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第二次初戀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第二次初戀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4-01-08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9折 207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金石堂愛情小說排行榜暢銷作家 Misa,酸甜青春動人力作! ◆特別收錄:追愛系女王瑪琪朵 執筆番外《常大為不能說的,祕密》! 初戀的定義是什麼?是第一個喜歡上的人?還是第一次交往的對象? 對我來說,初戀是縱使我的勇氣比螞蟻還要小, 卻願意為他硬擠出來的時候。 「這好漂亮,這是什麼花啊?」 「台灣欒樹。」 「樹?樹也會開花啊?」我一臉天真。 常大為苦笑著說:「妳只忙著抬頭看太陽吧。」 是不是人只要眼前有了一個想追尋的目標,就會對周遭其他事物無感? 我和好朋友晶晶,同時喜歡上了另一個好朋友——向春日。 晶晶說,我們是偽裝成雲的向日葵, 明明喜歡如太陽般燦爛耀眼的向春日, 卻只能勉強自己當一朵雲, 因為雲是太陽的好朋友,因為雲可以離太陽很近很近。 我不想當雲,當雲太寂寞了, 我想當向日葵,可以正大光明向太陽告白, 不怕丟臉不怕被拒絕, 既然沒有一見鍾情的好運,就得努力修來緣份。 這樣為自己打氣,我感到前景一片光明。 我告訴自己,就連等待向春日的時間,都是幸福。 我正在為自己的愛情努力, 所以沒有委屈,也沒有悲傷, 所以不能在意常大為, 所以只能選擇漠視他做的一切, 但為什麼還是會有眼淚滴下來?

目錄

楔子 初戀來的悄然無聲,也離開的措手不及。 第一章 他像顆太陽般閃耀奪目,所有人跟他相比,都黯然失色。 第二章 檸檬冰代表妳渴望充滿酸澀的愛情。 第三章 我想要當向日葵,至少太陽知道我是向日葵。 第四章 我有一種,把難教的寵物馴服的感覺。 那種感覺,非常好! 第五章 只要他一笑,我的世界,彷彿就亮了起來。 第六章 有些人的告白,不是為了要在一起。 第七章 我不認為為了讓喜歡的人喜歡自己,而所作出的努力是低聲下氣。 第八章 別人說,愛情有時效性,但我想相信沒有。 第九章 我終於明白,再怎麼難忘,還是會喜歡上下一個人。 第十章 我還沒白痴到搞不清楚愛情跟友情的差別。 第十一章 不可能,人不可能一次愛兩個人, 剖了一半的心要怎麼去愛人?一點也不完整。 終章 我一直想,如果能令妳開心的人是我,那該有多好。 番外篇 常大為不能說的,秘密 by 瑪琪朵 特別跨刀

內文試閱

  半夜我從夢中驚醒,只因為我做了一個討厭的夢。   可是我想不起細節,只記得最後涂晶晶滿臉怒容。   夢是潛意識的投射,在隱約之中,也許我還是害怕崩壞的平衡會發生不可預期之事。   在漆黑的臥房中轉著眼珠,忽然間我睡不著,聽著時鐘秒針滴答的聲音,什麼時候涂晶晶喜歡上了向春日,而我卻不知道?   我回想和向春日與涂晶晶認識的過程。   高一,向春日就已經染了一頭褐髮,我不得不說,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的確看傻了眼外加小鹿亂撞。   向春日很快成為學校所有師生注目的焦點人物,老師盯上他是因為那頭褐髮,而女生注意他也是因為那頭褐髮,不良少年找他碴還是因為那頭褐髮。   然而向春日天生就有討人喜歡的特質,他的褐髮不但沒成為麻煩,反而為他聚集了朋友。   優異的成績、良好的出缺勤、認真俐落的態度,讓他在短短一個學期內,成為大家眼中的模範生,一個染著褐色頭髮的模範生。   躺在床上我抿著嘴微笑,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現在我已經不會小鹿亂撞,同時也是最靠近向春日的女生朋友。   我從床上爬起,摸黑來到書桌前,將檯燈打開,忽然襲來的強烈白光讓我眼睛無法睜開,適應光線後我拿出抽屜裡頭的相本,我一面回憶起高一時候,一面翻閱照片,我才終於察覺了一些事情。   