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搶先場
目前位置: > > > >
星星糖(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星星糖(上)

  • 作者:美嘉
  • 出版社:平裝本
  • 出版日期:2013-11-11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繼《戀空》之後,等待6年,純愛天后美嘉再次重現青春的悸動!熱賣突破17萬本! 遇見你,我才開始覺得── 能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真是太好了! 「學長為什麼喜歡吃星星糖呢?」 「可能是因為跟戀愛的感覺很像吧?」 他將星星糖放進我嘴裡, 一股甜味瞬間在舌尖擴散開來。 原來,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 無法不介意你,卻沒有勇氣更靠近── 愛情,為什麼如此美好,又如此折磨人? 從踏入這所高中的第一天起,風花就知道待在這裡的歲月將會改變她的一生。從小她因為常轉學,總是交不到知心好友,但剛認識的杏子只用簡單的一句話,就打開了她的心扉。 正當風花開心地準備享受高中生活,一個麻煩的傢伙卻出現了!第一次的偶遇,風花就被這位戴著眼鏡、狀似「優等生」的學長咄咄逼人地找碴。更令她驚訝的是,當杏子帶著心儀的對象阿樹學長出現時,跟在阿樹旁邊的死黨竟然就是那個「優等生」學長──柊太!但為了替杏子的戀情加油,風花只好勉強試著去習慣四個人共度的高中生活。 沒想到,平時正經八百的柊太學長,拿下眼鏡後卻坦率又愛捉弄人,而且對風花無比細心溫柔。雖然明知自己和對方的差距實在太大,但風花卻漸漸感覺到,自己可能戀愛了…… 【名家推薦】 ◎小葉日本台 ◎護玄

內文試閱



  開學第一天的班會時間結束後,杏子因為有事,急急忙忙離開了教室。和朋友約好明天再見,互相道別。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現在卻能讓我感受到微小的快樂。我真的覺得好幸福。

  脫下室內鞋放進鞋櫃之際,隔著一個鞋櫃,另一頭傳來了帶有怒意的話聲。感到好奇的我於是悄悄躲在鞋櫃後頭,屏著呼吸,小心翼翼地探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說話的是一對男女。兩人正面相對,起了爭執。

  女生成熟得幾乎看不出是高中生;男生則留著深褐色的不修邊幅髮型,戴著有框眼鏡。真要說的話,不算很有魅力,遠遠看去,是一對不太登對的情侶。但是,男生的臉上雖然帶著笑,卻有雙不曉得看著哪裡的冰冷眼睛,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由於室內鞋上的線條顏色每個學年都不一樣,我馬上就留意到兩人和我是不同學年。一年級是紅色,二年級是綠色,三年級是黃色。

  起了口角的兩人,室內鞋上的線條都是綠色。

  「別開玩笑了,認真回答我。喂,你在聽嗎?」

  女生提高了音量逼問。光看情況,似乎只有女生單方面情緒激動。

  男生交叉著手臂,一下子朝遠方的某人揮手,一下子張開嘴巴大打呵欠,完全沒有認真聽女生說話。

  打橫經過的學生們似乎不怎麼在意兩人的爭吵,事不關己地直接走過。

  我第一次在如此近距離下看見男女吵架,在害怕與好奇心天人交戰下,無法離開現場,屏著氣息,悄悄豎耳傾聽兩人的對話。

  「如果有不能跟我交往的理由,就直接告訴我吧。」

  「理由?沒有理由啊。」

  「你老是說這種話,一直不斷逃避。不清楚說明白的話,我怎麼會知道。」

  「不喜歡妳稱不上理由嗎?」

  「現在也許不喜歡,但交往之後,可能就會喜歡了呀。欸,總之就先嘗試看看,和我交往吧。」

  「妳是認真的嗎?」

  嗯嗯,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依對話的內容去想像,肯定是這樣子吧。女生向男生告白,卻被甩了。但女生還是無法放棄男生,於是死皮賴臉地苦苦糾纏。

  「欸,柊太,我要怎麼做,你才會把我視為戀愛對象?我已經沒有希望了嗎?我什麼都願意做喔,也不會腳踏兩條船。我會努力變成柊太理想中的樣子。」

  「既然妳說什麼都願意做,就請妳放棄我吧。」

  「就是沒有辦法放棄,我才會說這些話嘛!」

  「我知道了,那我就老實說吧。我討厭的類型就是輕易妥協的女生。舉例來說,就是很隨便就說『試著交往看看吧』那種女生。妳懂我的意思了嗎?」

  「不懂。」

  「啊,還有,我也討厭馬上就說不懂的遲鈍女生。這就是我的答案,我言盡於此。如果我都說得這麼直白,妳還是不懂的話,我們根本沒有什麼好談的,請妳不要再靠近我了。好了,對話到此結束,再見。」

