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離婚學入門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日本國寶級推理大師土屋隆夫 首部在台灣出版的短篇作品集! 如果說「短篇是推理最好的表現形式」, 那麼本書就是土屋作品的精髓所在! 您最近是不是覺得世上每個女人看起來都很漂亮? 不管跟她們哪一個結婚,你都覺得比現在幸福? 您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看清楚現實呢? 結婚二十多年的康人,對這段婚姻早已充滿厭倦。看著他那位中年發福、遲鈍,卻有錢得不可一世的老婆伊志子,他就滿腹的壓抑與無奈。 為了尋找慰藉,康人終日在情婦由紀的溫柔鄉中流連。就在此時,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一位來自「離婚促進會」的神秘男子。男子說只要跟他簽約,就有辦法叫伊志子自動答應離婚,讓康人與由紀一起過嶄新的生活! 康人被他的話深深打動了。猶豫多日,陷入天人交戰的康人終於簽下合約,但原以為將重獲新生的他,想不到卻陷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本書共收錄推理大師土屋隆夫的八個短篇傑作,從陷入婚姻僵局的夫妻、販售詭計的推理小說家、訛詐公務員的無業遊民、豪宅中的神秘面具女郎、寫暱名情書給妻子的丈夫、被金錢操弄的政治人物,到史上最難解的密室以及大文豪自殺前的最後遺言,大師以獨特的幽默感和宛如魔術般的手法,帶領我們一步步深入人性中各種最幽微的層面,不但出人意表,更令人驚嘆與折服! 【名家推薦】 要判斷一位推理作家的好壞,短篇小說是主要的關鍵之一,而土屋隆夫最大的魅力也正在他的短篇。他的作品即使出版年分久遠,故事中的情節及人物的心理描寫仍然經典,扣人心弦。特別是他對心理黑暗面的描寫,更是讓人確信人性本惡!但他也經常會很隱誨的給讀者一些訓示,提醒大家做人要行得正、要誠實。這是他的精髓,也是容易引導讀者愛上推理的入門書、敲門磚。 ──張東君(推理評論家) 或詼諧逗趣或真摯懇切,土屋隆夫以類似說書的形式,引發讀者一探究竟的興味,再娓娓道出八篇內容迥異的故事。全書勾勒出人生百態和迂迴曲折的心境,兼容黑色幽默與驚奇小說的特點,饒富妙趣,令人驚奇連連;作者將為數不多的重點角色置入短小篇幅,創造峰迴路轉的劇情之餘,並能使收尾出人意表。淺顯易懂、娛樂性高,誠摯推薦給您作為驚喜參半的「睡前毒物」。 ──余小芳(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顧問) 余小芳(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顧問) 紀大偉(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陳又津(作家) 張東君(推理評論家) (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內文試閱

離婚學入門
  請問,你結婚了嗎?   如果你還沒結婚,那讀這篇文章就一點意義也沒有,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又,如果你近期有結婚打算的話,那勸你還是別讀這篇文章了。因為我不想破壞你的夢。縱使那是短暫且虛幻的美夢,甚至是令人害怕的噩夢。   假設你已經結婚了,婚姻生活經驗十分豐富。幾年,甚至是幾十年──怎麼樣?覺得還滿意嗎?還是你過的是枯燥乏味的日子,不時得壓抑想要尖叫的衝動,每天都在疲憊與悔恨中度過?比如說,一天有幾十次,你會在心底吶喊著:「認命吧!認命吧!」或是不斷反覆地告訴自己:「堅忍是一種美德。」像唸咒語一樣?   然而,光是哀號是救不了你的。不滿反噬,絕望的悲哀正一步步揪緊你的心。