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閱讀日
目前位置: > > >
陰陽無界異聞錄(二)連翹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陰陽無界異聞錄(二)連翹

  • 作者:黯然銷混蛋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10-09
  • 定價:220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僅此一檔 $499升級VIP/暢銷5折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可攜帶趨吉避凶保平安名片卡PART II之上次保你身體健康,這次祝你三餐吃飽有人養! ◆第一集好評不斷,第二集萬眾期盼!強勢出場、奪目上市! ◆最爆笑的靈異小說?最靈異的爆笑小說?不管是哪個,蛋式風格都將給你最難以忘懷的不可思議冒險! 【故事簡介】 楊昱天帶著剛甦醒,且還在療養的雙生姊姊楊華菱搬出了楊家。 兩人入住了一棟「根本就是」他們生母死前居住的古宅裡。 本以為可以趁機找出更多的真相,更加地貼近親生母親,以及自己到底是誰。 但是,古宅裡的真相,卻反而將他們姊弟推入了更深、更複雜的迷團中。 另外,為了餬口、謀生,透過雞婆學長的牽線, 楊昱天到命理學大師——步享郊那裡當小助理。 而第一次的堪輿任務,就到了頻傳年輕人溺水意外的溪邊! 「怎麼了?你看見什麼?」很肯定自己身旁出現古怪,耳邊男性的嗓音愈來愈清晰, 他甚至可以分辨出其中幾句,那些莫名其妙的語言分明是日語。 「沒事,你別東張西望,慢慢走過來……叫你別東張西望的,快過來!」 讓韓奉軒這麼一提醒,楊昱天幾乎是本能地轉過頭去,然後對方又是一喝地把他嚇回來, 就在千鈞一髮那一剎,楊昱天眼角餘光彷彿瞥見了—— 【目錄】 第一章   古宅《上篇》 第二章   古宅《中篇》 第三章   古宅《下篇》 第四章   青蛙石《上篇》 第五章   青蛙石《中篇》 第六章   青蛙石《下篇》 後 記

內文試閱

  因為搬家的關係,要整理、要添購的東西一堆,整個星期過得渾渾噩噩,楊昱天都不曉得自己是怎麼渡過這星期,一到周末,原本「人間蒸發」的韓奉軒則突然出現,莫名其妙的拎回一箱又一箱的攝影儀器,吆喝著楊昱天、傅家林兩人準備出發。

  「我以為我們是替步享郊步大師打工,不是電視台啊!你搬這麼多攝影機回來做什麼?你會用嗎?」

  嘴上嘀嘀咕咕地問,傅家林還是動作迅速的幫忙搬搬抬抬,既然跟步享郊步大師談妥價碼,對方還很乾脆的預先支付了一筆零用金,怎麼說都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以傅家林跟楊昱天的負責個性,自然還是認真完成工作。

  「步老師收到請求,希望他能去這一次發生命案的河邊看看。」

  「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如果真的是有什麼妖怪作祟,我們過去能幹麼?只不過多枉送幾條人命而已。我不是針對你啊!我還是很相信你的本事的……」

  皮笑肉不笑的拍了拍韓奉軒肩膀,傅家林當然很願意幫忙,不過那條河才剛吞了六條人命,傻子都知道其中有鬼,還是真的有「鬼」,韓奉軒這個能打能鬥的白茅山弟子,出這趟任務合情合理,他跟楊昱天這兩個「手無縛雞」的平凡人,跟著去湊什麼熱鬧啊?

  「因為跟步老師連絡的人,希望他能……秘密進行,所以我們是以做田野調查的理由進入……」

  「祕密進行?搞什麼啊?沒事幹麼弄得這麼鬼祟?」

  「步老師的身份太特別,可能是擔心對當地的觀光會有不好的影響吧?」

  即使只是很小一件打雜的工作,韓奉軒都當成是修行般認真去做,所以一點也不介意步享郊步大師有時佔便宜的行為,更何況是這一回,就算對方不提及,他也會親自跑這一趟。

  在此之前,韓奉軒已經先跟他師叔潘潔詩連絡過,那名濟惡如仇但又正直的修道之人,要他先去了解情況,正如韓奉軒之前所說,這世上沒那麼多冤魂、厲鬼,不必要每件事都說風就是雨的自己嚇自己。

