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稻草人的微笑(三毛典藏新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稻草人的微笑(三毛典藏新版)

  • 作者:三毛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0-12-27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85折 272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三毛逝世二十週年紀念 重新編輯.全新改版 在火山與海洋的愛情結晶之島, 感受到最熱忱的赤子之心! 三毛從撒哈拉沙漠遷居迦納利群島的快樂新生活! 生命跟人惡作劇,它騙人化進故事去活,它用種種的情節引誘著人熱烈的投入。人,先被故事捉進去了,然後,那個守麥田的稻草人,就上當又上當的講了又講。──三毛 被親情、友情和愛情滋養著,我不禁露出守護著麥田的稻草人,那樣不變的微笑…… 搬到迦納利群島,我選擇住在離城很遠的海邊社區。本想不要和鄰居混得太親密,以免失去個人的安寧,但是可愛的鄰居朋友總是不知不覺就融進我的生活,比如說一群活力四射的老年人,讓我感受到人生的盡頭也可以再有春天。而那位世界最偉大的賣花女就更厲害了,她總能使出各種推銷術讓我和荷西一次次上當!十二歲的達尼埃對養父母的孝順則教我震撼不已,相較之下,我對荷西的家人實在很沒愛心;但大鬍子老公依然守著我,就連我任性的逃回故鄉,他還使出詐術寫信騙我回去! 在那個島上有太多愛像洪水一般的往我身上潑,我想我會一直住在那裡,直到有一天,我和荷西必須往未知的下一站啟程為止…… 從撒哈拉沙漠搬到一百公里對面的迦納利群島,三毛依然本著正義感十足又真誠開朗的個性,過著最有情味的日子。在她筆下,每一件瑣碎小事、每一個人物都那麼鮮明的活起來了!三毛曾擔心自己離開沙漠會寫不出好文章,事實上,如此熱愛生活、心靈豐美的她,注定到哪裡都有講不完的故事,把我們深深的吸引住! 荷西叫三毛吃胖,好讓他安心的獨佔。就在丈夫鼓勵三毛做胖子的那幾天,她偷偷買了一個陶繪胖婦人,送給他做禮物,並向他喊:「滿意了吧?一個胖太太加一個胖情人。」

內文試閱


賣花女

  
  我們的家居生活雖然不像古時陶淵明那麼的悠然,可是我們結廬人境,而不聞車馬喧,在二十世紀的今天,能夠堅持做鄉下人的傻瓜如我們,大概已不多見了。
  
  我住在這兒並不是存心要學陶先生的樣,亦沒有在看南山時採菊花,我只是在這兒住著,做一隻鄉下老鼠。
  
  荷西更不知道陶先生是誰,他很熱中於為五斗米折腰,問題是,這兒雖是外國,要吃米的人倒也很多,這五斗米、那五斗米一分配,我們哈彎了腰,能吃到的都很少。
  
  人說:「窮在路邊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我們是窮人,居然還敢去住在荒僻的海邊,所以被人遺忘是相當自然的事。
  
  在鄉間住下來之後,自然沒有貴人登門拜訪,我們也樂得躲在這桃花源裏享享清福,遂了我多年的心願。
  
  其實在這兒住久了,才會發覺,這個桃花源事實上並沒有與世隔絕,一般人自是忘了我們,但是每天探進「源」內來的人還是很多,起碼賣東西的小販們,從來就扮著武陵人的角色,不放過對我們的進攻。
  
  在我們這兒上門來兜售貨物的人,稱他們推銷員是太文明了些,這群迦納利島上來的西班牙人並不是為某個廠商來賣清潔劑,亦不是來銷百科全書,更不是向你示範吸塵器。他們三天五天的登門拜訪,所求售的,可能是一袋番茄,幾條魚,幾斤水果,再不然幾盆花,一打雞蛋,一串玉米……
  
  我起初十分樂意向這些淳樸的鄉民買東西,他們有的忠厚,有的狡猾;有的富,有的窮,可是生意一樣的做,對我也方便了不少,不必開車去鎮上買菜。
  
  說起後來我們如何不肯再開門購物,拒人千里之外,實在是那個賣花老女人自己的過錯──
  
  寫到這兒,我聽見前院木柵被人推開的聲音,轉頭瞄了外面一眼,馬上衝過去,將正在看書的荷西用力推了一把,口裏輕喊了一聲──「警報」,然後飛奔去將客廳通花園的門鎖上,熄了廚房熬著的湯,再跟在荷西的後面飛奔到洗澡間去,跳得太快,幾乎把荷西擠到浴缸裏去,正在這時,大門已經被人碰碰的亂拍了。
  
