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野蠻遊戲(04):驚天動地(上)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網上閱覽數超過20,000,000的人氣巨作! ◆2010年6月起在日本最大的小說.漫畫投稿社群「E★Every Star」推出新作品。在總數68萬件作品中,榮獲綜合排行榜第1名! ◆自《國王遊戲》後,最令人恐懼、戰慄的生存對戰小說! ◆漫畫持續連載中,第二集一推出便緊急再版! ◆即將改編成動畫,已改編成社群遊戲! 格鬥系對戰殺戮小說《野蠻遊戲》,全系列熱銷破萬! 大受歡迎的戰鬥對決,就要揭露最後的真相! 從七百八十五萬人開始的淘汰賽,即將展開最終八萬人的對決! 你最好贏,因為沒贏的,都死了! 約好了,我們,要一起活下來! 【故事簡介】 支配世界嗎?恭敬不如從命。 勝者為王的道路,從來都只看走的人夠不夠狠心! 僅存不多的尊貴玩家們, 幹得好!請好好品嘗這份令人陶醉的甜美餘韻。 殺掉一半人才得來的勝利,滋味想必很棒吧? 想不想知道自己到底能爬多高? 簡單,只要成為贏家,全世界都會被你踩在腳下! 第四回合: 與一百五十人對決,擊殺他們以取得晉級資格! 讓他們全部成為手下敗將吧, 因為沒贏的,都死了! 【目錄】 前情提要 主要登場人物介紹 第34章 目的 第35章 叛徒 第36章 desert 第37章 夏鮫來解謎之③ 第38章 第三回合落幕前夕 第39章 友情 第40章 毀滅的開始 戰爭的開始 第41章 第三回合落幕 第42章 第四回合開始! 第43章 我的抉擇 第44章 邁向總決戰 第45章 迎擊部隊與出擊部隊 第46章 全面戰爭啟動前 第47章 最後一天 第48章 全面戰爭啟動

