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學生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學生

  • 作者:林明進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4-01-03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2019春季曬書節35折起,3/19~4/1限時限量搶購中!

內容簡介

學生,是我們一生的為人之路。 沒有人在乎你是贏在起點,還是輸在終點 可以輸給別人分數、成績與名次,不能輸掉自信、靈魂與尊貴,才算贏了自己 教育部教學卓越獎、建中名師林明進,三十幾年教學經驗,臉書貼文點擊數破表 將多年教學生涯,各式各樣和學生相處的點滴,記敘出動人的生命故事 從對學生教學到向學生學習,從向生活學習到向生命學習: 只讀了一天就被退學的黑道角頭老大的兒子。他不失赤子之心,勇敢做自己,多年後成了外銷世界筍子工廠的老闆…… 一個母親是貴婦名媛、父親是達官顯要的私生子。向來使刀使槍、經常出入監獄的「大尾仔」。某一晚,帶著懷孕的女朋友前來求救老師,逃避仇人的追殺。多年後,他的女兒趕在耶誕節傳送父親生命最後的懺情…… 教官室擦槍走火,一對父子開打了!身著海軍軍裝的上校,只因兒子被記大過、考最後一名,便在教官室一掌接一掌,掌摑兒子…… 「老師,我兒子怎麼會最後一名?他是市長獎的呢……」 面對望子成龍的父母,面對「段考」成績的學子,老師要怎麼辦? 學生到學校來學什麼?學習陌生的知識。 學生到學校要學什麼?學習生存的能力。 學生到學校要學什麼?學習生活的趣味。 學生到學校要學什麼?學習生命的價值。 學生到學校要學什麼?學習求生的韌力。 學生終極要學什麼?學習生生不息的使命。 站在講台上三十多年,教「學」更是教「生活」,生命本身就是最珍貴的教育。本書記錄校園人生,一幕一幕的故事都是教學生涯悲歡世界的點點滴滴。從學生到老師,從台下到台上,教別人學「生」,也以學「生」自勵。作為一名教師,將如何開導學生、幫助學生? 每個學生故事,都傳達了現在中學校園仍然存在的問題;每一篇故事背後,都暗藏著值得教師、學生、家長們借鑑與深思的課題。 【好評推薦】 「林明進老師的散文每一篇都『很有事』,人與事交織成屬於他自己的生命奇景。」 ──凌性傑 「透過與學生的互動中,讓他們從生命裡自然成長出屬於自己的人生價值,一種對於生命與存在的責任,這並不是大道理,而是一種活著的方式。」 ──丁威仁 「以教學生「學生」為一輩子志業的人,沉潛六十年,才能寫出《學生》這樣一本充滿生機的文集。」 ──蕭蕭 ◎黃春明(作家) ◎林煥彰(作家) ◎蕭 蕭(作家) ◎向 陽(作家) ◎張春榮(作家) ◎方 群(作家) ◎丁威仁(作家) ◎羅位育(作家) ◎楊 平(作家) ◎陳木城(作家) ◎凌性傑(作家) ◎吳岱穎(作家) ◎亦 耕(作家) ◎張輝誠(作家) ◎陳憲仁(明道文藝創社長) ◎李錫津(建中前校長) ◎吳武雄(建中前校長) ◎蔡炳坤(建中前校長) ◎陳偉泓(建中校長) ◎周芳如(尤進興基金會董事長) ◎宋具芳(漢光基金會董事長) ◎魏憶龍(樹仁基金會董事長) ◎凌爾祥(天下雜誌基金會祕書長) ◎何能裕(溫世仁基金會執行長) ◎蘇玉枝(東元基金會副執行長) ◎賴郁芬(人文適性基金會董事)

