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玻璃王座(01)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已售出15國版權。 ◆力拚強敵《分歧者》、《飢餓遊戲》,獲選好讀網最受歡迎女主角第一名。 ◆甫出版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巴諾書店(美國最大零售書店)暢銷榜、亞馬遜網站暢銷榜、蘋果ibookstore暢銷榜。 ◆與《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控制》同獲科克斯書評2012年度最佳小說、與《分歧者》、《機器灰姑娘》同獲亞馬遜網站2012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更與《骸骨之城》、《移動迷宮》同獲亞伯拉罕林肯文學獎(Abraham Lincoln Award)提名。 ◆MTV Hollywood Crush節目2012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提名、青年圖書館服務協會2013年度最佳虛構小說、2013英國最大書店水石圖書大獎決選提名。 亞馬遜奇蹟般的4.4星,好讀網逾50,000名讀者給予5顆星最高榮譽! 集《冰與火之歌》、《飢餓遊戲》、《魔戒》等經典於大成的奇幻大作! 全球百萬書迷熱愛的十大奇幻作家,你還差一位不認識,她就是莎菈.J.瑪斯! 二十四名來自各地的盜賊、刺客和戰士, 十三週嚴峻殘酷、暴虐無道的訓練和試驗。 一場以鋼鐵意志相爭的生死決鬥, 將鍛造出一個無所畏懼的強大靈魂。 在瑟蕾娜.薩達錫恩被同伴背叛之前,天地之大足以讓她四海為家。 如今為了掙脫鹽礦裡的囚徒生活,她不得不參加皇室舉辦的生死決鬥, 以性命作代價爭取擔任國王御前鬥士的名譽,也許之後能重獲自由。 她曾是亞達蘭王國最強的刺客,但經歷過受人奴役、虐待的一年後, 她儘管聰敏機智如昔,體力卻不比常人。 她原以為恢復體力與磨練刺殺技巧是當前最緊要的任務, 沒想到宮廷裡權謀暗鬥之狠毒竟遠遠超出她的預期。 邪惡將玻璃城堡過往的驕傲歷史蒙上一層陰霾,太多陰謀在暗處蠢蠢欲動, 在死亡的四面包圍下,誰能全身而退? 【名家推薦】 「少女刺客、叛逆王子、來勢洶洶的石像鬼、充滿魔法的神祕之門以及由玻璃製成的城堡,這本書讀起來就像這些字詞一樣刺激。這部由樂趣、殘酷及奇思幻想組成的豐富宇宙,女主角瑟蕾娜在當中如星閃耀。」 ——《科克斯書評》 「喜歡政治權謀和死亡挑戰的讀者,絕對不能錯過本書。生氣蓬勃和創新的敘述手法造就了這部刺激的作品。」 ——《出版人週刊》星級書評 「喜歡中古世紀和《冰與火之歌》的讀者,你必須拿起這本書!」 ——《浪漫時潮書評》 「完美的奇幻小說,值得推薦給《飢餓遊戲》的讀者。」 ——《觀察家報》 「瑪斯的《玻璃王座》充滿了驚喜和意外,作者處處埋下致命的種子,保證接下來的故事更加凶險。」 ——柯琳.霍克,紐約時報暢銷書《白虎之咒》作者 「瑪斯的處女作從開頭到結尾都使我驚嘆連連。《玻璃王座》有盛大的場景設定、強而有力的人物刻劃和扣人心弦的戰鬥動作,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Caley Anderson《亞馬遜網站》星級書評 「瑪斯創造出瑟蕾娜這位既威風又貼近真實的女主角,她雖然具有遠勝男人的戰鬥能力,但遇到女性不舒服的週期時,她也只能倒臥床榻歇息……書中世界的架構就和當中的宮廷陰謀一樣複雜,喜歡中古世紀的讀者必定會愛上這系列。」 ——Genevieve Gallagher《校園圖書館期刊》 「對熱愛史詩奇幻及傳說故事的讀者來說,這系列是必讀之作。」 ——《今日美國》 「如同《冰與火之歌》,在這部史詩故事中,雖然有你會愛上和恨透的角色,但他們每一個都吸引力十足。」 ——《美國啦啦隊雜誌》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在安多維爾鹽礦奴役一年後,瑟蕾娜.薩達錫恩早已習慣被衛兵們以枷鎖束縛、利劍指喉的嚴密押解。在往返於牢房和礦坑的路上,安多維爾上萬名奴隸大多受到相同待遇,瑟蕾娜身旁卻額外多了五、六名衛兵。身為亞達蘭王國最惡名昭彰的刺客,這也是應有待遇。但她沒料到的是,此刻身旁是一名身穿黑色兜帽披風的男子。   他揪住她的胳臂,帶她進入一棟建築物,安多維爾大多數的官員和監工都駐紮於此。兩人穿過一道道迴廊,爬上一條條樓梯,拐過不知道多少轉角,直到她根本不可能找到出去的路。   至少這就是這名男子的意圖,因為她注意到他們倆又來到幾分鐘前曾經爬過的樓梯,而且是在樓層之間不斷穿梭,儘管這棟建築的走廊和樓梯間格局跟一般建築沒多大差別。她怎麼可能這麼那麼容易迷失方向?要不是看他這麼拼命的模樣,她或許會感覺自己的智商受辱。   兩人進入一條特別狹長的走廊,這裡一片寂靜,只聞他們倆的腳步聲。雖然揪住她手臂的這名男子高大結實,但她看不見被兜帽完全遮蔽的五官,這也是對方為了讓她困惑害怕而採取的手段,一身黑衣大概也是出於相同原因。他的頭撇向她,她燦笑以對,他又回頭看前方,加強手腕的勁道。   這種特殊待遇也算是恭維吧,她心想,雖然她根本不知道這到底怎麼回事,不知道這名男子為何在礦道出口等她。在山洞裡挖了一整天的岩鹽,出來看到他和六名衛兵在出口等候,這並沒有讓她心情好轉。   但一聽到他向她的監工說明身分,「鎧奧.韋斯弗——皇家侍衛隊長」,她突然感覺天空變得陰森,身後的遠山充滿壓迫感,就連兩條腿也似乎即將被大地吞噬。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嘗過恐懼的滋味——因為她不允許自己這麼做。每天早上醒來,她都對自己重複這句話:我絕不畏懼。這一年來,這五個字象徵「精神崩潰」和「能屈能伸」之間的分界線,讓她不至在漆黑礦坑中徹底放棄希望。當然,她不會讓身旁這位隊長知道這些事。   瑟蕾娜觀察對方的手套,黑皮革的色澤幾乎跟她肌膚上的泥巴相同。   她用另一手拉拉身上骯髒破爛的外袍,強忍嘆息。天沒亮就進礦坑,黃昏之後才走出礦道,她的生活可謂不見天日,一身被泥土覆蓋的肌膚其實蒼白得駭人。沒錯,她以前充滿吸引力,甚至稱得上貌美,但是——現在也不重要了,不是嗎?   兩人轉進另一條走廊,她仔細觀察這名陌生人的精美配劍,劍柄尾端的劍首閃閃發光,造型彷彿一隻展翅騰飛的鷹隼。注意到她的目光,男子戴手套的手向下移,放在金色劍首上。她的嘴角又勾起一抹微笑。   「你離裂際城有點遠啊,隊長。」她清清喉嚨。「我稍早聽到一支軍隊在四處咚咚踏步,你是跟他們一起來的吧?」她窺視他兜帽底下的黑影,但什麼都看不到,儘管如此,她能感覺到對方的目光停留在她臉上、對她細細打量,她也回應對方的視線。皇家侍衛隊長會是個有趣的對手,或許值得她稍微認真對付。   過了一會兒,男子終於抬起枕於劍柄的手,配劍隨即被垂下的披風遮蔽。