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升級
目前位置: > > > >
靈機一動的機率:經濟學探員 伏見真守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尖端出版.日本文學小說展/兩本75折

內容簡介

★書店店員一致好評!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紀伊國屋、丸善書店、TSUTAYA強打新作! 繼《偵探伽利略》、《推理要在晚餐後》最新人氣刑警搭檔組合,話題不斷熱銷再刷! ★犯罪側寫vs.行為經濟學,全新辦案手法挑戰超難解連續殺人謎團! 日本週刊現代、讀賣新聞、朝日新聞、日經新聞等各大媒體注目推薦! 「我能偵破的命案只有30%。」 加入連環殺人案偵查總部的他,居然是經濟學家? 川崎市高津區發生連環殺人案,成員超過一百人的特偵總部開始辦案。從行凶手法可以斷定是單一人物的犯行,但是經過一個月還是找不到任何破案的線索。就在這個時候,犯罪側寫師盛崎一臣以及行動經濟學家伏見真守加入特偵總部。伏見從經濟學的獨特角度辦案,認為本案並非單一人物的犯行。經濟學偵查員是否能查出真凶? 犯罪側寫vs.行為經濟學,全新辦案手法挑戰超難解連續殺人謎團! 日本週刊現代、讀賣新聞、朝日新聞、日經新聞等各大媒體注目推薦! 【各界名人大力推薦】 【人氣粉絲團】哈日劇、宅女空姐慶菜共、愛生活手記 【知名部落客】小葉日本台、粉紅海【時尚美妝旅遊部落客】Umie、仿妝夭后 Yui、田以熙【推理評論家】舟動、馬車道爵士 【話題藝人】Lucy 露小西、Ruby林珮瑩、大學生了沒Emilie、譚以欣Olivia、羅莉塔【圖文作家/漫畫家】Nikumon、小熊娃娃、正港奇片、急診女醫師其實.、貓爵【暢銷作家】Anna Yeh、千川、艾姬、高普、雪兒、雪倫、笭菁、逸清、張渝歌【臺灣推理作家協會】知言、喬齊安 ★日經新聞四顆星評價! 「高潮迭起,劇情進展不時出乎意料之外,是一部令人愉快的作品。」野崎六助(評論家) 「從推理小說快樂學習行動經濟學的基礎。如果真的有這種經濟學偵查員肯定很好玩!」橘玲(經濟小說作家) 人物角色刻劃細膩鮮明,情節安排高潮迭起如同置身於現場,每一刻的情緒都如此糾結激昂著,讓人一步步自然地融入在情節裡,彷彿就像自己也成了刑警,如此的讓人屏息、緊張,就怕漏了任何一條破案線索!作者的鋪陳讓人不看到最後完全猜想不到結局,瘋狂細膩的連環凶殺案謎團。 破案過程主軸由一般刑警偵查、犯罪側寫師到透過經濟學家來分析偵辦凶殺案更是前所未聞,而經濟學家透過理論分析破案,從一開始令人百思不解甚至覺得荒謬到後面的完全折服更是沒想過的事。 ——Anna Yeh(Anna & Love創辦人、兩性作家) 用經濟學的角度剖析犯罪行為的動機與選擇,看似艱澀的理論與公式,套用到真實案件中,立刻淺顯易懂;而跟著伏見真守的腳步一起動腦推理,將手裡握著的一塊塊線索拼圖,逐漸拼湊出真相的過程,則是本書最迷人、也最讓人ENJOY之處! ——Kaoru(人氣粉絲團哈日劇版主) 令人耳目一新的推理小說,高潮迭起,結局令人吃驚! ——Yui(仿妝夭后) 風險迴避、主觀期望效用、驗證型偏誤、附加價值……,把這些經濟學上計算投資報酬率的論述套用在刑案的偵辦,甚至可以用公式得出犯罪者屬理性殺人還是感性殺人?