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閱讀日
目前位置: > > > >
歪笑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世界閱讀日/二本75折

內容簡介

東野老師,出版人生哪有這麼歪! 十二則幽默短篇,出版人讀完時哀鴻遍野,又拍案大笑! 絕對不私藏,歡樂踢爆業界不能說的祕密! 台灣出版同業盡釋前嫌,齊聲推薦! 知名暢銷作家肆一、臥斧、宅女小紅、護玄、陳夏民、寵物先生(按總筆畫排序) 博客來文學線企劃許希瑀、金石堂網路書店文學線採購Emanda 木馬文化林立文(編輯)、栞(企畫)、 臉譜出版謝至平(編輯)、麥田出版小濱(編輯)、 晴空出版章敏、啊夜(編輯) 笑著流淚.誠意推薦 變身暢銷作家就要穿豹紋皮褲? 滑行下跪是成為編輯霸主的必要技能? 創設文學獎卻連讓人記住名字都這麼難? 「我的原作不是長這樣!」改編電視劇的原著作者血淚控訴! 關西搞笑天性+推理作家思路= 東野愛恨交織,不藏私黑色幽默大爆發! 「我的哏用盡了。敬請業界的各位安心,我不會再掀諸君的底了。」 ——東野圭吾(出自集英社《歪笑小說》書籍頁) 【內容簡介】 作家怎麼了?編輯沒事嗎?讀者怎麼辦?出版界究竟發生什麼事? 東野圭吾大膽影射業界現況,一網打盡知名作家和老牌出版社! 十二篇幽默、溫馨、感動、爆笑短篇,辛辣寫盡出版人生百態! 新人作家要紅得會打高爾夫球?腳踏實地的大叔警察比不上美豔貴婦當主角?編輯和讀者在餐廳上演扔食物大戰?連推理作家都買一本《推理小說創作方法》?可憐菜鳥在小朋友前崩潰吶喊:「我們也知道不賺錢啊!」,為何不得不繼續含淚編雜誌?家中女兒的男友是作家,但似乎名利不雙收,爸爸到底怎麼辦才好? 傳說中的暢銷書總編輯獅子取,秉持「臉皮一厚,世界就寬了」的人生態度。他右手率領老編和菜鳥編輯(鼓勵大家打落門牙和血吞);左手提攜才華洋溢的新人獎作家,以及無法突破自我的老牌作家。眾人如同摩西過紅海,闖蕩日本出版界!但命運多舛又光怪陸離,好像才是出版人的宿命…… 【作家、通路、編輯歪歪又抖抖推薦】 推薦世人都可以看看《歪笑小說》,雖然以出版界這個小圈圈來包裝,但它隱含的是所有工作處事的道理,菜鳥的心酸老鳥的嘴臉就像你我身邊的人事物,看完會發出會心的好幾笑,職場人生就是如此呀~ ——宅女小紅 總是在下一頁會出現不知該笑還是該感傷的中肯之言啊!! ——護玄 說得嚴重點,本書對一般讀者來說是幽默小說,但對作家或出版業者而言是驚悚小說吧? ——寵物先生 笑吧,讀者們。這是幕後角色們的自嘲演出。 ——臥斧 看了一直笑,想說怎麼那麼瞎,不料一把書蓋上才發現有些事情早曾經歷過了(登愣)。出版這條路我(們)走得好苦啊啊啊啊啊(覺得心好累好枯萎好需要一百個雞排的滋潤)。 ——陳夏民 《歪笑小說》用相當殘忍與深刻的筆觸去描繪出版業的光怪陸離,老覺得作者太刻薄,但又刻薄的令人感同身受。 ——栞(木馬文化企畫) 怎麼可以把出版界的真相全寫出來呢?各位讀者,請不要相信東野先生。 ——林立文(木馬文化編輯) 讀者們,你們知道的太多了。作者們,看完後給我趕稿去。編輯們……撐下去。 ——啊夜(晴空出版編輯) 一部非常驚人的作品,充滿著為了追逐夢想鍥而不捨的精神,每個環節細細相扣,舉重若輕,嚴肅之餘仍有歡笑與淚水,是每個對文學有憧憬的讀者不容錯過得好書! ——謝濱安(麥田出版編輯) 這本書怎麼可以出版呢?根本應該要被列為出版社的禁書才對吧,這些內幕被讀者知道好嗎?閱讀這本書很苦惱,一邊笑到嘴角抽動,一邊卻又不免嘆起氣來,雖然說是『歪笑』小說,可是讀到後頭,卻再也笑不出來。因為驚覺這好像已經不是故事,而是很可能正在發生的事實。 ——許希瑀(博客來文學企畫) 讀《歪笑小說》彷彿浮出那些異音作者跟演員的名字欸,邊看邊『科科』地笑出來了。出版界真的好歪哦!(摀嘴拖走) ——Emanda(金石堂文學採購)

內文試閱

傳說中的男人
