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我們,還能再見嗎?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我們,還能再見嗎?

  • 作者:吳若權(Eric Wu)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10-12-22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85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內容簡介

《我們,還能再見嗎?》 遺憾,是戴著感傷面具的幸福; 雖然它不甚完美,卻比赤裸的幸福更教人刻骨銘心。 吳若權睽違五年,歷經相遇、沉澱、構思、書寫,醞釀創作的一本長篇純愛小說 改編自兩段真人真事,串起青春的悸動與盼望…… 這是一個在動筆之前,需要深呼吸的故事。 太多的意外和巧合,交織著愛與不愛的迷惑。 人海茫茫,兩個人相遇的機率,只有六十億分之一的平方。 在相遇當下百般珍惜、或在分離後願意祝福,都是很難得的幸福。 我們,還能再見嗎?讓真愛聽見心靈的召喚,與幸福相遇。 ~ 吳若權 ◎內附:小說主題曲【愛過一天,就是永遠】完整歌詞 當身體沉睡,靈魂才能起飛。 這不是一個靈異奇幻的故事,而是完全真實的愛情經歷。 每次我跟別人談起,他們總認為太不可思議了。 是的,愛的力量,本來就超乎你的想像,也不是我能預期…… ~ 夏宇樂 (備註:夏宇樂為《我們,還能再見嗎?》小說男主角) 逐遙不可及的幸福,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的艱苦, 因為追逐的過程,就足夠教人回味一輩子了。 是誰說「在雨中認識的人,都會成為朋友」? 一場原本兩人都不熱中參加的機車聯誼, 開啟了夏宇樂和鄧雨婷的緣分, 更多的巧合讓他們相識相知。 但命運的旋轉木馬卻讓他們永遠保持不可觸及的距離, 在雨中不停擦身而過…… 如果相識的時間太晚,你是否願意永遠當對方的備胎? 領到了愛的號碼牌耐心等待,終會等到幸福真正到來? 《我們,還能再見嗎?》,這是吳若權睽違五年、醞釀許久的長篇小說,透過一段感情故事描寫,串起每個人心中的青春悸動與盼望。在小說中,男女主角面對生命殘缺的愧疚,彼此仍不放棄幸福的堅持,即使多次錯身而過,依然無怨無悔地追逐夢想。引領讀者回味自身成長過程中,心靈深處的自我追尋,走出愛的迷亂與孤寂。當生命的繁花落盡,終於回頭看見幸福的初衷。 ◎男女主角分別以第一人稱,在不同的視角輪流訴說,共同呈現著愛的迷亂與孤寂、追求與尋覓 〔男主角夏宇樂〕 發動機車時,才意識到我整個背脊都是僵硬的。 後座那個叫「鄧雨婷」的女孩,此刻的心情如何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她很矜持、很小心,挺直地坐在我的背後,兩隻手抓著機車尾端的握把。儘管沒有貼身的接觸,但我們的距離很近,近到我可以感受她的呼吸;不過我們認知彼此的距離,真的還很遙遠。除了她叫「鄧雨婷」,跟我同一天生日之外,我對她一無所知。我相信,她應該也是同樣,對我一無所知吧!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卻有似曾相識的感覺;難道,是我想太多嗎?為了偷窺她的表情,我不時回望後照鏡。那座廢棄的兒童樂園,只剩下摩天輪的殘影。我看不見她的完整的面容,卻浮現她剛剛排完生日順序,確定是我要載她後,走向我那一刻的身影,背景應該是靜止的旋轉木馬,我卻感覺五光十色的燦爛燈火正在奏鳴著興高采烈的旋律。而那些火花、那些音符,都尾隨著我和她的機車飄散。 〔女主角鄧雨婷〕 這個聖誕夜,未免太奇幻。好像把我從小到大的喜怒哀樂,都濃縮在這幾個鐘頭,密集地排演了一次。