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出槌仙姬5:小綿羊的惡作劇之吻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出槌仙姬5:小綿羊的惡作劇之吻

  • 作者:寞然回首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7-1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賀!甫上市即上金石堂輕小說週榜及博客來輕小說新書榜!繼峨嵋之後,起點女頻最高人氣的歡樂向修仙愛情小說! ◆香港新銳插畫家LN,以唯美又俏皮的畫風打造歡樂愛情傳說! ◆作者全新修訂版,並加寫獨家番外,就算網路上看過也要再看一遍! ◆隨書好禮四重送! 1.第一重:作者全新創作「長耳兔的告白」獨家番外 2.第二重:香港繪師LN繪製精美拉頁海報 3.第三重:作者加碼「阿呆老師系列:長耳兔的數學課」全彩漫畫小劇場 4.第四重:隨書贈送角色留言書籤「君如憶」或「皇甫暗兒」乙張(2款隨機) 「我真的不如雲出塵和白羽鶴嗎?小綿羊應該比較喜歡我才對啊?」 「人家喜歡過你,但你傷了她的心,要我也選對自己好的人。」 「我怎麼對小綿羊不好?她每次有危險都是靠我救她,沒有我,她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可是她不知道、感覺不到,就是不好。」 大野狼,你的尾巴跑出來嘍! 段青焰在成為天命之女之前,要先來解決初戀這些小事? 「小綿羊,妳竟然是這種女人,竟然要把陌生人剝光洗淨丟妳房裡?」 「什麼?」 「妳別以為他長得像秋狂就認錯人了,要丟進房裡也是丟我,什麼時候輪到這個陌生人了?」 「白羽鶴你錯了,他如果是秋狂,我肯定找人把他剝光了丟大街上!」 「哎喲,好重的怨氣,女人果然不能隨便惹,秋兄,你自求多福吧。」 來到鍊器師稀少的南淵,晉升成為高級煉器師的段青焰頓時成為搶手貨,不但開設了「青焰煉器鋪」,實踐創業小確幸,甚至舉辦了一場段青焰專屬的拍賣會。由於快速成名引來聖醫門和皇甫世家御用的煉器師來砸場,段青焰用實力化險為夷,並奠定了她在南淵的地位。 會後段青焰遭到一位長相酷似秋狂的君如憶逼她收留照顧,此時又傳來四師姐失蹤的消息,於是段青焰等人趕往皇甫世家和其他人會合,段青焰竟目睹皇甫暗兒在皇甫家的聖泉裡破繭而出、脫胎換骨,並終於查出暗兒的身世之謎…… 為了讓暗兒受到完整的醫修訓練,段青焰接受皇甫家的委託,訓練皇甫家的精英子弟,讓他們在即將與聖醫門舉行的決鬥中獲勝。於是段青焰搖身一變成為魔鬼女教官,打算嚴格訓練這批菜鳥新兵。但意外總是無所不在,段青焰被君如憶綁架,誤打誤撞落入有催情作用的依蘭谷中,不料空臨秋忽然現身,雖然危急之中將段青焰救出,卻也情不自禁吻了她! 段青焰萬萬沒想到初吻竟然是獻給了最討厭的人,而不是心心念念卻搞失蹤的秋狂,讓她糾結萬分,一團麻亂的感情還沒理出個頭緒,偏偏段青焰總覺得好像有人在偷窺跟蹤她……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讀者一致好評】 「本書女主角穿越變廢材,被家族唾棄、鄙視,處處受到不平等待遇,但她並不自暴自棄,為了自己、為了家人,在得到家族聖物的認主後,不斷的磨練自己、提升自己的實力,期許總有一天能好好保護自己及所珍惜的人,並且獲得別人的認同。