒必要現在就知道。雷卡點頭,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聽說路貝勒依先生帶了人類新娘回來了?」   「都還沒有辦過成年禮,不覺得有點太早了嗎?」   「哎呀,都已經活了五百多年了,早什麼早啊,和我們下級吸血鬼一樣啦!」   下級吸血鬼一聽說路依帶了人類回到要塞,都因為他終於要娶妻而感到開心。從這些片面的反應來看,可以看出路依的知名度在下級吸血鬼之間並不差。   但這種反應只有在非常低階的吸血鬼之間才會出現,也就是那些不知道花的行蹤的下級吸血鬼。   上級吸血鬼猜不透路依在這種混亂的時刻把人類帶回來的想法,全部都陷入緊張的情緒之中,每個上級吸血鬼都指派自己的侍從去監視路依,弄得一片人仰馬翻,特別是亞瑟一行人更是如此。   「路貝勒依心裡在盤算什麼?」   「難道那個人類有了路貝勒依的孩子嗎?」   「是半種……或是吸血鬼的話該怎麼辦?」   越是上級吸血鬼的後代,出生的子嗣不管是半種或是吸血鬼越會擁有強大的力量,也因為如此,目前位於序位第一的路依的子嗣不免成為大家的話題,如果他的後代是半種的話……   「處境非常危險啊!亞瑟先生!」   「我也知道!」   亞瑟不耐煩地回答,略顯粗魯地把金髮往上梳攏。不管怎樣,一定要阻止路貝勒依的小孩出生。亞瑟對著侍從大發雷霆,要他們打聽出路貝勒依在哪裡。   「聽、聽說他正朝著傑克先生的方向走去!」   或許是訓斥帶來的效果,侍從匆匆忙忙地跑來稟報消息。一聽到侍從的話,亞瑟猛然從位子上起身,高喊道他要立刻動身前往傑克的房間。   砰——   「唉,我放棄了。」   每次都叨唸個不停的傑克,這次卻只是搖了搖頭,什麼話也沒多說。路依沒有禮貌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而且他也厭煩於每次都要這樣發牢騷,所以只能有氣無力地回過頭,望向路依一行人。   「喔?」   路依每次都是自己前來,今天身後卻跟了特別多人。在確認了那些人是誰之後,傑克抬了抬眼鏡,心想路依終於瘋了。   「你終於還是瘋了嗎?」   「……」   「怎麼會想把半種還有人類……不,半種就算了,怎麼會想要把人類帶到吸血鬼要塞來!」   路依沒有回應傑克的話,他就像把傑克的房間當作自己的家一樣,一派輕鬆地走進去後便在房間另一邊的沙發坐下。就算擦亮眼睛仔細尋找,在路依身上還是沒有一丁點規矩可言,傑克看了他一眼,放棄似地搖了搖頭,然後伸手向尷尬地站在一旁的白翰和緒英示意。   「你們也坐下吧。」   他們還算是有點禮貌,一直到傑克開口要他們坐下後,緒英和白翰這才坐到沙發上。傑克指示侍從去倒茶,然後在他們坐著的沙發對面坐下。   「你們是為了什麼事而來……」   「希望您能幫忙看一下白翰的狀況。」   聽到路依的話,傑克將視線轉到白翰身上。這麼看來,那個半種的姿勢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很奇怪,傑克把白翰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因為他身上傳來的異樣感覺,傑克開口要白翰站起來看看。   「嗯……」   白翰的手被某種東西不自然地綁著,雖然用肉眼看不出來,但因為隱約傳來的氣息,傑克皺眉向路依問道:   「……什麼啊?這東西?」   「我知道的話就不會來這裡了。」   路依氣呼呼的口氣讓傑克忍不住又咂了舌。「如果他會說好聽話的話,我就把我的腦袋剁下來!」傑克一邊心裡產生了無關緊要的想法,一邊仔細地觀察白翰的手。   「解鎖。」   傑克把自己的手覆蓋在白翰的手上,朝他的手施力,但那股力量反而被反彈出來,然後又重新被白翰的手吸收進去。   「難道……」   這個不明物體可以反彈他的力量。傑克把眼睛瞇得細細長長,然後咬了自己的手指頭一口,接著把滲出的血滴到白翰的手上,結果不明物體吸收了傑克的血珠,顯現出紅色的螺旋狀,但沒過多久,不明物體便開始拒絕血滴,本來是液體的鮮血,變成一顆顆的結晶掉落到地上。   「……是用半種的血做成的咒術。」   半種的血能凝結吸血鬼的血液,因此要是吸血鬼喝了半種的血,他身體裡的血就會逐漸凝固,進而死去。如果是較弱的半種的血,靠吸血鬼的再生能力還可以有某種程度上的治癒效果;如果是較強悍的半種,就算是路依也很難全身而退。   「如果連你的能力都有辦法抗拒……那對方應該是很強的傢伙。」   傑克的話讓路依皺起了眉頭。可以抗拒自己力量的強悍半種……路依的腦袋裡突然閃現過一個人物:在人類緊急召開的對策會議上,攻擊自己的那個不明黑色長袍人士。   「傑克勛爵,您說的是事實吧?」   「我明明一而再、再而三地說過,我沒有欺騙你的理由啊,這個……我沒辦法解開,這個半種的血竟然那麼厲害……這不是吸血鬼可以輕易解開的詛咒。」   一聽到連傑克也沒有辦法解開,白翰露出絕望的表情低下頭。一旁的緒英輕拍白翰的背,說了一些安慰的話,但似乎一點都沒有達到安慰的效果,白翰還是沒有抬起頭。     

作者資料

申智恩(신지은)

主修理工相關科系,興趣卻是不太相襯的寫作。睡覺時間很長,喜歡在床鋪上滾來滾去。比起現實的小說內容,更偏好夢幻、不會發生在實際生活中的非現實故事,也喜歡以這種題材來寫作。 以《吸血鬼之花》作為起點,未來預計撰寫各種吸血鬼系列的故事,不是那種為世人所知的普通吸血鬼,而是想寫出帶有「人味」的吸血鬼角色。

基本資料

作者:申智恩(신지은) 譯者:楊琬茹 出版社:平裝本 書系:@小說 出版日期:2016-01-25 ISBN:9789869259149 城邦書號:A10801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