浪漫與哀愁,勇敢與恐懼,期盼與失落,反覆衝擊著我的心,如同海浪拍打著岩壁,潮來與潮往,夢想與幻滅,都在頃刻之間。 淋浴過後,把頭髮吹乾。我看了手機,還沒有夏宇樂的來電訊息。什麼時候?我怎麼了?竟然會開始等他的電話?這樣咄咄逼人地問自己的時候,我並沒有驚訝不解,而是溫馨感動。 我把夏宇樂送的旋轉木馬音樂盒打開,讓清脆的聲響延續聖誕夜的節奏。然後上網開啟MSN,或許他會上線吧?透過網路的線上收聽功能,找到周茜榕的節目頻道,在交通電台深夜的時段,雖然只有十五分鐘,卻如此巧合讓我聽到。 如果 旋轉木馬的起點 是你充滿歉意的笑臉 能否 設定幸福的終點 在我一生守候的諾言 荒廢了 遊樂園 歡笑甦醒要幾年 只要你 會開心 不問誰陪你身邊 下雨了 等雨停 把雨留在心裡面 下雨了 等雨停 我們是否能再見 【心靈謝幕文句】 這裡是最接近愛情的地方,卻也距離我要的愛情最遠。 會不會緣分的開始與結束,都在同一個地點? 我們,還能再見嗎? 我的心,一直等著一個女孩。 每天,我都默默地對她喊著:歡迎光臨! 會不會,有一個晚上,她會真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愛的,不愛我;愛我的,我不愛。 等待與追逐、傷害與幸福,讓十七歲的青春,亮麗而模糊。 我們,還能再見嗎? 【本書特色】 ◎內附八頁彩圖,圖文精緻呈現 ◎感動人心的愛情故事,觸動屬於每個人內心的青春悸動 ◎優美洗鍊文字、真摯浪漫情感,牽動人性中最深層的愛 ◎三封信、三個愛情命運!男主角寫給女主角的3封信,作者部落格完整展閱

目錄

1. 半邊天使 2. 忘了曾經 3. 雨中重逢 4. 感情換季 5. 愛在當下 6. 夢已遠颺 7. 祈願娃娃 8. 旋轉木馬 9. 幸福風車 10. 回到原點

序跋

後記:擦肩而過的幸福
  因為工作或假期,常有機會旅行到世界各地與讀者見面的我,很幸運地常有機會在傾聽的過程中,得到許多寶貴的人生體驗。那些曲折情節裡,呼應著我自己成長過程中的微笑與眼淚。   我跟大家都一樣,曾經那樣掙扎過、失落過、努力過、也放棄過。   從《摘星》《畢業旅行》《冬季到台北來看雨》《你知不知道,我好愛你》身為一個小說作者,上天給我最幸福的回饋,就是無論寫過多少部作品,卻還是能在這麼多真實的故事中,保持初心,悲天憫人。繼續跟著笑、跟著哭。   然而,大部分的真實故事,在被訴說的的時候,當事人總是含著眼淚,流露款款深情中,有些心有未甘,他們在抱怨委屈、慌亂無助的時刻,常忽略了自己所經歷過的是,多麼精采動人的生命風景。   透過小說,重新審視這些殘酷悲歡離合,隔著心靈的距離看待現實,所得到真相,往往比眼睛看到的更多元豐富。   夏宇樂(化名)昏迷的時候,我正好受邀參加公益活動而前往醫院,慰問住院的青少年而遇見他。一個連昏迷時都有笑容的孩子,溫和而且厚道,病苦彷彿從來不曾在他的容顏留下心痛的痕跡。   他的身上,究竟承載著多麼厚實的愛呢?   要懷抱多少希望,才能免於憤怒與恐懼的磨難?   回台北的路上,我一直想著這些個問題。漸漸地,它佔據我的腦海,有時候也出現在我對自己的質疑:換做是我,能不能跟他一樣樂觀堅強?   接下來連續幾年的拜訪中,我終於找到答案。   於是,睽違了五年,繼上一部長篇小說《你知不知道,我好愛你》之後,在忙到幾乎沒有任何休閒娛樂的日子裡,我還是決定替所有讀者寫下這個愛的故事。   這是一個在動筆改編之前,需要深呼吸的故事。太多的意外和巧合,帶來生死邊緣的掙扎,交織著愛與不愛的迷惑。在愛情的主軸下,還有友情與親情的脈絡,鋪陳現代青少年以及家長不同世代的情感困境。每個角色猶如同進入巨大的地鐵站,在某個入口相遇,或擦肩而過,然後必須走上不同的月台,搭乘來往的列車,尋找到自己的心靈出口。   當真愛的亮麗伴隨死亡的陰影,當愧疚始終與感謝同行,幸福究竟是宿命、還是可以藉由自己的心念創造呢?   或者,幸福的形式有很多,我們都是因為太執著於其中的一種面貌,忽略了幸福戴著其他的面具,所以才擦肩而過。   