目錄

  推薦序 學生之機 /蕭蕭
       傳道的日常 /丁威仁
       氣度──《學生》前言/凌性傑
   自序  雪梅真精神
  
   一 學陌生的知識
   翁阿志明
   刀客生涯
   一根扁鑽
   熱熱一巴掌
   「忘」子成龍
  
   二 學生存的能力
   元本山
   一方石印
   留校再看看
   漁父
   給紅樓新貴一把刀
  
   三 學生活的趣味
   祭信文
   9147
   爬牆
   志願的請舉手
   嫌疑犯
   奧林匹亞
  
   四 學生命的價值
   照規矩來
   街頭政治家
   哈佛小子啤酒藍
   教我誠實的老學生
  
   五 學求生的韌力
   小爸爸的天空
   合掌之誨
   鋼鐵人
   共產黨來了
   大紅神主高高掛
   媽媽握著我的手
  
   六 學生生不息的使命
   他是我爸爸
   精神科二診
   相信我就能及格
   聘書
  

內文試閱

  〈媽媽的聲音〉
  /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好想,結結實實的聽一次……媽媽的聲音。

   我教過一位洗腎的資優生,臉色蠟黃,個兒委頓瘦弱,洗腎洗出他的堅韌與勇銳。蠟黃是他的綽號,每週上醫院洗三次,同學笑謔說他:「你連心都洗得乾乾淨淨了。」他不以為忤。跟他熟要到高三以後,印象中沒別的,只有他沒缺交過作文。
  資優班一班只有三十人,個個都有來頭,頭上都閃著奧林匹亞金牌的光芒,數理化生物資訊地科,十八般武藝都有高手,蠟黃的成績較弱,國文亦然,他的專長在電腦資工。導師說蠟黃洗腎時間長,很耗精神,要我作業給他寬緩些。老夫規定作文遲交一天扣五分,紅樓才子沒放在眼裡,蠟黃卻從不缺交作業。
  印象中他不太能寫,文章寫不動,字數也多不起來,蠟黃蠟了兩年半依舊黃,我沒特別跟他深談,人家作文都準時交了,你還想怎樣?

   ※

   高三上,我出了一個作文題目「聲音」,副標題:「一次聆聽聲音的經驗」或「一次聆聽聲音的感受」。資優生們意興闌珊,普遍寫得不理想。我狠狠面斥他們一頓:「上天是公平的,給你們數理『資優』,就給你們作文『資憂』!」老夫下令重寫,才子們吐大氣,心沉了下來。
  湊巧熟識某私人婦產科醫院院長,喬了半天,勉強同意我安排一個校外教學,讓學生在待產室外,隔著門聽一聽孕母待產的聲音,自以為是個特殊的經驗,學生會喜歡。一組四個很快接近指定位置又很快離開,我隨機做了生命教育,並洋洋得意地說:「這就是聲音的好素材,你們可以選這個,也可以選上回或別的材料,但是必須要去現場傾聽,回來再寫。」一週後交作業,我問全班,除了最會寫作文的阿督仔和蠟黃外,沒人選這個素材。老夫十分沮喪,顯然是個失敗的安排。
  阿督仔文字曼妙,彷彿天上來,是他一貫優質的筆調,見多不奇,沒覺得他寫得精采。那天晚上,我依慣例第一本就改到蠟黃,他是一號。吃完冬至湯圓,肚子暖烘烘地,記得我是站著一口氣看完的……

