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ibf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幸福,未完待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幸福,未完待續

  • 作者:Sophia
  • 出版社:春天
  • 出版日期:2012-09-18
  • 定價:180元
  • 優惠價:79折 142元
  • 書虫VIP價:14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34元

內容簡介

◆金石堂文學排行榜|蘋果日報華文排行榜|博客來華文百大榜|博客來愛情文藝小說 TOP 1! 我,是不是你最特別的人? 純白透明系愛情教主 Sophia,繼《背對背相愛》、《再一次相戀》後,全力打造「輕.幸福」物語 當平凡女孩遇上了跟愛情保持距離的王子, 兩人在經歷一次次矛盾又甜蜜的對峙後, 最後是否能迎來Happy Ending? 他沒有說話,走近我乾脆地將我橫抱而起, 充滿藥味的長廊但我卻只嗅聞到屬於他的氣味。 到底要花多長的時間和多大的力氣才能忘記這個味道? 一直期盼他的靠近,然而真正得到之後卻同時帶來我始終逃避的事實, 待在他的身邊終究我會被體內強大的貪婪擊潰, 不只想要待在他身邊,不只要他的喜歡,還想要他的愛。 愛。 想要的是一開始他就說不會給的愛。 即使他早就豎起「我不會愛上任何人」的告示, 她還是不知不覺地開始在意他; 明明知道不可以,明明知道他總是離愛情很遠, 但她的心,卻無法克制…… 我們都想成為對方最特別的那個人, 期盼著他會為自己打破自己的規則甚至世界, 在你心中,我,是不是最特別的那個?

內文試閱


  像小偷一樣很輕、相當輕地旋開門,說不定男人還在睡那我們就不留雲煙的離開,雖然有點像電影裡的一夜情模式但我和靜媛的處境尷尬多了。

  「客廳裡沒人耶。」靜媛用氣音在我耳邊說著,「說不定他睡在客房,我們可以趁機溜走。」

  「有客房他還會讓我們睡他的房間嗎?」

  「也是耶,那……」

  「小聲的走、說不定他在廁所又說不定他已經出門了,總之要無聲無息的離開。」

  走出房間邊走邊四處張望,大門就在不遠的前方,原來現實也沒有那麼殘忍,只要能碰到那個閃閃發亮的門把,我就能走出這個每個空氣分子裡都包含著尷尬的空間了。

  救贖的出口就近在呎尺了……

  壓下門把連高跟鞋都不打算穿,我先把動作顯得有些遲緩的靜媛推出去,接著拎起自己的高跟鞋正要踏出去的瞬間,我的身後傳來撒旦般的耳語。

  「這是想逃走的意思嗎?」

  我看了門外的靜媛一眼,她驚慌的表情對上我的又透過我望向大概就站在我身後的男人,下一秒鐘,對、就是在下一秒鐘又讓我再次後悔和她當朋友。

  而且還是好朋友。

  靜媛不顧一切地關上大門,我就這樣看著已經被打開的門砰的一聲又在我眼前被關上,一時間接受不了現實我只能傻傻地望著眼前那片深咖啡色,眨了眨眼又突然像斷電後再度被接上線的瞬間,啪的一聲靜媛甩上的門彷彿撞擊在我身上。完全不可置信。

  這、個、女、人。

  我一定要殺了門外那個女的,雖然想衝出去踹她幾腳但在那之前我得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背後還有一個路西法。

  「妳跟妳的朋友還真不是普通交情呢。」

  這一定是諷刺。

  我僵硬的轉過身,男人好整以暇的倚在牆邊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尷尬地扯開笑容,「怕吵醒你,所以就想安靜的離開……」

  「一整夜提心吊膽擔心妳朋友衝出來,妳覺得我睡得著嗎?」

  「那、那我們更應該離開讓你好好補眠,昨天真的很謝謝你。」偷偷往後退了一步,「上班可能會來不及,所以我……」

  「把名片留下來。」

  「什麼?」日後要用來尋仇嗎?怎麼會有這麼愛記恨的男人……

  「我的床單被子全都是妳朋友的酒味,送洗總要有地方收帳吧。」

  「那我去拿她的名片給你……」

  「看了昨天的狀況和剛才她的行為,她似乎不是很負責任的人,沒辦法朋友是妳挑的,我只要有人可以付帳單。」

    心不甘情不願地掏出名片,他接過之後甩了甩手大概是說「妳可以走了」,鬆了一口氣才剛要伸手壓下那閃亮亮的門把他的聲音又落在身後。

  「我忘了,還有被撕破的襯衫。」

  知道了啦。雖然想帥氣的轉身大吼但不幸的是我的立足點硬是比對方矮了一截,迫於情勢我只能側過頭撐開哀傷的笑容,嘴角大概有些抖動但我已經盡力了。

  「那就,請你一起把帳單送過來吧。」

  終於撒旦大魔王再度甩了甩手,退下吧,我的耳邊彷彿響著他居高臨下的聲音。但他連開口都省了。

  我咬牙切齒用力壓下那一直懸在眼前的閃亮亮門把,我終於打開這道離開地獄的門。

  走出屋子的瞬間立刻看見躲在牆邊的靜媛,盡我所能兇狠的瞪著她,接著想體現rocker摔破吉他的氣概用力甩上門但手卻僵在門把上,這扇門看起來很貴萬一弄壞那男的一定不會放過我,逞一時之快說不定帶來的是一整疊的帳單一點也不划算,最後只好溫柔的帶上門。

