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移動迷宮3:死亡解藥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美國最佳青少年讀物,囊括各項青少年閱讀獎項! ◆2011 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 ◆2012美國紐澤西州青少年圖書獎 ◆2012美國亞歷桑納州Grand Canyon讀者票選獎 ◆2012美國喬治亞州傑出閱讀青少年獎 ◆2012美國紐約州夏洛特閱讀協會獎 ◆2011美國肯塔基州Bluegrass好書獎 ◆2011美國密蘇里州杜魯門讀者票選獎 ◆2011美國佛羅里達州青少年閱讀獎 ◆2011美國田納西州書獎 ◆2010新罕布夏州Isinglass青少年閱讀獎 《紐約時報》暢銷系列小說 《移動迷宮》三部曲.最終回 【之前……】 「太陽閃焰摧殘地球。政府機關安全體系隨之瓦解。一種為生化戰爭研發的人造病毒從軍方疾病管制中心滲漏出來,侵襲所有人口密集區,疫情迅速延燒,這就是閃焰症。殘存的各國政府傾注全部資源,共同設立WICKED,計畫從免疫人口之中尋找最優秀、最聰明的人進行生存實驗,刺激控制人類情感的大腦常模,研究我們的大腦如何在存有閃焰症病毒的環境裡運作,從大腦行為藍圖中找出解藥……」 【現在……】 「誠如各位個別接到的指示,你們所知的實驗已經結束了。一旦你們恢復了記憶,你們都會相信我的話。繪製狙殺平台藍圖的工作已經非常接近尾聲,我們還需要某些東西,而這部分需要你們在心智完整的情況下充分配合。所以,恭喜各位!」 她的唇貼上湯瑪士的耳朵,開始悄聲說話,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千萬別相信他們,湯瑪士,永遠不要相信任何人。」 焦土試煉犧牲了迷宮裡半數以上的人。 現在WICKED宣布,將恢復試驗品的完整記憶。 湯瑪士持續作夢,而他夢見的東西遠遠超過WICKED所預期。 他希望記起家人和進入迷宮前的美好回憶,他希望將記憶的漏洞填補起來,但在WICKED對他們做了這些事之後,他又怎能相信他們在他腦裡植入的記憶? 他決定聯合幾個拒絕接受試驗的同伴,發動叛亂,卻發現有人早他們一步入侵WICKED,其他的試驗者也全都消失不見……

內文試閱

  讓湯瑪士忍不住抓狂的,是那股臭味。   連續獨處三星期;牆面、天花板、地面一色純白;沒有窗子;從不關燈。這些他都忍下來了。他們取走他的手錶;一天送三回一模一樣的食物:一片火腿、馬鈴薯泥、生胡蘿蔔、一片麵包、水;他們不允許任何人進房間;沒有書、沒有影片、沒有電動遊戲。   完全孤立,已經三個星期了。他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記錯時間,畢竟他只憑直覺。他努力猜測夜幕何時降臨,睡眠盡量不超過正常時數。三餐或多或少有點幫助,但餐點出現的時間好像並不十分規律,似乎刻意要逼他精神錯亂。   湯瑪士獨自一人,待在鋪滿厚墊、沒有任何色彩的房間裡。唯一的例外是藏在角落、幾乎看不見的小小不鏽鋼馬桶,還有一張他根本用不著的老舊木桌。獨處在難以忍受的死寂中,他有無窮盡的時間來思考那個深植體內的疾病:閃焰症。它是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無聲病毒,會緩緩剝奪人之所以為人的一切特質。   這些都沒讓他抓狂。   但他渾身發臭,這讓他的神經變得極端敏銳,侵蝕他穩固的理性基石。他們不讓他沖澡或沐浴,自從把他送進來以後,就沒給過他換洗衣服、或任何清潔身體的物品。只要一塊破布就行了,他可以沾點他們給的飲用水,至少能把臉擦乾淨。但他什麼都沒有,只有被關進來時穿在身上那套髒衣服。連床鋪都沒有。