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星際大戰:曙光乍現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史上最受歡迎的科幻電影! 《帝國大反擊》電影之經典原著小說! ☆ 《星際大戰》為一九七七年全球最賣座電影。 ☆ 《星際大戰》排行全美票房收入榜第二名,僅次於《亂世佳人》。 ☆ 《星際大戰》獲選美國電影協會二十世紀百大電影榜第十五名。 ☆ 華文地區首次獲得授權,翻譯出版《星際大戰》相關電影本傳小說。 ☆ 星際大戰電影故事年代列表: 一九九九年《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 二○○二年《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 二○○五年《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一九七七年《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 一九八○年《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 一九八三年《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 二○一五年《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 ☆ J.J.亞伯拉罕執導星際大戰七部曲將於2015年12月上映! 內戰時期,反抗軍艦艇從祕密基地出擊,不但在對抗邪惡銀河帝國的戰役中贏得第一場勝利,反抗軍諜報員更成功竊取帝國的終極武器「死星」的祕密藍圖,這種裝甲太空站擁有的火力足以一擊摧毀一整顆星球。 在帝國爪牙的緊追不捨下,莉亞公主搭乘星艦火速返鄉,手中的祕密藍圖能讓她解放人民,也讓銀河系重獲自由。 二十歲的路克.天行者,從小在位處偏遠的塔圖因行星的農場裡成長,但他渴望在星海之中冒險,飛越最遙遠的銀河系,前往未知的外星世界。 某天,路克在無意間發現一位美麗公主發出的神祕訊息,也因此踏上遠超乎自己想像的旅程。以勇氣和父親留下的光劍為唯一武裝,路克一頭栽進史上最殘酷的太空之戰……名為「死星」的敵方戰鬥基地就在眼前! 【名家推薦】 BARZ(人氣漫畫家) Duncan(插畫家) 光禹(飛碟電台《夜光家族》主持人) 振鑫(鬼才作家) 鬼才作家(跨界王) 游名揚(雷亞遊戲 執行長) 李勇霆(雷亞遊戲 遊戲總監) 趙國權(《COOL》總編) 歐馬克(飛碟電台《青春點點點》主持人) 鄭司維(「點石設計」藝術顧問) 陳陸寬(「貓下去計劃」負責人) 蔣偉文(幸福主廚) 蘇文聖(導演)

序跋

前言 INTRODUCTION
◎文/喬治.盧卡斯   一九七六年十二月,Ballantine Books出版了一本平裝小說,名為《星際大戰 路克.天行者的冒險》,內容源自本人所著的電影劇本,由艾倫.狄恩.佛斯特不具名代筆。封面是萊夫.麥奎立所繪的早期概念圖,封底的小字印著:即將由二十世紀福斯拍成強檔巨片(註1)。   世人跟《星際大戰》的邂逅沒有擦出多少火花,那本小說的初版銷售數字也差強人意,在正式的「電影」小說出版後才終於賣出幾百萬本,而且打破紀錄,這點跟電影票房差不多。在某方面來說,我原以為電影票房會落得跟第一本書同樣下場——銷路不算太差,但也絕不可能讓全世界為之瘋狂,我也只能希望其受歡迎的程度足以讓我把這個系列繼續拍下去。值得慶幸的是,《星際大戰》的成功超越了我的預期。   