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搶先場
目前位置: > > > >
星星糖(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星星糖(下)

  • 作者:美嘉
  • 出版社:平裝本
  • 出版日期:2013-11-11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可不可以,在我忍不住猜疑的時候,不要對我沉默? 可不可以,在我想放手的時候,仍然溫柔地注視著我? 美嘉:關於戀愛的煩惱,我希望透過這個故事,傳達我思考後得出的解答。 東燁(穹風)、敷米漿揪心推薦! 愛情就像星星糖一樣, 有粉紅色,有黃色,有藍色,有綠色, 無論過程多麼苦澀,流過多少淚水, 最後,終究是甜蜜的…… 明明內心有好多疑問,為什麼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明明已經是過去的事,為什麼卻還是這麼在意? 明明你是如此溫柔地保護我,為什麼我卻流下淚來? 從未談過戀愛的風花雖然和柊太學長開始交往,但是學長手上意義不明的刺青卻始終刺痛著風花的心。 某天晚上,柊太的手機響起,螢幕上顯示來電人的姓名是「山口雪美」。心生懷疑的風花偷偷翻閱了柊太的國中畢業紀念冊,果然,山口雪美就是柊太國中時期的女友,而且她手上也有一個刺青,而兩個刺青合而為一,就是德語的「一起加油吧」。 雖然不知道他們曾經決定為了什麼而加油,也不知道他們究竟交往了多久,更不知道他們為何分手,但是,這個女生一定知道風花所不知道的柊太學長,也一定和柊太學長一起經歷過許多風花無法參與的「第一次」。 明明還是喜歡,但為什麼風花的心情卻愈來愈苦澀?……

序跋


《星星糖》(下)後記


◎文/美嘉
二○○八年十一月八日 
  「過去」真是教人好奇呢,尤其是喜歡的人的過去。自己所不知道的過往記憶、過去造訪過的地方、受傷的事蹟、品嘗到幸福的瞬間、過去所愛的人、與那個人構築起的無數時光。只要喜歡的人幸福,沒有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事了。可是,那是「現在」自己在他身旁,我們才會如此希望;對於自己以外的人曾在他身旁的「過去」,就無法真心如此認為。我也有過這段時期。那些夜晚,我都強烈地祈求著,希望自己不要輸給過去。
  明明這是分不出輸贏的事情,卻為了戰勝過去而努力著。但又因為遲遲難以超越,總是覺得自己輸了。好痛苦、好不甘心。也曾思考過讓時間倒流的方法,但那種方法當然不可能存在,所以只讓自己更加痛苦。數不清有多少次我都心想,沒有過去就好了。心好痛,痛得難以忍受。如果具有形體的話,也許還能加以破壞,卻被「過去」這種肉眼看不見的事物束縛住了。多麼希望自己的第一次,之於對方也都是第一次。我也曾有段時期為此鑽牛角尖。這部作品中的橫里風花,從前也曾存在於我心底。
  如果有人問我為什麼寫下這部作品,我恐怕無法明確回答。
  但請不要誤會,我並非是沒有半點理由,只是從提筆到擱筆這段時間,形形色色的情感交錯重疊,實在很難歸納成一個理由。
  《星星糖》是我寫完《戀空》後,第一本執筆寫下的作品。
  起初,我是為了自己而寫。
  不被他人閱讀也無所謂。只是想藉由書寫,抒發自己的情感、無法全部寫下的思念、殘存的心意,才會提筆寫作。
  但是,由於抒發得不順利,我曾一度放棄。但就在這時,出現了一個契機,讓我決定繼續寫下去。就是讀者的來信。
  完成《戀空》以後,我收到了不少讀者的來信。當中又以希望我給予他們建議的來信居多,而且多數都是和戀愛有關的煩惱。但是,我無法一一回答每個人的問題。也無法思索建議,與讀者一起煩惱,了解讀者的處境。這讓我非常心急。
  話雖如此,仍有人等著我的答覆,我不想辜負他們的期待。我認為,這是只有此刻才能做到的事情。如果能傳達出我感受到的想法就好了。最後,我想到了透過一個故事,向他們傳達我思考後得出的解答。就算只有一個人也好,希望我的想法能夠傳達出去。
  有時我們總會羨慕過去。縱使不願意,那一刻也會突然降臨。但是再怎麼苦惱,現在就是現在。過去無法抹除,也無法改變。硬要分出高下也沒有意義。希望各位別忘了,我們還有現在,還有未來。這個道理不僅可以套用在自己身上,也能套用在喜歡的人身上。正因為有過去,才有現在。請別迷失了現在,並且,請相信現在在你身邊的人。相信具有形體的現在這個瞬間,而非無形的過去。這是我幾經苦思後得出的結論,也是我尋找到的答案。雖不曉得藉由如此貧瘠的文章能否傳達出去,但希望只有一個人也好,我的答案能成為你解決煩惱的指標。
  最後……我要感謝製作本書的各方相關人士、一直支持我到現在的朋友和家人,還有給了我契機、給了我鼓勵、為我加油,閱讀本書的所有讀者。願意與《星星糖》這部作品和這樣的我相遇,我真的打從心底感謝大家。
  真的很謝謝你們。希望你的明天永遠充滿笑容。

