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感情的煉獄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我們不必執著地獄、煉獄、天堂是否真有其境, 應該視為人類心理變化的歷程, 一念為惡則是地獄, 一念向善即是天堂, 而由惡至善的狀態,則相當於煉獄。」 但丁《神曲》中,伊甸之園位於「煉獄」之頂。作者認為,婚姻就像在「煉獄」中懺悔的靈魂一樣,祇要校正惡習,經歷「驕、妒、怒、惰、貪財和浪費、貪食、貪色」七大罪惡層層修練,彼此體諒及接受對方的個性和缺點,夫妻就能合諧,生活就會幸福昇華至天堂美境。 理想如此,但是否人的個性、智慧皆能從生長環境、人生運命中藉由修練脫出昇華? 王大華小說主角「王毓明」人生第三部曲,熱愛戲劇的抑鬱青年進入社會工作、走入婚姻、考進郵局公家工作,他的人生是否能就此脫出貧窮、壓抑,開展出不一樣的朗闊天空呢?

內文試閱

  此刻在毓明居處的書桌上,擺著一本《神曲》的書籍,這是一本敘事詩的中文翻譯書籍,全詩是由三部曲構成,分為地獄篇、煉獄篇及天堂篇。這是一部富於教化意味的作品,其中充滿了各種象徵和譬喻,都是根據但丁對於神學、哲學、天文學、博物學和歷史的廣博知識而做出的,儘管是一篇神話,卻能使人感到悲苦的真實。   他曾經閱讀過這本書,近日向同學借來再次閱讀一回,現在正看到「煉獄」的部份,所謂煉獄指的是人類滌罪所,也就是介於地獄和天堂之間,在海洋之中,一處不容易接近的島嶼上,所以詩人但丁在《神曲》中寫出:我智慧的小船扯著帆,現在航行在較平靜的水上,把那苦惱的海拋在後面了,同時我將為第二個國度歌唱,在那裡人類的靈魂洗淨了,使他有上升天堂,重返樂園的資格……。   人類的感情是生存的依賴,尤其男女的結合更是家庭和社會的基礎。毓明和貴枝由於因緣際會成為戀人,在戀愛的期間,他們喜愛夜晚在台北市的大街小巷漫步,或有時停下,數著天際的星斗,或有時一面走著,一面互相傾吐自己的過往舊事,以及將來共同的美好願景,他們的最終目的,就是達成了有情人成為眷屬。   婚姻本是美好的,但加上了生活之後,尤其是在像台北市這樣繁華的都市生活,必須要有審美的智慧才能得到婚姻之美,得把全數精神都放在男女相處的美好關係上,其他什麼都不管,才能有美好的日子。   不過人類之中少有完美理想的婚姻生活,就像少有一塵不染的聖人一樣,大多數人,甚至是全體,皆難免過錯,若知道有了過錯,立即悔改,仍不失為君子,若怙惡不悛,則永為小人了,婚姻生活也是同樣的情況。   其實我們不必執著地獄、煉獄、天堂是否真有其境,應該視為人類心理變化的歷程,一念為惡則是地獄,一念向善即是天堂,而由惡至善的狀態,則相當於煉獄。   毓明認為:夫妻相處,就像被處置在「煉獄」中的靈魂,必須經歷考驗,才能永遠生活在天堂之中,也就是彼此之間抱著洗滌自己缺點的心態,更要拿出忍受對方缺點的耐性,相互磨合,如此才能渡過感情多變的激流,才能達到白頭偕老的彼岸。   這是毓明的想像:將婚姻與書中的「煉獄」相比較,那就是有個伊甸之園,在「煉獄」的山頂之上,這座山又在海洋之中的一個難以接近的島中,他設想夫妻之間的磨合,就像靈魂在「煉獄」之中懺悔洗過似的,一層一層地上升,最後到了山頂的伊甸之園,返於真璞之境,終於登入天堂。   所以當男女兩人海誓山盟結成夫妻,一開始必定是興起要愛河永浴,白頭偕老的決心,喊出了許多振奮心胸的甜蜜而迷人的誓言,祇怕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到後來,就像在海洋中的「煉獄」裡無法承受洗滌的靈魂一樣,因循苟且,得過且過,甚至還要互相對咬,互揭瘡疤,最後都成了空蕩蕩的一無所有,若用於婚姻,那就是黯然分手。   但丁《神曲》中的「煉獄」環山腰的七個圈層,在每個圈層上,需要洗滌的不同之七大罪過,就是:驕、妒、怒、惰、貪財和浪費、貪食、貪色等七項,毓明在與貴枝婚姻生活的磨合中,正是經過了「煉獄」中的七個圈層。   