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赤裸少女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2014 Texas Library Association選書 ◆2013 Goodreads最受期待新書前十名 繼《紙片少女》之後,又一挑戰禁忌的校園話題! 全美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小說得主——珍妮佛.布朗, 再次挑戰最赤裸的人性剖白! 我咬著嘴脣努力不去想這件事, 用鍵盤敲出「青少年」和「性短訊」兩個關鍵字。 按下搜尋鍵後,一個接著一個的連結不斷冒出來, 我哀叫一聲往後靠在椅背上。 大部分的連結都跟我有關。 這個夏天過後,艾希蕾的男友凱爾博就要到外地的大學念書了。 如此寶貴的暑假,他卻總是跟朋友混在一塊,好像艾希蕾根本不存在! 某天在熱鬧的泳池派對上,為了喚起凱爾博的「女友意識」, 艾希蕾的死黨們提出了超瘋狂的建議——寄裸照給凱爾博收藏。 在艾希蕾清醒之前,她已經拍下了照片並按下「傳送」鍵。 在他們分手之後,這張甜蜜的裸照卻成了凱爾博的復仇工具。 他將簡訊轉寄給棒球隊的球員,那些球員又再寄給他們認識的人…… 很快地整個社區都看過了艾希蕾的裸體,並驚動了學校董事會、警方和媒體。 如今艾希蕾從資優生、田徑明星搖身一變,成了散布色情照片的少年犯。 面對嚴厲的輿論以及尖酸刻薄的網路評語,她還能找回自己最初的模樣嗎? 【名家推薦】 「《赤裸少女》是個強而有力、極具可讀性的故事,更是當紅的潮流話題……這是最適合讀書會討論的一本小說,更是每個圖書館都該添購的書。」 ——《年輕讀者之聲》 「這部小說由艾希蕾對過往的回憶及眼前的現況穿插寫成,我們得以從艾希蕾的回憶中逐步得知事件的原由。看著她努力與折磨她的人事物奮戰、試著重新取回朋友的信任,我們也和她一樣,開始對情況有所好轉而感到欣喜……青少年將對艾希蕾受到的羞辱感同身受,儘管他們可能從未經歷過如此嚴重的事件。」 ——《學校圖書館學報》 「珍妮佛.布朗再度用她的招牌——極為誠實的寫作風格,描述這個令人心碎的故事。她透過精湛的文筆傳達書中角色複雜的情緒和一觸即發的心理衝突……既真誠又感人。」 ——《出版人周刊》 「驚悚、震撼、悲壯」 ——《學校圖書館期刊》