趁布料擺動的瞬間,她得以窺見繡於他外袍的雙足翼龍金紋,那是皇家印記。   「亞達蘭的軍隊又與妳何干?」他回應。聽到跟她自己相似的口氣——語氣冰冷、口齒清晰——這感覺真好,就算他是個討人厭的莽夫!   「的確無關。」她聳個肩。他不悅得咬牙低吼。   嗯,如果能看到他血濺這片大理石地板,感覺應該不錯。她的情緒曾經失控過——就那麼一次,負責看管她的第一位監工用錯誤的方式把她逼得太緊。她還記得把鋤頭劈進他身軀裡的感覺,他的鮮血黏在她的雙手和臉上。她能在一瞬間讓身旁兩名衛兵繳械,這位隊長的下場能否比那名倒楣的監工幸運?考慮種種可能性的同時,她又朝他咧嘴笑。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他警告,手又移向劍柄,瑟蕾娜收起竊笑。兩人經過一排木門,她幾分鐘前才看過這些門。如果她想逃,只需在下一條走廊左轉,然後奔下三層樓。他們打算利用繞路的方式讓她迷失方向,反而只是讓她更熟悉這棟建築的內部。一堆白痴。   「我們到底要去哪?」她以甜美的口氣問道,撥開臉上一縷黯淡無光的頭髮。看他默不作聲,她繃緊下顎。   走廊之間的回音太過響亮,如果對他出手,就會驚動整棟樓的人。她沒看到他把鐐銬鑰匙藏在哪,而除了身上的枷鎖,跟在後面的六名衛兵也會是個麻煩。   一行人進入一條掛有幾座鐵質吊燈的走廊。牆面一排排窗戶透露外頭已經被黑夜籠罩,盞盞燈籠綻放耀眼火光,幾乎抹滅所有陰影。   中庭傳來聲響,她聽得出是其他奴隸正在慢慢走回木屋宿舍。他們因痛楚而發出的呻吟聲與鐵鍊敲擊聲交織和鳴,跟在挖礦時唱了一整天的陰鬱小曲一樣令人熟悉,偶爾還能聽見鞭笞聲的獨奏傳來、加入這首殘酷的交響樂,由亞達蘭王國為最惡劣的罪犯、最貧窮的公民以及最近期的戰俘所譜寫。   雖然有些囚犯是因為被控「使用魔法」這個罪名而被囚禁於此——他們其實根本沒這種能耐,畢竟魔法早已在這個王國絕跡——但是這些日子以來,被關進安多維爾幾乎都是反抗分子,大多來自「伊爾維」——還在勉強對抗亞達蘭王國的少數幾個國家之一。但當她不斷向他們探聽情報時,他們大多只是以茫然眼神回瞪,顯然已喪失鬥志。想到他們在亞達蘭軍隊的蹂躪下受過多少苦難,她不禁顫抖。她有時心想,或許死亡對他們來說才是解脫。如果她在遭到背叛而被捕的那晚能一死了之,或許那才是更幸運的下場。   一行人繼續前進時,她暗自盤算其他事情。她終於要被送上絞刑臺?這令她腸胃糾結。她的確重要得應該由皇家侍衛隊長親自處決,但他們又為何要先帶她來這裡?   一行人終於停步,面前是一扇由紅色與金色玻璃組成的雙面大門,厚得讓她無法窺視其中。韋斯弗隊長朝門旁的兩名衛兵撇個頭,他們以手中的長矛擊地,致敬行禮。   隊長加強手腕的勁道,令她感到痛楚。他把瑟蕾娜拉近,但她反抗他的力量,彷彿鉛製的雙腳定在原地。「妳寧可待在礦坑?」他的口氣帶有一絲莞爾。   「如果跟我說清楚這到底怎麼回事,或許我就不會這麼抗拒。」   「妳很快就會知道。」聽到這話,她的掌心冒汗。沒錯,她死定了,該來的總是會來。   大門嘎然開啟,裡面是王座間,一座葡萄藤狀的水晶燈幾乎佔據整片天花板,鑽石般的點點火光映在對側牆面的玻璃窗上。跟那排窗戶外頭的悲慘景象相比,這裡的奢華彷彿往她臉上賞了一記耳光,讓她知道自己的辛苦勞役為他們帶來多少財富。   「進來。」侍衛隊長低吼道,推她進去之後終於放手。蹣跚的瑟蕾娜試著站直身子時,佈滿繭皮的雙腳在光滑的地板一滑。她回頭一望,發現又多出六名衛兵。   連隊長算進去,她現在是被十四名侍衛包圍,每個人的黑色制服胸前都繡上皇家徽章,這些人是皇室家族的貼身保鑣:冷酷無情、動如雷霆,打從出生就接受訓練,為了保護主子和消滅敵人而戰。她緊張得用力吞嚥口水。   瑟蕾娜面對這個房間,感覺頭昏眼花、渾身沉重。一名英俊的年輕男子坐在華麗的紅木王座上。每個人向他屈膝的同時,瑟蕾娜的心臟停止跳動。   那人是亞達蘭王國的王儲。   