甚至,與真愛擦肩而過,也會是一種幸福。   人海茫茫,兩個人相遇的機率,只有六十億分之ㄧ的平方,遠比中彩券的機會還要低。在相遇的當下百般珍惜、或在分離後願意祝福,都會是很難得的幸福。人生最大遺憾的莫過於當幸福來臨時不知不覺,沒有好好把握;當幸福離開後,卻又百般悔恨,痛失良機。   唯有去除恐懼與疑惑,真愛才能聽見心靈的召喚,與幸福相遇。   每次撰寫長篇小說,構思的時間比較長,撰寫的時間都很短。兩年的沉澱、半年的構思、十天打字書寫。然後,打壞一個鍵盤、敲死一隻滑鼠、喚醒背膀酸痛的長年痼疾,忍著痛、帶著微笑,在校對將近十萬字的一疊列印的稿紙中,回到故事現場,陪伴我最心愛的宇樂和雨婷,經歷他們的歡喜悲愁,享受著痛快(痛,並快樂著!)的感覺。   遺憾,是戴著感傷面具的幸福。雖然它不甚完美,卻比赤裸的幸福更教人刻骨銘心。   當我在書桌上重演作者的宿疾,在電子稿紙重現故事的情節,逐字逐句去印證:原來,所有的悲劇來自負面的性格,幸福只接受正向能量的邀請,這些都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我們,還能再見嗎》透過故事中兩位男女主角,夏宇樂和鄧雨婷,分別在奇數章節與偶數章節的對話,呈現了愛的迷亂與孤寂、忌妒與祝福、幻滅與夢想、意外與巧合、錯過與重逢、追求與尋覓……   然而,若沒有迷亂的過程,孤寂就難以脫俗;若沒有忌妒的心態,祝福就不夠可貴;若沒有幻滅的經歷,夢想就過於廉價;若沒有巧合的發生,意外就只是驚恐;若沒有重逢的喜悅,錯過就徒留遺憾;若沒有追求的目標,尋覓就失去意義。   唯有曾經為愛流浪過後,回到出發地方,才會發現:幸福,一直在自己的心底,從未遠離。

內文試閱

  當身體沉睡,靈魂才能起飛。   這不是一個靈異奇幻的故事,   而是完全真實的愛情經歷。   每次我跟別人談起,   他們總認為太不可思議了。   是的,愛的力量,   本來就超乎你的想像,   也不是我能預期……   ——夏宇樂   1.半邊天使   十七歲時,感覺最珍貴的東西;   到了二十七歲,會不會變得微不足道?   ♂1-1   速度,可以讓靈魂與肉體的分離;也可以讓久違的它們結合為一!就看你能用多快或多慢的速度,超越或落後夢想與現實的差距。   當我跨上新買的機車,揚長而去,讓整個世界從我耳際飛奔而去的時候,想念卻從另一個相反的方向迎面撲來。   「宇樂,騎慢一點!」老媽的叮嚀明明已經消失在巷口,卻又不斷浮現在心底。她似乎擁有某種反作用力的魔法,發出的口令是「慢」,實際發生的狀況就是「快」。我甚至等不及聽她嘮叨完下一句:「可千萬不要出事啊……」就飛快離開她的視線。   是的,我討厭她總是用這種負面思考的對待方式,難道她從沒聽說過,我們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被自己的內心召喚而來。可是,我不能否認,上學、騎車、交朋友,每件事都讓她擔心。後來我也搞不清楚。究竟是我做不好,她才擔心;還是她的擔心,成為我做不好的壓力。   我牢記著老媽交代的每一句話,卻用加倍的力氣要掙脫。就像騎車翻越山嶺時,快速移動的陽光追趕著整片白雲,被籠罩在陰影之下的我,感受到幸福的涼意,卻期待用更快的速度超越雲影,讓烈日在我的臂膀烙印青春的記憶。   矛盾。沒錯,這是我出發時的心情。我並不想來參加這次的機車聯誼活動,可是拒絕太多次了,阿笙不斷取笑我是「遜咖」,明知道不要理他就好了,我卻又想證明自己沒他說的那麼遜。或許是因為在他面前,我已經很徹底地丟過一次臉,所以會更加好強吧。   高一那年暑假,我跟他回鄉下,把他阿公的家當民宿,白吃白住了一個多月。他小時候在很淳樸的農村長大,小學畢業後才跟著爸媽遷居到城裡,本身的個性兼具了鄉下人的誠懇熱情和都市人的敏捷聰慧。這是我很欣賞,喜歡跟他做朋友的原因。不過,有時候他太愛開玩笑的作風,尤其是拿我的糗事當笑話,令人無法忍受。   活該吧!誰叫我要在他老家附近的產業道路學騎機車。   