內文試閱


  秋天一晃眼就過去了。
  現在是十一月,翩然飄落的白雪一落地就融化了。
  這一天,我和杏子難得沒有前往走廊,兩個人聊天聊得非常開心。
  柊太學長和阿樹兩天前起去了教育旅行。
  這陣子我們四個人總是理所當然地聚在一起,所以好久沒有兩個女生單獨談天說笑了。
  「風花會在意前男友嗎?」
  午休時間,杏子一邊問,一邊夾起小菜放入口中。
  「我的第一任男朋友就是柊太學長,所以不太清楚那種感覺。那杏子呢?」
  「我覺得啊,要完全抹除對方的存在太困難了。最近前男友不時還會和我聯絡,好像想和我復合。」
  「咦!阿樹知道嗎?」
  「怎麼可能,我才說不出口呢。」
  「覺得困擾的話,拒接不就好了嗎?」
  「我也想過啊,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辦不到。因為前男友已經變成了一種特別的存在。雖然不是對他還有感情,但就是割捨不掉。可能是希望就算分開了,還能保有某種聯繫吧。」
  我沒有前男友,所以坦白說,無法理解杏子的心情。杏子雖不至於是情場老手,但也談過幾次戀愛。如果大多數談過戀愛的人,想法都和杏子一樣的話……
  如今在柊太學長心裡,前女友變成了怎樣的存在呢……?
  畢業紀念冊上的合照、裝飾在柊太學長房間牆壁上的數張相片,以及刺在柊太學長上手臂上、看似是英文的神祕文字。
  聽了杏子這番話,封印在心底深處的不安因子相繼湧出,變得更加難以忽視。
  越是喜歡,柊太學長的過去和他過去所愛之人的存在……越是巨大又沉重地壓住心頭。一定是因為對我而言,所有的經歷都是第一次。
  胸口深處出現了不尋常的痛楚。該怎麼做,這種心情才會消失呢?
  現在的我還不知道怎麼解決。
  ……沒事的。只要相信柊太學長就好了。他絕對不會背叛我。
  不可以在意前女友的存在。
  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我就是我。
  不知不覺間,我開始在心底喃喃自語,反覆說著安慰自己的話。
  明明是過去。
  明明再怎麼回想,過去也不會改變,也無法改變,在意也無濟於事。
  當天夜裡……
  ♪~♪~♪~♪~♪
  當我躺在床上,手機收到了一封簡訊。
  寄件人是柊太學長。
  「明天我想拿旅行的禮物給妳,傍晚六點過去接妳!」
  相隔四天,又能與柊太學長見面。
  聽完杏子說的話,我感到非常不安,很想現在立即看見他的臉龐。
  準備好了自己特別中意的洋裝放在枕邊後,為了明天,我比平常要早上床睡覺。 約定時間六點。
  冬天快到了吧,白晝的時間似乎慢慢縮短,整片天空幾乎已沒入了黑暗。
  聽見熟悉又期盼已久的摩托車引擎聲,我打開玄關,還戴著安全帽的柊太學長就站在門外。
  「你回來啦。教育旅行怎麼樣?」
  「我回來了。一直到處跑來跑去,雖然很累,但很好玩喔。」
  「真好,我也好想快點升上二年級。」
  柊太學長的聲音悶在安全帽內側,讓人聽不清楚。他一副坐立難安的模樣,頻頻看向起居室,看來也像是緊張。
  「小風的母親現在在家嗎?」
  「在是在……」
  「我有事情想跟她說,可以進去嗎?妳先在房間待我。」
  說完,柊太學長用力假咳一聲,氣勢十足地摘下安全帽,不等我回答,就說:「打擾了。」然後脫下鞋子,走向起居室。
  大約過了三十分鐘後,有人敲了兩下房門。
  「你跟媽媽講完了嗎?」
  「嗯,剛才講完了。妳應該能馬上做好準備吧?」
  他的表情有如跑完了長距離的馬拉松選手,洋溢著成就感。
  「準備什麼?」
