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艾西莫夫機器人短篇全集(全新修訂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台灣科幻推手葉李華全新修訂譯本 ◆八次雨果獎、二次星雲獎得主、二十世紀科幻小說重量級作家經典作 ◆收錄好萊塢鉅片《機械公敵》、《變人》原著 ◆Amazon讀者四顆半星熱情推薦 ◆博客來讀者五星推薦 科幻大師艾西莫夫畢生機器人故事完整收錄 科幻迷非讀不可的經典之作 艾西莫夫打破科幻史上的人機對立公式,創作出「機器人學」與所有機器人故事都無法不引用的「機器人學三大法則」。例如經典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遊」、漫畫家浦澤直樹的經典機器人漫畫《PLUTO冥王》、丹尼爾.H.威爾森的暢銷科幻小說《機械啟示錄》等作品都深受其影響。 艾西莫夫的機器人故事探討了機器人心理、人與機器人之間的感情,十足觸動人心。本書收錄31篇精巧機智的機器人故事,包括艾西莫夫在1940年發表的第一篇機器人故事〈小機〉、機器人四部曲主角貝萊與丹尼爾的番外篇〈鏡像〉、電影「變人」原著〈雙百人〉,還有好萊塢巨片「機械公敵」的故事起源《我,機器人》等,並獨家呈現「機器人學」與「三大法則」如何首度登場。 「機器人系列」是艾西莫夫的最愛! 「機器人系列」是「銀河帝國」與「基地」系列的開端,銀河未來史的必讀前傳。艾西莫夫充分利用「機器人學三大法則」隱藏的邏輯陷阱,結合科幻與推理,鋪陳出讀者最喜愛的「機器人系列」,是奠定艾西莫夫大師地位的關鍵作品。本書完整收錄機器人系列短篇,是機器人迷絕對不可錯過的精華之作! 沒有艾西莫夫,就沒有現代機器人! 創造機械手臂的「機器人學之父」恩格伯格,曾透露自己之所以對機器人產生濃厚興趣,便是因為讀了艾西莫夫的機器人故事。除了AIBO 電子寵物狗是收錄本書的作品〈機犬〉的具體實現,如ASIMO的人型機器人更是早就出現在艾西莫夫的作品當中。 【讀者熱情推薦】 「我不算是個死硬派的艾西莫夫迷,但我卻完全無法放下這本故事集!!…充滿了多變的情節與人物!」 --美國明尼蘇達州讀者 jeff-barnes 「艾西莫夫對『未來歷史』的驚人有趣介紹!這些精心安排的故事,充滿了艾西莫夫擅長的幽默,更顯示了他述說充滿娛樂性故事的功力。」 --美國印第安那州讀者 Neal C. Reynolds 「艾西莫夫的機器人成功的讓你好好看看人性的真實意義。實在太可惜我們無法再讀到更多……艾西莫夫,我們真的很想念你……」 --亞馬遜讀者

導讀

艾西莫夫偏心的理由
◎文/葉李華   科幻大師艾西莫夫用了半生的歲月,以整個銀河系為背景,撰寫了一套俯仰兩萬載、縱橫十萬光年的未來史,為二十世紀科幻文壇,立下一個難以超越的里程碑。   這套名副其實源遠流長的「大河科幻小說」,其上、中、下游分別為機器人系列、銀河帝國系列與基地系列。雖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但艾氏晚年曾在一篇文章中「偷偷告訴讀者」,還是機器人系列在他心中占了最重的份量。   如果要認真探究艾西莫夫為何「偏心」,至少得寫一篇上萬字的論文。但若抽絲剝繭,直指核心,那麼首要的理由,應當是三大系列中,要數機器人系列最為豐富多元,並且包羅萬象。   最簡單的例子,本系列包含三十幾個中短篇(主要描述近未來世界,全部收入《艾西莫夫機器人短篇全集》一書)以及四部長篇(描述大約兩千年後的遠未來),就和其他兩大系列,在結構上有顯著的不同。   其次,雖說早在一九四二年,艾西莫夫就以「機器人學三大法則」,開創了一個嶄新的科幻領域,並終身奉行不渝,以致他筆下的機器人,無異於三大法則的化身(只有極少數例外),然而這絕不代表,在本系列各個故事中,除了三大法則之外,再無其他可觀之處。   