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永恆守望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限量梭哈 暢銷7折特價快搶!

內容簡介

有一天,諾亞太空船會到達宇宙邊緣樂土, 但我們永遠等不到…… 世界沒有改變,是我變了,在知道真相後變了。 里昂,我們不能告訴任何人真相。 地球少數倖存人類搭乘巨型太空船「諾亞」,以相對速度穿越空間,展開長達千年的旅程前往外星殖民樂土。 諾亞的生活空間一切仿古地球,政府中央議會以超乎想像的監控技術掌控一切,但在和平的表面下,卻危機四伏…… 城市計畫處行政官哈娜被迫完成九個月休眠的生育任務,強行藥物注射抑制想見自己孩子的欲望, 腦中移植晶體傳送信息繼續一如往常的工作及生活。 多年前曾幫哈娜解危的長期調查處警察里昂突然出現, 要求她以駭客能力幫忙調查一件謀殺案, 他們發現船上隱藏著一個危險的連續殺人犯,以及政府極力掩藏的可怕怪物! 息息相關的線索拼湊出真相的拼圖, 遠遠比他們想像中來得更加殘忍與迫切……而且,無法告訴任何人! 這部文壇新秀大衛.拉米瑞茲的處女作,架構完整,描繪細膩,暢銷作家大衛.布林讚美:「讓讀者經歷一段神祕驚奇的發現之旅!」作品裡成功刻畫角色的心理層面,《出版商週刊》因此讚譽:「整個故事充滿巨大能量,吸引讀者一再反覆翻閱!」《柯克斯書評》更盛讚:「深具魅力!」本書結合了科幻、浪漫、懸疑的氛圍,劇情峰迴路轉,結局更是令人意想不到。 比《羊毛記》更加悲愴的末世情節 高潮迭起的故事轉折、難解的層層謎團 讓人一開始閱讀,就無法停手 【各界推薦】(以姓名筆畫排列): 冬陽(推理評論人)、譚光磊(知名版權經紀人)、譚端(偵探書屋探長) 「巨型太空船上的失蹤調查,具備濃厚的科幻與推理色彩;行事規矩、階級分明的社會與無所不在的老大哥蹤影,明顯是典型反烏托邦敘事。大衛‧拉米瑞茲熟練地運用類型元素,探索平靜生活背後的陰謀、祕密、控制與恐懼,當那頭怪物的面貌日漸清晰,角色的選擇與信仰卻更加游移,令讀者忐忑難安。離開書頁、回到現實,誰能肯定自己不是活在另一個彌天大謊之下?一部啟發思考的有趣作品。」—冬陽(推理評論人) 「生動的描繪、豐富的動作場景,卻又具備強烈的科學說服力;《永恆守望》讓讀者經歷一段神祕又充滿驚奇的發現之旅!」 — 紐約時報暢銷書《提升之戰The Uplift War》《星潮洶湧Startide Rising》《郵差The Postman》《存在Existence》作者大衛.布林(David Brin,雨果獎、軌跡獎、坎貝爾獎和星雲獎得主) 「這部文壇新秀的處女作絕對會讓硬科幻小說粉絲們雀躍不已,架構完整,描繪細膩,成功刻畫角色的心理層面,精密地架構出高科技的未來世界,出色的編排,讓整個故事充滿巨大的能量,吸引讀者一再反覆翻閱書頁!」 — 出版商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深具魅力,強大的能量具有高度的破壞力!」 —《柯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作者拉米瑞茲初試啼聲之作,原為分子生物學家的他藉由故事主角所塑造出來的典型,讓這部科幻作品更發人深省。透過漢娜與李奧納德對於真相的追查,拉米瑞茲要問的不只是怎樣的資訊危險到守不住,更要問的是怎樣的資訊危險到說不得。最後,在守不住與說不得間,不免要說,有時不知情會不會比較好?」 —《學校圖書館學報》(School Library Journal) 「拉米瑞茲邏輯清晰的文句成功營造一股惴惴不安的氛圍,隨著小說情節峰迴路轉,更顯強烈,而漢娜著手的調查的代價,更是越來越高。可謂上乘之作,情節安排不俗,充滿張力。」 —《SFX 雜誌》(SFX Magazine) 「故事的場景設在『後稜鏡計畫』的世界,故事的內容是關於祕密行動以及政府企圖隻手遮天的社會,而這樣的社會上卻充斥著在網路過度分享,似乎這樣才能極具話題性。《永恆守望》是一部不受時空限制的小說,作品探討的大哉問是『對於我們的生活我們究竟想知道多少,知道的目的是甚麼。』 —《SciFiNow雜誌》(SciFiNow) 「建構起太空船諾亞中世界的技術是驚人的,這本書是科幻小說,是愛情小說,是懸疑小說,也是場冒險,全然嶄新的故事。雖然細節密集不是太容易閱讀,但它令人難以置信的好看,我極力推薦。」 —M. C.( Amazon讀者) 「這本書前面鋪陳很長,值得慶幸的是,我並沒有放棄,現在徹底迷上了。」 —TKnite( Amazon讀者)

