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關於我與1267C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一個二十四歲女生與體溫的一場生死搏鬥,看一個天真的女孩經歷病痛的洗禮,在三個月漫長的住院期,隨著體溫的無故升降、各項漫長馬拉松式的檢查與治療中,因著天使般醫護人員的悉心照護而逐漸好轉恢復健康,繼而體悟生命珍貴、人生觀驟轉的經驗。 作者從病人的角度出發,以新世代嘻虐卻清新的筆觸,記錄醫院生活的孤單、忐忑、緊急關頭等微妙心情,溫馨而幽默引人。

目錄

〈目錄〉
01)原來我早就失戀了
02)腫脹的左手與急診
03)你好林醫師
04)體溫四十二‧六度
05)腰椎穿刺
06)最富有的落屎阿姨
07)我的寶貝,你要加油!
08)我的一天……開始了
09)不再只是67C
10)穿越時空的魔法
11)看護阿姨的愛情輓歌
12)小天使們!起飛吧!
13)磁振造影驚魂記
14)傳奇的阿嬤
15)我是怕你會痛
16)淺談現代黑死與馬拉松式檢查
17)一切都是為了發燒軟膏
18)做一個優質醫護人員的快樂
19)純粹的幸福感
20)發燒外星人與血癌外星人的話題
21)資深病人的眼淚
22)世界末日
23)被火紋身的海豚
24)只是情緒氾濫
25)關於最深厚的愛
26)我要出院了
27)離開醫院之後
28)後記

內文試閱

原來,我早就失戀了



  二〇一二年十月,一個無風無雨也無情的夜晚……兩個人氣氛,不佳。

  「對,我是喜歡上別人了,而且還不只一個,但再多個裡面始終沒有你,所以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覺得十分痛苦。」說出這句話的不是別人,是我的……男朋友。

  「能不能不要再說下去了,這樣讓我很難受。」他這番話使我心裡一陣絞痛,看著他,感覺十分陌生,我甚至開始懷疑,他真的是當初對我瘋狂獻殷勤的男人嗎?

  「你難受?我告訴你,我比你更加難受百倍,甚至是千倍。你自己都沒有感覺嗎?最近這半年我是怎麼對你的?我想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吧!在我心裡,早在半年前就認為我們已經分手了,之所以一直拖到現在才說,是因為我不想傷害你、是同情你、是可憐你,但現在我覺得自己已經仁至義盡了,而且同情心也用完了。」他毫無保留道出這些,不知道埋藏在他心裡多久的話,每一字每一句都像刀子一樣在剮我的心窩肉。

  「我們……真的沒辦法了嗎?」其實他說的這些,我比誰都明白,但還是捨不得,即使幸福只存在於這段感情的前半段,後半段根本像個守活寡的棄婦,我依然捨不得。

  「嗯,沒辦法了,我說過同情心用完了,而且我告訴你,如果你出現在我家或者我工作的場所附近,我會立刻報警,不是要殘忍,而是在處理事情,就這樣,我要回家了。」說完,他騎著車長揚而去,留下站在原地的我,看著他漸漸縮小的背影,很想哭,卻也哭不出來……

  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他三十歲,碩士畢業,官司纏身,失業半年。好高騖遠的他,沒有一份工作任職超過兩年以上。總認為憑著自己的碩士學位,不該屈就於基層的工作,以至於求職路上老是碰壁。但是,他有個溺愛他的母親,即使年過三十,母愛依舊不會讓失業的他餓到肚子。想住在比起鄉下地區生活機能方便的台南市區,母愛甚至能為他買下間套房,讓他連房租都不需要煩惱,所以他永遠都餓不死。

  他曾對我說:「我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遇見了你,是我對不起你。」但對還抱持著夢幻少女系愛情觀的我來說,這些障礙都只是考驗,障礙是用來阻擋對目標不夠堅定的人,所以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其他我什麼都不怕。但現在,他如願找到了工作,不過也沒錯,我被甩了,回到家裡,還被查克給打傷……

  我下意識撥電話給我們的共同朋友阿吉,雖然他嘴上說得驚訝,但我知道他心裡應該並不驚訝。

  不過在人類的人際關係裡,是有種情感叫做同性之間的……義氣?