事實上,艾氏在闡揚三大法則之餘,總不忘求新求變,在他的機器人小說裡,加入其他(科幻或非科幻)主題和元素,尤其擅長將表面上冷冰冰的機器人,寫成有情有義甚至賺人熱淚的角色。這在《機器人短篇全集》的中短篇裡,已經屢屢可見,到了本系列的長篇部分,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致。   舉例而言,貫穿四部長篇的主角丹尼爾,便是這類機器人的典型,至於「後起之秀」的吉斯卡,在情義這方面的表現,也可說不遑多讓。   此外,就類型小說而言,本系列每一部長篇,都並非單純的機器人科幻小說。但在探討這個特點之前,需要先做些歷史背景的介紹。   若從寫作順序來看,四部長篇明顯分割成兩個時代,《鋼穴》和《裸陽》是一九五○年代的作品,《曙光中的機器人》和《機器人與帝國》則晚了近三十年。可是,在研究這四本書的時候,最好避免這樣的二分法,因為實際上,艾氏早就有心寫成一套「機器人三部曲」,只是好事多磨,早年未能完成這個心願。換言之,《曙光中的機器人》可算是難產多年之後才終於誕生的作品,其基本架構並未偏離當初的寫作大綱。   後來,讀者們自然而然,將這三本書合稱為「貝萊三部曲」,因為這三個故事的第一男主角,是一位名叫貝萊的地球警探。由此即不難想像,貝萊三部曲同時也是標準的推理小說;每一個故事,都以一件凶殺案為主軸。   兩種類型小說的聯姻,總是能帶來無窮的新意,在這個實例中,艾西莫夫更是將「科幻+推理」玩得出神入化。一來,他本身也是推理迷(自己也動手寫過);二來,機器人學三大法則天生就是極佳的推理題材;三來,推理小說在科幻世界裡找到了更寬廣的舞台,使得以巧智見長的艾西莫夫,倍感如魚得水,揮灑自如。   因此之故,在這套三部曲中,處處可見顛覆傳統推理小說的情節,其中最重要的,當數機器人可以扮演各式各樣的角色,從警探到受害者,從凶手到幫凶和凶器,幾乎無所不包。只不過,在此當然不能討論機器人行凶是否有違「第一法則」,得請大家靜待作者揭開謎底。   至於第四本長篇,則需要多花些筆墨來討論。   首先,在這個故事裡,貝萊已經作古將近兩百年,成了銀河中家喻戶曉的傳奇人物(頗為類似基地系列的謝頓),所以當然可將這本書,視為貝萊三部曲的「後傳」。   我們只要多讀幾遍,即可發現艾氏相當用心經營這本後傳,比方說,他特別利用倒敘手法,讓讀者瞥見貝萊臨終前,所交代的一番重要遺言(導致丹尼爾悟出了凌駕三大法則的「第零法則」,其影響力一直延伸到基地系列的大結局)。此外,貝萊三部曲的場景,分別是地球、索拉利星和奧羅拉星,而在本書,或許為了暗示它是三部曲之後的「句點」,所以刻意讓這三顆行星,都在故事裡占有一席之地。   更耐人尋味的是,如果我們換個角度,不難看出由於第四冊的加入,這個「四部曲」還巧妙地組成了雙重三部曲──後面三本,可稱為「嘉蒂雅三部曲」。   這位嘉蒂雅不是別人,正是遲至《裸陽》才終於出場的女主角。她的出現,替陽剛的機器人推理小說,不著痕跡地注入一絲浪漫氣息,而且愈到後面,這股氣息愈明顯。因此我們可以大膽假設,艾西莫夫至少在潛意識中,試圖將嘉蒂雅三部曲寫成一套愛情科幻小說。   所謂橫看成嶺側成峰,除了上述這些觀點,其實還能從另一個完全不同的角度,解析艾氏撰寫這本書的動機和目的。原來,在艾氏早年的作品中,刻意不讓機器人系列和其他系列扯上關係,以暗示彼此是互相獨立的虛擬歷史,但在沉潛二十多年後,艾西莫夫終於決定,要將三大系列融鑄成一個科幻有機體,亦即本文開頭所提到的銀河未來史。   種種證據顯示,艾氏在生命中最後十年,最大的心願就是修完這套未來史!所以他在這段時期所寫的長篇小說,無論機器人系列或基地系列,都含有替這個目的鋪路的企圖。而在這個補綴和自圓其說的浩大工程中,最關鍵的一環,莫過於在機器人系列和銀河帝國系列之間,搭起一座時空橋梁──在這個譬喻下,這座橋名叫《機器人與帝國》,自然再恰當不過。   最後再回過頭來,對《機器人短篇全集》做些補充。顧名思義,本書當然是艾氏所寫的機器人中短篇故事大全,其中還包括一篇貝萊與丹尼爾的故事〈鏡像〉,而《我,機器人》這部經典之作,則化整為零地藏身於這本全集內(因此嚴格說來,艾氏未來史的「機器人系列」只有五冊,並不包括《我,機器人》)。