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異鄉人 Outlander 2:琥珀蜻蜓(下)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美國票選20世紀最佳羅曼史小說第1名 ◆NPR美國票選20世紀最受歡迎科幻奇幻小說 ◆亞馬遜之歷史類型小說、奇幻小說最暢銷作家第1名 ◆RITA年度最佳小說作家獎得主 ◆浪漫時代生涯成就獎得主 ◆出版界奧斯卡「鵝毛筆獎」得主 ◆Goodreads網站票選20世紀百大最佳羅曼史小說第1名 ◆Goodreads網站票選史上最佳羅曼史小說第3名 ◆德國Corine世界圖書獎讀者票選年度最暢銷作家得主 ◆加拿大讀者網路票選史上最佳百大書籍 ◆《讀者文摘》史上最佳十大愛情故事 ◎長踞全球暢銷榜位20多年,書店補貨上架上到手軟之跨類型第一浪漫經典! ◎改編電視劇《古戰場傳奇》第一季下半首播,美國260萬粉絲緊守螢幕,開出 StarZ 頻道史上最高收視紀錄! ◎超過40種語言版本流傳,全系列暢銷超過2500萬冊! ◎全系列橫掃英美各大排行榜,與《傲慢與偏見》《魔戒》等並列,甚至打敗《達文西密碼》! ◎2億簽約金身價的世紀級浪漫天后,傳世經典《異鄉人》系列第2集下半部! 穿過信任試煉終究重回命運之門,而深藏已久的陰謀也現出底牌…… 故事節奏與轉折大出意料之外再之外! 傑米,求求你。 我不在乎痛楚, 沒有什麼比離開你更痛苦。 至少當我摸到它,不管我身在何處,都能感覺到你和我。 1744年,傑米與克萊兒以清白之身重返蘇格蘭拉利堡, 握有未來祕密的克萊兒,似乎成功改變了歷史,但又何以離開18世紀的傑米,出現在1968年? 攜手抵禦大時代的殺戮、復仇與魔鬼交易,底線一退再退, 命運之輪轉動,親族、友情與愛情全無倖免, 多少人能在一次次可能失去珍愛的選擇中,始終保有勇氣與善良? 掀開了塵封已久的謎團,卻發現傑米的下落令人費解, 克萊兒越追查越覺得離奇,即將衝擊布莉安娜與羅杰的一生, 而羅杰最後挖掘出的線索,能不能讓克萊兒擺脫絕望? 【前情提要】 1968年,克萊兒.藍鐸醫師帶著女兒布莉安娜回到蘇格蘭,按了威克菲爾德牧師家的門鈴。 前來應門的是歷史學家羅杰。克萊兒上一次見他時,他才五歲。 二十多年來,克萊兒一直堅守著巨大的祕密, 這次突然現身到訪,企圖藉著追蹤一段蘇格蘭卡洛登之役遺族的研究, 揭開一段跨越兩百年的駭人真相…… 1744年,流放到法國的傑米與克萊兒深入法國宮廷, 暗中阻止法王資助蘇格蘭王子發動卡洛登復辟之戰, 以扭轉蘇格蘭氏族戰敗後遭屠殺殆盡的命運…… 【全球數萬讚評大推分享】 「一下讓我笑,一下讓我流淚,但到最後我真的是哭到底了。」 ——英國讀者 「本書永遠是我最喜歡的故事,比電視劇更深層,充滿更多愛情、機智、幽默與歷史內涵。」 ——英國讀者 「作者根本是窮盡所能用書中人物帶給我們痛苦、折磨和歡愉。」 ——英國讀者 「書中完美地喚起那個大時代的情境、氣味與風光。」 ——英國讀者 「《琥珀蜻蜓》是這系列最棒的,作者因此成為我心目中最尊崇的大師。」 ——英國讀者。 「戰爭、動作、神祕、謀殺、歷史、陰謀,還有更多的愛……」 ——英國讀者 「我哭了!不誇張,這一集讓我哭得稀里嘩啦,揪心得不得了。小心你會被捲進恢弘的大時代裡……」 ——美國讀者 「故事出人意料地緊湊,成功的延續第一集《異鄉人》。沒看過第一集也沒關係,作者的妙筆,讓人很快銜接上故事軸線。」 ——德國讀者 「讀的時候,覺得好像就在克萊兒與傑米身邊一起經歷風雨,同時也感受到兩人之間無比堅毅的深情。」 ——德國讀者 「結局太驚人了,令人心碎。」 ——德國讀者 「一開始看到克萊兒竟然離開傑米回到現在,我非常失落,但我很快發現故事開展精彩得驚人。這個故事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德國讀者 「別以為這個故事是沾《異鄉人》的光,精彩的程度更勝以往啊!」 ——德國讀者 「這種故事原本不是我的菜,但我竟然細細讀上癮了!」 ——德國讀者 「停不住啊!感謝老天,這等待是值得的!太淒美、太揪心了!」 ——法國讀者 「我被激起所有厭惡、恐懼、憤怒、悲傷、遺憾和絕望的情緒,但克萊兒與傑米卻讓我感受到果斷、堅決、勇敢、純真、深情與希望。糾結著恐懼、愛情與希望的結局,更讓我心都燃燒了起來。磅礡的歷史、細膩的情節,這是一本最精緻華美的愛情故事。」 ——巴西讀者

內文試閱

  我從未真正擁有一個家。我五歲成了孤兒,然後跟著朗柏叔叔一起生活在漂泊的考古研究之中,度過了十三個年頭。飛砂走石的平原上宿營、山洞裡鑿穴、清理金字塔布滿華麗紋飾的墓室……擁有顯赫學術頭銜的昆汀.朗柏.博尚搭起一座座臨時帳棚,進行著讓他聲名大噪的考古工作,我父親突然車禍去世,照顧我的責任就落到他肩上。他不想費心處理孤兒姪女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便立刻幫我註冊了寄宿學校。      面對命運的無常,我可不會乖乖聽話。我堅持拒絕進入寄宿學校,朗柏叔叔看出我擁有和他一樣倔強的個性,於是聳聳肩,一眨眼便做出決定,從此我跟著他浪跡天涯,遠離了秩序與常規的世界,也遠離了算數、乾淨的床鋪,以及像天天洗澡這類一般人習以為常的生活習慣。      和法蘭克結婚後,我依然過著這種居無定所的日子,只是住的地方從考古遺址換到不同大學,畢竟歷史學家是在屋子內挖掘史實的。所以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我不像其他人一樣覺得天崩地裂。我從當時租來的公寓,搬到彭布羅克醫院的初級護士宿舍,接著前往法國戰地醫院,之後又搬回彭布羅克醫院,直到戰爭結束。我和法蘭克戰後重聚,同住了幾個月之後,便來到蘇格蘭,想找回對彼此的感覺。然而,我們只找到天人永隔的別離,在我誤入巨石陣,穿越了瘋狂的時空,來到我現在所處的古老年代。      在拉利堡樓上的房間醒來,身邊躺著傑米,感覺奇特又美妙。我看著輕撫他睡臉的晨曦,想起他就在這張床上出生。屋裡各種聲音,像是早起的女僕踩在木梯上發出的吱嘎聲,或是敲打屋頂的雨聲,傑米因為聽過上千回而早以習慣的聲音,我都聽得一清二楚。      他的母親艾倫在門邊種的晚開薔薇,散發出馥郁的幽香。香味從牆外向上飄揚,穿進窗戶送到臥室來。這香味彷彿她伸出的手,從逝者的世界輕撫著傑米,也輕撫著我,歡迎我的到來。      宅邸外就是拉利堡,有田野、大麥、村莊與佃農小屋。傑米曾在山上源流的溪水裡抓魚,爬上櫟樹與高聳的落葉松,在每座小屋裡圍著壁爐吃飯。這裡是他的家園。      他的生活也曾動盪不安,他曾被捕,在流放生涯中逃亡,當過傭兵,過著漂泊的日子。然後再次被捕、監禁、受酷刑、流亡,直到現在才塵埃落定。      他生命中的頭十四年都住在同一個地方,即使依例必須到舅舅杜戈爾.麥肯錫身邊修練兩年,這也只是他生命中一小段經歷,最終還是會回到自己的土地,照料他的佃農與莊園,融入進更大的社會結構裡。