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惡靈談判專家5:生死相隨(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惡靈談判專家5:生死相隨(完)

  • 作者:張廉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1-24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85折 196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內容簡介

◆加量不加價!隨書收錄全新番外「新的開始」,一次看個過癮! ◆起點中文小說網連兩年不敗作品!171萬總點擊數,9萬9千讀者好評推薦! ◆金石堂暢銷週排行榜NO.1!張廉首部奇幻愛情小說——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斑目繪製「夢迴前生」精美人設海報! ◆首刷贈送:超閃光票貼「狂妄囂張修羅魔—阿修」(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無論上窮碧落下黃泉,化為魂魄我也會一直等, 我知道妳一定會來,我們也一定能再續前緣。 如果你我是上天註定的緣分,那麼請等著我,這一次,換我守護你。 天行與張玄決定留在古代成親, 但城中卻陸續出現莫名暴斃的死亡案情, 張玄懷疑有人向鬼差買命、抓人替死, 卻不曉得幕後黑手已悄悄將目標伸向天行。 席夢茹為了救回親弟弟,竟與鬼差合作設計陷害, 用天行的命換回了弟弟席風的魂, 喜事一夕變喪事,張玄因此痛失所愛。 有人為愛而死,但鬼王從未見過有人為愛放棄輪迴, 魂入地府的天行為了還陽,大膽與閻羅交易, 甘願進入凶險的鬼獸森林接受試煉, 但若不能活著打敗鎮守靈獸,終將灰飛煙滅! 而張玄為救天行的魂,不惜元神出竅闖進閻羅殿, 半途卻遇上了冷如冰山的夜判攔路, 生魂的她要如何打動無情無心的鬼、救回摯愛? 她又該如何阻止即將動盪三界的陰謀? 【讀者一致好評】 「我以前從不敢看這種靈異的故事,不過這本書真的是太好看了,很喜歡張玄,還有半月,每個角色都喜歡。」 ──網友 游客 「看張廉的文簡直是一種享受,《惡靈》所有的章節都不囉嗦,而且其連貫之意真讓我佩服,如果能拍成電視劇會更好。」 ──網友 紫蝶蝶 「我很喜歡這本書,也很喜歡作者。精彩的故事情節,豐滿的人物,這一切都那麼精彩非凡。請繼續加油!」 ──網友 書友 「我太喜歡這部小說了,真的,我都看了好幾遍了!越看越喜歡,要是能出書就好了!我一定要珍藏一套!」 ──網友 匿名 「喜歡張玄,喜歡天行,喜歡藍狄……喜歡他們這一群真心與共的朋友。」 ──網友 小小迷01

內文試閱


  小巷的盡頭,伸手不見五指,就連月光都無法到達,鴉雀無聲的小巷裡,只有絲絲的風聲,和奇怪的水滴聲,滴答滴答。

  席夢茹冷冷地看著黃易,只見他走到小巷盡頭的牆面,敲了敲,便說道:「出來!有事找你!」

  「哼!」席夢茹輕哼著,真是趕狗入窮巷,這種爛招數都用上了。

  就在這時,忽然平地颳起了一陣強風,風沙四起,掀起席夢茹的衣裙,席夢茹用衣袖擋住撲面的沙塵,暗道哪來的怪風,隨即打了個寒顫,依舊站在原地。

  鬼門大開,鬼差替加走了出來,當然,席夢茹是看不見他的。他打著呵欠,臉上全是不悅,「都說過,不要隨便叫我出來。」忽然,他看到了席夢茹,怒道:「你怎麼帶了凡人來?」

  席夢茹看著黃易,心想他又耍什麼花招?只見他臉上滿是欣喜,對著一邊的空氣道:「你來啦,快現形,否則大小姐不信。」

  席夢茹愣愣地看著黃易,再次揉了揉眼睛,確信這裡沒有第三個人,只見黃易急了,伸手還抓住空氣,大吼道:「這次跟以前不一樣,很重要!」

  而那個席夢茹看不見的替加正準備離去,怎能在凡人面前現形,節外生枝?