他所以將自己的婚姻生活套在「煉獄」之上,跟他平日喜愛思考有關,同時他又喜好閱讀書籍,尤其是世界名著,毓明讀了不少,當然都是看的翻譯本,他的外文能力很差,還達不到直接閱讀英文書籍的功力。   《神曲》正屬於世界名著,第二部份的「煉獄」篇,尤其深深地吸引了毓明,其中每一圈層與中世紀教會所認為的七個罪狀之相應,這正是人類之間的缺陷。毓明將婚姻中所受的災難也歸納七項,就以「煉獄」中七個圈層做為依賴,映對了自己的苦難。   談到依賴,任何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依賴性,幼年時依賴父母,長大後與朋友們的交往協助,以及夫妻之間,都是不可或缺的生活上的助力,毓明當然不能除外。   由於懦弱的個性,他自幼特別依賴於父母,但在記憶中,所得到的回應都相當貧乏。他是眾多子女中的最大的男孩,父母一直在促進他的獨立性,因此非但無法依賴,還要擔負起讓父母依賴的能力。   這是相當痛苦的,他的成長過程充滿了淚水。 缺乏精心培植的幼苗,很難長成茁壯的大木,缺少前輩的提攜和拔擢,很難找到滿意而又收入豐渥的工作。毓明對於自己無法以收入撫養父母及弟妹很是感到羞愧。   尤其是結婚之後,要建立自己的家庭,對父母及弟妹的照應更是疏遠,這也就算是一種犧牲,竟然也無法達成自己家庭的和諧,讓毓明更是感到莫大的傷害。   先是婚前貴枝父母的強烈反對,理由非常簡單,祇為毓明不是出生於富裕的家庭,貴枝的父母無法仗著女兒的美貌釣得金龜婿,在富裕的生活中安度晚年,這個預期的願望未能達成,美好終於成空。   在他們家庭經濟狀況勉強得以維持的情況下,貴枝要求她的父親搬來台北跟他們一起生活,因為她要事親至孝,以尋求歷史定位。她是一個執拗的女子,不允許丈夫反對,於是他們要租賃較大的房子,而且日常開支也增加許多,讓毓明再度陷入捉襟見肘的境地。   同時貴枝的父親有一個莫名其妙的自大狂,也許是為了怕別人瞧不起自己所引起的吧,他經常以責備女婿的貧窮來提昇自己的地位,毓明不好反駁,只能忍受,結果他們竟然變本加厲,並且毫無忌憚,貴枝始終偏向父親,而且越來越嚴重,讓毓明更加感到孤獨和寂寞。   接著貴枝為了要懲罰毓明對其父親的不恭敬,便開始與張志達親密交往,所持的理由是︰「爸爸只有一個,丈夫可以再找,憑我的美貌,不擔心找不到。」同時對待毓明也愈來愈苛刻。毓明由朋友口中得知妻子背叛,追問下,貴枝竟當面承認,還稱讚張志達能讓她強烈達到愛意,完全表露欣喜之色,讓毓明憶起當初未見落紅之事,方才了解她是個怎樣的女子。   毓明雖然再三設法挽回婚姻,但貴枝的心已經完全離他而去,他終於爆發懦弱者的怒火,答應離婚。   毓明繼續躺在床上沉思,這是由來已久的老毛病,各種的往事,紛至沓來,一一在他的腦海裡浮現……。   離開士林天倫大旅社的次日下午,貴枝陪媽媽到西門町逛街。   她走在街上,為著昨晚和毓明之事,心中忐忑不安,她不是悔恨,因為此事早晚都得發生,祇是過於突兀,沒有經過事先安排,也沒有過多的考慮,所以事後她對他唯一要說的話就是:我一定要嫁給你,你絕對不可以離開我。   精明的媽媽已由外表看出了她心中有事,便問道︰「妳怎麼啦?」   「沒有。」   「看妳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到底有什麼心事?」   「真的沒有。」   「別瞞我了。」知女莫若母,媽媽一定要問出原因。   「我不喜歡逛街,走起路來,感覺有些疲倦。」貴枝怕母親問個不停,便隨便找了個理由來搪塞。   「妳昨晚回來的那麼遲,忙什麼呢?」   「沒什麼,到士林逛夜市。」   她們走到路口,正在等紅燈,待綠燈亮起,母女兩人隨其他行人趕緊過馬路,不過母親心中始終存著必須追究的疑惑。   「妳還跟那傢伙來往?」穿過馬路之後,母親終於說出口。   貴枝沒有吭聲,祇是點頭。   「我說過多少遍了,你們不適合。」母親早就表示出反對貴枝和毓明交往的態度,貴枝一直不予理會,此刻母親再提此話,是否已經遲了。   她卻一概不顧,依舊辯駁︰「我不覺得。」   「什麼不覺得,他有經濟能力嗎?」母親義正詞嚴。   「貧窮並不是罪過呀,一個人要有志氣。」貴枝據理力爭。   「那傢伙能有什麼志氣,連個像樣的工作都沒有,還談志氣。」