   聲音:一次聆聽聲音的感受

   聆聽媽媽的聲音應該是一次美麗的經驗,這種經驗只應天上有,這種經驗只能夢裡尋。天上的媽媽怕路途敻遠,捨不得我神往,所以幽渺高古的世界我並不熟悉,夢境是我最好的期待。
  很小的時候,阿姨總叮嚀我:「只要乖,媽媽就會在半夜,從天上來跟夢中的你說話……」阿姨說的都是真的,從小到大,只要我聽話,媽媽三不五時就會到我床前來。天上的媽媽總是在很深的黑夜裡,沿著天梯而下,而且很快就在我眼前,媽媽知道我想她,她會摸摸我的頭,然後像很多媽媽一樣抱著我或者拍拍我的背,她也會哼著搖囝仔歌,「嬰啊嬰嬰睏,一暝大一寸。嬰啊嬰嬰惜,一暝大一尺」、「搖啊搖、惜啊惜」,跟阿姨一樣唱得很好聽,可是一醒來就什麼都沒有了。媽媽那麼好聽的聲音,如果能餘音繞梁,那該多好。媽媽哼哼唱唱的嘴形我記得,聲音就模模糊糊,始終抓不準。愈長愈大,媽媽就愈少進入我的夢鄉了。
  每天早上起床,當我打開眼睛的第一刻,我總是不自覺的走到書桌面前,去看一看這位天下最美麗女人的照片。媽媽年輕清純,秀髮披肩,眼窩深邃,兩顆秋水般的眼眸像射出的箭,高雅的氣質很吸引人;櫻桃小嘴,笑起來兩邊嘴角微微上挑,齒如白貝,十分優雅;鵝形略大的臉樣兒,搭上平整的臉頰,自然透露著良善的溫柔。阿姨說媽長得漂亮,這是千真萬確的。……這張老照片歷歷分明,逼在眼前,可是她又是多麼的遙遠;這張老照片清朗明麗,多麼具體,可是她又是多麼的不真實……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來到了人間生命的工廠。依稀彷彿聽到別人的媽媽,正在為新生命的誕生而備受煎熬。有的在呻吟、有的在痛哭、有的在哀號、有的在謾罵──「都是你害的……」聲聲動人心扉,哪一個聲符最像您,您能告訴我一聲嗎?媽媽,你是聽見我哇哇大哭後才放心走的呢?還是模模糊糊中離開人間?
  我可以想像得到:當天下的媽媽,在經過人間最大的痛苦之後,就為家人帶來了笑聲,帶來了生命的喜悅,成就了天倫之樂,同時也偉大了自己。
  不幸的是,媽媽!十八年前當我這個新生命呱呱落地的那一刻,卻也是媽媽你結束人生的一刻。媽媽!我這個從小就沒娘的孩子,對你有好深好深的歉意。如果沒有我的來到人間,也許你就不用賠上一條無辜的生命。
  媽媽!可是我總是比別人少了一個母親。媽媽,你知不知道,我已經十八歲了,這十八年來我想看的看不到,我想聽的聽不著,這一趟是我最接近你的一刻,但是,我依然落空了。此時此刻,忽然間我有一個強烈的渴望,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好想……結結實實的聽一次……媽媽的聲音……。

   ※

   我焦急地打手機給資優班導師:
  「蠟黃母親不在了?」
  「是,聽說生他難產,走了!」
  「父親呢?」
  「他很小就不在了。」
  「跟誰住?」
  「阿公、阿嬤,還有沒嫁人的阿姨。」
  「他洗腎多久了?」
  「進建中前就有了。」

   ※

   記得當時,蠟黃我教了近三年,都快畢業了,文章寫不長,很少超過四百字,作文分數也沒有上過七十,唯一的印象是他始終沒遲交缺交過作業。我為我的小器與對他的冷落,十分自責。
  第二天我急急把他喚到走廊。
  「蠟黃,你很能寫文章。以後可以遲交,補交也不扣你分。」
  「老師我真的很不會寫作文,可是媽媽我很愛寫。」
  冬陽陰弱,我近乎枯竭的老淚,正七彩沸騰中。
  「你娘一直都在,你聽得到她的聲音。」我拍一拍他羸稚的肩膀。
  他笑得快哭了,蠟黃的兩排牙也是蠟蠟黃黃地。