在這本星際大戰原著小說特別版進入印刷階段的同時,我再次沉浸於為這部系列寫下新的續章。這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前傳三部曲的劇情大綱其實就在這本小說的兩頁序章裡(註2)。我回到最初,從頭來過,看來我完成了一趟完整的旅程。   註1 艾倫.狄恩.佛斯特(Alan Dean Foster)著有《星際大戰》、《星際爭霸戰》、《異形》等電影小說。劇中許多角色、艦艇及場景的造型都是出自萊夫.麥奎立(Ralph McQuarrie)之手。   註2 作者這篇前言寫於《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於一九九九年上映之前。

內文試閱

序章 PROLOGUE
  很久以前,在遙遠的銀河系。   「舊共和國」——超越時空的傳奇國度,其地點及起源已不可考,只知……那是眾所皆知、獨一無二的共和國。   在議會的德政與絕地武士的保衛下,共和國日益繁榮昌盛。然而,當財富與權力超越令人愛慕的程度,擴張至令人畏懼的極盛之時,擁有極端野心之惡者也通常在這時應運而生。   巔峰時期的共和國也難逃同樣命運。正如巨樹神木一般,共和國無懼外敵,卻因難以察覺的威脅而從內部開始腐敗。   在渴望權力的政客以及規模龐大的貿易機構協助與慫恿下,野心勃勃的白卜庭議員成功獲選為共和國總統,他承諾讓一些心生不滿的民眾再次團結一致,而且恢復共和國的往日榮耀。   掌握大權後,白卜庭稱帝為王,深居宮中,而且受到由他委任要職的心腹和諂媚小人操弄,對民眾要求正義的呼聲充耳不聞。   透過背叛欺詐等技倆將銀河系的正義守護者絕地武士趕盡殺絕後,帝國總督與官員們準備以恐怖手段一統銀河系各個角落。許多野心家以帝國軍隊做為工具,打著日益孤僻、不問朝政的皇帝之名來滿足個人野心。   然而,一小群星系對諸如此類的不公不義揭竿起義,公然反抗所謂的「新秩序」,為了復興舊共和國而發起革命之戰。   與皇帝所奴役的大量星系相比,反抗軍打從一開始就處於嚴重劣勢。在那段黑暗時期,革命之火似乎還來不及讓真理之光散播於這個民不聊生的銀河系就將熄滅……   摘自戰紀初章的《懷爾日誌》
第一章 CHAPTER I
  它是一顆巨大明亮的球體,向週遭散發黃寶石般的柔和光芒——但它不是恆星,也因此讓人類誤會了很長一段時間。在低空軌道觀察下,探險者們意識到這顆行星是處於一個雙恆星的「聯星系統」之中,它並不是第三顆恆星。   他們原本確定沒有任何生物能在這種行星生存,至少人類辦不到。在引力交互作用下,G1和G2這兩顆巨型恆星以詭異規律繞著共同的質心運轉,而「塔圖因」這顆行星則在適當距離外繞著雙恆星公轉,維持酷熱但穩定的氣候。整體來說,這個世界是個乾燥沙漠,雙重陽光照耀在富含鈉的沙地和平原上,地表因此綻放星光般的黃澤。此刻,陽光也照映出一塊高速墜向大氣層的金屬物體。   *   這艘輕型星際戰艦的行進路線飄忽不定,並非因為船身受損,而是為了極力避免受損。細長的高能量光束在船身不遠處劃過,彷彿一群虹彩鯽魚拚命試圖攀附這艘大型宿主。   其中一道光束成功接觸戰艦,主要的太陽能鰭片被擊中,尾端粉碎,寶石般的金屬和塑膠破片散入宇宙,船身似乎隨之打顫。   那群能量光束的來源突然進入可見範圍——緩緩駛來的帝國巡洋艦,巨型船身如仙人掌般布滿幾十座重型砲塔。在巡洋艦的遮蔽下,輕型戰艦的太陽能鰭片不再反映陽光,船身中彈時綻放爆炸和閃光。在真空宇宙的超低溫環境下,帝國巡洋艦貼近負傷的獵物。   又一道來自遠方的爆炸令戰艦搖晃——但對R2-D2和C-3PO來說,爆炸位置感覺並不遙遠,他們在狹窄的通道裡被震得跳動,彷彿老舊馬達裡的軸承。   