一整天你都焦慮不安,一點小事就暴躁光火。重點是,沒有人同情你。你沒有盟友,沒有人能夠理解你的苦惱。   「哎喲,這麼好的老婆還嫌!會遭天譴的……」   這些話你已經聽過幾百遍,耳朵都要長繭了。你只能苦笑,徒嘆心事誰人知。想像在孤獨的深處,前方有一條看不到盡頭的小路,兩旁矗立著枯黃的樹木,寒風陣陣吹來。你拖著長長的影子,步履蹣跚地走著……   你要想清楚。人生只有一次,不能重來,也無法回頭。此時不擺脫,更待何時?這道理,你當然懂。只是,那有多困難,只有你自己知道。   事實上,把你和你太太栓在一起的那條鎖鍊,揉合了道德、法律、面子、人情、義理等多項因素。而且,想要斬斷它,還必須取得另一半的同意。只能說實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僅如此,各種責難、嘲笑、好奇、實質損失、假道學的忠告,會全數落在你身上。有時你還必須鼓起勇氣,和迫害、威脅、恐嚇對抗。   那麼,要怎麼辦才好呢?有什麼方法,可以使你從那好比終身監獄的刑罰裡脫身呢?   有的,有方法。或許你已經想到?   「我知道,就等嘛。等到老婆嚥氣的那天……」   你如此回答。等等,不是這樣的。看來您對科學有很大的誤解呀。女性的平均年齡要比男性多出十歲以上。此乃不容忽視的事實。不說別的,您的青春正快速流逝,即使只有一天,甚至一小時,都不容浪費。   「那麼,剩下的唯一方法,就只有殺了她了。找個萬無一失的方法把老婆……」   別開玩笑了。你真的打算那麼做嗎?不,我懂。那並非你的本意,你只是想想、乾過癮罷了。首先,完美的殺人計畫,乃偵探作家捏造的神話。不過是推理的遊戲、紙上的消遣罷了。密室、不在場證明、偽裝自殺、遙控殺人……這麼多的方法,可有一樣你用得上的?面對現代科技專業的辦案手法,那些根本就不夠看,一下就破功了。勸你趁早死心,別再有那種想頭了。   「可惡!乾脆叫老婆自己去給車撞,痛痛快快死掉不就得了……」   話是沒錯。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口,是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可是,要在某年某日的某一刻,讓你老婆剛好出現在車禍事故的現場,需要非常非常湊巧才行。倒是,每天早上擠沙丁魚電車的你、在公司被主管臭罵的你、一整天腦神經衰弱的你,比較有可能被車撞吧?機率的法則已經徹底否決了你的願望。   「那你說,到底要怎麼辦?啊,我不知道啦。看來是沒希望了。我真是失敗。我是笨蛋。別再折磨我了。夠了。就讓我背負那沉重的包袱,直到無力倒下為止吧。這就是我的人生呀……」   請等一下。現在放棄未免太早了。我這兒有一個你不知道的方法,可以輕易就解決你的困擾。   找媒體投訴?你別傻了!我這個方法,可是產自近代資本主義之複雜機制,乃最進步、最實際的方法。   如何?你要不要也試試看啊?   1   志賀康人醉了。醉了,未必是因為酒的關係。和由紀分手後,他一直覺得心頭暖洋洋的,身體的某一處正在發酵,整個人暈陶陶的。而在這裡喝的兩、三杯威士忌又起了推波助瀾之效。   這是一家奢華、高級的酒吧。經營者的癖好和設計者的品味讓店內瀰漫著一股特殊的氛圍。要叫小姐也可以,不過,只有熟門熟路的客人才享有此服務。身穿制服的少爺,安靜地接受點餐,無聲無息地在各個桌子間穿梭。   志賀很喜歡這家店。自從和由紀好上後,他都會繞來這裡坐一下再回家。志賀收到的帳單張數,即意味著他偷吃的次數。   剛剛從由紀的公寓出來的時候,在門口,她摟著志賀的肩膀說道:   「隔壁的太太,開始說閒話了。」   「是喔……」刻意以平靜的語氣回答,心裡卻七上八下的。   像他們這種偷情的,很容易心虛。志賀也好,由紀也罷,這是他們的情感共業。總覺得別人在自己背後指指點點的。   「所以……我就不送你出去了。再見……」   她說,輕巧地把嘴唇貼上志賀後面的頭髮。一股熱氣竄過脖子。由紀的氣息帶著甜甜的味道。志賀閉上了眼睛。   「真羨慕可以對自己老公說『路上小心』的女人。