  【一叟小語】

   一篇作文的重寫,誤打誤撞,竟然激盪出埋藏十八年的渴望,讓我舉足無措,紅了眼、痠了鼻,久久不能自已。印象中,他總是生活在很尋常的位置,看著別人的輝煌與燦爛,一抹微笑伴著真誠的掌聲,特別早熟的冷靜沉著,寫在他蠟黃的臉上。多麼令人心疼的堅強啊,他必須超越多少回的脆弱與無助,淬鍊多少次的堅韌與剛毅,才能帶著孤苦的心靈與委弱的身體,走向他的美麗人生。
  魚在水中游,不覺得水的可敬;鳥在空中飛,不覺得天的可貴。生命中的平凡平實平淡平安,這些簡單容易的擁有,不就是最美的幸福嗎?人間的至性至情,到處都有俯拾可得的感動。蠟黃的感人肺腑,我所理解的不只是自始至終聽不到媽媽的聲音,是他不埋怨命運,是他不咒罵不幸。勇敢面對失怙失恃,默默承受身心的磨難,這是蠟黃的至韌力,也是為人應世該有的能力。
  父母早逝是蠟黃生命藍圖的安排,緣於「失去」,媽媽的聲音是他最美的聲音。其實,在天籟人籟與心籟,在親情友情與愛情,人心的深處都有真情的渴望。給美麗的本心與真情,一次又一次靈動的鼓舞,就是人性最偉大的開發。讓我們以最良善的心,為美麗的世界與可愛的人生打氣,十八年的痛徹心扉,蠟黃給了自己力量,看似失去卻也得到了。我們相信人性的真善美,是最初也是最大的生命力,蠟黃的堅強是生命的本能,不需要醞釀與尋找,人人也都有本事打造出來。蠟黃不是靠搏取同情走他的人生,他堅韌而強大的理由只有一樣:珍惜自己才算對得起自己。

  〈翁阿志明〉
  /只有讀了一天的退學生。我送他到校門口,校門很大很寬,竟容不下他。

   十分陌生的聲音從南投某地傳來,那野性的聲紋在記憶裡是微弱的。那一年,十分土氣的聲音在空中翻騰迴旋,一日學生的名曾深深烙印在我心。
  「老師,我是翁志明,你的學生。」
  「老師,我就是只讀一天的志明啦,翁阿志明啦!」
  「老師,我是看『非思不可』找到你的。」
  「老師,我已經當兩個孫子的阿公了。」
  「老師,明年春天我會寄竹山的筍子送你。」

   ※

   俗諺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那一日學生,該怎麼形容呢?我的天啊!翁阿志
  明,是他,那位來一天就離開了的學生。
  三十三年之後,他認了我。
  翁阿志明,老夫是否愧對你?我記得你,你來你去,我都記得。讀遍了大台中地區的高中,都沒法順利畢業。這所學校是最後一站,結果還是高中肄業。日出到日落,只讀一天,回家吃自己。如今在南投,他有一家規模很大的竹筍加工廠,一、二十年前,還外銷竹筍罐頭到國外,現在則經營竹器、玉器,多角化、多元化經營。為人四海,樂於助人,有求必應,黑道白道,騙他吃他,他全不以為忤。

   ※

   那年老夫二十六歲,領著校長賜的敬師鞭,當起老師了。開學第七天,一個黑黑矬矬的男生晚了十分鐘進教室,註冊組阿姨拎著他到教室門口,喝了一聲:「插班的!」他還身穿友校的制服來到班上,模樣比其他同學「臭老」。選定靠窗最後一排最後一個,他逕直坐下,他的黑板在窗外。
  下課後,老夫問他來龍去脈,他一口氣說個明白。「你怎麼這時候才來?」我問的是遲到。
  「我那個學校說,不歡迎我繼續讀他們的學校。教官說,還是趕快換個學校,不然穩死的!我的叔叔跟學校的職員熟,他牽線讓我來的。」
  「台中私立雖然多,你這樣消費,很快就會用完。來了就好好讀,忍一忍很快就畢業了。聽到沒……」看著我,他微微點了點頭。