內文試閱

  第七則簡訊 妳看過最近在瘋傳的簡訊嗎?若沒有,妳最好趕緊看一下。   接近黃昏時,有人提議打一場水中排球。我在男生這一隊,因為他們不是足球隊員就是田徑隊,而且已經喝了不少酒;另一邊則是由一群本州冠軍的女子排球隊隊員輪流上場,所以男生們非常需要我──他們正被女子隊痛宰中。 不過大家都不以為意,就算落後也當有趣。亞當殺球時,被球打到頭,連續被打中兩次。當他要求兇手夏安親親他的頭時,所有人都笑翻了。我還直接爬上史帝夫的肩膀,取得有利的攻擊優勢。芳妮將屋內的音響調到最大聲,還將喇叭放到後門口,比賽的節奏就配合音樂律動進行著。   今年的派對讓大家都有不同以往的感慨:我們都長大了,升上高年級,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們無所不能,足以應付所有的挑戰。 結果瑞秋弄斷新做的水晶指甲,血從指尖滴入游泳池,這一幕讓芳妮整個抓狂,開始作嘔,不斷發出嘔吐聲。一旁的瑞秋則是誇張地哀嚎,然後跌跌撞撞地衝向樓上的浴室,比賽因此中斷,大家紛紛裹上浴巾或衝進廚房搜刮零食,還有人爬上跳水板,準備炫耀一番。 夏安和安妮還有幾個男孩從露台下方找到一個飛盤,開始玩起來。有人將花園周邊的火把通通點燃。我發現自己又躺回芳妮旁邊的躺椅上,此時太陽早已下山,而她竟然還戴著太陽眼鏡。她在揮手時,打翻自己剛倒好的飲料,卻完全沒發現,更不知道粉紅色的液體正一步步流向泳池邊緣。 「我覺得史帝夫喜歡妳。」好一會兒,芳妮突然開口。 我喝了一口柯迪稍早幫我倒的飲料,然後做個鬼臉說:「才沒有!妳亂說。」我整個嘴巴酥麻,而且隨便一點小事就讓我笑到停不下來,這真的很討厭,可是又控制不了。不過,這應該是我今天最開心的時候,不,應該是這暑假最開心的時候!真希望凱爾博就在我身邊,若能開心地和他度過一天,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芳妮坐起身說:「真的,剛才比賽時,他一直在揉妳的腳。」 「他只是要抓緊我,不然我就掉下去了。」我回答。芳妮靠了過來,她將太陽眼鏡壓到鼻頭,目光從眼鏡上方冷冷地看著我。我們倆同時爆出笑聲。「好啦!可能吧!」我說:「但我對他沒感覺,妳還記得我有凱爾博吧?」 芳妮摘掉眼鏡,斜眼道:「他又沒來,妳應該有發現吧!」自從去年夏天和羅素‧海斯分手後,芳妮徹底傷透心,從此她就沒再交過男朋友。她說她要擺脫這種幼稚的戀愛,要等待真正成熟的男人出現在她未來的生命中,但同時,她也不拒絕任何出現在身邊的親密關係。剛才我還認定芳妮今晚可能會和史帝夫發展一段『超友誼』,沒想到現在她竟用史帝夫來試探我,她明知我心中只有凱爾博。 「他今天有棒球賽。」 「太神奇了!他又不是棒球隊員,竟然要參加比賽。」   「小妮,我跟妳解釋過了,那不是一支正式球隊,只是他們幾乎打了一輩子,最近大家──」 「我知道,我知道!」她用平淡枯燥的口氣重覆我說過的話:「大家要分道揚鑣,有一半的人要離開,而另一半的人卻只能困在雀斯特頓高中,接下來凱爾博會有好長一段時間看不到大家。」芳妮突然轉頭看著我,一臉嚴肅地問:「小甜心,那妳呢?」 我露出笑容,從小學四年級時,芳妮就幫我取了這個小名。因為當時我們超愛某一首歌,歌詞裡有句「小甜心,妳讓我勇敢」。   「我會在這裡呀!」我說完,又喝了一大口飲料,然後低頭看著自己醜陋的腳趾甲。昨天塗好的指甲油,現在都已掉色了,但此刻的我感到如此放鬆,而且非常邋遢,所以根本不想做任何修補。 「我當然知道妳在這,我又不是那個意思。」芳妮靠了過來,想將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但兩張躺椅的間距太寬,結果她的椅子倒向一邊,整個人摔到水泥地上。