不過除了完整之外,本書另有一大特色,就是以分門別類的方式編排所有的故事。例如上述的〈鏡像〉,收錄在「人形機器人篇」;艾氏自己最喜歡的機器人故事〈雙百人〉,則收在「壓軸篇」。這種別出心裁的呈現方式,顯然兼顧了舊雨新知──新讀者很容易一目了然,老讀者則會有一網打盡的滿足感。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本書始終未曾再版,以致艾氏晚年的幾篇作品(例如蘇珊◎凱文的最後一役〈機器人之夢〉)因而成了遺珠之憾。    *  *  *      十多年前,《聯合報》王開平先生神來一筆,送給我「艾西莫夫中文世界代言人」這樣的榮銜,老實說,我內心始終相當惶恐。因為過去二十年來,雖然我一直有心想要完成「艾西莫夫未來史」三大系列的翻譯工作,可惜陰錯陽差,竟讓機器人四部曲兩度擦身而過,所以我經常戲稱自己只能算是「十五分之十一的代言人」。   如今,先有上海讀客出版社的鼓勵,後有台北貓頭鷹出版社的肯定,讓我終於得以完成這個重大心願,並以兩種中文於同一年發表。從今以後,我總算能心安理得地接受這個代言人的封號了。    【參考資料】(皆收錄於筆者個人網站「艾西莫夫未來史」單元) ◎現代機器人故事之父(《我,機器人》導讀) ◎樞紐與轉捩點(銀河帝國系列導讀) ◎不朽的科幻史詩(基地三部曲導讀) ◎基地與機器人(基地前後傳導讀)

內文試閱

雙百人
機器人學三大法則:   一、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因不作為而使人類受到傷害。   二、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三、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的情況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一   安德魯.馬丁說:「謝謝你。」然後便坐下來。他看來不像是走投無路,但事實正是如此。   其實,除了或許有人會覺得他的雙眼透著悲傷,他看來不像有任何心事,因為他臉上一片空白。他有一頭柔順、淡褐色、相當纖細的頭髮;沒有任何鬍鬚,看來剛剛刮過臉,而且刮得很乾淨。他的衣服分外老式,但剪裁得宜,主要的色調是柔和的紫紅色。   坐在辦公桌後面、跟他面對面的是一位外科醫生。桌上的名牌包括一組獨一無二的字母與數字,但安德魯懶得看一眼,稱呼他醫生就足夠了。   「這個手術什麼時候可以進行,醫生?」他問道。   外科醫生說:「閣下,我不敢說我了解這種手術該怎麼做,以及對象是什麼人。」他的聲音輕柔,帶著機器人對人類說話時不可或缺的敬意。   假使這位由不鏽鋼摻雜少量青銅製成的醫生能有什麼表情,他臉上或許會露出恭敬卻不肯妥協的神情。   安德魯.馬丁審視著機器人的右手──他用來操刀的手,此時它正極其平靜地擺在辦公桌上。五根手指都很長,被塑造成藝術性金屬迴圈,看來十分優雅、十分特殊,不難想像手術刀能與它們完美結合,暫時成為它們的一部分。   他的工作不會有任何猶豫、任何差池、任何顫抖、任何錯誤。當然,這是專門化的結果──人類對專門化有如此強烈的欲求,以致不再有幾個機器人擁有獨立的大腦。不過,外科醫生當然例外。而這一位雖然擁有大腦,他的能力卻很有限,因而他連安德魯都不認識,甚至或許從未聽說過。   安德魯說:「你想到過希望做個人類嗎?」   外科醫生猶豫了一會兒,彷彿這個問題與他既有的正子徑路格格不入。「但我是個機器人,閣下。」   「做人不會更好嗎?」   「對我而言,閣下,做個更好的外科醫生會更好。假使我是個人,我做不到這一點;想達到這個願望,唯有我是個更先進的機器人才有可能。我會樂意成為一個更先進的機器人。」   「我能隨便對你下命令,難道你不會憤憤不平嗎?