內文試閱

  我們的靴跟踏在方磚上,方磚的觸感及外觀設計是仿造一般水泥,我們一階一階往下走。我想警界的室內設計師覺得這樣看起來實用、簡潔且專業,或者也許是他們看太多地球的電影了。順著天花板中心排列的發亮線條透出呆板的白光,灰塵微粒捕捉到其光亮,形成穿透黑暗的模糊半透明光線。   「這裡不但醜,通風還不好。不過很有個性,不是嗎?」   我們穿過沒有標示的出入口,可能只是個去掃具間的入口。   不過剛好相反,這房間陰陰暗暗且不通風,而且遠比我預期得要來得大許多,即使我從城市計畫處拿到特許資料時就知道。其大廳空間和這裡以外的整棟建築物差不多大。一排排的書架佔據著空間,放滿標示條碼的盒子。貝倫斯帶我走向他在角落的辦公桌及系統電腦。棕色、赭色、深褐色及黃褐色條紋讓材質看起來像木頭,但全都剝落成小小長長的髒木屑,與中央完全光滑的原色木板形成對比。   他拿給我一張舊椅子。我坐到椅墊上時,塑膠椅發出咯吱聲。我伸出手臂,把手肘放在桌上,開啟電腦。介面上一排功能鍵亮起,此介面螢幕直接連結到我的移植晶體,我的眼前出現層層交疊的指令提示以及一些視窗。   「好了,里昂。你真正想查的是什麼?你沒事先告訴我,所以我剛剛先重新溫習了一些一般技巧。」   他來回踱步。他紅潤的唇張開了好幾次,但什麼都沒說,只是繼續來來回回地走。我讓他整理自己的思緒。我前後轉動椅子,嘎吱作響。我看著貝倫斯。   他最後清了清喉嚨。「我還沒辦法把我想學習的特定項目列出來。對不起。帶妳來之前我應該先問妳的……」   放輕鬆點,你這個大塊頭。「你知道我不會介意。慢慢來吧。」   「聽好,我有特別想要做的事。但是最好先讓妳看過,如果妳想看的話。」   「看什麼?」   「一段記憶。」他轉頭看向門口,彷彿覺得會有人敲門或闖進來。他舔舔嘴唇。「我的記憶。」   「嗯,那我們就看吧。」   他抬起一隻手。「這記憶,呃,相當不好受。我不知道這段記憶代表什麼。如果我們被抓到,妳可能要接受『矯正』。」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是什麼記憶?」   「那是……是個謎。是關於我隊上的老師。結局殘暴,但這記憶被藏起來了,連『長期調查處』的懸案檔案裡都沒有紀錄。」   「藏起來?」   「呃,妳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丹普絲。調查員沒有做任何調查。我們只依賴目擊事件的移植晶體內的完美記憶。我們最常做的就是到處翻查檔案、法庭的敘述等那類的垃圾。真正的神祕案件呢?只會轉到這裡給長期調查處,就這樣沉寂直至犯人死亡,他的記憶回傳到資料庫為止。阿卡的死亡甚至在長期調查處也沒紀錄。他只是被列為退休人員。」   隱瞞行政處室而且又是瞞過系統的不愉快事件?資訊安全處隸屬於諾亞的中央議會,所以這要不是在資訊安全處的管轄內,不然就是某個有高超的神經駭客技術的人隱藏了這件事。   我雙手放在桌上的電腦上。「里昂,這是資訊安全處的事件嗎?」   他清清喉嚨。「至少資訊安全處跟隱瞞事情這方面有關聯。」   資訊安全處,這個組織做了很多事。它辦理所有孩童的測驗,畢竟那些測驗會決定孩子會是船上哪類組員,守衛、工程師、藝術家、官員。測驗決定了你的身分,而你的身分決定你可以知道哪些事。資訊安全處挑選學校課程、決定歷史真相並掌控社會文化。哪些書籍、電影、戲劇和音樂是核准的,哪些是列在禁止清單上的——  只有我這個職級以上的人知道有這樣的清單存在。   資訊安全處當然也處理N次方網絡的安全事務。什麼新聞適合讓大眾知道,或是要像同心圓一樣,愈往內圈人愈少,但愈往內圈的人知道的祕密真相愈多。資訊安全處有形及無形的影響力遍及各處以及每個人的生活。   