  「開門啊!太太,先生!開門啊!」
  
  我們把浴室的門輕輕關上,這個聲音又繞到後面臥室的窗口去叫,打著玻璃窗,熱情有勁的說:「開門啊!開門啊!」
  
  這個人把所有可以張望的玻璃窗都看完了,又回到客廳大門來,她對著門縫不屈不撓的叫著:「太太,開門吧!我知道妳在裏面,妳音樂在放著嘛!開門啦,我有話對你講。」
  
  「收音機忘記關了!」我對荷西說。
  
  「那麼討厭,叫個不停,我出去叫她走。」荷西拉開門預備出去。
  
  「不能去,你弄不過她的,每次只要一講話我們就輸了!」
  
  「妳說是哪一個?」
  
  「賣花的嘛!你聽不出?」
  
  「噓!我不出去了。」荷西一聽是這個女人,縮了脖子,坐在抽水馬桶上低頭看起書來,我笑著拿了指甲刀手指,兩人躲著大氣都不喘一下,任憑外面震天價響的打著門。
  
  過了幾分鐘,門外不再響了,我輕手輕腳跑出去張望,回頭叫了一聲──警報解除──荷西才慢慢的踱出來。
  
  這兩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為什麼被個賣花的老太婆嚇得這種樣子,實在也是那人的好本事;看著房間內大大小小完全枯乾或半枯的盆景,我內心不得不佩服這個了不起的賣花女,跟她交手,我們從來沒有贏過。
  
  賣花女第一次出現時,我天真的將她當作一個可憐的鄉下老婆婆,加上喜歡花草的緣故,我熱烈的歡迎了她,家中的大門,毫不設防的在她面前打開了。
  
  「這盆葉子多少錢?」我指著這老婆婆放在地上紙盒裏的幾棵植物之一問著她。
  
  「這盆嗎?五百塊。」說著她自說自話的將我指的那棵葉子搬出來放在我的桌上。
  
  「那麼貴?鎮上才一百五哪!」我被她的價錢嚇了一跳,不由得叫了起來。
  
  「這兒不是鎮上,太太。」她瞪了我一眼。
  
  「可是我可以去鎮上買啊!」我輕輕的說。
  
  「妳現在不是有一盆了嗎?為什麼還要去麻煩,咦──」她討好的對我笑著。
  
  「我沒有說買啊!請妳拿回去。」我把她的花放回到她的大紙盒裏去。
  
  「好了!好了!不要再說了。」她敏捷自動的把花盆又搬到剛剛的桌上去,看也不看我。
  
  「我不要。」我硬愣愣的再把她的花搬到盒子裏去還她。
  
  「妳不要誰要?明明是妳自己挑的。」她對我大吼一聲,我退了一步,她的花又從盒子裏飛上了桌。
  
  「妳這價錢是不可能的,太貴了嘛!」
  
  「我貴?我貴?」她好似被冤枉似的叫了起來,這時我才知道碰到厲害的傢伙了。
  
  「太太!妳年輕,妳坐在房子裏享福,妳有水有電,妳不熱,妳不渴,妳頭上不頂著這個大盒子走路,妳在聽音樂,煮飯,妳在做神仙。現在我這個窮老太婆,什麼都沒有,我上門來請你買一盆花,妳居然說我貴,我付了那麼大的代價,只請妳買一盆,妳說我貴在哪裏?在哪裏?」她一句一句逼問著我。
  
  「咦!妳這人真奇怪,妳出來賣花又不是我出的主意,這個帳怎麼算在我身上?」我也氣了起來,完全不肯同情她。
  
  「妳不想,當然不會跟妳有關係,妳想想看,想想看妳的生活,再想我的生活,妳是買是不買我的花?」
  
  這個女人的老臉湊近了我,可怕的皺紋都扭動起來,眼露兇光,咬牙切齒。我一個人在家,被她弄得怕得要命。
  
  
  「妳要賣,也得賣一個合理的價錢,那麼貴,我是沒有能力買的。」
  
  「太太,我走路走了一早晨,飯也沒有吃,水也沒有喝,頭曬暈了,腳走得青筋都起來了,妳不用離開屋子一步,就可以有我送上門來的花草,妳說這是貴嗎?妳忍心看我這樣的年紀還在為生活掙扎嗎?妳這麼年輕,住那麼好的房子,妳想過我們窮人嗎?」
  