  「用我們做掩護?好吧!這部份算是了解了,但……搬這麼多攝影器材做什麼?」熟練的發動車子,楊昱天設定好路線後,乾脆的踩下油門,他不介意山高水遠的跑去工作,只是很好奇,他究竟能幫上什麼忙?別成為累贅就偷笑了。

  「記錄。其實,我真正佩服步老師的地方,正是他鉅細靡遺的記錄下他處理過的每一件事,而且仔細描繪、分析接觸過的妖怪鬼靈,這些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資料,如果不是古時候的方士詳實的記錄,也不會有現在的搜神記及山海經了。」

  「搜神記跟山海經?哇哇哇——你拿干寶跟步老師相比,步老師會被嚇折壽的。」

  「呵呵——這也只是比喻而已,其實步老師的身份,擺在古時候,應該就是行走各界的方士吧!多虧了他的記錄,以後玄學界的弟子們受用無窮。」

  「所以,我們不只是『掩護』?」

  「嗯,步老師希望我們把能記錄的全都記錄下來,包括當地居民的傳說,他會到那裡跟我們會合,到時再分析該怎麼處理。」

  點了點頭,韓奉軒一開始也很不習慣,不過比起白茅山那些師叔、師兄弟們一出手就是喊打喊殿的伏魔降妖,個性溫和、容易心軟的韓奉軒更樂意做這些事,如果真能像前人一樣完成一部傳世的書籍,那也是功德一件。

  「應該……不會有危險吧?」畢竟是六條人命,傅家林心底始終有些發毛。

  「如果真是水裡冤魂抓交替,不下水就沒事,這兩枚護身符拿著,能保護你們不受幻聽、幻覺迷惑。」

  將兩張符紙折成特殊形狀,慎重的遞給傅家林及楊昱天,韓奉軒不是沒有準備,他也會擔心這兩個年輕人遇上麻煩,不過有前兩回經驗,他隱約覺得最有本事、最安全的反而是楊昱天,這傢伙在遇上危險時爆發出的力量,連韓奉軒都自嘆不如。

◆ ◆ ◆

  人就是這個死德性,明明發生火災,情況危急的不得了,圍觀群眾一定會湊近看熱鬧。

  這一回也不例外,本來平平無奇的觀光地點,因為發生了命案後,反而更多人「慕名而來」,左一個、右一個小攤販意外的形成一條熱鬧的商業街,楊昱天毫不費勁的找到此處,但卻花了將近一個鐘頭才停妥車子,弄得同車的傅家林火氣都冒起來了。

  「有沒有搞錯啊?連香腸攤都出來了,這些人還有沒有人性啊?」

  一邊將攝影器材、行李缷下車子,一邊不以為然的嘖嘖有聲,傅家林正義感十足的睨著那群往河邊湧去的年輕男女,才剛剛發生事故,他們居然當沒事般,穿得清清涼涼的去戲水,現在的年輕人是怎麼了?價值觀、道德感全都淪喪了嗎?

  「說的好像你以前不是這樣一樣……」

  「嘖,誰沒年輕過,以前不懂事嘛!」

  一搭一唱的嘻鬧起來,嘴上雖然數落著那些前來戲水的年輕男女沒有神經,實際上傅家林跟楊昱天自己也沒太當一回事,意外永遠是在發生當下才後悔自己沒注意,在沒發生之前,從來不覺得會降臨到自己頭上。

  另一頭,韓奉軒則試圖連絡那位偷偷連絡他們的神祕人物,步享郊步大師只有給他手機號碼,甚至連對方是男是女都沒有提及,韓奉軒莫名的有些緊張。

  「你們……是步享郊步大師嗎?」電話才剛撥通,還沒有任何人接聽,就有一名樣貌清秀的年輕女孩,小心翼翼的走近他們,戰戰兢兢的張口詢問。

  「妳是?」愕然的望著那名嬌小、清秀的年輕女孩,韓奉軒及楊昱天兩人面面相覷,對方不曉得在這裡站了多久?偷偷觀察他們多久?終於鼓起勇氣過來與他們「相認」。

  「太好了……我原本以為你不會來了……步大師,真的太感謝你了,你不知道這件事對我們地方有多大影響……」

  感激的淚光在眼框中打轉,那名年輕女孩情緒激動的揪著韓奉軒衣袖嘀嘀咕咕,雙頰泛紅、渾身顫抖彷彿下一秒鐘就要哇的一聲大哭,惹得經過的路人頻頻側目,這個畫面讓人忍不住多心的胡思亂想。

