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向不可能挑戰:從5名身障員工到創立醫療照護王國,「長期照護之父」伊東弘泰感動千萬人的故事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向不可能挑戰:從5名身障員工到創立醫療照護王國,「長期照護之父」伊東弘泰感動千萬人的故事

  • 作者:伊東弘泰(Hiroyasu Itoh)
  • 出版社:推文社
  • 出版日期:2013-11-06
  • 定價:250元

內容簡介

「我們要成為納稅者,不是當個被稅金供養的弱勢者!」 「即使是身體有諸多不自由,甚至於心智無法同正常人一般思考言語,但只要下定決心、挺起背脊,要做的話,就可以做得到、積極展開自己的人生。」 ——伊東弘泰 從小不良於行的伊東弘泰只有一個信念: 與其接受施捨,不如靠自己活下去, 我要協助身障者自立,讓任何人都能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 他未滿一歲,父親就被徵召至滿州作戰,戰後成為被流放至西伯利亞的戰犯;未滿兩歲,得到小兒痲痺症,此生再也無法以雙腿走路;小學時,兩個叔叔把家產掏空殆盡;唸高中的同時必須負擔家計,卻因不良於行,被無數應徵的公司謝絕錄用……。 但人生的最低點,往往亦是能否從此起飛的契機,伊東弘泰碰上了生命中的貴人、進入證券公司、考上早稲田商學院,以工讀的方式完成學業。 此後,他人生的目標很明確:要幫助所有的身障者自立回到社會! 伊東弘泰開了一家迷你印刷公司,只有5名殘障員工跟隨、資本額僅僅日幣150萬。但他用機智、魄力與不服輸的拚勁,解決一次又一次的經營危機。更甚 者,他協助重回社會的痲瘋病友就業,並投書給日本官方、敦促勞動大臣審視身障者的雇用政策;他不畏世人目光,帶著三台輪椅在東京銀座遊行,只為喚起大眾重 視都市裡的無障礙空間問題。 他排除萬難、無懼敵視與流言,與超市大集團JASCO合作推行殘障示範書店,爾後更成功轉型經營並研發殘障輔具設備、規劃高齡專門住宅、推動殘障者的海外旅行活動。 他幫助無數身體不自由的人,再度靠著自己的力量回到社會。而不是靠社會悲憐、永遠只能依仗他人的施捨而活! 【本書特色】 ◎看日本「長期照護魔術師」、醫療輔具之王/伊東弘泰如何帶領身障者創造生命奇蹟: 不良於行、公司面臨倒閉,每天應付債主、被信仰的教會放棄支援……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先放棄了自己! 一家在創業之初勉強靠善心人士籌得150萬日幣、含社長在內一共只有6名身心殘障員工的迷你印刷公司,如今卻成為擁有上千名員工、甚至能雇用許多殘障者擔任高階主管的醫療照護大集團 Abilities協會創辦人伊東弘泰深信:身體的不自由,不能會成為桎悎心靈的枷鎖! 成立至今47年,伊東弘泰引領無數身心障礙者走出封閉底層、躍上事業的奇蹟路! 他創建日本長期照護網絡、呼籲政府改革殘障相關法規、推動高齡醫療支援與輔具研發,如今,「不向命運低頭運動」的勇氣風暴,即將席捲台灣! 生命的契機,由尊嚴起始; 身體的殘缺,無礙心靈起飛。 【好評推薦】 「不局限於障礙,不屈服於困境,憑藉著堅強的信念和勇氣,創造充滿機會的人生。日本知名身障企業家伊東弘泰社長的創業歷程,讓我深深感動。」 ——徐中雄(台中市副市長)

