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加碼
目前位置: > > >
吸淚鬼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吸淚鬼

  • 作者:市川拓司
  • 出版社:平裝本
  • 出版日期:2014-10-13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內容簡介

◆《現在,很想見你》暢銷天王暌違8年最新純愛奇幻物語! ◆日本AMAZON書店讀者★★★★☆(4顆半星)感動好評! 唯有愛,能超越死亡。 他像個熟睡的嬰孩般啜飲著我的眼淚, 無意識地,反射性地。 這就是他的渴望嗎? 吸取著我因傷心而滑落的淚水…… 患有家族性遺傳疾病,原以為只能活到二十歲的美紗,今天她卻穿著婚紗,在教堂裡回想著十年前與「他」的相遇。 十年前的美紗還是個平凡的高中生,某日,學校來了一位名叫冬馬的轉學生。他的五官俊美、姿態優雅,舉止充滿魅力,尤其他藏在劉海後面那雙異常晶亮的眼睛,讓美紗深深地被吸引。 一個滿月之夜,美紗偷偷潛入學校屋頂的溫室花園,沒想到卻突然失去了意識,幸好冬馬拯救了她。隔天美紗前去拜訪冬馬道謝,愛情的種子也開始在兩人之間悄悄萌芽。 美紗終於鼓起勇氣向冬馬告白,然而,冬馬卻有著無論是誰都無法公開的秘密──他是需要吸取人類眼淚才能生存下去的「吸淚鬼」一族!…… 【名家推薦】 ◎東燁(穹風)(網路小說名家) ◎藤井樹(知名作家) 「難以言喻的惆悵,隨著尾聲而蔓延……」 ──Misa(愛情小說名家) 「故事閱讀完的瞬間,有點寂寞卻又帶著幸福的滿足。我不禁期盼自己能成為擁有祝福,也能給予祝福力量的人。」 ──艾小薇(微幸福戀愛教主) 「好看的純愛物語,有時候哏新不新非重點,能否催淚才是關鍵,比如多年前大賣的《現在,很想見你》,作者市川拓司就是箇中好手,這回最新作品《吸淚鬼》功力依舊了得。很有畫面的情境設定,完全動畫的角色安排,一切就從鄉下的高校來了一位轉學生開始,然後男主角有不能說的秘密,女主角有難以治癒的絕症,他們互相被吸引且都視對方是特別的存在;然後奇蹟會出現,無奈造化又弄人……屬純愛基本元素,必殺技一出,超管用!」 ──小葉日本台(日劇達人) 「寂寞與幸福同時湧上心頭……讀完的感覺太美妙了!」 ──山田香織(TSUTAYA書店) 「真想把這本書獻給我所愛的人!」 ──一柳友希(淳久堂書店大阪總店) 「無庸置疑是市川拓司老師才寫得出來的小說。市川老師,歡迎回來!」 ──星真一(紀伊國屋書店梅田總店) 「人愛上另一個人的時候會變得堅強,甚至對從前的自己不敢置信。」 ──中村有太(BookDepot書樂)    「單單流淚就是成長──我發現了寧靜的綠洲。」 ──宇治佐和子(紀伊國屋書店埼玉新都心店)