這個發想滿有趣的,新型態的經濟學探員伏見真守初登場,推理小說的另一種視野,解謎又可長知識喔! ——小葉日本台(日劇達人) 劇情環環相扣,人物描寫細膩有血有肉、個性鮮明,很喜歡麻耶內心戲掙扎的衝突點,每次都覺得好可愛呀XD 一本令人很過癮的書! ——小熊娃娃(貓咪圖文作家) 這次的這本小說實在很特別,一開始看到書名有「機率」、「經濟學」時,心裡其實暗暗想:「不知道看不看得懂…」,想當年在求學階段,我可是數學苦手啊!不過進到故事裡頭以後,意外發現所謂的行為經濟學原來是以這樣的角度來破案。石川智健這位年輕的小說家,用了嶄新的推理方式突破了推理小說,小說內說了很多平常一般推理小說沒有用到的知識,一邊看著故事還能一邊學東西真的是很喜歡,最後結局的轉折更是令人意想不到!總之是一本推理狂們一定要看的小說!! ——田以熙(時尚部落客、電玩主持人) 本作各處充滿易懂的行為經濟學知識,伏見這名學者偵探於眾多推理作品中可謂希罕又獨樹一格,他和女刑警木下、犯罪側寫研究者盛崎的互動輕鬆自然,閱讀過程不會有沈重的壓力,而整樁案情,以及伏見、盛崎兩角自身的故事,也足以讓我們重新審視現今檢警辦案手法的準確性。 ——舟動(推理評論人) 結合經濟學的知識與推理的趣味,以峰迴路轉的鋪陳帶出令人顫慄的真相,是一本看完以後彷彿自己也變聰明的小說! ——艾姬(兩性作家) 伏見真守的個性想法古怪,應用人群行為的統計研究,推理出犯罪者的心態,絕對是創新的推理小說!——奇片(幽默漫畫家) 如果說森博嗣開創了「理科系」推理小說,那麼作者顯然是屬於「社科系」 ——行為經濟學、基數效用、主觀期望效用(SEU)、時間貼現,作者在書末列了一堆專業參考書,肯定做過大量功課,他是玩真的!——高普(類型小說家) 經濟學角度去破解難題重重的連環殺人事件,理性破解感性看不見的盲點,抽絲剝繭人性及動機,最後巧妙的鋪成,讓人釣足胃口的推理,有恍然大悟的興奮。 ——雪兒(療癒旅人作家) 奇妙的搭擋產生的推理火花,情節有趣、解題爽快! ——雪倫(知名網路小說作家) 「這個怪人奪走了我對京極堂的愛。」 ——張渝歌(文化部劇本創作大獎得主,《詭辯》作者) 收起課本!這堂課的教室是在命案現場!經濟學者伏見真守將顛覆傳統辦案方式,以行動經濟學解析犯罪背後隱藏的訊息。對於經濟學的概念還停留在艱深嚴肅的印象嗎?這本新形態的探案小說能讓您輕鬆感受到經濟學的有趣之處。不管是推理迷還是相關科系人士,請絕對不要錯過! ——馬車道爵士(推理評論人、《日本職棒喫茶店》編輯) 一開始看,覺得這應該是一本將偵探主角偶像化的推理小說,所以主角說的一定是對的!可是……我以為的偵探不是偵探,我以為的兇手也不是兇手啊!!ps.看小說長知識!原來我也看得下經濟學的分析呢! ——急診女醫師其實.(人氣圖文作家) 到最後一頁都驚奇的好書!經濟學者絕配無用女警,行為經濟學用在偵探小說裡真是太有趣了!——逸清(角川金賞作家) 作者的純熟之筆,引領讀者以經濟學者的嶄新視角,窺探社會,並加以利用於犯罪蒐證,這是個新鮮且新穎之作。 ——譚以欣Olivia(模特兒) 原本計劃要分個三、四天看,結果我三個小時內就看完了,整本書的步驟掌握地剛剛好,心情隨著警官們的偵查高低起伏,最後的結果絕對出乎意料之外,忍不住期盼著作者趕快再以原班人馬推出第二部,甚至第三部小說。 ——羅莉塔(知名藝人) ★全國的書店店員與讀者們讚不絕口! 「新感受!不用出門就能辦案!失去自信的懦弱女刑警加上行動經濟學家簡直是奇葩搭檔,好看!」(書店店員) 「全新的辦案手法,不過令人非常認同。原來人類的行動可以分析得如此透徹。」(書店店員) 「直到最後的最後都無法喘息的推理劇,簡直是日文版的《沉默的羔羊》。」(40歲,男性) 「和女主角麻耶一同解謎的過程很舒服。」(20歲,女性) 「辦案過程和至今的推理作品完全不同,看不出後續進展令我心驚膽跳。」(30歲,男性) 「看到一半不禁驚呼:『咦?有這種事?』好久沒看到這麼有趣的小說了。」(50歲,男性)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經濟學家與側寫師
  1   如同逃離外部世界般進入諮商室至今已一小時。身體變得暖和,在戶外體驗的刺骨寒氣彷彿是遙遠的往事。   木下麻耶就這麼半恍神看著窗邊花瓶裡的花。她躺在椅背傾斜四十五度的椅子,放鬆到隨時睡著都不奇怪。   「怎麼了?」   深深坐在另一張椅子的桐生正人,看著麻耶的下巴周邊詢問。   「好漂亮的花。」   麻耶呢喃般說。她放鬆身心接受心理諮商,所以意識如同在水面飄蕩。   「那是香水草喔。」桐生看向紫色的花朵說明。   麻耶眨眼數次之後,將視線移向桐生。   桐生五官深邃,脖子略長,清爽外型給人良好的印象,講話的聲音也很悅耳。   「很舒服的香味吧?」   桐生說完,麻耶點頭回應。不起眼的花朵散發香草般的香味輕撫鼻腔。   這麼說來,每次來到這個房間,室內都籠罩著芳香。麻耶至今才察覺香味來自香水草,為自己的疏忽感到無奈。   「如果喜歡這種香味,要不要試用香水?聽說香水草的香水首度上市的國家就是日本喔。」桐生微瞇雙眼提議。   ——我沒用過香水。   麻耶在心中低語,但她沒說出口,思索是否要買香水換個心情,但她立刻打消這個念頭。畢竟她假日總是窩在住處,而且香水會妨礙工作。反正買了只會浪費。最重要的是,香水不適合沒有光彩的自己。   「就算買了香水,也不需要鼓足幹勁出門喔。只要在棉花或面紙滴點香水放在桌上,就可以在家裡享受香氣。香水不是用來取悅別人,是取悅自己的東西。」   桐生如同看透內心的這番話,使得麻耶露出笨拙的笑容,稍微縮起脖子。   麻耶覺得桐生看得見人心。不對,並非「看見」這麼簡單。他簡直像是進入對方體內,以手指逐一仔細物色,得知對方的想法。   一般來說,要是他人說中自己內心的想法,當事人應該會覺得難為情。不過被桐生窺視內心,有種全身逐漸放鬆的舒服感受。   「桐生老師會噴香水嗎?」   麻耶問完,桐生靜靜搖頭。   「不,我不會噴在身上。我姑且會買,卻只是當成擺飾。」桐生看向桌面。   桌上擺著五隻約五公分大的木雕動物,旁邊並排著玻璃瓶裝的香水。金色蓋子的透明玻璃瓶。看標籤就知道是香水草的香水。   「我從以前就喜歡這種香氣。」   麻耶一邊聽桐生這麼說,一邊緩緩吸氣。香水草的香味近似香草,卻不像梔子花的香氣那麼濃郁。或許可以形容為「透明的芳香」吧。   桐生微微揚起嘴角,露出笑容。   