乍看之下,一般人或許以為這臺高瘦的人型機器人3PO是上司,而矮胖的三腳機器人R2-D2是屬下,但他們倆其實在各方面都地位平等——雖然3PO恐怕會對這種看法嗤之以鼻。只有口條這方面例外,3PO顯然——也必須——更為優越。   又一道震波傳來,通道搖晃,3PO失去平衡;在這種時候,他的同伴因為矮胖的圓筒身軀提供的低重心,加上三條附帶腳爪的粗腿而穩如泰山。   R2抬眼瞥向3PO,對方撐在通道牆壁上、穩住身子。R2的機械獨眼閃爍令人捉摸不透的光芒,打量老友的破損外殼,原本應該金澄閃耀的青銅表面布滿金屬和纖維狀的粉末,還有幾處清晰凹痕——都是在這艘反抗軍飛船中彈時造成。   最近一波攻擊讓船內出現一種深沉低鳴,連最刺耳的爆炸聲都無法將其掩蓋。接著,出於某種不知名的原因,那陣低沉聲響突然平息,在這條無人通道中只能聽見電線走火和電路燒毀時的劈啪作響。爆炸聲再次在船中迴響,但位置離這條通道很遠。   3PO把光滑的人型腦袋轉向一側,豎起機械耳傾聽。他其實完全沒必要這樣模仿人類的姿勢——3PO擁有全方位音波感測器——但為了完美融入於人類,這名纖瘦的機器人經過程式設定,能模仿人類的一舉一動。   「你聽見沒有?」他以自問自答的方式詢問耐心十足的夥伴是否聽見這陣規律震動。「他們關閉了主反應爐和發動機。」他的口氣滿是震驚和擔憂,聽來就跟人類一模一樣。他鬱悶的用一隻金屬手掌摸摸側身的一塊黯灰處,這塊銅質表面被船內一塊破碎支架砸落時擦傷。3PO很愛挑小毛病,這種瑕疵令他心煩意亂。   「瘋了,這實在太瘋狂,」他慢慢搖頭。「我們這次必死無疑。」   身高約一公尺的R2沒立刻做出回應,而是把圓桶身軀往後仰,以強力的三腿勾住甲板,全神貫注的查看天花板。雖然他不像老友那般能做出轉頭傾聽的動作,但還是有辦法表達出那種神情。他身上的喇叭發出一連串短促的嘟嗶唧啾,就算聽在最靈敏的人類耳中也只像雜訊,但在3PO耳中形成了跟直流電一樣清晰純淨的文字。   「沒錯,我猜他們確實必須關閉發動機,」3PO坦承:「但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既然主穩定翼損壞,我們就不能進入大氣層。我不敢相信我們這麼快就得投降。」   一小群武裝人類突然出現,各個手持步槍,擔憂的臉龐跟身上的制服一樣皺起,渾身散發視死如歸的氣勢。   3PO默默注視,等那群人消失在遠處的一道轉角後再回頭看R2,較小的機器人依然維持著聆聽的姿勢。3PO把視線往上移,雖然他知道R2的感官比他自己的稍微更敏銳些。   「怎麼了,R2?」   R2以一串急促嗶鳴回應。有那麼一、兩分鐘,通道一片死寂,他們就算有靈敏感測器也派不上用場。接著,一陣彷彿貓抓門的微弱摩擦聲傳來,來自上方某處,源自沉重的腳步聲以及某種大型裝置在船身表面挪動。   聽到幾道模糊爆炸聲後,3PO喃喃自語:「他們從上方某處侵入,艦長這次逃不掉了。」他低頭看R2。「我認為我們最好——」   他還來不及說完,金屬扭曲造成的尖嘯聲在四周迴響,通道盡頭出現一道奪目閃光,幾分鐘前從他們倆身旁經過的那一小群武裝人員遭遇了入侵者。   3PO轉頭,避免讓敏感的感光器暴露於強光——也剛好避開沿通道飛來的金屬碎片。通道盡頭的天花板出現破洞,大型金屬球般的反光物體跳進通道地板,以靈活身手移動、進入戰鬥姿態。看到那一幕,兩臺機器人都知道沒有任何機械能與之媲美。那些不速之客是披盔戴甲的人類,不是機械兵。   其中一名入侵者瞪著3PO——不,不是看著自己——3PO驚慌的思索,而是看向自己身後某處。那人以盔甲覆蓋的雙手挪動大型步槍——遲了一步,頭部已被一道高能量光束擊中,護甲、骨頭和腦漿破碎四散。   