  席夢茹已漸漸待不住,不想再看這個騙子演戲,她開始轉身離去。

  黃易急了,一把拉過替加的脖領,悄聲道:「這次事成會有一顆仙丹。」

  替加頓時雙眼圓睜,「真的?」

  「我幾時騙過你?是一個神仙交代下來的事,過會兒再跟你詳細解釋,先把那女人留住!」

  替加瞇著眼,點著頭,雙手一揮,再次捲起一股陰風,阻止席夢茹的離去,隨即,他現了形,沉聲道:「席家小姐,幹麼走這麼急?」

  陰風立刻形成了一堵風牆,將席夢茹堵回了小巷,風靜之後,只剩下呆立的席夢茹,她緩緩轉過身,雙眼開始發直,只見黑暗中,忽然多了一個人,她暗想明明只有兩個人的小巷,幾時多了一個人?而且還是穿著怪異的怪人?只見這怪人居然還拿著一根棍子,棍子上還有著鏈條。

  「哎,大小姐,我真沒騙妳,這就是下面的鬼差大哥,凡人的魂魄都是他勾的。」黃易在一旁焦急地解釋著。

  「騙人,騙人,都是騙人的!」席夢茹抽著氣,驚呼著。

  替加悠悠地笑了,「那這樣妳可信了?」說著,便掄起棍子,棍子頂端的鎖鏈,突然飛射而出,那鏈子起先明明只掛在棍子的頂端,而此刻,卻源源不斷從棍子的頂端冒出,越來越長,彷彿沒有限制,無限生長。

  席夢茹驚訝得大張著嘴,而那鏈條已牢牢纏住她的身體,在纏住她身體後,那鏈子不再生長,停頓在她和替加之間,突然,只見替加輕輕一拽,席夢茹只覺得自己隨著鏈子飛起,那鏈子飛速收回,等她回神時,自己已被拉到替加身邊。

  她挑著眉,暗想這就是這個神祕人的本事?不過就是將自己鎖住,根本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嘲弄的笑在她眉眼間浮現,她嘲笑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你這算什麼意思?莫非要從我這裡硬搶銀子?」

  替加聽罷,大笑起來,笑得比席夢茹還要鄙夷、還要大聲,笑得席夢茹只顧瞪著他發呆,替加忽然右手一揮,「妳自己看!」

  席夢茹扭頭一看,頓時,她雙眼發直,驚恐地大叫起來:「啊——啊——」。只見替加所指的正是她方才所站立的地方,而此刻,那裡赫然躺著她的身體,她席夢茹的身體。

  「啊——」席夢茹大聲驚叫著:「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替加朝席夢茹揚了揚眉,「看不出嗎?勾魂啊,現在的妳,就是一個鬼、一個魂,我是鬼差,勾魂就是我的工作。」說罷,將手中的棍子往地上一戳,捆在席夢茹身上的鐵鍊,頓時猶如盤蛇迅速撤回。

  替加抬起右手,就狠狠一掌拍在席夢茹的後背,將還在尖叫的席夢茹一掌拍飛,席夢茹就像一隻垂死的蒼蠅,被替加拍起,向自己的身體飛去。

  從席夢茹的身體裡立即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就像在迎接自己的靈魂,將席夢茹納入體內。

  稍傾,席夢茹坐了起來,發了一會兒傻,隨即跳起來檢查著自己的身體,而她的後背卻隱隱作痛。

  「這回妳信了吧,我是鬼差,我要誰活就誰活,我要誰死就誰死!」替加站在原地不溫不火地說著,可那神情,卻似他才是生命的主宰,就算閻王,他都不放在眼裡。

  席夢茹呆愣地點著頭,只見黃易突然將一包黃色的藥包放入她的手中,「如果妳想讓妳弟弟還魂,就將天行迷暈。」

  隨即,他朝替加揮揮手,替加詭異一笑,便退入牆面之中,但在席夢茹眼中,他彷彿是融入牆體,十分磣人。

  她呆滯地站在夜幕之下,絲絲寒風灌入她的脖領,可她的感覺此刻已徹底消失。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太離奇,讓她一時無法接受,更不知如何接受。她開始茫然,一個半吊子的道士,也能隨心所欲地掌控生死,原來,命,真的是可以買的……