每次看這本書,心裡總會想著,這本書讓我在生活中下了決定,無論以後遇到什麼樣的困難,都要在課業上及生活上更加努力,不要因為資質不如人或失敗而灰心喪志,而是加倍的努力。俗話說:『駑馬十駕,功再不舍。』青焰都能做到,相信我也可以。」 ──讀者 伊人 「看完試讀後很期待之後的實體書出版呢!看過很多類似的修仙文,但是女主角會煉鐵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武器鎚子是何等霸氣又可愛的技能啊,很多類似體裁的小說,女主角都是會易容或是用毒之類的,但本書令人耳目一新的攻擊方式和武器,讓我在看的時候有驚喜到呢!希望在後面可以給女主角段青焰多一點歷練,讓讀者可以看到更多精采的成長過程,還有希望可愛的契約靈獸多出來賣萌,茶杯狗這個設定真的太可愛了,超喜歡的!牠完全戳中我的萌點啊!也希望之後的故事會有更多小伙伴們加入賣萌奮戰行列,然後看女主角如何成長然後好好的欺負教育壞姐姐!」 ——讀者 羽傾 「嗯,我喜歡它的書名,取得十分合適,女主角確實『出槌』,不僅出糗武器還是鎚子www,然後是劇情安排,讓人有足夠的想像空間,因為目前很多線索都還在伏筆階段,未被收起,所以相對的就很有想像空間,像是青焰後來到底會不會變回原來的模樣、比賽的結果如何……等等,而且角色塑造十分鮮明,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個性。這本書好看,真的好看,處處都很歡樂,讓人看到邊看邊笑,差點被當成神經病!」 ——讀者 奶油蒼蠅 「出槌仙姬會讓人想一再看下去,不會讓人覺得無聊無趣。內容總是有些出其不意,且看著人物的有趣互動,會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還有中間各種的冒險困境,會讓人跟著劇情的走向而緊張,像似融入書中一樣。這本書比起其他同類的書多了歡樂與輕鬆,不像其他書主角面對各種的壓力山大呀,讓人的小心臟隨時處於緊張狀態。」 ——讀者 星緋 「書中有好多俊男美女、才子佳人!果然還是只有他們才能彌補被現實殘忍摧殘下,只剩丁點的幼小心靈!小塵塵實在太帥了!美嬌男萬歲!之前看過類似這種類型的小說,我覺得《出槌仙姬》不同於那些作品的地方是,作者寞然回首對美男的描寫很精緻!嘿嘿。」 ——讀者 悠媚情殤

目錄

第一章 坐井觀天的東西 第二章  妳,不配啊 第三章  似秋狂的人 第四章  陰招 第五章  假貨? 第六章  傷患 第七章  剝光洗淨丟你房間? 第八章  聖泉 第九章  雙雙突破 第十章  禁地幻象 第十一章  南淵聖女 第十二章  姑奶奶 第十三章  揹黑鍋的阿呆 第十四章  不服來戰 第十五章  暗兒的能量 第十六章  有錢不賺白不賺 第十七章  惡女的訓練 第十八章  中計被擒 第十九章  狗鼻子不如神算子 第二十章  依蘭谷 第二十一章 水中初吻 第二十二章 段君毅的決絕 第二十三章 不坑白不坑 第二十四章 不對勁 第二十五章 豬一樣的隊友 第二十六章 你們被廢材虐了 第二十七章 揍到晉級 第二十八章 看別人比賽 第二十九章 不要命的 第三十章  說好的摧殘 第三十一章 一對靈獸奸商 第三十二章 姑姑發飆 第三十三章 不賭,不稀罕 第三十四章 誘惑未遂 第三十五章 配合 第三十六章 原來是同一人 番外 長耳兔的自白