我只要動動口,就能讓你站起來,坐下,向左或向右轉。」   「令你高興是我的榮幸,閣下。假如你的命令妨礙到我對你或任何人應盡的義務,我就不會服從你。第一法則說的是我對人類安全的責任,它會凌駕要求服從的第二法則之上。否則,服從便是我的榮幸……可是,我要對誰進行這項手術呢?」   「對我。」安德魯說。   「但那是不可能的,它明明是個傷害性手術。」   「這點無關緊要。」安德魯心平氣和地說。   「我絕不能造成傷害。」外科醫生說。   「對一個人,你絕不能。」安德魯說,「但我也是個機器人。」 二   安德魯剛剛出──出廠時,看起來並不怎麼酷似人類。那個時候,他的外表與世上任何機器人沒有兩樣,都是精心設計、功能齊備的鋼鐵之軀。   在那段地球上的機器人還很稀有、家用機器人更是罕見的歲月裡,他被一家人買了去。就一個家用機器人而言,他的表現可圈可點。   那家人共有四口:老爺、夫人、小姐、小小姐。他當然知道他們的名字,但他從來不用。比方說,老爺的名字是吉拉德.馬丁。   他自己的序號是NDR……後面的號碼他忘了。那當然是很久以前的事,但他若想記得,他是不會忘記的。事實則是,他並不想記得。   小小姐是第一個叫他安德魯的人,因為她唸不出那些字母,其他三人馬上跟著她這麼叫。   小小姐──她活了九十歲,已經去世很久了。他曾有一次試圖稱呼她夫人,但她不准他那麼叫;她到死仍是小小姐。   安德魯原本的任務是充當男僕、管家,以及女主人的貼身女侍。對他而言,那段日子是實驗期──其實對世界各地的機器人都一樣,只有地球以外的工廠與太空站中的機器人例外。   馬丁一家都喜歡他。他有一半時間無法做他分內的工作,因為小姐與小小姐寧願跟他玩。   小姐最先領悟如何達到這個目的。她說:「我們命令你跟我們玩,你一定要服從命令。」   安德魯說:「很抱歉,小姐,但老爺先下的命令當然有優先權。」   她卻說:「爸只是說他希望你會把房間打掃乾淨,那不算什麼命令。我在正式命令你。」   老爺並不介意。老爺寵愛小姐和小小姐,甚至比夫人還寵愛她們,而安德魯同樣寵愛她們。至少,他的行動對她們造成的效應,就人類而言,可稱之為受到寵愛的結果。安德魯將它想成寵愛,因為他不知道還有什麼別的詞彙能形容它。   安德魯當初會用木塊雕出一個墜飾,是奉了小小姐之命行事。原來小姐似乎在生日當天收到一件禮物:一個刻有螺旋花紋的象牙墜飾,而小小姐對這件事很不高興。她手邊只有一塊木頭,便將它連同一把小菜刀一起交給安德魯。   他很快就完工了。小小姐說:「真漂亮,安德魯,我要拿給爸看。」   老爺不肯相信有這種事。「這玩意你到底是從哪兒弄來的,曼蒂?」曼蒂是他對小小姐的稱呼。在小小姐向他保證,她說的真是實話之後,他轉向安德魯說:「是你做的嗎,安德魯?」   「是的,老爺。」   「這些圖案也是嗎?」   「是的,老爺。」   「你從哪裡抄來這些圖案的?」   「這是個幾何造形,老爺,它和木料的紋理相配。」   第二天,老爺拿給他一塊較大的木頭,還有一把振動式電刀。他說:「用它做一樣東西,你想做什麼都行。」   安德魯立刻動手,老爺則在旁觀看,後來又望著成品發呆許久。從此以後,安德魯再也不必服侍人了。他奉命閱讀有關家具設計的書籍,學會了製作櫃櫥與書桌。   老爺說:「這些都是不可思議的作品,安德魯。」   安德魯說:「我喜歡做這些東西,老爺。」   「喜歡?」   「它就是能使我的大腦電路流得順暢些。我聽過你使用『喜歡』這個詞,而你運用這兩個字的情況符合我的感覺。我喜歡做這些東西,老爺。」 三   吉拉德.馬丁帶著安德魯來到美國機器人與機械人公司位於當地的分公司。身為地方議院的一員,他毫無困難便獲得首席機器人心理學家的接見。事實上,在這機器人極稀罕的早期歲月,正因為他是地方議院的一員,才會一開始就有資格成為一個機器人的主人。   當時,安德魯對這些事完全不了解。但在往後的日子裡,在他見多識廣之後,他還能回憶起早先那一幕,並充分體認到其中的深意。   那位機器人心理學家,莫耳頓.