一開始站在相片中間的都是向春日,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我站在中間,而向春日和涂晶晶兩人之間的距離也越拉越遠。   也許涂晶晶從一開始就喜歡向春日,但她隱藏得夠好,直到最近向春日自己發現了,才有意無意的拉開距離。   我想起涂晶晶說的,她想當向日葵,因為至少太陽知道,她是向日葵。   心裡是向日葵,卻假裝是雲,那是很寂寞的。   可是這樣聽起來不是很悲傷嗎?   大家都需要太陽,而太陽不會為了一朵向日葵停留,只有雲可以改變自己的形狀,隨著風,要接近太陽或是遠離,都能自己決定,不用跟向日葵一樣在遙遠的地上抬頭殷殷盼望。   我手指撫過照片上笑得燦爛的向春日,內心莫名有些抽痛,趕緊闔上相本,跳回被窩裡矇住頭。   我不想當雲,也不是向日葵,更不是什麼藍天大海,這些東西,都是襯托太陽的存在,我就只是黎莐,是涂晶晶的好朋友黎莐,也是向春日的好朋友。 ***   又走到這個河堤,上次我跟著常大為走到的地方。   這次不是迷路也不是睡過頭,而是太早起來,不想太早到學校,憑藉著上次的印象,我來到河邊,學校就在河的另一端。   坐在草地上,我望著河面,腦袋繼續思考向春日這個人。   雖說是在思考,腦袋卻沒有任何文字進行,只有向春日的臉的畫面不斷掠過,像是快轉的影片般,從高一播放到昨天。   最後停格的畫面是向春日踩在單車上,對我說再見的笑臉,他的身後是夕陽。   我頓時瞪大眼睛,現在是怎樣,怎麼從昨天開始我腦中就全是向春日的臉?   是因為發現涂晶晶的感情嗎?   我敲敲頭,別再想了,準備起身往學校去,卻看見有影子覆蓋在自己的腿上。   「常大為?」   「迷路?」常大為眼睛望著河面。   「不是,今天太早起來了。」沒想到他會主動跟我搭話。   「妳真是奇怪。」這幾個字像是含在他嘴裡,轉身就離開。   到底是誰比較奇怪啊,常大為。   不過我腦袋一轉,啊,他以為我迷路了,所以才來跟我說話,想帶我走到學校? 我綻放微笑,從草地上爬起來,跟在常大為後面。   「喂,你為什麼走這路線上學?」   他沒回話。   「這樣繞遠路。」   他微微側過頭看我,像是在問「妳不也一樣。」   「我是因為太早起來了。」   他撇過頭,聳聳肩。   我跑到他旁邊,與他並肩走著,「我之前在公車站牌見過你,搭公車不是比較快嗎?為什麼要繞這麼遠?」   「……跟蹤狂。」   「誰要跟蹤你啊!」我怪叫著,之後不管我說些什麼,常大為都像木頭娃娃一樣沒有反應,連嗯或喔都沒有,當他走進教室時,連聲再見也不說。   「妳怎麼又跟死魚眼一起來了?」向春日喝著牛奶坐在窗檯邊。   「又正巧遇上了啊。」可能是胡思亂想得太多,讓我現在有點不敢看向春日的臉。   「欸,他是怎樣的人?運動行不行啊?」向春日跳下窗檯,坐到我旁邊的位置。   「我哪知道。」我假裝要打開窗戶,離開座位。   「我聽說這一次球季大賽B班很有自信。」他又跟了上來。   「B班一年級時輸我們欸。」我拉開窗戶,閃過向春日再回到座位上。   「對啊,但昨天晚上我在外面的籃球場看見B班的人,他們說這次有新主力加入,一定可以獲勝。」向春日歪著頭,坐到我前面的位置上,手肘撐在我的桌子,眼睛盯著我,「新主力我怎麼想就只有死魚眼,對不對?」   「我、我哪知道!」我站起來,往教室後門走。   「黎莐,妳找機會問一下。」向春日在後頭喊。   我一路奔到女廁後鎖上門,莫名的喘著氣。   為什麼剛剛會這麼緊張,只要向春日一靠近,我就渾身不對勁,感覺口乾舌燥的。   為了杜絕這怪異的現象,我等到第一節課鐘響起後才從廁所出來,卻意外看見常大為在外面。   「唷。」因為太過突然,所以我下意識的舉起一隻手跟他打招呼,準備回教室,但常大為卻叫住我。   「真久。」   「哪、哪有人在女廁外面等人的!」我紅著臉大聲說,走廊上的學生們看過來,竊竊私語的笑著。   他雙手環胸,臉色有些惱怒,雖然看起來還是讓人覺得面無表情。   「這、這是你不對啦!」我將問題推到他身上,本來就不該在廁所外面等女生。   看常大為轉身就要走,我忽然察覺到不對,這是他今天第二次找我搭話,雖然認識不深,但常大為應該不會沒事叫我。   「喂,常大為,怎麼了?」   他不理我,往教室方向走,我跟在他後面繼續問:「第一節課已經開始了,你真的沒事找我嗎?那我要進教室囉。」   他在我們班的走廊前停下腳步,猶豫再三後轉過頭,「物理。」   