目錄

第1章 一個身障者的意志──「與其保障不如給予機會!」
第2章 那些打不倒我的,將使我更堅強
第3章 那些大學沒教我的事
第4章 獨立自主運動的開始
第5章 我是身障者,我設立了身障者公司
第6章 為了公司營運而全力奔走的日子
第7章 我們的下一步──從自立到幫助他人
第8章 和勞工部長會面之後
第9章 第二次創業──殘障者復健機器事業
第10章 踏進醫療輔具的領域──用同理心設計特殊餐具
第11章 從日本到全世界
第12章 將營業窗口擴展到全日本
第13章 讓身障者一展身手的書店:「SCRUM」的開幕
第14章 「旅行」改變人生
第15章 生活支援計畫的開始
第16章 進軍複合性服務住宅的行列
第17章 推動「身障者歧視禁止法」
第18章 ABILITIES的未來

內文試閱


前言

  「不向命運低頭」的活動持續至今已達四十五年,真可謂奇蹟。自我創業以來即危機不斷,沒為之崩解簡直是不可思議之事!能維持至今天 ,完全是靠眾人的支持庇蔭,於此深表由衷的致謝之意。包括有協會會員、公司中約五百來位的股東、客戶、往來業界、金融機構、醫療、社褔團體、教育界等等來自各個層面的支援。

  尤其是對日以繼夜一起努力工作的公司員工們的協力合作,我必須表示由衷的頌讚。業界競爭如此激烈,初始又未能有充裕資金,在無數的困境衝擊中,皆因所有員工的巧思、熱誠加上行動力,我們甘苦與共、胼手胝足地開創出這片天。因之,我特別感激這些既是同志、亦是從業人員的辛勞。在此同時,我也要對默默地支持所有從業人員的各寶眷們由衷表示真摯謝意。

  日本的Abilities公司於創立時,全部成員僅有六位殘障者參與開創事業。於今加上臨時約聘人員共計一千人左右。其中包括許多重度殘障者擔任董監事等高階主管、管理人員或正式職員。

  在四十五年間,「不向命運低頭」活動中出現了難以計數的戲劇性故事。這些主人翁皆全力以赴地拚博走出困境。無論對殘障者或非殘障者,投入相關事業,往往是付出所有的人生賭注。

  「不向命運低頭」的哲學思想是自我獨立的思維,對橫阻於前的困難必須勇於參與面對。這種鬥志與有無身心障礙無關,而是必須以平常心與熱情來看待一切事物。這個運動如今已推動將近半個世紀,能維持如此之久,實乃憑藉著一股有如岩漿噴出般的持續熱度來維持。

  我深信任何人都有自己不可忽視的潛能,必能在面對橫阻於前的障礙時發揮出潛在的固有能力,能在面臨困境時創造奇蹟。

  所有參與不向命運低頭活動的人、及默默從旁支持的人們,皆深信此理,今後我們會持續去挑戰極限,並以優異的成績來貢獻回饋給社會。

二○一一年四月十七日 不向命運低頭運動第四十五週年

伊東弘泰
第2章 那些打不倒我的,將使我更堅強

社會對身障者的歧視雖然稍微有改善了一些,但是讓人不能忍受的地方還很多。雖然平常應該盡可能溫和的倡導改善不合理的事,但忍無可忍的時候也要試著強烈對抗!

  我生於一九四二年(昭和十七年)的東京淺草,那時正值太平洋戰爭,是日本形勢最好的時候,父親在我一歲左右,也就是一九四三年(昭和十八年)被軍隊徵召分派到滿州。在那之後不久,我就得了小兒麻痺,在一次發高燒後,我的兩隻腳完全麻木了。因此,我再也沒有用自己的腳紮實地走過路,身體也不知道「跑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自父親出征後到小學入學前,我們被疏散到母親的娘家千葉縣君津郡,亦即現在的袖ヶ浦市的農村。在千葉的鄉下小學接受了入學前的身體檢查。

  記憶裡,我始終記得母親和那些不知道是醫生還是老師的人,就我的身體情況愁眉苦臉地談話的景象,內容好像是和「就學免除」有關係。

第一次挺身反抗的勇氣

  那時候被扣留在西伯利亞的父親好不容易被釋放回來了,我和母親回到東京住在父親的老家羽田,在羽田機場附近的小學就學。我常被人狠狠地欺負,所以上學的時候,都會挑不會遇見壞小孩的路走。