芳妮開始大笑,一隻手刮著我的手臂說:「我坐到我的飲料了。」她邊傻笑邊摸著屁股下方的積水。 「好痛!貓女,我的手快被妳刮破了!」我說。我想將她拉起來,但笑得太用力了,根本沒力氣。 這時瑞秋從屋裡走出來,她身上穿著休閒服,手指上用繃帶包成厚厚一圈。她直接坐在芳妮的躺椅上,任由芳妮坐在兩張躺椅間的地上。瑞秋看著我們兩個,然後皺了皺眉頭。 「她竟然喝醉了!」瑞秋評論。在斷指甲的大災難前,瑞秋自己還不是也喝茫了。 「我才沒有!」芳妮反駁,她甩開我的手,直接躺在地上,然後對著瑞秋揮了揮手,示意要她別管閒事。「我是擔心我最好的朋友,假如我不關心她,那我算什麼?」 「為什麼?妳怎麼了?」瑞秋問我。 「沒事!」頓時我的聲音充滿惱怒,「我沒事,她只是瞎操心而已。」 芳妮醉醺醺地舉起一根手指說:「我操心的原因是,她竟然拒絕史帝夫,只為了一個今天根本沒出現的傢伙。」 「妳跟史帝夫?」瑞秋邊說,眼睛也睜得很大。 「沒有!」我解釋:「根本不是這樣,我已經和凱爾博在一起了。」 「才怪!」芳妮道:「明明妳在這裡,凱爾博跟他的棒球隊在一起,因為他捨不得他的隊友。」我明白芳妮的意思。老實說,過去這幾個月,這樣的念頭也不斷出現在我腦海中。我似乎總是孤伶伶一個人,只能從球場的某個觀眾席看到凱爾博、從球員休息區得到他一個眨眼、在比賽結束後,得到他在我屁股拍一下或一個擁抱,然後他就和他的隊友離開去吃漢堡。他從不邀請我一同前往,因為那是個「只限男生」的活動。 因為他會捨不得他的好朋友,所以將所有的時間都留給他們,那他會捨不得我嗎?他似乎從未想過這個問題。 芳妮說得沒錯,他選擇跟他的朋友在一起,而他的選擇卻讓我孤單地待在這裡。但我不能開口承認芳妮的話是對的,因為我比芳妮還要了解凱爾博,她不會懂當我和凱爾博獨處時,凱爾博總會讓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人,所有孤單和落寞都值得;另一個我不願承認的原因是,此刻瑞秋也在場,我不想讓她知道太多我的心事。 「才不是這樣!」我喃喃說著,彎下身摳著腳指甲上的指甲油,濕黏的頭髮貼在脖子上,游泳後那種不舒服的噁心感讓我現在只想洗個澡上床睡覺。今天又跑步又游泳,還喝了酒,讓我非常疲累,累到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談凱爾博,這個話題並無法提振我的心情。「凱爾博不會忘記我的。」 收音機傳來另一首歌,我們三個跟著哼唱幾句,看著史蒂夫和柯迪爬上有點斑駁的陽台頂上,亞當正用手機幫他們錄影,而李克則從泳池裡抓各種玩具朝他們兩個投擲,想將他們打下來。此時瑞秋突然說話了:「妳應該把自拍照傳給他,讓他隨身攜帶。」 「相信我,他有好幾百張我的照片了。」 「不!我是指……拍妳……自己……的照片。」她降低音量故作神秘地說。 芳妮倒抽一口氣驚呼:「沒錯!沒錯!」 起初我不懂,她們幹嘛非要我自拍,讓我男朋友帶著照片去大學念書。我花了好幾分鐘推敲她們的意思。 我終於搞懂了! 那不是一般的照片。 「裸照?」我小聲問。 她們同時點頭。「妳非這麼做不可!」瑞秋說完和芳妮互看一眼,然後大笑。 「對呀!」芳妮附和。 「喔,好啦!」我敷衍地說。但她們兩個一直微笑看著我,神情非常認真,我趕緊說:「才不要,不可能!妳們瘋了!」 「他肯定不會忘記妳。」瑞秋說。 「他本來就不會忘記我!」我感到臉頰又紅又燙,很不好意思地說:「妳們是怎麼了?他只不過是打個棒球,我沒必要二十四小時都把他拴在身邊啦!」 「拜託!」瑞秋瞪了我一眼,彷彿我是個難管教的小孩,「這是妳送他的臨別禮物呀!我跟妳保證,他絕對會整天盯著照片看。況且又不會有人知道。」 「而且妳一定超性感,」芳妮插話。「喂,史帝夫!裸體的艾希蕾是不是超性感的?」她突然大叫,然後躺回椅子上狂笑。 