像我,再怎麼樣,也只能說『再見』而已。」   說完後,她把志賀的身體往外一推,砰的把門關上。屋內傳來彈簧床嘎吱作響的聲音。由紀把自己整個人拋向尚留有餘溫的床上。想也知道,她正在鬧脾氣。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離開這裡的時候,也不能說「我出門了」,不是嗎?   像我,再怎麼樣,也只能說再見而已。   只能說再見而已──   醉了的志賀喃喃自語地模仿著由紀說話的語氣。苦笑浮在臉上。這副德性,要是讓妻子伊志子看到了,不知作何感想?   「抱歉打擾了……」   昏黃的燈光下,一名男子悄悄地朝志賀所在的桌子靠近。   「不知有什麼我可以效勞的地方嗎?」   「你是?──」   志賀嚇了一跳,抬起頭來,看向突然出現在眼前的年輕男子。   男子大約二十七、八歲吧?身穿做工精細的筆挺西裝,少年般的澄淨雙眸正衝著志賀笑。   就在志賀打量他的同時,男子略略欠了欠身。   「您是大光製藥的志賀先生吧?我有事要找您談,現在就是個好機會。」   「談?有什麼好談的?我可不記得有答應要跟你談。」   「話是沒錯。」   微笑在男子紅潤的臉頰上漾了開來。然後,他敏捷地坐進志賀對面的沙發座裡。   「對任何人來說,要正經八百地談論這種事,是有一點困難。不過,為了推廣我們的事業,還是請您──」   「別開玩笑了!」   志賀生氣了,抓起眼前的酒杯,一口氣灌了下去。   「這裡是酒吧。我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喝酒。你有事要談,請明天到我公司談。」   然而,男子臉上的笑容並沒有消失。彷彿身經百戰的一流銷售員,他輕鬆擋下志賀的拒絕。   「我想,還是不要去您公司打擾了。畢竟,這只是單純的、私人的煩惱……」   「你說煩惱?」   志賀愣了一下,看向對方的臉。只見男子一臉平靜,用充滿自信的態度點了點頭。   「沒錯,煩惱。再也沒有比這更深切、更痛苦、更令您心煩的事了。根據我方的調查,您內心的問題已經迫切、嚴重到不得不處理的地步了。」   志賀重重地嘆了口氣。接著,他同情地看著對方。   「你到底是誰呀?該不會是喝醉了吧……」   「這是,」男子邊說,邊從口袋掏出名片放在志賀面前。   「我的名片。關於你的案子,由在下我全權負責。」   上面寫著D.P.A駐日企劃課長,森川達也。   「哈哈……,原來你是攝影師呀。別浪費時間了,我對拍照一點興趣也沒有。更何況,我開的是製藥公司……」   「等一下,」男子打斷志賀的話,說道:   「您千萬不要誤會。我們跟拍照、相機一點關係也沒有。D.P.A是我所屬的事業機構,乃Divorce Promotive Association的簡稱。」   「底佛斯?──」   「翻成中文的話,就叫做離婚促進協會。」   2   這間酒吧,十點以後就會有樂團演奏。就在男子剛講完這句話的時候,室內的燈光變成了藍色,特別設計的舞台拉開了序幕。在黃色光束的投射下,樂團的指揮巴結地彎下腰,向各桌的客人行禮致意。   志賀斜覷了他一眼,轉頭看向面露曖昧微笑的男子。   「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你是不是在某個宗教團體工作?還是,正在蒐集有關離婚的資料或統計數據什麼的──」   「怎麼可能。」為了蓋過樂團演奏的聲音,對方提高音量說道。   「您誤會了。我所屬的組織,跟宗教根本沾不上邊。而且,我們也不是單純的學術團體。它是由某個偉大人物創設的,世界性的公共事業組織。」   「隨便啦。」志賀語帶不耐地說道。   「反正是跟我無關的工作。凡是帶著簡介或提案上門的人,都由公司的庶務課負責接待。不過,借款或是募款的金額,倒是可以商量……」   「啊哈,」男子學外國人做出誇張的手勢,阻止志賀繼續說下去。   「看來您壓根就不想了解。不過這不算什麼,現在對我們感激不已的那一群人,當初也是跟您一樣,猜疑、警戒,一臉嘲諷的態度,甚至頑固地對逼近眼前的困難和悲劇視而不見。