「任何事物都好,慢慢找出妳喜歡的事物吧。」   桐生的聲音逐漸溶入麻耶體內。   室內燈光是間接照明,維持最舒適的室溫。空氣很乾淨,大概因為使用的不是空調,而是地暖系統吧。以不會妨礙對話的音量播放的音樂,是似曾相識的古典樂。   「話說回來,心理諮商好像魔法呢。」   麻耶這句話令桐生露出詫異表情。   「是嗎?」   「因為,我像這樣和桐生老師交談的時候,內心就會神奇地平靜下來。」   麻耶說完,桐生放鬆嘴角。   「妳願意這麼說,對於諮商師來說是最幸福的事。」   「我……我是說真的啊?」麻耶覺得桐生不相信,所以再次強調。「該怎麼說……就像是被洗腦,彷彿身上的重擔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妳說『洗腦』也太偏激了。」   桐生的回應令麻耶臉紅。   「對……對不起……」   「不,沒關係。」桐生間不容髮接話。「心理諮商是以患者為主體的被動治療,不過有時候也會反過來變得主動。」   「主動?」   「是的。若是判斷可以將患者引導到更好的方向,就會稍微加以誘導,所以基於這層意義,麻耶小姐說這是『洗腦』並非完全錯誤。不過有一點和洗腦不同,就是我們會尊重對方的意願,協助將對方引導到原本想走的方向或該走的路。」   桐生的說明讓麻耶覺得心頭一陣暖意。   不過,讓麻耶消沉的原因,沒有因為和桐生交談而完全消失,依然如同病魔坐鎮在體內。   「怎麼了?不舒服嗎?」   下意識扭曲表情的麻耶聽到桐生這麼問,做出稱不上是肯定或否定的含糊回應。不安的感覺突然來襲。桐生推測原因或許在於麻耶的職業。   麻耶是刑警。但她現在認為自己沒資格自稱刑警。   麻耶的父親是優秀的刑警,而且麻耶也進入警局成為刑警。   對於父親的憧憬,以及父親要女兒成為刑警的願望,使得麻耶踏上刑警之路。然而如今這成為麻耶的重擔。個性內向又怕生的麻耶辦案時過於消極,而且她成為刑警的理由,絕大部分是想實現父親的願望。她認為刑警是造福眾人的職業,但她從一開始就對這份職業不抱太多熱情。   即使如此,她好歹也有一段時期想好好當個刑警,可惜這份脆弱的決心以某件事為契機完全粉碎。   這件事發生在她剛成為刑警,正在追緝命案嫌犯的時候。   麻耶和當時搭檔的刑警一起在車上監視嫌犯動向。監視到一半,搭檔的刑警表示要去買食物而下車,只留麻耶一個人在車上。時值冬季,但車子不能發動,因此她裹著被子坐在霧面玻璃的後座。雖然她在心中警告自己絕對不能睡著,連日的疲憊卻依然使她意識逐漸模糊。搭檔刑警回到車上時,嫌犯已經離開房間。兩小時後,嫌犯刺殺行人腹部,被當成現行犯逮捕。   遇刺的行人撿回一命,同事也安慰她說大家都曾經在盯哨時睡著。但麻耶從此失去自信,後來辦案時也老是出錯,徹底體認到自己不適合當刑警。   麻耶隱約感到不安的原因,在於勉強自己成為刑警,而且持續到現在。麻耶聽過桐生如此推論之後也能接受。   「還好嗎?」桐生的聲音隱約傳入耳中。   麻耶抬起頭,軟弱地點頭回應。看向手錶,指針已經超過規定的時間。   「啊,我沒事。下次再麻煩您了。」   麻耶連忙鞠躬。短髮輕輕碰觸臉頰。   「請在方便的時間再過來吧。那麼,今天收您三千圓。」   桐生說完,麻耶從錢包取出三張千圓鈔遞出。桐生沒確認金額就起身目送麻耶。   