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超巨大密室殺人事件(全)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驚悚大師二宮敦人創造的全新品種恐怖,虛擬與現實,同步揭幕! ◎誕生於投稿網站的鬼才! ◎各大出版集團競相邀稿,角川書店、幻冬社、文藝社史無前例同年度發表新作。 ◎《暗黑學校》、《驚嘆號》、《是我殺的x7》系列暢銷作家! 若在遊戲中死了,人生也會跟著GG喔! 唯有能一手遮天的王者才能讓夢想成真—— 為了我成王吧,我 願 意 為 你 而 死。 朋友阿照哭著說,他在超人氣線上遊戲「砂之國度」中的女朋友被殺了,所以他要找出凶手、向對方復仇! 同時,將死者徹底毀容的連續殺人魔出世,媒體為他取了無面人這樣的稱號。 未落網的凶手不知長相,被害者皆失去臉孔,因連續殺人事件而懼怕的千萬群眾,誰也不清楚彼此的真實面貌…… 現實生活與網路世界,哪邊才能信任? 是天天相見卻仍摸不透心思的真人,抑或是未曾謀面卻可託付性命的虛擬角色? 現實世界的凶案與遊戲中多位玩家遭抹殺的陰謀,兩者間竟似有關聯…… 虛實交錯的殺人事件,背後隱藏的驚人真相,到底……是什麼?