  這個女人一句一句的控訴著我,總而言之,她所受的苦,都是我的錯。我嚇得不得了,不知自己居然是如此的罪人,我呆呆的望著她。
  
  她穿著一件黑衣服,綁了一條黑頭巾,背著一個塑膠的皮包,臉上紋路印得很深,鬈髮在頭巾下像一把乾草似的噴出來。
  
  
  「我不能買,我們不是有錢人。」我仍然堅持自己的立場,再度把她的花搬回到盒子裏去。
  
  沒想到,歸還了她一盆,她雙手像變魔術似的在大紙盒裏一掏,又拿出了兩盆來放在我桌上。
  
  「跟妳說,這個價錢我是買不起的,妳出去吧,不要再搞了。」 我板下臉來把門拉著叫她走。
  
  「我馬上就出去,太太,妳買下這兩盆,我算妳九百塊,自動減價,妳買了我就走。」說著說著,她自說自話的坐了下來,她這是賴定了。
  
  「妳不要坐下,出去吧!我不買。」我扠著手望著她。
  
  這時她突然又換了一種表情,突然哭訴起來:「太太,我有五個小孩,先生又生病,妳一個孩子也沒有,怎麼知道有孩子窮人的苦──嗚──」
  
  我被這個人突然的鬧劇弄得莫名其妙,她的苦難,在我開門看花的時候,已經預備好要丟給我分擔了。
  
  「我沒有辦法,妳走吧!」我一點笑容都沒有的望著她。
  
  「那麼給我兩百塊錢,給我兩百塊我就走。」
  
  「不給妳。」
  
  「給我一點水。」她又要求著,總之她是不肯走。
  
  她要水我無法拒絕她,開了冰箱拿出一瓶水和一只杯子給她。
  
  她喝了一口,就把瓶裏的水,全部去灑她的花盆了,灑完了又嘆著氣,硬跟我對著。
  
  「給我一條毯子也好,做做好事,一條毯子吧!」
  
  「我沒有毯子。」我已經憤怒起來了。
  
  「沒有毯子就買花吧!妳總得做一樣啊!」
  
  我嘆了口氣,看看鐘,荷西要回來吃飯了,沒有時間再跟這人磨下去,進房開了抽屜拿出一張票子來。
  
  「拿去,我拿妳一盆。」我交給她五百塊,她居然不收,嘻皮笑臉的望著我。
  
  「太太,九百塊兩盆,五百塊一盆,妳說哪一個划得來?」
  
  「我已經買下了一盆,現在請妳出去!」
  
  「買兩盆好啦!我一個早上還沒做過生意,做做好事,買兩盆好啦!求求妳,太太!」
  
  這真是得寸進尺,我氣得臉都脹紅了。
  
  「妳出去,我沒有時間跟妳扯。」
  
  「咦!沒有時間的人該算我才對,我急著做下面的生意,是太太妳在耽擱時間,如果一開始妳就買下了花,我們不會扯那麼久的。」
  
  我聽她那麼不講道理,氣得上去拉她。
  
  「走!」我大叫著。
  
  她這才慢吞吞的站起來,把裝花的紙盒頂在頭上,向我落落大方的一笑,說著:「謝啦!太太,聖母保佑妳,再見啦!」
  
  我碰的關上了門,真是好似一世紀以後了,這個女人跟我天長地久的糾纏了半天,到頭來我還是買了,這不正是她所說的──如果一開始妳就買了,我們也不會扯那麼久──
  
  總之都是我的錯,她是有道理的。
  
  拿起那盆強迫中獎的葉子,往水龍頭下走去。
  
  泥土一沖水,這花盆裏唯一的花梗就往下倒,我越看越不對勁,這麼小的盆子,怎麼會長出幾片如此不相稱的大葉子來呢?
  