麻耶在木門前方再度低頭致意,離開房間。   等候室沒人。黃色的沙發並排在牆邊,但麻耶未曾在這裡遇見其他患者。這裡只收預約掛號的患者,但麻耶還是覺得奇怪。   麻耶看向無人的櫃檯。麻耶剛開始過來看診時,櫃檯坐著一名女性。雖然總是戴口罩只看得見雙眼,卻是一名討喜的女性。記得名牌寫著「遠矢」,但她大約在三個月前就不再出現,後來諮商費就改為直接付給桐生。聽桐生說遠矢已經離職,桐生也沒有特別詢問離職的原因。   在這裡坐櫃檯也不錯呢。   麻耶思考著這種事,離開「桐生諮商室」。   2   麻耶身穿黑色褲裝、大衣以及幾乎沒跟的包頭鞋,前往東高津警察署。重視保暖而愛穿的中性粗獷厚羽絨大衣,是六年前特價的時候買的。雖然某些地方受損,但麻耶討厭買東西,所以一直使用到現在。   燈號轉綠,麻耶走斑馬線過馬路,卻在途中被強風吹得停下腳步踩穩。昨天她沒什麼睡,因此腦中彷彿籠罩一層霧,身體搖搖晃晃。   眼皮重得彷彿變成鉛。偏頭痛發作,車輛廢氣也令她稍微反胃。   一如往常,差勁透頂的日子。   麻耶再度踏出腳步,但作嘔的感覺愈來愈強烈,她只好放慢腳步,忿恨地仰望建築物。   東高津警察署位於東急田園都市線高津站徒步兩分鐘的位置,是褐色外牆的方形建築物,沒有任何特別之處。雖然很難形容為氣派,但她兩年前第一次來上班時,覺得這裡看起來是非常堅固的要塞而緊張不已。   大學畢業成為警官的麻耶,在值勤的空檔拚命用功通過考試,在二十七歲時成為刑警,分發到東高津警察署。   成為刑警姑且是麻耶的夢想,也是父親的期待,因此當初她因為願望實現而感到驕傲。然而想努力當個刑警的膚淺志向,如同腳下的鞋底一樣磨損,似乎即將消失。   不對,已經磨平了。   麻耶甚至覺得基於惰性繼續當刑警的自己很蠢。   進入泛黃牆壁與髒污地板圍成的室內,走上階梯。感覺每一步都像是通往斷頭台的路。   上樓到一半,有人踩著腳步聲下樓,所以麻耶稍微揚起視線。但她突然和眼前的人物四目相對,連忙移開視線。   「喂!木下!別擺臭臉!」   叼著菸下樓的阿久津放聲大喊。他的大嗓門使得麻耶如同小動物般發抖。   「早……早安。」   麻耶軟弱地打招呼,阿久津隨即以囁人表情咂嘴。   「聲音這麼沒力,妳就是這樣才破不了案!」   明明是冬天卻穿短袖襯衫的阿久津,口沫橫飛地怒斥麻耶。   阿久津是東高津警察署刑事一課的課長,體格如同岩石,看起來根本就是黑道。滿臉橫肉的特徵在刑警間並不罕見,但阿久津的惡煞長相首屈一指。某些刑警揶揄阿久津是黑道組長,但是絕對不會在當事人面前開這個玩笑,不然可能真的會被殺。   「既然知道,就給我從丹田使力!」   「呃,是!」麻耶回話時走音了。一副煩躁模樣的阿久津踩出腳步聲下樓,就這麼不知道前往何處。   麻耶消沉地低著頭上樓。   阿久津是她最怕的人。她確定阿久津是署裡個性最差的人,認為自己精神不安定的部分原因在於阿久津。此外,由於署裡有三個人姓「木下」,而且其中兩人在刑事一課,所以為求方便,大家都以名字稱呼麻耶,但只有阿久津堅持以姓氏叫她,這也令她隱約感到抗拒。   麻耶感覺到眼睛下方因為精神壓力而抽搐而心煩。早上第一個看見的是阿久津,代表這天的運氣肯定極差。麻耶垂頭喪氣拖著沉重的腳步移動,如同誦經般祈禱今天平安結束,進入特偵總部設置的講堂。   「早安。」   