「會騎腳踏車嗎?」他問。   「會!」我答,但是忘了補充說:「小學畢業後,我就沒再騎過腳踏車了!」   阿笙直接要我騎上阿公的機車,他坐在後座教我發動引擎、操作握把,很神奇地順利讓機車往前衝了十幾公尺。然後,他就下車要我自己試試看。騎過車的人都知道,速度愈慢愈困難,於是我加快速度,希望複製剛才的美好經驗,沒想到一輛貨車以更快的速度,從後面追過來超車,我一時緊張,把整台機車騎進稻田裡,真是名符其實的「犁田」。   幸好田裡都是稻穗,成為最佳的緩衝區,我只是手腳輕微擦傷,機車還整台完好,沒有損壞,不然真不知道怎麼賠償他的阿公。   阿笙急忙到田裡牽起機車,對著我哈哈大笑,吆喝著旁邊鄰居的小孩來幫忙,我卻覺得他們是來看熱鬧,剎那間,交織著羞愧、惱怒、失望……種種複雜的情緒,就像我手肘擦傷的鮮血,汨汨地流出來。   貨車從後面呼呼地追過來,我騎著機車閃避不及而衝到田裡的畫面,成為我的夢魘。不管隔了多久,只要我感到挫折、煩悶、對自己失望、對未來沒有信心時, 那個畫面就清晰地映射在我的眼前。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原來生命中的每件事,都是被我們的心念吸引過來的。   包括:愛情。也是!   我們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被自己的內心召喚而來。   ♂1-2   機車聯誼活動,這種在我看來很幼稚的行為,卻是同儕之間最熱衷的事。參加這種活動,最大的好處是可以認識外校的女生,不論是否展開追求、能否戀愛成功,都不會影響到學校裡原有的平靜。   校園裡不乏甜美可愛的女同學,偏偏她們就是很驕傲的樣子。少數想法特別奇怪的同學,會願意因為公開戀愛而成為「班對」或「校對」。很顯然地,他們談戀愛都只是為了炫耀,好像自己有人愛就顯得特別厲害。   在校園談戀愛,壓力很大。老師、教官、甚至校長,都會特別關切。甚至還會被特別叫到「輔導室」去個別規勸,除了訓誡他們不要在校園中有過度火熱的動作之外,還會特別強調「安全性行為」和「避孕」等。我有時不明白,大人的腦袋究竟裝了什麼,誰說只要談戀愛就一定會做那檔事呢。   「你說的也對啦!」阿笙附和,「像我,就是談很清純的戀愛啊!」   「最好是啦!」我堵他。   高一下學期時,他追過隔壁班的女生,告白成功之後就大方在校園牽手了。沒有多久教官就很警覺地通報輔導室,隔天阿笙被約談,而且很快地通知雙方家長。放暑假時,那個女生就轉學了。   「其實我跟她真的沒有怎樣!」每回提到這件事,阿笙就會再強調一次。   「最好是啦!」我習慣這樣跟他抬槓。   我曾經在午休時,親眼看過他和那個女生偷偷在禮堂後面資源回收中心的角落接吻,一堆垃圾就在他們身旁。發現有人經過時,才把黏在一起的身體分開。阿笙身上足以說明他處於興奮狀態的器官,十分明顯地突出在他的褲檔。本來這是一件可以被拿來取笑的事情,卻因為他那樣的昂然亢奮,成為一種可以用來展示的驕傲,如同青春的歲月中,獲頒一枚愛情的勳章,閃亮奪目。   「我跟她真的沒有怎樣!」他怕我不信。   「對啦,三壘之前的,都不算有怎樣!」連我自己都分不清楚是在挖苦他、還是安撫他。   「當然啊,如果牽手、接吻都要算是性行為,要我負責的人不就太多了!」他習慣自吹自擂。   「所以呢,連被迫分手這樣的結果,都不會太難過,是嗎?」我問他。   「屁啦!你不懂啦!所有跟愛情有關的說法,就像閱讀一本印製精美的食譜;進行過程中的百般滋味,要等你真正愛上一個人時,也就是親自下廚了,才能體會!」每次阿笙講到有關戀愛的話題,用的都是這種過來人的口氣。我無法反駁他,因為我不曾真正戀愛過。再說,以性為出發點的愛情,也不是我想追求。   天氣好熱,本來我不想出來玩。不過大學指考結束,等成績單的日子,有點無聊。而且老哥上個月才買了新的機車,他好不容易心情好,說要慶祝我考上機車駕照,成為合法的駕駛,答應要借給我騎,我想在阿笙面前秀出我騎車的技術,一雪前恥。   