恆定不變是他的宿命。      然而,傑米脫離了原本的宿命,體驗過拉利堡疆界外的事物,甚至跨出了蘇格蘭岩岸。他面會國王,涉獵法律與商業,見識過冒險、暴力與魔法。越過了家園的疆界,宿命還能約束他嗎?我很好奇。      我從山頂往下走,看到傑米在山下收集卵石,為一小塊田埂邊的清水石堤修補裂縫。一對兔子放在附近的地上,內臟去乾淨了,但還沒有剝皮。      我微笑著走到他身旁,吟了一段古老的詩句:「水手從海上歸鄉,獵人從山丘返家。」      他也朝我微笑,抹去額頭上的汗水,然後誇張地顫抖說道:「英國姑娘,別提起大海啦!今天早上我看到兩個小姑娘在蓄水池裡划船,害我差點把早餐吐出來。老天,就算有白蘭地喝我也不想再提了。」他抬起最後一塊石頭安置在石牆上:「妳要回家了嗎?」      「對啊,要我拿這兩隻兔子嗎?」      他搖搖頭,彎腰拾起那兩隻兔子:「不用,我跟妳一起回去。伊恩正在搭新的馬鈴薯儲藏室天花板,需要幫手。」      拉利堡種下的第一批馬鈴薯再幾天就要收成了。那時我曾怯生生地建議挖個小地窖儲藏這些馬鈴薯。每次看著馬鈴薯田,我都百感交集。一方面我看到田裡枝葉茂密的藤蔓,就覺得感到很自豪;另一方面,我一想到六十戶人家要仰賴藤蔓底下生長的作物度過整個冬天,又覺得很惶恐。我一年前沒有多想,就建議拿主要的大麥田來改種馬鈴薯,而蘇格蘭高地之前從未種過馬鈴薯。      我知道一旦時機成熟,馬鈴薯將成為高地重要的主食,因為比起燕麥和大麥,馬鈴薯比較不容易受疾病和歉收影響。多年前我曾在一本地理書讀到相關文章,知道可以這樣做,但是要勇敢擔下責任,負責大家的生計,主張改種馬鈴薯,可是另外一回事。      我也常思考著,勇於扛下他人生活的風險是不是久了就熟能生巧。傑米一直肩負著這樣的責任,管理莊園與佃農的大小事務,彷彿他生來就很在行。不過,這麼說也對,他確實生來就是要負責這些任務。      「地窖蓋得差不多了嗎?」我問道。      「是啊,伊恩已經把門裝好了,洞也挖得差不多了,只是靠近裡面有一小堆鬆軟的土,伊恩站在那裡,腳的勾子會陷進去。」雖然伊恩用起代替右小腿的木勾已經十分流暢,但偶爾還是會遇到這種小困擾。      傑米若有所思地往背後的山上看了一眼。「我們今天晚上要把地窖蓋好,不然黎明前又要下雨了。」      我轉過身,看著他手指的方向。山坡上只有野草和石南,幾株樹,嶙峋的山脊上花崗岩礦層從蓬亂的雜草間冒出,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你究竟是怎麼看出來的?」      他笑著抬起下巴朝山坡上點了點:「看到那棵小櫟樹了嗎?還有旁邊的臘樹?」      「看到了,有什麼特別嗎?」我看著那些樹,百思不得其解。      「樹葉不一樣啊,英國姑娘。妳看,兩棵樹的顏色看起來是不是比平常淺?如果空氣潮濕,櫟樹和臘樹的葉子會轉過來,所以妳看到的是葉子背面。整棵樹看起來就會變淡幾個色調。」      「假設是這樣好了,那你也要知道樹葉平常的顏色才行啊!」我半信半疑地質疑道。      「我或許不懂得欣賞音樂,英國姑娘,但我的眼睛還不錯,而且我看過那些樹上萬次了,什麼天氣下有什麼樣子我也都有印象。」傑米挽著我的手笑道。      田畝離農場主屋有段距離,一路上我們多半靜靜走著,享受午後陽光照在背上帶來的溫暖。我嗅了嗅空氣,傑米認為快要下大雨應該是對的,原有的秋天氣味似乎更濃烈了,從鮮明的松脂味到成熟莊稼的塵土味,聞起來都更加強烈。