他睡覺時蜷縮著身子,屁股貼著牆角、雙臂交抱,竭力保持暖和,卻經常凍得渾身發抖。   他很納悶,為什麼他最害怕的,竟是自己身上的臭味。或許這意味著他已經發瘋了。身體愈來愈骯髒的這個事實像揮之不去的夢魘,讓他滿腦子胡思亂想,覺得自己在腐爛、在分解,覺得體內跟體外一樣散發出令人作嘔的惡臭。   雖然這樣很不理性,但清潔問題才是最令他憂心的事。他不缺食物,飲用水剛好足夠解渴。他睡眠充足,在小房間裡盡可能運動,經常連續幾小時定點跑步。理智告訴他,身體的污穢不潔跟心臟強度和肺部功能無關。可惜沒用,他開始相信身體的惡臭意味著死神逼近,即將把他整個吞沒。   於是乎,這些陰鬰思緒讓他開始思索:泰瑞莎先前說的話會不會是真的。她說湯瑪士已經晚了一步;說他的閃焰症急遽惡化,已經變得瘋狂又暴力;說他早在來到這地方之前就精神失常了。就連布蘭妲也警告過他,說接下來會發生很不好的事。或許她們倆說的都是真的。   除此之外,他擔心他的朋友。他們都怎麼了?人在哪裡?閃焰症有沒有侵入他們的大腦?他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磨難,結局難道就是這樣?   怒火悄悄燃起,像隻顫抖的老鼠,四下尋找溫暖的棲身之處、或一丁點食物碎屑。日子一天天過去,湯瑪士意識到內心的怒氣逐漸增長,有時候竟會氣得渾身不由自主抖動,他只得緩緩收起那股無名火,重新埋藏起來。他不打算讓那股怒火永遠消失,只是把它收藏起來,慢慢累積,等待正確的時間、地點,再發洩出來。這一切都是WICKED害的,WICKED剝奪了他和他朋友們的人生,不計後果地利用他們來達成某些所謂的緊要目標。   湯瑪士每天都對自己發誓上千次:WICKED必須為這些付出代價。   他估計自己被關進白色房間已經二十二天。近午時分,他背抵著牆,坐在地板上,凝望著那張醜八怪木桌後方的門,腦子裡想的就是那些事。他吃了早餐,也運動過了,就這樣坐著,懷抱著渺茫希望,希望那扇門會打開來。真正打開,整扇門完全開啟,不是只打開底下那個送餐小洞。   他試過開門,試過數不清多少次。桌子的抽屜都是空的,裡面只有霉味混雜西洋杉的氣味。他每天早上檢查抽屜:說不定入睡期間會有東西憑空出現。跟WICKED周旋,這種事偶爾會發生。   於是他坐著,兩眼緊盯那扇門,等著。白色牆面、靜寂、身體的臭味。他只能想著朋友,民豪、紐特、煎鍋,還有其他倖存下來的幽地鬥士;荷西和布蘭妲,被大堡救起後他們倆就消失了;海莉葉和桑雅,B組其他女生,亞里士。想著布蘭妲,以及他在白色房間第一次甦醒時、她給他的警告。她怎麼能在他腦子裡說話?她究竟是敵是友?   他最常想的還是泰瑞莎,即使對她的憎恨與時俱增,他還是沒辦法把她逐出腦海。她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WICKED很好。不管對或錯,在湯瑪士心目中,泰瑞莎似乎與他們所有的恐怖經歷畫上等號。每回想起她,他就憤恨難消。   在等待的這段期間,或許就是這股怒氣維繫著他僅有的理智。   吃、睡、運動、渴望復仇,他又獨自這樣度過三天。   到了第二十六天,門開了。   湯瑪士想像過這一幕,想過無數次。他想過要怎麼做、要說些什麼,想過他要拚了命往前衝、撂倒走進來的人、拔腿狂奔,要脫身、逃出去。但那些念頭頂多只是拿來消磨時間,他知道WICKED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不,在採取行動之前,他得想好萬全對策。   門真的開了,輕輕「嗒」地一聲彈開,慢慢往旁邊擺動。湯瑪士對自己的反應感到詫異:他沒有任何反應。直覺告訴他,他跟桌子之間已經出現一道隱形屏障,就像離開迷宮後、在那棟宿舍時一樣。還沒,行動的時機未到。   鼠哥走進來時,湯瑪士並沒有太驚訝,當初就是這傢伙前來宣布他們被迫接受最後一關試煉、穿越焦土帶。