另外,我那顆剛告別十七歲的寂寞「荒(芳)」心,應該也是對愛情有很深的渴望吧。於是,就以「等待放榜之前,需要給自己喘口氣」為理由,輕鬆地說服自己,大聲告訴老哥我是要去參加機車聯誼活動。   更何況,聽說這次和我們聯誼的,有幾位是對面女校同屆畢業,或許認識了以後,大家可以切磋一下如何選填志願。   最後這一項理由,不用想也知道是阿笙編的。可是卻很有效果,讓這些同樣都是高三應屆畢業的男生、女生,可以暫時放下等待成績單的焦慮,放縱自己無所事事的荒唐。   我看過一本很有勵志作用的暢銷書,作者說:「忙裡偷閒,才會有創意!太閒的時候,就要找事做,即使是裝忙,也比閒得沒事做還要好的多。」忙得沒有一刻閒,很容易因為疲乏而變得盲目;整天閒得沒事做也不好,整個人會變得很懶散。所以,我更確認參加這次活動的決定是對的,不要讓自己變得懶散。   當我愈是真心地這樣讓認為,這世界果然就按照我要的方式運作。在生平第一次參加的聯誼活動中,我遇見一個很特別的女孩。在第一眼看見她淺淺的笑容裡帶著謎樣的神采,明明是初次見面,卻好像在哪裡見過面的熟悉感,讓我認定她將會是我生命中的天使。   所有跟愛情有關的說法,就像一本印製精美的食譜;進行過程中的百般滋味,要等你真正愛上一個人時,也就是親自下廚了,才能體會!   ♂1-3   約好的集合地點,是一座廢棄的遊樂園。   我小時候曾經去玩過,對「碰撞咖啡杯」和「摩天輪」還有很深刻的印象。可是,當我抵達現場時卻發現,每個設備都縮小了很多,跟印象中的規模有很大的差距。人長大了,回頭才發現,曾經在意的很多事物,都會隨著時光流轉而在瞬間化為渺小。高三時的作文,我寫過一句話,還被老師用紅筆圈起來:「十七歲時,感覺最珍貴的東西;到了二十七歲,會不會變得微不足道?」似乎已經在逐漸印證了。   機車聯誼的召集人,是學校演辯社的社長,外號叫做比利,並不是英文名字翻譯過來的,而是他尿尿的姿勢很奇特,整個重點部位會向前傾,很像比利時的尿尿小童,因此得名。老實說,他的長相和說話方式,都滿機車的。   「女生這邊,還有兩個人沒到!再等3分鐘,如果最後缺兩個女生,沒配對成功的兩個男生,只好男男共騎了,哈!」他的嘴角,帶著邪惡的笑。每個男生都有騎車,就算落單也不至於要男男共騎,頂多就是各騎各的,再找地方會合。   「好耶!」很多人跟著瞎起鬨。   「我們一邊等最後兩個女生,一邊宣佈今天的配對規則。通常別人都是用抽鑰匙的,本人覺得這個方法太沒創意了,所以決定今天採用生日配對,先請男生出列,按照生日的前後順序排好,再請女生出列,同樣按照生日排序,左右應對到的,就是今天聯誼活動的同組的車友了!」   比利臨時宣布這種全新的配對方式,大家開始議論紛紛。老師說得沒錯,只要聚會的人數超過十個人,團體的智商就會往下降十個商數。這種非常宿命的配對方式,居然全體無異議通過,所有的男生很快就圍在一起互問對方的生日,並且排成一行隊伍,像進戲院買門票那樣。   男生就位之後,換女生排列順序。這時候,大家的表情都很微妙。有的男生暗自竊喜,望著對面的行伍,想像著美好旅程;有的男生悔不當初,恨不能編個藉口立刻回家。誰,願意載著恐龍出去玩?   幸好,聽說中途會再重新抽籤組合配對。很多男生把它稱為「轉運站」,以免有人載到不喜歡的女孩,一路「衰」到底。   他們可能沒有想到,還有兩個女生尚未出現。最後到達的這兩個女生,才是真正的關鍵性。她們的生日,對配對的結果,有十分關鍵的影響。   「卯死了!」阿笙對我使個眼色,湊過頭來低聲對我說。   「你別急著要對號入座!有兩個女生還沒來。」我知道他很喜歡現在站在他對面的女孩。   「她前後的那兩個女生,也都還可以,反正最大隻的那個離我很遠,再怎麼也輪不到我載她!喔喔,輪胎肯定氣不夠……」他嘴巴壞起來的時候,很缺德!   「你別忘了。如果那兩個女生沒來,我和你可能會被湊成一對,因為我們的生日最接近!」我是水瓶座,他是雙魚座。   「載你,總比載恐龍好!」總是要到千鈞一髮的片刻,他才發現我還有剩餘的利用價值。   