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禁忌世代:II——衝撞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禁忌世代:II——衝撞

  • 作者:安娜.陶德(Anna Todd)
  • 出版社:悅知文化
  • 出版日期:2015-11-18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9折 342元
  • 書虫VIP價:32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06元

內容簡介

◆版權狂銷30國,德、西、法出版即登上暢銷榜NO.1! 曖昧關係裡的獨占挑釁、激情渴望, 都是察覺得到,壓抑不了的…… 我很想看看我們這時候的樣子,合為一體卻又彼此獨立。 隨著她的雙手在我手臂上來回游移, 她柔滑無暇的肌膚和我滿身黑色刺青的對比, 一定是相當可觀的畫面…… ◎繼《格雷》後最風靡的網路小說,十億讀者點閱! ◎推特26萬粉絲擁戴,校園愛慾風暴襲捲全球! ◎派拉蒙影業買下電影改編版權! 《暮光之城》的痴狂愛戀!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極限情挑! 《傲慢與偏見》的悸動時刻! 我忽然變成我最害怕成為的樣子,而她全然地掌控著我。 她可以使我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也可以用一句話就將我摧毀殆盡…… 愛情的起點,難道都是謊言? 在一陣混亂平息後,理性和感性同時拉扯著黛莎和赫汀,蠢蠢欲動的,還有兩人止不住的慾火和衝撞…… 贏了賭局,卻失去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女孩,外表冷酷卻脆弱無比的赫汀,如何彌補他所犯下的過錯?為了挽回黛莎,他發誓要成為值得她愛的人。 一再被赫汀傷害的黛莎,哭泣後下定決心繼續過自己的人生,卻不知道僅在一夜之間,她已儼然成為兩人關係的主控者。是天使也是惡魔,是甜美也是墮落。 原本約定的倫敦聖誕假期,因兩人冷戰而取消了,赫汀的媽媽從英國前來,卻意外將關於赫汀的秘密浮出水面。赫汀一一告白過去犯下的荒唐,黛莎能夠承受嗎?彼此之間是否還有其他的謊言?面對赫汀一再反覆的傷害與誘惑,黛莎深深覺得精疲力竭,決心離開華盛頓前往西雅圖。 毫不知情的赫汀最終無法承受思念的凌遲,決定盡最大努力讓黛莎再度愛上他。眼前等待黛莎的,是她出版社迷人優雅的前輩崔佛?始終在她脆弱時陪伴在側的暖男齊德?還是總無法以她想要的方式愛她的赫汀? 青春和愛慾的赤裸獨白,讓你看進他/她的心! 以英倫男孩天團「一世代」中最狂野不羈的Harry Styles 為男主角藍本所創作的YA情慾小說, 甫推出便在Wattpad平台掀起驚人的瘋讀熱潮! 由美國知名出版社Simon & Schuster/ Gallery重金簽下 並重新潤寫成四部曲,搶先試讀的書迷大嘆「比網路版精彩10倍」! 各具特色的男性角色一字排開,肯定當中會有一個擄獲你的心。 【各界好評推薦】 越是想猜故事的走向,越是意想不到。 ——Vilma's Book Blog(美國知名書評部落格) 準備好血脈賁張吧! ——Biblio Belles(美國知名8位俏女孩書籍推薦部落格) 跟著角色一起尖叫、痛哭、大笑,這就是青春……一本不能錯過的書,但要準備好迎面而來的,將是這本書帶給你最大的情緒張力。 ——Fangirlish(美國時尚網站)