  不過沒關係,雖然阿吉心裡的義氣是屬於負心漢,但他還是分了我一點,至少在我如此低落的時候,他多分給我不少。

  「走呀!喝酒,我去載你。」男人在面對朋友失戀這檔事,果然都是用這種處理方式,雖然喝酒本來就是我們最常做的事情,只不過以前聚會目的都只是酒蟲癢,但這次主題改為失戀嘔吐大會。

  阿吉實在非常不擅長安慰失戀痛哭的女人,於是他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給雅甄,希望女性之間的義氣可以幫助我排解痛苦,於是我們三個人,找了家滷味店坐下來。為什麼要去滷味店?答案很簡單,因為這裡酒便宜,可以當水喝。失戀的女人,再配合酒精催化,結果就是瘋狂大哭,沒哭到脫水不甘心,酒喝了吐,吐完再喝……

  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抬起頭來,看著同桌的友人們說:「我現在看起來是不是很醜?」

  「醜死了!不,是醜爆了!」

  「你們說,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因為他是賤人!」他們這答案倒讓我聽起來有些舒心,也有些痛心。這種模式與對話,在這個晚上,進入了無限輪迴,直到我的意志力徹底輸給了酒精,整個人像屍體一般,讓人「運送」到雅甄家。

  醒來之後,我很幸運沒有宿醉的感覺,只覺得肚子很餓,而且餓到頭暈,於是下樓到便利商店買便當。因為低血糖的關係,我步伐蹣跚,幾乎覺得自己要昏過去了,但憑著意志力,我還是撐到了目的地。對於一個餓到靠么的人來說,在便利商店等待微波的時間,兩分鐘也像兩年一樣久。原本以為飢餓快要得到救贖的時候,突然一陣天旋地轉,大量的黃水從嘴裡吐出……我倒在地上,覺得很冷,全身不停發抖,連說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最後被送上救護車,戴著氧氣罩被送進台南市新樓醫院急診室。

  「小姐,你還清醒嗎?現在感覺怎樣?一直發抖是很冷嗎?你有癲癇的病史嗎?有親友陪你一起來嗎……」到了急診室,護理人員立刻衝過來,像機關槍似的問了很多問題,但我卻連回答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任由護理師對我捏胸骨壓人中來測試痛覺反應。但其實我還算清醒,不過實在沒有力氣回答他,我想說的話只有一句,那就是:「我的便當,可以給我吃了嗎?」

體溫,四十二‧六度



  住院的日子真的非常無聊,周邊常常不是儀器的聲音,就是護理車推來推去的聲音,當然還有阿爽淒厲的叫聲。阿吉答應了先幫我照顧貓咪們,也送了充電器到醫院來給我。於是,我脫離了原始人的生活,開始透過手機網路讓外界的朋友知道……我還活著。大部分的人對於我住院這件事都很驚訝,紛紛開始詢問原因,且為我加油打氣。我發現在Facebook 上,貼上一張手吊著點滴的照片,換來的回應,居然比我之前努力擠乳溝裝可愛的照片還要多很多。就在這一刻我明白了,朋友們都喜歡看我被針扎。但比起穿刺圖,他們似乎更喜歡……俏護士圖。

  「早安!今天看起來不錯喔。手還可以拿書,看來沒那麼痛了吧?」

  「是有好一點……啊!但是你不要戳,會痛!」

  林阿正醫師每天早上都會自己先來巡房一次,幾乎天天都是突襲檢查,每次都披頭散髮的被突襲到,以致我始終不好意思抬頭看他。所以我一直不記得他的長相,只知道是個帶著眼鏡瘦瘦的男生,然後說著一堆我聽不懂的病症和檢查名稱,他很認真的說明,但我覺得他在唸經文……

  「嗯……還在燒,我聽聽看。」也見到了我的主治醫師徐君君醫師,是位年輕細心的女醫師,常常來1267C和林醫師一起用經文對話。他初步的診斷是感染引起的高燒,所以搭配了感染科一起進行治療,所以我認識了一位感染科女醫師薛曉珊醫師。說到這個曉珊醫師,他是一位很可愛的人,只要激動就會跳腳,講話聲音也很可愛。