一樣的長鼻子、鼬鼠般的眼睛、油膩的頭髮披過大半個明顯光禿禿的頭頂。同樣是那一套可笑的白西裝。不過,鼠哥似乎比上回湯瑪士見到他時來得蒼白。他臂彎夾著厚檔案夾,裡頭胡亂塞了幾十張皺巴巴的紙,手裡拖著一把直背椅。   「你好,湯瑪士!」鼠哥僵硬地點點頭。他沒等湯瑪士回應,逕自關上門,把椅子放到桌子後方坐了下來,攤開檔案夾,開始翻翻找找。當他找到他要的那份文件時,他停下來,雙手擱在文件上頭。接著,他視線轉向湯瑪士,臉上閃過一抹可悲的笑容。   湯瑪士終於開口說話,這才驚覺自己已經幾星期沒說過一句話了,聲音有點沙啞。「如果你讓我出去,我就很好。」   鼠哥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是,是,我明白。別擔心,相信我,今天你會聽到很多好消息。」   湯瑪士心底燃起一線希望,儘管只持續一秒,他還是為此感到羞愧。他早該學乖的。「好消息?你們當初選中我們不就是因為我們很聰明?」   鼠哥靜默了幾秒,才說,「聰明,沒錯,還有很多更重要的原因。」他停下來端詳湯瑪士片刻,又說,「你以為我們很喜歡做這些事?你以為我們喜歡看你們受苦?這一切都只為了一個目的,你馬上就會明白。」他的音調愈來愈高亢,最後一個字幾乎是喊出來的,臉也漲紅了。   「哇嗚,」湯瑪士說,他覺得勇氣漸增,「老傢伙,冷靜點,少說兩句。你簡直快心臟病發作了。」說出這些話的感覺真好。   鼠哥站了起來,身子傾向書桌,脖子上的青筋緊繃暴突。他慢慢坐下來,深吸幾口氣。「我以為在這白箱子裡關了將近四星期,人應該會變謙虛點,但你好像比以前更傲慢。」   「所以你是來告訴我,我沒發瘋?說我沒得閃焰症,從來沒有?」湯瑪士克制不了自己。他的憤怒逐漸升高,幾乎就快爆發,但他還是努力維持平靜的語氣。「因為我就是靠這個念頭保持理智,我心裡明白你們騙了泰瑞莎,她那些話只是你們的實驗。那接下來要送我去哪裡?要送我上瞎卡月球嗎?讓我穿內褲泳渡大海?」他裝出笑容。   鼠哥一直面無表情,由著湯瑪士怒氣騰騰地叫嚷著,之後才說,「你說完了嗎?」   「還沒,我還沒說完。」他等說話等了一天又一天,如今機會總算來了,他的腦子卻一片空白,先前在腦海裡演練過的那一幕幕假想情節全忘光了。「我……我要你跟我說清楚,馬上說。」   「噢,湯瑪士。」鼠哥聲音很小,彷彿要對小孩子宣布壞消息,「我們沒有騙你,你確實得了閃焰症。」   湯瑪士很震驚,一道冷顫穿透他的滿腔怒火。鼠哥到現在還在說謊?但他聳聳肩,彷彿他早就知道會聽到這種話。「至少我還沒開始發瘋。」他走過焦土帶,跟布蘭妲相處,身邊都是狂客,其實早就接受自己感染病毒的事實。但他告訴自己,至少目前還沒發病,他還很理智,現階段這就夠了。   鼠哥嘆氣道,「你不明白,你不明白我來這裡要跟你說些什麼。」   「我為什麼要相信從你嘴裡說出來的話?你憑什麼要我相信你?」   湯瑪士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站起來,他的胸口因劇烈換氣而起伏。他必須自制。鼠哥眼神很冷酷,兩眼像漆黑的洞穴。湯瑪士知道,不管這傢伙是不是在騙他,如果他想離開這個房間,就得聽對方把話說完。他強迫自己慢慢呼氣,耐心等候。   沉默幾秒後,他的訪客又說話了。「我知道我們騙過你,而且不只一次。我們對你和你朋友做了些很糟糕的事,不過那都是計畫的一部分,而這個計畫你不但同意,還親自協助促成。沒錯,過程中我們不得不做得比最初的構想更深入些。但一切仍然秉持創造者當初願景的精神,而他們被……撲殺之後,你接替他們來實現這個願景。」   湯瑪士慢慢搖頭,他知道自己以前不知怎的曾經跟這些人同流合污,如今他不敢想像,怎麼會有人讓別人去承受他所經歷的一切?「你沒回答我,你憑什麼要我相信你說的話?」當然,湯瑪士並沒有說出他回想起多少事。儘管通往過去的窗口布滿塵垢、只顯露出些許糊模不清的片段,他卻知道自己曾經與WICKED合作,他還知道泰瑞莎也是,他們倆幫忙設計迷宮。