內文試閱

南淵聖女
  皇甫康讓其子皇甫傑招呼其他人,自己則獨自帶著段青焰和白羽鶴往聖泉的後方走去。   看著聖泉後方煙霧繚繞,彷彿已經走到盡頭。   段青焰並不著急,見識過聖醫門的結界,想來皇甫家也有這東西吧?   「這裡是皇甫家的禁地,希望兩位不要將禁地所見洩露出去。」   「這是自然。」   得到明確答覆後,皇甫康開始開啟結界。   皇甫康開結界的動作沒有皇甫蝶衣那麼華麗,畢竟就算是類似的招式,也是漂亮的小姑娘用起來好看一些。   但皇甫康的動作嫺熟沉穩,讓段青焰對這個時不時眼皮跳一下的中年大叔也多了幾分敬意。   高手,不止是修為,還有術法的嫺熟。   那邊皇甫康忙著,這頭段青焰忍不住小聲問白羽鶴:「話說,你若死在結界裡,會不會神不知鬼不覺?」   「當然不會。」白羽鶴差點炸毛,剛準備跳起來,看看還有外人在,趕緊整了整衣領,一副道貌岸然的神棍傲嬌模樣開口道:「我星宮的魂命,豈是他們這小小陣法就能困住的?」   「那是、那是,玉衡星君先請。」皇甫康也開好了陣法,一臉陪笑。   「當然是青焰姑娘先請了。」白羽鶴白了皇甫康一眼,怪他沒眼色。   皇甫康那個冤啊,他都幾百歲的人了,給個二十來歲的小青年拍馬屁還拍到馬腿上了?   還好皇甫康心性頗為穩定,不會被這點小情緒亂了陣腳,也很快見機地知道白羽鶴在力挺、討好段青焰。   如此說來,段青焰這個潛力股,皇甫家一定要抓住。這麼說來,或許改變策略後能得到更多?   段青焰反正不明白,這位大叔怎麼剛才還一副被戴綠帽的苦逼表情,現在就滿面春風了?   那邊皇甫康已經打開結界,對著段青焰笑容滿面地請道:「青焰大師您先請。」   「別叫我大師,叫我段青焰就好。」這句糾正的話,段青焰都已經不知道跟多少人說過,說得嘴皮子快破了。   「是、是,您請。」   看著段青焰和白羽鶴一前一後進入結界後,皇甫康才跟著進入。   一入皇甫家的禁地,段青焰就被眼前的畫面給鎮住了。   「那是……四師姐?」   畫面中,一身著淡白藍色仙子服、美如仙人的少女,抱著一隻耳朵耷拉下來比身子還長出許多的小兔子,正抬頭與身邊同樣俊美如仙的男子交談,兩人臉上還掛著幸福的笑容。   這樣的畫面,讓人忍不住停下腳步噤聲,彷彿一出聲就會打破這美好的一幕。   皇甫康看到這個畫面,臉忍不住又抽了一下,低頭沉吟不語。   畫面在段青焰和白羽鶴的注視中逐漸變淡,最後消散在煙霧裡,只剩下一個個豎立的碑銘,上面似乎刻著許多文字。   「他們是?」段青焰當然更關心那幅消失的畫面。   直覺那女子雖然樣貌與四師姐有許多不同,但總感覺兩人有什麼地方很相似。   「段姑娘從聖醫門而來,應聽說過我們南淵的兩位元嬰?」   「就是他們兩人?」   段青焰真沒想到皇甫家這麼厲害,那個帥得掉渣的男人居然是皇甫蝶衣的祖爺爺?那那個女的是誰?他們的祖奶奶不成?   皇甫康剛張口準備說話,卻又一臉詫異地指著前方飛奔而來的一隻長耳兔。   