  有一次,在誰也不會經過的田間小路,帶著小我六歲的妹妹要去某一個地方的途中,遇到了平時最會欺負人的小孩。

  他邊繞著我打轉,邊像平常一樣「瘸子」、「瘸子」的大呼小叫了起來,那時我想都沒想就採取了行動。

  因為我被那個小孩抓住,於是使出吃奶的力氣抱緊他摔倒路旁,用手肘猛頂,以小拳頭打在他身上,落到哪裡就打哪裡。對手雖然明顯比我強大很多,但我緊抱住他的身體怎麼也不放手。兩人大約在地上滾了五分鐘,過了不久也不知是誰先放手,最後兩人全身都沾滿了泥巴。

  總之,這個小孩很難對付。他總是等在某個角落、隨時準備欺負人。我向媽媽抱怨過很多次,記憶中媽媽也曾好幾次去告訴那小孩的母親。儘管如此,因為不斷被欺負已超過了我的忍耐極限,所以這回連看都不看,直覺的就撲上去了,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狗急跳牆吧!

  自從發生這件事,壞小孩「鈴木同學」,再也沒欺負我了。即使遇到了,他也會繞道避開我。在現在的日本社會,身障者被歧視的情況雖然稍微有改善了一些,但是讓人不能忍受的地方還很多。平常當然要盡可能溫和的倡導改善不合理的事,但忍無可忍的時候也要試著強烈反抗。這也許可以說是和對抗鈴木同學一樣的。

記憶中的學校生活

  進入小學以後,上體育課對我而言就一直都是「參觀」課。儘管煙火或拔河的歡呼聲響徹天際,我的心卻是陰暗的、一點也快樂不起來。記得某年,老師終於指派了工作給我,是幫賽跑的手槍裝填火藥,這是大概是我在運動會唯一快樂的回憶。

  對我而言在這些活動中,一年兩次的遠足是最糟的,因為在遠足前後的幾天,班上同學的話題都是這小小的「旅行」,而我卻一點也插不上話。從小學到高中十二年間我只參加過四次遠足,而且還是讓父親背著去,或是坐巴士。

  也許是因為那時代沒有特殊學校,所以我才能和平常一樣上學。雖然有讓人頭疼的壞小孩鈴木,但也有很多朋友支持弱小的我。他們在上下學途中幫我拿書包,和我一起慢慢走。也有硬要讓我拿球棒,站在本壘板打擊手位置的朋友。不過,隨著年級往上升,我也逐漸變得無法跟著朋友行動了。

身障者的身份,讓我差點不能入學

  我記得我在都立京橋商業高校通過考試時,曾被叫到別的房間,當時初次見面的學校老師,客氣地問了很多身體的狀況。

  直到畢業後過了幾年,才第一次從恩師那裡得知,當時我差點被拒絕入學。雖然考試成績很好,但在入學選考會議上,因為體育老師說了「讓即使入學也不能上體育課的學生來唸書很麻煩」,不被許可入學的事幾乎要被定案。不過幸好K老師以「就算不能上體育課,也不應該讓他失去就學的機會」的激辯,讓職員會議的情勢完全改變,我因此得到了入學許可。後來得知,那位K老師也有一個身障的小孩,而且和我同年級。

  高中三年間的通學時間,每天往返共三小時,一路包括要轉乘私鐵、國鐵、巴士,在尖峰時刻搭電車中真是非常辛苦,但是高中生活的經歷,為我往後的人生中帶來了許多影響,也因此認識了很多很棒的朋友和老師。
再次受到衝擊──就職的考驗

  母校在戰前是歷史悠久的舊制中學,在金融界有很多校友,所以本校畢業生在找工作時向來還算有利。高中三年級的夏天,就職考試全面開始。朋友們在頭一個星期,就一個一個都決定好要去工作的地方。

  我也是從學校寄出好幾封求職信到希望去的公司,但是全都在考試前一天收到拒絕的回信。第二個星期也是這樣,再下一星期也是同樣情況,信中清楚明瞭地寫明了理由:「本公司不採用身障者」。

