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第一法則終部曲:最後手段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出版人週刊、BBT雜誌高度推薦、入圍大衛.蓋梅爾傳奇獎、美國奇幻讀者票選最愛作者! 前所未見,極速狂飆喬.艾伯康比暴力硬派奇幻史詩最終章壯烈上市! 橫越無人跨足的祕境、堅守無人能信任的城池、擊潰無法戰勝的敵軍,竟是打破禁忌的重要環節。 災難襲捲環形世界,唯一希望繫於「最後手段」…… 「生命如此糟糕,人人都懷著復仇之夢。」──保羅.高更 卡哈盧爾的爪牙、百言使徒與食死者大軍傾巢而出,爬滿南方大陸。戰火綿延,只能訴諸「最後手段」。這是拯救世界的唯一方法,但代價卻無比高昂…… 【精采內容】 環形世界動亂不已,聯合王國禍不單行。新任司長葛羅克塔被召回亞葛利昂堡,悄悄挖掘白亞茲與遠古傳說的真實關聯,但隨著越來越接近真相,他的恐懼也日益加深。 九指洛根從舊帝國直接返回北境,不只為了復仇,也因為恐懼──第一法師的神祕計畫,使他內心的不祥預感驅策自己遠離;從冒險中倖存後便判若兩人的傑賽爾則回到聯合王國,不過他完全沒想到,等待著自己的,竟是顛覆一切的真相。 纏鬥千年的恩怨即將步向終結,謎團核心直指第一法師白亞茲,而他驚天動地的最終目的也呼之欲出,原來,一道不可違逆的禁忌被破壞,唯一的救贖之途,竟是打破第一法則…… 比劍刃更鋒利、比絞刑更絕情的最後手段現身! 這場已經策劃千年的陰謀盛宴,英雄與惡徒皆無法脫身旁觀,血腥代價必定超乎所有人想像! 【名家推薦】 ◎派崔克.羅斯弗斯(《風之名》作者) ◎史考特.林區(《盜賊紳士拉莫瑞》作者) ◎譚光磊(奇幻文學評論者) ◎Hjordis(PTT奇幻版版主) ◎微光(知名奇幻譯者) ◎Daneel(科幻國協毒瘤站長) 【好評推薦】 「這套劍與魔法的三部曲從《劍刃自身》與《絞刑之前》開始,終於來到暴虐、冷諷、精彩的結局……艾伯康比是位讓人耳目一新的優異新作家,以機智和獨特韻味呈現對生命的黑暗觀點,讀完這套生動的故事,必定會覺得依依不捨。」 ──《出版人週刊》 「喬.艾伯康比的出道奇幻系列『第一法則』的終部曲,揭露了結局應該有的一切:帶出一些答案,替各個劇情線收尾,重塑前作中煞費苦心建立的局面,並在事情過後帶出新的角色發展,令人又驚又喜。」 ──《SFX》科奇幻雜誌五星推薦 「《最後手段》以嘲諷式的出眾表現替『第一法則』系列劃下句點……儘管表面上有中古世紀的宮廷與部落,本書其實是深具工業力量、通曉政治、寫給我們這個時代的奇幻史詩。」 ──《軌跡雜誌》(Locus) 「『第一法則』系列是當代奇幻的高度原創之作,就像一組標竿,代表著今日類型文學真正偉大條件的模範,遠遠超越市面上的廣大主流作品,太多奇幻小說受到托爾金遺留給我們的高傲、顯赫神話系列影響了,但艾伯康比筆下的文字反映了今日的殘酷世局。這是真正長大的奇幻文學……高度推薦!」 ──《SFRevu》科奇幻雜誌 「對那些厭倦了奇幻文類千律一篇劇情,但又懷抱希望想重讀那些促使他們當年投入奇幻懷抱的人,這可能就是你想找的書!這套作品展現了驚人的發想和進展,不僅在於格局,寫作風格亦然……這種作品要怎麼超越呢?極度、高度推薦!」 ──科奇幻評論網《SFFWorld》 「扣人心弦的完結篇,一如前作能讓人全神貫注讀完,每分每秒都值回票價。假如你還沒享受過一頭栽入喬.艾伯康比筆下世界的樂趣,我催促你現在就跳下海,絕對不會後悔!」 ──倫敦科奇幻影展(Sci-Fi London) 「艾伯康比在他的複雜世界裡擺進有活力、極不完美的人物,藉此替奇幻文學帶來全新氣象。」 ──《SFCrowsnest》科奇幻雜誌 「英國奇幻作家喬.艾伯康比在『第一法則』系列寫下了市面上最令人佩服的處女作三部曲,它之所以傑出,不只是拜出色又複雜的劇情跟角色之賜,也是因為它大膽無畏地探討人性中的黑暗迷宮。」 ──《The Specusphere》科奇幻雜誌 「在這套非常有娛樂性的系列裡,《最後手段》劃下了絕佳的句點。」 ──科奇幻評論部落格Pat’s Fantasy Hotlist 「我能肯定說,這是我這輩子最喜歡的十大奇幻系列之一,就是這麼棒!結局發揮出所有的劇情大轉折,足以改寫奇幻文學定義,也有前兩本書出現過的瘋狂故事逆轉,從頭到尾令你驚嘆連連。」 ──演員Felicia Day 「《最後手段》帶來了三部曲真正需要的東西:坦率直接的戰爭故事,從中揭發祕密和解答疑問,作者堅決對讀者揮出重拳……結尾實在是讚透了。」 ──科奇幻評論部落格The Wertzone 「這套三部曲的每本書都有顯著的進步,而讀完這本絕妙的完結篇,我甚至願意說這成了我最愛的系列之一……故事裡有些人意想不到地晉升高位,有出乎預料的背叛與死亡,整體上也把許多奇幻文學的慣例打得鼻青臉腫、打包回家。」 ──科奇幻評論部落格 Sandstorm Reviews 「喬.艾伯康比先用不會有人料想到的東西狠狠痛擊讀者,然後趁讀者還在喘氣時再度出招,揭曉新的事實。把我以前讀過最威猛的奇幻文學戰鬥場面弄得一文不值!」 ──科奇幻評論部落格 Graeme’s Fantasy Book Review 「《最後手段》具備讀者想要的一切──龐大的戰鬥場面、政治計謀、卓越的角色塑造及層出不窮的驚喜。這本書會嚇到你、令你激動、讓你大笑,最重要的是能帶來無窮樂趣。」 ──科奇幻評論部落格Speculative Horizons 「《最後手段》是二○○八年至目前為止最棒的奇幻小說……艾伯康比將這套作品帶到引人入勝、極度滿足的結尾,在小說中灑滿驚人的大戰、陰暗幽默跟始料未及的轉折。」 ──科奇幻書評網Blood of the Muse