  「那還用說,就是準備今天來我家過夜啊。妳應該需要帶很多東西吧?像是化妝品和替換衣物。我在樓下等妳,準備好了就下來吧。」
  轉眼間柊太學長又關上房門。
  我的腦袋裡滿是問號,甚至忘了眨眼,茫然呆站在原地。
  過夜?化妝品?替換衣物?
  剛才和柊太學長交談的母親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吧。於是我呼吸急促地連忙衝到起居室。
  「媽媽!」
  「哎呀,妳還在嗎?都準備好了嗎?」
  「我才想問妳,是要我準備什麼?」
  「妳沒聽說嗎?今天柊太邀請妳去他家喔。他特別鄭重其事地來徵求我的同意,說他會遵守我開的條件,也絕對不會做出背叛風花和我的事情,所以問我能不能讓妳留在他家過夜。」
  起居室裡流竄著沉默。
  雖然只有短短幾秒鐘,我卻覺得像永遠那般漫長。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千萬不能給對方父母添麻煩喔,也要記得確實打招呼。」
  我的腦袋一片混亂,在自己一無所知的情況下,事態逕自迅速發展,現在更是意會不過來。
  「我怎麼完全不知道!」 * 「打擾了。」
  我終究輸給了誘惑和欲望,選擇依偎著柊太學長的背部。不消多久,摩托車就抵達了目的地,也就是柊太學長家。
  「家裡沒有飲料了,我先去附近的超商買點東西。」
  「要一起去嗎?」
  「不用了,妳留下來好好休息吧。」
  柊太學長一派神清氣爽地離開,我脫下大衣,倒在床上,將臉龐埋進枕頭,再看向從家裡帶來的行李。
  今天我終於要和柊太學長結合了嗎?
  該不該趁現在先穿上為了以防萬一帶來的戰鬥服呢?
  ♪~♪~♪~♪~♪
  當我凝視著空中的一點,幻想著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各種畫面時,柊太學長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了來電鈴聲。
  看來他忘記帶出門了。
  ♪~♪~♪~♪~♪
  來電鈴聲遲遲沒有停止的跡象。
  柊太學長暫時還不會回來,我也不能因此就代替他接電話。
  既然響了這麼久,說不定是很緊急的事情。為了等柊太學長一回來就交給他,我拿起響個不停的手機。
  這時,螢幕上的顯示畫面驀地映入眼中。
  來電───山口雪美。
  和柊太學長開始交往後,我詢問過他的人際關係,諸如高中和國中時期感情深厚的朋友的名字。
  但是,顯示在螢幕上的,是我一次也不曾聽過的女生名字。
  是……朋友吧?一定只是朋友。
  一定是有什麼急事。
  一定是的、一定是的。
  我在心中反覆毫無根據地說服自己,尋求虛假的安心。
  *~*~*~*~*
  來電───山口雪美。
  鈴聲停了又響,響了又停,周而復始。
  山口雪美……是誰?
  她和柊太學長是什麼關係?她是什麼樣子的朋友?
  為什麼心情這麼浮躁不安呢?
  柊太學長當然也有一、兩個女性朋友,彼此聯絡更是天經地義。   過了一陣子後,來電鈴聲戛然而止。
  大概是打了許久都沒有人接聽,對方也放棄繼續撥打了吧。
  我輕輕打開柊太學長安靜下來的手機,感覺心臟正急速跳動,按下按鍵。
  我知道這麼做毫無意義,也知道不應該這麼做。
  明明心裡很清楚……但是,該怎麼辦才好?我就是克制不了。
  我相信柊太學長喔。
  但正因為喜歡,有時也會感到不安。
  我也想相信對方只是普通的女生朋友。
  可是,來電鈴聲響了那麼久,這個名字又不曾聽柊太學長提起過。
  太多令人心生不安的因子重疊在了一起。
  柊太學長,對不起。
  我的手……停不下來。