我想,我正漸漸學會分辨拉利堡的生態節奏、景色與氣味,假以時日,或許我能和傑米一樣了解這一切。我輕捏他的手臂,他則在我手掌下輕輕出力回應我。      「妳想念法國嗎,英國姑娘?」他突然問道。      「一點也不,你為什麼這麼問?」我有點驚訝地回應道。      他聳聳肩,沒有看我。「我剛剛看妳挽著籃子從山丘上走下來,陽光照在妳的褐髮上,看起來好美。我覺得妳好像是在這裡出生成長的人一樣,就像那些樹苗,就像始終屬於這片土地。然後我突然想起,對妳來說,拉利堡可能只是個無聊的小地方,沒有法國那樣氣派的生活,甚至連醫院那種有意思的工作都沒有。」他有點膽怯地低頭看我。「我很擔心總有一天妳會發覺這裡的生活了無生趣。」      我沉默了一下才開口,雖然我早已經想過這件事,我小心地回答他:「傑米,在我生命中,我已經見識過許多事,也到過許多地方。有時候我會懷念我那時代的某些東西,我想再坐一次倫敦的公車,或拿起話筒就能和遠方的朋友談天,我希望打開水龍頭就有熱水,不必從井裡提水來還得用大鍋加熱。我想念這些東西,但我其實不需要。至於氣派的生活,我那時早就沒興趣了,有漂亮的衣服很棒,但如果要配上流言、心機算計、煩惱焦慮、無聊的宴會、瑣碎的禮儀規則……那還是算了。我寧願住田裡,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他聽到這句話笑了出來,我又輕捏他的手臂。      「至於工作……我在這裡也有工作。」我低頭看著手上籃子裡的藥草與藥物:「多少還可以幫上一點忙。而且如果我想念希德嘉修女,或其他朋友,雖然寫信沒有電話快,但我還是可以寫信。」      我停下來,摟著他的手臂,抬頭看他。這時落日西沉,夕陽為他臉頰的一側鍍上金邊,他狂野的輪廓流露出安心的神情。      「傑米,我只想留在你身邊,其他的一點都不重要。」      他靜靜站著沉默不語,然後低頭傾身,緩緩地在我的前額落下憐愛的輕吻。      關於傑米和伊恩在雪地裡的談話,我不知道伊恩和傑妮說了哪些內容、說了多少,但傑妮對傑米的態度一如往常,總是就事論事、用詞犀利。然而,即便偶爾消遣他,語氣還是隱含著疼惜。我認識傑妮至今,最欽佩她的就是能看透事物表象、認清本質內涵的天賦。      幾個月來,我們四個人的關係經過不斷磨合而更為緊密。我們彼此信賴,互相尊重,因為我們還有許多事要一起共同面對與承擔。      隨傑妮越來越接近預產期,我協助負擔了更多的家務,她也更常聽從我的意見。然而,我不可能取代她的地位,自從傑妮母親去世後,她就是這個家的重心,家裡的僕傭也都聽她的吩咐。不過,大家也逐漸適應,對我和善而尊重,像是接受了我,但又有點出於敬畏。      春天來臨的第一件事,就是大量種植馬鈴薯,將一半的田都撥給馬鈴薯這種新作物。沒幾週就證明這個決定是對的,一場冰雹打壞所有剛發芽的大麥,只有馬鈴薯的藤蔓頑強地伏在地面,倖免於難。      春天來的第二件事,就是傑妮和伊恩的第二個女兒誕生了,取名凱瑟琳.瑪莉。她旋風般快速來到,嚇了大家一跳。她出生那天,傑妮先是因為背痛回房躺在床上休息沒多久,就發現自己即將臨盆,讓傑米趕緊找來產婆馬汀太太。結果他們一到家,就聽到新生嬰兒尖細的哭聲迴盪在屋內的走廊,兩人剛好趕上喝葡萄酒慶祝。      在這生氣勃勃的一年,我也重新打開了心房。我心底最後的傷口,在充滿愛與工作成就中,完全癒合。      我不時會收到遠方的來信,有時一週一次,有時一個多月都盼不到。