  「你……在哭嗎?怎麼了?」

  「我……我覺得自己一個人被丟在這裡,每天除了高燒就是疼痛,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第一次見到曉珊醫師的時候,我正在病房裡偷哭,他有些不知所措,我很想止住淚水讓他進行問診,但因為心裡實在難受,眼淚就是止不下來,他就這樣不停的安慰我,直到我情緒回復穩定為止。之後的幾天,他幾乎天天來看我,他溫柔的聲音總是讓我感到很安心。

  距離上次急診醫師說得三到五天,已經快結束了。但我一點都沒有感覺到要康復的感覺,反而更加不舒服……醒來不是抽血就是聽到「嗶,嗶嗶嗶!」,甚至連血管都在跟我做對,靜脈留置針比一般我們在打肌肉上的針粗不少,且如果檢查上需要,還會再更粗,每一針可以在體內留置三天的時間。但我總是因為阻塞或是靜脈發炎,都無法維持到三天,甚至只能撐半天。原本我對打針這件事情並沒有感到很害怕,甚至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現在只要看到針頭,我都會嚇到手腳冒冷汗,有人說一種疼痛重複久了就會產生麻痺,但對我來說,似乎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這天一如往常的,進行了林醫師經文超渡時間,還有一連串的扎針活動後,我一個人躺在床上,不知不覺的睡著,而且又做了夢……

  在夢裡,我還是在醫院,還是在1267C,不同的是……多了一個人。是那個賤踏我愛情與自尊的男人,但現在,他坐在我旁邊,我們看著對方誰也沒說話,他的神情又回到我們初識的那時候一樣溫柔。此時,他開口了:「加油!等你好起來,我陪你去吃你喜歡的麻辣火鍋,再帶你去旅行,你一直想要的旅行。」聽他這麼說,我眼眶一陣溫熱,但他的身影,卻也越來越模糊……

  我醒了……一樣的場景,只是又剩我一個人躺在床上,眼淚還是流下來……其實我並沒有把夢跟現實搞混,因為我很明白,那些話根本不是他這個人會說出來的。

  在小夜班的段時間裡,是病人與家屬走動最頻繁的時間。此時熟悉的寒意又來了,我趁著還沒有真的發作起來時,先幫自己把棉被弄好,床也調整好,躺著等待苦難的來臨。果然沒有讓我等太久,開始畏寒了。或許是因為痛苦所發出的急促呼吸聲,以及雙手緊握床欄發出的「嘰嘰嘰」聲響,把落屎阿姨給引來了,看到他,我很吃力的從嘴裡擠出兩個字:「救我。」

  很快的,阿姨找了護理人員過來,他推了台烤燈,再幫我多添幾床棉被,還幫我戴上鼻套管讓我吸些氧氣。但我依舊感到十分難受,於是把自己縮成一團,他伸手摸著我的頭安撫,要我放鬆一點,呼吸慢一點,我也不知道他在旁邊照顧了我多久,就直接陷入昏睡。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天亮了,林醫師坐在床邊看著我問:「現在感覺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你昨天晚上又發燒了。」