  我最先察看了來電紀錄和回撥紀錄。最新的回撥紀錄名字是「橫里風花」。來電紀錄則幾乎被「山口雪美」這個名字淹沒。
  拿著手機的手有點顫抖。
  不論是先前兩個人一同開心出遊的時候,還是在學校上課,還是柊太學長參加教育旅行的期間,甚至是剛才,都留下了無數通山口雪美打來的通話紀錄。
  我不知道柊太學長是否接了她的電話。
  但是,有沒有接現在根本無所謂。
  柊太學長的手機裡,殘留著大量自己不認識的女生打來的電話──整個腦袋已完全被這件事情支配占據。
  只要能有證據,證明山口雪美這個女生單純是柊太學長的朋友──
  如果她只是普通朋友,我就能對大量的來電紀錄視而不見。
  我接著打開了訊息收件匣。
  不可以看。可是,好想看。
  不行、好想看、不行、好想看、不行……
  ……我輸了。
  就在我伸出指尖碰向按鍵時,聽到了玄關大門打開的聲音,逐漸飛遠的意識瞬間被拉回到了現實世界。
  我慌忙闔上手機,當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將手機放回原位。
  「讓妳久等了,我回來了。」
  一無所知的柊太學長單手拿著便利商店的袋子,緩步走向我。
  心臟撲通撲通地劇烈跳動。
  我頓時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不可挽回的大錯,油然升起了罪惡感。
  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妳在發什麼呆啊?」
  「啊,呃,那個……」
  「嗯?」
  「不,沒事。對了,你剛才電話響了喔。」
  ……我這麼做真是太狡猾了。
  竟然因為不敢主動問他,不想讓他知道自己看了他的手機,而想確認柊太學長察看來電紀錄時,會出現什麼樣子的表情。
  柊太學長拿起自己的手機,按了好幾次按鍵後,意外迅速地再次闔上。
  那個當下,我沒有錯過他僅變化了一瞬的曖昧不明表情。
  有些落寞,又有些懊悔,是至今曾見過好幾次的、筆直又冰冷尖銳的眼神。我心中的不安越是膨脹。
  「……是誰打來的?」
  妳明明就知道。
  是朋友吧?你會笑著回答我,只是普通朋友吧?
  「嗯,是阿樹。」
  柊太學長說了謊。隱瞞真相,假裝沒這回事。
  欸,我看到了喔。不是阿樹打來的吧?
  說謊是為了我嗎?還是為了保護自己?
  為什麼要隱瞞呢?是不能告訴我的對象嗎?
  「不打回去沒關係嗎……?」
  「反正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我感到呼吸困難,幾乎要當場倒下。胸口好悶,眼前一陣暈眩。
  我很想相信你。可是……為什麼?
  難得在他家過夜。
  難得是兩人一起長時間度過的寶貴時光。
  就這樣待到明天太可惜了,我也不想在這種氣氛下結束這一天。
  山 口 雪 美。
  我決定了。既然柊太學長直到最後都對我說謊,我要自己找到真相,排解掉心頭這份抑鬱不快的心情。
  如果我的預感沒有出錯,名為山口雪美的這個女生應該會出現在國中的畢業紀念冊裡。
  「欸,我可以看你的畢業紀念冊嗎?」
  「可以啊,不過,阿樹不是給妳看過了嗎?」
  「我想再仔細看一遍。」
  「是嗎?那請看吧。可別笑我喔。」
  現在我能做的,只有誠心祈禱自己的預感不會成真。
  我翻開畢業紀念冊,匆匆掃過班級合照那一頁。
  ……果然有。
  山口雪美。