麻耶極力試著發出充滿朝氣的聲音打招呼,但是事與願違,從她的聲音感受不到霸氣。   「早~」   疲憊至極的偵查員們回以呻吟般的問候。熬夜特有的腫脹雙眼沒有活力,明顯看得出他們多麼疲累。其中甚至有人沒去休息室,直接趴在桌上打呼。   汗味、油味、陽剛味。麻耶避免板起臉,擠出連自己都覺得奇怪的笑容。   「嗨,麻耶。」   在充滿混濁空氣的空間聽到清爽的聲音,頭自然就朝著聲音來源起反應。麻耶一看到說話的人就僵住,一時衝動想逃走。   「消除疲勞了嗎?」   塚越以稍微高姿態的語氣詢問。他掛著運動員特有,爽朗到近乎悶熱的笑容,俐落把玩著棒球。麻耶從塚越身上移開視線,微微點頭。   「那太好了。」   塚越看向麻耶,露出疑惑的表情,接著揚起右眉角。大概是因為頭髮剃短,目光的魄力更加明顯。如同煙水晶的褐色雙眼如實證明他具備堅強的意志。   「嗯?看妳一臉消沉的樣子,我猜妳在走廊遇見阿久津組長……更正,阿久津課長對吧?」   「啊,嗯……」   內心被看透,麻耶瞪大雙眼,覺得自己將心情完全寫在臉上而擔憂。   「他情緒很暴躁吧?」   麻耶覺得確實如此,點頭同意。   「哎,這也在所難免。」塚越將球扔到幾乎碰到天花板,在球落到胸口高度時,如同甩巴掌般接住球。「因為連環殺人案到今天滿一個月了。」塚越的語氣輕浮到令人洩氣。   連環殺人案。媒體將這次一連串的事件稱為「高津區連環殺人案」。   川崎市高津區在十一月一日發生凶殺案,四天後該區出現另一名被害者,接著兩天後又在該區出現第三名被害者。依照案發的間隔時間以及三次雷同的行凶手法,警方斷定是單一凶手犯下的連環殺人案。東高津警察署刑警一課七人、神奈川縣警派來的偵查第一課十人,加上周邊警察署的支援,總計上百名人員成立特偵總部追緝凶手以防悲劇再度發生,卻一直沒逮捕凶手,甚至連破案頭緒都找不到。   從最初曝光的命案到今天剛好滿一個月。偵辦命案時,最初的兩週是關鍵時期,一個月是士氣低落的基準點,而且如果這時還沒鎖定嫌犯,很可能演變為長期抗戰,最壞的狀況則是成為懸案。   「這當然也是原因。整整一個月幾乎沒查到凶手任何線索,他難免會焦躁。」   神奈川縣警偵查一課的塚越扔出球,一邊看著球一邊說。   麻耶脫下羽絨大衣拿在手上。   「不過,阿久津課長火冒三丈是基於另一個原因。」塚越繼續說。「今天特偵總部增加兩人。」   「兩人?」麻耶反問。   第三樁命案發生至今二十多天,依然沒找到新的事證,上頭很可能為了突破膠著的現狀而加派人手,但是只派兩人感覺不上不下。   「沒錯,只增加兩人。」   「偵查一課的人?」   塚越搖了搖頭。「是這樣的話,阿久津課長不會氣成那樣。是科警研那裡……」   塚越正要說明時,阿久津粗魯打開門入內。從表情就看得出他比麻耶剛才見到時激憤數倍。   「大家注意~」   不耐煩地如此告知的阿久津身後站著兩名男性。特偵總部的偵查員們看著他們,一臉不高興地緩緩起身。   投向兩名男性的視線,大多是猜疑與好奇。   一人戴著銀框眼鏡,穿著深藍色兩件式西裝的身體如同氣球圓滾滾的,加上個子很高,所以存在感十足。與其說是刑警,他給人的印象更像是商人,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年齡似乎是四十歲左右,不過臉部還算緊實,看起來稍微年輕一些。   