  我搖搖頭表示身體沒有不適,他站起來,一邊進行些檢查,一邊問:「我自己沒燒過那麼高的溫度,那是什麼感覺呀?」

  我覺得他這個問題相當有趣,所以笑著回答他說:「昨天我以為要死了,有燒很高嗎?」

  他坐回床邊看著我說:「四十二點六度。」

最富有的落屎阿姨



  「蔡醫師,我揪甘苦啊!」阿爽似乎在跟他的蔡醫師撒嬌。

  「阿婆,你哪裡不舒服?手會痛嗎?腳呢?肚子?頭?」蔡醫師看著他,一臉為難的說。

  「全都好痛!」

  「阿婆,你頭髮會痛嗎?大便呢?大出來的大便會痛嗎?」

  「會,也會痛。」

  「吼!蔡醫師,你有在看躁鬱症嗎?我覺得我需要去掛一下你的門診,讓你幫我看一下,跟這個阿爽再待下去,我真的會躁鬱症啦。」阿霞阿姨也加入了他們的對話。

  「蔡醫師!你乾脆開一罐農藥給我,讓我死一死啦!不要讓我這樣甘苦啦!」阿爽又突然叫了起來。

  「好……我等等開給你。」說完,蔡醫師一臉無奈的離開了病房。剩下阿爽繼續跟阿霞阿姨在那裡你一句我一句的拌嘴。而烏妮時不時的也會湊過去說:「爽啊!你惦惦啦!」

  如果這些狀況持續太久,落屎阿姨就會起身走過去說:「吵死了啦!你不睡,別人也要睡啦!」

  這就是1267病房裡每天會上演的劇碼。就連我剛剛才做完腰椎穿刺,人還包著尿布,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情況下,也是得聽他們這樣的對話,直到睡著……

  要一個年輕人躺著尿在尿布上,就算很急也實在是尿不出來,而且沒有枕頭,真的是很難睡得著,但我依舊閉著眼睛,等著吵雜聲結束。

  此時……整個空氣開始變得凝結。

  「護理師啊!快來呀!要死人了呀!快點快點!」閉著眼睛也認得出來這是落屎阿姨的聲音,此時我心想:「誰?是誰要死了?我都不知道還要在這裡住多久,想嚇唬誰呀!」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微微睜開眼睛,眼前非常模糊,但還是看得出來是人的形狀,而且是一排人全部站在我床尾處。

  現在是怎樣?是我要死了嗎?怎麼會是我要死了。

  此時跑來一位看起來相當……天才的醫師,他走到我身旁,附耳對我說:「小姐,你現在血壓非常低,為了安全起見,我們會在你的血管裡放置增壓棒。」說完他立刻跑掉,我還來得及沒問那是什麼鬼東西,而且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甚至比經文還難懂。

  資深護理師阿虹姊走了進來,他開始在我身上拍打,這個動作我就懂了,這不就是打針找血管的動作嗎?我反射性的問他要幹嘛。

  「幫你做增壓,會痛的話跟我說一聲。」他一邊說,且絲毫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說到這個增壓棒,我剛住進1267C的那天,阿爽阿嬤剛好就在執行這個動作,他鬼哭狼嚎的叫聲,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所以我直覺反應,這增壓棒……很痛。

  「這不是你哭鬧就有用的!這攸關生命,且醫生認為有必要,麻煩配合一下,會痛再跟我說。」

  「你再量一次,再量一次,血壓一定升高,再量一次。」我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懇求,阿虹姐他答應了,於是停下手邊所有動作,再幫我量一次血壓。

  果然!血壓上升了!

  「血壓已經上升,我會告訴醫師,請他重新評估是否有必要再做增壓,你先休息,平躺不要動。」

  阿虹姐很冷靜地說完後便離開。

  鬆了一口氣,想說腰椎才剛被捅了一下,現在又要放那個什麼棒的也太慘忍了吧!我想血壓大概也是被嚇到升高的……不管怎樣,謝天謝地。

  我那飽受落屎之苦的室友,落屎阿姨要出院了,當初我跟他是一起在急診室裡等病房的病人。

  我還記得那時候,他每十分鐘就會推著點滴車去跑廁所,而且急診的廁所不像病房的距離那麼近,他總是拖著不舒服的身子走去上廁所,後來我先上來了1267,就在隔一天,他也來了。

  落屎阿姨是成大醫院的清潔工,家境也不是很富裕,他有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他的女兒是個白天工作,晚上讀書的大學生,但每天下課洗好澡,都會來醫院陪阿姨一起睡覺。假日更是整天陪著阿姨,兩個人躺在同一張病床上,黏在一起聊天。我覺得相當難得,他女兒正值最愛玩的年紀,但母親生病了,就懂得在一旁照顧,這是現在很多人不見得做得到的。就在落屎阿姨等待護理人員為他辦出院的這段空白時間,他走過來跟我說說話……

  落屎阿姨的女兒,從小體弱多病,常常發燒也會畏寒,就像我現在這樣。以前他總是抱著女兒,到處求醫掛急診。有一次,他們遇到一位年輕醫師,在他們眼裡年輕就等於經驗不足,沒有一個人願意把自己孩子的命交給一個經驗不足的醫生來診治,但那次情況危急,他實在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覺得不管是誰都好,請救救他的女兒吧。