  如果是考試落榜我能接受,但是連個「機會」也不給我,讓我好愕然!我打電話到發送徵人啟事到學校的各公司說,「我雖然是身障者,但我會拚命努力工作,請讓我參加考試!」即使是這樣懇切的拜託,仍全部遭到拒絕。

  從高中時期開始,我的腿的功能大不如前,也跟不上朋友們普通走路的速度。正因為不能和朋友來往,所以讀書學習的時間就變多了。珠算、簿記會計都是一級合格,對於自己成績稱得上很有自信。

  儘管如此,就職考試遇到的這種狀況,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衝擊。恩師給正在煩惱的我一個建言「去讀大學怎麼樣?」但是那時的我並沒有那樣的選項。父親從長期被拘留的西伯利亞回來之後,經營著一家製造鋼筆的小工廠,但還要養他的兩個弟弟。

  沒有能力經營公司的兩個叔叔,一年到頭都是拿父親的錢去支付票據或銀行還款。被害的不是只有父親,我們全家人都是受害者。

  在我初中三年的四月,半夜鄰居家發生火災,我們一家五口好不容易從窗戶逃出來。但當時理賠的火災保險金,竟全都被拿去貼給叔叔的公司!

  當時,我的願望就是早日讓飽嚐心酸的母親、和一味被和小偷沒兩樣的叔叔利用的父親過上好日子。

生命中的貴人──終於被證券公司錄取

  打了一次又一次的電話之後,八千代證券(後來的國際證券、現在的三菱UFJ證券)的人事課長對我說:「來考考看吧!」

  這是第一次有公司通知我。

  第一次考完之後,在第二次面試中途,我得到這樣的指示:「你,走走看。」他們讓我在排排坐的考官面前走路,雖然當時感覺十分屈辱,但最後我還是被錄取了。

  後來我才知道,我能被錄取多虧了恩師──珠算部的顧問杉山正勝老師,他聽到我可以去參加就職考試,就在考試之前去拜訪了公司的人事部門。因為老師的幫忙而得救,我對老師只有無限的感謝。

  當時的社長是為了公司重整,由總公司派來的平木三郎。在急速成長期進入公司,並需要在短期間內重整公司。總之,急速成長中的企業非常忙碌。即使是像我這種不知世事的新進員工,面對困難的事或不了解的事,都要拚了命去做。關於經濟結構或金融制度,也必須要自力學習,對我來說是非常好的工作環境。

  一九六○(昭和三十五)年,戰後復興告一段落,日本正式進入開發中國家,各大企業也飛躍成長。我每天把工作帶回家,即使在家也埋首工作,但我逐漸感到自己的力量不足。

重拾書本,追求夢想

  進入公司第二年,為了養成更紮實的基本的學問,我決定進入大學升學,於是開始白天工作,晚上到御茶水的駿台預備學校上學。

  在商業高中上商業科目的時數多,普通學科的時數不夠,在預備學校要跟得上同學是極為困難的事,總之只能用功讀書了。晚上過了十一點回家,甚至到晚上兩、三點,每天持續著工作、考試、讀書。 自那以來,即使現在也變得平均一天睡眠時間四個半小時就夠了。

  走路的時候,就是背英文單字的時間。

  努力的代價,讓我終於進入早稻田大學商學部,開始了新生活。
第13章  讓身障者一展身手的書店:「SCRUM」的開幕

我從推動獨立自主運動以來,以「與其保障不如給予工作機會」為口號,努力創造重度身障者們也可以發揮職業能力的場所。我認為,就算是身心障礙也不能被歧視或隔離,我想要他們可以自己描繪演出只有一次的人生劇本。

我想讓身障者進入零售業界


  一九八三年(昭和五十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宮城縣泉市(仙台市泉區)的上空,從早上就開始漂浮了幾個戶外大氣球,上面寫著「售書中心開店,「SCRUM」請多指教」。日本ABILITIES公司和超市集團JASCO股份有限公司合作,一共花了三年八個月的時間準備,成立全日本最早的重度殘障者工作的示範商店。

