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總裁欺負人(上)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總裁欺負人(上)

  • 作者:紅棗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7-15
  • 定價:25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冷血無情的商業鉅子X不知放棄為何物的天才少女 甜蜜虐心女王紅棗誠摯獻上演藝界愛情悲喜劇! 「為什麼要封殺我?」「那為什麼要捧妳?」 「我可以幫你賺錢!」「可是我不缺錢。」 親愛的總裁大人,你到底是喜歡我?還是喜歡欺負我?(溫言:……) 溫言: 國內最大經紀公司SMT總裁兼負責人。唯一弱點:夏千。 夏千: 熱愛歌舞的天才女孩,機運卻出奇的差。 夏千這女孩怎麼回事? 之前苦苦哀求要進入SMT發展,現在卻說:「我不屑有你這種上司!」 哼,她以為她是誰呀?無所謂,反正封殺她的決定不會改變。 只是……為什麼不管怎麼打擊她,她總是能夠爬起來? 越是欺負她,怎麼心裡就出現更多她的影子? 堂堂溫言大總裁有事嗎? 兩人明明素不相識,他卻不由分說就下了全面封殺令。 原本天天打來探問的十幾家經紀公司一夕之間完全消失…… 哼,我夏千可不是吃糖長大的! 溫總裁你等著瞧吧,很快你就會哭著求我加入SMT!

目錄

我們相遇,在冰與火之間(一) 我們相遇,在冰與火之間(二) 我們相遇,在冰與火之間(三) 星塵與夢(一) 星塵與夢(二) 給我一首歌的時間(一) 給我一首歌的時間(二) 細雪(一) 細雪(二) 細雪(三) 細雪(四) 細雪(五) 舊日歌(一) 舊日歌(二) 舊日歌(三) 小步舞曲(一) 小步舞曲(二) 小步舞曲(三) 小步舞曲(四) 陣雨(一) 陣雨(二) 陣雨(三) 日光島嶼(一) 日光島嶼(二)