第二章
  「殿下。」隊長開口,從跪姿站直身子,摘下兜帽,露出栗色平頭。兜帽的用意絕對是為了在押解時以神秘感讓她感覺遭受威脅而屈服,儘管這種方法對她根本無效。她雖然感到惱火,但還是因為看到他的臉龐而眨眨眼。他好年輕!   鎧奧.韋斯弗隊長雖然不算極為英俊,但她不禁覺得他的粗獷臉龐和清澈金棕眼眸頗具魅力。她歪著頭,此刻覺得自己實在髒兮兮。   「就是她?」亞達蘭王儲開口。瑟蕾娜立刻轉頭,看到身旁的隊長點頭。兩名男子盯著她,等她行屈膝禮。看到她依然站得直挺挺,鎧奧不安的挪挪身子。王子瞥他一眼,下巴稍微抬得更高。   向他下跪?休想!如果橫豎都得走上絞刑臺,她絕不會把生命的最後幾分鐘拿來卑躬屈膝。   她身後響起如雷步伐,某人揪住她的脖子。瑟蕾娜只來得及一瞥對方的緋紅臉頰和沙棕色鬍鬚,便隨即被摔在冰涼的大理石地板上。她的臉龐被痛楚貫穿,眼冒金星,雙臂疼痛,關節因為雙手被綁而偏位。雖然她試圖強忍,但還是痛得掉淚。   「這才是拜見未來國王該有的態度。」一名面色紅潤的男子朝瑟蕾娜斥責。   落為階下囚的刺客咬牙嘶吼,扭頭怒瞪跪在一旁的混球:他的體型幾乎跟她的監工一樣魁梧,身上的橘紅衣物跟稀疏的頭髮同樣色澤。他加強在她脖子上的腕力,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眸閃閃發光。只要她的右臂能挪動幾吋,就能把他摔倒,趁機奪取他的配劍……她的手銬陷進腹部,臉龐因為怒氣沸騰而赤紅。   經過漫長一刻,王儲開口:「我不太明白你為何強逼別人下跪,畢竟這種動作是為了表示忠誠和敬意。」他以深感無聊的口吻說道。   瑟蕾娜試著偷瞄王子一眼,但腦袋被往下壓,只能看到一雙黑皮靴踩在白地板上。   「你顯然很尊敬我,帕林頓公爵,但強逼瑟蕾娜.薩達錫恩接受同樣看法,這麼做實在沒必要。你我都很清楚,她對我的皇室家族不懷一絲愛戴。所以,或許你的用意只是想給她一個下馬威。」他停頓。她很確定他的目光停在她臉上。「但我認為她受的屈辱已經夠多了。」他又停頓片刻,然後問道:「你不是和安多維爾的財務官有約?我可不希望你遲到,畢竟你大老遠跑來就是為了見他。」   這名施虐者知道王子是在暗示自己退下,因此悶哼一聲,鬆開她的頸子。瑟蕾娜把臉頰從大理石地板抬起,但沒站起身,直到他起身離去。如果哪天真能順利脫逃,或許她會去找這位帕林頓公爵,好好感謝他今天的熱情款待。   起身時,她看到身上的砂礫在原本無瑕的地板留下污痕,加上枷鎖撞擊聲在肅靜的房間迴響,她不禁皺眉。然而,打從「刺客之王」在一條冰河岸邊發現只剩半條命的她、把她帶回要塞,她從八歲起就為了成為暗殺者而接受訓練。她絕不容忍受辱的滋味,尤其是因為自己渾身骯髒。她重拾尊嚴,把長長的髮辮撥到身後,抬起頭,目光對上王子的視線。   鐸里昂.¬赫威亞德朝她微笑,這是個散發宮廷魅力的完美笑容。他慵懶的癱坐在王座上,一手撐下巴,金冠在柔光中微微閃爍。他的黑色緊身衣胸前被金色的雙足翼龍皇家紋章徹底佔據,紅色披風優雅的籠罩身軀和王座。   但他的眼睛有些特別,格外的藍——彷彿那些南國海岸——與一頭鴉羽般的黑髮形成鮮明對比,這令她一怔。他俊美得令人窒息,年齡也絕不可能超過二十歲。   