諾亞的領導階層是中央議會,由資訊、健康、能源、內政、和平部會以及一位艦長所組成,艦長從五個部會之中挑選出來,各部會下有維持部會運作的人員:部長、大批真正在操控太空船飛行的領航員及駕駛。表面上,五位部長地位相等,但就人員數而言,資訊部是規模最小的部會,但卻掌握大部分的資源,最聰明、能力最好的孩子都被分配到這裡。   從第一位艦長到現任艦長,他們都是資訊安全處的人。不只如此,他們每個人還都是「執法官」的指揮官。   受資訊部管轄的執法官是這艘船上戰鬥力最強的官員。我想起那些精英中的菁英:資訊安全處最厲害的探員以及穿黑衣的科學家士兵,不管是童年時期、訓練時期或是分派職別後的成績都必須在前百分之十。   「里昂,會有執法官追捕我們嗎?」   「沒辦法肯定地說不會。」   我們看了彼此一秒。我們可能會面臨被洗腦、接受「矯正」,直到我們向機器人那樣執行行為學專家設定的日常例行事物為止,我們後半輩子都會被設定好。這比荷漢接受的矯正要來得更深入更糟。   「我會查查看。」也許我不該查的。我已經有點誇大自己職位的重要性,但貝倫斯看起來一副很嚴肅的樣子。我很清楚我在城市計畫處的職位,城市計畫處只是內政部底下的一個行政部門。   他很緊張,我認識的這個男人絕對沒有害怕的事情。貝倫斯有著他沒告訴別人的各種衝動事蹟,我會知道是因為我很好奇,所以利用我的職權去查詢他的紀錄。   他在街上總是衝第一個。他打碎一面失火大樓的牆,救出一位受困的住戶;或是一堆毒販以心電能量開槍交火,他趁隙衝進去救一個倒下的官員,諸如此類的事情。如果有人需要救援,他不會等援軍到。如果有危險,他總是那個破門而入或是把屋頂打了個大洞的人。   所以,看到他直眨著眼睛,汗順著脖子流下,暗灰色的上衣都弄濕了一整塊——  這一切讓我猶豫了一下。   這和他救我命時不一樣。荷漢沒有殺我,貝倫斯太慢找到我,無法阻止我被強暴。我在合理化我的創傷和羞恥,還有替自己找藉口;明白這點後讓我愈來愈大聲地重複說「我會查查看。」   他從外套的內口袋拿出傳訊平板。「我把記憶放到上面並加密前,先把無線存取點截斷。只有拿這台平板的人可以讀取資訊,還有……」他把平板往下移到書桌,也就是我面前。「總之,密碼是……」他停了一下,在大腦中告訴我:「花開」。不只是文字,而是伴隨著閃現的思緒:我的名字與日文的關聯、字形、他喉嚨發出的音,以及他腦中記得的香味。   他覺得我聞起來真的有那麼香嗎?通常我會臉紅,但緊張情緒影響了我,有關剛剛提到的資訊安全處、執法官以及矯正處。   「里昂」——  在我碰觸光滑的白金外殼前,我的手停了下來——  「我會看到什麼?」   「事件本身。」貝倫斯又在踱步。「我是那個經歷事件的人,雖然我可以承受我看到的事情,但我還是不知道我到底看到了什麼。」   我深深地深呼吸,手去觸碰平板。在我繼續嚇自己前就收到檔案。 隔壁開派對該死的吵鬧聲。非常大聲,大聲到他聽不見自己大腦裡的聲音。   這麼久都沒應門完全不像是卡亞漢的作風。   他再次敲門,試著利用移植晶體間的連結叫他。他知道卡亞漢在裡面,他們一個小時前才說過話;他說他覺得不太舒服。   他的勇氣告訴他進門去,所以他進去了。他身上沒有徽章,但他不需要強化器也能撞開門。   踹一次、兩次。瘋狂的傻子——  他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好偷,但卻幫自己裝了個昂貴又精緻的門,還上了鎖。踹到第三次,門框從三個分開的固定門栓裂開。   「阿卡!你還好嗎,老兄?」   接著他聞到味道,可怕的味道,就像只有這個味道一樣。衝出門口的空氣悶熱潮濕。   他看到血痕及大片血液。   他應該先打給轄區警察,請求支援並等待,但他從來就沒這樣做過。他蹲低身體,撿起脖子旁邊的罐子,對像他這樣的笨蛋而言,這已經足以當作武器了。