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出槌仙姬1:靠爹靠娘不如靠廚藝最好(獨家番外、全新創作彩漫、人設海報、留言書籤、晴空功課表,首刷限定好禮五重送)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出槌仙姬1:靠爹靠娘不如靠廚藝最好(獨家番外、全新創作彩漫、人設海報、留言書籤、晴空功課表,首刷限定好禮五重送)

  • 作者:寞然回首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2-0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五重送,不買會後悔! 1.第一重:寞然回首加碼全新創作三角糾葛的「緣定三生」番外 2.第二重:香港人氣繪師LN精心繪製「看我鎚遍天下無敵手」人設拉頁海報 3.第三重:LN繪製&作者加碼「阿呆老師系列:學說話的皮卡丘」封底全彩漫畫小劇場 4.第四重:隨書贈送角色留言書籤「段青焰」或「秋狂」乙張(2款隨機出貨,送完為止) 5.第五重:首刷再送限量晴空精美功課表乙張(首波8款隨機出貨,送完為止) ◆喜羊羊與大灰狼的爆笑愛情熱烈上映中! 歐買尬!為何我要女扮男裝才能找到真愛?! ◆繼峨嵋之後,起點女頻最高人氣的歡樂向修仙愛情小說!點擊月榜第二名,超過475萬人點擊、11萬人叫好推薦! ◆香港新銳插畫家LN,以唯美又俏皮的畫風打造歡樂愛情傳說! ◆作者全新修訂版,並加寫獨家番外,就算網路上看過也要再看一遍! ◆穿越修仙界,從天命之女變成揮舞著鎚子的……廚郎?! 既然修仙之路長歪了,可別連戀情也歪掉了啊! 「你是水木雙屬性,要同時修習兩種技能,會不會修不過來?」 「我是天才,自然不會!呃,其實妳比我更天才,能把那麼廢的資質修煉成這樣才叫有本事。」 「……」 美少女段青焰以臉著地的方式穿越到尚武的修真世界「雲鼎大陸」,成了煉器家族段家中毀容又沒質資的廢材嫡女,在這個外貌及實力就是一切的世界,無法修行的段青焰被打入家族的廢材集中營學習鍛造。而為了尋找鍛造所需的材料,段青焰女扮男裝加入冒險團隊,還被取了「小綿羊」這個軟綿綿的綽號,而代號「狼」的小隊長秋狂,看似放浪不羈但臨危時刻總能爆發強大武力值來保護大家,歷經多次出生入死後,段青焰漸漸對他產生好感,但秋狂似乎只對段青焰的廚藝感興趣? 為了混出好日子,段青焰聽從疼愛她的兄長段君毅的建議,參加修仙大派定雲宗的比試,在為期三天險象環生的淘汰賽裡,段青焰結識了一位長相俊逸出塵的話嘮男修,兩人聯手讓她雖是廢材的資質卻以驚人成績過關斬將,跌破眾人眼鏡,卻也遭到作弊的質疑,段青焰只好獨自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一出場就出槌,修行的方式出槌,連談戀愛的對象也出槌…… 在修仙界談戀愛是很危險的,還是趕快回地球吧~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讀者一致好評】 「看完試讀後很期待之後的實體書出版呢!看過很多類似的修仙文,但是女主角會煉鐵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武器鎚子是何等霸氣又可愛的技能啊,很多類似體裁的小說,女主角都是會易容或是用毒之類的,但本書令人耳目一新的攻擊方式和武器,讓我十分驚喜!希望在後面可以給女主角段青焰多一點歷練,讓讀者可以看到更多精采的成長過程,還有希望可愛的契約靈獸多出來賣萌,茶杯狗這個設定真的太可愛了,超喜歡的!牠完全戳中我的萌點啊!也希望之後的故事會有更多小伙伴們加入賣萌奮戰行列,然後看女主角如何成長然後好好的欺負教育壞姐姐!」 ——讀者 羽傾 「嗯,我喜歡它的書名,取得十分合適,女主角確實『出槌』,不僅出糗武器還是鎚子www,然後是劇情安排,讓人有足夠的想像空間,因為目前很多線索都還在伏筆階段,未被收起,所以相對的就很有想像空間,像是青焰後來到底會不會變回原來的模樣、比賽的結果如何……等等,而且角色塑造十分鮮明,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個性。