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十二國記:月之影 影之海(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十二國記:月之影 影之海(下)

  • 作者:小野不由美(Ono Fuyumi)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4-08-12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暢銷必買VIP

內容簡介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第一彈磅礡上市! ◆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 ◆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 ◆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2014年10月即將推出中文版! ◆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 ◆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 ◆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 景王陽子,御駕歸來!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 「我一定要活著回去」── 顛沛流離的陽子來到了巧國,和毫不留情地攻擊她的妖魔奮戰。 她多次遭到背叛,內心深受傷害,直到遇見半獸樂俊,重傷的心靈才得到撫慰。 為了尋求返回家鄉的線索,她和樂俊一起去拜訪雁國的君王,卻得知命運殘酷的真相。 而這一切,都只是某個巨大「抉擇」的序幕!

內文試閱

  「聽說海客都是從倭來的。」   這一次,陽子清楚地聽到了「倭」這個字。可能是因為陽子已經知道這個字眼的意思,所以不需要翻譯了。   「雖然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聽海客說,的確有一個名叫倭的國家,雖然也有人搭船想要去找倭,但最終也沒有回來。」   如果日本真的在虛海的彼岸,只要把船一直向東行駛,就有可能回家,但是穿越月影來到這裡的陽子很清楚,用這種方法無法回到那個世界。   「另外,聽說金剛山的某處有一個名叫崑崙的山,那裡稱為中國,會有山客從中國來到這裡。」   樂俊說完,寫了一個「漢」字。   「山客?原來除了海客以外,還有其他人誤闖這裡嗎?」   「有啊。海客是漂到虛海的海岸,山客則是來到金剛山的山麓,這個國家的山客並不多,反正都會被追捕。」   「原來是這樣……」   「一般人無法去漢或倭,只有妖族、神仙才能去,但是,當蝕發生時,那裡的人也會漂來這裡,變成這裡的山客和海客。」   「喔……」   「聽說在漢和倭,房子都是用金銀美玉建造的,國家富裕昌盛,農民也過著像王侯般的生活。人都可以飛天,一天可以飛千里,即使是嬰兒,也具有可以打倒妖魔的神奇力量。聽說這裡的妖魔和神仙是喝了那裡深山的泉水,才會有那些神力。」   樂俊說完看著陽子,陽子苦笑著搖頭。   陽子不由地覺得樂俊說的一切太奇妙了。如果回到原本生活的世界,把這些事告訴別人,別人一定會以為是童話故事,沒想到這個世界也有童話。   想到這裡,陽子輕輕笑了笑。   陽子一直以為這個世界很異常,但到底是這個世界異常,還是陽子本身異常。   她知道答案,也終於恍然大悟,難怪海客會遭到追捕。   「……既然蝕和海客有密切關係,所以漂流到巧國的海客幾乎都難逃一死。」   陽子靜靜地思考著過去那些海客的命運片刻,才終於開口說道。   「是啊……陽子,你以前是做什麼的?」   「學生。」   「是喔。」樂俊似乎深有感慨,「有些海客具有這裡所沒有的技術和知識,這種人可以在高官的保護下生活。」   原來如此。陽子發出自嘲的笑聲。陽子並不具備任何對這個世界有所貢獻的知識。   「……你知道回倭的方法嗎?」   陽子問,樂俊露出為難的表情。   「俺不知道……也許我不該這麼說,」牠遲疑了一下,「俺猜想應該沒有方法可以回去。」   「不可能。既然可以來這裡,就一定可以回去。」   樂俊聽了陽子的話,垂下鬍鬚,喉嚨發出「咻」的聲音。   「陽子,人無法渡過虛海。」   「但我不是過來了嗎?所以才會在這裡。」   「即使能來,也回不去。事實上,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任何海客或是山客成功地回去。」   「這……不可能。」   她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回不去」這句話。   「蝕呢?