   ※

   上午第二節下課,他在廁所抽菸被逮,教官通知記大過兩次。
  私立學校除了學雜費貴之外,記過懲處的制度也比公立嚴格。「聽說很多人跑了沒事,就你不跑,逞什麼英雄?」「抽了就抽了,跑什麼跑!既然非抽不可,還能跑幾次?」中午教官獎懲單遞了上來,電子一甲翁志明五十六號。面對他,我搖了搖頭。
  下午第二節下課二十分鐘的打掃時間,又出事了。他站在訓導主任大位前,頭沒低下。我匆忙趕至,他看我進來,帶著挫敗的眼神,一時一刻目迎著我。
  「早上兩支,下午兩支。二加二等於四。你不想讀了喔?」教官氣得冒煙,氣嘟嘟地詈斥。
  「我是不想讀,是我老媽要我讀的,我不想讀。跟其他三家學校一樣,我爸爸是角頭,就是這標籤,我一來你們就給我點油做記號,我是歹徒之子!」他用眼神說話:「痛快一點、俐落一點,要砍就砍,刀起頭落,趕快讓我退學。」

   ※

   我低聲竊語反問輔導教官:「怎麼了?我真的不清楚。」
  教官說校長在一樓探頭看水溝,他老大吐了檳榔汁。巧不巧?四樓吐下來,一口紅瀑布淋在校長頭上,整個頭像被打爆了一樣,狼狽至極。校規沒規定檳榔汁吐到校長頭上該怎麼辦?但我想,兩支大過是跑不掉的;太多人嚼檳榔了,不像話……
  「就你一個人?」老夫焦急問道。
  「四、五個,其他是別班的。」
  「你吐的?」四樓往下,誰知道是誰吐的?
  「不知道。」
  「不知道為什麼要拿下這個罪?」你為什麼不否認?
  「校長被吐到是真的啊!」
  「教官有沒有問別人?」你怎麼不說還有其他人?
  「我說是我吐的。」
  「你真英雄啊!翁阿志明……」

   ※

   降旗典禮後,我帶著翁志明到訓導處。求情。「可以給他一次機會嗎?他才來一天呢!我都還沒認識他。等一等,我去找校長,我去找校長……」主任教官則回應:「不用公布,讓他去領已繳的學費。」
  「老師,我真的不想讀了。老師,我真的累了。老師,不好意思,謝謝你。」他走出訓導處,我呆立一旁,教官們無言。沒人攔他,他兀自走了。訓導處窒息,很悶。一見他從總務處走出來,我跟他要了家裡電話。他是我的教學生涯中,第一個退學生,他想回家。
  只讀了一天的退學生。
  沒有訓導會議,議一議。沒有留校察看,留一留。沒有以儆效尤,誡一誡。我送他到校門口,校門很大很寬,竟容不下他。我頭抬不太起來,沒看他幾眼,心裡對不住他。我沮喪地走回單身宿舍,這是我的第一張聘書。
  十五天後,一場黑道火拼結束了他父親的命。跟他父親生活過的女人都沒來,生母倒是出席了。我出現在南投某個小鎮哀淒的告別奠禮場子,黑頭車,蜿蜒幾十輛,黑衣大隊熏黑了山頭。翁志明披麻帶孝,雙手合十對我說:「老師,我會做好子,我會做好子……」

   ※

   離開台中前,我到二十幾名同學家做客辭別。
  七月十七日,最後一站在翁志明家,他很意外。心情高亢,我倆喝了他父親生前私釀多年的蒸餾白干。我醉了,他吐了,那一晚在山裡他家過夜。不久他遠離家鄉到高雄打天下,之後就失聯了。
  三十三年,一晃而過。