  「等……等等,妳誤會了,我不是步老師。」尷尬的一退再退,韓奉軒朝著楊昱天猛使眼色,後者竟然敢看天看地的裝沒事,倒是傅家林十分講義氣,自來熟的攬著那名年輕女性肩膀,不動聲色的將人帶開好好解釋一番。

  「你不是步老師?可是你剛剛撥電話……」半是害羞、半是驚愕的回瞪著韓奉軒,那名年輕女孩,顯然對自己「太過熱情」的舉動感到不好意思,但同時又有些責難,韓奉軒明明可以把話說清楚的,偏偏一個字都沒蹦出來,才會害她誤會及失態。

  「我們在步老師那裡工作的,他讓我們先過來收集資料,他晚一點會跟我們會合。妳說,這次的意外,對地方有影響?怎麼個影響法?」

  忍不住的開口接話,楊昱天刻意的東張西望,如果這次的溺斃事件對地方觀光有影響,那肯定是正面的影響,看看附近,因為新聞報導的關係,更多人潮跑來這附近戲水、避暑,一點也不像是壞事。

  「……根本不是在這裡。」嫌惡的看了那些「觀光客」一眼,那名年輕女孩簡短的自我介紹,她叫張筱芬,是教育大學的大四生,每當假期時都會回家鄉當社工,輔導地方上那些隔代教養的小孩,盡可能幫助他們在課業部份追趕上進度。

  因為大四生的課業不重,所以她待在鄉里上的時間更多,沒想到發生這起意外事件,鬧得人心惶惶,偏偏大人們顧慮這個、顧慮那個,沒有人出頭解決,她不希望恐慌在小孩的世界蔓延,所以才悄悄的連繫上步享郊步大師,拜託他過來處理。

  「……他們是被沖下來的?發生意外的地點在哪?妳清楚嗎?」大約是受到驚嚇還沒回神,張筱芬的敘述始終斷斷續續、七零八落,不過韓奉軒還是捕捉到可用的訊息,顯然有人刻意隱瞞了真相,所以各家電視台的報導與張筱芬的說法有所出入。

  「可是……新聞不是這樣說的……」

  「他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我不怪那些人的親屬,他們只想趕快找到死者,把他們帶回家……但發生意外的地點不在這裡……他們不讓我說,可是、可是……」

  淚花再次在眼眶中打轉,張筱芬嗚嗚咽咽的欲言又止,韓奉軒及楊昱天對看一眼,後者心領神會似的拿起DV便錄,絕不放過任何一丁點可用的資料,未來步享郊步大師真的發行這些書籍時,一定要記得提及他們的名字。

  「誰……不讓妳說什麼?」原本以為最多不過就是「捉交替」,韓奉軒發覺自己太天真了,很多事情不像它表面上看來這麼單純,還是步享郊步大師設想周道,要他們先來收集資料,他果然還需要修行、學習。

  「既然發生意外的地點不在這裡,那我們不如先上車,邊走邊聊。」攬著張筱芬的腰際,傅家林又一次不動聲色的將她帶開,楊昱天及韓奉軒亦步亦趨的立即跟上。

  「那裡……右轉、右轉!從這條小路往上開……」坐在副駕駛席上帶路,張筱芬一路上認真的解釋著他們遇上的問題。

  發生意外的地點,其實算是「私房景點」,一般的遊客根本不知道那個地方,所以自然景觀保持的非常好,有水潭、有瀑布,四周又有樹林環繞,涼爽的氣溫最適合炎熱的夏季時分到這裡避暑。