這本書好看,真的好看,處處都很歡樂,讓人看到邊看邊笑,差點被當成神經病!」 ——讀者 奶油蒼蠅 「書中有好多俊男美女、才子佳人!果然還是只有他們才能彌補被現實殘忍摧殘下,只剩丁點的幼小心靈!小塵塵實在太帥了!美嬌男萬歲!之前看過類似這種類型的小說,我覺得《出槌仙姬》不同於那些作品的地方是,作者寞然回首對美男的描寫很精緻!嘿嘿。」 ——讀者 悠媚情殤 「出槌仙姬會讓人想一再看下去,不會讓人覺得無聊無趣。內容總是有些出其不意,且看著人物的有趣互動,會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還有中間各種的冒險困境,會讓人跟著劇情的走向而緊張,像似融入書中一樣。這本書比起其他同類的書多了歡樂與輕鬆,不像其他書主角面對各種的壓力山大呀,讓人的小心臟隨時處於緊張狀態。」 ——讀者 星緋

內文試閱

臉著地登場
  砰,一聲巨響。   段青焰清醒了,太清醒了,因為臉著地的感覺太銷魂了。   有些事情記不清了,但是她卻記著寵物狗阿呆帶她撕裂空間、穿越遇阻時,絕望而又堅定的聲音:「主人,阿呆會拚盡全力保護妳,若是阿呆變弱了,請妳不要嫌棄我。」   「阿呆、阿呆,你在哪兒?」顧不得臉上的刺痛,段青焰費力地想要支起身子,尋找阿呆。   「主人,阿呆再也變不回去了。」   循著這一絲虛弱的聲音,段青焰動了動手臂,手下壓著一隻渾身是血的大耳朵茶杯狗。   「阿呆。」雖然很鬱悶被這個傢伙給帶到什麼鬼地方,還臉著地,但是段青焰知道,一路上凶險萬分,若不是阿呆拚了命護她周全,她現在肯定已經掛了。   只是在出口被風颳了一下,她的臉就像被凌遲過一樣疼得要命,所以才伸長臉想避開如刀割的強風,然後華麗地臉先著地。   撿起渾身是血的狗狗塞進口袋裡,段青焰費力地挪動疼痛的身體,從趴變成躺,想要打量一下四周的環境。   誰知對上的是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和一張白皙秀美的俏臉。   女孩此刻正好奇地打量著從天而降臉著地的段青焰,段青焰撿狗的動作自然也瞞不過她,只不過,一隻寵物狗,她還真的沒興趣理會。   「妳是什麼人?」女孩問。   「我叫段青焰,不好意思,妳身上有雲南白藥嗎?」看著居高臨下觀賞她臉著地、穿著古裝的漂亮同齡女孩,段青焰厚著臉皮打了個招呼,尷尬地開口。   女孩蹲下身子,滿臉忌憚嫌惡地上下打量一臉血的段青焰,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是對身邊的人說了一句:「打桶水來。」   段青焰依然是躺著,艱難地想支起身子卻無法,也沒有再開口了,而是轉動眼睛打量四周,看來是掉到了有錢人家,眼前這個面色不善的小姑娘居然穿古裝玩Cosplay?不過這個小美人,心地似乎不怎麼好啊。   「還真以為是天降才女呢,原來是個醜八怪。段青焰,妳不配跟我段青美同日降臨。」女孩的聲音很好聽,但是卻充滿傲慢和嗤笑。   「妳才醜八怪。」段青焰怒了,狠狠地瞪回去。   「看來不給妳一點教訓,妳還不知道我段青美的厲害。」女孩憤怒起身,抬起小腳就要往段青焰臉上踩。   段青焰哪裡受過此等侮辱,可又能如何?好漢不吃眼前虧,我滾~   段青焰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往旁邊一滾,還好臉沒被踩著,但是力氣卻被抽乾了一般再也難動彈分毫,肩頭也被撞得生疼,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只能憤怒地瞪著這個蛇蠍心腸的女孩。   「看什麼看,小心本小姐挖了妳的眼睛。」段青美收腳,又是狠狠一腳朝著青焰臉上踩下。   段青焰想躲,可是她現在的狀況哪裡還躲得動。   眼看著鞋底已經到了臉前,段青焰無助地閉上眼。   