然而,還有其他零碎記憶。   「因為沒必要繼續隱瞞你,湯瑪士,」鼠哥說,「不需要了。」   湯瑪士忽然覺得疲倦,彷彿全身的力氣都流失了,一滴不剩。他重重嘆了一口氣,跌坐在地板上,搖搖頭,「我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都不懂。」既然言語不值得信任,又何必交談。   鼠哥繼續侃侃而談,他的語氣變得比較不那麼生疏、客觀,比較像在傳授知識。「你應該知道,現今世界有種恐怖病毒,正在啃噬人類的心靈。截至目前為止,我們處心積慮所做的一切都只為了一個目的,唯一的目的:分析你的大腦常模,從中建立藍圖。我們的目標是用這份藍圖發展出閃焰症的治療方式。過程中會犧牲某些人的生命,會產生痛苦和磨難,這些代價你一開始就知道了,我們大家都知道。這些都是為了延續人類的生命。我們的目標即將達成,非常接近了。」   湯瑪士曾經幾次回想起過去的事,比如轉化時及轉化後間或出現的夢境,還有那些偶爾跳出腦海、像高速閃電似的畫面。此刻,聽著眼前這個白西裝男人說的話,湯瑪士感覺像站在懸崖邊,而所有答案都即將從底下的深淵浮上來,讓他一窺全貌。想要抓住那答案的衝動太強烈,幾乎壓抑不住。   但他戒慎恐懼,他知道自己也牽涉在內,知道自己協助設計了迷宮,而且在原始創造者死亡後接手,用一批新手重新推動計畫。「我想起太多事,多得讓我覺得很羞愧,」他坦言,「但親身經歷這一切傷害,跟幕後策劃截然不同。這整件事根本就不對。」   鼠哥搔搔鼻子,挪了挪坐姿。湯瑪士說中了他的弱點。「湯瑪士,等今天結束時再看你怎麼說,到時候再說。我先問問你,你認為不可以為了挽救絕大多數人而犧牲少數人嗎?」鼠哥上身前傾,說得慷慨激昂。「這是個很古老的議題:當我們別無選擇時,是否能不擇手段來達成目標?」   湯瑪士只能盯著鼠哥,這個問題根本沒有好答案。   鼠哥似乎露出了笑容,但看起來更像在嘲笑。「湯瑪士,你只要記住,你曾經認為答案是肯定的。」他開始整理文件,彷彿正打算要走,卻沒有起身。「我是來告訴你,一切都準備妥當,資料也搜集得差不多了,我們即將完成某種偉大功業。等我們取得藍圖後,隨便你跟你朋友去哭訴我們有多不公平。」   湯瑪士很想說點狠話打斷鼠哥,終究隱忍下來。「折磨我們怎麼能取得你說的這個藍圖?送一堆非自願的青少年到險惡迷宮,眼睜睜看其中某些人送命,這些跟尋找某種疾病的療法怎麼能搭上關係?」   「關係可大了。」鼠哥重重嘆口氣,「孩子,很快你就會想起所有的事。我猜你對很多事感到很後悔,在此同時,有些事你得弄明白,也許之後你會回心轉意。」   「什麼事?」湯瑪士真的不知道那傢伙會說出什麼話來。   鼠哥站起來,撫平長褲的皺褶,拉拉外套,雙手在背後交握。「你確定得到閃焰症,可是病毒對你沒有任何影響,永遠也不會有。你屬於一種非常稀少的族群,你對閃焰症免疫。」   湯瑪士嚥下口水,說不出話來。   「在外面,在真實世界裡,人們稱你這種人為『免崽』。」鼠哥又說,「而且他們非常、非常痛恨你們。」   湯瑪士啞口無言。雖然被騙過很多次,但他知道剛剛聽到的話是真的。根據他這陣子的經歷來看,這事合理至極。他,或許還有其他幽地鬥士和B組所有人,對閃焰症免疫,這就是他們被選來參與實驗的原因。他們所有的遭遇,所有欺瞞與殘酷手段,他們行動中碰上的所有怪物,都是某個精巧實驗的一部分,這個實驗最終會幫助WICKED找到治療方法。   他豁然開朗。這件事觸動他的回憶,感覺很熟悉。   「看來你相信我的話。」鼠哥終於打破沉默。「我們一發現世上有你們這種人,身上感染了病毒,卻沒有任何症狀,我們就挑出你們之間最聰明、最優秀的人選。WICKED就是這樣產生的。當然,參加實驗的人之中,有些人不能免疫,那些人被選來當做對照組。湯瑪士,做實驗一定得有對照組,確保所有數據不會失真。」   最後那些話讓湯瑪士的心直往下沉。