內文試閱


  布爾元帥正在寫信,不過威斯特推開帳篷入口時,他抬頭微笑。

  「你好嗎,上校?」

  「很好,謝謝您,長官。我們已經在進行準備了,天一亮就可以出發。」

  「你永遠都這麼有效率。少了你我要怎麼辦啊?」布爾指著酒瓶。「喝點酒嗎?」

  「謝謝,長官。」威斯特給自己倒杯酒。「您想要嗎?」

  布爾指著手肘邊的破爛水壺。「我想喝水比較安全。」

  威斯特罪惡地撇嘴。他感覺自己沒資格過問,但無路可退。「您感覺怎樣,長官?」

  「好多了,多謝關心。已經好很多。」元帥扮個鬼臉,一隻拳頭按在嘴上打嗝。「還沒完全恢復,但夠好了。」彷彿為了證明自己所言不假,布爾從椅子裡輕鬆站起來,走到地圖前面,手握在背後。他已經恢復血色,不再彎腰駝背、搖搖欲墜。

  「元帥大人……我想跟您……談談唐布里克的戰役。」

  布爾轉身。「關於哪部分?」

  「您生病時……」威斯特結結巴巴,然後一股腦吐出來。「我沒去找軍醫!我應該要的,但──」

  「我很驕傲你沒這麼做。」威斯特眨眼。他根本不敢奢望元帥這樣回答。「你做了我希望你做的事。一位軍官當然應當關心所有事情,但重點在於不能太在乎,必須有能力叫手下冒險犯難,有必要的話派他們去送死,做出犧牲和衡量較好結果,不被太多感情干涉選擇。這就是我欣賞你的地方,威斯特──你懂得同情,但也能鐵了心。想成為偉大的領袖,一個人……必須身懷某種程度的冷酷無情。」