  人如其名,是個肌膚白皙似雪,體型纖瘦,讓人想保護她的漂亮女生。
  沒錯,正是之前見過的照片裡的……柊太學長的前女友。
  預感命中了。
  而且還是我預想中最糟糕的結果。
  在放有畢業紀念冊的書架縫隙間,夾著一個似乎是意圖藏起,尺寸略大的白色信封。
  柊太學長正背對著我,往窗外探出身子抽著菸。我一面留意著他,一面抽起那個信封,小心翼翼地看向裡頭。
  放在信封裡的是數張相片。
  是原本貼在牆上,我們開始交往以後,就一張也不剩地被悉數撕下的那些相片。
  也就是柊太學長與前女友的合照。
  他根本沒有丟掉。
  非但如此,還像這樣悄悄地、寶貝地,收藏在看不見的地方裡。
  先前遭到封印的疑問接連湧出,我不停在腦海裡捫心自問。
  為什麼?
  為什麼明明是前女友打來的,你要騙我是阿樹?
  為什麼現在還和前女友聯絡?
  為什麼無法丟掉那些合照?
  為什麼要寶貝似的將那些照片放進信封再藏起來?
  ……你還……喜歡她嗎?
  此刻,我驀地想起了杏子說過的話──
  「因為前男友已經變成了一種特別的存在。雖然不是對他還有感情,但就是割捨不掉。可能是希望就算分開了,還能保有某種聯繫吧。」
  柊太學長是否也和杏子一樣,在你心裡,前女友依然是特別的存在嗎?
  我不明白這種感覺。
  原本是為了排遣煩悶的心情才看畢業紀念冊,如今卻只知道了悲傷的真相。
  我一定早在內心深處察覺到了,山口雪美這個女生就是柊太學長的前女友。
  可是,我不想承認。
  因為我想相信柊太學長。直到最後,到了最後的最後,即便只剩下渺茫的希望,我也想相信他。
  可以的話,我不想知道。
  不知道一定比較幸福。
  事到如今,自己採取的所有行動都讓我後悔。
  我很清楚。當不說謊的柊太學長撒謊說打來的人是阿樹時,我就無路可逃了。可悲的是,這一切看來都如此真實。
  不知道。我已經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了。
  「小風?喂、喂,小風!」
  聽到柊太學長的呼喚,開始朦朧模糊的意識才恢復清醒。
  「啊……抱歉。」
  「妳今天果然很不對勁,剛才起就一直在發呆。」
  「山口……雪美。」
  「咦?」
  「明明是……山口雪美打來的……柊太學長……卻說謊。」
  不曉得柊太學長露出了什麼表情。
  也許很焦急,也許一臉若無其事。但是,我只知道他心跳的速度變得比剛才要快。
  「山口雪美……是柊太學長的前女友……照片也……放在信封裡……」
  我說的話斷斷續續,一點也不覺得他能聽懂。
  連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了,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柊太學長用掌心溫柔地包住我的臉龐,輕柔地以指尖擦去不斷從眼眶滑出的淚水。
  「妳看到了嗎?」
  「不小心……看到了手機……」
  「照片呢?」
  「剛才看紀念冊的時候……碰巧發現……對不起……」
  柊太學長中途打斷我,用力抱住我的身體。
  「妳幹嘛道歉啊,該道歉的是我才對。對不起,讓妳感到不安了,對不起!」
  我惶恐不安地張手環抱住柊太學長。
  明明待在他身邊,卻覺得自己是單相思……湧上心頭的,就是這麼苦澀又眷戀的心情。
  「……你還喜歡前女友嗎?」
  「絕對沒有!絕對不是這樣,只有這點請妳相信我。」
  謝謝你這麼毅然決然地否認。