麻耶移動視線。低調站在肥胖男性身後的是推測三十歲左右的男性。個子又高又瘦,不過大概是因為駝背,所以看起來身材不是很好。整套西裝是黑色的,差點被瀏海遮住的雙眼微閉,一副很睏的樣子。   「這兩位從今天起分發到特偵組。自我介紹吧。」   阿久津自暴自棄般發出不負責任的聲音,看來是藉此刻意壓抑即將爆發的情緒。不過臉上明顯露出憤怒的神色。   肥胖的男性配合阿久津這番話,向前一步。   「初次見面,我是盛崎一臣。」   一開口就是震耳欲聾的大嗓門,麻耶不禁想摀住耳朵。   「各位聽我的語氣,就可以知道我來自關西,但我目前在這邊的科學警察研究所擔任主任研究員。所以我正確來說不是警官,是研究員。我個頭大,應該會給人悶熱的感覺,不過請各位多多指教。」   盛崎散發的氣息莫名另類,令人覺得不太好惹。   「啊,我姑且擅長側寫,發生什麼事的話請找我幫忙。」   將手放在頭後的盛崎,輕摸肚子之後露出滿意的笑容。   麻耶一邊看著盛崎,一邊對照「科學警察研究所」這個名詞。   「科學警察研究所」是針對犯罪偵查或犯罪預防進行研究或實驗的機構,日本的犯罪側寫師都隸屬於這裡。既然能升為主任研究員,肯定累積了不錯的實績,但盛崎的容貌怎麼看都是年輕的肯德基爺爺。在麻耶的心目中,側寫師的形象更加古板,所以她感覺有點掃興。   「好的好的,謝謝~」   阿久津有氣無力地拍手,搜查員之間也跟著響起零星的掌聲。雖然這種音量距離歡迎還差得遠,但盛崎似乎不太在意。阿久津以下巴默默要求另一名男性問候大家。   眾人的視線集中在另一名男性身上。他就這麼以惺忪眼神朝周圍一瞥,張開薄薄的雙脣。   「我是伏見真守。在六月回國之前,一直在奧克拉荷馬州的羅傑斯州立大學做研究,研究方向主要是刑法領域的經濟分析。請各位多多指教。」   伏見稍微扭曲表情,微微低頭致意。沒有起伏的平板語氣令眾人蹙眉。   「……經濟分析?那是什麼?我沒聽過。」   麻耶身旁的塚越輕聲說。其他人的反應也差不多,有人露出疑惑表情、有人歪過腦袋。阿久津和剛才一樣敷衍鼓掌之後,如同要加強語氣平復眾人的情緒,用力拍手一次。   「自我介紹結束了。基於高層長官們的一番好心,側寫師與經濟學家於今天十二月一日加入特偵總部。算我拜託,千萬別礙事啊。」   阿久津這番話的後半,明顯是說給兩個異端人物聽的,但盛崎掛著笑容,伏見如同沒聽見般面無表情。阿久津表情扭曲,大概是兩人的反應惹他不高興吧。

作者資料

石川智健(TOMOTAKE ISHIKAWA)

一九八五年出生於神奈川縣。 二十五歲撰寫的作品《Gray Men》獲得國際小說獎「金象獎」第二屆(2011年)大獎,隔年在日、美、韓同步上市。現在任職於醫療企業並兼職寫作。前作《靈機一動的機率── 經濟學探員伏見真守》內容為運用經濟學的嶄新警探小說因而大受注目。

基本資料

作者:石川智健(TOMOTAKE ISHIKAWA) 譯者:張鈞堯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5-07-21 ISBN:9789571060743 城邦書號:SPB2503423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