內文試閱

前言
  —赫汀—   我感覺不到膝下的冰冷水泥地,或翩然飄落在我身上的片片雪花,唯一只能感受的,是胸口被扯開的那個大洞。我無助地跪在地上,看著齊德將車駛離停車場,而黛莎就坐在車裡。我真的沒想到,我做夢也想像不到這樣的痛苦,我聽過別人這樣形容,這就是「錐心之痛」。從來沒有任何事或任何人,讓我想要去珍惜,我也從不認為需要去擁有一個人,讓對方完全屬於我,我從未如此急切地想抓住一個人。這種恐慌,即將失去她這種徹頭徹尾的惶恐,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這一切徹底脫離了我的掌控。   事情本來應該很簡單的:與她上床、拿到錢、大搖大擺地對齊德誇耀一番,了無新意。只是事與願違,那個穿著長裙、會列出代辦清單的偏執金髮女孩,卻在不知不覺中偷偷溜進了我的心。連我自己都難以置信,我會這樣無可救藥地愛上她。拿著騙取她童貞的證明,再向我那狐群狗黨炫耀之後,我卻跑到廁所裡狂吐,那時我才明白我有多麼愛她。   我恨透了自己那樣做,恨那每分每秒……但我卻沒有就此停手。我贏得了這場賭局,但卻失去了唯一能帶給我快樂的人。不僅如此,她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好,但那每一點點的良善,也隨之消失殆盡了。雪水滲進我的衣服裡,我好想怪罪爸爸,都是他將酒癮遺傳給我;我也好想責備我的媽媽,因為與他廝混太久,而生出了我這樣不正常的孩子;我好想責怪黛莎當初和我開始對談。可惡,我想怪罪所有的人。   但是,我不能,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我毀了她,我毀了我們擁有的一切。   我會盡一切所能彌補我的過錯。現在,她要去哪裡?我能在那個地方找到她嗎?
第一章
  —黛莎—   齊德解釋完賭局的來龍去脈,「大概花了超過一個月的時間。」我嗚咽著他說完,肚裡感到一陣翻攪,只好閉上眼睛試圖舒緩不適。   「我知道。他一直找不同的藉口,不斷要求更多時間,還願意少拿他應得的賭金,我們都覺得奇怪,以為他只是想贏想瘋了,像是要證明什麼論點似的,但現在我懂了。」齊德停了一會兒,觀察我的表情。「他老是談起這件事。後來,我約妳去看電影那天,他氣炸了。他載妳回去之後,對我大發脾氣,叫我離妳遠一點,但我只是一笑置之,我認為他只是喝醉了。」   「他……他跟你們提過小溪的事?還有其……其他的事嗎?」我屏住呼吸,他眼中的憐憫回應了我的問題。「我的天啊。」我用雙手摀住臉。   「他什麼都告訴我們了……我是說,所有的事情……」他低聲說。   我保持緘默,關掉手機。從我離開酒吧之後,它就不停地震動,他再沒有權利打電話給我了。   「妳的新宿舍在哪裡?」齊德問,我這才注意到我們快到學校了。   「我不住在宿舍裡,赫汀和我……」我幾乎說不下去。「他說服我搬去和他一起住,這是一週前的事。」   「不會吧。」齊德倒抽一口氣。   「是啊,他真是太……他就是……」我支支吾吾的,找不到形容他有多麼殘酷的字眼。   「我不知道事情會演變得這麼失控,我以為我們一旦看到……妳知道的,證明……他就會回到像平常那樣,每晚和不同的女孩子來往。但後來他就消失了,大夥都看不到他的人,除了那天晚上。他去了碼頭,試圖要讓我和傑斯同意要對妳保密,他還提議要給傑斯一大筆的封口費。」   「封口費?」我說,赫汀真的不能更惡劣了。齊德卡車裡的空間隨著令人作嘔的事實一一揭露而越顯狹小。   「是啊,傑斯當然也只是當笑話聽,並告訴赫汀他不會洩露出去。」   「但你沒有答應?」我問,想起赫汀皮開肉綻的指關節和齊德的臉。   「也不算啦……我對他說,如果他不快點告訴妳,就換我來講。顯然他不喜歡這個主意。」他指指自己的臉。「如果這樣說能讓妳好過一點,我認為他真的在乎妳。」   「他才不在乎我。就算他真的在乎,也不重要了。」我說,頭抵著車窗。   赫汀將我們的每一個吻、每一次碰觸,都與朋友們分享,將每分每秒,以及我最私密的那些時刻在他們面前展現。