曼斯基,聽著聽著漸漸皺起眉頭,而且不止一次設法抽回手指,否則它們便會一發不可收拾地在桌上打起鼓來。他有一副縮成一團的五官,一個滿布皺紋的額頭,但他實際上應該比他看來要年輕些。   他說:「機器人學並非一門精確的學問,馬丁先生。我無法對你詳加解釋,但設計正子徑路的相關數學太過複雜,頂多只能允許近似解。自然,由於我們把三大法則的內容建構得鉅細靡遺,這方面不會有任何爭議。我們當然會為你換個機器人……」   「天大的誤會。」老爺說:「他本身沒有任何毛病,他把指定的工作做得完美無缺。特殊的是,他還會以絕妙的手藝做木雕,而且絕不重複;他會製作藝術品。」   曼斯基顯得困惑不已。「奇怪。當然,目前我們正在嘗試廣用徑路……你認為,是真正的原創性嗎?」   「你自己看吧。」老爺遞給他一個小木球,上面刻著一幅遊樂場所的景觀,其中的兒童小得幾乎看不清楚,但他們都具有完美的比例,而且與紋理融合得那麼自然,甚至連紋理似乎都是刻出來的。   曼斯基說:「是他做的?」他用顫抖的手將它還給老爺,「純屬機率的好運,徑路起了特殊變化。」   「你能再做一個嗎?」   「或許不能,從來沒有接到類似這種事的報告。」   「很好!我一點也不在乎安德魯是唯一的一個。」   曼斯基說:「我有個感覺,公司會希望把你的機器人收回來研究。」   老爺突然以冷峻的口吻說:「門都沒有,休想。」他轉向安德魯,「我們現在就回家去。」   「遵命,老爺。」安德魯答道。 四   小姐開始跟男孩約會,不常在家。如今,總是出現在安德魯眼前的是小小姐──雖然她也已經不小了。她從未忘記他的第一件木雕是為她做的。她將它掛在一條銀項鍊上,一直戴在胸前。   是她最先反對老爺總喜歡將那些作品送人。她說:「拜託,爸,如果有人想要,就讓他花錢買,它值得的。」   老爺說:「你不是這麼貪財的人,曼蒂。」   「不是為我們,爸,是為了我們的藝術家。」   安德魯以前未曾聽過這個稱呼,當他閒下來的時候,他特別查了查字典。後來老爺又帶他出了一趟門,這次是去找老爺的律師。   老爺對他說:「你看這玩意怎麼樣,約翰?」   那位律師名叫約翰.范勾德。他有一頭白髮,一個鼓鼓的小腹,他的隱形眼鏡周圍泛著淡綠色。他一面看著老爺遞給他的小飾板,一面說:「真漂亮……但我聽說了。做這個木雕的是你的機器人,就是你帶來這位。」   「沒錯,是安德魯做的。是嗎,安德魯?」   「是的,老爺。」安德魯答道。   「你會花多少錢買這玩意,約翰?」老爺問。   「我不敢說,我不蒐集這種東西。」   「你信不信有人出兩百五十元向我買這小玩意?安德魯做過一組椅子,以五百元賣出去。現在我們在銀行有二十萬元,都是安德魯的作品賺來的。」   「老天啊,他讓你成了富翁,吉拉德。」   「一半。」老爺說,「另一半存在安德魯.馬丁的戶頭裡。」   「這個機器人的戶頭?」   「是的,我想知道這樣是否合法。」   「合法?」范勾德向後一仰,他的椅子立刻發出吱吱聲。「這種事沒有先例,吉拉德。當初你的機器人怎樣簽署必要的文件?」   「他簽下他的名字,由我把簽名拿到銀行去。我沒有帶他本人去銀行。除此之外,還有沒有什麼該做的?」   「嗯──」范勾德雙眼無神地沉思了片刻,然後說:「這個嘛,我們可以設立一個信託基金,以他的名義處理所有的財務,這樣一來,便在他和這個充滿敵意的世界間加上一層絕緣體。除此之外,我的建議是你什麼也別做。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人阻止你,假如有什麼人反對,讓他提出告訴吧。」   「萬一有人提出告訴,你會接下這個案子嗎?」   「為了佣金,當然會。」   「多少?」   「跟這個差不多。」范勾德指了指那塊飾板。   「很公平。」老爺說。   范勾德轉向機器人,咯咯笑了幾聲。「安德魯,有錢令你高興嗎?」   「是的,閣下。」   「你打算拿它做什麼?」   「用來支付本來得由老爺支付的款項,這樣就能節省他的開銷,閣下。」 五   花錢的機會來了。修理費相當昂貴,更新零件的花費更是驚人。