內文試閱

我們相遇,在冰與火之間(一)
  音樂曼妙,燈光璀璨。   夏千坐在台下,第一排,距離近到她覺得只要她伸手握住那個女主演的腳踝,就能把她生生從臺上拽下來。   那是個華籍演員,新面孔,夏千記得似乎叫林甜,在國內正當紅,剛簽了王牌經紀公司SMT的全約。夏千以前還在學校裡時就聽莫夜說國內SMT財勢滔天,卻不知道竟然滔天到如此,能在紐約百老匯劇碼裡強勢地安插進一個不知名的音樂劇新手。   而想到莫夜,她就免不了記起那時莫夜拉著她的手笑著對她說的那番話。她說,「夏千,我們要一起努力從音樂學院畢業以後進SMT!組一個‘夏夜’組合,紅遍大江南北!」   如今再看,一切都是恍如隔世,夏千連難受和憎恨的力氣都沒有了。   此刻她只是用盡全力一般盯著離她咫尺的林甜,看她舞步生硬,聽她語音可笑地唱著一支屬於異鄉的歌。   她唱:「我們相遇,在冰與火之間;在愛情與仇恨之間;在死亡與重生之間。」   這個故事裡,林甜是一個偷渡到紐約後靠跳脫衣舞討生活的姑娘,而金髮的男主演是貧窮的作家。他們在艱難裡合租在一起生活,互相鄙夷對方的低微身份和貧窮,卻不得不相濡以沫,矛盾又掙扎。   可惜林甜的英語不是很好,嗓子也一般,音樂劇的要求是要演員舞唱俱佳,她不僅唱得有失水準,舞步更是沒法兼顧,跳得支離破碎。僅僅開場半小時,夏千已經聽她唱錯了五處,看她跳錯了八處,金髮的男主演不得不緊跟著她為她遮掩和補救。   那個時候夏千真的是充滿了惡意的,她是真的認真在想,要把林甜從舞臺上拽下來。林甜不配待在那裡。   我唱得比她好,跳得也比她好。應該在那裡的是我。夏千聽得到自己心裡的那個聲音,躁動的,不服並且怨恨委屈的。   可惜夏千一點力氣也沒有,她發著燒,迷迷糊糊,手腳酸軟。她知道自己體內還有能量,還有僅剩的能量,為了拼盡韶華一樣綻放的某一刻。   她要留到那一刻。   她孤注一擲地用光身上僅剩的三百美金買來這一張第一排的票,不是為了把林甜拽下來的。   而是為了這一刻。   第二幕裡的一場互動戲。   女主角的一個脫衣舞娘朋友身患艾滋,被所有人回避和拋棄,只有女主角願意在平安夜把她請進自己和男主角的家,一起唱歌跳舞,度過了那可憐女人生命裡最後一個聖誕。   每到這一幕,女主演就需要走到舞臺的邊緣,從第一排觀眾裡隨機挑選一個女觀眾,去扮演她那個脫衣舞娘朋友。   這是整個劇裡唯一帶了喜慶色彩的部分,女主演和男主演會拉著這個被選中的幸運觀眾,一起唱歌,然後幸運觀眾將獲得一次獨唱的機會,唱整個劇裡最膾炙人口的那首《死亡開端》。這是一支幾乎每個百老匯迷都會的歌。   林甜終於走到舞臺邊沿,她可能還有些怯場,稍稍掃了一眼第一排。   夏千捏緊了拳頭,手心都是汗。她已經兩天沒吃飯了,這一刻饑餓、緊張、絕望又充滿希望。她穿得單薄,身上是一條洗得已經有些起球的灰色長裙,那已經是她最體面的衣服。好在室內的暖氣很足,但夏千還是覺得冷,那種溫度達不到她的內心。   林甜還沒決定選誰,其實那只是幾秒鐘的停頓,夏千卻覺得耗盡了她的青春。然後林甜終於看到了她。夏千仰起頭,努力朝著林甜笑,幾分鐘前她還在想把這個女人從舞臺上拽下來,現在卻必須盡其所能地討好她。   林甜遲疑了一下,但最終把手伸給了夏千,在第一排裡,她是唯一一張亞洲臉孔,基於對同類的親近感讓林甜選擇了她。   夏千幾乎是虔誠地握住了林甜的手。   她終於如願以償地被拉到了舞臺上。   這一刻,周圍的聲音仿佛退去了,夏千站在舞臺中央,她感到眩暈,同時也第一次那麼真實的感覺到自己的存在,那種強烈的自我把握感。她轉頭看舞臺下面,那裡是黑壓壓的人頭,這種睥睨的姿態讓她產生了錯覺,仿佛她才這場演出的主角。她才是被命運選中的女孩。   林甜拉起她的手,金髮的男主演唱起第一句,他善解人意地對夏千笑笑。   他們一起拉著手唱歌,夏千在迷迷糊糊裡唱完了這支合唱,像一個稱職的激動到不知所措的幸運觀眾。一切都完美無缺。   下面就是那支獨唱。熟悉的節奏已經響起。   夏千開始顫抖起來,她的手心皮膚因為發燒而滾燙,卻又奇異的冷。   