  我從以前就想著一定要開一家以身心障礙者為主要員工的示範商店。因為百貨公司和超市等零售業者,是當時最晚僱用身障者的業種之一。零售業者即使僱用身障者,他們大部分也被安排在總機或事務部門……等不醒目的地方。一般而言,身障者是不會被安排在銷售前線的。

  一九八一年(昭和五十六年),如那年國際身障者年的主題──「全面參與和要求平等」所揭示,雖然我認為身障者與非身障者共同生活,是社會應有的「正常」樣貌,但那時候身障者僱用的狀況並非如此。特別是在「銷售」接待客戶的業務上,身障的人們是不被考慮的。

  即使在那之前,我有幾次向各個百貨公司、超市的經營者說明示範商店的構想,但任誰都對那種話題不感興趣,也無法具體化。當時,即使在國外的零售業界,也沒有人僱用重度身障者。

和JASCO合作讓夢想成真

  在一九七九年(昭和五十四年),我接受了僱用促進事業團體的委託,由日本ABILITIES公司為連接一般企業的就業,對障礙者實行職業訓練,辦了ABILITIES商業學校。

  我們得到職業安定所的協助,以四個月的時間用集中性的訓練幫助他們就業,這是新的就業勞動促進系統的實驗事業。當時的JASCO僱用了一名我們的研修生。也許是緣分吧!在同年十月,我和岡田卓也社長(現名譽會長)見面,我對初次見面的岡田社長說示範商店的構想時,他贊成的說:「那是非常有意義的事啊。可以的話,我們一起來辦吧!我支援。」

  這個所謂「可以的話」,我想是在確認我的構想如何在現實「成立」。

  在隔年十一月,當時的常務植田平八氏(之後副社長)任委員長,開始了以JASCO和ABILITIES二家公司企劃團隊的方式。ABILITIES這邊主要的成員除了我以外,還有著名的輪椅律師村田稔先生,我們一起從事獨立自主運動直到幾年前,構想便從兩家公司八名人員左右的配制開始落實了。

  我們視察JASCO的大型店,確認哪裡是重度身障的人們可以工作的賣場、工作發生的問題點是什麼,我們的團隊針對這些問題詳細的一一調查。在隆冬的早晨,從五點左右,我們站在JASCO的神奈川大和店和千葉稻毛店大型店的商品出入口,詳細的調查卡車運來的是什麼商品。隨著時間的過去,即使穿得很多很厚,刺骨的寒氣還是從腳底冷上來,即使如此也要設法邊忍耐邊調查。

  日本ABILITIES協會的會員,也前來協助我們在各個賣場進行商品處理的實驗,他們是使用輪椅或拐杖等各式各樣輔具的人。這樣的賣場實驗對擬定以後的計畫非常有效,身障者在什麼樣的賣場可以處理怎樣的商品、可以做什麼工作,已經不言而喻了。

擬定目標尋找地點

  我發現了書籍、卡帶、或唱片……等音響商品對身障者們來說,是處理起來問題最少的商品之一,雖然團隊認為也有其他別的具有銷路的商品。在預定要銷售的商品之後,我們訂立了零售商店的基本概念。我的目標如以下四點:

1.我們的店限定販售特定的商品品項,做為專門店營業。
2.我們要做當地規模上是屈指可數的店,可以的話,要做規模第一的店。
3.不要因為是身障者,工作時就有慈善的氣氛,我們追求優秀商品和服務,是顧客想來買東西的「普通」商店。
4.我們針對身體有某些障礙的店員,設計無障礙工作空間,這也是對顧客方便的設計。

  根據企劃團隊進行的調查檢討,我更加確信了「這是可能的」。JASCO的植田先生積極地使計畫順利進行,JASCO公司內部也經常下指令給予協助,他和我有相同的想法,都很積極正面。

  企劃團隊行動的一年後,我確信我們的結論一致,在得到岡田社長的認可後,兩間公司共同出資設立ABILITIESJASCO股份有限公司,這是在一九八○年(昭和五十五年)十二月,和岡田社長認識的一年三個月以後。