並沒有想像中的疼痛,一聲遲來的「住手!」後,接著傳來一聲悶哼。   竟然有人趴在她身上,硬生生替她受了這一腳。段青焰心驚不已,什麼人,這麼好心?   「君毅哥哥,你沒事吧?我、我不是故意的。」剛才還冷著小臉頤指氣使的小姑娘,瞬間就變成溫柔可愛的嬌嬌女。   「別喊我哥哥,我只有段青焰一個妹妹。」男孩說罷起身,就在段青美不甘的眼神中,將地上渾身血跡斑斑又濕透如破布娃娃般的小女孩抱起。   「青焰,有哥哥在,妳會沒事的。」   聽到這一聲如同奶奶哄她睡覺時的溫柔聲音,段青焰沒來由地覺得很心安,好溫暖的懷抱,給她濕透冰冷的身軀帶來一絲不忍割捨的暖意。   雖然,她其實,並沒有哥哥。   在這樣的懷抱裡,段青焰終於安心地昏過去了,昏倒之前還不忘把口袋裡同樣渾身是血早已昏過去的茶杯小狗捧出來。   ***************************************************   段青焰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醒來後阿呆已經完全康復了,又重新變回那隻雪白的大耳朵茶杯狗,趴在她臉旁邊用肉爪撫摸她的臉,給她撓癢癢。   只是阿呆很沮喪,因為牠說牠是神獸,但是,能力耗盡再也變不會去了。   根據那個抱她回來的哥哥段君毅的母親安娘,近日來碎碎叨叨地說起的事情,段青焰明白了一個事實:   那就是她穿越了,而且穿越的是異大陸,類似於古代,但是人人尚武,這個國家叫西河。   這裡可是西河重鎮岐城四大古武世家的段家,她的身分竟然是段家幾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段思成的女兒,據說天才的女兒是天才的機率非常大。   安娘和哥哥都說一定是神靈把她送回來的,族裡不少人都等著見這個天才之女,過幾日傷好了就去家族裡測試天分,然後習武。   安娘說段氏族長有言,段家將會出現一位引領段家走向輝煌的天命之女,說不定就是她,雖然,她長得醜了點。   段青焰要了鏡子,自己看了才明白。   原本她靈氣逼人五官秀美、經常遭人妒忌的一張臉,現在,直接成了一個骰子。   到處都是瘡疤不說,這些瘡疤還顏色各異,反正都是暗色,沒個好看一點的,原本翹挺的鼻子也從鼻梁開始塌了,小巧的嘴巴偏偏長了一塊斑。估計唯一能看的,就是一雙大眼睛了。   難道是臉著地的副作用?似乎快出通道的時候,她覺得臉上生疼,所以,她臉上的其實是傷疤?一定可以治好,不知道這個地方有沒有現代化的恢復藥膏和植皮技術?   只是對十三歲的小姑娘而言,段青焰還是處於愛美的年紀,可不想帶著這張醜臉過一輩子。   安娘看青焰看過鏡子後傷心的樣子,也就沒有再多囉嗦,吩咐了下人好好照顧,逕自去了。   倒是段君毅,每日練完功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看妹妹。   「妹妹餓不餓?」   「不餓。」段青焰乖巧地搖頭,她對眼前的男孩很有好感,她記得是這個口口聲聲喊她妹妹的人,在危急關頭救了她。   「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段君毅,今年十五歲,是妳親哥哥,妳的其他哥哥都是族兄,父親只有我和妳兩個孩子。」已經十五歲的段君毅此刻卻像個五六歲的小孩子,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嗯,我叫段青焰,十三歲。牠叫阿呆。」段青焰朝著段君毅笑笑。   阿呆也乖巧地抬起腦袋,一本正經地答話:「哥哥好。」   「哇,阿呆竟然是會說話的靈獸。只可惜,能力弱了點,應該是一階靈獸吧?」   阿呆淚流滿面,人家現在除了賣萌什麼都不會了。人家可是神獸啊,金翅獨角獸,獨角獸裡的皇者,全大陸只有一隻的那種。   可是,牠說出來,會有人信嗎?   看著阿呆耷拉著耳朵捂住臉,段青焰伸手安慰地摸了摸牠的頭,「阿呆,我答應你,永遠都不會嫌棄和拋棄你。」   「嗷嗷。」阿呆開心地蹭了蹭段青焰色彩斑斕的臉。   「青焰,牠……妳真的決定就是牠了?