  真是鬱悶。

  「沒事吧?」

  靜媛討好地走到我身邊,一臉憂心差一點我就要心軟但我又想起剛才門甩上的瞬間,像是欠她的一樣,我跟她的友誼就是建立在「她闖禍、她逃跑、我收尾、她搖尾巴裝可憐、我心軟原諒她,接著她又再度闖禍……」,所以說到底就是我活該。

  「許靜媛,妳這樣還算朋友嗎?」

  「一不小心就……我不是故意的嘛,請妳吃早餐好不好?公司樓下很貴的摩斯早餐喔,對不起嘛……」

  難怪她媽媽逢年過節就送一堆水果餅乾給我,她們母女倆的行為模式根本一模一樣,只是差別是她媽媽的歉疚在於把女兒丟給我。

  我的頭好痛。



  「妳說什麼?!」

  高兩個八度的歇斯底里尖叫確實是我發出來的,拖到下班走出公司才告訴我想必是害怕我掀了辦公室,剛下班的職員們不時投以好奇的視線,我低下頭扯著靜媛的手躲進兩棟建築物之間的陰影中。

  「許靜媛,妳再說一次。」

  「我的手機好像掉在五號家裡了,我翻遍包包跟衣服口袋都找不到……」

  「說不定掉在路上,妳打過電話過去了嗎?」

  「嗯……」

  「結果呢?」

  「是五號接的……」

  不行、我的頭好暈,大概是大腦缺氧,「妳自己去拿。」

  「我跟他說下班後妳會去拿……」

  「妳、說、什、麼?」

  瘋了,我真得會瘋掉,我寧可面對當眾告白卻直接拒絕我的大學學長也不要再和那個男人打交道,這次我絕對不會心軟。

  「不去,絕對不去,妳自己去不然妳乾脆換新手機。」

  「人家上個月才買的耶,兩萬塊、兩萬塊耶,我一個月薪水也才三萬多,不行啦,我知道妳對我最好了,拿了手機就可以走了啊,我會陪妳到樓下。真的。」

  「既然都能到樓下妳就直接上去拿啊。」

  「很丟臉耶,只要想到昨天跟今天早上連續兩天在他面前……真的很想死,不要,我不要面對他。」

  妳到底知不知道從昨天到今天我已經替妳面對他幾次了嗎?

  「妳丟臉我就不會丟臉嗎?」

    「喝醉的是我啊……」

  「妳也記得喝醉的是妳啊,嗯?」

  「拜託嘛,他說如果今天八點之前不去拿,他就會跟垃圾一起打包扔掉,妳忍心讓兩萬塊的新手機被垃圾車絞壞嗎?」

  「又不是我的。」

  「我的就是妳的啊,對吧。」

  我沒有設想過一天要面對他兩次,而且都以低一階的姿態。

  站在門邊他依然是似笑非笑的表情,簡單的居家服卻散發著迫人的高級感,大概是已經習慣如此的劣勢所以冷靜許多,原來我的適應力也不是普通的強,但也因此我能夠比較仔細地端詳他的臉。

  無論如何都要牢牢記住債主的臉,越仔細越好,最好到了所有人都還沒意識到他的存在自己就能準備逃跑的程度。

  比一般人深邃一些的五官,但也就一點點不到會誤認他是原住民或是混血兒的程度,偏向單眼皮的雙眼皮,大概讓他看起來更顯得冷漠,如果撒旦有著渾圓的大眼睛那才更可怕,微微挑起的唇角薄了點,雖然分開來看都不是多麼完美的五官同時擺放在一起卻讓他絕對不會偏離好看的定義。

  上天真是不公平。

  好的東西就通通都給你好啦。

  「看完了嗎?」

  顫了一下不自覺地咬了下唇真是丟臉,憑著毅力扯開嘴角硬是在乾澀的喉嚨擠出幾個字,「又……見面了。」

  「這就是所謂的陰魂不散嗎?」

  我什麼都沒聽見。

  「我是來幫我朋友拿手機的。」

  「最近的女人心機都這麼深沉嗎?」

  「什麼?」

  「喝醉酒硬要人帶她回家,醒來又把手機留下來,如果只有她一個人怎麼想都是手段,但多了一個人,是詐騙集團的新的手法嗎?」

  「你以為我願意嗎?都快丟臉死了我也不想再見到你,你放心,拿回手機之後我絕對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現在妳想離開也沒辦法,等付完帳單再說吧。」

  「不用擔心,就算我們窮到只能啃吐司也還是會付完那些該死的帳單。」

  「妳要啃吐司還是啃雜草都不關我的事,不過既然都來了,那就順便把床單跟枕頭套換了吧,清潔阿姨明天才會來,但這張床我實在沒辦法睡。」

  什麼?他剛剛說什麼?