我哀叫一聲,趕緊將視線從陽台移開,免得看到史帝夫的反應。「芳妮,妳給我閉嘴!」我邊說卻也忍不住笑出來。 「妳到底在怕什麼?怕他不喜歡?」瑞秋的話蓋過芳妮的笑聲,「他是個男人,我跟妳保證,他會非常想看妳脫光的樣子。」 凱爾博和我雖然很親密,但還沒那麼親密,我在他面前穿過好幾次比基尼,但僅止於此,這是我在所有男孩前的底線。凱爾博從不強迫我,但有時我們有些親密的舉動,他的手總會在我身上游移,而我知道,當下若我脫掉衣服,他應該會很開心。 現在回想起來,假如當時我真的把衣服脫掉,或許現在我就不用什麼事都排在他兄弟後面,說不定他現在最捨不得的就是我。 「妳知道嗎?上大學後,他會遇到很多女孩,」瑞秋說:「那些女生也許不介意在他面前脫掉衣服。」 「沒錯!」芳妮補充:「妳應該主動點。」但她已經口齒不清,聽起來很像豬頭點。 「謝謝妳們喔!」我答:「我的心情真是變得超級好!」 根本不用她們說,我老早就知道凱爾博身邊將會出現很多大學女同學。其實我真的有點擔心,他之後遇到的都是怎樣的女生?她們一定都比我成熟,或許願意做些我不敢的事。 或許瑞秋和芳妮說得對;或許我真該給他一個離別的禮物,讓他不再跟那些兄弟廝混,將心思全放到我身上。既然要和大學女生一爭高下,我或許應該多點女人味,不能太幼稚。 「我應該……我要怎麼……?」我邊笑邊用雙手遮臉道:「真不敢相信我竟然在說這個。」 「這又不是太空科學,只要脫光衣服,用手機照張相,然後傳給他,」瑞秋說:「超簡單!」 芳妮將手搭在我肩上說:「對了,拍的時候還要露出『看你錯過了什麼?還有更精采的唷!』那種表情,保證讓他口水狂流。」 音樂節奏震天價響,越來越大聲。所有人都離開游泳池,在池畔狂奔。晃動的火把光影在每個人半裸的肌膚上舞動,大家看起來都非常黝黑、光滑和柔軟。這一刻,讓人感覺夏日永遠不會結束。 音樂的旋律讓我的腦袋嗡嗡作響,內心無比緊張。這感覺很微妙,彷彿身體中的每條神經都無法動彈。 「可是,我不敢。」我輕聲說,但內心卻覺得我可以。 「為什麼不敢?我就敢!」瑞秋說話的口氣充滿不屑,彷彿我是她見過最膽小的人,「我哥的女朋友就常自拍,而且她才國中三年級。」 「那張照片可以表達妳有多愛他,」芳妮誠懇地說:「讓他知道妳永遠屬於他,懂嗎?」 這正是我想要的,完全符合我的心意,我要讓凱爾博知道,他的兄弟或許很重要,但我對他才是真心的。我愛他,我願意奉獻一切,他不能忘記我。 換了首歌,沒多久,又換了下一首。夏安和安妮走了過來,和瑞秋擠在一張躺椅中;芳妮和幾個女孩正在討論她們有多討厭教練。時間越來越晚,幾個年紀較大的青少年也陸續出現,他們披著浴巾衝到池邊,神情像是他們才是這地方的主人。派對持續著,空氣中充斥著音樂、水花和尖叫聲。我的思緒卻已經飄走,飛到自己的世界中,我在許多雜亂的念頭中載浮載沉,一圈接著一圈,直到頭昏腦脹,卻充滿了勇氣。 「我決定做了!」我的話讓瑞秋和芳妮瞪大眼睛。 「什麼?」夏安問:「決定做什麼?」 我沒回答,將杯中的飲料一飲而盡,然後站起來往屋裡走。這時還聽到身後瑞秋正跟其他女孩竊竊私語的聲音,但我沒有回頭。

作者資料

珍妮佛.布朗(Jennifer Brown)

珍妮佛‧布朗跟丈夫及三個小孩定居於密蘇里州堪薩斯市,並在那裡從事創作。除了書寫嚴肅的議題,珍妮佛還曾經兩度獲得「爾瑪‧邦貝克世界幽默獎」,更是《堪薩斯市星報》的專欄作家。《恨意清單》可說是她的處女作。

基本資料

作者:珍妮佛.布朗(Jennifer Brown) 譯者:翁宛鈴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4-11-18 ISBN:9789571057538 城邦書號:SPB2504107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