  輕輕的把梗子拉一拉,它就從泥巴裏冒出來了,這原來是一枝沒有根的樹枝,剪口猶新,明明是有人從樹上剪下來再插在花盆裏騙人的嘛!
  
  我丟下了樹枝,馬上跑出去找這個混帳,沿著馬路沒走多遠,就看見這個女人坐在小公園的草地上吃東西,旁邊還有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大概是她的兒子,路邊停了一輛中型的汽車,車裏還有好幾個大紙盒和幾盆花。
  
  「咦!妳不是說走路來的嗎?」我故意問她,她居然像聽不懂似的泰然。
  
  「妳的盆景沒有根,是怎麼回事?」我看著她吃的夾肉麵包問著她。
  
  「根?當然沒有根嘛!多灑灑水根會長出來的,嘻!嘻!」
  
  「妳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我慢慢的瞪著她,對她說出我口中最重的話來,再怎麼罵人我也不會了。
  
  我這樣罵著她,她好似聾了似的仍然笑嘻嘻的,那個像她兒子的人倒把頭低了下去。
  
  「要有根的價就不同了,妳看這一盆多好看,一千二,怎麼不早說嘛!」
  
  我氣得轉身就走,這輩子被人捉弄得團團轉還是生平第一次。我走了幾步,這個女人又叫了起來:「太太!我下午再去妳家,給妳慢慢挑,都是有根的……」
  
  「妳不要再來了!」我向她大吼了一聲,再也罵不出什麼字來,對著這麼一個老女人,我覺得像小孩子似的笨拙。
  
  那個下午,我去寄了一封信,回來的路上碰到一個鄰居太太,她問起我「糖醋排骨」的做法,我們就站在路上聊了一會兒,說完了話回來,才進門,就看見家中桌上突然又放了一盆跟早上一模一樣的葉子。
  
  我大吃一驚,預感到情勢不好了,馬上四處找荷西,屋子裏沒有人,繞到後院,看見他正拿了我早晨買下的那根樹枝往泥巴地裏種。
  
  「荷西,我不是才跟你講過白天那個女人,你怎麼又會去上她的當,受她騙。她又來過了?」
  
  「其實,她沒有來騙我。」荷西嘆了口氣。
  
  「她是騙子,她講的都是假的,你……」
  
  「她下午來沒騙,我才又買下了一棵。」
  
  「多少錢?我們在失業,你一定是瘋了。」
  
  「這個女人在妳一出去就來了,她根本沒有強迫我買,她只說,妳對她好,給她水喝,後來她弄錯了,賣了一盆沒有根的葉子給妳,現在她很後悔,恰好只剩下最後一盆了,所以回來半價算給我們,也算賠個禮,不要計較她。」
  
  「多少錢?快說嘛!」
  
  「一千二,半價六百塊,以後會長好大的樹,她說的。」
  
  「你確定這棵有根?」我問荷西,他點點頭。
  
  我一手把那盆葉子扯過來,猛的一拉,這一天中第二根樹枝落在我的手裏,我一點都不奇怪,我奇怪的是荷西那個傻瓜把眼睛瞪得好大,嘴巴合不上了。
  
  「你怎麼弄得過她,她老了,好厲害的。」我們合力再把這第二根樹枝插在後院土裏,希望多灑灑水它會長出根來。
  
  我們與這賣花女接觸的第一回合和第二回合,她贏得很簡單。
  
  沒過了幾日,我在鄰居家借縫衣機做些針線,這個賣花女闖了進來。
  
  「啊!太太,我正要去找妳,沒想到妳在這兒。」
  
  她親熱的與我招呼著,我只好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
  
  「魯絲,不要買她的,她的盆景沒有根。」我對鄰居太太說。
  
  「真的?」魯絲奇怪的轉身去問這賣花女。
  
  「有根,怎麼會沒有根,那位太太弄錯了,我不怪她,請妳信任我,哪,妳看這一盆怎麼樣?」賣花女馬上舉起一盆特美的葉子給魯絲看。
  
  「魯絲,不要上她的當,妳拔拔看嘛!」我又說。
  
  「給我拔拔看,如果有根,就買。」
  
  「哎呀!太太,這會拔死的啊!買花怎麼能拔的嘛!」
  
  魯絲笑著看著我。「不要買,叫她走。」我說著。
  
  「沒有根的,我們不買。」魯絲說。
  
  「好,妳不信任我,我也不能拔我的花給妳看。這樣好了,我收妳們兩位太太每人兩百塊訂金,我留下兩盆花,如果照妳們說的沒有根,那麼下星期我再來時它們一定已經枯了,如果枯了,我就不收錢,怎麼樣?」
  