這些年來,新型機器人陸續出廠,老爺十分注意這方面的發展,務必使安德魯獲得所有優秀的新裝置,直到他成為金屬之軀的完美典型。這些錢全記在安德魯的帳上。   安德魯堅持這一點。   只有他的正子徑路原封未動,老爺堅持這一點。   「新的那些不如你的那麼好,安德魯。」他說,「新的機器人毫無價值。那個公司學會了把徑路造得更精準,更一板一眼,更萬無一失。新的機器人不會起變化;他們專門執行設定好的任務,從不會走岔。我比較喜歡你這樣子。」   「謝謝你,老爺。」   「而這正是由於你,安德魯,你可別忘了。我確定曼斯基在好好看你一眼之後,馬上終止了廣用徑路的研發。他不喜歡不可預測的東西……你可知道為了想把你帶回去研究,他對我開過幾次口嗎?九次!不過,我從來沒有讓他如願。現在他總算退休了,我們終於能過幾天太平日子。」   因此,雖然老爺的頭髮日漸稀疏花白,面部肌肉逐漸鬆弛,安德魯看起來反倒比剛進家門時好得多。   夫人早就搬到歐洲某處的一個藝術家社區,小姐則在紐約成了詩人。她們有時會寫信來,但寫得不勤。小小姐結婚後住得不遠,她說她不想離開安德魯。而當她的孩子「小老爺」誕生後,她還讓安德魯拿奶瓶餵他喝奶。   添了一個外孫,安德魯覺得現在終於有人為老爺填補心靈的空缺。這時對他提出那個要求,應該不算太不公平。   安德魯說:「老爺,真感謝你准許我照自己的意思花我的錢。」   「那是你自己的錢,安德魯。」   「是你自願讓給我的,老爺。我不信有哪條法律會阻止你統統據為己有。」   「法律不能鼓勵我做不對的事,安德魯。」   「扣除所有的花費,再扣掉稅金,老爺,我有將近六十萬元。」   「我知道,安德魯。」   「我要把這筆錢給你,老爺。」   「我不會拿的,安德魯。」   「用來交換一件你能給我的東西,老爺。」   「哦?什麼東西,安德魯?」   「我的自由,老爺。」   「你的……」   「我希望買回我的自由,老爺。」

作者資料

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二十世紀科幻大師,也是舉世聞名的全能通俗作家。他生於白俄羅斯,三歲時隨父母移民美國定居紐約市,聰明絕頂的他十九歲即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又陸續於該校獲得化學碩士與博士學位。一九四九年他成為波士頓大學醫學院講師,一九五五年升副教授,三年後由於太過熱中寫作,遂辭去教職成為專業作家,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艾西莫夫無所不寫,一生著作近五百本。但不論他自己或全世界的讀者,衷心摯愛的還是他的科幻作品。他生前曾贏得五次雨果獎、二次星雲獎以及科幻界最高榮譽的科幻大師獎,逝世後又陸續獲頒三次雨果獎。近年兩部機器人科幻鉅片「變人」與「機械公敵」,便是根據他的名著改編。 相關著作 《曙光中的機器人》 《機器人四部曲之III:曙光中的機器人》 《機器人四部曲之II:裸陽》 《機器人四部曲之IV:機器人與帝國》 《機器人四部曲之I:鋼穴》 《機器人與帝國:機器人系列完結篇》 《艾西莫夫機器人故事全集》 《艾西莫夫機器人短篇全集(全新修訂版)(上)》 《艾西莫夫機器人短篇全集(全新修訂版)(下)》 《銀河帝國三部曲之III:蒼穹一粟》 《銀河帝國三部曲之II:星空暗流》 《銀河帝國三部曲之I:繁星若塵》

基本資料

作者: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譯者:葉李華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書系:科幻推進實驗室 出版日期:2014-07-02 ISBN:9789862622131 城邦書號:YS0008S 規格:平裝 / 單色 / 672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