這樣,對解決您切身的問題,根本就沒有幫助。」   「我才沒有什麼問題,非要你們組織幫忙不可。」   「是嗎?在我看來,您只是刻意在逃避罷了。不過,根據我方的調查,事態已經嚴重到您不得不面對的程度。」   「笑話。你倒是說說看,你到底了解我多少?」   「比方說,」男子迅速從口袋拿出一只厚厚的信封。   「這是我們花了三個月的時間,針對您個人做的身家調查報告。裡面寫到:志賀康人氏五十一歲,東大藥學系畢業,現在是大光製藥的研究所長。擁有藥學博士學位,因從事癌細胞的染色體研究,於去年成為恩賜獎呼聲最高的候選人。月收入約十萬,不管經濟或健康狀況,都十分良好──我說的沒錯吧?志賀先生。」   「完全正確。跟名人錄或週刊雜誌上報導的一模一樣。」   假裝沒聽見志賀的譏諷,男子繼續說下去。   「尊夫人四十五歲,芳名伊志子。您岳父雖然已經去世了,卻是位非常有名的企業家。年輕的時候,您以工讀生的身分寄宿在他們家,學費全由他們幫你支付。因此,作為報答,跟他家的女兒結婚,乃天經地義的事。企業家嘛,果然投資眼光獨到,不過也因此,您才能爬到今天這樣的地位。尊夫人可得意了,經常拿這件事出來說嘴。對您,她當然不忌諱了,可當著眾人的面,她也這樣的話──您說,這樣的婚姻生活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沉默在兩人之間瀰漫開來。演奏的樂音不絕於耳,志賀的臉頰抽搐著。   「這是什麼話……我可是很感謝我太太的。畢竟,她也……」   「是啦。從外表看來,您的生活真的沒啥好挑剔的。不過,我的重點在於那隱藏在內部的事實。也就是讓婚姻生活得以維續下去的基本要素……」   「你是說──」   「你最近是不是只要一走進家門口,就覺得空氣異常乾燥?皮膚發癢,呼吸困難?那讓你精神緊繃,就算坐在餐桌前,也完全提不起食慾。待在書房裡,就連檯燈都變得分外刺眼。只要老婆一跟你講話、在你身邊走動,你就會有一種冷風吹過頭頂的感覺──」   「那是因為我工作太累了……」   「不,您的健康好得很,跟工作一點關係也沒有。」   「你懂什麼叫婚姻生活?所謂的夫妻,就是得經過這樣的試煉、長年的磨合,才叫做夫妻呀。」   「或許是吧。話說,志賀先生您已經結婚──」   「差不多,二十一年了吧。」   「噢!」   再一次,男子像外國人般,動作誇張地露出驚訝的表情。   「太妙了。P.E理論裡面,就是這樣講的!」   「P.E理論?──」   「Periodic Ennui Theory──是我們組織信奉、作為行動根據的基本理論。倦怠週期說是也。你的情況,和這理論所說的完全吻合。」   「怎麼說?」   「婚姻生活中,夫妻對彼此的倦怠感會週而復始地發生。這情形,尤以第一年、第三年這類的奇數年最為顯著。第一年,度過如膠似漆的蜜月期後,開始看對方不順眼了。之前『天上的星!地上的花!』互相叫喚彼此的兩人,內心隱約感到不安:『我是不是犯下無法挽回的錯誤了?』『我是不是太衝動了?』才第一年,危機就出現了──」   「那也未必,你太武斷了。」   「不,我說的是一般的情形。然後,第三年,到了這時候,什麼害羞啦、矜持啦,全都沒有了,雙方各自露出本來的真面目。親密感沒有增加,反倒是對另一半的絕望與日俱增。晚上睡覺,丈夫打呼,妻子磨牙,醜態畢露,毫不掩飾。午夜夢迴,空虛地躺在床上,心想:『啊,原來這就是婚姻生活呀。』」   「那樣的夫妻,一開始的結合就是錯誤的。」   「錯誤?你難道不知人類是善變的嗎?狄奧多.德萊塞(Theodore Dreiser)   曾說:『不管法律再怎麼規範,上帝再怎麼祝福,愛情和幸福的壽命都是極其短暫的。』」   「照你這樣說,這世上所有的夫妻,都是虛偽地勉強生活在一起了?」   「太好了……」男子一臉欣慰地說道。   「您終於願意探討問題的核心了。請您試著想像第七年、第九年的婚姻生活吧。做老公的偷偷祈禱:『拜託,讓老婆那傢伙趕快死掉。』的同時,做老婆的正攬鏡自照,『憑我的姿色,應該還有人要吧?』真是可笑的鬧劇。更慘的是,『除非死亡將他們分開,否則他們永遠都是夫妻』。