  「帳單我會付但你搞清楚我不是你請的傭人,要換床單你自己換,不肯換就睡地上。」

  「手機,」他揚了揚手中的黑色物體,「不要了嗎?」

  卑鄙的男人。

  「那又不是我的手機。」

  死命的瞪著他但他勢在必得的表情實在讓人討厭,突然間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螢幕接著故意轉向我讓我看得清來電顯示卻又拿不到手機。伶悠。雖然不想承認但那的確是我的名字。

  剛剛靜媛就是用我的手機打給他,我居然忘了拿回來。

  「她說這不是她的手機,不還也無所謂。」他居然乾脆的接起電話,還說些混淆視聽的謊言,「妳先回去吧,反正能從我手裡拿回手機也只有她而已。」

  「你……」

  「她說好,然後就把妳留在這裡了。」他唇邊的紋路加深了些,帶著嘲諷意味的微笑,「妳們果然不是普通交情。」

  許靜媛居然放心讓我和一個男人獨處,而且還是在對方不懷好意的要她先回去的前提下,是把我留下來賣身就為了贖回她的手機嗎?

  「要選值錢的手機,還是不值錢的自尊心,嗯?」

  雖然想帥氣的說「當然是自尊心」但如果把讓步解讀為丟臉而不是丟自尊心,那這兩天我丟的臉也不差接下來的一點……咬著唇我看了他又看了手機,換個床單而已對吧。

  抱著孟祈遠的床單帶著疼痛感極為緩慢地走在沒有路人的陰暗小巷裡,佔據我思緒的並不是害怕而是炙熱的怒氣與濃濃的哀傷。該死的男人。

  半小時前我心不甘情不願地替他換了床單和枕頭套,才剛走出房間就聽見他說:「反正妳要下樓就算順便倒垃圾吧。」

  「我不要。」走到他面前我伸出手,他甚至連抬頭都沒有逕自讀著手裡的文件,「床單我已經換好了,手機還我。」

  「聽見垃圾車的聲音了吧,僵持不下的結果就是來不及丟垃圾,我不會讓垃圾在我家多待一天,所以妳是要拿下去丟,還是帶著回去我都沒意見。」

  怎麼會有這種男人?我快瘋了,我還以為遇上靜媛這種老是闖禍要別人收拾的生物已經夠倒楣了,沒想到還能更加倒楣的遇上百分之百自我中心而且會以各種手段脅迫對方依照他的速度公轉的孟祈遠。

  再這樣下去我絕對會開始懷疑自己有吸引特殊生物的奇異體質。

  總之我帶著怒氣帶著怨念帶著無奈綁了垃圾袋下樓丟了垃圾又上樓回到他面前,最後連歇斯底里的力氣都沒了,只能幽幽的擠出極少量的字:「手機。」

  終於孟祈遠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對著桌上的手機揚了揚下巴意思大概是「妳可以拿走了」,但又在我抓起手機的瞬間他的手壓上我的制止我的動作。

  溫度。他的溫度毫無保留的傳遞而來儘管只是掌心,愣了一下想抽回手卻動彈不得。

  「先到房間。」

  房、房間……默默地嚥了口口水,直視著他的雙眼讓人呼吸變得急促,斂下眼視線卻不經意落在他的手疊放在我手上的畫面。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我是女人而他是男人並且這裡沒有其他人,再怎麼說我也長的不差,孤男寡女在偌大顯得格外寂寞的房子裡,難道他……

  那我該先尖叫還是先逃跑?

  又說不定……

  當平凡女孩遇上了跟愛情保持距離的王子,

  兩人在經歷一次次矛盾又甜蜜的對峙後,

  最後是否能迎來Happy Ending?

作者資料

Sophia

簡單而複雜。 理性而敏感。 自認單純但很難被搞懂。 任性。我行我素。但很好哄。 嗜書。嗜食。嗜孤獨。 書寫愛情也被愛情書寫。 擁抱寂寞同時逃避寂寞。 唯一期待的是,你能真正看見我。 著有: 《太近的愛情,太遙遠的你》、《左邊的你以及,右邊的他》、《下一秒,戀愛中》、《我們之間,隔著名為愛情的距離》、《踩踏在邊境之上你的,我的愛情》、《背對背相愛》、《結束,你說是開始》、《再一次相戀》、《幸福,未完待續》《於是愛,向我們說再見》 結束。你說是開始 www.wretch.cc/blog/domimouse Sophia X 皓子(臉書粉絲專頁) www.facebook.com/SophiaDomimouse

基本資料

作者:Sophia 出版社:春天 書系:All About Love 出版日期:2012-09-18 ISBN:9789866000355 城邦書號:A188001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