內文試閱

  吸淚鬼──被食者的末裔。他們討厭鬥爭,因此選擇了逃離惡意與獨善的道路。然而長久以來,他們一直被天命般的敵人追捕著。為了保護美紗遠離危險,東馬受到了重創。而當他們在溫室中重逢時,東馬的生命已經相當地虛弱……   造訪闊別已久的頂樓庭園,比起懷念,更帶著奇妙的新鮮感迎接我的到來。我正以嶄新的雙眼和耳朵感受這世界,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愉快的陌生感吧。   夜色很暗,但我一眼就看得出庭園仍受到悉心的照料。雖不曉得是誰接下了我的工作,但那個人肯定也很愛這座花園。一想到這裡,我就很開心。   走到溫室,我利用鑰匙走進裡頭。   蘭花嗆人的香氣竄入鼻腔,還有芭蕉葉子的清爽香味。   我輕聲呼喚他的名字。   「榊同學?」   我豎起耳朵等候回應,但等了老半天,都沒有聽見他的聲音,循環著人造池水的幫浦發出了嘆息般的聲音。   我忽然回想起來,舉目往上望,看見一扇天窗微微敞開。   他來了。光是想到這件事,胸口就掠過熾熱的痛楚。我迅速環顧四周,在群木的陰影中尋找他的蹤影。   我再次試著呼叫他的名字。但是,還是沒有回應。我壓下著急的心情,更是走進溫室深處。   來到聖天使像前方,我停下腳步。約好見面的地點。   我朝著黑暗,悄聲呼喚。   「榊同學?」   然後又叫了一次。   「榊同學?你在這裡嗎?」   於是從近得出奇的地方傳來聲音。   我轉頭一看,發現他隱身在蕨類植物裡,橫躺在地。我衝向他,握住他的手。   「榊同學?」   他輕睜開眼,仰首看我。   「芳川同學……」   「你沒事吧?哪裡不舒服嗎?」   我伸手協助他起身後,從腋下攙扶著他,走到漂浮著睡蓮的人造水池旁。他的身體如火焰般燒燙,肌膚也乾燥得像是快燃燒起來的羊皮紙。   我讓他坐在草皮上,再轉開水池邊的水龍頭,雙手捧成碗狀汲水。他用手肘撐起上半身,等待著我。我輕輕將水送到他的嘴邊,他一口氣喝光,對我說「我還要」。同樣的動作我重複了五次。   總算止渴後,他上半身往後倒向草皮,再讓雙腳浸入水池。   「好熱。」他說。溫室因為白天的餘熱相當溫暖,但他指的並不是氣溫。我知道他口中所謂的熱,那是從內部燃燒自身的生命火焰。   我打開水龍頭,把手沾濕,然後輕放在他的額頭上。感覺像是摸著盛夏時期的柏油路面,讓人喊痛的熱度。   「我該怎麼做才好?」我問他。   「我想去那邊。」他表示。   設有裝置的小島是每邊約一百五十公分長的正方形,幾乎與水面同高,可見的部分全鋪著尼羅藍色的小磁磚。正中央有噴霧出口,上頭擺了好幾個大型的海芋盆栽以遮掩。   「嗯,好。」我一口答應。「我們走吧。」   我脫下帆船鞋和襪子,踏進水裡。水深約六十公分高,池水沒有想像中冷。濡濕的牛仔褲緊貼在大腿上,我攙扶著同樣脫了鞋子走進水池的他的肩膀,走向小島。   我們邊撥開纏繞在一起的蓮葉邊往前進。   「你還好嗎?」我問道。   「嗯,我沒事。」   「聽起來不像呢。」   他虛弱地笑了起來。   「是我害的嗎?」我問。「妳指什麼?」他反問我。   「我總覺得是因為你治好了我的病,損耗掉了你體內的某種東西。」   他搖了搖頭。   「妳想太多了,我只是有點累了……」   「那就好──」   走到小島後,我背對著盆栽坐在磁磚上,再讓他靠在我身上。我讓他的頭倚在自己胸口,輕柔地梳起他的頭髮,兩人的大腿以下還浸在水中。   「這樣子可以嗎?」我問。   「嗯,這樣就好了,很舒服。」他回答。然後又說了:「我喜歡這裡,有水和霧,而且這裡只有植物們……」   「是啊。」   某處傳來了「喀嚓」一聲開關啟動的聲音,噴出口噴起了霧。海芋的葉子左搖右晃,我的臉頰感受到了微風。   霧宛如白色火焰般颳起漩渦,將冰涼的水花灑在我們身上。   「不冷嗎?」他問我。   「不會。我不再像以前那樣虛弱了。」   「嗯。」他應道。「真的是太好了……」   「謝謝你……」   不過──我又接著說:   「都是因為這個關係,才害你遇到了危險──」   「絕沒有這回事。」他反駁。「不管我人在哪裡,隨時都伴隨著危險。這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   但就算是這樣,我仍然心想,如果是原本的他,絕不會被追趕到變得如此憔悴。那場治療不光是我,對他來說也非常危險。他說過「就算要賭上這條命」這句話,當時的我並沒有聽懂其中真正的涵義。   他為我做的一切──   只要是為了保護他,要我做任何事都在所不惜。   霧在水面上飄盪,在夜燈的微弱燈光下,如白色細帶浮現而出。簡直就像生物一樣,我心想著。潛入人的夢裡,僅在新月之夜渴求著水而徘徊來到現世。   他將手伸進冰涼的水流,靜靜品嘗那份觸感。   「第一眼見到妳的時候,」他開口說:「我馬上就知道了……」   「知道什麼?」   「我們將成為彼此特別的存在。」   他的語氣非常輕描淡寫,但我卻產生劇烈的反應。一想到自己的心臟與他的脖子隔著極短的距離,我就脹紅了臉頰。   「妳和別人一點也不像……」   「是嗎?」   「嗯。」他點頭。「太過與眾不同,徹底地孤立於人群。」   「嗯,對啊。我總是自己一個人……」   我知道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妳看到我,還露出了不安的表情呢。」   「因為我看到你,也有同樣的感覺……」   「嗯。」   「和別人一點也不像,不可思議的人──」   「連外表也很相似,因為肉體會直接反映出內心。」   「是嗎?」   「對。高角羚和瞪羚會長得很像,是因為牠們都是兇猛野獸獵食的對象。外形是有理由的。」   「我們也是?」   「大概吧──」   他說到這裡打住,微微咳嗽,身體現在仍然燙得像在燃燒。   「沒事吧?」我問他。「要怎麼做你才會好一點?」   他倦怠地搖搖頭。   「沒關係,這樣就好了……」   「可是──」   他將自己的手疊在我的手上,說「真的沒事」。   「我們稍微聊聊天吧……」   他好一段時間都沉默地凝視著霧,在急促反覆的呼吸之間,時而夾雜著全休止符般又深又長的吐息、乾啞的喘氣,與熾熱的呼息。   