  「……算了……喜歡上你簡直是大錯特錯。」

  ……她一定很傷心吧。

  就在我這麼心想的時候,一道偌大的身影擋在我面前。

  眼前就是一條往下垂落的領帶,上頭散發著令人忍不住皺起鼻子的強烈柑橘系香氣。

  我反射性地低頭往下看,只見一雙有著綠色線條的室內鞋。再膽顫心驚地將視線往上拉,逐一看見了交疊在胸前的手臂、好幾顆解開了的衣領鈕扣、剛才在髮隙間瞥見的銀製環狀耳環,最後抵達終點──就是一張瞇起了雙眼的笑臉,但冰冷的目光讓人不曉得他究竟看著哪裡。

  「偷看別人好玩嗎?」

  男子說。我如遭雷擊般停止呼吸。

  「咦……」

  「我家附近有間公共澡堂,我一直很想偷窺看看呢。如果妳知道如何偷看又不被人發現的話,請務必告訴我方法。」

  說話的同時,男子不停強行將身體靠向我。是方才在我眼前起了爭執的其中那個男生。

  看樣子我基於微小的好奇心而偷聽這件事情,被對方發現了。

  我牢牢捉緊手上的書包,下意識地尋找逃脫路徑。

  「可惜,我不會讓妳逃走喔。」

  男子彷彿要從上方壓住我般威脅我。我動彈不得。

  ……好吧,這種情況下與其隨便捏造藉口,不如豁出去徹底裝傻比較好吧。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鼓起勇氣發出的聲音卻微弱到了幾乎被周遭的噪音蓋過,更因罪惡感和恐懼而頻頻顫抖。

  「喔?真想不到妳會這麼回答。可是,我早就發現妳一直在這裡偷聽喔。」

  「我並沒有偷聽。」

  「妳打算一直撒謊下去嗎?」

  「我才沒有撒謊。」

  「從頭到尾都不肯承認呢。啊,我知道了,是因為妳正值叛逆期吧?」

  我的確是偷看了,但並沒有做些必須被你如此逼問的事情。更何況,不想被人聽見的話,就不要在這種人來人往的地方吵架啊。我放棄回嘴,用力揚起頭,本想狠瞪向男子,卻又在下一秒不得不將視線投回地板上。因為勾起了一邊嘴角、笑得不可一世的男子臉上雖然在笑,表情卻非常可怕。

  見我瞬間畏縮,男子更是趁機逼近。

  「那麼沒辦法,我就當作妳並沒有偷看吧。相對地……」

  「相對地?」

  「我就當作是妳對我一見鍾情。」

  什麼?一見鍾情?居然產生這種百分之百不可能存在的誤會,這下子非同小可。

  「你、你這樣子我很困擾!」

  「妳為什麼說話這麼帶有敵意啊?我對妳做過什麼嗎?」

  「沒有,而且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正因為是第一次見面,我才覺得不對勁啊。真奇怪,明明我才是受害者耶。」

  「如果害你有那種想法,我很抱歉。」

  「不過,其實我也不在意啦。」

  「是嗎?那我先失陪了。」

  看準時機,我很快越過擋在正前方的男子,動作迅速地換上室外鞋。

  這下子終於解脫了。當我如釋重負,邁出腳步時──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難不成妳沒有談過戀愛?」

  啊?這算什麼?討厭,真教人火大。雖然被他說中了……但正因為被他說中了,我更是火冒三丈。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才沒有資格這、這、這、這這這這麼說我!喜歡的類型終歸只是理想而已!」

  十幾分鐘前,這名男子與掉頭離開的女子激烈爭吵時,明明沒有半個人表現出興趣,但現在每當有人經過,我都能感受到扎人般的好奇眼光。

  放學後的校舍出入口,起了爭執的二年級男生和剛參加完開學典禮的女生。不過是對象換了一個人,為什麼周遭旁人的目光就變了這麼多呢?