他沒打給警察,而是喚醒體內的野獸。   他在腦中咆哮,極度憤怒,憤怒到砸毀東西,憤怒到想殺人。他很安靜,他是隻狼,要等在暗處的對方先行動。他跟著那幾滴血、那幾攤血、細細流淌的血尋找。血就像是番茄醬醬包噴得到處都是。他穿著靴子,在一攤血上滑了一下,那隻原始的野獸對他吠吼。太粗心了!顏色全被血染成紅色和黑色,腎上腺素以及他的心電能量讓他散發出酒紅色的光。   鼻孔噴出怒氣。   他就是牠,牠也是他,但他在這個場景中,看著、想著,用他們在警察學校學到的方式去分析,而狼同時徘徊移動著、露出尖牙。   他一邊移動腳步,一邊注意到一些細節。廚房流理台上有吃到一半的豆製漢堡、玄關有血跡、一些平凡無奇的材料樣本。。他只能猜想那些是老電影或是老節目出現的東西,因為訓練內容沒有提到這些東西,完全沒有。被撕裂的人類皮膚碎片、食指、第一節指關節、左腳所有的腳趾。灰色的塊狀物;最後一次看到灰色塊狀物時是在高級肉品店裡,那時想著要買塊肝,替丹普絲煮點好吃的東西。甚至還有些骨頭,彷彿卡亞漢在地上爬時,有什麼東西把他切成塊。   他完全沒想過會有這種場面。   狼左看右看,似乎很困惑。嗅了嗅,分辨空氣中的味道。周圍沒有其他人。   他們一起到了床邊,他讓野獸退下,自己跪在地上。剩下的屍塊大部分都散落在床上,床被屍塊血水浸濕。帶有一顆牙齒的下巴、一顆眼珠。還有看起來像是燕麥粥的大腦,裡面微小的錫箔網狀神經移植晶體外露。一小段粉色的腸子、淡黃色的脂肪團塊、條狀肌肉碎片。就連骨頭……就連骨頭也都切成一塊塊;最大塊的也只有幾吋長。這個曾是他朋友的人,身體被肢解成塊狀、團狀、泥狀。就像是大量沒加工過的絞肉攤在床上一樣。   唔……氣味竄上他的鼻子,下至肺部,傳進大腦,貫穿耳朵。   變態人渣!他的胃翻攪,因為他之前本來要吃跟阿卡屍塊很像的東西。他能想到的只有肉品店、後方的機器、那台絞肉機…… 我回神時,我把貝倫斯的手咬出血痕來了。我的頭枕在他大腿上,他哼著一首歌。我忘記歌詞是什麼,不過我記得是關於海洋、小島以及風。   他注意到我醒來,對我眨眨眼。他的上衣被撕破,臉上有血跡抓痕。   「就跟妳說那是個很糟的記憶吧。」   我坐直,他遞給我一條手帕,我用它把臉上的鼻涕、眼淚和口水擦乾淨。「其實也沒那麼糟。」   他嗆到咳嗽大笑。   雖然畫面可怕,但是記憶的內容本身不是讓我反應激烈的原因。他看世界的方式凌亂破碎,是他人記憶轉換到我大腦時沒有過的體驗。他大腦同時有兩組記憶。整個過程都是如此。他自己的記憶是他是個警察、人類,看到的世界模糊、感官的感受力低、他看每一樣東西時的視覺就像是色盲想搞清楚顏色一樣。而野獸或者說是狼的記憶,則全是感官感受及原始的情緒,能意識到自己的身體、衣服質地碰觸肌膚的觸感、鼻子聞到的氣味、皮膚接觸到的空氣流動壓力。   我發了狂似的,又抓又扒又尖叫,不是因為體驗到他的創傷,而是因為他記憶中的那隻狼有點控制了我的心智,花了我幾分鐘才擺脫牠。這是醒不來的惡夢,某種生物控制我的行動,透過我的眼看世界。   我還來不及轉身隱藏,貝倫斯就看到我臉上的眼神。他從我眼底看到什麼了?我看得出來那讓他受傷了。「噢。」他退縮避開眼神。「我懂了。我……呃……對不起。我本來希望……我本來想告訴妳的,但卻不知道怎麼說。」   這是為何他之前都不問我的原因,也是他卻步不前的理由。   不知怎麼地,他的身影看起來變小了點,這模樣讓我揪心。他因為嚇到我而感到羞愧。   「這不像……」   「妳可能在想我怎麼還沒被『矯正』。行為學專家『解讀』我的時候,體內的那隻動物會知道。牠會讓自己的存在感變得微弱,隱身在小閣樓、地下室或是無人到達得了的深處。」   他深呼吸了幾口有霉味的空氣。我可以嘗到嘴裡參雜著他的血。   「妳打算叫他們來抓我嗎,哈娜?」他看起來悲傷、洩氣、像孩子那樣地沮喪、像花朵凋謝般地變老。