   ※

   「老師,你在建中喔,做『教授』了喔?」
  「老師,落來南投,我跟你喝幾杯。」
  「老師,阮孫仔的作文要跟你學呢!」
  「老師,竹山紅番薯我先寄五十斤去。」
  「老師,我自己種的,有機的……有機的……」
  番薯健康食品,我交代家人最近有大包裹。
  翁阿志明的番薯,韌性一定特別強、特別Q。翁阿志明,他比老夫更像個男人。翁阿志明,他來自黑道家庭。翁阿志明,他是黑道之子。翁阿志明,他自己做好子。翁阿志明,他是自己好的。
  我的一日學生,翁阿志明。
  我等翁阿志明的竹筍,好子有機的春筍。

  【一叟小語】

   學校是讀書的場所,在文明社會中,在日新月異的大時代裡,知識就是力量!學校是教育的搖籃,是學生基本學養的基礎。讀書貴乎明理,讀書在變化氣質,赫赫黌宇的價值在這裡,人文素養的精進在這裡,這是做學生的第一件差事!當就學遭遇挫折,人還是要自學,人都有自知之明,學自覺的本心,做自己的學生,不失其赤子之心,時時保有良知良能,水到渠成,自能盡其良善的本性。
  人不能選擇自己的出身,但是能堅持自己的善良。翁阿志明不幸生在灰暗的家庭,退學、退學、再退學,有他當時難以自拔的困境。學校的規矩,裝不下他的桀驁不馴;教科書的知識、分數、排名,他不對盤。他是黑道之子,他說他要做好子,真辦到了。他是山裡的孩子,大山是他的老師,大自然教好他,大地教他踏實,地瓜教他謙卑。他是早熟的飛鳥,開發自己的真善美,認真做自己的好學生,他是自己好的。

延伸內容

  學生之機
  ◎文/蕭蕭(作家、明道大學中文系教授)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鏗鏗鏘鏘三句話,綜合了哲學家、史學家、文學家的雄心大志。這是我在輔大中文系讀書時,刻刻縈繞在耳邊,畢業半世紀,時時迴旋在心頭的三句話。
  錚錚鐵骨,豪情萬丈,略歷風霜,尚未古邁的我的學弟林明進,年近耳順之年才開始筆順,以教人家「創意與整合」、「理解與分析」寫作法的那枝筆,開始分析、理解自己三十四年的教學生涯,開始整合自己六十年的文化創意,出版屬於他自己的文學心靈的著作《學生》,我相信他心頭迴旋的也會是這三句話,因為我在快讀這本《學生》時,不時從書中縈繞而出,在我心頭震盪的就是這三句話。
  教書,不同於其他行業,一個當教師的人不會將「教書」當作自己的職業,只把朝七晚五當作自己活躍的時間、教室校園當作自己展演的舞台,僅僅教「書」。一個真正的老師是學到老、活到老,活到老、教到老,「教書」是一生的志業,因為他在教學生「學生」,教人家也教自己學習活下去、活出自己,活下來、活出自在。沒錯,將像林明進說的學「生」,教人家也教自己學「生」。「生」,形象草木出土,必要生機盎然,必要生生不息,絕不氣餒,絕不委頓,這不就是一輩子的事,一輩子的職責,一輩子的志業!
  一輩子都要學習「陌生的知識」、「生存的能力」,認知「生活的趣味」、「生命的價值」,獲得「求生的韌力」,擔負起「生生不息的使命」!
  《學生》這本書,不是一位建中現役老師的回憶錄,只在回憶建中三十年的點點滴滴,而是一位活在自己生命現場的學「生」之徒,鼓舞自己,勵志他人的見習錄。凡是自覺走在自己生命路上的人,都該以林明進的學「生」體驗,活出自己的精采。悲觀的人遇不到溫馨,很可能把紅塵俗世看作荒郊曠野,這時,不妨將《學生》當作野外求生的書,將會重新獲得生之意志;樂觀的人隨處看到希望,《學生》當然是人間學「生」之書,多番閱讀,將會樂趣橫生。
  以教學生「學生」為一輩子志業的人,沉潛六十年,才能寫出《學生》這樣一本充滿生機的文集,才能將老師教我們的「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化為實際的行動,這三句話當然時時迴旋在字裡行間,時時在我們學「生」的過程中激勵我們。
  一般的散文,普通的散文,不會在文後又增添一兩段話節外生枝,但林明進的《學生》,常常在兩三千字的文章之後,跳出來加入一節「一叟小語」,繼續已經結束的話題,這是「建中一叟」的「雄心」之下隱藏的「婆心」,效法的應該是司馬遷《史記》裡的〈太史公言〉,或許也可以做為「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常在我們心中縈迴的旁證,學「生」是一輩子志業的重要依據。林明進這些文章不在實體的報紙雜誌上發表,而是在facebook上刊布,畏懼facebook的人將它音譯為「非死不可」,林明進積極的音譯為「非思不可」,書中的每一篇文章不知多少人按「讚」,只知道轉貼分享的次數,往往一篇就有六、七千次之多。是的,學「生」之機,不可或失,轉貼的人也在積累他的功德,「非思不可」,「非生不可」,我們何不緊緊掌握自己的生機,隨著林明進學「生」。