段青焰和白羽鶴也順著皇甫康的手指看過去,「咦,這不是畫中仙子的兔子?」   只可惜段青焰三人被那隻長耳兔華麗地無視了,兔子繼續往前跑,連結界都不顧。   「可憐的傻兔子欸!」段青焰於心不忍地閉上了眼睛,結界一般都會有禁制和陣法,硬闖的結果,輕則重傷,重則性命不保。   但是等段青焰再睜開眼的時候,兔子已經沒事般地衝過去。   皇甫康一臉尷尬,忙給段青焰打開結界。   還好兔子腿短,又有一雙長耳朵的累贅,跑得並不怎麼快,很快被段青焰追上。   這會兒已經跑到了聖泉旁。   皇甫康聽到撲通一聲,心也跟著撲通一聲!   聖泉啊!心痛啊!人進去洗澡也就罷了,連兔子都跟著進去折騰。   「五師妹,怎麼回事?那個兔子也進去了?快去看看,別讓牠傷了暗兒。」朱映急道。   同樣是師妹,待遇怎麼就那麼差?連稱呼都不一樣,人家暗兒叫得這麼親切,各種怕受傷,咱就是那個數字女漢子五師妹?   段青焰只是心裡吐槽,也不會真的跟三師兄朱映計較,她也擔心暗兒,所以也跟著兔子撲通一聲跳進聖泉中。   順水而下的段青焰無語地發現,在水裡,自己的速度被一隻長耳兔給完爆了。   也不對,叫牠長耳兔都是對長耳兔的不恭,這兔子的耳朵明顯是長耳兔的好幾倍,牠那耳朵繞起來都可以把牠的小身板繞成毛線團了。   ──兔子、兔子你別跑!   段青焰追得急,兔子游得更急,目標——皇甫暗兒。   當段青焰氣喘吁吁地游到皇甫暗兒身邊,立刻被眼前的場景給驚呆了!   這是什麼兔子?居然在啃皇甫暗兒身邊包裹著的那層乳白色如牛奶般的水繭殼?就連段青焰都無法靠近的殼?   好吧,段青焰心裡其實有點介意,居然被一隻兔子給比下去了!太傷自尊了有沒有?   話說,任由這隻兔子這麼啃下去真的沒問題嗎?   按照暗兒現在的情況應該是類似伐毛洗髓?或者是在接受傳承?難道就這麼被一隻兔子給啃了?   段青焰決定做些什麼,不能放任不管了。   可是,段青焰剛準備去揪那隻兔子的耳朵,兔子就滑溜地往暗兒身邊靠了靠,不大的身體被耳朵包裹著也鑽進了乳白色水繭中。   進了水繭,段青焰就無法再靠近牠半步。   兔子給了段青焰一個白眼後,繼續啃!   段青焰心中千萬隻草泥馬奔過,沒看錯吧,果然是白眼?   喔,還好還好,沒人看到。   「我不是人嗎?」天鎚大爺在段青焰識海裡陰森森地開口。   「無視。」段青焰回嘴。   話說,那隻兔子,牠怎麼沒撐死?   啃得倒是快,轉眼已經啃了三分之一,水繭原本是蛋殼一樣包裹著皇甫暗兒,現在已經少了一個蓋頂,兔子從裡往外地繼續賣力地啃著。   段青焰只能大眼瞪小眼地看著這傢伙,還時不時被該死的兔子給白眼幾下。   段青焰也被這個小傢伙惹生氣了,卻奈何牠不得,只能逞口舌之利:「小傢伙,你就等著吧,等你出來了,姐就把你抓起來做烤全兔,啊不對,要麼兔肉湯?清蒸應該也不錯?雖然肉少了點。肉少沒關係,耳朵夠長,豬耳朵脆骨多,想來兔耳朵做涼菜應該也不錯?兔頭燒起來味道應該也好的?兔腿就拿來紅燒?配點蘿蔔怎麼樣?剩下的肉爆炒了?完美!就是太小隻了,我們人多不夠吃呢!」   長耳兔明顯能聽懂段青焰的話,白眼也變成了凶巴巴地紅著眼睛瞪她,只是沒勇氣鑽出來咬她罷了。   一人一兔就這麼隔著皇甫暗兒對峙。   