「啊?」我歪頭,看著常大為惜字如金的表情,「你忘記帶課本?」   他沒反應,既然沒反應,那就是肯定了。   「你等我,我拿給你。」進到教室後才發現,所有同學都張大眼睛看著我。   「妳跟常大為幾時變這麼好?」涂晶晶不可思議的問。   「黎莐,記得問他籃球的事情!」在經過向春日身邊時他不忘提醒,而我卻只感覺到一陣悶熱。   「我第三節是物理課,記得還我。」我拿給常大為,他的表情有些靦腆,像是一股屁悶著不放。   「不客氣啦。」我說。   常大為盯著我看一會兒,回到隔壁的B班。   「問他沒?」向春日這猴子在我還沒回到位置前,已經跑過來拉著我問。   越過他的肩膀,我看見涂晶晶的臉,也許是我心裡作用,涂晶晶的臉瞬間跟昨晚的夢重疊,我趕緊甩開向春日的手。   「晚點再幫你問啦!」   「幹麼?妳在生氣?」向春日不明所以。   「很熱,你都是汗!」我隨便用個藉口,以為這樣就沒事。   「黎莐,妳的臉好紅。」向春日無意間的一句話,卻讓我的心怔了下。   好在老師正巧進到教室,向春日才沒有接著說,不過他依然丟了張紙條過來,要我一定要探探敵情。   我原本想回紙條問他,幹麼這一次如此反常在意輸贏,但我卻收到涂晶晶有意無意的雙眼訊息,她在意著向春日跟我說些什麼。   所以我只是將向春日的紙條揉成一團,丟到抽屜裡面。   「妳幹麼不回我紙條?」向春日一手叉腰,另一手扣著籃球,腳踩三七步,一副興師問罪模樣。   「你才幹麼,很怪欸,要我問常大為『嘿,你籃球強嗎?』,你覺得他會回我說『喔,很強啊。』這樣嗎?」我覺得有很大的機率常大為什麼也不會說,只是用那種看白痴的眼睛看著我。   「也是。」向春日聳聳肩,拍打起籃球。   我們站在操場邊緣,一下課,向春日便拉著我的手說要占場地,急急忙忙來到這裡,而我的眼睛只是盯在涂晶晶反應不過來的臉上,然後感到深深的罪惡感。   「喂,向春日。」我叉著腰,決定問清楚。   「嗯?」他運球上籃,轉了圈又回到我面前。   「你為什麼和晶晶疏遠?」   他一點也不訝異我會問這樣的問題,眼睛看著籃球繼續拍打。   「這樣我很尷尬。」   「妳尷尬什麼呢?」他抬頭,雙眼清澈得沒有雜質,可卻別有深意。   「我……」   「春日──我們到了!」話被後頭趕來的同班男生們打斷,他們現在都利用下課時間來練習籃球,我皺眉,以往雖然他們也會練習,可不曾如此積極。   「練這麼勤是怎麼回事啊?」   「這次比賽可是有賭注,非贏不可。」向春日衝著我笑,其他男生們也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   「你們的臉好討厭。」搓搓手臂,這眼神真是不舒服。   「祈禱我們拿到冠軍,不然……哈哈哈!」男生們笑鬧的往球場上跑去,我趕緊拉著向春日,剛剛的話還沒說完。   原本向春日似乎想打哈哈跳過,但我抓緊他肩膀上的衣服,他的笑容頓了下,凝望著我。   「唉,真服了妳。」他抓了抓後腦,垂下眼睛看著我,「妳明知道原因。」   「就只因為那樣?所以……所以避開晶晶?」   「對我來說,可不是『就只因為那樣』。」向春日將籃球丟往同伴那去,他們吆喝著要他過去。   「晶晶又沒有告白,你假裝不知道不就好了!」假裝我們一點都沒改變,繼續是沒有感情牽扯的三人行啊!   「黎莐,我已經假裝很久了,最近她的態度早就超越我可以忽視的程度。」向春日抬頭看著我,那眼神好無奈,而我卻連反駁他的話都說不出來。   一陣狂風吹過,捲起了操場上的沙,所有人都伸手擋風,捂住眼睛,而我的頭髮也隨風亂飄,向春日輕笑一聲,他的褐色頭髮,成了當天最耀眼的色彩。   「好像墨汁打翻一樣。」向春日柔聲道。   「什麼?」在狂風中,我將頭髮全數往左肩繞去。   「妳的頭髮。」他笑著替我把臉上的髮絲拉開。   風逐漸停下。   「春日!打球啦!」場上的同學叫喊,向春日對我瞇眼微笑後,轉身跑到球場。 我摸上剛剛向春日指尖滑過的臉頰,風已全然停止,但我心中另一陣狂風,卻才剛剛開始。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4-01-08 ISBN:9789868993853 城邦書號:3PL0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