  之後為了尋找店鋪的地點,我們開始東奔西跑,除了要連絡民間的開發業者,工作人員也連日的開車奔波在各條幹線道路上拜訪地主。我們也拜訪了東京、埼玉、神奈川、千葉、櫔木縣等身障者僱用課,並打聽公有地借用的可能性。不過,官員聽到所謂「身障者大型專門店」的計畫,好像都不認為那樣的計畫可能實現。

  日日夜夜尋找了一年土地,雖然看了各種物件,但是都無法下決定,計畫和現實的差距比想像還大。


在茫茫大海中看到的島嶼

  在沒有具體的標的物的空檔下,我時常拜訪勞動省的身障者僱用課報告狀況。

  當時的若林之矩課長(之後的事務次長)總是鼓勵灰心失望的我們,他是最早對我 們開店的想法有共鳴,並協助我們。和他第一次見面是在一九七一年(昭和四十六年)我去拜訪勞工部長原健三郎的時候。

  在我滿心挫折之時,對這個企劃案非常關心的岡田社長提案使用宮城縣泉市(現仙台市)JASCO的閒置地。泉市後來和仙台市合併,那時正以大都市週邊的住宅區進行開發,人口急速增加。

  岡田社長提案的這塊地面向連接福島和盛岡的四號輔助道路,是一間十年前已停止營業的三十個球道的保齡球場,建築部分已經腐朽,屋頂有部分剝落,被雨淋到的地板翻起了一大塊,有很大的停車場的空間。

  為了這個企劃,JASCO馬上派了古沢準一住進當地的飯店,也得到JASCO開發部門的協助,花了幾天詳細的進行商圈調查。他每天的電話報告,充滿前所未有的明朗。我們終於恢復了精神,好像是在長途的乘船旅行後,終於看見了一個孤島的心情。

受到當地書店的猛烈反對

  這個舊的保齡球用地非常適合我們的計畫,雖然在那之前,我們一直在關東一帶到處奔波尋求地點,決定在仙台開設第一號店後,我們進入具體的開設計畫。

  JASCO買了建物的一部分,進一步增建做為書籍、卡帶、影片等的賣場,保齡球場六個球道的部分,則變為遊戲專櫃,剩下的二十四個球道,由JASCO出租給當地的公司,重新開設保齡球場,和我們的書店及遊戲專櫃一起開始營業。   總工程費一億八千萬其中的一億,由日本身障者僱用促進協會補助,不過為了要得到這個補助,條件是我們所開設的店必須要得到當地業界的同意。

  我在當時全市的工商說明會的時候,遭到了當地書店的猛烈反對。那時東北新幹線還沒開通,村田稔律師、古沢準一和我三個人開始每個星期開車當日往返東京和仙台間。

  早上四點從涉谷的ABILITIES總公司出發,直奔東北高速公路,九點到宮城縣政府。縣政府是以前古老的建築沒有電梯,坐輪椅的村田先生和拄著柺杖的我必須費好大的力氣才爬的上長長的階梯,和身障者僱用的管轄課打個招呼之後,就去和書店團體交涉,我們周遊在各書店中,即使談到深夜也不稀奇,回到東京經常是深夜的十二點、一點了。

  第一次和書店的會議是一九八二年(昭和五十七年)的初春,大家一個接一個的對我們提出嚴厲的批判。

  「身障者開店沒那麼簡單,馬上就會倒閉,那之後就會由JASCO接手,一定是替JASCO開店。」

  「我們開書店的工作是很辛苦的,身障者沒辦法做的。」

  「身障者有領福利津貼和殘障年金吧!我們也有做義工,每年一次支援開車旅行等,不要來妨礙這裡的生意。」

  對於這些意見,我們一味誠懇的低頭、重複仔細的說明,繼續拜託。

  「身障者當然也有想從事的工作,可能的話不靠大家的幫助工作,想自己賺錢生活。想成為納稅者,而不是被稅金養的人。」

  我們一步也不讓,以獨立為目標繼續講著ABILITIES的基本哲學。不只是和書店的團體交涉,也去各書店拜訪請託。即使是個別拜訪,也被相當嚴厲的指責,不過其中也有人拿啤酒給我們。雖然在個人方面,態度多少有改變,但是在團體交涉時,書店團體和泉市工商會繼續採取強硬的態度。