內文試閱

  「這世界運作一段時間後,就會毀滅。」   「毀滅……不再存在了嗎!」   「沒錯。諾亞創造的每個平行異世界,各有不同長短的壽命,因為諾亞的力量尚未強大到可憑一己之意決定世界的壽命。平行異世界又名垃圾場,我們用來丟棄毀損的裝備,或是可被用來反叛皇帝陛下的能力,換言之,就是丟棄無用能力的垃圾場。」   即便瞭解這其中的因果,但我們日後該如何是好!   對了,阿歲。我該靜下心來,稍微想想答案就出來了。   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改變不了新撰組的目的,擊潰營運委員會。就是這麼簡單。   「這世界多久以後會走向盡頭?」   「這個……我也不清楚……」   一切我都懂了。我從椅子上站起身,交代卑彌呼:   「開會吧。幫我把總長、參謀和各隊隊長都找來。」   約莫一小時後,隊長們一個個地來到會議室。   總司失了魂似的走進來。看那樣子,要和敵人作戰只怕有困難吧……   六番隊的古手川也尚未到場。聽說他去找虹玉虹石,應該已經回來了……倘若他得知阿歲的死訊,想必會悲痛欲絕。   我也很悲傷啊……然而,身為局長,絕不能沉浸在哀傷之中!   我環顧會議室內的眾人,看看誰尚未到場。古手川就不用說了……剩下的,除了天草和高杉之外,全員到齊……會議也該開始了。   「現在開始作戰會議!」   ┼涉谷和也┼   晨曦璀璨,才剛從青森縣抵達東京,阿仁就在地下停車場得知土方先生的死訊,飛奔上樓。我也感到沮喪,無法相信那個肉包男,不對,副局長居然死了。之後,我們在各自的房間待命。我手上拿著阿仁忘了取下的車鑰匙。   在白神山地發生的一切,讓我十分疲憊。我伸展筋骨,恢復一下精神。   噗噗噗噗噗!   晨光自窗簾縫隙間透進屋內,我用手遮住光線,掏出了SG。   有人寄簡訊給我……寄件者是……   ──────────────────   寄件日期:2009/09/04 05:44   寄件者:工藤真文   主旨:有事找你   ──────────────────   待會兒有空見個面嗎?   我有話要跟你說……          ──END──   ──────────────────   會是什麼事啊……自從真奈美死後,真文一直心情低落,她是為了這件事吧?   我一回覆她OK,沒多久,就又收到一封簡訊。寄件者自然是真文,內容是十分鐘後在一樓大廳碰面。   我知道,真文因為真奈美喪命而難過,但最感悲痛的人則是阿仁。   大叔死的時候,在場的是阿仁,我不在;在白神山地,他又失去了真奈美,接著是他的恩師,副局長土方先生,怎麼想,他都不可能平靜以對。   正是在這種時候,哪怕孤軍奮戰,我也該堅強。   『你總算明白了這個道理啊。當一個人能正視悲傷,克服了它之後,就會變強。』   闇刀這番話,我心有戚戚焉。看了看時鐘,距離約定的時間剩不到五分鐘了。   我搭乘電梯下樓,來到一樓大廳。   現在正值清晨,再加上大多數的隊員外出尋找虹玉虹石,大廳冷清清的。   我坐在沙發上,等待真文。看了看SG,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   從一樓的玻璃帷幕牆向外望去,丸之內街上林立的大樓一覽無遺。   大樓玻璃反射著晨光,我欣賞了這幅美景好一會兒,很久沒如此悠閒了,而且也沒怪獸來襲。一連多日,分秒都戒慎恐懼,讓我極為疲累。   話說回來,真文好慢哪。   我看了看SG,十五分鐘過去了。   她到底在幹麼?   『和也,我有話要跟你說。』   至今保持沉默的闇刀,突然對我發話了。   「抱歉,我現在好累,而且待會兒真文有事要跟我談,回頭再跟我說。」   我終於忍不住打了呵欠,真文怎麼還沒來啊……   ┼工藤真文┼   我找和也見面,但過了約定時間,卻還沒離開房間。   我要找和也,就是為了吾朗委託我轉交的信。我擔心這封信的內容會傷到和也的心,因此發愁著是否要把信交給他。   若是讓和也知道這封信的事,他必然會想看看內容。我知道,和也心裡還抱著一絲絲希望,相信著吾朗。   我該先看看這封信嗎……看一下應該不打緊吧?   雖然我已經下定決心,連看都不看就把信交到和也手上,但我的心卻輕易地動搖了。   和也正在等我……明明我該過去了……我卻手裡緊握著這封信,無法邁出步伐。   吾朗葫蘆裡賣的到底是什麼藥?   那段高中歲月恍如夢境般飄渺虛幻。那時候,我、和也、阿仁、吾朗與真奈美過著快樂的高中生活,日子很平靜,現在想來令人無法置信……豈料,我們幾人因為這場遊戲,再度奇蹟似的重逢。   然而……為何事情會演變成這種……局面呢?真奈美居然和我們天人永隔了。   咔嚓!   我聽到開門聲。有人進入我的房間。   和也來到了我面前。   我連忙將手負到身後,把信藏了起來。   和也焦急地說:   「抱歉,我敲了好幾次門……而妳都沒回應,我擔心妳該不會出事了,所以擅自入內。」   說著,和也便在桌子對面的一張椅子落座。   「妳要跟我談什麼?怎麼了?」   和也對我溫柔地笑著。   「是真奈美的事嗎?」   我無法說出實話,只是搖頭否認。   「不管什麼事,妳儘管告訴我。」   和也被我約去見面,被放了鴿子非但沒生氣,還溫柔以對。   我的心竄過一陣痛楚,猶如被人刺了一刀似的,胸口緊縮起來。   「沒關係啦,真文,慢慢說。」   和也大概察覺到我的心情,臉上笑容依舊。    ……我得實話實說……   「我啊,遇見了吾朗。」   「碰到他……什麼時候?」   和也一改先前的笑容,倏忽變得嚴肅,定睛看著我。   「……在白神山地,我們分道揚鑣,而真奈美為了抵擋獅子下車之後,又來了一個敵人,在我們逃命之際……吾朗現身了。」   「然後呢?」   