  這個賣花女居然不耍賴,不噜囌,那日十分乾脆了當。
  
  魯絲與我聽她講得十分合理,各人出了兩百訂金,留下了一盆花。
  
  過了四五日,魯絲來找我,她對我說:「我的盆景葉子枯了,灑了好多水也不活呢!」
  
  我說:「我的也枯了,這一回那個女人不會來了。」
  
  沒想到她卻準時來了,賣花女一來就打聽她的花。
  
  「枯了,對不起,兩百塊錢訂金還來。」我向她伸出手來。
  
  「咦!太太,我這棵花值五百塊,萬一枯了,我不向妳要另外的三百塊,是我們講好的,妳怎麼不守信用?」
  
  「可是我有兩百訂金給妳啊?妳忘了?」
  
  「對啊!可是我當時也有碧綠的盆景給妳,那是值五百的啊!妳只付了兩百,便宜了妳。」
  
  我被她翻來覆去一搞,又糊塗了,呆呆的望著她。
  
  「可是,現在謝了,枯了。妳怎麼說?」我問她。
  
  「我有什麼好說,我只有搬回去,不拿妳一毛錢,我只有守信用。」說著這個老太婆把枯了的盆景抱走了,留下我繞著手指頭自言自語,纏不清楚。
  
  這第三回合,我付了兩百塊,連個花盆都沒得到。
  
  比較起所有來登門求售的,這個老太婆的實力是最兇悍的,一般男人完完全全不是她的樣子。
  
  「太太!日安!請問要雞蛋嗎?」
  
  「蛋還有哪!過幾天再來吧!」
  
  「好!謝謝,再見!」
  
  我注視著這些男人,覺得他們實在很忠厚,這樣不糾不纏,一天的收入就差得多了。
  
  有一次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中年男人來敲門。
  
  「太太,要不要買鍋?」他憔悴的臉好似大病的人一樣。
  
  「鍋?不要,再見!」我把他回掉了。
  
  這個人居然癡得一句話都不再說,對我點了一下頭,就扛著他一大堆凸凸凹凹的鍋開步走了。
  
  我望著他潦倒的背影,突然後悔起來,開了窗再叫他,他居然沒聽見,我鎖了門,拿了錢追出去,他已經在下一條街了。
  
  「喂!妳的鍋,拿下來看看。」
  
  他要的價錢出乎意外的低,我買了他五個大小一套的鍋,也不過是兩盆花的錢,給他錢時我對他說:「那麼老遠的走路來,可以賣得跟市場一樣價嘛!」
  
  「本錢夠了,日安!」這人小心的把錢裝好,沉默的走了。
  
  這是兩種全然不同的類型,我自然是喜歡後者,可是看了這些賣東西的男人,我心裏總會悵悵的好一會,不像對待賣花女那麼的乾脆。
  
  賣花女常常來我們住的一帶做生意,她每次來總會在我們家纏上半天。
  
  有一天早晨她又來了,站在廚房窗外叫:「太太,買花嗎?」
  
  「不要。」我對她大叫。
  
  「今天的很好。」她探進頭來。
  
  「好壞都不能信妳,算了吧!」我仍低頭洗菜,不肯開門。
  
  「哪!送妳一盆小花。」她突然從窗口遞進來極小一盆指甲花,我呆住了。
  
  「我不要妳送我,請拿回去吧!」我伸出頭去看她,她已經走遠了,還愉快的向我揮揮手呢!
  