  秋去冬來,和當地書店團體的商議已經過了十個月,那時,我們一直低頭,在那年即將結束的十二月中旬,宮城縣担當課突然來電說「沒有當地業界的同意書也可以進行建設計劃」。

  當時,縣担當所管轄的工商勞動部看著書店團體、工商會等的反對,立場上一貫中立的態度,對我們並沒有善意。我想一定是勞工部推動運作的,也許是擔心因為反對使計劃停頓的關係。

  結果,沒有得到當地業界的同意之下,我們開始蓋店鋪。當時,身障者正常工作卻要得到市民和產業界的同意,是我們那時代不得不遭到的不合理對待。

社會輿論的兩極反應

  一九八三(昭和五八)年四月二九日,書店「SCRUM」開店當天,從早上開始好像就是隨時會下雨的天氣。但是在十點開店前有兩、三百人在等著,開門時同時有很多人推擠進來,店內頓時擠滿了人。

  很多人都知道因為當地書店的反對,有很長的時間不能開工的情形,大家都來祝賀開店,很多人說「恭喜開店」,我好高興。那種美好的光景持續著,小孩們毫不猶豫的拿了商品,坐著輪椅負責收銀和賣場的身障者店員們也諧調的對話工作著。

  受到當地書店的反對為難時,JASCO的植田平八先生鼓勵我們「遭到這樣地反對不要緊,越是反對強烈開店越順利」。

  在一點眉目都沒有的時候,NHK仙台放送局播放了三十分鐘的特別節目,客關地報導了我們的想法和事業計劃,還有書店方的意見等。還有開店後也馬上來取材,又再匯集了三十分鐘的節目播放。

  那時的主播是後來擔任《NHK才藝表演》(「NHKのど自慢」)的司儀宮川泰夫先生。他顯然出於公正的態度前來取材,電視播放我們和書店商量的情形,可以鮮明看出雙方想法的不同。

  另一方面,當地最大的報紙非常的冷淡,論調完全是偏書店方,很遺憾地對僱用身障者完全無法理解,我從報紙上感覺不到社會正義。儘管這不是報導應有的方式,卻也多虧了媒體,讓當地的人士了解情形,並一心等待我們開店。

  「SCRUM」的店名是企劃團隊之一、和我一起並肩努力的古沢準一先生的提案。SCRUM是包含了身障者和非身障者一起工作的想法,是非常好的名字。他從仙台打電話來時,非常高興地說了他想出來的結果:「想出了非常適合的店名。」

  SCRUM一號店有身障者十名、兼職員工五名、加上健全者員工三名,合計共十八名工作人員。賣場面積五百平方公尺,加上遊戲專櫃。停車場有一百二十個停車位,在當時,這樣頗具規模、正式的郊外型書籍賣場還是很少見的。

作者資料

伊東弘泰(Hiroyasu Itoh)

 傑出慈善企業家、推動身障制度的先驅者、知名教育家。1942年出生於日本東京。因小兒麻痺,從小就體認到現實社會的不平等。但命運的不順遂,反而激發出強大的生命力。作者不僅開創出照護新世紀,同時也為身障者樹立了獨立自主的最佳典範。   Chairman of Japan Abilities Association 日本ABILITIES協會主席   President &CEO of Abilities Care-net, Inc 日本ABILITES 株式會社 會長兼社長   Director of JDA JDA專務理事   Vice Chairman of Fukushi Forum Japan 日本Fukushi Forum 副主席   Chairman of Kawasaki Innovative Standard 川崎市福祉基準協會 主席   Vice Chairman of Committee for JDA by the Cabinet Office JDA委員會副主席(受內閣府任命之)早稻田大學 人間科學部(前)客座教授

基本資料

作者:伊東弘泰(Hiroyasu Itoh) 譯者:林正成 出版社:推文社 書系:思考者 出版日期:2013-11-06 ISBN:9789868948716 城邦書號:A2210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