  那六名年輕人,正是透過張筱芬,才知道有這麼個地方,特地跑來這裡露營、戲水,誰知道會發生不幸的意外。

  「是妳告訴他們的?」微微擰起俊眉,楊昱天透過照後鏡與後座的韓奉軒對望一眼,這就說明了為什麼張筱芬會這麼積極、這麼在意的希望他們來處理,很大一部份是因為這名年輕女孩的內疚作祟,說不定根本沒有什麼妖怪鬼靈,全是她自己疑心生暗鬼。

  「嗯……是我告訴他們,我們在網路上聊過天,他們……他們說想找個地方渡假,我就告訴他們有這個地方……」

  「那只是意外,不關妳事的……。」

  「不!那不是意外!月鏡潭一直有個傳說,潭水中有隻青蛙精,因為喜歡上在潭邊戲水的年輕女孩,所以將她迷惑,讓她一步一步走入潭中,最後溺斃……」

  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海跋逐漸增高,楊昱天沒來由的背脊發寒,他知道只要有湖、有潭就會有各種天花亂墜的鬼故事,不過張筱芬的嗓音有魔力似,透過她說出來的傳說,即使平平無奇,聽起來仍能讓人毛骨聳然。

  「青蛙成精?這麼厲害?」忍不住的嘖嘖有聲,傅家林手肘戳了戳韓奉軒,這次的事件,果然還是白茅山的「業務」啊!

  「不是……不是真的青蛙,而是在山頂上的幾顆大石頭,它們的倒影會正好在潭面上形成一個狀似青蛙的物體,久而久之,當地人就稱它作『青蛙石』,其實根本不是一顆石頭。」搖了搖頭,張筱芬繼續說明。

  自從意外發生之後,當地居面全都疑神疑鬼,本來經常去月鏡潭戲水,現在也變得不敢靠近,不少人甚至在那裡聽見了咆哮聲、哭聲還有蛙鳴,弄得地方上的小孩們出現集體恐慌的情形。

  張筱芬希望能借著步享郊步老師的名氣,讓地方上的民眾安心、恢復正常生活。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讓步老師正大光明的來?這樣鬼鬼祟祟的調查,對於破除恐懼,似乎沒什麼幫助啊!」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地方上的長老們一聽說我要找步老師過來,全都極力反對,可是情況真的很嚴重,小孩子們都不能正常生活了,所以我只好……」

  「沒關係,步老師也是這麼說,所以讓我們先來弄清楚事情真相,如果不是妖怪鬼靈作祟,這個謠言就會不攻自破了。」

  溫柔且平靜的安撫著張筱芬,韓奉軒翻出一張黃符紙遞給她保平安,同時發通簡訊向步享郊步大師回報情形,更重要的是,將「月鏡潭」、「青蛙石」傳說記錄下來,並且將地點位置傳送給師叔潘潔詩,如果有任何麻煩,她才知道該到哪裡來救人。

  車子又在山路上繞了將近半個鐘頭,駛出一片樹林後,突然有種柳岸花明的感覺,空氣中混雜著濕潤水氣撲面而來,適中的涼意讓人感到身心舒爽,還沒到達目的地,楊昱天就沒來由的雀躍起來,也難道那幾個年輕人會不遠千里的跑來這裡渡假。

  「哇哇哇——楊少你快看,瀑布!」

  迫不及待的躍下車子,傅家林興趣的鬼吼鬼叫,如果不是才剛發生了溺斃事件,看看這一池清澈見底的潭水,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脫下衣褲跳下去,就算知道曾發生過意外,望著那池彷彿有魔力似的潭水,傅家林心癢難耐。

  「我們不是來玩的,過來幫忙!」一掌重重拍在傅家林背上,韓奉軒神情複雜的命令著,同時翻出羅盤這瞧、那瞧,用手勢比劃、指示,要楊昱天將帳篷紮在某處。

  「那個潭……是不是有問題?」湊近韓奉軒身邊,楊昱天壓低音量的疑問,他喜歡這裡,到處都生氣勃勃的感覺,可靠近月鏡潭時,背脊突然竄起莫名寒意,就像前幾次遇上危險一樣。