于其餘所有人,這只是一個無傷大雅的互動插曲,並沒有人在意一個幸運觀眾會唱成什麼樣;于夏千,卻是她人生裡唯一僅存的一搏。   她輸不起。   她甚至連熱水費都負擔不起了。發燒和饑餓讓她的記憶短暫地出現了錯亂。夏千仿佛又回到了今天早晨,紐約12月一個平凡無奇的早晨。她卻不得不擰開水龍頭,咬牙把頭湊上去,讓那一股激冷的水像一把利刃一般切割進她的頭皮。她是一邊哭一邊洗的,刺骨的水打在臉上,瞬間中和了滾燙的眼淚。   她沒有退路了。   「我將再也得不到玫瑰、清泉和夜鶯的歌聲,以及他的吻。」夏千終於抬頭唱起,她的眼睛因為刺目的光線出現了短暫的失明,她就在這種恍惚裡唱著,「我將得不到一切,我也並不曾擁有一切,當我站上這死亡的開端。我的世界像是永無止盡的夜,一片死寂,無望而孤獨。我的心像是廢棄的荒園,寒風裹挾著凋零的玫瑰,大地都在枯萎,回憶變成利刃,而我無力抵抗,我已經失去你,我只有我自己。我不敢回首,往昔歲月讓我心碎,在失去和擁有的刹那,那時我曾經快樂,那時我曾經被愛,那時我知曉幸福,那時,我還有希望。   夏千唱著,眼淚順著臉頰留下來。   她確實什麼都沒有。   她想起她最艱難的時光,像所有其餘紐約無家可歸的貧民一樣,在橋洞裡像老鼠一樣蜷縮了一個月。吃別人的剩飯。想過把自己販賣掉。她甚至試圖說服自己接受一個40歲的美國人。她的美國簽證已經過期了,馬上就要沒有合法身份了。   當那個貧窮粗魯的美國人坐在她對面,用看貨物的眼光一樣評判她,自以為是地告訴她。   「我只想要一個孩子,所以你只能生一個,聽說你們中國人喜歡生很多,我不喜歡。還有我今年申請了法學院,所以你要工作供養我讀書,這樣我就願意娶你。畢業以後我會成為一個律師,那時候我會回報你。」   夏千記得那一刻的屈辱。她多想站起來甩那個異國男人一個巴掌。告訴他,別以為你是美國公民就了不起。可她不行。這種身份確實了不得,太多女孩為了這個身份前赴後繼。屈辱婚姻也是拿綠卡的捷徑。   「我將在今夜跳起我最豔麗的一支舞,當我站上死亡的開端,請允許我跳起這最後一支舞。」   這是一首極度悲傷為自己送葬的歌,可原來總是因為幸運觀眾的洋相百出而被渲染出點明快的氣氛,現場甚至大家會輕聲跟著一起唱。可今天不同。夏千的歌聲是清亮而悲愴的,整個大廳都是靜謐,只有她的歌聲回蕩在空氣裡。   夏千開始跳舞,她的舞步又悲傷又性感,顧盼間帶了風情,像一個真正感染愛滋病的脫衣舞娘,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裡用力燃燒盡自己的燦爛。為了她曾經也幻想過的純真和善良。   她跳著,仿佛生活裡那些艱難困苦都只是舞臺上的一齣戲。她仍舊是幾個月前的自己,在紐約最著名的音樂學院,前程似錦。唯有舞臺能讓她忘記一切。夏千忘情地跳著,唱著,她的四肢綿軟無力,可這一刻,她卻覺得風從四面八方湧來,湧進她的身體,她覺得自己可以飛起來。這是久違的自由。   夏千忘記了周遭,直到轟鳴的掌聲把她從自己的世界裡拽出來。她的額頭全是汗,臉色潮紅,眼睛已經快睜不開,那段獨舞和獨唱像是她的迴光返照,耗盡了她的生命。   舞臺前方的視野範圍裡,所有觀眾都站了起來,用掌聲表達他們的動容。夏千知道自己成功了。這一天是這出百老匯經典劇的25周年紀念場,會有人看到自己的。   夏千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座位的,完成這場獨舞似乎像完成了一個遺願,她的思緒飛到了很遠的地方,再也沒法注意臺上林甜更加糟糕的表演。這種表演在夏千的對比下更顯得鮮明,林甜想討好觀眾的心情越急迫,她的歌詞就越是唱得磕磕絆絆,而在夏千開唱的一瞬間,林甜已經失去了他們。   好在林甜還是堅持到了最後,表演終於結束,有觀眾走過來想和夏千說話。卻有一個女聲插進來:「對不起,我和這位元小姐還有一些事需要處理,請大家先回避一下。」聲音犀利語氣不榮商量。   然後夏千的眼前出現了一張精明幹練的臉。   那個女人推了推眼鏡,對夏千笑了笑:「你好,我是SMT的Wendy。