就在個時候,珊珊遲來的兩個女孩出現了。女方陣營出現一片吱吱喳喳的麻雀聲響,我很難判斷她們是對這兩個遲到的女孩驚呼、還是責罵。不過,我實在很佩服遲到的兩個女生,居然可以臉不紅、氣不喘,而且是用散步的姿態前來。   等女生那邊重新按照生日排好隊伍,就開始正式分發配對。阿笙喜歡的對象,沒有改變位置,讓他稱心如意地載到她喜歡的對象。而和我配成一對的女孩,就是遲到的兩個女生其中的一個。   不可思議的巧合是,她和我,不但同一個星座,連生日都是同一天。   「我叫『夏宇樂』。」我提醒自己要多點熱情,表示友善。   「我是『鄧雨婷』。」她介紹自己的聲音,出奇冷靜,沒有太多表情。但是,眼神卻出現萬丈光芒。   就在她輕啟雙唇的那一刻,時間如煙火綻放在她閃亮的眼眸裡。她背後原本靜止不動的旋轉木馬,竟在瞬間開始轉動。我驚訝於眼前的一切,如夢似幻的錯覺持續了好幾秒鐘,直到我回神過來,才知道旋轉木馬並未真正轉動,而是我的心動。   人長大了,回頭才發現,曾經在意的很多事物,都會隨著時光流轉而在瞬間化為渺小。   ♂1-4   發動機車時,才意識到我整個背脊都是僵硬的。   「看起來,應該很英挺吧!」我安慰自己。   後座那個叫「鄧雨婷」的女孩,此刻的心情如何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她很矜持、很小心,挺直地坐在我的背後,兩隻手抓著機車尾端的握把。儘管沒有貼身的接觸,但我們的距離很近,近到我可以感受她的呼吸;不過我們認知彼此的距離,真的還很遙遠。除了她叫「鄧雨婷」,跟我同一天生日之外,我對她一無所知。我相信,她應該也是同樣,對我一無所知吧!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卻有似曾相識的感覺;難道,是我想太多嗎?還是,上輩子我們已經見過面?我承認,這樣的念頭,的確落入俗套,卻足以證明我和她之間必定有些無法解釋的連結。   為了偷窺她的表情,我不時回望後照鏡。那座廢棄的兒童樂園,只剩下摩天輪的殘影。我看不見她的完整的面容,卻浮現她剛剛排完生日順序,確定是我要載她後,走向我那一刻的身影,背景應該是靜止的旋轉木馬,我卻感覺五光十色的燦爛燈火正在奏鳴著興高采烈的旋律。而那些火花、那些音符,都尾隨著我和她的機車飄散。   大約過了五分鐘,我才確認飄渺的音樂並非來自我持續的幻想,而是她的耳機。   原來,是她在聽音樂。   難怪導師常叮嚀我們:「耳機,是人際關係的障礙!」他的意思是說,每天上學、放學,走路、搭車,都戴著耳機聽iPod的音樂,會錯過很多聊天、溝通的機會。我猜想他非常清楚,我們是故意的,只要戴著耳機聽音樂,就聽不到爸媽的碎碎唸了。   平常對付父母那些招數,現在很靈驗地報復載我自己身上。她帶著耳機聽音樂,一副拒人於「周杰倫+費玉清」的樣子。哈!是「千里之外」的意思啦,好冷!為了不知道該找什麼話題跟她聊天,我已經夠挖空心思了,現在又隔著她的耳機,很不容易溝通,難道我要用吼的嗎?   有幾次瞄向後照鏡,看見她深思的表情。   如果距離是一種美,此刻的我們的身體如此貼近,卻因為陌生的關係,對彼此好奇,而產生一種朦朧的美。   她,究竟在想什麼呢?如果她只是沉浸在音樂裡,為什麼感覺她的眼底有很多畫面。   「妳喜歡聽什麼音樂?」趁著等紅燈的時候,我回頭問她。別說是她嚇一跳,連我自己也沒料到會用這個問題破冰。   「隨便聽聽啊!」   「喔!」我想我踢到鐵板了。   沒想到過了幾秒,柳暗花明。   「你要不要一起聽?」   「呵!」我突然一陣臉紅,受寵若驚,停了一秒才說:「好啊!」   她把右邊的耳機聽筒拿下來,直接塞在我的左耳。這個動作,很自然、親切、不做作、而且體貼……體貼到讓我有種錯覺,好像我們不是剛剛才認識的新朋友,而是已經交往很久的戀人。   直到一個自然反應的緊急煞車,才讓我從幻境中清醒。   「對不起!」我向她道歉。   「又不是你的錯,前面那部車太笨了。」   「你都有在注意喔?」   