侵入這艘船內的帝國部隊半數轉身,朝通道另一頭開火反擊——瞄準兩臺機器人的後方。   「快——往這走!」3PO命令,打算逃離帝國士兵,R2轉身跟上。他們只走了兩步,就看到反抗軍在前方某處朝通道開火,通道在幾秒內就充斥著煙霧以及彼此交錯的能量光束。   紅綠藍三色光束在牆面和地板光滑處反彈,在金屬表面劃下深痕。受傷和瀕死的人類發出哀嚎——機器人沒有的特徵,3PO心想——尖叫聲取代了無機物被破壞時的沉默不語。   一道光束打在3PO腳邊地面的同時,另一道光束打在他後方的牆上,破洞裡是綻放火花的電路和一排排導體。這兩道光束造成的震波讓3PO跌進這團破碎電纜,十幾道電流令他渾身抽搐痙攣。   幾種怪異感受沿他的金屬神經流過,沒帶來疼痛,只帶來困惑。他每次試圖掙脫時,又有一陣劇烈電流隨著一群零件破碎而被釋放。戰鬥仍在繼續,槍聲和人造閃光在他週遭未曾平息。   通道持續被煙霧覆蓋。R2-D2在一旁忙碌,試著救出老友,對通道的駁火淡定以對,反正他體型矮小,光束大多從他頭上飛過。   「救命啊!」3PO吶喊,因為內部感測器傳來的訊息而突然感到恐懼。「某個零件好像正在熔化。幫我把左腿拉出來——問題出在骨盆區的伺服馬達附近。」一如往常,他的口氣突然從哀求變成責罵。   「這都是你的錯!」他氣得咆哮:「我就知道我不該相信你這個迷你版的隔熱艙拆卸助手機器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堅持要我們離開崗位、跑來這條該死的維修通道。這也不重要了,反正整艘船一定——」R2-D2以憤怒的嗶鳴啼叫要他閉嘴,繼續以精確手法切割拉扯糾成一團的高壓電纜。   「你居然說這種話?」3PO嗤之以鼻。「我原封不動的奉還給你,你這小……!」   一陣劇烈爆炸使得整條通道搖晃,也掩蓋他的話語。零組件碳化時釋放的灼肺臭氣瀰漫四周,遮蔽一切。   *   身高兩公尺,以雙足而立,黑披風拖曳在後,臉龐被一面實用但模樣詭異的黑色金屬呼吸面罩永久遮蔽——西斯黑武士沿這艘反抗軍飛船的通道走來,身影令人望之生畏、不寒而慄。   黑暗領主走過之處必定留下恐懼,無一例外,而這名領主散發的邪氣強烈得令強捍的帝國部隊也不禁後退、緊張得竊竊私語。原本鬥志激昂的反抗軍成員停止抵抗,因為這名黑武士出現而倉皇四竄。他身上的鎧甲雖然極緻烏黑,卻遠不如心中思緒那般黑暗。   現在只有一個宗旨、一個想法、一個執念深烙於達斯.維達的心靈。他拐進另一條通道,這一處的煙霧正在消散,雖然遠處的駁火聲仍在船內反彈。這裡的交戰已經結束,移往其他地點。   黑武士走過時,這裡只有一臺機器人自由行動——C-3PO終於掙脫最後幾條電纜。在3PO的後方某處,人類尖叫聲傳來,殺氣騰騰的帝國部隊正在收拾殘餘的反抗軍勢力。   3PO低頭一瞥,只見傷痕累累的甲板。他掃視四周時,口氣憂心忡忡:「R2-D2,你在哪?」煙霧似乎又稍微散去一些,3PO發現自己瞪著前方通道。   R2-D2似乎就在那,但對方沒朝3PO的方向看來,而是似乎定在原位、專心處理某件事,某個物體似乎聳立於他面前——連3PO的電子感光器也很難看穿揮之不去的刺鼻煙霧——那東西似乎是個人類,年輕苗條,以深奧的人類美學來說散發「靜謐之美」,3PO思索。一隻纖細的手似乎移向R2的胸口。   3PO開始朝那裡走去時,煙霧再次飄來。他來到通道盡頭時,發現只有R2在此等候。3PO瞥向R2身後,不確定該做何感想。機器人偶爾也會看到電子錯覺——但他怎麼會在錯覺中看到人類?   他聳肩……不過話說回來,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畢竟這一小時如此混亂,加上他剛剛吸收了大量強勁電流,不管內部整合電路產生什麼錯覺,他都不該感到驚訝。   