終於他用舌頭舔濕嘴唇,再次開始說話:   「我也一直注視著妳喔。」   聽見這句出人意表的話,我大吃一驚。   「是嗎?」   「嗯,我的目光總是追逐著妳。」   「我完全不知道──」   「我這方面隱藏得很好。」   兩個人一起輕聲笑了,水面上的波紋無聲地往外擴散。   「這種事還是第一次。」他說:「感覺非常奇妙。」   「嗯……」   「我已經習慣孤獨了,也認為獨來獨往是理所當然,不曾覺得這樣的生活少了什麼。」   可是──他說道,靜靜搖了搖頭。   「其實並不是這樣……」   「那麼,」我忍不住開口。「為什麼──」   他一瞬間若有所思似的屏住呼吸,接著低聲說道:   「這是我們的規定,不能和他人深入來往。」   聽見他的這句固定回答,我油然升起難以言喻的無力感。   「你們為什麼會這麼斷定呢?」   我如此發問,但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安靜地望著漂於水面上的霧氣。   我鼓起勇氣問出了一直以來不敢說出口的疑問。   「我們──接下來會怎麼樣?」   「我想,」他回答。「大概不會再見面了吧……」   我早就料到了,但聽見他斬釘截鐵地親口宣告,胸口還是感受到了撕心裂肺般的痛楚。   「這樣子也太──」   「我也一樣。」他像要打斷我般語氣強硬地說:「一樣很痛苦。說不定比妳以為的還要痛苦──」   說完他便陷入沉默,將我留在無處可去的靜寂之中。無論我說什麼,都無法改變他的心意。他太固執了,連理由也不肯告訴我。   一切都是單向通行,如果這是戀愛,鐵定有哪裡搞錯了。   我希望能為他付出,從右手指尖到左手指尖之間的一切全部。就算那是前往世界盡頭的道路,我肯定也會毫不猶豫地跟隨他吧。但是,他拒絕了我。   一味接受付出的戀愛很痛苦,我心底有什麼要滿溢而出。假使真如他所言,我在他心目中是特別的存在,那為什麼我會有如此悽涼又急不可耐的心情呢?   恍然回神,我已流下眼淚。他敏銳地察覺到了,對我說「別哭。」   但是,淚水停不下來。更何況,我也覺得沒有必要再對他百依百順。從以前活到現在,我一直抹殺了所謂的自我。我總是一直在讓步,但是,我想結束掉這種生活方式了。   「我辦不到。」我對他說:「人難過的時候就會流眼淚啊。」   他左右搖頭。   「就算是這樣,妳也不能哭。」   他的聲線莫名尖銳,冷冽的音色讓我心生不安。   「你怎麼了?」   他不再靠著我,背對著我呻吟似的說道:   「妳該回去了。我沒事。」   「可是──」   「快點!」   他突如其來的翻臉,讓我無措畏縮。   「拜託妳了。」他又說:「妳外婆也很擔心妳,這一切該結束了。」   他的後背在顫抖。   「你是認真的嗎?」   我問,他用力一點頭。   「我是認真的。我已經履行約定了,這次輪到妳遵守規則。」   他看也不看我一眼,用頑固的背影對著我,抱著膝蓋垂下頭。   發覺我動也不動,他便驅趕地揮了下手臂,這個動作看來很無情。   我慢吞吞地起身,讓兩腳踩住池底,擦去臉頰的淚水,不知不覺間霧已經散去。我走了幾步後停下來,回頭看向他。他抱著自己的膝蓋,目不轉睛地凝視水面,可以看出某種激烈的情感正在他心裡來回碰撞。如果那份情感是對我的厭惡,那我想遵照他的期望,從這個世界消失。   為了讓自己離開他,我再次邁開腳步。   我淚流不止,放聲大哭。走到池邊上了岸後,再一次轉身看他。   他依然在原地保持著同樣的姿勢。   「再見……」   我傾注所有的心意如此道別,他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彷彿沒有聽見我的聲音。他的意識只專注在自己身上。   我邊走向出口邊留下濕答答的足跡,打開門,走出庭園。冷風吹向穿著濕透牛仔褲的大腿,我禁不住打了個哆嗦。   我心裡有什麼事物崩毀了,再也不想移動。反正那個四角形的小島已經完全摧毀了促使我來到這裡的力量。我當場蹲下,劇烈地哽咽著。   流過臉頰的眼淚化作細小水珠,滴落在乾燥的泥土上。   沒有星星的夜晚,我覺得自己就像在託管所等著父母的走失兒童,非常不安、孤獨。   他先是付出,又將我推開,彷彿拋棄注入了靈魂的人偶般,將我推得遠遠的,讓我孤單一人。至少我想知道理由,他為何如此痛苦?深埋的心結位在何處?   最後流的眼淚已快要風乾。我用食指指腹擦了擦眼窩,輕嘆口氣。   但在此時,我的淚水毫無前兆地突然滾出眼眶。由於發生得太快,眼角甚至隱隱生疼。眼淚滑下我的臉頰,濡濕他的嘴唇。   他閉著雙眼,將自己的唇印在我的唇上。   他就像蜂鳥啄著花朵,親吻我的嘴唇和臉頰。像在尋找沉眠於地底的水脈,熱燙的嘴唇在我的臉上游移。   我茫然沒有頭緒地殷切期盼著,接下來一定還有什麼。現下我的心願,就只是抵達那個地方。   隨即他的嘴唇觸碰到我的眼皮,我感覺到他火熱的舌頭掬起堆積在眼角的淚水。   那一瞬間,白色閃光竄上我的背脊。   我劇烈地往後仰身,倒抽口氣。   剎那間意識飄遠,劃出了微彎的弧度後,再次回到我的身上。   不知從何而來,悄然鑽進我體內的不可思議情感,就像極烈的雞尾酒般讓我陶醉、發狂,激烈情感的拼貼圖。   在未知感覺的風暴中,我往上達到了某個頂點。   他啜飲著我的眼淚,像個熟睡的小寶寶似的。   這就是他渴求的事物嗎?我的眼淚。   搞不清楚。頭好重,無法順利思考。   也無法肯定現在自己的思緒是否真是自己的想法。   眼淚──這可能就是秘密的關鍵。他想推開的東西,同時強烈渴望的東西。   我疲倦得不得了,眼皮好重。   將臉頰貼在他的胸口上,感受和緩的節奏,他的心跳撫平了我的不安。   我感覺到哀傷的因子逐漸變化成其他事物,心靈慢慢放鬆。   不久睡意靜靜到來,我的意識就此中斷。   眼淚!莫非這就是東馬最大的秘密?原來他不斷壓抑的渴望,竟然是美紗的眼淚?!孤獨的兩個人,相似卻又遙遠。然而,在美紗知道了東馬的這個秘密之後,她會因為害怕而放棄這段愛情?還是會不顧一切為了愛勇往直前呢?絕對不能錯過市川拓司新作《吸淚鬼》!