  「對了,妳剛才說過不擅長應付我這種類型的人吧,那麼在妳眼裡,我看起來是什麼樣子的人?」

  「那個……就是不懂女生的心情吧。」

  「喔?這可不能聽聽就算呢。那妳舉個例子吧,我是怎麼不懂女生的心情了?」

  聞言,男子果然顯得不太高興,眉頭重重皺起。

  「就算要拒絕對方的告白,也可以說得委婉一點啊。」

  一時激動下,我不由得脫口多管閒事。

  「告白?拒絕?」

  男子納悶地歪過頭,似乎不明白我在說什麼。

  「就是剛才那位學姊,她很可憐耶。應該還有其他種拒絕的方式吧。」

  好,說得很好。我要堅持住。

  但是,我竭盡全力的辯駁卻立時化為烏有,男子馬上回嘴。

  「啊,妳指剛才那件事情嗎?那和叛逆期學妹一點關係也沒有吧。」

  這個男人說得沒錯,這和我沒有關係。

  可是同樣身為女人,我實在無法坐視不管。

  被喜歡的人冷言冷語,不論是誰都會很傷心吧。

  「你只要說一句『對不起』不就好了嗎?卻說什麼不要再靠近我了……如果你聽見喜歡的人對自己那麼說,難道不會很難過嗎?」

  我用力握緊汗濕的手心,筆直地注視著男子的雙眼,等他回話。

  「喂,柊太,你在這裡幹什麼啊?快點回去吧。」

  然而就在這時,一名皮膚很黑的男學生突然從男子背後出現。根據我的推測,這名黑臉男是向我逼近的男子的朋友。

  「咦?這女生是柊太的新朋友嗎?我第一次見到她。」

  「嗯,她是叛逆期學妹。」

  「喔……這名字真少見呢。」

  「而且她不是朋友,是我的新女友。」

  女……女友!?

  「等一下,請你別胡說八道了!我們可是第一次見面耶。」

  「奇怪了,妳不知道嗎?就算第一次見面,只要是和本大爺說話的女生,都會變成我的女朋友喔。」

  不只說話方式,連自稱也突然從我變成了本大爺。

  「怎麼?你又以欺負女孩子為樂了嗎?而且這回還是新生。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很會挑對象。」

  「因為這女生的反應很有趣嘛。不過,我也開始膩了,就放過妳吧。感謝妳陪我消磨時間。」

  男子拿起靠在鞋櫃上,畫滿了塗鴉的書包,然後一臉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過般大步走向外頭。

  ……真不明白,他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終於解脫,得以一人獨處後,我內心忽然湧起了一陣翻騰的情感。但連我自己也不曉得,那究竟是怒氣,還是焦躁,抑或是疑惑。

  我不曾談過真正的戀愛,也不曾失去或是心碎。因不知道戀愛的痛楚,也無從想像傷痕的深淺。這世上多的是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始終以為,如果要拒絕他人的告白,最正確的作法就是說一句「對不起」。因為換作是自己面臨了相同的情況,我也希望對方這麼做。我太過理想主義了嗎?

  遇見那名男子,就彷彿鞋裡跑進了小石子般,心中留下了一種微不可察的彆扭感,但大概不會再見面了吧。我決定至少在今天,要將他徹底拋在腦後。   *

  進入高中後,很快地一個月過去了。我總算開始適應學校生活,手機的記憶卡裡已輸入了二十五個名字。從開學典禮那一天起,我和杏子都形影不離地一起行動。

  杏子這天忽然顯得坐立難安,確定四下無人之後,她才附在我耳邊說悄悄話。

  「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妳說。」

  「重要的事情?」

  「對,我只告訴風花一個人喔。其實我有喜歡的人了。」

  「咦?誰?是誰?」

  「是誰呢~」

  杏子毫不理會情緒激動的我,從胸前口袋掏出手機,然後將話筒貼在耳邊,打了電話給某個人。

  「啊,喂,阿樹嗎?嗯,你現在能到走廊上來嗎?我也會帶我的朋友過去。知道了,我們先過去等你喔。」

  杏子的臉頰泛起了紅暈,帶著前所未見的幸福含羞表情掛斷電話,接著自座位上起身,依然顯得一臉害羞。

  「就是這樣,那我們走吧。」

  「走?走去哪裡?」

  「三樓的走廊。我已經叫我喜歡的人去那裡了,等一下要將他正式介紹給風花。因為我也很想聽聽看風花對他有什麼看法,走吧。」 視野當中,我看見了一道高大的人影從走廊盡頭往這裡走來。為什麼呢?總覺得似曾相識。