妳知不知道人一生只能與一隻靈獸訂契約。」段君毅緊張地開口阻止:「妳先別急著簽訂契約,過幾日我帶妳去族裡測試資質,妳若是被測出資質上乘,族老們可能會賜下強悍的靈獸。聽說族裡近日準備了一隻三階獨角獸幼崽,有可能會賜給妳或者段青美。」   阿呆再度淚流滿面,三階這種垃圾你們段家竟還看得上,真丟臉,請不要用那種垃圾來侮辱本神獸好嗎?可是,阿呆鬱悶地表示,有口難言……   「阿呆救過我,我不會嫌棄牠。」段青焰知道阿呆是真的獨角獸,是為了保護她才會變成一隻弱到不如寵物的茶杯狗,段青焰從來不是不負責任的人。   「其實,我們已經簽訂契約了。」阿呆補充。   段青焰點頭,雖然自己是被強迫的那一個,但是當時牠還是強大的獨角獸,人家都沒嫌棄她弱,她有啥資格嫌棄?   最主要的還是,她喜歡阿呆,因為牠是她的親人。   現在又多了一個親人,親哥哥段君毅,只可惜他們只是同父卻不同母。   ************************************   三日後,痊癒的段青焰在哥哥段君毅的帶領下,摟著她會說話的寵物狗阿呆,去參加族中子弟正式歸族和天分測試儀式。只有經過了測試正名,才會被段家真正認可。   通過三日來各方打探,段青焰也基本瞭解了這是一個以修士為尊的社會。   平民之上是武者,武者之上是修士。   段青美看著段青焰頂著一張醜臉堅定地邁進族堂,錯愕片刻後,也舉步跟上。   族堂上,坐著看上去只有中年之齡的族長,身周坐著幾位白髮蒼蒼的老者。   貴賓席上,坐著一對青年男女,女子黑紗覆面,男子一張金色面具遮住眼睛以下的部位。這兩人雖然都遮掩住容貌,卻讓人堅信黑紗與面具下,一定是一對金童玉女才有的絕世之姿。   「段青焰、段青美上前。」   段青焰和段青美齊出列,面向族長,跪在臺上。   段青焰這副尊容,一出場就達到了轟動效果。驚得一片唏噓感歎議論,就連貴賓席上的男子也忍不住皺眉。   習武之家的孩子自小修練體魄,就算五官不夠俊美也會在修練中逐漸完善,到了這個年齡還真沒幾個醜的,特別是醜成這樣的,堪稱奇葩。   有了醜女的襯托,越發顯得段青美豐神秀骨,宛若天仙。    「驗身。」族長一聲令下,所有的議論戛然而止。   「族長,青焰是我段氏血脈沒錯,這麼純的血脈一定是思成的孩子。」   「嗯,段青焰,妳過來。」   段青焰有點迷糊了,怎麼這麼簡單就證明是段家血脈?她這個真身穿來的不是假貨?難道,她的父母真的也在這個世界?段青焰迷迷糊糊地走上前,脈搏被兩根火鉗一樣的手指牢牢夾住。   「地脈。五行氣。」族長臉色都變了。   段青焰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廢材兩個字如針扎著她昏沉沉的大腦,胳膊似乎快斷了,從一隻鐵鉗轉到另一隻。   一共易手了五人,診脈結果無一例外──地脈五行屬性。   無論從真氣屬性還是經脈強度,都是廢材中的極品。   其實五行氣是這個大陸最優秀的資質不錯,但是五行氣必須配合傳說中的神脈方能發揮作用。   因為每多一種屬性,修煉升級所需的真氣比單一屬性的人多一倍,五行則是單一屬性的五倍,沒有強大的經脈支撐,百分百就是廢材。   從天上掉落的感覺,期待天才的女兒再為段家出一位天才,誰知竟是百年難遇的廢材。   這就是命嗎?族長心中難過,若不是身後長老提醒,都忘了地下還跪著一位漂亮的女孩。   「段青美,妳上來。」   「咦,偽天脈?純火?天佑段家啊!」老族長顫巍巍地對著祠堂方向跪倒在地,「段氏第三十五代族長段天宇感謝祖宗庇佑,為我段家降下天才。」   天脈?段家除了傳說中的家祖,根本就沒出現過天脈,別說段家,哪怕是其他世家門派也很少出天脈,大陸上年輕一輩中出現天脈的聽說只有邪王殿的少主空臨秋和玄霄殿聖女黎冰蓮。邪王殿和玄霄殿都是大陸最強大的勢力,豈是小小岐城段家可比?   所以對於段家來說,偽天脈就已經是天才了。至少,年輕弟子中只有段君毅,再加上新測出的段青美兩人。   一雙雙欣喜的目光和讚歎,美麗的少女在讚歎聲中如公主般閃耀。   至於那隻廢材醜小鴨,早就被人遺忘在角落。   