我唯一的私密時刻根本就不屬於我。   「妳想去我家嗎?沒逼迫或對妳怎樣的意思,但我有沙發可以讓妳睡,等妳……心情平靜一點。」他提議。   「不,不用了,謝謝你。不過,我可以用你的手機嗎?我要打給蘭登。」   齊德示意躺在儀表板上的手機。我忽然開始胡思亂想,要是營火晚會後,我沒為了赫汀而草草打發齊德,一切會多麼不同,我絕不會做出這些錯誤決定。電話響第二聲,蘭登就接了,也正如我所預期的邀請我過去。當然我還沒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就是這麼善良的一個人。我將蘭登的住址告訴齊德,一路上他都沒開口。   「我帶妳去別的地方而沒去找他,他一定會來找我麻煩。」他終於開口。   「捲入這樣的事,我通常會道歉……但你們真的是自食其果。」我誠實地說。我有點同情齊德,因為我相信他的善意比赫汀來得多,但是我的傷痛依然清晰,目前實在無法顧慮這些事。   「我知道。」   「如果妳有任何需要,打電話給我。」他說。我點點頭,踏出車外。   在撲面的寒風中,我看見自己的呼吸形成溫熱的白煙,但我感覺不到寒冷,我什麼都感覺不到。   蘭登是我唯一的朋友,但他卻住在赫汀父親家裡,我很清楚這有多諷刺。    * * *   「天氣真的很糟。」蘭登邊說邊催我進門。「妳的外套呢?」他開玩笑地斥責,等我走進燈下時才發現不對勁。「出了什麼事?他做了什麼?」   我打量屋內,希望肯恩和凱倫不在樓下。「這麼明顯啊?」我抹抹眼睛。   蘭登把我抱進懷中,我又擦擦眼睛。我身心俱疲,再也沒有力氣啜泣了,哭對我而言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蘭登端了杯水給我,說:「上妳的房間去吧。」   我勉強地擠出微笑,但一走到樓上,卻有一種反常的本能引領我走到赫汀的房門前,等我回過神,那心碎般的痛楚便以更猛烈的力量反噬回來,我只能快速轉身,躲進走廊對面的房裡。我一打開房門,便想起聽見赫汀在睡夢中尖叫的那晚,我是如何跑過走廊、奔向他。回憶燒灼著我的心,我尷尬地坐在「我房間」的床上,不確定下一步該怎麼走。過了一會兒,蘭登來找我。他坐在我身邊,維持一種足以對我表達關切、但也給了我必要尊重的距離,這一向是他的作風。   「妳想談談嗎?」他好意地問道。   我點點頭。雖然,要我重述這整件荒唐事所帶來的痛楚,要比最初發現時還來得痛心,但告訴蘭登,能讓我感到解脫一些,而且知道至少有這麼一個人,並非是從一開始就等著看我出糗,這讓我得到了一些安慰。   蘭登一動也不動地聽著我說,我無法解讀他的表情,我想知道這一切會令他如何看待他的繼兄弟,又會怎麼看待我。但我一說完,他立刻暴怒地跳了起來。   「我真不敢相信!他到底有什麼毛病啊!我還以為他幾乎變得……比較有分寸一些……然後他卻這樣!這實在太胡鬧了!而且這麼多人之中,他竟然選擇這樣對妳,他為什麼要毀了他僅有的一切?」   蘭登才剛說完,就忽然往旁邊看去。接著我也注意到了,是快速上樓的腳步聲。那不只是腳步聲,而是帶著狂怒的厚重靴子踩踏在木質地板上的聲音。   「他來了。」我們異口同聲地說,有那麼一秒鐘,我真的想要躲進衣櫥裡。   蘭登用非常成熟、嚴肅的表情看著我。「妳想見他嗎?」   我發狂地搖頭,蘭登起身想關門,但赫汀的聲音卻直直刺穿了我:「黛莎!」   蘭登正要伸手阻擋,赫汀飛快地從門邊衝了進來,擦過他身邊。他在房間中央止步,我從床沿站起來,不習慣這種場面的蘭登愣愣地站著不動。   「黛莎,感謝上帝,謝天謝地妳在這裡。」他嘆氣,用手扒過頭髮。   我一看見他胸口就痛了起來,於是我移開目光,死盯著牆面。   「黛莎,寶貝,我要妳聽我說,拜託……」   我沉默地向他走去。他的眼中燃起希望,對我伸出手,但當我無視地繼續走過他身邊,我能感受到,希望在他心中破滅了。很好。   「跟我說說話。」他哀求。   我搖搖頭,站在蘭登身邊。「不!我再也不會跟你說話了!」我喊。   