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
生鏽的心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江戶川亂步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直木賞、泉鏡花文學賞、柴田鍊三郎賞、婦女公論文藝賞、谷崎潤一郎賞、紫式部文學賞、島清戀愛文學賞、讀賣文學賞。 出道數十年 橫掃日本文壇各大獎項第一人 社會派寫實小說女王 桐野夏生 首本極致短篇傑作選 這只是人性靜靜的瘋狂, 沒有犯罪,只多了一點執念。 就像月球的背面、門上的鏽斑一般。 幽暗、輕淺,不注意看是可以視而不見的, 但只要知道它在那裡便如同血色烙印記憶,永生難忘。

內文試閱


  

傑森


  岩佐明在轟隆作響的頭疼,以及光是眼睛聚焦便想嘔吐的強烈宿醉中醒來。

  這麼嚴重的宿醉難得一見。他頭暈眼花地環視四周一圈。這才發現自己躺的不是床而是拼木地板。身上什麼也沒蓋,衣服也是昨晚的那套。看來他好像爛醉如泥就這麼躺在地上睡著了。仰望床鋪,妻子靜香早已不見蹤影,床鋪也整整齊齊。

  「小靜。我宿醉很嚴重。小靜!」

  岩佐躺著喊妻子,卻沒有回音。只要扯高嗓門就感到氣悶心煩。他閉上嘴與作嘔感戰鬥,稍微扭頭看手上還戴著的手表。上午九點半。幸好今天只有下午二點的課。在那之前應該多少會變得舒服一點。

  洗手間傳來水聲。妻子八成在那邊盥洗。岩佐撐著暈眩的腦袋爬到走廊。

  「小靜,妳在哪裡?小靜,對不起。」

  在洗手間洗臉的,是昨晚一起喝酒的友人今川。岩佐覺得被人看見自己怕老婆的糗樣不免有點羞窘。

  「噢,你在我家過夜啊?」

  「啊,不。我現在馬上要走了。」

  今川一看到岩佐就慌忙把眼轉開,拿毛巾擦臉。

  「你慢慢來。公司那邊,應該沒關係吧。你不是說過今天要直接去拜訪客戶。」

  「那可不行。我該走了,改天見。」

  今川也不正眼瞧他便匆忙戴上金屬框眼鏡,抓起放在一旁的西裝外套。

  「先吃點東西再走嘛。我馬上叫靜香準備。」

  「那怎麼好意思。先走了,我再打電話給你。」

  今川簡直像逃命似地直接衝向玄關,在公寓狹小的門口慌慌張張穿上沒擦的鞋子。今川的西裝外套和褲子都皺巴巴的,可見他昨晚應該也是倒頭就睡。

  「喂,今川。」

  倚著走廊牆壁,岩佐發話。

  「幹嘛?」今川轉過身,但他的眼神卻彷彿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

  「我昨晚是怎麼回來的?」

  「你不記得了嗎?」

  「嗯。完全不記得。」

  「你的確喝得爛醉。我走了,再見。」

  今川彷彿害怕被人抓住的貓咪,一溜煙就開門逃走了。岩佐在走廊癱坐,開始搜尋記憶之壺試圖回想昨夜的事。

  「我來大學附近辦公事。你接下來有空嗎?」他記得研究所時代的友人今川打電話到研究室來,於是一起去大學附近的居酒屋喝酒。

  今川自研究所畢業後任職出版社,是專門出版學術書籍的部門。二人聊工作聊得起勁喝了不少酒,之後,又去了一家酒廊。到此為止他還有印象。

  但,後來去哪做了什麼?自己又是怎麼回到家的?記憶完全斷線。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喝了比平時更多的酒。因為很久沒見到推心置腹的好友今川,岩佐喝了酒立時心情爽快,不知不覺喝得比平時更凶。

  「我的工作是應付大學女生,所以不能掉以輕心。但是偶爾放鬆一下應該不為過吧,今川。我可要一醉方休喔。」

  記得自己好像一直那樣得意忘形自說自話。所以,才會罕見地爛醉如泥。想必給今川和新婚妻子都添了不少麻煩。妻子才二十六歲。在她面前露出醜態很可恥。岩佐朝著盡頭的客廳慢慢走過走廊。

  「小靜。我宿醉很嚴重。」

  沒有回音。妻子一大早就上哪去了?難道是去倒垃圾了?岩佐走近冰箱想喝冰水,這才發現冰箱門上用吸鐵石貼著便條紙。

  

  「沒想到你是那種人。我要回娘家一陣子。別來找我。靜香」

  

  因宿醉而暈眩的腦袋,彷彿被人從背後拿大鐵鎚狠狠敲擊。該不會是今川惡作劇吧?岩佐一再重讀。但,那分明是妻子的筆跡。

  昨晚,自己到底對妻子做了什麼?岩佐聽著冰箱馬達的嗡嗡聲,無力地坐倒在地。

  去大學之前,他一再打電話到妻子位於群馬縣的娘家卻無人接聽。那地方離東京不遠為何到現在還沒抵達?她該不會離家出走了吧?不安的岩佐再也待不住,急忙打電話到今川的出版社。