作者資料

林明進

獲獎: 臺北市語文類特優、優良教師(2015年、2013年)。 教育部語文類教學卓越獎(2005年)。 趙廷箴文教基金會第一屆高中最優良國文教師(1993年)。 經歷: 曾任國家教育研究院特聘語文審修委員。 曾任國教院TASA國語文題庫評審委員。 曾任教育部高中國文課程修訂委員。 編撰教育部「基測國文作文策略與實例」。 國語日報社語文中心寫作班國中組教材編撰總召集人(1999~2018年)。 曾任南一書局高中國中國文教科書編輯委員十餘年。 曾任大學學測、大學指考國文科答案研判委員十餘年。 曾任全國暨臺北市國語文競賽各級作文評審十餘年。 現任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國文科教師三十餘年。 上海「語文學習」高考作文臺灣特約撰稿(2004~2018年)。 《幼獅文藝》青春點名簿專欄作家(2015年~)。 《商業周刊》部落格專欄作家(2015年~)。 講座: 全臺高中、高職、國中、國小各級教師作文演講(1999年~),已超過2300場。 台北市奉元書院講師「學庸」(2014年)。 台北市金石堂龍顏講堂「四書講座」(2016年~)。 北京辛庄師範、瀋陽華德福國學講師(2013~2018年)。 北京奉元書院種子教師培訓講師(2015年)。 中華誦(中華書局)專聘各地國學講師(2015~2018年)。 北大、北京、石家莊、上海、南京、南昌、蘇州、昆明、重慶、成都、廣州、潮州、深圳、廈門、杭州、瀋陽、太原、淄博、長白山、長沙、河北、山東、泰山、武當山、香港、吉隆坡等地──「論語」、「大學」、「中庸」、「易經專題」、「老祖宗的生命哲學」、「笨作文講座」等(2013~2018年)。 著作: 《創意與整合的寫作》、《理解與分析的寫作》、《林明進作文教室──訓練篇》、《林明進作文教室──技巧篇》、《大塊齋讀易筆記》、《笨作文》等書。合編有《大考語表寫作─順理成章》、《成語辨正辭典》、《古文觀止鑑賞》等書。 散文集:校園散文暢銷書《學生》、《學生2:溫暖的手勢》(麥田出版)。 已在北京出版的有: 散文集:《學生》20140101(北京中信)。 《學生的故事》20150701(北京中國文聯)。 作文集:《培養自然而然的寫作力》系列四書(北京中國文聯)。 《笨作文》(九州出版社)

基本資料

作者:林明進 出版社:麥田 書系:林明進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4-01-03 ISBN:9789863440383 城邦書號:RC400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