「對啊,我媽媽說,坐車時要盡量看前面,才不會暈車。」   「妳很聽媽媽的話喔。不過那是搭乘汽車吧,有人騎車被載,也會暈車嗎?」我很好奇。   「會啊!你沒被載過喔?」她問我。   「你常被載嗎?」我反問她。   她沒回答。   我想,我這次不只是踢到鐵板,簡直就是撞牆了。   笨蛋!問了一個最爛的問題。   她,究竟在想什麼呢?如果她只是沉浸在音樂裡,為什麼感覺她的眼底有很多畫面。   ♂1-5   說是一路的靜默,卻不符合事實。耳機不停流瀉好聽的歌,我猜想這些歌曲都是她從許多喜歡的專輯裡特別精選出來的。有些是耳熟能詳的主打歌、有些是暢銷專輯中比較冷門的歌,穿插其中的是很另類的音樂。大部分的歌曲,我都聽過,也很喜歡。可見我和她對音樂的品味很接近。只有少數幾首歌,我從來沒有聽過。   在耳邊喧嘩的,當然不只是音樂,還有我想跟她聊的話題,也在徘徊在我的心底和唇邊,只不過我再沒勇氣脫口而出。   等到她願意再開金口時,我們已經到達海邊的風車公園,這是預定行程中的休息站,也就是俗稱的「轉運站」,要準備重新配對了。   我把耳機聽筒拔下來,她順手收回去,纏在一個造形可愛的魚骨排裡。   「你怎麼都不說話?」她問。   「我?」我摸不清楚她到底想什麼,只好很老實地招認,「我以為妳生氣了。」   「生氣?」她的表情一臉驚訝,「我為什麼要生氣?」   「喔!沒有生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我鬆了一口氣。   她應該不是刻意表演的吧?我這個人就是很容易相信別人。雖然她的眼底像是深不可測的湖泊,我還是迷戀於眼前看到平靜如鏡的清澈。   「我只是專心聽音樂。」她解釋著。   「你喜歡誰的歌?」   「剛剛聽了那麼久,還聽不出來喔!你說說看,我喜歡誰的歌?」她像是在做趣味心理測驗。   「剛剛聽了很多歌,不同的歌手都有。你應該是喜歡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吧!」   「然後呢?可歸納整理出線索來嗎?」   「你喜歡寂寞的歌。」我總是能在關鍵時刻,說出連自己都覺得很意外的話。   「寂寞?有歌手叫做寂寞的嗎?」她似笑非笑地,瞪著眼睛問我。   「有啊,只要令人聽了覺得寂寞,就是寂寞在唱歌。每位歌手,只是寂寞的代言人,召喚聽眾心中寂寞的靈魂。」   「你應該很會寫作文喔!」她的語氣先是很肯定的褒獎,緊接著卻損了我一句:「你跟多少女生,說過這樣的話?」   「哪有,都是瞎掰的。」我提醒自己不能得意忘形,但說的確是事實。   「我才真的是很會瞎掰呢!你要不要聽聽看?」   「瞎掰什麼呢?」她勾起我的好奇心。   「你最喜歡的歌手,是周杰倫。」   「這不用掰吧,他那麼紅,隨便猜也猜得到。」我抗議!   「你的手臂,有一個刺青,圖案是天使的翅膀,可是只有單邊。」   這時,我嚇到了。那是去年暑假,我跟阿笙去刺的。為了避開教官的視線,我故意刺在袖口能夠完全遮蔽的位置,她怎麼會看得出來呢?   「妳好厲害!!怎麼有可能掰出這個秘密?」   「哈,我是女巫。」   「不,你是天使!」但我沒說出口,取而代之的是:「不可能,是阿笙跟你說的。」我憑直覺的反應,推測一定有人跟她說過。   「阿笙是誰?我不認識他。」   「是我的死黨,出發時一直騎在我前面那個,頭髮短短的男生啊!」   說曹操,曹操就到。阿笙也到達風車公園。   「他就是阿笙,賀敬笙!」我指著他,介紹給鄧雨婷。   「嗨!」阿笙和她打招呼之後,轉過頭低聲跟我說:「聊開囉!我都不知道要聊什麼?」   看來網路上那些教人怎樣在機車聯誼聊天的絕招,他都沒有派上用場。例如:班上男女比例;課業會不會很重;有沒有打工;鞋子很漂亮,在哪買的?頭髮好美,都怎麼保養……其實我們之前有演練過,覺得這些問題都實在太豬頭了,我該謝天謝地,至少還沒有機會用到這些無聊的問題。   「其實我也還好啦,都只是隨便聊啊!可是,她居然可以掰出我有刺青。」   「真的?