  「我是岩佐。」

  「噢,今早不好意思。」

  「那個,靜香離家了,我想問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是喔。」今川格外冷靜。「她會去哪裡我可不知道。」

  「不是,那個我知道。那不重要。我想問的不是那個,我不懂的是她為何要走。」

  一瞬間,出現倒抽冷氣的沉默,最後今川斷然表示:

  「你放心,我絕不會告訴任何人。你要相信我。」

  「你在說什麼?」

  「抱歉,我要去開會了。」

  今川沒回答,匆匆掛斷電話。

  岩佐想起這種好像缺了關鍵部分無處施力的感覺,早在遙遠的學生時代已有數次經驗。那同樣是在純男性的飲酒場合。到了早上,嚴重宿醉令他失去前晚的記憶,而一起喝酒的朋友們,全都鬼鬼祟祟不肯正面直視岩佐。

  雖非頻繁發生,但那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還有昨晚,自己又對妻子做了什麼?岩佐頻頻側首不解,有生以來頭一次被黑壓壓的不安襲擊。喝醉之後自己不曉得變成怎樣的人但別人卻知道,想到這裡不免有種不自在的不安。

  岩佐一步入教室,年輕女孩那種甜甜的洗髮精香氣及雨水淋濕T恤的酸味混在一起的特有體臭便撲面籠罩著他。

  宿醉的頭疼與反胃,現在變成突然出現的胃痛。幸好嘔吐感已消失。岩佐無意識地撫摸胃部。否則說不定已忍不住這種氣味吐出來了。

  二年前初執教鞭時,與其說被一群大學女生盯著不放嚇得不知所措,其實是被這種氣味刺激得發暈連自己說了什麼都不記得。

  岩佐站在黑板前,倏然仰望坐在大階梯教室後方的三、四十名女學生。大家都露出無意味的竊笑互相拿手肘捅來捅去,一邊俯視三十一歲的岩佐。

  這所女子大學有很多家境較富裕的子女,頭腦也聰明,但最出名的是花枝招展的女孩特別多。即便已習慣氣味,至今還是動不動就會心虛。彷彿看穿他的心虛,「他好像很不舒服。」上方飄下來一個聲音說。

  「宿醉,絕對是宿醉。」某人囁嚅,周遭響起小小的笑聲。

  岩佐一驚。他開始感到不安,該不會,自己昨晚喝多的糗事全被學生知道了吧。他很後悔不該在大學旁邊喝酒。頓時感到胃痛,不禁倒抽一口氣。他調整一下呼吸等待疼痛平息之際。

  「對不起我遲到了。」

  沙啞含糊的聲音響起,只見一名不修邊幅的女學生一溜煙鑽進教室。她想走台階到後面坐,但那裡已無空座位,只好死心地挨在空蕩蕩的前排座位邊上坐下。因她引去大家的注意力而暗鬆一口氣的岩佐,假裝檢視點名簿。

  「呃,妳叫什麼名字?」

  他當然知道對方的名字。澤登紀美子。此人乃遲到慣犯,是個有點跟不上大家的劣等生。

  「我是澤登。」

  「噢,是是是。是有這麼一號人物。」

  岩佐壞心眼的反應令學生們偷笑。岩佐自己,並不覺得是在欺負弱小。岩佐看到澤登就無法克制滿心不快。因為,澤登無論是成績或外表都配不上這所女子大學。

  澤登或許連一個好友都沒有,當她遲到時教室只會蔓延冷笑的氣氛。但,澤登自己似乎不以為意,慢吞吞地從破舊的背包取出教科書。

  「那麼,看來人都到齊了,我們開始上課吧。好不好?」

  岩佐用盡力氣,如同電視現場節目那樣一喊,「好~」學生們好似聽話的幼稚園小朋友齊聲回答,突然開始竊竊私語。那是一如往常的上課風景。

作者資料

桐野夏生(Kirino Natsuo)

1951年 生於日本石川縣金澤市。 1993年《濡濕面頰的雨》獲得第39屆江戶川亂步獎。本作為日本女性冷硬派小說之濫觴。 1998年《OUT》獲得第51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1999年《柔嫩的臉頰》獲得第121屆直木獎。 2003年《異常》獲得第31屆泉鏡花文學獎。 2004年《殘虐記》獲得第17屆柴田鍊三郎獎、《OUT》入圍美國愛倫坡獎最佳小說獎。 2005年《燃燒的靈魂》獲得第5屆婦人公論文藝獎。 2008年《東京島》獲得第44屆谷崎潤一郎獎。 2009年《女神記》獲得第19屆紫式部文學獎。 其他尚有《玉蘭》、《真實世界》、《對不起,媽媽!》、《IN》等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桐野夏生(Kirino Natsuo)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人間模樣 出版日期:2014-05-28 ISBN:9789865723293 城邦書號:A101015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