  「嗯……這裡是風水寶地,如果真有『什麼』,他們也會喜歡在這種地方修行。」

  湊得極近,幾乎頭碰頭的低聲回答,韓奉軒眉頭皺得更緊,以他過去的經驗,會選擇在這種深山密林中修行的妖怪,多半都是道行極深即將成仙了,實在沒理由攻擊這幾名年輕人,為自己多添幾道罪孽,其中肯定有隱情。

  「喂!你們兩個不要在那裡打情罵俏,還有好多東西要搬。」站在行李箱後沒好氣的催促,傅家林動作迅速的將那些攝影器材全缷下車。

  這麼好的地方竟然不能下水?他現在打定主意想趕快解決這次的事件,然後再將月鏡潭收進口袋裡當私房景點,未來再帶他那票朋友們過來享受一番。

  「對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處理就行,讓家林送妳回去。對了,如果還有關於月鏡潭、青蛙石的文獻資料,麻煩讓家林帶回來,我需要深入研究。」

  「好的,你們……剩你們倆……沒問題?」

  「不會有事的,放心!」

  扛著腳架在樹林間漫無目的的亂走亂逛,楊昱天沒有拍攝鬼影的經驗,說老實話,他根本摸不清頭緒自己現在要幹什麼?

  至於韓奉軒,更不用說了,自從到了月鏡潭旁,他就像被什麼東西吸引似,四周打量、查看。

  「喂……攝影機要向著哪個方向啊?」眼角餘光撇見有道人影閃過,楊昱天不加思索的喊了一聲,他的專業是3D動畫,對於取景、拍攝這件事,他一點概念都沒,會不會最後白作工,什麼鬼影都拍不到?

  「憑你自己的感覺。」冷不防的韓奉軒的嗓音自另一頭傳來,楊昱天愣了一愣,目光在月鏡潭四周搜索,果不其然,那名年輕的修道人同樣也扛著攝影機的腳架,朝著月鏡潭的另一端走去。

  楊昱天精神緊張的東張西望,他明明就看見人影在身旁走過,怎麼一轉頭,韓奉軒就已經在潭的另一端了?又不是跑百米。

  「你……你什麼時候過去的?」扯著嗓子大喊,楊昱天開始疑神疑鬼起來,原本舒適的涼意,開始讓他背脊一陣陣發麻。

  「過去?什麼過去?」隨意找了個平坦的地方,正對著潭面架好攝影機,韓奉軒一頭霧水的走了回來,他已經試過不少方法,還是找不到能夠看見「青蛙倒影」的角度,取景這種事果然還是講天份的。

  「你剛剛不是還在我身旁?我明明看見……」話才到嘴邊,楊昱天突然驚恐的瞪大眼睛,眼睜睜的看著韓奉軒朝著他的方向慢慢的踱回來,可他耳邊卻清楚聽見有個男人低沉嗓音,語速頗快、略帶點怒意的嘰嘰咕咕不曉得在說些什麼。

  「看見什麼?」警覺的掏出一張符紙捏在手心裡,韓奉軒對於楊昱天的感應能力非常重視,從他認識對方以來,從沒出現過捕風捉影的假警報,楊昱天說聽見什麼、看見什麼,全都是真的,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有人影……」神情古古怪怪的吐出口氣,楊昱天不知道該怎麼向韓奉軒解釋,如果告訴他,現在耳邊有個男人正用著奇怪語言在「咆哮」,會不會被當成精神病?

  揚高了半邊眉毛,韓奉軒熟練的將古銅錢夾在黃符紙中,手一揚轟的一聲燃燒,跟著將那枚古銅錢自眼前比劃幾記,再次揚高半邊眉毛……

  「怎麼了?你看見什麼?」很肯定自己身旁出現古怪,楊昱天不由自主的神經緊繃起來,耳邊嘰嘰咕咕的男性嗓音愈來愈清晰,他甚至可以分辨出其中幾句,那些莫名其妙的語言分明是日語。

  「沒事,你別東張西望,慢慢走過來……叫你別東張西望,快過來!」面色一沉,韓奉軒低喝一聲命令著。

  都不明白楊昱天究竟是什麼體質,為什麼這麼容易吸引這些妖怪鬼靈,第一次碰面時是刺猬精,再來就是一屋子枉死的冤魂,現在又來一隊日本兵?

  中樂透都沒這麼勤啊!