母親嗤之以鼻,她十分清楚毓明在公司裡沒有地位,隨時要被老板炒魷魚。   「不能以一時的困境否定一個人。」   「妳少給我班門弄斧,初出茅廬的丫頭,懂得什麼?」母親聽了女兒一再維護男友,竟然當真惱怒起來。   從貴枝參加話劇社開始,母親就反對,她認為這是不務正業,由於是大廈管理部門的交代,她不便表示意見,等到排演落空,話劇演出無疾而終,她認為此事已經結束,誰知貴枝變本加厲,竟然跟那傢伙談起戀愛來了。   她知道女兒固執的脾氣,妳愈反對,她愈加來勁,擺明了跟妳唱反調,所以她改變態度,採取溫和的方式來對付貴枝。   「妳覺得累,咱們就回去吧。」   「好的。」   她們在站牌前等公車的時候,母親告訴了貴枝一件嚴重的事,她說︰「梁先生要從香港回來了。」   「他自己一個人嗎?」   「不,全家都回來,準備長期住在台灣。」   「那我們就不能再住了。」貴枝如此說,表示她確知梁先生要從香港回來的這件事對她們的影響。   母親點頭。   「妳打算怎麼辦?」她問道。   母親回答︰「我們祇得另外找個地方。」   「回新竹不好嗎?」貴枝急忙提出建議,雖然她明知此建議提了也等於白提,但還是得說出口。   「我不願意回去。」母親像是早有計劃︰「我可以請求梁先生在台北幫我找個工作,多半就有地方住了。」可見她不打算回新竹。   「爸爸身體不好,不能一個人待在新竹,需要有人照顧。」貴枝對母親提出了返回新竹的充分理由。   「這就看妳啦!」母親的用意已經很明顯。   「妳要我自己回新竹?」貴枝以驚異的語氣問道。   「不是很好的嗎?」母親反問。   媽媽確實有意讓貴枝回到新竹,並不是為著照顧老人,而是離開台北,離開毓明,她原先為貴枝在台北謀個工作,主要是為女兒出入社會,能夠認識一些富家子弟,加以交往,慿貴枝的容貌,釣個金龜婿應不成問題。   藉著梁先生的關係,將貴枝安排在大廈管理處擔任會計的工作,也就是為著跟一些港商來往,最好能進入港商的家庭,結識他們的子弟。誰知竟然看上一個窮小子,這個貴枝,也真是讓媽媽大大的失望。   回到住處之後,貴枝要上床休息。   「洗個澡再睡吧。」媽媽建議。   「好的。」   貴枝進入浴室,用清水洗去煩憂和疲勞,她坐在浴缸中,將整個身子泡在溫水裡,覺得身心舒暢多了。   貴枝知道自己正值青春年華,像一朵正方開放的鮮艷紅花,吸引蜂蝶的覷探,怎能自行辜負?如今投入情人懷抱,難道有錯?   中國禮教向來要求女子三從四德,而從不去限制男性,正是因為如此,造成了多少不公正和不平等。   貴枝承認自己在許多方面已是時代新女性,她經常在言詞和行動上標榜自我進步,是個從舊社會的陰影下走出來的新人類,然而實際上傳統的餘暉尚在,就拿昨晚與毓明之事來說吧,心中總是覺得十分不自在。   「貴枝。」母親在浴室外喊她。   沒等她反應過來,母親就已經推門進入,她泰然自若,心神安適的望著母親。   「要不要我給妳擦擦背?」母親說明進來的原因。   「不必啦。」   母親上下前後仔細打量著她的身子,她毫無拘謹不自然的樣子,坦然面對母親的觀察,就像小時候媽媽幫她洗澡一樣。   貴枝的表現瞞過媽媽,她的無所驚惶正表示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讓謝太太自以為安心,一切都還來得及。   謝太太可以實行所擬定的全盤計劃了。   貴枝在隔日與毓明見面的時候,敘述了這一切,因為他們兩人的關係已經到了無話不說的地步,不受任何影響,依舊每日見面,晚間總要找個地點相聚,兩人耳鬢廝磨一番,互相談些相思之殷切,以及重複海誓山盟,兩人終身相守的約定。   事後,貴枝總要憂慮一陣,希望兩人有個一勞永逸的方法,不要像現在這樣,到處找旅館,心裡不安穩。   「根本的辦法就是結婚。」貴枝最後的結論。   「太過急遽了。」毓明說。   「你這是什麼意思?」   「結婚有一定的程序,不是說結就結的。」毓明急速解釋,以免貴枝起疑,於是她建議道︰「我們可以到法院公證,比較簡單。」   「我們當然要到法院公證。」毓明說︰「不過法院公證還是有許多程序上的問題,過兩天我去問問。」   「要抓緊時間。」   「我知道。」   