林甜的經紀人。我想我需要和你談談。」   夏千很想站起來接名片,可站起來的一瞬間,腳卻仿佛不是踩在地上,她覺得天旋地轉。   夏千昏過去了。   Wendy對這種發展似乎毫不驚訝,她撇了撇嘴。從暗處有人走過來。她站定,對著黑暗裡的輪廓恭敬地道:「溫先生。」   「怎麼了?」那男人冷淡地問道。   Wendy看了眼地上的夏千,不溫不火道:「這位小姐昏過去了。我並不認識她,她不是圈子裡的。」   「溫先生,她一定是裝昏的。」一個帶了撒嬌尾音的女聲響起,帶了點甜膩的滋味,然後這個女聲的主人挽著姓溫的男人,終於從黑暗裡走了出來。   是林甜,她的眼角正含著淚珠,剛才的表演讓她受了莫大的委屈,此刻梨花帶雨一般惹人憐愛,她嘟起嘴:「溫先生。這個女人是故意的。她早有預謀,早知道有這個互動的機會。她是故意買了第一排的座位,故意上臺這麼唱讓我難堪的。」   「溫先生,她就是要和我們作對,明明你好不容易給我爭取到這個角色,希望我憑藉這個打進美國市場,再幫我進軍好萊塢。」林甜還想說下去,Wendy對她抬頭示意,她才注意到溫言的表情。   那是冷淡而不為所動的。從這張英俊的臉上看不到半點沖關一怒為紅顏的可能性。一瞬間,林甜有點發寒。她是溫言現任緋聞女友,可這位掌管SMT的帝王,為人卻並不像他的名字一樣溫言溫語。相反,溫言的性格很捉摸不定。他可以在林甜生日的時候送她百萬豪車,給她在拍賣會上買下她僅僅多看了一眼的東西,可他對很多女星都這樣好過,卻沒見過哪個女星還能做出什麼左右他決定的事。   「看看怎麼回事?」溫言看了眼地上的夏千,皺了皺眉。   Wendy便撩開覆在夏千臉上的長髮,她剛觸到夏千的皮膚,就嚇得把手縮回來了:「真燙!」她低呼了一聲,然後才抬頭,「溫先生,她在發燒,很嚴重。」   溫言站著沒有動,林甜仍舊倚在他身上。   Wendy有些為難:「燒得真的很嚴重,我看最好送醫院,可是Sam帶藝人去波士頓拍外景了,其餘人都跟去了。」手邊沒有人,林甜不可能送地上的女孩去醫院,自己又沒這個力氣。   只剩下溫言。   「也可以這樣,我打911,等急救。」Wendy有點小心翼翼,「但這樣明天報紙上報導的一定更誇張。對林甜的影響會更大。而這女孩想要的出名效果也達到了。」   林甜聽了緊張地抓住了溫言。她知道明天百老匯劇評裡對比她和這女孩是不可避免了,但她並不想事態擴大吸引更多媒體。   而溫言並不表態,他只是嫌惡地盯著地上的女孩。片刻他才撥開林甜的手,起身蹲下去,抱起了夏千。觸手確實是滾燙的皮膚。   他帶著夏千走出去,充滿暖氣的屋外是紐約冰冷的天氣,可他卻甚至沒給夏千批一件衣服。林甜看得有點觸目驚心。這並不是平日的溫言,他再冷酷也不會這樣。   溫言就那樣抱著夏千,走過百老匯的街道,走過熙熙攘攘的時代廣場,他的車停在更遠的地方。路上行人都忙著自己的生活,沒有人多看他們一眼。   而夏千在溫言的懷裡,她覺得似乎出現了幻覺。她夢見自己騰空而起,隨著雲朵飛翔。她的呼吸滾燙,渾身像被煮沸一樣的燥熱,伸手,卻是淩厲而冷的空氣。猶如徘徊在冰與火之間,在太陽和充滿冰雹的雲層之間。   她微微睜開眼,有雪花落在她的眼瞼上。   「下雪了。」她輕聲自言自語,「紐約下雪了。」   這是她和溫言說的第一句話。

作者資料

紅棗

晉江網知名作家。 法律行業從業者,夢想是賺很多錢和環遊世界。愛美食、愛旅行、愛種花養貓,人生信條是去擁抱生命中未知的一切。 已出版作品—— 《牽牽手就永遠》 《一夜成名》 《五星級男閨密》 《寄住在你眼裡的煙火》 《我賭你愛我》 《愛上冒牌高富帥》 《總裁欺負人》 《我的巴赫先生》

基本資料

作者:紅棗 繪者:米絲琳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5-07-15 ISBN:9789571060415 城邦書號:SPB4502329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