等到再發生蝕不就好了嗎?這樣的話,就可以回去了。」   陽子激動地問,樂俊失望地搖著頭。   「誰都不知道蝕會在什麼時候,在哪裡發生。不,雖然有時候知道,但人還是無法去那裡。」   不可能。陽子再度在心裡說道。如果無法回去,景麒應該會告訴自己。當初他什麼都沒說,從他的態度中,也完全不覺得再也無法回去。   「我在倭被蠱雕追趕,所以逃過來……」   「蠱雕?逃過來是指逃來這裡?」   「對,那個叫景麒的人帶我逃過來的。」   「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沒錯,景麒帶我來這裡。正確地說,他告訴我,蠱雕想要殺我,為了安全,必須來這裡。」   陽子說完,看著樂俊。   「既然這樣,當不再有危險的時候,不是就可以回去嗎?他還說,如果我無論如何都想回家,他會送我回去。」   「太荒唐了。」   「景麒帶著會飛的怪獸,那些怪獸和你一樣會說話。他說,如果直奔這裡的話,單程需要一天的時間。既然他說單程,就代表有雙程這件事啊,至少不會在絕對不可能回去的時候用這個字眼……你不覺得嗎?」   陽子徵求樂俊的同意,但牠遲遲沒有開口。   「俺不是很清楚……但的確好像發生了嚴重的事。」   「……我剛才說的事這麼非比尋常嗎?」   「當然非比尋常啊,因為蠱雕這種妖魔的出現非同小可,有時候會把附近的里都一掃而空,而且你說蠱雕特地去那個世界,攻擊某個特定的人,俺第一次聽說這種事——所以,那個叫景麒的人就這樣把你帶來這裡嗎?」   「嗯。」   「俺之前曾經聽說,像是妖族,甚至是神仙也只能自己自由地來來去去,不管景麒是何方神聖,他居然可以把你帶來這裡,俺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事。俺搞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這很不尋常。」   樂俊似乎陷入了苦思,一雙烏黑的眼睛看向陽子。   「所以,你現在想怎麼樣?想要保命,還是想回家?」   「……我想回家。」   聽到陽子的回答,樂俊點了點頭。   「俺想也是,只不過俺不知道讓你回家的方法,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去雁國。」   「嗯,去了雁國之後呢?」   「俺不覺得公所的人或州侯有辦法處理這件事,去了雁國之後,可能要借助延王的力量。」   陽子呆然地看著樂俊寫的字。   「延王……是君王?」   樂俊點了點頭。   「雁國的每一代君王都叫延。」   「但是,君王願意幫助我嗎?」   「不知道。」   那不是白費工夫嗎?陽子差一點這麼說,但好不容易忍住了。   「雖然不知道,但總比一直留在巧國好,而且比向巧國的君王求助更多了一份希望。因為延王是胎果。」   「胎果?」   「胎、果,是在那個世界出生的人,偶爾會發生這種事,明明是這裡的人,卻因為陰錯陽差,在那裡出生了。」   陽子張大了眼睛。「有這種事?」   「對,真的只是偶爾才會發生,只是不清楚是在那裡出生這件事純屬偶然,還是回到這裡這件事是偶然。」   「……是喔。」   「這裡有三個有名的胎果。雁國的延王、延宰輔和戴國的泰宰輔。」   「宰輔?」   「就是輔佐君王的宰相。聽說泰宰輔已經去世了,泰王下落不明,國家紛亂,根本無法去那裡,所以還是該去雁國比較好。」   陽子有點傻住了。一方面是因為一下子接收了太多資訊,也可能是突然知道了未來該怎麼做。   去找君王不是就等於去找首相或總統嗎?真的有可能嗎?她在這麼想的同時,又覺得有點困惑,原來自己被捲入了這麼非比尋常的事。正當她陷入沉思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家門從外側拉開後,一個中年女人站在那裡。「樂俊。」   老鼠聽到聲音抬起了頭。「娘。」   樂俊的鬍鬚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俺撿到一個奇妙的客人。」    陽子一臉錯愕。因為走進來的女人是如假包換的人類,她似乎也嚇了一跳,看了看樂俊,又看了看陽子。   「客人?這個年輕女生怎麼了?」   「在樹林裡撿到的,上次槙縣發生蝕時,她漂流到這裡來了。」   「啊喲。」女人嘀咕了一聲,臉上掠過一絲緊張,然後看著樂俊的臉。   陽子緊張起來。這個女人已經聽說有海客從槙縣逃走的事嗎?果真如此的話,她會像樂俊一樣,繼續藏匿陽子嗎?   「……那一定受了不少苦。」   陽子屏住呼吸看著他們母子,那個女人對她笑了笑,然後回頭對樂俊說:   「既然這樣,你應該叫我回來啊。你會照顧女生嗎?」   「俺照顧得很好啊。」   「是嗎?」女人笑了笑,用含笑的眼神看著陽子。   「……對不起,因為我有事出門,不知道樂俊有沒有好好照顧你?」   「喔……有啊。」陽子點了點頭。   「我發高燒,動彈不得,是牠救了我,謝謝。」   「是喔。」女人瞪大了眼睛,快步走到陽子面前。   「現在下床沒問題嗎?」   