梁先生自香港回來的第二天,謝太太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了貴枝。在她與毓明相聚的時候,提出來跟毓明商量。   「我媽媽要叫我回新竹,怎麼辦?」   「那就回去吧。」   「你願意?」   「這不是願不願意的問題,如今祇能一切都順著妳母親,妳想想看,若是我們不順著她,行嗎?」   貴枝想都沒有想,便說︰「不行。」   「妳上次洗澡的事情偽裝得很好,該繼續下去,讓她沒有戒心。」毓明還對她誇獎一番,貴枝卻喟然道︰「可是我們要分開了。」   「祇不過是暫時性的,我可以下班之後坐火車到新竹,然後搭客運車到妳住的地方,我們不就能見面了嗎?」   「祇有這樣了。」   「妳就答應妳媽媽吧。」   於是,貴枝辭去大廈會計的工作,回到新竹家中,毓明經常兩地奔波,到新竹與貴枝見面,兩人幽會依舊。   有時毓明待得太晚,必須住進附近的旅館,等到次日一大早趕回台北,遇到這種時候,都是毓明獨自前往旅館,貴枝不能陪伴出現,因為當地認識貴枝的人太多,讓人見到上旅社,總是不妥。   毓明如此常跑新竹,當然影響工作,本來因為排演話劇之事,老闆就已經煩了他,加上最近經常遲到早退,老闆特地找他談話,正式向他表明了不滿之意。   他早就不想幹了,正好藉此機會向老闆辭職。   在與貴枝見面的時候,他將自己的意欲告訴了貴枝,她聽後連忙說︰「不可以,你怎麼可以辭職?」   「為什麼?」   「你有把握另外找到工作?」   「老實說,我不知道。」毓明找工作一直不順利。   「在沒有找到新工作之前,最好不要辭掉。」這是貴枝為毓明所定下的指導原則。   毓明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他原先進入這間公司,全是為著自己對影視的愛好,祇是愛好換不得麵包,寫好的劇本寄出去不被採用,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徒然費工夫罷了,影視公司將他拒之門外,所擁有的志趣和才幹,根本就沒有發展的機會。   他很想向老闆聲明:自己對影視事業的熱情,並保證今後再不遲到早退,希望繼續能在公司工作,請來當初介紹他進公司的朋友為他做見證。   「我看不行。」他的一位同事說。   「怎麼啦?」   「老闆早就有意不要你了。」   「沒有挽救的機會了?」毓明著急的問道。   「沒有了。」他的同事又告訴他︰「老闆親口對我說過幾次了,由於我一再向他請求,他完全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留你到今天。」   既然這樣,那還有什麼話好說的呢?毓明在心中自我思忖著:祇好自己主動辭職吧,在顏面上也好看一點。

作者資料

王大華

1943年出生,自幼即愛好文學,畢業於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曾擔任高職影視科教員,及台北郵局航空郵件部門工作,現已退休,在家專事寫作。 歷年來所創作之各類劇本皆多次獲得教育部文藝創作獎、青溪文藝獎等。近年曾獲得第七屆鳳邑文學獎之舞台劇劇本評審獎以及玉山文學獎劇本獎等。 已出版作品《搬家》、《媽媽的生日》、《赤崁斜陽》、《那個時代這些人》、《王大華作品集〔1〕邂逅》、《王大華作品集〔2〕鑼聲響起》、《王大華作品集〔3〕招娘》、《王大華作品集〔4〕南柯》、《王大華作品集〔5〕路岐人》、《漂流》(上列作品均由「城邦印書館」出版發行,2014)、《一府二鹿三艋舺》、《王大華作品集〔6〕蜀漢悲歌》、《王大華作品集〔7〕丹青恨》、《王大華作品集〔14〕感情的煉獄》(城邦印書館,2015)。

基本資料

作者:王大華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出版日期:2015-04-16 ISBN:9789869169912 城邦書號:3AB103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