直到兔子終於把蛋殼啃完了,居然還打了個飽嗝,然後滴溜溜地躲到皇甫暗兒身後,生怕段青焰捉了牠去吃掉。   而皇甫暗兒在身上的束縛被長耳兔啃完之後,身子彷彿變輕了一般,開始往上漂。   段青焰忙跟著往上游,而那隻兔子則比較賴皮,乾脆用兩隻耳朵纏著皇甫暗兒的手臂,借力跟著一起漂。   段青焰一邊往上游,一邊狠狠地吐槽:「我勒個去,今天是諸事不順!連暗兒無知覺都比我漂得快,咱就是苦命的苦力,一定要吃兔肉犒勞一下自己!」   等到段青焰好不容易游出水面,就看到皇甫暗兒身體懸浮在半空中,身邊灑下一道道聖潔的光芒,如天使降臨一般的場景。   在這樣的光芒下,每個人的心中似乎都特別寧靜,精神力也跟著舒展開來。   段青焰連忙爬上岸,就近找了一處位置坐下,靜靜地沐浴在這樣的聖光裡。   只是段青焰沒注意,身邊的一木火看了眼段青焰,挑了挑眉,朝段青焰身邊又靠了靠。   段青焰卻無所覺,似乎一切都很自然。   一木火的嘴角彎起了一個弧度,卻很快又恢復正常。   足足一個時辰之久,聖光才漸漸散去,皇甫暗兒也睜開了眼睛。   還沒等段青焰開口,那隻兔子居然先竄進了皇甫暗兒的懷裡開口撒嬌:「妳終於醒了,真是太好了,我是妳的救命恩人喔!妳以後要保護我喔!」   皇甫暗兒點頭。   「那個壞女人要吃我。」兔耳朵豎起來直指段青焰。   段青焰汗,惡人先告狀的壞兔子!這隻兔子在皇甫暗兒醒來之前一直未曾開口,段青焰還以為牠不會說話呢。   一木火很自然地履行保鏢義務,擋在段青焰身前,怒視那隻長耳兔。   「媽呀,主人救我,壞女人還有姦情打手。」長耳兔收回耳朵纏在皇甫暗兒胳膊上,生怕掉下去。   段青焰和一木火同時鬧了個面紅耳赤。   皇甫暗兒無奈地撫摸兔子不安分當手指用的長耳朵。   長耳兔似乎被摸得很舒服,翻了個身,露出雪白的肚皮,打了個飽嗝,就沒聲了。   這是,睡著了?整個世界安靜了。   段青焰終於悟了,看來這又是一隻吃了就睡的傢伙!為什麼加了個又?哪裡不對?   看了看雲出塵懷裡團成一團呼呼睡著的某喵,瞭然~   皇甫暗兒不好意思地從水池中央飄到段青焰身邊,臉上有許多興奮,可惜有口難言,拿出一張符紙正準備寫什麼,卻被皇甫康和皇甫傑父子誇張的動作給嚇到了,只見這兩父子居然頂禮膜拜?   「皇甫世家第三十七代家主皇甫康恭迎聖女!」   聖、聖、聖女?   皇甫暗兒也被這莫名其妙的跪拜給嚇著了,就近往段青焰身後縮。   段青焰頭大,這個雲鼎大陸玩什麼啊?各家都有聖女不成?似乎那個黎冰蓮就是玄霄殿的聖女,如今暗兒怎麼又成聖女了?   ──不對,這是欺負我師姐不會說話,想跟我師傅搶人的節奏?師傅她老人家若是暴怒肯定會來拆了皇甫家的,這場人間慘劇必須提前阻止!   不止是段青焰如此想,連女扮男裝的二師姐蘇慕菡、三師兄朱映也是同樣想法。看來星星草道長的驃悍形象深入人心。   三位幾乎是同時開口打斷皇甫家父子的跪拜,「慢著,先別拜,她可是我四師姐,我師傅是結丹巔峰的大修士星星草道長,我們的師祖是定雲宗宗主雲居尊者。你確定不需要問一聲我師傅、師祖,就要讓我四師姐入你們皇甫家?」   皇甫康父子尷尬地起身,什麼星星草道長的名頭他們沒聽過,但是結丹巔峰的修為他們不得不顧忌,更何況上頭還有個讓人生畏的尊者罩著。   「段姑娘、玉衡星君大人,不如我們繼續剛才未完成的話題?