  讓韓奉軒這麼一喝,楊昱天幾乎是本能的轉過頭去,然後對方又是一喝的把他嚇回來,就在千鈞一髮那一剎,楊昱天眼角餘光彷彿撇見了幾名像穿著古代軍服半透明的日本兵,正在他耳邊比劃、咆哮著。

  不等楊昱天慢條斯理的動作,韓奉軒強勢的一把將人拽回身旁,黃符紙嗖的一聲射出,轟的一聲炸開,火光過後讓人背脊發寒的不適感瞬間消退。

  「日本兵……剛剛那是日本兵對不對?我在電影裡見過,他們就是穿那種衣服!」等到那種跌進冰水裡渾身打顫的感覺完全退去,楊昱天壯膽似的吼了一聲,即使是嘰嘰咕咕聽不懂的語言,他還是能感受到對方的恨意,這世界是怎麼了?所有倒霉事全讓他碰上?

  「嗯……別亂走動了。」

  皺起眉,韓奉軒又捏緊另一枚黃符紙,一時半刻間不敢掉以輕心,是因為他又感到一股似有若無的「殺氣」悄悄潛近,下意識的將楊昱天護在身後,這股「殺氣」與之前的「恨意」又不同,就好像……伏擊的士兵,一直潛藏著東一步、西一步的迂迴前進。

  「……是誰在那裡?」有著令韓奉軒十分推崇的天賦,感應力完全不下於對方,在那名年輕的修道人揚聲示警的同時,楊昱天已經危險的瞇起眼睛,背抵著背警戒的望著四周,他雖然看不見「鬼影」在哪,還是能察覺到一直在移動、前進的……「力量」?

  「我在帳篷那邊用紅繩拉了個結界,等一下我數到三,你不要回頭……」壓低音量的指示著,韓奉軒有種感覺,這股「殺氣」比先前那些「日本兵」更難應付,在不了解的情況下,最好不要冒冒然的與之對抗,能避則避。

  「那你呢?」雖然說誇張了點,但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難,楊昱天認為自己多多少少了解韓奉軒,擔心對方是打算殿後,獨自面對危險,想也不想義字為先的反問,心底發毛歸發毛,他做不出拋下兄弟不管的事情。

  「當然一起跑啊!」原本才剛消退的不適感,又一次爬上背脊,韓奉軒片刻不停的推了楊昱天一把,兩人火燒屁股似的拔腿狂奔。

  「Shit……」冷不防的慘叫一聲,撫著手臂在地上滾了一圈。

  楊昱天突如其來的動作,讓韓奉軒不得不頓了一頓,然後大腿側邊一陣火辣辣的刺痛感,不敢再有任何停頓,那名年輕修道人咬了咬牙,死命的扯起楊昱天,兩人連滾帶爬的跌進紅繩拉起的「結界」裡。

  接著,隱隱約約聽見「外頭」一陣嗚嗚啊啊的叫喊,冷風嗖嗖的來回刮動,枝芽沙沙的亂搖亂晃了好一會兒,樹林間才又陷入一片死寂。

  「啊——你流血了!」指著韓奉軒被染成暗紅色的長褲,楊昱天驚呼數聲,這才意識到自己手臂傳來一陣陣火燙的刺痛感,鮮血、濃稠的液體自指間滲出。

  「糟了……急救箱在車上。」

  第一時間扯下衣袖,先替楊昱天扎好手臂,韓奉軒皺緊眉頭的處理著自己腿上的傷勢,理論上該是井水不犯河水,明明就是無形的東西,結果卻能攻擊他跟楊昱天,這裡「地靈人傑」的磁場,比他預料中的更強大。

  「你看的見嗎?」來來回回的左右張望,楊昱天說不上來,那種虛無飄渺的感覺難以捕捉,他甚至不能確定攻擊他們的「東西」是不是離開了?