  她恍恍惚惚地回到席家,在院子裡,她遇到了張玄,張玄見她神色不對,便上前關問:「夢茹,妳沒事吧……」

  「命可以買嗎?」席夢茹癡癡地問著。

  張玄想了想,正想告訴她,她卻已緩步離去,口中還輕喃著:「原來命是可以買的……原來命是可以買的……」

  她又受什麼刺激了?張玄暗道,心想可能最近她壓力比較大,腦子裡又胡思亂想了吧。她看著席夢茹的背影,感歎這樣一個女人撐起整個席家,身上要背負著多麼大的壓力。可她為何要問命能不能買?

  當然能,那些殺手不就靠著交易生命來過活嗎?這世上,只要有錢,沒有辦不到的事情。張玄悵然地搖著頭,原來人命真的可以買賣。

  可是,張玄想的,卻和席夢茹問的完全南轅北轍,她若此刻便警覺起來,也就不會發生後面的事了。

  在第二天,也就是準備親事的第三天,張玄他們始終沒看見席夢茹的身影,直到傍晚,席夢茹才從房間裡走了出來,整個人變得憔悴,就像昨晚一樣,整個人恍恍惚惚。

  她茫然地從席家後門走出,茫然地上了山,茫然地看著經過自己身邊的男男女女,茫然地望著天空傻笑,最後,她茫然地停在半山腰的山道上,因為,靈隱寺的主持:智空方丈,正盤腿坐在山道一邊的突石上,他的身後便是一望無際的山林。

  「這真是妳想做的事嗎?」老方丈忽然說道,他閉著眼,彷彿說著夢話。 席夢茹在那一刻,清醒了,是啊,這真是我想做的嗎?既然知道生死是如此無常,何苦還要去執著風弟的生死?我對得起天行和張玄嗎?即使風弟復活,他會開心嗎?他會安心嗎?他會苟活於世嗎?

  「回頭是岸……」老方丈的腦袋垂著,又是一句囈語。

  席夢茹捏了捏衣袖中的迷藥,猛然抽出,扔在一邊,那包迷藥從山間滾落,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席夢茹的心,在那一刻變得從未有過的輕鬆和快樂,她深深呼吸著似乎變得特別清晰的空氣,往山上而去。

  迎面急急跑來兩個小沙彌,他們皺著眉,嘴裡直嘟囔:「方丈怎麼就不老老實實待在屋子裡呢?」看著被架走的、面帶微笑的方丈,席夢茹雙手合十,心中默念:「多謝您了,老方丈。」

  帶著一份輕鬆和愉快,席夢茹走在黑暗的山道上,此刻她心中毫無畏懼,沒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風弟,姊姊這麼做,你也會覺得是正確的,不是嗎?

  席夢茹遙望著滿天的星辰,眼前漸漸浮現席風微笑的臉龐。



  席夢茹站在山邊,許久未有的輕鬆讓她豁然,她緩緩轉過身,突然,眼前出現一個高大的身影,是一個男人,一個挺拔英俊的男人。席夢茹暗自吃驚,他究竟何時站在自己的身後?她略帶驚訝地往後退了兩步,驚呼道:「是誰?」

  男人微笑著,笑容讓人無法拒絕,他柔聲說道:「是來幫妳做出決定的人。」話音剛落,男人緩緩抬起手,帶著一股黑氣,飄過席夢茹的眼前。

  黑暗瞬即將席夢茹吞沒,她呆滯地睜著眼睛,而那雙眼睛裡卻不再有半點神采。

  一陣陰冷刺骨的山風吹過,席夢茹打了一個寒顫,疑惑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你是誰?」