「你剛剛跑哪去了?」3PO終於開口:「我猜你是躲起來了。」他決定不提起剛剛那名可能存在的人類。如果那只是錯覺,他一點也不想讓R2知道最近這些事件讓他的邏輯電路多麼忐忑不安。   「他們遲早會來這裡,」他說下去,朝通道盡頭點頭,不讓R2有機會回答。「尋找生還者。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他們不會相信我們這些隸屬反抗軍的機器說自己不知道任何重要情報,我們會被送去凱索的香料礦場監獄,或被拆開當成其他破機器人的備用零件,搞不好還被改造成用作行刺的爆炸陷阱。如果我們不……」但是R2已經轉身,沿通道悠閒滑去。   「等等,你去哪?你沒聽見我剛剛說什麼?」3PO以流暢動作追上老友,用幾種語言咒罵,其中有些完全是機械語。他心想:R2這款機種一旦頑固起來就跟閉路系統沒兩樣。   *   這艘輕型戰艦控制中心外頭的通道擠滿被帝國部隊逮捕的戰俘,各個神情嚴肅,輕傷者躺地,重傷者等死。幾名軍官被帝國士兵帶到一旁,遠離低階成員;軍官們聚在一起,以眼神挑釁沉默的帝國監視者。   一名高大的披風身影從通道轉角出現時,帝國部隊和反抗軍彷彿遵守某種命令般沉默不語,兩名原本態度強硬的反抗軍軍官開始顫抖。高大身影來到其中一人面前,默默伸手,巨大的手掌掐住男子的頸項,將他舉離甲板。軍官的眼球突起,但依然不吭一聲。   一名帝國軍官匆忙走出控制室,他的頭盔掀起,露出穿甲光束在稍早時留下的一道疤痕,他迅速搖頭道:「一無所獲,大人,情報檢索系統已被清除一空。」   達斯.維達微微點頭,轉動銅牆鐵壁般的黑面罩,盯著手中的軍官,收緊以金屬護具覆蓋的五指。戰俘伸手,拚命試圖掙脫維達的指頭,但只是白費力氣。   「你們截獲的資料在哪?」維達的嗓門隆隆作響:「磁帶呢?」   「我們……沒截獲……任何東西……」懸垂於維達掌中的軍官呼吸困難,從體內召喚一絲怒火。「這是……使節艦……你沒看到我們的……船身標記?我們這趟……是外交……任務。」   「你們的任務只能歸於混沌!」維達低吼:「磁帶在哪?」他掐得更緊,以手勁清楚傳達威脅。   軍官終於以窒息低語做出答覆:「只有……指揮官知道。」   「這艘船繪有奧德朗徽章,」維達咬牙道,宛如石像鬼的呼吸面罩湊向對方。「船上有皇室成員?你們負責護送誰?」粗壯手指持續靠攏,軍官的掙扎越來越急切,最後幾個字說得模糊不清。   維達對此極為不悅。雖然軍官終於垂軟斷氣,但那隻手依然收緊,發出令人驚悚的斷骨聲,聽來彷彿狗掌拍打塑膠。維達吐出透露鄙視的嘶喘,把傀儡般的死者丟向另一端的牆壁。幾名帝國士兵連忙讓路,避開這枚駭人飛彈。   魁梧的黑武士突然轉身,帝國軍官們在他那副陰森面罩瞪視下向後退縮。「把這艘船徹底掀開,找到磁帶為止。如果發現乘客,給我留活口。」他停頓片刻,接著道:「動作快!」   帝國軍官和士兵們匆忙離去時差點跌倒——不全然是為了執行維達的命令,而是為了逃離那股散發強烈惡意的壓迫感。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

獲頒奧斯卡金像獎的美國導演、監製及編劇,一手打造《星際大戰》史詩和考古學家兼探險家的《印地安納瓊斯》,他也是美國電影工業獲利最成功的獨立導演兼監製。

基本資料

作者: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5-12-15 ISBN:9789571061863 城邦書號:SPB7D0000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