「誰不能……」他問不出口,太害怕聽到答案。   「誰不能免疫?」鼠哥挑起眉毛問道,「嗯,你不認為他們會比你更早知道嗎?先談要緊事,你臭得像爛了一星期的死屍,我先讓你去沖個澡,再幫你找些乾淨衣服。」說完他拿起檔案夾,轉身走向門口。當他的腳即將跨出門口時,湯瑪士的思緒終於集中起來。   「等等!」他叫了一聲。   鼠哥轉頭看著他。   「在焦土帶的時候,你為什麼騙我們在安全區可以得到治療?」   鼠哥聳聳肩。「我一點都不認為那是謊話。你們完成實驗、去到安全區,就是在協助我們取得更多數據。如此一來,我們終究會研發出治療方法,讓大家都得救。」   「那你為什麼告訴我這些?為什麼是現在?你們為什麼把我關在這裡四個星期?」湯瑪士指著房間,指著鋪了厚墊的天花板和牆壁,指著牆角那個噁心的馬桶。他稀疏的記憶不足以幫他理解他受到的這種怪異待遇。「你們為什麼騙泰瑞莎說我瘋狂又暴力,又為什麼把我關在這裡這麼久?這有什麼意義?」   「這是變項,」鼠哥答道,「我們對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精神分析師和醫師們精心設計出來的,是為了在狙殺平台--也就是閃焰症肆虐的地方--激發反應。是為了研究各種情感、反應和思想的模式,看看它們在你腦袋裡的病毒牽制下如何運作。我們一直努力想弄懂,病毒為什麼沒能削弱你的心智。湯瑪士,這些都是為了取得狙殺平台常模,是為了追蹤你的認知和生理反應,好建構未來療法的藍圖。這都是為了治療。」   「『狙殺平台』到底是什麼?」湯瑪士努力回想,腦子卻一片空白。「跟我說完這個,我就跟你走。」   「咦,湯瑪士,」鼠哥說,「我很驚訝,你被鬼火獸螫傷後竟然連這個都沒想起來。『狙殺平台』就是你的大腦,也就是病毒生存兼控管的地方。『狙殺平台』感染愈嚴重,患者的行為就愈偏執、愈暴力。WICKED要利用你和其他一些人的大腦幫助大家對抗這種病毒。如果你沒忘記,我們的機構直接用它的名稱來命名:『災後世界狙殺平台實驗處』。」鼠哥得意洋洋,簡直樂不可支。「好了,我們先把你弄乾淨。順便告訴你一聲,我們的行為全程被監控,如果你輕舉妄動,後果自行負責。」   湯瑪士呆坐著,努力思索剛剛聽到的一切。那些話不像假的,聽起來很合理,而且跟最近幾星期恢復的記憶片段吻合。然而,他不信任鼠哥和WICKED,所以那些話聽起來還是很可疑。   他終於站起來,由著他的大腦自行處理這些最新訊息,希望它們會自動分門別類,方便以後進一步分析。他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跟著鼠哥走出去,離開他的白色牢獄。

作者資料

詹姆士.達許納(James Dashner)

生於美國喬治亞州,畢業於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即《暮光之城》作者史蒂芬尼‧梅爾母校),現居猶他州的青少年奇幻小說家。前一部作品《奇異手札》(The Journal of Curious Letters)曾獲選2008年Borders書店(美國第二大連鎖書店)的 「原創新聲選書」(Original Voices Pick),以及Cedar Fort, Inc.和Shadow Mountain Press選讀作品。《綠色迷宮》一書將在今年秋季由美國藍燈書屋旗下的Delacorte隆重推出。

基本資料

作者:詹姆士.達許納(James Dashner) 譯者:陳錦慧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愛.上癮 出版日期:2012-08-31 ISBN:9789862297599 城邦書號:A200086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