  「哦,姑娘,您掉東西了。」男人從懷中掏出一個黃色的藥包。

  席夢茹在看見藥包的那一剎那,大驚失色,一把搶過,便轉身逃也似地離去。

  男人的嘴角漸漸上揚……



  席夢茹呆滯地將藥粉撒入宵夜,這是為爹娘和天行準備的宵夜,為了達到目的,就算是爹娘也要利用。癡癡的笑在她臉上浮現,今晚,就會讓自己的風弟復活。風弟復活,席家就不會垮,席家不會垮,自己就依舊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只要有錢,就算是男人,也不會缺。

  為了風弟!為了席家!為了自己!你們就去死吧!天行你去死吧!張玄妳去死吧!你們通通都去死吧!

  牆上的黑影,赫然出現了一個佝僂的、扭曲的身影,那身影彷彿不是席夢茹的,而是一個充滿邪念的老婦人的身影。

  今夜似乎特別寂靜,就連蟲子,都驚懼地收起自己的聲音。空氣是讓人窒息的悶熱,席老夫婦和天行坐在院子裡搧著風,今晚,居然連山風都沒有。

  「今晚好悶熱啊……」席老爺已經覺得有點喘不過氣了。

  席老夫人輕拭汗水,「是啊,風兒,看你也是滿頭大汗啊。」

  「我不要緊。」天行用衣袖慢慢擦著汗,心想今天怎麼這麼奇怪?他心沉悶地跳著,就像要嗆出喉嚨般不老實。

  陣陣香味從院外傳來,席夢茹緩緩走了進來,她將蓮子羹放在桌上,笑道:「爹、娘、風弟,吃蓮子羹吧,我用井水冰鎮過,降降暑。」

  「好……來得正是時候。」席老爺立刻拿了一碗,而席老夫人自然是拿了一碗放在天行的面前,然後才自己拿了一碗。

  天行端著蓮子羹,疑惑地看著席夢茹,不知為何,她今天身上好像有邪氣?

  他放下蓮子羹,關切地問道:「大姊今天沒事吧……」

  席夢茹微笑著,「姊姊沒事,就是最近忙著你那件事,有點累,不過有小菊他們幫忙,輕鬆不少。」

  原來是小菊,天行若有所思,看來人與妖確實不能長期相處,讓席夢茹身上也沾上了妖氣。

  清甜的蓮子羹,帶著絲絲涼意滑入了喉,而頃刻之後,眾人在席夢茹的獰笑中倒下。

  「哈哈哈……」席夢茹在他們倒下後,大聲地笑著,放肆地笑著。

  忽然,她雙眼一閉,整個人癱軟下去,一縷黑氣,從她的身體裡飄出,那薄如蟬翼、細如髮絲的黑氣,消散在空中。

  坐在禪房中閉目安歇的智空方丈,長長歎了一口氣……


  不久之後,一個鬼鬼祟祟的腦袋,從院外探了出來,他掃了地上的人一眼,嘿嘿一樂,便光明正大地走了出來,正是那黃衣道士黃易。

  「神仙說成果然成!」

  他先踢了踢天行的身體,沒反應,太好了,他手中符紙一化,沒入地中,彷彿是給某人的訊號。隨即,他走到席夢茹的身邊淫笑著,「沒想到連妳也暈了,讓我來嘗嘗席家大小姐的豆腐,是什麼滋味。」

  他抬起手,就準備摸向席夢茹的臉蛋,忽然,他頓住了,整個人如同石化般,定住了身子,他的身旁站著一個身影,確切地說,是一個魂魄。

  「你想幹什麼?」那聲音冷若冰山,帶著強烈的殺氣。

  黃易皮笑肉不笑地恢復了站姿,慢慢轉身,就在他轉身看見那魂魄的時候,他驚得目瞪口呆。

  與其說面前這個是魂魄,不如說更像是一個實體。面前的魂魄毫無縹緲無力的感覺,反而相當沉穩結實,既不透明,也不無神,他穩穩站在地面,渾身散發著淡淡黑光,那黑紫的光,在慘白的月光下,就像黑夜裡的魔鬼,威嚴而讓人畏懼。