這樣的關係得一直維續下去……」   「看來,你的話很難有所結論呀。」   「有的。您說您的婚姻已經邁入第二十一個年頭,這是非常嚴肅的事實──」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您已經到了非請我們幫忙不可的地步了。就讓我們來協助您吧?志賀博士……」   男子的視線令志賀不敢迎視,於是他揚起手,叫來了服務生。   「威士忌,順便來點小菜──兩人份。」   男子的臉上泛起微笑。   「不用麻煩了,畢竟要討論這種事,得在融洽的氣氛下進行比較恰當。」   「討論?誰說要跟你討論了?純粹只是聊天,我對你的奇特理論……」   「感興趣是吧?不過就像我一開始所說的,我們組織不是什麼學術研究團體。相反的,它比較像是公司行號。請您回想一下它的名字──離婚促進協會,這個名稱完全指出我們營業的目的。我們是接受委託並提供服務的機構。」   「也就是說,你找上我的目的,是為了幫我和伊志子離婚?……哈哈,別說笑了。要讓她答應簡直比登天還難……她一定會氣到抓狂,大吵大鬧。那景象我光想就受不了了……」   「請不要擔心。志賀先生,我手上有好幾個成功的案例。伴隨離婚而來的不當譴責、麻煩事、打官司等,確實光想就令人害怕。不過,我們會把它處理得乾乾淨淨。某天,您夫人會突如其來,並心虛地主動向您提出離婚。您只要露出驚訝、悲痛的表情,默默地接受就好。您是被心愛妻子拋棄的可憐蟲,世人只會這麼想。然後一切就結束了。之後,迎接你的是真正的自由,充滿愛與和諧的嶄新婚姻生活!」   「我還是不敢相信……不說別的,這麼奇怪的組織,竟然開起公司,還四處招攬生意……」   「算了。我再跟您另外約時間。今晚,我還有約,就此告辭──」   男子站起身來。看著志賀,露出溫柔的笑容。   「請您好好考慮,趁早決定。因為對您而言,無所作為、虛度的每一天、每一小時,都是非常珍貴的……而對剛跟您分手的岩城由紀小姐而言,情況也是如此……」   「啊!你!」   志賀忍不住驚呼出聲,然而,此時男子已經化身成影子,消失在昏黃的燈光中。

作者資料

土屋隆夫(つちや・たかお)

1917年生於長野縣,畢業於日本中央大學法學系。在看過江戶川亂步所寫的隨筆「芭蕉一個人的問題」後深受感動,因而立志撰寫推理小說。 1949年,將自己的作品「『罪孽深重的死亡』之構圖」投稿至「寶石」雜誌所舉辦的百萬懸疑小說獎C級部門(短篇小說),獲得入圍優勝。 1958年第一部長篇小說「天狗面具」問世,而後又發表「天國太遠了」和被譽為名作的「危險的童話」。 1962年又以千草檢察官系列作品的第一作「影子的控訴」得到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在那之後土屋先生繼續發表其系列作,如「血的組曲」「針的誘惑」「盲目的烏鴉」。 此系列作品最後以1989年的「不安的產聲」作結,同年獲選為文春週刊所推薦的十大懸疑小說作品中的第一位。 2001年,土屋先生得到第五回日本懸疑小說文學大獎的榮譽。 2002年,為表彰他在推理文學上的卓越成就和貢獻,獲頒「日本推理文學大賞」。 近期所發表的作品有「華麗的喪服」「聖惡女」等。 他的推理小說多以故鄉信州為舞台,雖然重視詭計與解謎,但文筆優美,並且極具文學性,作品量少而質精,被譽為「孤高寡作的解謎推理大師」。除了長篇之外,他也擅長短篇小說,饒富奇趣,包括《離婚學入門》、《穴之牙》、《九十九分的犯罪》等(皇冠將陸續出版)。 《人偶死去的夜晚》則是他在90歲高齡所完成的最後一部作品。 2011年因心臟衰竭過世,享年94歲。

基本資料

作者:土屋隆夫(つちや・たかお) 譯者:婁美蓮 出版社:皇冠 書系:土屋隆夫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5-10-19 ISBN:9789573331896 城邦書號:A130025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