聖女也一起來可好?」皇甫康老奸巨猾地決定從皇甫暗兒身上入手。   段青焰轉頭看暗兒,皇甫暗兒點頭,同時給段青焰遞了一張畫過的符紙。   白羽鶴很紳士地跟在段青焰、皇甫暗兒兩女之後,大有一副我保護妳們的架式,三人跟著皇甫康繼續朝結界處前行。    段青焰盯著皇甫家主問道:「皇甫家的兩位元嬰和我四師姐是什麼關係?」   皇甫康糾結地看了看白羽鶴和段青焰,嘆了口氣,還是開口道:「唉,算了,雖然家醜不可外揚,兩位既然是我家聖女認可的朋友,這件事事關聖女的身分顏面,只要聖女沒意見……」   「別一口一個聖女的,這是我四師姐。」段青焰無情地打斷皇甫康的刻意拉近乎,因為之前皇甫暗兒塞給段青焰那張紙條上就寫著兩個字表明自己的立場:回宗。   皇甫康尷尬地看向暗兒,看到暗兒點頭,才繼續開口爆出一條勁爆的消息,「你們也來南淵一段時間了,想來聽說過我們家的事情,他們都說皇甫家的傳奇元嬰皇甫千一有三名子女,就是我們三兄妹對不對?」   段青焰點頭。   皇甫康尷尬地搖搖頭,「其實皇甫千一只是我們的伯父,他一生未娶。」   「啊?那個女元嬰?」   「她是上一代的聖女,皇甫鈺。我們皇甫家歷代聖女幾乎都沒有修煉瓶頸,很快就能晉升元嬰。作為聖女,婚姻向來不能自主,必須保持處子之身,以備隨時進貢給仙宮。」皇甫康尷尬地搖搖頭。   提到仙宮,段青焰前胸口袋裡一直很安靜的小阿呆不安分地鑽出小腦袋來,有點失神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點我倒是知道,如今仙宮裡的聖仙妃琬妃應該是你們皇甫家的人。欸,不止是你們皇甫家,大陸上不少勢力、家族都有向仙宮進獻聖女的習慣。只是仙宮宮主修為高深,下任仙宮還不知何年繼任,大多數聖女送去也只是個擺設,有些甚至會被仙宮送出去當人情,反正送入仙宮就是仙宮的人,生死自由都由宮主決定,唉!」白羽鶴搖頭說道。   「暗兒師姐,妳還是別當這個聖女了。」   皇甫暗兒出奇地安靜,只是靜靜聽著,她身上唯一的聲音就是那隻用耳朵纏在她手臂上,睡死過去的兔子,偶爾發出的呼嚕小鼾聲。   「那她和皇甫千一前輩……?」段青焰繼續問道。   「其實她也是我的姑母,是伯父和父親的親姐姐。」皇甫康又爆出一條勁爆的消息。   姐弟戀?段青焰兩眼閃閃發亮,太有愛了有沒有?   「那我暗兒師姐,是他們的女兒?」   「也是,也不是。」   皇甫暗兒緊咬嘴唇,緊張地看向皇甫康,那位繼續開口道:「其實暗兒姑娘,她和我們是不一樣的人。」   「伯父早就知道暗兒姑娘早晚會來,已經為妳留下了一段影石,妳還是自己看影石吧。」皇甫康不願多言,對著一塊大石碑不斷打出手印,石碑上空恍若放電影般,開始播放影像。   畫中的主角是一男、一女、一長耳兔,男女是從少年時代開始,那隻長耳兔瘦瘦小小的,耳朵也沒那麼長。   地點從皇甫家到聖醫門再到中州大陸,記錄的都是這一對姐弟相濡以沫、共歷生死的場景。   畫面一轉,是皇甫千一抱著皇甫鈺進入禁地。   禁地裡,瘦弱的長耳兔可憐巴巴地用牠的耳朵捲著一個小小的嬰兒。   「她是?妳要天地果實就是為了她?」皇甫千一似乎很激動。   女子的聲音已經開始虛弱:「千一,她是我們的孩子,她們說姐妹兄弟生下的孩子是不健全的。