  「我說你到底想幹什麼!」天行再次冷冷問道,他不喜歡問第二遍。

  黃易變得手足無措,原來這天行真是個法師,而且還是一個比自己厲害的法師,他結巴著:「我……我……我來收你!」突然,他從懷中拔出那面旗子晃著。

  天行半瞇著眼,冷冷地看著那黃衣道士在自己面前揮著旗子,他擺出各種姿勢,嘴裡喊著:「嘿嘿哈哈!」可是周圍沒有任何變化。

  「是你把我們都迷昏的?」天行在那個道士揮舞得正起勁的時候問道。

  黃易的手停頓在半空,他的心一直沉到腳底,他暗想:完了,被那神仙騙了,這到底什麼破旗,他尷尬地收起旗子,雙手胡亂擦著因為揮旗而出的滿頭大汗,說道:「是你的好姊姊,席大小姐。」

  「什麼?」天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追問道:「她為什麼這麼做?」

  「救她弟弟席風唄,用你的身體,讓席風還魂,讓你做替死鬼,笨蛋!」黃易大聲說著,甩著手,一副吊兒郎當。

  「不可能!你撒謊!」天行大聲喝著,上前就要揪黃易的衣領,忽然,他面前的地面形成一個黑色漩渦,漩渦裡隱隱泛著紅光。

  黃易暗喜,自己的幫手終於來了。

  漩渦越來越大,地面開始扭曲,從漩渦裡,緩緩浮現兩個人影,當他們站在地面時,天行驚呆了,他終於看到了自己的前世——席風。

  席風由鬼差帶著,雙手還鎖著鎖鏈,他似乎剛從昏迷中甦醒,皺著雙眉,甩了甩腦袋,然後抬起頭,對一邊的鬼差道:「你硬拖我上來幹什麼?」

  「好事!兄弟!」鬼差望向黃易,也看到了一邊的天行,面露怒意,「你居然還沒解決?」

  黃易嬉皮笑臉著,「他不是法師嗎?不好惹。」

  「法師?」鬼差替加嗤之以鼻,「我是鬼差,我來收拾他,你過來看著他。」他指了指身邊的席風。

  黃易樂呵呵地從替加手中接過鎖鏈,牽著席風,席風疑惑地看著天行,這人怎麼長得跟自己一樣?

  鬼差替加將自己的趨魂棍往身邊一杵,一手扠腰,嘲笑道:「你給我自覺點,否則別怪我打得你魂飛魄散!」

  天行輕蔑地笑了,「怎麼現在鬼差幹起了這樣的勾當?」

  「要你多管閒事,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說著就掄著棍揮來。

  趨魂棍,打魂趨鬼,被打到的靈體,魂魄會受到傷害,將變得不穩。就在棍子即將碰到天行的時候,天行腳下只是輕輕一移,棍子當即落空,鬼差替加也順勢衝了出去。

  他轉過身,臉色有點發黑,儘管他本就不白,「嘿,有點本事,看來要拿出我的真本事了。」說著,他就要衝上來,可當他抬腳的時候,他驚得無法動彈,只見天行雙掌合十,黑紫色的靈光陡然爆發,當他雙掌緩緩拉開的時候,一把赤紅的神箭赫然出現在他雙掌之間。

  「哎喲媽呀!」鬼差替加當即嚇得當場就跑回黃易身邊,而黃易和席風,更是驚得雙眼發直。

  「啪!」鬼差替加狠狠搧了黃易一個耳光,「你有病啊,居然勾神仙的魂!」說著,就要從他手中,帶走席風。

  黃易大張著嘴,腦子裡一片空白,這天行到底是人是神?這到底是什麼法術?