1   確定分配到出版部的時候,青山打從心底感到高興。經手最喜歡的推理書籍,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他一次也沒想過要成為小說家。他喜歡的是挖掘出有趣的推理小說,推薦給別人,再跟那個人討論感想,這比什麼都讓他更開心。   到這個憧憬的職場上班的第一天,當青山東張西望時,有位瘦削男性走過來問:「你有什麼事嗎?」   青山自我介紹,並敘述緣由。男性帶著了然的表情點頭。   「你就是青山啊,我聽說過。我負責帶你,請多指教。」   男人名叫小堺。他看起來是個隨和的人,讓青山鬆了口氣。「請您多多指教。」青山深深低下頭。   「那麼,我們一起去見總編輯吧。」   「啊,好的。」他有點緊張。「總編輯是獅子取先生吧,就是那個有名人物」。   小堺停下腳步回過頭。他的眼睛好像發出了光芒。   「沒錯,就是被稱為傳說中的編輯的人物。」   「據說他經手過好幾本暢銷書。」   小堺搖頭。「不是好幾本,是好幾百本。」   青山說不出話。那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他開始害怕起這場會面了。   「別擔心。只要面對的不是作家,他就是個非常普通的人。」小堺微笑著邁開步伐。   他被帶到吸菸室。有個短髮戴眼鏡的男性在獨自吸菸。他的體格壯碩,西裝看起來有點緊繃。   「獅子取先生,這是從今天開始進入我們部門的青山。」   受到小堺介紹,他打了聲招呼:「請您多多指教。」   獅子取粗大的手指夾著菸,望向青山的臉,正確來說是青山全身上下。「你在學生時代從事過什麼運動嗎?」   「運動嗎?國中的時候打過一陣子的排球……不過馬上就沒打了。」   「排球啊。」獅子取露出遺憾的表情。「你擅長球類運動嗎?那你高爾夫打得如何?」   「咦,高爾夫?」   「對,就是這種。」獅子取叼著菸,做出揮桿動作。   「沒有。」青山撓撓頭。「我沒打過。」   「這樣啊。那麼,要從今天開始特訓。」   「咦?」   「有個便宜的練習場。小堺,你帶他去。我會連絡平時那個課程教練。啊,還有,青山,盡快買好高爾夫球衣跟高爾夫球鞋。我會把我的高爾夫球桿給你,雖然是我用了很久的舊球桿。」   「呃,不好意思,請等一下。為什麼我要打高爾夫?」   獅子取好像無法理解這個問題的意思,不停眨著眼。   「還問為什麼,你從今天起就要進入我們部門不是嗎?」   「是,我進了出版部。」   「既然如此,」獅子取說,「就得打高爾夫。」   「啊?」   「小堺,你跟青山說明一下平泉老師的事。」說完,獅子取就拿出手機。似乎有來電。「您好,我是獅子取。啊,老師,一直以來受您關照了。我現在剛好想聽聽老師的聲音。……不是說謊,是真的。我已經拜讀過老師這次的大作了。由於太過感動,我發了好一陣子的呆。……您說這什麼話,我不是那種說得出客套話的人。我的心真的、真的大受震撼。……咦?到銀座喝一杯?不錯呢,無論何時我都願意奉陪。」獅子丸大聲講著電話,就這樣走掉了。   當青山愣住的時候,小堺從懷裡拿出一張紙。「來,這個給你。」   「這是什麼?」   「看過就知道了。」   青山接過紙並攤開。接著,他嚇了一跳。上頭寫著如下字句:    「第十二屆 與平泉宗之助老師共度高爾夫時光大會之通知」——   平泉宗之助這行字讓青山不由得戰戰兢兢。他是大眾文學的權威人物。   「參加者中,有獅子取先生跟我的名字對吧。」   「啊,還真的。原來小堺先生也要參加啊,請好好加油。」   小堺苦著臉。   「問題是我現在腰受傷了,所以麻煩你代替我去。」   「咦,我嗎?」   「就在這禮拜五,麻煩你了。」   「什麼——」 2   禮拜五晚上,青山拖著渾身無力的身體先回了公司一趟。抱著沉重的球袋來到出版部時,小堺正在電腦前用手機。   「哦,辛苦了辛苦了。如何?」   青山像是垮下來一樣,坐倒在椅子上。   「哪有什麼如何可言,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精疲力盡到這種程度。根本打不到球,就算打中也不會往前飛出去,真是倒楣透頂。我再也不打了。」   「說這什麼話,打高爾夫球也是編輯的工作之一。