  那位年輕醫師十分有耐心,且也認為自己經驗還不夠,但他會請資深的學長過來看診,而整個過程他會在一旁照顧協助。最後在這位年輕醫生的幫助之下,他的女兒平安出院了。

  很多年後阿姨前往醫院看診,又遇到了當年那位年輕醫生,但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副青澀的模樣了。現在他的門診,門庭若市,想見上一面都要排隊等很久,但唯一不變的是,這位醫師依然保有當年視病如親的那顆心。

  我想阿姨應該很欣慰,當年他心心念念要救活的女兒,現在也同樣照顧著生病的他。

  送落屎阿姨到門口,謝謝他這幾天幫了我很多忙。

  他拍拍我的肩膀說:「當年我女兒還是個小娃娃,這樣的苦他都挺過來了,你一定過得了這關,加油!」

  看著他和女兒離去的背影,雖然大包小包,但還是要挪出一隻手來牽著對方的手。此時我覺得,落屎阿姨其實很富有。

作者資料

林臻雨

我是林臻雨,金牛座小龍女,來自單親卻擁有更多愛的家庭。一位極為平凡且超級懶惰的女生,自認五官除了牙齒之外都長得還不錯,但集合在一張臉蛋上,好像就失色了……但我還是依然愛漂亮。 二〇一二這年,我二十四歲。 關於個性 小時候個性陰陽怪氣,懦弱且不愛說話,一度被家人認為沒幫我生到笑容這項技能;但在遇到開朗的海豚王子黃柏瑋先生(二〇〇一年十月十日逝,享年二十三歲)後,我的個性忽然劇烈轉變,成為開心就大笑,難過就大哭,什麼事都會寫在臉上的透明系聒噪女生。 關於喜好 喜歡音樂,我彈吉他,但胸無大志,所以沒有高深的技巧,只求自己喜歡的旋律能夠信手拈來。 喜歡手工藝,我是服裝設計系的學生,但還是胸無大志,只求六十,不過面對喜歡的作品時,認真度會提升八成。 喜歡下廚,煮只有自己看得懂的料理,但卻討厭收拾廚房和洗碗。 關於情感 我與母親情同姊妹,無所不談,甚至在對方臉上放屁都是常有的事,我們手牽手逛街,我常常壓榨他,但是我愛他,最美麗的女人陳芬蘭女士,這是我的親情。 喜歡交朋友,更喜歡跟朋友聚在一起說垃圾話,先不論做我的朋友有什麼好處,但我可以一直嘰哩呱啦的讓你面對我都不用想話題,這是我的友情。 面對情人,就會變成溫馴的小貓,智商瞬間減五成,樂於當賢妻良母,只想為他洗衣煮飯洗手做羹湯。很死心眼一但鎖定目標就很難移開,失戀就會瘋狂大哭,這是我的愛情。 關於刺青 全身擁有十二處刺青,但這些都不是叛逆與標新立異的象徵,也不高喊這是藝術。很多人都認為,每一幅刺青背後都有故事,但在我身上卻不一定,可能只是單純喜歡,然後想把它留在身上,就像一件喜歡到捨不得脫下來的衣服意思相同的。 關於貓咪 查克與布莉是我單身小套房的家人,身材被我養得胖嘟嘟,連個性都像狗一樣的美國短毛貓。查克是個愛撒嬌的小男生,牠覺得自己是人類,所以常擺出人類才有的動作也不稀奇。布莉是個愛吃的肥婆,除了吃喝拉撒睡和倒地翻滾之外,我實在想不到他還會幹嘛…… 他們是我的一對小寶貝 關於1267C 台南市成大醫院十二樓的一處床位,對我來說,這裡是戰場,是一段百感交集的故事,也是我忐忑不安的告白……

基本資料

作者:林臻雨 出版社:城邦印書館 出版日期:2013-06-03 ISBN:9789868853027 城邦書號:3AB1002 規格:膠裝 / 單色 / 23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