  可是,我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是在路上曾經擦身而過,還是曾在某條路上撞到肩膀嗎?總之,可以肯定不是熟識的人。畢竟那種「時下」的年輕男生不可能和我有所交集。可是,好像真的曾在哪裡……

  男子一點一點地縮短距離。

  為了不讓對方察覺到自己的存在,我瞬間將身體靠往牆壁,背對男子。

  「啊,小柊!」

  杏子尖細的嗓音在靜悄悄的走廊上嘹亮迴響。

  「喔,是杏子啊。好久不見了。」

  「我也介紹給小柊認識一下吧,這一位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風花。」

  杏子露出爽朗燦爛的笑容,將手放在背對著他們的我肩膀上。

  儘管這名男生和開學典禮那天,先是在校舍出入口和女生起了爭執,之後又向偷窺的我找碴的男子有些神似,但我還是無法肯定。

  我輕輕呼吸,竭盡所能地擠出笑臉,回過頭去。

  衷心祈禱著結果能如我所願。

  「你好!我是杏子的朋友,橫里風花。」

  瞬間,我看得失神。因為眼前的男子用過於直率的眼神看著我。

  「叛逆期學妹?」

  「……咦?」

  「妳是叛逆期學妹吧?」

  但下一秒,我馬上詛咒起命運。

  由於沒有戴著眼鏡,他看起來簡直像另一個人,那雙眼睛彷彿隨時要將人吸進去。果然他就是那個時候的男子。沒想到他竟然是杏子喜歡的人……

  「咦?風花和小柊認識嗎?」

  「怎、怎麼可能!」

  「是嗎?我倒是認識妳喔。因為只要是和我說過一次話的女生,都會變成我的女……」

  我火速伸出兩手掌心摀住男子的嘴,制止他再說下去。

  這時,一名男生強行切進互相較量的我們兩人之間。是開學典禮那天放學回家,在鞋櫃前面遇見杉浦柊太時,疑似是他朋友的黑臉男。

  「啊!妳就是杏子的閨中密友嗎?」

  原來如此,一切總算串連起來了。這個黑臉男才是杏子喜歡的人啊……

  「你好,我是橫里風花。」

  「OK,那就叫妳風花吧。我的名字是厚樹,大家都叫我阿樹,風花也別客氣,直接叫我阿樹吧。」

  針對這件事情又閒聊了幾句後,我打斷這個話題,朝杏子使了一個眼神。

  我很快地來回看了一眼杏子和阿樹,意思是:「他就是杏子喜歡的人嗎?」

  杏子似乎立即理解了我的眼神,鼻頭染上淡桃紅色,羞赧地連連輕輕點頭。

  「對了對了,杏子,今天放學後,妳有什麼計畫嗎?」阿樹問。

  「不,並沒有喔。」

  「聽說車站前面開了一間超級好吃的冰淇淋店,可是只有我一個大男人的話,實在不好意思走進去,所以想問妳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我去!」

  「對了,風花也一起去吧!難得大家都聚在一起了。」杏子說。

  阿樹贊成了杏子的提議。

  唯獨杉浦柊太沉重地保持沉默。

  我不敢直視他沉默的臉,急忙低垂下頭。

  儘管是我不善應對的男生類型,但對方在自己面前露骨地表現出厭惡的態度後,我還是很受傷。畢竟人永遠都不可能習慣受傷。 當天放學後。我還執拗地推脫找藉口時,杏子就半強迫地拉起我的手,拉著我走出教室,一路筆直地往會合地點走去,也就是校舍出入口。早一步抵達的阿樹和杉浦柊太已在那裡等候。杏子撇下還不肯死心地嘟嘟噥噥的我,率先衝向兩人。

  「風花,妳也快點過來啊!」

  見到杏子開心嚷嚷的側臉,我領悟到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為了聲援為數不多的重要朋友的戀情,受點折磨也是非不得已。做好覺悟後,我快步跑向三人。

  「好慢。」

  杉浦柊太坐在地板上靠著鞋櫃,確認手機上的顯示時間,全身上下散發著不悅的氣息。

  「對不起。」

  「反正一定是因為妳鬧彆扭,吵著不想來吧?」

  我一邊拚命壓下迅速往上竄升的怒火,一邊將腳尖轉向他,以便於聽清楚他在說什麼,並展現出還殘留著的些許冷靜。

  「只是剛好放學的班會時間拖得比較晚而已。」

  「我還以為妳不會來呢。」

  「不會來?我嗎?……為什麼?」

  「因為我既不懂女人心,又是妳不善於應付的類型,之前還強迫妳遭受了不想再回想起來的討厭經歷,一般來說都不想再靠近這個男人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在的話會讓你很困擾嗎?」