作者資料

市川拓司

一九六二年生於東京,日本獨協大學經濟系畢業。天秤座,A型。離開出版社的工作後,隨即騎機車環遊日本一周,並從此時開始寫小說,成為專職作家。一九九七年開始在網路上發表作品,二○○二年以《Separation》正式出道。 《Separation》在網路上發表時,即擁有高達十二萬的讀者,後來並被拍成日劇《14個月》。二○○三年推出的《現在,很想見你》則是他最膾炙人口的代表作,不但榮登日本年度十大暢銷書,熱賣超過一百三十萬冊,並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和漫畫,在亞洲各地掀起了一股「純愛」風潮。 他深受約翰‧厄文、伊恩‧麥克尤恩等人的影響,作品以「愛」為基礎,並經常觸及「死亡」的主題,帶有懸疑的風格,但他最鍾愛的還是奇幻和科幻的元素。 另著有《戀愛寫真》、《等待,是為了和妳相遇》、《如果整個世界都下雨》、《我的手是為了妳存在》、《我們只能在夜晚相會》、《我說啊,委員長》、《如此溫柔的世界終結方式》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均被改編拍成電影或電視劇。

基本資料

作者:市川拓司 譯者:許金玉 出版社:平裝本 書系:@小說 出版日期:2014-10-13 ISBN:9789578039292 城邦書號:A10800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