這個孩子不會,我用天地果實、聖泉水和我的元嬰造就了她,她一定會健健康康的,你高不高興?」   「不,我不要,我只想要妳。」皇甫千一泣不成聲。   「她不是我,我不要她是我。我已經將元嬰裡所有的記憶都抹去了,她應該是嶄新的生命,有自己的生活,走自己的路。會愛、會笑、會哭,哪怕是變壞了,也是她自己的路。」   女子似乎在交代遺言一般繼續說道:「千一,不要怨恨。我的離開早已是註定,現在我們已經擁有了幾百年相守的歲月,這些時光是我們偷來的幸福,不要為我去報復任何人,答應我,好不好?我不要看到那樣的你。」   皇甫千一點頭。   女子又溫柔地撫摸著長耳兔的一對長耳朵,「長耳,你要好好守護她,知道嗎?你要多吃一點,知道嗎?這麼瘦怎麼守護呢?」   長耳兔點頭嗚嗚。   皇甫鈺在此之前與皇甫千一在禁地共度三百餘年,也算是一對神仙眷侶了。   影像終化作一層淡淡的煙霧。   「那皇甫鈺最後是生是死?皇甫千一又去了哪裡?」白羽鶴問道,他居然也感性地流了淚,這點讓段青焰很意外。   「姑母應該是死了,但是她的屍首我們至今都沒找到。伯父因為這件事受了刺激,把家主之位傳給了我,獨自離開了皇甫家。說我們兄妹三人是伯父的孩子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那一戰伯父的聲名太盛,而父親大人又整日閉關沉溺於往日,不肯見人,我們也只能借用伯父的名氣。」皇甫康解釋道。   「我四師姐就是那個嬰兒?有什麼證據?」段青焰問道。   「長耳就是最好的證據,長耳精神力極強,能穿過任何結界,姑母死後我們皇甫家的子弟一直在尋找這隻靈獸,可惜牠從未出現過。雖然我也知道牠或許是在等著姑姑的女兒,但一直未曾放棄,今天長耳主動尋主,暗兒姑娘又能得聖泉傳承,一定錯不了。我們皇甫家的規矩:得聖泉傳承者即為本代聖女,享受皇甫家最高待遇。」   ──很稀罕嗎?最高待遇還不是要被你們當禮物送人。   段青焰反正是鐵了心不讓暗兒留在皇甫家,那個皇甫鈺已經是一場悲劇了,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師姐變成第二個皇甫鈺。   「這件事我們也做不了主,我們要先回定雲宗問過我師傅,皇甫家主要是不放心,可以跟我們同去。在此之前,如果皇甫家主對外宣稱我四師姐是你們的聖女,可就真的是不給我師傅和師祖面子了。」 (此為部分節錄,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出槌仙姬5》)

作者資料

寞然回首

女,1982年生,畢業於浙江大學,現居美麗的西子湖畔。 喜歡安靜、喜歡美食、喜歡看書也喜歡編織故事。 小時候纏著父母講神話故事,到中學時成為武俠迷、玄幻迷,如今更是乾脆親自提筆書寫,希望能將腦海中的奇幻故事與更多人分享。 相關著作 《出槌仙姬(A4資料夾)》

基本資料

作者:寞然回首 繪者:LN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7-14 ISBN:9789869174664 城邦書號:RF501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