  威斯特啞口無言。元帥大人輕聲笑,張開手拍桌子。「不過還好沒怎樣,是吧?陣線撐住了,北境人被逐出昂格蘭,我也像你看到的一樣,搖搖晃晃地撐了下來!」

  「我真的很開心看到您狀況好轉,長官。」

  布爾微笑。「事情正在好轉。我們又能自由行動了,補給線已鞏固,天氣也終於逐漸乾燥。假如你那位朋友狗人的計畫奏效,我們在幾星期內就能解決波瑟德!這些北境人真是該死的勇敢,也是很有用的盟友。」

  「的確,長官。」

  「但這陷阱必須小心設餌,然後在正確時機觸發。」布爾盯著地圖,有活力地用腳跟來回晃身體。「如果我們行動得太早,波瑟德就可能溜掉。如果太慢,我們會來不及趕到,讓北境人朋友被擊潰。我們得確保該死的普爾鐸跟克羅伊不會該死的扯後腿!」他微微縮身,手放在肚子上,拿水壺喝口水。

  「我認為您終於把他們訓練得比較聽話了,元帥大人。」

  「別相信這種事。他們兩個只是在等機會捅我一刀!現在國王又駕崩了,誰知道新國王會是誰?投票選君主,你聽過這種蠢事嗎?」

  威斯特口乾得難受。他幾乎不敢相信,這整件事的一部分是他促成的;但他根本無法跳出來邀功,因為他冷血地謀害了王位繼承人。「您認為他們會選誰,長官?」他勉強開口。

  「我雖然在內部議會有位子,但並非朝臣,威斯特。也許是布羅克或伊瑟吧?告訴你一件能篤定的事──如果你認為北方這邊已經算殺戮無數了,那中土境島那邊只會加倍殘暴,寬容減半。」元帥打嗝、吞嚥,手按住肚子。「呃啊。內部議會的禿鷹只要一出手,任何北境人都沒有他們殘忍。而且就算選出新的人皇袍加身,事情會改變嗎?我想不會改變多少。」

  「確實很有可能如此,長官。」

  「我敢說啊,無論如何我們都無能為力,只是兩個遲鈍的士兵,是吧,威斯特?」元帥重新走到地圖那邊,手指沙沙擦過紙張,順著道路往北指向山區。「我們得確定一日出就能動身。每個小時都有可能至關重要。普爾鐸和克羅伊收到命令了嗎?」 「簽過名也送達了,長官,他們理解事情的急迫性。別擔心,元帥大人,我們早上會準備就緒。」

  「別擔心?」布爾哼了聲。「我可是皇家軍隊的指揮官,我的本分就是要操心。但你應該去休息一下。」他揮著粗壯的手要威斯特離開帳篷。「我們黎明時再見。」

  他們在山丘上就著火炬光線玩牌,坐在寧靜的星夜裡。火炬下方,聯合王國部隊匆忙準備行軍,提燈搖晃擺動,士兵在黑夜裡咒罵,靜止空氣傳來各種碰撞聲、不耐煩的人與動物吼叫聲。

  「今天大家是沒得睡了。」布林特發完牌,用指甲撈起自己的牌。

  「我真希望能記得,上次安穩睡上三小時是什麼時候的事。」威斯特說。那很可能是在亞杜阿,妹妹還沒來城內、元帥還沒讓他當參謀的時候。或是他還沒來昂格蘭、還沒見到拉迪斯拉王儲、凍得要死往北跋涉跟做出那些事之前。他躬起肩膀,皺眉看邊緣破損的牌。

  「元帥大人狀況怎樣?」賈倫赫姆問。

  「我很高興,他好很多了。」

  「感謝命運啊。」卡斯帕揚起眉毛。「我可沒辦法想像讓那個老學究克羅伊指揮。」

  「或是普爾鐸,」布林特說。「那傢伙冷酷得像條蛇。」

  威斯特只能同意。普爾鐸與克羅伊恨威斯特的程度,幾乎跟他們痛恨彼此一樣多。假如他們其中一個升上來當家,威斯特運氣好的話,第二天還能去掃廁所──很有可能這星期內就會被送上回亞杜阿的船,去掃那邊的廁所。