段青美驕傲地用居高臨下的目光看著角落裡暗淡的段青焰,這一刻,連她自己都不相信那隻廢材醜小鴨會是什麼天命之女。   金色面具男子目光灼灼地看著欣喜地接過獨角獸幼崽並與之簽訂契約的段青美,她長得是挺漂亮,資質也不差,可是,她和預言中看到的女子並不像,尤其是那雙眼睛。   這中間一定有什麼問題吧?他的心告訴他,這個女孩,不是他要找的人。   默默地閉上眼睛,每當他無法判斷的時候,就會想起師傅曾經說過的話:「用心去看。」   遠處,是什麼閃亮的東西吸引著他的心?睜眼,只看到瑟縮在角落裡目光呆滯的廢材醜女,再無他人。   這一次,就連他的心也錯了嗎?   族長和長老們在激動和喜氣的心情中,看著段青美成功和獨角獸幼獸簽訂契約,期待憧憬著這隻幼年獨角獸進化並長出一雙金色的翅膀。   「段氏第三十五代族長段天宇,有請傳承之鎚現世。」段天宇突然在堂前虔誠下跪,整個段家子孫跪了一地。只剩下湊熱鬧的一對面具男女還站著。   看著段天宇手上多出來的一柄純金色五彩環繞卻無一絲靈氣波動的鎚子。   金面少年若有所思。   段家看來並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他們的祖上一定是大能之人,至少他們的傳承之鎚的存放方式絕對是超級家族神器的存放方式。需要用家族子孫的虔誠和血脈相連,才能請出。   「青美,妳來試試能不能獲得傳承?」   「是。」   段青美在一道道期待的目光中,將手指咬破,一滴滴鮮紅的血液滴入金燦燦的鎚身。   彷彿雨滴落地的聲音,卻沒有激起一絲波瀾。   段青美臉色瞬間變白,不甘心。明明自己就該是天命之女,為何傳承之鎚沒有一絲反應?一定是血不夠,繼續滴。   「夠了。」族長無奈出聲:「看來這一代,還是沒人能解開天鎚之謎。」   「慢著。」段君毅突然出聲上前,「爺爺,青焰還未嘗試過認主。」   「她,不必了。」段天宇臉色更難看了,君毅這孩子,是故意要提起青焰讓他難堪嗎,醜就罷了,還是個廢材。   「爺爺,段家族規,只要是血脈為金色的段家子孫,都有權利嘗試一次讓天鎚認主。」段君毅據理力爭。   就連段青焰也跟著跪在段君毅身邊,毫不畏懼,堅定地抬頭直視,「族長,青焰請求獲得公平的嘗試機會。」   天鎚,傳承的不是修煉,而是段家的煉器之術。   但是想要煉製出傳說中的東西,必須要有相應的修為,所以天鎚不可能選擇無法修煉的人認主。   「那就讓她試試又何妨?對你們、對天鎚有什麼損失?也免得讓您落下個不公平對待族中子弟的惡名。」金面男子看似不經意地說道,轉身的時候卻對段青焰眨了眨眼睛。   段青焰回了他一個感激的笑容。   「好,段青焰,那麼,妳就上前試試吧。」   段青焰依言上前,學著段青美的樣子,將自己尚未痊癒的傷口小心地擠開一條縫,學著那位黑衣人的樣子用力擠壓,鮮紅的血液一滴一滴落入金色鎚身。   原本安靜的鎚子彷彿受到什麼刺激,突然閃爍出刺目的光芒。   炫目的光芒閃過,段青焰暈倒在地,天鎚消失無蹤。   這是什麼情況?成功了還是失敗了?   「段氏第三十五代族長段天宇向天鎚懺悔,請原諒弟子的不恭。」段天宇顫巍巍地跪倒在地,誠惶誠恐。   身後段家子弟重新集體下跪,向天鎚懺悔請罪。   段天宇的話證明段青焰失敗了,不僅失敗了,而且,估計是她的資質太垃圾,天鎚動怒,直接溜回封印之地。   若想再次召喚天鎚,至少還得三年之後,前提是天鎚之靈已經息怒。   金色面具下,一雙眼睛灼灼地盯著暈倒在地的段青焰,真的如段氏族長所說,認主失敗了嗎?   他深吸一口氣,段青焰?似乎,越來越有趣了呢。   ************************************   等段青焰醒來,又是三日後。   段青焰自嘲地笑笑,自從被帶到這裡,她似乎總是在受傷、昏睡的迴圈中度過。   其實她本就不是這裡的人,所以天才還是廢材,對她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但是哥哥的殷殷期盼、段青美的步步緊逼、所謂族人鄙夷的目光都激起了段青焰的血性。   只可惜,還是讓大哥失望了。   