王子怎麼可以這麼帥!他們應該是又蠢又笨又噁心的鼻涕蟲!但這一位……他……身為皇室成員又英俊瀟灑,老天真不公平。   她挪挪身子,被他皺著眉頭仔細打量。「我不是叫你先帶她去清理乾淨?」他對韋斯弗隊長開口,對方走上前,她忘了還有其他人在場。她低頭看看自己,衣衫襤褸、渾身髒污,不禁因為強烈的恥辱感而心痛。對她這位原本美麗的女孩來說,這種窘境簡直是悲劇!   如果只是瞥她一眼,一般人大概會以為她的眼睛是藍色或灰色,甚至綠色,端看她的衣服顏色造成什麼樣的視覺影響,但是細看之下,眼睛最迷人的部分其實是瞳孔周圍的一圈閃耀金邊。最吸引旁人目光的其實是她的金髮,目前尚保留一絲往日榮耀。簡單來說,瑟蕾娜.薩達錫恩被賜予幾項吸引人的特點,補償了其他方面的平庸。而且,進入青春期之後沒多久,她就學到化妝術可以化平庸為神奇。   但現在,站在鐸里昂¬.赫威亞德面前,她的魅力值沒比臭水溝的老鼠好多少!韋斯弗隊長開口時,她的表情放暖。「我不想讓殿下等太久。」   鎧奧朝她伸手時,王儲搖搖頭。「先別急著帶她去洗澡,我看得出她的潛質。」王子挺直身子,注意力依然集中於瑟蕾娜。「我們倆似乎還沒正式引見呢。不過呢,妳大概已經知道,我是鐸里昂.¬赫威亞德,亞達蘭王儲——雖然快成為艾瑞利亞全地的王儲了。」   艾瑞利亞,這塊大陸之名。她無視這個名詞所喚醒的苦悶心情。   「而妳是瑟蕾娜.薩達錫恩,亞達蘭王國最強大的刺客,或許也稱得上天下第一。」他打量她緊繃的身軀,揚起修剪整齊的濃眉。「妳看起來有點年輕啊。」他身子向前傾,兩隻手肘擱在大腿上。「我聽說過妳一些令人著迷的事蹟。妳以前在裂際城過得那麼奢華舒適,現在對安多維爾的生活感覺如何啊?」   自大的混蛋。   「我可是如魚得水呢。」她輕哼道,用力把鋸齒狀的指甲掐進掌心。   「過了一年,看來妳勉強還算活著。不知道妳是怎麼辦到的?我聽說待在這些礦坑裡的囚犯,平均壽命頂多一個月。」   「我也認為這是個難解之謎。」她眨眨眼,調整手銬,彷彿這是一雙蕾絲手套。   王儲轉頭看隊長。「她這個人倒是伶牙俐齒啊,不是嗎?而且她說話的方式跟那些暴民不同。」   「當然不一樣!」瑟蕾娜插嘴。   「『殿下』。」鎧奧.韋斯弗朝她怒罵。   「啥?」瑟蕾娜問道。   「妳得尊稱他為『殿下』。」   瑟蕾娜給他一個嘲諷的微笑,然後把注意力移回王子身上。   令她驚訝的是,鐸里昂.赫威亞德居然哈哈大笑。「妳知道妳現在是個奴隸吧?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莎菈.J.瑪斯(Sarah J. Maas)

莎菈是紐約時報及今日美國報暢銷榜第一名的作者。於紐約土生土長的她,現居加州的沙漠城市。《玻璃王座》是她第一套正式出版的長篇小說系列,但在此之前,她早就擁有許多線上粉絲。十六歲那年,莎菈完成《玻璃王座》的初稿,於自費出版網頁刊出後,短時間內即激發上萬名書迷支持,她從此聲名大噪。 如今她不但擁有全球百萬書迷,更與《哈利波特》系列作者J.K.羅琳、《納尼亞傳奇》系列作者C.S.路易斯並列為全球最受歡迎的奇幻小說作家之一。

基本資料

作者:莎菈.J.瑪斯(Sarah J. Maas)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5-06-10 ISBN:9789571059723 城邦書號:SPB250410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