  我一直等著你這句話,我好高興。
  可是,明明一直翹首期盼著,一旦開始懷疑,就連這句話我也無法相信。
  還和前女友聯絡是事實。
  說謊想隱瞞這件事也是事實。
  沒有丟掉照片而是收藏起來也是事實。
  事實就是事實,已經無法改變。然後在我心裡永遠留下了名為懷疑的芥蒂。
  柊太學長大概是心想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突然當場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自己手機,打開後按了好幾次按鍵,再將手機舉到我眼前。
  「我向妳保證,不會再和她聯絡了。也會把她從電話簿裡刪除。」
  在我面前,「山口雪美」的聯絡人資料和來電紀錄一一遭到刪除。
  刪完了所有資料,緊接著柊太學長又在書架間仔細找起某樣東西。
  我知道,你在尋找放有照片的信封吧。
  片刻過後,柊太學長在畢業紀念冊的最後一頁找到了信封,從裡頭抽出照片,再放在菸灰缸上,一張張點火燒掉。
  「……好像笨蛋一樣。」
  「我知道。」
  「你在勉強自己……」
  「我沒有。是我太優柔寡斷了,才害妳這麼不安,所以這是我了斷的方式。」
  那麼,為什麼你的表情那般悲傷呢?
  為什麼?我內心一點也不平靜呢?
  「如果柊太學長的第一任女朋友是我就好了。」
  如果我是他的初戀。
  如果他沒有過去。
  如果我們能再早一點相遇。
  如果柊太學長的第一次、回憶,都是我就好了。
  一思及此,就沒完沒了、無窮無盡。明知道沒有事物比看不見終點的願望還要可悲。
  喜歡上一個人,那個人就在自己身邊,也深愛著自己。
  明明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明明沒有了,為什麼戀愛總讓人變得不可理喻呢?
  縱使在旁人眼裡,只是不用顯微鏡就看不見的微小不安,但在某個人眼裡,有時卻大得無法容納進視野。
  只要珍惜眼前的幸福就好了,卻無時無刻追尋著勝於現在的事物,看也不看莫大的幸福一眼,執著在微小的不幸上。
  說來諷刺,到了現在,我非常能明白「小小的不安也會戰勝大大的幸福」這句話的含義。
  總要在失去,才會察覺到真正重要的事物。
  察覺的時候,就已經來不及了……但現在的我還不明白這項道理。

作者資料

美嘉

與愛犬同居中。興趣是攝影、晴天時出外散步,還有蒐集味道好聞的入浴劑。喜歡的藝人是Mr.Children。 2005年12月以親身經歷寫成小說《戀空》,刊載於魔法i-land手機小說網站上,立即獲得熱烈迴響,連續160天穩坐排行榜首位,點閱率更高達1600萬人次以上!2006年10月結集成書後,累銷至今已超過200萬冊。該書也在2007年被改編為同名電影,由青春偶像三浦春馬、新垣結衣主演,票房直逼40億日圓。隨後並陸續被改編成漫畫和電視劇,堪稱純愛小說的經典,美嘉也成為最受全日本青少女崇拜的愛情小說天后! 另著有《君空》、《草莓水》、《您有一封未讀簡訊》、《水色金魚》等書。 ●個人官網:ip.tosp.co.jp/i.asp?I=hidamari_book

基本資料

作者:美嘉 譯者:許金玉 出版社:平裝本 書系:@小說 出版日期:2013-11-11 ISBN:9789578038851 城邦書號:A1080067 規格:平裝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