不對,在某種層面上,說是最重要的工作也不為過。對了,總編輯呢?」   「獅子取先生跟平泉老師一起去銀座了。」   「這樣啊。你和總編輯都跟平泉老師分到同一組對吧,老師的心情怎麼樣?」   「好得不得了。早上並不是這樣,但回去的時候看起來心情大好。雖然桿數並沒有很好就是了。」   「老師打了幾桿?」   「呃,好像是101桿。」   「總編輯呢?」   「我記得是102桿,因為他曾不甘心地大聲嚷嚷說他輸老師一桿。」   小堺彈了個響指。「就是這個。」他這麼說,並指向青山。   「就是哪個?」   「你知道嗎,其實獅子取先生的技術是職業級的。無論狀況再怎麼糟糕,都不可能打超過100桿。」   「咦,意思是說,今天他是故意拉高桿數嗎?」   小堺深深點頭。   「當然。光是高爾夫球打得好,是無法得到作家歡心的。打出太好的成績,反而會有遭到討厭的危險。不過就算是這樣,打太爛也無法讓作家覺得有趣。一面讓作家心情好,一面讓他懷抱適度的競爭心——需要打到這種程度。當然,每個作家的技術都不一樣,必須隨之調整自己的桿數。這方面的分寸很難拿捏,但總編輯在這方面十分巧妙。今天你全副心力都只能放在自己身上,所以沒發現也說不定,不過只要作家失誤,他就會犯下更嚴重一點的失誤。這就是獅子取先生的應酬高爾夫。」   這麼說來,青山想起一件事。作家平泉連連打出界外球的那一洞,獅子取也一樣一直打出界外。   「這種程度對獅子取先生來說是小事一樁。」聽完青山所言,小堺抱著胳膊說。「忘記是什麼時候了,有個作家的球掉進沙坑而陷入苦苦纏鬥。你猜看到這一幕的獅子取先生做了什麼?他把自己上了果嶺的球,用一記嚴重失誤揮桿打進沙坑裡。」   「哦。」青山搖頭。除了敬佩,他已經沒有其他想法。   「根據獅子取先生說,編輯需要有三個G。」   「三個G?」   「高爾夫(golf)、銀座(ginza)跟拍馬屁(gomasuri)。」小堺屈指數著這麼說。「他說只要有這三樣,剩下什麼都不需要。」   「咦,可是鑑賞小說的能力是必要的吧?如果沒有,不就無法發現好作品了嗎?」   小堺苦笑著說,你什麼都不懂。   「你覺得好作品是什麼樣的作品?」   「當然是讓人讀過之後會受到感動的作品。」   「原來如此。那麼,如果讓人讀過之後會受到感動,銷量不好也沒關係嗎?」   「咦?」   「讓人讀過之後會受到感動但賣不好的書,跟內容空洞卻大為暢銷的書。哪一種對我們出版社更值得歡迎,不用說你也知道吧。我們必須推出能賣的書才行。那麼,什麼樣的書會暢銷呢?有時候是因為內容出色而大賣,但這種是無法計算的,能計算的是可以大賣的作家的書。只要出版被稱為暢銷作家的那些人的書,無疑可預期賣到某種程度的數字。」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沒錯,所以每個人都想拿到當紅作家的原稿。但是作家的能力也有極限,不可能一個不漏地將作品交給所有人。無論如何都會變成以喜歡的編輯為優先,這就是所謂的人情。你懂吧?」   「這個嘛,可以理解。」   「也就是說,」小堺豎起食指說,「討暢銷作家歡心的編輯,對出版社而言不就等於是有用的編輯嗎?」   「這個……」思考片刻後,青山偏過頭。「或許是這樣沒錯。」   「不是或許是這樣,事實就是如此。獅子取先生就是這樣從人稱難以攻陷的作家手中得到原稿,建立起今天的地位,甚至被稱為傳說中的編輯。」   「那我這禮拜六日就不讀原稿,去練習打高爾夫球好了。」   他的本意是想開玩笑,但小堺露出非常認真的表情點頭。   「這樣很好。你好好練習,為下次的應酬高爾夫做準備。下禮拜三要陪夏井老師,而禮拜五要陪玉澤老師。」   「呃,怎麼一天到晚打高爾夫……」   「不,不只是這樣。」小堺從桌子抽屜拿出一張A4紙。「輕田老師也提出了邀約。我把你的名字寫進了參加者中,時間是下下禮拜六。只有一半,所以應該不會太累吧。」   「一半?只打九洞嗎?真稀奇。」   小堺露出愣住的表情。「你在說什麼?」   「不是在說應酬高爾夫嗎?」   小堺搖頭。   「輕田老師不打高爾夫。我說的是馬拉松,指的是半馬。」   「什麼!」