「妳不是認真的……」他上前一步。   「離我遠一點!」當他抓住我的手臂時,我尖聲大叫。   蘭登就站在我們之間,伸手搭著他繼兄弟的肩膀。「赫汀,你走吧。」   赫汀下巴一緊,來回看著我們。「蘭登,你他媽的給我讓開。」他警告。但蘭登文風不動,而我太了解赫汀了,知道他正在評估著他的選擇,考慮著揍蘭登一拳是否值得,而且還是在我面前。   他似乎決定壓下衝動,深吸了一口氣。「拜託……給我們一分鐘。」他說著,試圖保持冷靜。   蘭登看著我,我用眼神向他求助。他再次轉頭面向赫汀。「她不想跟你談。」   「他媽的輪不到你來告訴我她要什麼!」赫汀吼著,伸手一拳捶在牆上,將牆壁打裂了,凹了一個洞。   我嚇得往後退,又開始掉眼淚。現在別哭,現在別哭,我默默對自己重複,試圖穩定情緒。   「你走吧,赫汀!」蘭登才喊完,肯恩與凱倫就出現在門口。   喔,不,我不應該來這裡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肯恩問。   沒有人說話。凱倫用憐惜的眼神看著我,肯恩又問了一次。   赫汀瞪著他的父親。「我想和黛莎說幾句話,該死的蘭登就是要多管閒事!」   肯恩看蘭登,又看向我。「你做了什麼好事,赫汀?」他的語氣已經從擔憂變成……生氣?我聽不大出來。   「我沒有!該死!」赫汀揮動雙手。   「他搞砸了一切,他就是做了這麼件好事,害得黛莎現在沒地方可去。」蘭登說。   我想發言,只是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她有地方可去,她可以回家。那個地方屬於她……也屬於我。」赫汀說。   「赫汀這段時間都在玩弄黛莎!對她做了讓人難以啟齒的事!」蘭登脫口而出,而凱倫驚呼一聲並向我走來。   我羞愧的無地自容,從來沒感覺到自己如此赤裸渺小。我不想讓肯恩和凱倫知道……但其實也沒差,因為今晚之後,他們絕對不會想再見到我了。   「妳想跟他走嗎?」肯恩問,及時將我從自我厭惡的漩渦中拉回。   我怯怯地搖頭。   「沒有妳,我是不會離開這裡的。」赫汀兇惡地說。他向我走來,但我畏縮躲開。   「我想你應該離開了,赫汀。」肯恩說的話令我驚訝。   「你說什麼?」赫汀的臉脹得通紅,我只能用盛怒來形容他的表情。「我願意來你家算你走運,你竟敢把我趕出去?」   「我們最近關係有所進展使我很欣慰,兒子。但是今天晚上你必須離開。」   赫汀高舉雙手。「這真是太扯了,她是你的什麼人啊?」   肯恩轉身看我,又再次看向他兒子。「不管你對她做了什麼,我希望那值得讓你失去你唯一擁有的美好事物。」他說,然後轉移了視線。   我不知道是因為肯恩的話造成了打擊,或是他的怒氣已經達到頂點而轟然崩潰,但赫汀只是楞在原地,隨後瞥了我一眼,就走出房間。我們全都默不作聲,聽著他用穩定的步伐走下階梯。大門猛然關上的聲音傳遍寂靜無聲的屋裡時,我轉身面向肯恩,啜泣著說:「我真的很對不起,我會離開,我不是故意要惹出這些事的。」   「不,妳想待多久就待多久,這裡永遠歡迎妳。」肯恩說,和凱倫輪流擁抱我。   「我無意造成你們之間的不愉快。」我說著,為肯恩趕走自己兒子的方式感到難過。   凱倫握住我的手,輕輕捏了一下,而肯恩則用他帶著惱怒與疲倦的表情看我。「黛莎,我愛赫汀,但我想我們都明白,如果沒有妳的話,我和他之間根本就不會有任何互動。」他說。

作者資料

安娜.陶德(Anna Todd)

高中畢業後就結婚,因徵召與丈夫到伊拉克生活。熱愛閱讀男性主題與言情小說,為英國男孩團體「一世代」的粉絲,便以羅曼史的背景和一世代為發想的主角原型為寫作題材。此書為安娜的首部之作。

基本資料

作者:安娜.陶德(Anna Todd) 譯者:朱立雅 出版社:悅知文化 出版日期:2015-11-18 ISBN:9789865617370 城邦書號:A1720078 規格:平裝 / 單色 / 60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