「他出手救了我……」   「……」   「他還說,他是來見你的。」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將那封信交給和也了……   我將藏在身後的那封信拿出來,遞給和也。   信封依舊閃耀著金色光華。和也將視線從我身上挪開,看向那封信。   「他說,要我將這封信交給你……」   和也從我手上接過信,冷靜地拆開信封,取出信紙讀了起來。   ┼涉谷和也┼   我從真文手上接過信,拿出裡面的信紙。   信封內是一張折得整整齊齊、閃著金光的信紙。   我展信閱讀。    DEAR 涉谷和也    你好嗎?我想應該不可能。    首先跟你道個歉。毫無理由、冷不防地刺了你一刀就落跑,對不起。    不過,想必你不可能原諒我。    我有件事想拜託你,因此提筆寫了這封信。    在第三回合快結束前,日期就約在十月一日好了。    下午五點,別告訴任何人,你帶真文來我們再次重逢的那個地方赴約。    也就是東京鐵塔下。    做個了斷嗎?不,我想跟你談談友情這檔事。    我想,你應該不曉得如何回信,所以就免了。    雖說這是任性的要求,但我相信你一定會前來。    我等你。     FROM 桐野吾朗   「我可以看看信裡寫了什麼嗎?」   真文滿臉不安地看向我。   「好啊。」   我將閃著金光的信紙遞給真文。   一接過那封信,真文旋即認真地讀起來。   『信上寫著什麼?』   吾朗表示想跟我見面。   『什麼!那就去啊,然後把他碎屍萬段!那個死小鬼!讓你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闇刀頭一次說話這麼毒,激動地在我腦海中破口大罵。   讀完信後,真文看著我,說:   「這種人別理他!你犯不著依約見面!」   真文泫然欲泣,略微激動地抓住我的雙肩。   「對不起,我果然不該讓你看這封信的。對不起,若是我沒交給你就好了……」   妳錯了,真文。讀完信的那一瞬間,我就打定主意了。   「謝謝妳這番心意,真文,可我想跟吾朗見一面,好好談一談。」   『說得好!這才是真正的男子漢!把他碎屍萬段!』   「和也……」   「真文,去不去妳自個兒決定,但就算妳不去,我還是會去赴約。我想,那傢伙或許有什麼苦衷吧……順利的話,說不定他會再次成為我們的夥伴!」   『蠢蛋!你到底是多天真啊!你被他捅了一刀耶!好歹要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真文沒答腔,不悅地垂下頭。   「時間還早,真文妳好好考慮。」   「我知道了……」   「那我要回去了。」   真文……抱歉,無論如何,我都想跟吾朗見一面。   一回到房間,我一頭栽倒在床上,然後像被床吸進去似的進入夢鄉。   我萬萬沒料到,當晚居然會發生那種事……睡得十分安穩。   ┼天草四郎┼   從青森縣順利返回東京,一下阿任的車,我就帶著諾亞去搭電梯。   「我現在就帶妳去見局長。」   我告訴長相帶著稚氣、美麗的諾亞。   「我認識他。以前我和他見過一次面。」   諾亞和局長打過照面?我大感吃驚。   儘管在這非常時刻,真文小姐的倩影依然占據著我的心思。   電梯到達五十樓,我朝著局長室走去。   咚咚。   我設法穩住狂跳的心臟,敲了敲門。   想必眾人會將我當作救世主景仰、歌頌、讚揚吧。   「天草四郎歸隊!」   局長沒應聲…這可怪了。   「天草總長!」   我聞聲回頭,就見開發班的隊員站在我身後。   「怎麼了……你知道局長他人在哪兒嗎?」   「局長召開緊急會議,正在和各隊隊長開會!」   「什麼?」   我掏出了SG,檢視背面螢幕。   收到簡訊以及來電未接的燈號正亮著。   看來是我疏忽了。   「你來找局長有什麼事?」   「我來將土方副局長的真人實境鬥影像拿給局長。」   「真人實境……鬥?你在胡說什麼啊?副局長怎麼可能……」   我一時無法理解這番話的意思。他說的是播放死者往生前影像的機器吧?   然而,那隊員似乎不是在開玩笑,嚴肅地說:   「土方副局長與敵人作戰,不幸身亡。」   身亡……換句話說,就是死了……吧?   我茫然了……   我和副局長共同度過的歲月,一道接一道浮上心頭。連我的第六感都沒預料到這件事,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副局長的遺體目前安置何處?」   「已入殮,棺木停放在四十九樓的副局長室。」   「我知道了。真人實境鬥的影像交給我保管,我在局長室等候。你先離開吧。」   我從隊員手中接過光碟片。   「瞭解!不過,這個小女孩是誰?」   「她是拯救這個世界的關鍵。」   

作者資料

黑井嵐輔(Lance-K Kuroi)

1987年2月3日生,現居東京。 在廣告公司上班之餘,自2009年3月起在「Mobage」開始執筆連載小說,筆名為LANCE。 出道之作『savanna GAME(野蠻遊戲)』在1年連載期間內閱覽數就超過1500萬,成為人氣巨作。 2010年6月起在日本最大的小說‧漫畫投稿社群「E★Every Star」開始推出新作品。在總數68萬件作品中,榮獲綜合排行榜第1名。 現在《野蠻遊戲》的續篇《Dead Future》正在熱烈連載中。

基本資料

作者:黑井嵐輔(Lance-K Kuroi) 譯者:阿翔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4-09-18 ISBN:9789571056845 城邦書號:SPB2503417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