他的身子不禁後仰。「要我參加,難道我要跑步嗎?」   「當然。根據作家不同,興趣有可能不是打高爾夫球,而是跑馬拉松或打網球。啊,對了,推理作家西口老師的興趣是溜滑板,你要好好練習。」   「滑、滑、滑板?」   「聽說老師不是隨便玩玩,而是必須在半管空翻一兩圈,所以你最好先做好覺悟,可能也要保個保險比較好。獅子取先生之前頭下腳上掉下來,因此縫了五針。不過託此之福,拿到了未曾公開發表的新作原稿。」   青山說不出話。為什麼非得做到這種地步不可?彷彿察覺他的心聲,小堺泛起意味深長的笑容。   「不要露出窩囊的表情。配合作家的興趣還只是開頭;只要看著獅子取先生,你慢慢就會明白。」 3   看向時鐘,他想時間差不多了。等待中的電車抵達的時刻已經迫近。   青山等人此時在東京站的月台上,就是新幹線停靠的月台。有位作家要搭東北新幹線到東京,他們此行正是要前來迎接。   那位作家就是花房百合惠,日本代表性的女性推理作家。她有好幾部作品都成了暢銷作,現在依然紅得發紫。在文藝書籍銷量慘澹的這個時代,她對出版社來說是重要的作家之一。   花房百合惠住在仙台,鮮少來到東京,但為了出席今晚在東京都內舉行的某文學獎宴會,她才會上京。   在此等待的是花房百合惠在各出版社的責任編輯以及其上司。炙英社派出的是青山跟小堺,此外獅子丸先生也來了。各出版社加起來總共二十多人,所有人都穿著黑西裝,這樣的身影散發出明顯有別於一般公司員工的氣息。   「來了。」有個人這麼說。可以看見新幹線充滿特色的車輛逐漸駛近。   他們早已知道花房百合惠搭乘的車廂。眾編輯一起聚集到上下車處附近。   「喂,你在發什麼呆。站前面一點。」小堺從背後斥責青山。   「咦,什麼意思?」   「待在後方的話,你前來迎接的事豈不是有可能根本沒殘留在老師記憶中嗎?總而言之,重要的是讓老師看到你的臉。」   「啊,原來如此。」青山望向前方。「所以獅子取先生才會占據最前排的位置啊。」   「總編輯待在那裡不單純是為了讓老師看到臉,是為了在包包爭奪戰中獲勝。」   「包包爭奪戰?」   「他要在列車門打開的同時衝進去,跑到花房老師的座位拿老師的行李。在這場比賽中獲勝的出版社,毫無疑問能奪得下一次的連載作品。」   「呃——可是這樣不會造成其他下車乘客的麻煩嗎?」   「這種事沒差啦,其他乘客又不是暢銷作家。」小堺冷冰冰地扔下這句話。   列車進入月台。緩緩停止後,車廂門打開了。   他看見好幾個編輯爭先恐後衝進去。有個準備下車的中年婦女被撞得差點摔倒,但沒有任何人要扶她。   沒有上車的編輯呈扇形散開,等著迎接花房百合惠。看到青山等人,下車乘客都嚇了一大跳。   不久,以粉紅色帽子、淺色太陽眼鏡以及粉紅套裝的打扮,花房百合惠現身了。   「老師,辛苦您了!」有人打了招呼。以此為信號,「辛苦您了」的聲音異口同聲地響起。   但是花房百合惠笑也不笑。何止如此,在環顧眾編輯後,她怒喝:「搞什麼東西!」   由於搞不清楚狀況,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接著就在下一刻,突然有道黑影滑進青山等人與花場百合惠之間。   「非常抱歉!」在女性作家面前跪下的不是別人,正是獅子取。他的脅下抱著粉紅色包包。看來他在包包爭奪戰中勝利了。   「真的非常抱歉!」獅子取又說了一次。「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這一切都是在下獅子取的責任!」   「出現了。」小堺在青山耳邊細語。「那就是獅子取先生的獨門絕招——滑行下跪。」   「滑……滑行?」   「就是作家心情不好的時候,搶在所有人前頭下跪的絕活。為了什麼原因而發怒之後再說,總之先道歉,一個勁地道歉,如此一來道路就會敞開。這就是獅子取先生的想法。」   「哦。」   獅子取幾乎要把額頭貼到地面上,不斷對她道歉。看到這一幕,花房百合惠轉而露出困擾的表情。   「別這樣,獅子取先生,這不是你的錯。我是在對JR生氣。」   「JR?JR做了什麼嗎?」   「是啊,倒楣死了。其實——」   「這可不行!」