這是他從不交女朋友,也從不讓人親近的原因。   「不!不會。」   我們認識彼此好多年了,我總是在想為什麼他看起來似乎在害怕什麼。現在,我終於知道了。   我舔舔嘴唇,把手放在他硬梆梆的手上,接著把頭靠在他胸前。「我只是覺得驚訝。」   「對,驚訝。」他抵著我的身體高大結實,但他的表情卻很緊繃,聲音像玻璃般脆弱。「我應該多警告妳一點的。」   他的下巴靠著我的頭頂,手環抱著我;很像被一面磚牆抱著。他令人感到既害怕又安全,像是個保護者又是個粗魯野人。我沒遇過這麼孤獨的人。   「看了這一切後妳還好嗎?對我的看法還好嗎?」他發抖著,彷彿不相信我還會待在這裡。我懂了,儘管他會擔心被抓、被送去『矯正』,但他害怕的是我對他會有什麼反應。   「沒事。聽我說,認真聽我說。」我拉回身體,看著他的眼睛輕輕說:「我相信你,里昂。」而你也可以相信我。   我們那天沒做什麼事,大部分的時間都安靜地坐在一起。有時候我們聊聊天。他告訴我成長時期的事,所有他打的架,還有很多次他幾乎要被送去「矯正」。我告訴他關於荷漢的事,關於我如何曾經以為我愛他。他談到卡亞漢,他是他專科學校的老師,是他能夠畢業的唯一原因。卡亞漢發現他的另一面,教導他如何自我控制以及切換模式。我告訴他我最近花很多錢在購買一位女性寵溺地飼養寵物的記憶,是隻又懶又笨、名叫米諾的貓。他繼續談卡亞漢,說他沉迷於怪異東西或是不該出現在該時空的事物,談到他逐漸沉溺在調查都市傳說及N次方網絡謠言,沉迷到讓這個老人自願調到長期調查處,只因為那裡更能調查系統裡的這些不完美事物。我告訴貝倫斯身為那些他認識並經歷生育任務的女性之一的感受,他們被任務摧殘、掏空,只是努力不讓自己崩潰並假裝沒事。   「這些故事都是從朋友的朋友那裡聽來的,說有人失蹤了。他們稱這些為『絞肉案』傳說,因為他們只找到碎肉。我從來沒當真,妳知道嗎?之後那個東西就『找上他』了,不管那個東西是人還是怪物。」   他說話的方式讓我打寒顫。沒錯,只有我們知道卡亞漢的事,共同擁有了不應該有的祕密:血腥之謎。   「這件事會記在我腦子裡,我不可能會忘記。」我很自信地說;但其實我沒有信心,我的信心在動搖、在顫抖。「總之,就是如此,我是說我會陪著你。」   他再度把我拉靠近他,我忘記要害怕。他在我的髮堆裡說話,輕柔又害羞地說著。這種感覺真好;他抱我的感覺、純粹需要的感覺、欲望在擁抱的力道中亂竄的感覺、瀑布停在半空中的感覺。   「妳是個好女人,丹普絲行政官。我……喜歡妳。」   我抱緊他的背,我的手臂無法整個環抱他魁梧的身軀。「我也喜歡你。」   最後,我們一起吃晚餐,我跟他一起走到他非常狹小的公寓過夜。

作者資料

大衛.拉米瑞茲(David Ramirez)

新銳作家大衛.拉米瑞茲專精於分子生物學,曾經加入人類基因組計畫(Human Genome Project)工作團隊,因為研究工作而在加州奧克蘭和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之間來回奔波。為了成家,拉米瑞茲決定返回菲律賓。拉米瑞茲所擅長的是電腦科學,他最後參與的STEM計畫是為EUCLOCK生理時鐘相關研究設計程式,這是一個歐洲各大研究團隊共同合作的專案計畫,其目的在於探討生物節律(生理時鐘)對有機體和人類的影響。

基本資料

作者:大衛.拉米瑞茲(David Ramirez) 譯者:洪菁珮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5-10-01 ISBN:9789869183178 城邦書號:1HB077 規格:平裝 / 單色 / 4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