然而,信差走這麼遠的距離穿越高地送信來,還是常讓我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今天就送來了一大捆信件與書本,包在防水的上油羊皮紙裡,用麻線捆了起來。傑妮先請信差到廚房吃些點心,再小心拆開麻繩並收進口袋。她翻閱一疊信件,暫時把一個巴黎寄來的誘人包裹放在一邊。      「一封伊恩的信,應該是種子的帳單;約卡絲妲阿姨寄來的信,太好了,好幾個月沒她的消息,我還以為她病了,但字跡看起來很有力……」      一封字跡粗黑的信出現在那堆信中,是約卡絲妲出嫁女兒寄來的,另一封是愛丁堡來給伊恩的信,接著是賈爾德給傑米的信(我認出他細長而清晰的字跡),還有一個用了乳白色的厚信封,封緘處是斯圖亞特王朝的皇家標章。我猜查理王子又寄信來抱怨巴黎生活艱困,心上人對他若即若離令人煎熬等等。至少這封信看起來不長,他通常會寫上好幾張信紙,用四種方言,向「竟愛的詹姆士」傾訴靈魂的負荷。從錯字來看,顯然他不再請祕書處理私人信件了。      「太好了,三本法國小說和一本巴黎來的詩集!」傑妮打開包裹的包裝紙,興奮地說:「C’est un embarras de richesse(這就是富人的苦惱),不是嗎?今天晚上要讀哪一本呢?」她從包裝紙取出書本,食指輕輕撫摸最上面一本的皮革封面,高興地指頭都顫抖著。傑妮熱愛閱讀,就像她弟弟傑米熱愛馬兒一樣,那股熱情毫不遜色。莊園裡有座小圖書館,晚上工作結束上床睡覺前,即使沒有多少自己的時間,她還是會想辦法讀點喜歡的書。      有天晚上我發現傑妮累得坐不住,便催她快上床休息,別再硬撐著唸書給我們聽了,但她解釋:「這讓妳在工作時腦袋裡有東西可想。」她握拳遮嘴,打了一個呵欠。「雖然我累得幾乎看不清書上的字,但隔天我在搗衣、織布或揉羊毛布的時候,這些字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讓我思考。」      聽她提到揉羊毛,我會心一笑。我敢肯定,在高地農莊中,只有拉利堡的婦女揉羊毛時不僅會跟著傳統歌謠的節奏,還會伴隨莫里哀和皮隆作品的韻律。      我的腦海忽然湧起第一次進到揉布棚的記憶。棚裡婦女面對面坐成兩排,穿著最舊的衣服,光著腳、裸著臂膀,背靠著牆,對一條像蟲一樣長長、濕漉漉的粗羊毛布料,用力地蹬踩成緊實的羊毛氈毯,使其足以抵禦濃霧小雨,有效保暖以度過嚴寒。      揉製過程不時會有婦女起身,到棚外火爐前拿一壺熱好的尿液,然後高高捋起裙襬,兩腳開開走到棚子中間,把它淋在腿間的粗羊毛布料上,淋濕的羊毛上揚起一股強烈窒人的熱氣。其他婦女會縮起腳閃開飛濺的尿液,嘴裡一邊開著粗俗的玩笑。      記得那時,一個婦女解釋道:「淋上溫熱的尿液可以幫助毛料上色。」不過,那氣味薰得我猛眨眼睛,眼眶都泛出淚來。一開始大家都在打量我到底會不會退縮,但和我在一九四四年戰時與一七四四年醫院裡,所見識和從事的工作比起來,這樣的工作其實不算什麼。生活總是有它的現實面,並不因為時間推移而改變多少。而且,如果撇開氣味不提的話,揉布棚裡其實還滿溫暖舒適的。拉利堡的婦女隔著一條粗羊毛布料談天說地,工作時齊聲歌唱,手在桌上有節奏地打拍子。有時候我們會坐在地板上,腳丫子深深陷入冒著蒸氣的羊毛,跟大家互相配合一來一往的揉踩著。      這時,我聽到沉重的靴子聲在走廊響起,把我從揉羊毛布的記憶中拉回現實。門開了,一陣帶濕氣的涼風吹進來。傑米和伊恩語氣輕鬆地用蓋爾語交談著,應該是討論田裡的工作。      傑米進門時一邊說道:「明年那塊田要排水。」