該不會有人事先告訴她了吧?」阿笙很驚訝。   「我也這麼認為,而且我覺得應該就是你!」   聽到我刻意栽贓,阿笙當然不會嚥下這口氣,他想直接找已經晃到風車旁邊的鄧雨婷來當面對質。   「妳……剛剛沒說,妳叫什麼名字?」阿笙問她,卻轉頭看著我。   「鄧雨婷。」我幫她回答。   「什麼?鄧,雨,婷!」阿笙像發現了什麼天大的新聞。   「沒錯啊!她的名字叫做鄧雨婷。又怎樣?」我突然覺得應該要保護她;可是我心底也七上八下,擔心中間有什麼秘密或誤會。   「哈哈哈哈哈……」阿笙笑得好誇張,簡直比蠟筆小新還要更離譜。   這時候很多同行的朋友都圍過來了,他們都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湊過來關心,自動圍成半個圓圈。阿笙卻把這個半個圓圈當作他表演的舞台,繼續施展他的搞笑功力。   「這也未免太巧了吧!他叫『夏宇樂』;她叫『鄧雨婷』。唸起來不就是:『下雨了,等雨停』嗎?」   「哈哈哈哈哈……」全場大笑。只有我和鄧雨婷兩個人,覺得好尷尬。   奇妙的是,就在這個時候明明是大太陽的午後,天空居然飄起一陣細雨。細小到好像只是噴泉旁邊的水氣,整個臉龐都可以感受微微的涼意。過沒有多久,雨停之後,一道彩虹掛在風車背後的山頂。   因為這場奇妙的細雨,以及我和她名字相連成為有趣的諧音,而變成這次機車聯誼的話題。我只好把大家流傳的笑話當作激勵,希望每次「下雨了」,很快就「等雨停」,不要讓任何一個夢想在雨中消失。   儘管她說自己是女巫,我寧願她是天使。她跟很多女孩一樣,都是擁有一顆寂寞的心靈,守護孤獨的城堡,而我是一個需要醞釀勇氣的騎士,憧憬著將來有一天可以敲開她的心門。   只要令人聽了覺得寂寞,就是寂寞在唱歌。每位歌手,只是寂寞的代言人,召喚聽眾心中寂寞的靈魂。

作者資料

吳若權(Eric Wu)

政大企管系畢業,曾任職IBM、HP、Microsoft等知名企業。現為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心理諮詢師,通過世界精品咖啡協會(SCA, the Specialty Coffee Association)「義式咖啡師(Barista)」、「金杯萃取理論師(Brewing)」認證,並任多家企業行銷及管理顧問。 1995年,以藝文小說《愛一次也好》踏入文壇,清新動人的文字風格廣受讀者歡迎;2000年,以短篇小說集《下雨天裡的松風聲》獲得「中興文藝獎小說類首獎」。創作類型多元,廣及兩性、勵志、心靈、企管,經常榮登各大書店暢銷排行榜,是台灣最具代表性的作家之一。累積講座超過一千四百場,帶給無數人激勵與療癒的力量。 他有著水瓶座的活躍聰明、心理師的敏銳溫柔,和創作者的細膩善感。《第二次誕生》是他的第109號作品,精選50則奧修關於愛與情緒的精闢語錄,給予具啟發性的剖析詮釋,幫助你洞見生命的核心,擺脫舊有的習性,迎接自己的第二次誕生。 ◎Facebook粉絲團「吳若權好友俱樂部」:http://www.facebook.com/ericwu567 ◎權心權意@吳若權幸福學院:http://eric567.blogspot.tw ◎若有似吳@幸福咖啡館:http://eric128.pixnet.net/blog ◎聯合新聞網「吳若權」部落格:http://blog.udn.com/eric567 ◎媒事來哈啦 | 影音頻道:http://www.fbwebshow.com ◎新浪微博,吳若權專頁:http://weibo.com/u/1766297367 ◎吳若權Line@生活圈:以Line ID搜尋@ericwu

基本資料

作者:吳若權(Eric Wu) 出版社:高寶 書系:吳若權系列 出版日期:2010-12-22 ISBN:9789861853987 城邦書號:A52A41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