  不管他說什麼,我都會回嘴。對此,杉浦柊太會說:「真是個麻煩的女人!」再把我撇在原地吧。就像先前在出入口,他是如何對待深情的告白被拒絕了的學姊那般。假使他就這麼丟下我轉身離開,也算正中我的下懷。然而事與願違地,他卻「呵呵」地平靜吐氣,然後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既然如此,一開始拒絕就好了嘛。」

  「請你不要勉強,老實地明說吧。」

  「我很老實啊。」

  「你騙人。」

  「明明妳再坦率一點會更可愛呢。」

  杉浦柊太說,同時伸出指尖捏了下我的鼻子。我還以為會很痛,痛楚卻意外地稍縱即逝,看來只是輕微的警告。

  我霎時不知所措,朝應該在身旁的杏子尋求協助。我試著伸長了手,四下卻不見杏子的蹤影;另外,阿樹也一樣。我來回東張西望後,才發現兩人早已跑到了遙遠的前方,親密地肩並著肩,邊開心談天邊走在校門外的道路上。

  「他們什麼時候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了?」

  「我們也差不多該走了,快追不上他們了喔。所以,來吧。」

  說話的同時,杉浦柊太朝我伸出一隻手。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我目瞪口呆,動作遲緩地看向朝我伸來的手臂和掌心。想不到男生的手掌這麼大呢……我一時間忘了自己被迫面臨的處境,也覺得自己真是少根筋。

  「這隻手是什麼意思?」

  「我腳麻了,站不起來,所以拉我起來吧。」

  我花了一點時間才理解他的意思。理解之後,立即不由自主地向後倒退。

  拉他起來,意思就是牽住他的手,再把他拉起來吧?

  那也、也、也、也、也就是說,必、必、必、必須牽手不可囉?

  「開玩笑的啦,叛逆期學妹。」

  這才驚覺自己被戲弄了以後,我難為情得耳垂在轉眼間變作橙色。

  杉浦柊太動作敏捷地拿起書包,毫不理會身後的我,開始大步向前走。但他又馬上停下腳步回過頭,這麼說了。

  「問妳一個選擇題。如果有真的杉浦柊太和假的杉浦柊太,妳會選哪一個?」

  「這是什麼選擇題啊?」

  「妳會選哪一個?」 

  「咦?那就……假的好了。」

  杉浦柊太先繫緊鬆脫的領帶,再仔細地將原先亂糟糟的瀏海分成側分,立正站好。豈止是聲音,連表情也在瞬間為之一變。

  「要去的話,請快點跟上來吧。」

  如同初次見面時,他披上了優等生的面具,我才知道這就是所謂假的杉浦柊太。那種從容不迫的語氣和現在未戴眼鏡的模樣非常不搭。

  但是,我點了點頭。明明也可以直接回家。

  儘管在意著周遭眾人的視線,我還是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跟在杉浦柊太身後。

  我害怕和這名男生相處,卻也覺得不僅僅是害怕。也許我其實是想更加深入了解,這個男生究竟是怎麼樣的人吧。   或許,我們兩個人是命中注定非得相遇不可?

  欸,柊太學長,你認為呢……?

作者資料

美嘉

與愛犬同居中。興趣是攝影、晴天時出外散步,還有蒐集味道好聞的入浴劑。喜歡的藝人是Mr.Children。 2005年12月以親身經歷寫成小說《戀空》,刊載於魔法i-land手機小說網站上,立即獲得熱烈迴響,連續160天穩坐排行榜首位,點閱率更高達1600萬人次以上!2006年10月結集成書後,累銷至今已超過200萬冊。該書也在2007年被改編為同名電影,由青春偶像三浦春馬、新垣結衣主演,票房直逼40億日圓。隨後並陸續被改編成漫畫和電視劇,堪稱純愛小說的經典,美嘉也成為最受全日本青少女崇拜的愛情小說天后! 另著有《君空》、《草莓水》、《您有一封未讀簡訊》、《水色金魚》等書。 ●個人官網:ip.tosp.co.jp/i.asp?I=hidamari_book

基本資料

作者:美嘉 譯者:許金玉 出版社:平裝本 書系:@小說 出版日期:2013-11-11 ISBN:9789578038844 城邦書號:A1080066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