傑妮看到他們就把手裡的郵件放下,去走廊的櫃子裡拿來乾淨的亞麻毛巾。      傑妮命令道:「擦乾,不要滴在地毯上。」然後遞給他們一人一條毛巾。「把你們的髒靴子也脫下來。伊恩,信差來過了,伯斯有個人寄信給你,就是你寫信去問怎麼種馬鈴薯的那個人。」      「是嗎?我等一下看。有沒有東西可以吃?我餓扁了,而且我在這裡也聽到傑米的肚子咕嚕叫了。」伊恩用毛巾擦淋濕的頭髮,厚厚的棕髮像刺蝟一樣豎了起來。      傑米則像落水狗一樣甩甩身體,濺得走廊到處都是水,害傑妮尖叫了一下。傑米的上衣都黏在身上,濕透的頭髮變成鐵鏽的色澤,散開披在眼前。      我把一條毛巾搭在他脖子上,說:「快擦乾,我去給你拿點吃的。」      就在我回到廚房沒多久,突然聽到傑米發出咆哮。我從來沒聽過他發出這樣的聲音,那是震驚、恐懼,還有絕望,就像落入虎爪的人發出的哀嚎。我不假思索第一時間沿著走廊火速衝到客廳,手裡還端著一盤燕麥糕。      傑米臉色鐵青地站在傑妮放信的桌子旁,失神地擺動身體,就像已經砍到底的大樹即將崩倒,只差等人喊聲:「倒啦!」      「怎麼了?傑米,怎麼回事?」他的表情嚇得我心涼了半截。      傑米掙扎著拿起桌上的信,遞給我。      我放下燕麥糕,接過信紙快速掃讀。信是賈爾德寫來的,我一眼就認出那稀疏潦草的筆跡,我默念道:「我親愛的姪子……很高興……言語無法盡表我的敬佩之情……你的膽識與勇氣令人振奮……務求成功……我的祝福與你同在……」我覺得莫名其妙,抬頭焦急問道:「他究竟在說什麼?傑米,你做了什麼?」      傑米拿起另一張紙,看起來像是粗糙的印刷布告。他皮膚繃緊的臉上掛著冷笑,像個陰森的骷髏頭。

作者資料

黛安娜.蓋伯頓(Diana Gabaldon)

1988年,黛安娜‧蓋伯頓(Diana Gabaldon)為了「練習」,而開始寫小說。不料一寫就寫出RITA年度最佳小說作家獎、浪漫時代生涯成就獎(Romantic Times Career Achievement Award)、「鵝毛筆獎」(科幻/奇幻/驚悚類),寫出這套全球長銷二十年不墜,在美、英、加、澳、德多國名列暢銷冠軍的《Outlander異鄉人》系列。 《Outlander異鄉人》系列的成就,還在於跨足奇幻、推理、愛情、羅曼史、歷史,在各領域都獲得極高評價。從《Outlander異鄉人》系列中「約翰伯爵」一角延伸而出的歷史推理小說系列,如今也已出版九本。 《Outlander異鄉人》這部以20及18世紀蘇格蘭高地為背景的歷史愛情奇書,以細膩的人物刻劃、獨到的幽默感擄獲全球讀者的心。書中翔實的歷史細節不禁會使你以為是出自托爾金的手筆,而細膩的人物心理描寫也可媲美娥蘇拉.勒瑰恩。 黛安娜‧蓋伯頓確實學識淵博,感情也如筆下人物細膩,但她的另一個身分在愛情小說一片家庭主婦作者中絕對屬於異數:她是北亞利桑那大學海洋生態學博士與榮譽人文學博士,曾在大學教授解剖學,更是多本科技、電腦期刊的撰稿、評論人。 蓋伯頓的寫作熱情與她筆下建構的蘇格蘭高地傳奇,在全球奇幻、羅曼史論壇已持續發光二十年,中文讀者現在認識她也還不晚。

基本資料

作者:黛安娜.蓋伯頓(Diana Gabaldon) 譯者:徐嘉妍 出版社:大家出版 書系:fiction 出版日期:2015-05-13 ISBN:9789866179884 城邦書號:A1230054 規格:平裝 / 單色 / 43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