內文試閱

*無面人(容貌:無)
  他們為連續殺人魔取了一個名字:無面人。這真是個令人愉悅的稱號。   然而「無面」指的是犯人抑或是死者,則值得玩味。   犯下數宗殺人案件、卻仍未落網的凶手沒有容貌;被徹底毀容的所有被害者也沒有容貌;因連續殺人事件而懼怕的千萬群眾雖有容貌,但一張張的容貌埋沒於茫茫人海中,無法——分辨,其實也等於沒有容貌。   殺掉「沒有容貌」之人的我,被沒有容貌的群眾,稱為「無面人」。   有意思。這種綽號能引起高度關注,我非常歡迎。實驗成功。   我用匕首奮力往縱向切開一道口子,再往橫向一刀,畫出紅白棋盤之後,以刀柄搗肉,最後以腳踏爛。   這張臉,容貌盡失。   通過警戒森嚴的門口,穿越富麗堂皇、設有室內噴水池的一樓大廳,經過信箱區,在電子鎖內輸入密碼,搭進高速電梯,直奔最頂層。透過玻璃,可以看見東京的夜景。   每次造訪這裡,我都不禁暗自讚嘆。不知道這種摩天大樓的房租要多少,想必是我那間月租五萬四的五坪公寓望塵莫及的。   到了五十五樓,電梯門打開,走過以層板燈與觀葉植物裝飾的走廊,我來到這樓層唯一的一扇門前。最頂層只有一戶,因此不用擔心會按錯門鈴,非常方便。   按下對講機,卻無人回應。難道阿照正在睡覺嗎?   我握住門把,推開大門。   「大門至少要鎖一下吧。就算要有密碼才能上樓,你這樣也太不小心了。」   我對著屋內說道。   阿照還是沒作聲。玄關照明感應到我,亮起橘色的柔和燈光。阿照的皮鞋整齊地放著,看來他應該在家。   「我要進來嘍。」   阿照一如往常地冷淡。不等他同意,我就逕自脫了鞋子登堂入室。室內涼爽,似乎一直開著冷氣。   獨自一人住在大得不像話的地方,而且只用到最裡面的一間房間。一個人反正也用不著這麼大的空間,租小一點的房子比較好吧?   「我是仁菜。」   阿照依然沒回應,我的喊聲消失在偌大的空間裡。莫非阿照身體不適,正臥病在床?我心中湧起陣陣不安,加快腳步。   「阿照?」   我邊喊著邊打開了門。   這間客廳面積之大,足以舉辦小型宴會,一進門,正前方就是一扇巨大窗戶,可將街景盡收眼底。暮色漸沉,只見天邊從橘黃轉為深藍。高樓大廈林立,在斜陽的映照下,光亮處與黑暗處,壁壘分明。而室內也一樣,地板上,染成一片鮮紅的部分與未受陽光照射的黑暗,形成強烈的對比。   好刺眼。我因此瞇起眼睛。   室內幾乎沒有什麼家具。除了角落的一張沙發,再來就是中間的一張大桌子。桌面上有一臺桌上型電腦,閃爍的螢幕非常巨大,約莫是我們公司筆記型電腦的四倍。   阿照坐在電腦前的椅子上,背對著我。   大概是因為他的背影、椅腳以及從桌腳延伸出的長影子,營造出某種視覺效果,阿照給我一種漸行漸遠的感覺。   「阿照!」   我走過去拍了拍阿照的肩膀。   「……」   阿照沒應聲,但我確定他還活著。因為肩膀摸起來是溫暖的,而且被我碰觸之後,動了一下。   「好久不見。聽說你無精打采的,我就過來看看你了。」   現在絕不能語帶擔心地問候阿照,這樣只會引起他的不悅。我盡量保持平常的語調,繞到阿照面前,想瞧瞧他的臉,結果卻叫我大吃一驚。   阿照正在哭泣。   他的五官依舊精緻,雙眼卻望著很遙遠的一個點,不知在看哪裡,而且淚流不止。他看起來有氣無力,勉強坐在椅子上,哀傷得連動的力氣都沒有。這還是我頭一次看到阿照哭泣。   「……怎麼了?」   「啊……仁菜喔。」   阿照說著,似乎到現在才發現有別人的存在。   「你現在才注意到我啊。發生什麼事了?」   「殺、殺……」   阿照嘶啞地顫聲說道。我來回撫摸他的後背,要他慢慢講。阿照咳了幾聲,嚥下口水後,才再度開口:   「我的、戀人、被殺害了。從這世上、消失了、已經不在了、不在了、不在了……」   我蹙眉不解。他在胡說什麼啊?   「過去的一切,全都不見了。不留痕跡地被抹滅,就像脆弱的果子般,被踐踏粉碎一樣,已、已經不在了。她被謀殺了!被、被殺了……」   阿照的聲音,既像哀嚎,又像在笑,令我聯想到動物的垂死掙扎。看來他的情緒相當不穩,必須先讓他冷靜下來。   阿照抽噎著,低頭咳嗽,然後小聲地說道:   「我……我要殺了那傢伙。」   他的眼睛彷彿追捕獵物的獵人一般,射出精光。   「我絕對要殺了那傢伙報仇。保證、一定要……」   我鋪好棉被,讓阿照躺下。儘管他仍激動地咬著牙,但總算老實地躺了下來,一頭淡紅色的頭髮,柔順地披散在白色棉被上。我注視著他的側臉。他看起來有些憔悴,但仍俊美得令人屏息。   由於體內色素較淡的緣故,阿照天生一頭紅髮,皮膚白淨透徹。我還清楚記得,在大學初次見面時,他就帶著一股透明感。他的存在感稀薄,宛如從夢幻世界走出來似的。被他那雙淺棕色的眸子盯著一看,就讓人覺得自己完全被他看穿,而那張和一般日本人大不相同的容貌總是惹人注目,還不時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氛圍。   「你每天三餐都有正常吃嗎?」   被我一問,阿照懶洋洋地看過來。   「有。」   「喔,那你昨天吃了什麼?」   「……忘了。」   「真是敗給你了。」   我看了廚房一眼。那裡似乎從來沒開過伙。   「我煮稀飯給你吃吧。」   「不用。」   「我管你。冰箱有食材嗎?我自己動手嘍。」   「就跟妳說不用了。」   「囉嗦。有梅干嗎?」   「……在小冰箱裡。」   阿照瞪了我一眼,指著房間角落。那裡有兩臺冰箱,其中一臺是家庭用大冰箱,貼著膠帶,下半部包在紙箱內,看起來還沒用過。   「為什麼冰箱會有兩臺?」   「那是高性能的,所以我就買了。」   「莫名其妙。」   「前幾天有個銷售員,他說那是高性能的,所以我就買了,結果卻沒用到。但是沒差吧。」   意思是說,他是被強迫推銷的。以前我還看過健康器材和吸塵器之類的物品,都只是放著生灰塵。真是浪費。   「你可以退貨啊,不然就拒買。」   「麻煩死了。