「對,牠照顧得無微不至。」   陽子在回答的同時,警戒地觀察著女人的表情。   樂俊是怪獸,所以問題還不大,但她無法相信女人,因為她不敢相信人類。   「既然這樣,你更應該叫我回來,真不夠細心。」   被女人這麼一說,樂俊不滿地仰起鼻子。   「俺有好好照顧她,而且她身體也好多了。」   女人探頭看著陽子的臉。   「那太好了……現在下床也不會不舒服嗎?是不是該多休息?」   「現在已經好了。」   「對嘛。啊,你穿的這麼單薄——樂俊,你去拿衣服過來。」   樂俊慌忙衝進隔壁房間。   「茶也都涼了,你等一下,我再去泡新的茶。」   女人從內側鎖好門,快步從後門走去水井旁。陽子目送她的身影離開後,悄聲問抱著薄上衣走回來的樂俊:「你媽媽?」   「對啊,俺沒爹,爹很早就死了。」   樂俊的父親是人類嗎?還是老鼠?   「是你的親生母親?」   陽子戰戰兢兢地問,樂俊一臉納悶。   「當然是俺真正的娘啊,因為是俺娘把俺摘下來的。」   「摘下來?」   樂俊點了點頭。「俺娘把俺從里樹上摘下來,就是俺住的樹果。」   說到這裡,樂俊突然恍然大悟。   「聽說那裡的孩子都是在母親的肚子裡長大,真的有這回事?」   「……嗯,通常都是。」   「肚子裡有樹果?那要怎麼摘下來?會垂到肚子外嗎?」   「我不太懂摘下來的意思。」   「就是把長在樹上的卵果摘下來。」   「卵果?」   「卵的果實,差不多這樣大。」   樂俊雙手抱在一起,向陽子比著大小。   「黃色的果實,小孩子躺在裡面,長在名叫里樹的樹枝上,父母去摘下來。你們那裡沒有卵果嗎?」   陽子輕輕按著額頭,這和她瞭解的常識相差太大了。   「好像不太一樣……」   樂俊好奇地看著陽子,陽子露出了苦笑。   「在那裡,小孩子都在母親的肚子裡,然後母親把孩子生下來。」   樂俊瞪大了眼睛。   「像雞一樣?」   「雖然有點不一樣,但感覺差不多。」   「為什麼會有小孩子?肚子裡有樹枝嗎?那要怎麼摘下肚子裡的樹果呢?」   「嗯……」   陽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時,樂俊的母親回來了。   「來吧,我來泡茶,肚子餓不餓?」   樂俊的母親一邊聽兒子說明陽子的事,一邊俐落地做饅頭。   「所以啊,」樂俊的小手抱著一大塊饅頭說:「我們討論後決定,最好去雁國看看。」   樂俊的母親點著頭。   「是啊,這是個好方法。」   「所以,俺打算送陽子去關弓,娘,你準備幾件衣服給她。」   樂俊的母親聽了,臉上明顯露出緊張之色。   「這……你?」   「不用擔心,俺快去快回,只是送人生地不熟的客人一程而已。娘,您這麼能幹,一個人在家也沒問題吧?」   樂俊的母親凝視牠片刻,然後才點了點頭。   「好吧——那你們路上小心。」   「樂俊,」陽子插了嘴,「我很感謝你的心意,但我不能再麻煩你了。你已經告訴我怎麼走了,我應該可以自己去。」   陽子當然不可能說,其實是她害怕有人同行。   「可不可以請你把剛才的地圖再畫一張給我?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   「陽子,如果只是去雁國問題還不大,但如果要去找君王,你一個人辦不到。即使知道路怎麼走,要三個多月才能走到皇宮所在的關弓。沿途的食物問題要怎麼解決?要住哪裡?你身上有錢嗎?」   陽子沉默不語。   「你對這裡一無所知,一個人去不了那裡。」   陽子陷入了沉默,猶豫了很久,最後才點頭答應。   「……謝謝你。」   說完,她用餘光掃到了用布包起的那把劍。   有樂俊同行的確比較方便,只不過這對母子看似幫助了陽子,只是沒有人能夠保證是否出於真心。目前還不知道他們是敵是友,但既然他們已經知道陽子接下來的去處,就必須弄清楚這件事。因為如果陽子一離開,他們立刻去向公所告密,在阿岸等待她的就不是船隻,而是天羅地網。   帶樂俊一起上路,就可以成為要脅這個女人的人質。萬一發現樂俊對自己有危險,就用劍解決牠。   ——想到這裡,陽子發現自己變得很無情。

作者資料

小野不由美(Ono Fuyumi)

出生於日本大分縣中津,就讀大谷大學期間,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一九九三年,《東京異聞》入圍日本奇幻小說大獎,引起了廣泛討論。二○一三年,以《殘穢》榮獲山本周五郎獎。著有《魔性之子》、《月之影 影之海》等「十二國記」系列作品、「惡靈」系列作品、《屍鬼》、《黑祠之島》、《鬼談百景》和《芒草工務店怪譚》(原名:営繕かるかや怪異譚,此為暫譯中文名)。

基本資料

作者:小野不由美(Ono Fuyumi) 譯者:山田章博 繪者:山田章博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4-08-12 ISBN:9789571056593 城邦書號:SPB250360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