  「你聽說盧瑟的事情了嗎?」賈倫赫姆問。

  「怎樣?」

  「他回亞杜阿了。」威斯特立刻抬頭。艾蒂也在亞杜阿,一想到他們兩個又重聚,實在不太愉快。

  「我表妹艾芮絲寫信給我,」卡斯帕瞇眼,笨拙地散開手上的牌。「她說傑賽爾到某個很遠的地方去,替國王出某種任務。」

  「任務?」威斯特很懷疑,怎麼會有人託付傑賽爾任何重要得可稱為任務的事。

  「顯然整個亞杜阿傳得沸沸揚揚。」

  「他好像在某座橋上率領了一次衝鋒。」賈倫赫姆說。

  威斯特揚起眉毛。「他會領導衝鋒?」

  「據說他在戰場上殺了一些人。」

  「只有一些人?」

  「據說他還睡了舊帝國皇帝的女兒。」布林特小聲說。

  威斯特哼了聲。「不知為何,我覺得這三件事都很不可信。」

  卡斯帕噗哧大笑。「唔,無論事實為何,他晉升上校了。」

  「真好啊,」威斯特喃喃說。「那小夥子似乎老是能安然脫險。」

  「你們有聽說叛亂的事嗎?」

  「我妹妹上封信好像有提到。怎麼了?」

  「艾芮絲跟我說是全面暴動呢,好幾千名農民在鄉間亂竄,放火和掠奪,吊死所有名字中間有『丹』的人。你猜猜是誰得到指揮權,率軍去阻止他們?」

  威斯特嘆息。「不會又是我們的老朋友傑賽爾.丹.盧瑟吧?」

  「正是他。而且你知道嗎,他居然成功說服農民回家去!」

  「傑賽爾.丹.盧瑟,」布林特喃喃說。「居然對平民很有一套。誰想得到呢?」

  「我就想不到。」賈倫赫姆喝光杯子,再倒杯酒。「不過他們現在喊他英雄。」

  「在酒館裡舉杯祝賀。」布林特說。

  「在公開議會給予讚美。」卡斯帕說。

  威斯特用手掌邊緣把一疊叮噹響的銅板撈到自己面前。「我真想說自己很訝異,但早就猜到總有一天會聽盧瑟元帥大人指揮。」他想,事情本有可能更糟的。如果盧瑟沒爬上來,他就得忍受普爾鐸或克羅伊了。
  威斯特爬上山坡去元帥大人的帳篷時,第一抹粉紅天光悄悄籠罩到山丘上。預定下令出發的時間已經過了。他嚴肅地跟帳篷外的守衛敬禮,推開門簾進去。遠處角落仍點著一盞燈,對地圖、摺疊椅和摺疊桌投出紅光,也對布爾床上的被子皺痕產生黑影。威斯特走過去,滿腦子都是早上得做的所有工作,確定自己沒遺漏哪部分。

  「元帥大人,普爾鐸和克羅伊在等您的命令出發。」布爾躺在行軍床上,閉眼張嘴,睡得很安祥。威斯特很想讓他繼續睡,但時間已經晚了。「元帥大人!」走到床邊喊。元帥仍然沒反應。

  這時威斯特才注意到,布爾的胸膛沒有動。

  威斯特猶豫伸出手指,舉到布爾張開的嘴上面。沒有暖意或呼吸。驚恐感從威斯特的指尖慢慢擴散到他胸膛。布爾元帥大人真的過世了。

  等到六位面色凝重的衛兵肩上扛著棺材離開帳篷、軍醫手中拿著帽子跟著走出去時,晨光已經轉灰了。普爾鐸、克羅伊、威斯特及軍中一小群最資深的軍官分散在小徑上,目送棺木被抬走。布爾本人想必會贊同這種把他的遺體送回亞杜阿的簡單箱子──用來埋葬最低階徵兵的粗糙木棺。

  威斯特麻木瞪著棺材。

  箱子裡的人形同他親生父親,至少是他這輩子擁有過最接近父親的人。一位良師益友、保護者兼庇護人,像個真正的父親,不是那個上天派來詛咒他、家暴連連的酒鬼人渣。但他望著那口木箱,心中卻毫無悲傷。他心無恐懼,也不擔心軍隊。他的第一個直覺並非流淚,而是想逃跑,只是他無處可去。事到如今,人人更是得盡自己一分力。

  箱子經過克羅伊身邊時,將軍抬高線條銳利的下巴,身子挺直,靜止不動。「人們會緬懷布爾元帥。他是可靠的士兵,也是勇敢的領袖。」

  「他是愛國者。」普爾鐸插話,嘴唇顫抖,一手壓著胸口,彷彿激動之情會湧出來。「替國家犧牲性命的愛國者!我很榮幸能在他手下效命。」

  威斯特聽見他們的偽善,差不多快吐了,然而這兩位將軍對他來說都不可或缺。狗人跟手下在山區北行,試著引誘波瑟德掉進陷阱,如果聯合王國部隊沒盡快跟上的話,北境人之王終將追上他們,屆時威斯特便來不及解圍,狗人只會成功把自己人拐進墳墓裡。