獅子取迅速站起來。「趕快去抗議吧。喂,各位,我們去站長室。」話一說完,他就抱著花房百合惠的包包邁出步伐。   無奈之下,青山他們也得跟過去。他完全無法預測會如何發展。   「這也是獅子取先生的拿手絕招。」小堺在旁邊說。「一弄清楚作家憤怒的矛頭並非指向自己,就先跟作家一起生氣。他會比作家更生氣,並前往抗議。明明完全不了解詳情,卻能如此真心感到憤怒,在某種意義上真是個了不起的才能。」   青山從後方看著獅子取。渾圓腦袋上彷彿會冒出蒸汽的那股氣場,感覺一點都不像演技。   闖進站長室的獅子取大肆怒吼「你們把客人當成什麼了」、「員工教育是怎麼做的」等等之後,就與花房百合惠交換。她生氣是因為有個乘客打翻的啤酒流到她腳邊,讓她很不高興。JR因這種事遭到責備也很令人同情,但站長不知道是不是被獅子取一開始怒氣沖沖的氣勢壓倒,低頭表達了歉意。   「獅子取先生實在罵得太狠了,讓我開始覺得站長有點可憐。」走出站長室後,花房百合惠說。「其實沒必要罵成那樣的。」   「這樣啊。哎呀,不愧是老師,真是心胸寬大,讓我學了一課。來,老師請往這邊走,我們有準備車子。請請請。」一副不容旁人搶走一樣,獅子取緊緊抱住花房百合惠的包包,並為她帶路。望著他的身影,青山也只能滿心佩服。

作者資料

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2012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入圍美國愛倫坡獎最佳長篇小說獎、巴利獎(The Barry Award)新人獎,並獲得美國圖書館協會推理小說部門選書。 2012年以《解憂雜貨店》獲得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3年以《夢幻花》獲得第26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4年以《當祈禱落幕時》獲得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之後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始終活躍於日本推理小說界的第一線。 出道至今,已推出80部以上的作品。 相關著作:《名偵探的守則(經典回歸版)》《怪人們》《沒有凶手的殺人夜》《幻夜(上)(經典回歸版)》《幻夜(下)(經典回歸版)》《當時的某人》《白夜行(上)(2018年經典回歸版)》《白夜行(下)(2018年經典回歸版)》《流星之絆(經典回歸版)》《變身(經典回歸紀念版)》《宿命(經典回歸紀念版)》《放學後》《惡意(獨步九週年紀念版)》《當祈禱落幕時(電影書衣版)》《嫌疑犯X的獻身(獨步九週年紀念版)》《歪笑小說》《再一個謊言》《預知夢 (2014年新版)》《名偵探的枷鎖》《杜鵑鳥的蛋是誰的》《我殺了他》《麒麟之翼》《誰殺了她》《大概是最後的招呼》《宿命》《變身》《時生》《新參者》《紅色手指》《黑笑小說》《毒笑小說》《沉睡的森林》《怪笑小說》《名偵探的守則》《超‧殺人事件──推理作家的苦惱(新版)》《聖女的救贖》《嫌疑犯X的獻身》《偵探伽利略(09年新版)》《伽俐略的苦惱》《惡意(第三版)》《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分身》

基本資料

作者: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譯者:陳姿瑄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東野圭吾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5-01-29 ISBN:9789865651138 城邦書號:1UE03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