  「喊他的名字……」忽然,他耳邊傳來一個輕微的聲音,猶如風吹進他的耳朵,他愣了一下,輕聲回問道:「什麼?」

  「拿出旗子,喊他的名字……」那聲音再次傳來,而且變得清晰。

  黃易恍然大悟,立刻手忙腳亂地掏出旗子,在天行面前晃著,天行將誅邪劍收回,雙手環抱在胸前,搖頭輕笑,他又要耍猴戲了嗎?

  「天……行!」黃易顫悠悠喊道。

  天行揚起了臉,笑道:「什麼?」

  可就在這時,出人意料的事,發生了!那旗子頓時從黃易的手中飛出,直衝上天空,旗子直立在天空,旗面形成一個黑色的,巨大的漩渦,一股強大的吸力,從旗子裡出現,天行怔愣之間,便被那黑色的漩渦吸入旗子,旗子立刻跌落地面,一切恢復自然。

  眾人愣愣地站在原地,這一切發生的是那麼突然、那麼匪夷所思,天行就這麼被收了?就這麼簡單?只被一面旗?

  「攝……魂……旗……」鬼差替加木訥地輕喃著,他突然揪住黃易的脖領,「說,這攝魂旗你從哪兒弄來的?」

  「這……我……那個……神仙……」黃易已經被剛才的情景驚得語無倫次。他甚至還沒弄明白這到底怎麼回事?

  「攝魂旗是鬼界神物,怎麼會在你的手上?」替加再次閃了黃易兩個耳光,讓他清醒過來。

  黃易大張著嘴,任由被替加打出的口水滴落,隨即他咽了咽口水,終於回過神,「是神仙,就是那神仙,我跟你說了是神仙!」

  「這事不簡單,絕不簡單!」替加臉色開始變得慘白,雙手哆嗦地撿起攝魂旗,「糟了,大事不妙了!快,快把這裡的事解決,免得節外生枝!」說著,他慌亂地卸下席風的鎖鏈,推著他朝天行的身體前進。

  席風猛然驚醒,大聲怒道:「你們到底做了什麼,你們到底對那個人做了什麼?」

  「你管那麼多幹麼,好好做你的凡人吧!」說著,替加一掌打在席風身上,席風跌入天行的身體,融為一體。

  替加轉身瞪著黃易,「你也快走,這事恐怕沒這麼簡單,最近我們別再聯繫了。」說著,揚起一股黑煙,替加隨風消散。

  黃易的眼珠滴溜溜轉了起來,難道真有什麼大事即將發生,既然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不如拿了仙丹,趕緊跑路!想罷,提起衣襬,一溜煙跑下了山。

  黑夜依然吐著自己的氣息,那陰冷、沒有生氣的呼吸沿著地面,吹進了山,吹進了院子,揚起了席夢茹的髮絲。她緩緩睜開眼睛,恍若從夢中驚醒,她坐了起來,不解地看著院子,自己怎麼在這裡?

  在夜風中,她打了一個寒顫,緩緩站了起來,腳後跟撞到某樣軟軟的物體,她回頭一看,居然是自己的爹娘!她慌了神,搖著席老夫婦,「爹!娘!你們怎麼了,別嚇茹兒!」

  她搖著、哭著,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

  「姊……」一聲有氣無力地呼喚飄入席夢茹的耳朵,她渾身變得僵硬,忘記了哭泣,只見地面上有一個身影,正趔趄地向她靠近。

  「姊……」又是一聲相同的呼喚,席夢茹倒抽一口氣,猛然回身,淚水在那一刻決堤而下……

※   「玄……玄……」黑暗中,伸出一雙閃爍著溫柔的光的手,他向張玄伸來,急於抓住什麼,卻依舊什麼都沒抓住,「玄……玄……」那一聲聲呼喚無力而又痛苦,掙扎著從黑暗中逃脫,卻依舊被黑暗吞噬,「玄……要過得幸福……」蒼白的手,最後,沒入黑暗,消失不見……