  這盆指甲花雖是她不收錢的東西,卻意外的開得好,一個星期後,花還不斷的冒出來,我十分喜歡,小心的照顧它,等下次賣花女來時,我的態度自然好多了。
  
  「花開得真好,這一次妳沒有騙我。」
  
  「我從來沒有騙過妳,以前不過是妳不會照顧花,所以它們枯死了,不是我的錯。」她得意的說著。
  
  「這盆花多少錢?」我問她。
  
  「我送妳的,太太,請以後替我介紹生意。」
  
  「那不好,妳做小生意怎麼賠得起,我算錢給妳。」我去拿了三百塊錢出來,她已經逃掉了,我心裏不知怎的對她突然產生了好感和歉意。
    
  過了幾日,荷西回家來,一抬頭發覺家裏多了一大棵爬藤的植物,嚇了一大跳。
  
  「三毛!」
  
  「不要生氣,這次千真萬確有根的,我自動買下的。」我急忙解釋著。
  
  「多少錢?」
  
  「她說分期付,一次五百,分四次付清。」
  
  「小魚釣大魚,嗯!送一盆小的,賣一盆特大的。」荷西抓住小盆指甲花,作勢把它丟到牆上去。
  
  我張大了嘴,呆看著荷西,對啊!對啊!這個人還是賺走了我的錢,只是換了一種手腕而已,我為什麼早沒想到呢!對啊!
  
  「荷西,我們約法三章,這個女人太厲害,她來,一不開門,二不開窗,三不回話;這幾點一定要做到,不然我們是弄不過她的,消極抵抗,注意,消極抵抗,不要正面接觸。」我一再的叮嚀荷西和自己。
  
  「話都不能講嗎?」
  
  「不行。」我堅決的說。
  
  「我就不信這個邪。」荷西喃喃的說。
  
    
  星期六下午,我在午睡,荷西要去鄰家替一位太太修洗衣機,他去了好久,回來時手上又拿了一盆小指甲花。
  
  「啊!英格送你的花?」我馬上接過來。
  
  荷西苦笑的望著我,搖搖頭。
  
  「你──」我驚望著他。
  
  「是,是,賣花女在英格家,唉──」
  
  「荷西,你是白癡不成?」我怒喝著。
  
  「我跟英格不熟,那個可憐的老女人,當著她的面,一再的哭窮,然後突然向我走來,說要再送我一小盆花,就跟她『一向』送我們的一樣。」
  
  「她說──一向──」我問荷西。
  
  「妳想,我怎麼好意思給英格誤會,我們在佔這個可憐老女人的便宜,我不得已就把錢掏出口袋了。」
  
  「荷西,我不是一再告訴你不要跟她正面接觸?」
  
  「她今天沒有跟我接觸,她在找英格,我在修洗衣機,結果我突然輸得連自己都莫名其妙。」
  
  「你還敢再見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推銷員嗎?荷西?」我輕輕的問他。
  
  荷西狼狽的搖搖頭,恐怖的反身把大門鎖起來,悄悄的往窗外看了一眼,也輕輕的問著我:「我們敢不敢再見這個天才?」 我大喊著:「不敢啦!不敢啦!」一面把頭抱起來不去看窗外。
    
  從那天起,這個偉大的賣花女就沒有再看到過我們,倒是我們,常常在窗簾後面發著抖景仰著她的風采呢!

作者資料

三毛

她本名陳懋平,因為學不會寫「懋」那個字,就自己改名為陳平。 她十三歲就蹺家去小琉球玩,初中時逃學去墳墓堆讀閒書。 旅行和讀書是她生命中的兩顆一級星,最快樂與最疼痛都夾雜其中。 她沒有數字觀念,不肯為金錢工作,寫作之初純粹是為了讓父母開心。 她看到一張撒哈拉沙漠的照片,感應到前世的鄉愁,於是決定搬去住,苦戀她的荷西也二話不說地跟著去了。 然後她就和荷西在沙漠結婚了,從此寫出一系列風靡無數讀者的散文作品,把大漠的狂野溫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淋漓盡致展現在大家面前,「三毛熱」迅速的從台港橫掃整個華文世界,而「流浪文學」更成為一種文化現象! 接著,安定的歸屬卻突然急轉直下,與摯愛的荷西錐心的死別,讓她差點要放棄生命,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遊,才終於又重新提筆寫作。接著她嘗試寫劇本、填歌詞,每次出手必定撼動人心。 最終,她又像兒時那樣不按牌理出牌,逃離到沒人知道的遠方,繼續以自由無羈的靈魂浪跡天涯。 她就是我們心中最浪漫、最真性情、最勇敢瀟灑的── 永遠的三毛。

基本資料

作者:三毛 出版社:皇冠 書系:三毛典藏12 出版日期:2010-12-27 ISBN:9789573327585 城邦書號:A130012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