別管那麼多,放著就好。」   這個懶惰鬼。我隨口應了幾聲,便開始煮稀飯。看著這一身上班套裝外加圍裙的裝束,連自己都覺得不倫不類。我在櫃子中找到米和調味料,全都尚未開封。   垃圾桶內丟了好幾樣外燴的紙餐具,看起來都是不甚高檔的店家,另外也有平民價格的披薩店商標。   「這麼有錢,卻不懂得用在對的地方 ……」   我忍不住犯嘀咕。   念大學時,阿照自行創立一間網路服務公司,經營得虎虎生風,身分還只是個學生,就已坐擁數億圓的資產。後來,他將公司業務交由他人營運,另起爐灶,又再度成功。某間大公司看中他的經營成效,買下第一間公司,讓他賺進大把的鈔票。   之前聽他略為提過……他的存款大約超過三十億圓。   我在腦中計算,越想越火大。就算利率只有百分之零點一,一年利息就有三百萬,和我的年收入不相上下。他光是躺著就有錢進帳,我到底是為誰辛苦為誰忙?   而他卻用這些錢亂買用不到的冰箱,還有吃披薩。   如果嫌錢太多,分我一億圓也好啊。   ……但是就算阿照雙手奉上,我也不敢收下。   唉。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關掉瓦斯爐。   「稀飯煮好了,多少吃一點吧。」   我手拿盛著稀飯的碗,打量著阿照。   「我不吃。」   阿照在棉被上蜷縮著身子,一頭亂髮,落寞地搖了搖頭,臉上的淚痕猶在。那嬴弱的模樣,直讓我聯想到小動物。   「煮都煮好了,你就吃嘛。」   「……好啦。」   阿照接過碗,慢條斯理地走向沙發,我則尾隨在後。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   阿照默不作聲,臉皺成一團。   「你剛才說什麼有人被殺……聽得我一頭霧水。」   「……她被殺了。」   阿照在椅子扶手上落座。坐在沙發上不是比較舒服嗎?   「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戀人被殺害了。」   「你有女朋友啊?」   「最近交的。」   「……真的假的?」   「真的。」   他一反先前的模樣,語調平靜,卻仍堅稱有人遭到謀殺。   我的背脊竄過一陣寒意。   ……凶殺案?   數種景象掠過我的腦海:血花四濺、混濁的眼球、僵硬的屍體、冰冷的肌膚、警察、犯人、凶器,舉凡連續劇或電影中出現的場景,都一一浮現。我真的無法相信,這樣的凶案竟會在現實生活中登場。   「阿照……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犯人的手法十分惡劣,不只殺了她,還抹滅了她的存在,簡直毫無人性。過分,太歹毒了。」   阿照手裡拿著碗,憤恨地說道。   「……凶手該不會是最近新聞大肆報導的『無面人』吧……」   今年發生了多起凶殺案件。第一件發生在二月,第二件是四月,接著是昨天,六月十七日,新聞播報凶手再度犯案。   凶手的做案手法異於常軌。他殺害死者後,執拗地、不厭其煩地破壞蹂躪其臉孔,直到無法辨識死者面貌為止。力求原本有表情,能表達個人意識的那部分,化為純粹的一團肉塊。   凶手這麼做,並非為了妨礙警方辨認死者身分。因為屍體與死者的持有物,全都留在案發現場。而每位死者的身家背景以及生活圈子各不相同,毫無交集,由此判斷,行凶動機出於私人恩怨的可能性極低。   八卦雜誌則報導說,凶手是沉溺於特殊癖好的殺人魔。   每樁命案都發生在東京及其近郊,犯案時間大致為深夜到凌晨,凶手闖入死者家中後予以殺害。對獨居的我來說,這可不能不當一回事。我心驚膽顫,每晚都謹慎地確認門窗有全部上鎖。   「妳懂嗎,仁菜?對我來說,她是十分重要的存在。和她在一起時,我才能展現出自我。她的存在和我自己一樣重要,不,應該說比我還重要。」   「阿照,聽我說,若這是真的,快點報警。」   「可是,犯人……殺了她!她已經死了。比我、我、我自己更重要的人,已經不復存在!比我自己更重要的人遭謀殺,我該如何是好?」   阿照叫喊著,拿著碗的手不住地顫抖。我想要把阿照手中的碗接過來,他卻沒理睬我。   「阿照,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我從來沒有感受過如此悲傷、如此悲憤的心情。」   阿照臉色慘白,雙眼充滿血絲,一手撐著額頭,呼出一口氣說:   「仁菜,不用報警。」   「咦,可是……」   「別報警。反正他們也抓不到犯人,那已經超出他們的能力範圍了。而且就算逮捕到案,也無法制裁他。靠警方沒用的,他們太無能了。」   阿照斬釘截鐵地說道。   「我不需要窩囊廢來幫倒忙……我要親自上陣。」   說到這裡,他的雙眼閃閃發光。   「我要親自討回這筆惡帳。我有這種能力,也有資格……我要找出凶手。」   

作者資料

二宮敦人(Atsuto Ninomiya)

1985年出生於東京,一橋大學經濟學系畢業。2009年以《驚嘆號》一書出道。透過獨特的觀點和創意,加上周到的取材,創作出許多精采小說,獲得廣大書迷支持。著有《郵務員 花木瞳子的回顧》、《占卜屋・陽仙堂的統計科學》、《第一月台謎團進站了》、《廢校博物館 Dr.片倉的生物學入門》等多部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二宮敦人(Atsuto Ninomiya) 譯者:朱海翔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5-10-14 ISBN:9789571061610 城邦書號:SPB7E0000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4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