雖然段青焰覺得,沒有武力一樣可以很優秀,但是這個時代的人似乎沒有一個人認同這種想法。   對了,那個古怪的鎚子。   自從金光閃閃的鎚子出現,段青焰就覺得有什麼東西在召喚著自己,讓她忍不住對這把鎚子產生一種很奇妙的感情,就像親人的呼喚。   「可惜,還是沒成功嗎?」段青焰伸出沒有跟著臉一起被毀容的白淨雙手。   「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奇怪沙啞得有點像老頭子的聲音響起,手上突然多出來一柄黑色破舊鐵鎚,讓段青焰有點莫名其妙。   「你是誰?你在哪兒?」   「我可不就在妳眼前嗎?」鐵鎚急道:「妳太弱了,趕緊跟本大爺去打鐵。」   「呃……可是我不喜歡打鐵。」段青焰無奈地扶額。   「那妳為什麼要摸本大爺?那妳為什麼要用妳的血勾引我?嗯?」鐵鎚大爺很生氣,就像強了他女兒卻不想負責被他抓包一樣。   (鐵鎚怒:明明是強了我不想負責。答:估計沒人有興趣強你~)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那柄傳承之鎚?」段青焰吃驚不小,傳承之鎚耶,多漂亮的東西。   「廢話,本大爺當然是。不過那是你們的叫法,其實我的本名叫天鎚。」   「可是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還不是因為妳!還不是因為妳這個主人實在是太弱了,無法發揮本大爺的威力,哼!」天鎚似乎很惱怒。   「真的嗎?」   「或許是真的。」阿呆盯著段青焰手上的黑色小鐵鎚,盯了半天最後還用爪子碰了碰,下結論道。   段青焰心中頓時有千萬頭草泥馬奔過,醜也能傳染?我一個人變醜了也就罷了,為什麼我身邊的東西都跟著一起變醜?   金翅獨角獸變成了小小的、臉皺巴巴只會賣萌的小茶杯狗。   金色彩光環繞的傳承之鎚,變成了黑漆漆扔進鎚子堆裡絕對認不出來的一把破舊鐵鎚。   「妳這個徒兒我勉為其難收了。」某鎚老氣橫秋地說道。   「拜託,我沒說過要拜你為師。」   「哈哈哈,妳這麼廢材的體質,不拜我為師還想怎樣?一輩子不修煉嗎?過凡人的生活?長成妳這樣就算想給人當丫鬟都沒人要吧?」   「你!」說到段青焰的痛處,好好的小美女變成這副尊容,一般少女都會受不了吧。   「妳想好,想不想修煉?不想修煉別耽誤我時間,我現在就去找那個段青美,那個小姑娘長得漂亮,看著也賞心悅目。」天鎚大爺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段青焰咬咬牙,「你先別走,讓我拜你為師可以,但不是現在,除非你能證明可以幫助我修煉。你要是不同意,現在走我也不攔著你。」   「唉,算了算了。看妳這個小丫頭挺可憐的,我老人家也懶,跟了妳就是妳吧,走,老夫教妳打鐵去。」   「等、等等,我沒說要學打鐵啊,我只想修煉。」   「不打鐵怎麼修煉?」   「為什麼要打鐵?」   「我是什麼?」   「鐵鎚,哦,錯了錯了,是天鎚大爺!」段青焰俏皮地摸了摸手上的鎚子,雖然他會說話,而且脾氣也不怎麼好,但是跟他說話還挺輕鬆。   「哼,那妳不學鍛造怎麼升級?」   「我的經脈呢?」   「就妳那身廢材經脈還指望吸收天地靈氣?別妄想了。」天鎚大爺不屑道。   「學鍛造就學鍛造吧,至少學一項手藝養活自己。」段青焰握拳。   (此為精彩節錄,完整內容請見《出槌仙姬1》)

作者資料

寞然回首

女,1982年生,畢業於浙江大學,現居美麗的西子湖畔。 喜歡安靜、喜歡美食、喜歡看書也喜歡編織故事。 小時候纏著父母講神話故事,到中學時成為武俠迷、玄幻迷,如今更是乾脆親自提筆書寫,希望能將腦海中的奇幻故事與更多人分享。 相關著作 《出槌仙姬(A4資料夾)》

基本資料

作者:寞然回首 繪者:LN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02-02 ISBN:9789869120296 城邦書號:RF50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