  掏出另一張黃符紙夾住古銅錢,韓奉軒口中唸唸有詞,就看見火光竄起,他將那枚古銅錢往眼前一劃,屏氣凝神的注視著四周,仍舊是一片令人膽寒的死寂。

  「沒有……什麼都沒看見。」

  「沒有?所以……安全了?」

  同一次這麼不確定,韓奉軒長長的呼出口氣,翻出隨身的羅盤查看,該死的胡亂轉動,若不是有什麼強大的妖怪鬼靈繞著他們打轉,再不就是這裡的磁場一瞬間反轉,從令人心曠神怡的地方,變得生人勿近,韓奉軒不知道哪樣比較糟。

  「這樣吧!我先跨出去,如果沒事……」手心有些冒汗,韓奉軒捏緊一張黃符紙,小心翼翼的交代,扯上『磁場』這種事可大可小,如果對他有利當然好,怕就怕是彼長我消,那真的一個頭、兩個大了。

  「你們在幹麼?這裡是水源地,不可以在這裡露營!」還沒來得及跨出紅繩拉起的結界,樹林裡便鑽出一名全副武裝、容貌粗曠的中年男子,毫不客氣的朝著韓奉軒及楊昱天兩人大聲咆哮。

  「我們是來做田野調查的,並沒有要在這裡過夜,帳篷只是用來擺放攝影器材……」反射式的脫口而出他們先前商量好的「理由」,楊昱天一臉誠懇的望著那名略帶點怒氣的中年男子。

  說老實話,他一點都不怪對方脾氣火爆,任何一個剛鬧出人命……,還是六條人命的地方,稍微有點責任感的居民,都不會讓任何人接近這個地點的。

  「是的,張筱芬請我們來記錄地方上的變化,她說了些關於月鏡潭的傳說,所以我們來這裡拍攝……」

  留意到那名中年大叔似乎接受了這種說話,楊昱天變本加厲的打蛇隨棍,半真半假的一長串連珠砲,他從沒想到自己這麼有唬弄別人的天份,對方愈聽愈買帳。

  「我有聽說……那丫頭有說希望能整理鄉誌,年輕人都外流了,愈來愈少人知道流傳在地方上的故事及傳說,只是……」就像一般的中年男子,本性並不壞,就是個性嚴肅,想支持年輕人,偏偏又拉不下面子。

  「我知道、我知道……時間有些不湊巧,有六個年輕人淹死了,對吧?」臉上寫滿了「誠懇」二字,五官好看的人,似乎很容易得到別人的信任。

  至少對楊昱天而言,「微笑」、「賣乖」這幾個招術真是萬試萬靈,多虧了他之前為了替自己的「小公司」拉生意,雖然不習慣也不喜歡,但還是讓他意外的磨練出這種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

  「發生意外的地點不在這裡不用擔心,只是這裡是水源地,不讓你們在這裡露營、烤肉就是擔心汙染環境罷了。」一邊說、一邊拆了那些莫名其妙的紅繩,那名中年大叔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韓奉軒、楊昱天一陣慌亂,所幸危機解除,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不過心中的疑慮反而加深,按照張筱芬的說法,那六個年輕人是死在月鏡潭,然後才被沖到下游,可是看這名中年大叔的反應,不像是不知道,但為什麼要刻意隱瞞?

  狐疑的看著神情古怪的韓奉軒及楊昱天二人,那名粗曠但好心腸的中年大叔,留意到這兩個年輕人一身狼狽,在樹林間不長眼的胡亂走動,很容易被枝芽劃傷而不自覺,等發現時早就血流如注。

  再加上月鏡潭這裡白天雖然氣候宜人,可一到夜晚,氣溫驟降的令人措手不及,扔下這兩個不了解當地情形的傢伙不管,他擔心隔天會多兩根冰棍、多添幾條人命。

  「上車吧!載你們到山屋那裡處理一下傷口,等等再載你們回鎮上……」不給楊昱天等人反駁機會,那名中年大叔二話不說的拎起帳篷內的行李,頭也不回的走向箱型車。

  「大叔……大叔!」

  「什麼大叔?我還不滿三十!」

  「欸?」

作者資料

黯然銷混蛋

經歷了這麼多年,依舊愛碼字的米蟲v( ̄︶ ̄)y 近況:天熱,啤酒、災難片、啤酒、恐怖片、啤酒、災難片、啤酒、恐怖片無限輪迴中……

基本資料

作者:黯然銷混蛋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3-10-09 ISBN:9789861739991 城邦書號:RA6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