  「天行!」張玄猛然從夢中驚醒,額邊的冷汗,從她的臉龐滑落,她大喘著氣,胸口猶如壓著萬斤巨石,沉重而壓抑,心跳如擂鼓,痛得無法呼吸。

  她緊緊揪著衣領,不祥的預感讓她寒毛直豎,耳邊閃現一個聲音:「天行出事了!」掛在脖子裡的鏡居然散發著淡淡的黑光,一陣接著一陣地閃爍著,就像是一個危險的訊號,提醒著張玄。

  難道天行真的出事了?她隨意套了件外套便下了床,急急來到院中,天空已漸漸發白,晨光將東方渲染得一片金黃,明明是這般美景,可在張玄的眼中,卻變得陰冷灰暗,就連那片金黃也暗淡無光。

  「天行……」張玄擔憂地望著靈隱方向,輕咬下唇,「不行,我要去看看。」她正準備進屋換衣,卻聽見院外急急的腳步聲。

  一個焦急的身影晃過她的院門,卻是席夢茹,席夢茹顯然沒有想到張玄會起那麼早,更沒想到她看見了自己。望著張玄滿是擔憂的臉,席夢茹停下了腳步,該怎麼說?自己該怎麼跟張玄交代?

  還沒開口,淚水便已滾滾而下,將院中的張玄嚇得臉色驟變。

  她急急跑到席夢茹的身前,緊緊捉著她的雙臂,「天行!天行是不是出事了!」

  揪心的痛,無奈的懊悔,這不是她想要的,真的,她已經放棄了,可是,為什麼!這是為什麼!她顫抖著咬著下唇,「是的,我沒照顧好他,他發燒了,燒得很厲害,我是回來請大夫的……」

  不想發生也已經發生,在不知如何告訴張玄前,不如先安穩她的情緒,一切,等席風醒過來再說吧……

  「發燒?」張玄大大地鬆了口氣,「原來只是發燒。」

  「不,是我沒照顧好!」席夢茹哽咽著,「是我沒照顧好啊……」席夢茹大聲哭著,是在懺悔,也是內疚,她現在真的好無助,不知所措。

  那痛苦的神情讓張玄心軟,安撫著席夢茹,「沒事,會好的,那就麻煩妳請大夫了。」

  「張姑娘!我對不起妳啊……」張玄的安慰讓席夢茹更加痛心,她哭得喘不過氣,她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這麼軟弱,她不過是個女人,「真的……對不起……」她好累,好痛苦,席夢茹在張玄的懷中緩緩滑落……


  周圍是無邊無際的黑暗,沒有方向,沒有盡頭,更沒有出口,天行虛弱地躺在地上,或許,這裡根本就沒有地面。

  他只要待在這裡一刻,就會虛弱一分,彷彿這黑暗正在不斷吞噬他的力量、他的生命。

  眼前漸漸出現張玄的身影,他向前伸出無力的右手,張玄含笑看著他,她是他唯一活著的希望,是的,他不能死,絕不能死在這裡,他要保護張玄,他要給她幸福,他還沒有跟她拜堂……

  「你不能死!逸辰!為了玄月,你必須活下去!」朦朧中,走來一個白色身影,他有著一頭飄逸的長髮,和熟悉的容顏。

  天行無力地撐起自己的身體,看著這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男子,「你……是我的前世?」

  「不,是封印在你體內的力量!」男子緩緩蹲下身體,「我是你的本尊。」

  「你……」

  「在我們離開盤古之地的時候,力量被封印在靈魂之內,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使用,你現在需要我嗎?」

  「我想……我需要……」

  力量的封存,只為需要時的爆發,一旦爆發,將脫胎換骨!

作者資料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別物種性別,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給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基本資料

作者:張廉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視界INjoy 出版日期:2014-01-24 ISBN:9789863420873 城邦書號:A20006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