  「多慘痛的損失,」威斯特說,看棺木緩緩抬下山。「但我們必須追悼他,繼續奮戰。」

  克羅伊規矩地點頭。「說得好,上校。我們會要那些北境人付出代價!」

  「絕對要。我們應該準備出發了,時間已經有點遲了,計畫全仰賴精確的時機──」

  「什麼?」普爾鐸瞪他,好像威斯特突然發瘋了。「出發?在沒有命令或明確指揮階層下這樣做?」

  克羅伊大聲哼了聲。「不可能出發的。」

  普爾鐸用力搖頭。「完全不能考慮。」

  「可是布爾元帥的命令很明確──」

  「很明顯,狀況已經變了,」克羅伊面無表情。「除非收到內部議會的明確指令,否則休想叫我的師移動一根汗毛。」

  「普爾鐸將軍,想當然您──」

  「在這種特別情況下,我只得同意克羅伊將軍。得等到公開議會選出新國王、指派新的元帥大人之後軍隊才能動身。」普爾鐸和克羅伊對望,滿眼恨之入骨的敵意跟不信任。

  威斯特僵住沒動,嘴巴微微張開,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布爾元帥的死訊要好幾天才會傳到亞葛利昂堡,就算新國王當場指派新元帥,命令也要數天才能送回來。威斯特想像信差沿著數哩長的森林道路前往伍費瑞斯,再航行漫長的海域到亞杜阿。假如新元帥能立即任命,來回或許得花上一個禮拜,但考慮到政府會亂成一團,這實在不太可能。

  而這段時間裡,軍隊只能呆坐在這裡無所事事,看著面前的山丘無人防守,波瑟德多得是時間能往北行軍、屠殺狗人跟他的朋友,再回到山丘的陣地;無庸置疑的,等到軍隊終於有了新指揮官,他們突襲那個陣地時就會死傷慘重。根本是毫無意義地浪費時間。布爾的棺木剛剛消失在視線外,但感覺這人好像從來不曾存在。恐懼湧上威斯特喉頭,他挫折氣憤得快無法呼吸。「可是狗人和他的北境人,我們的盟友……仰賴我們支援!」

  「太不幸了。」克羅伊說。

  「很可惜,」普爾鐸說,大力吸氣。「但你必須理解,威斯特上校,這整件事我們已經愛莫能助。」

  克羅伊僵硬點頭。「我們無能為力。就這樣。」

  威斯特瞪這兩人,全身被可怕的無力感吞沒,就像拉迪斯拉王儲當時堅決渡河、下令攻擊時的感受。無論是威斯特在迷霧中跌跌撞撞、血流進眼睛、曉得他們全軍大敗,只能當個旁觀者,或者後來保證自己再也不要袖手旁觀時,他的感覺都是如此。這或許是自己的錯吧。

  一個人若要做出承諾,就應該只做出自己能遵守的部分。

作者資料

喬.艾伯康比(Joe Abercrombie)

畢業於蘭卡斯特皇家文法學校和曼徹斯特大學,攻讀心理學。他先進入電視製片領域,成為自由電影剪輯師。 自二○○二年起,他在兩件工作的空檔間撰寫《劍刃自身》,於二○○四年完成,且於二○○六年由Gollancz出版社推出。可能與其經歷有關,喬.艾伯康比擅長描寫如動作電影般精采流暢、讓人身歷其境的戰鬥畫面,也擅於細緻刻劃帶有爭議的熱血英雄。二○○八年初,他與奇幻作家麥克.摩考克、泰瑞.普萊契與柴納.米耶維一同參與BBC《奇幻世界》節目的製作。目前與妻女定居倫敦。 作品履獲奇幻重要獎項肯定,並名列「冰與火之歌」系列作者喬治.馬汀最為推崇的四位當代奇幻作家之一。

基本資料

作者:喬.艾伯康比(Joe Abercrombie) 譯者:王寶翔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3-07-03 ISBN:9789865880149 城邦書號:1HB045 規格:平裝 / 單色 / 60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