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前的小確幸
目前位置: > > > >
虐待狂刑警 蝴蝶效應殺人事件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虐待狂刑警 蝴蝶效應殺人事件

  • 作者:七尾與史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3-06-13
  • 定價:280元

內容簡介

●2011年上市至今再版不斷,銷售突破十萬本,日本最受注目的新生代幽默推理系列! ●日本書店店員評價不輸《推理要在晚餐後》的歡樂刑警搭檔,總是嚷著「要是抓到犯人就看不到屍體了」的超強勢女刑警,以及毫無幹勁跟在身旁的弱氣搭檔,意外產生萌點!? 「話說,被害人有『幾分熟』呀──?」 在靜岡縣濱松市,連續發生了數起將人活活燒死的殘酷縱火殺人事件。被害人包括前黑幫成員、詐欺犯、OL、家庭主婦與牙科醫師等等各式各樣的人物,讓警方完全找不出任何線索。而從縣警總部前來協助調查的高傲美女刑警──黑井麻耶卻只會在殺人現場興致高昂地盯著屍體瞧……「我當然是因為想看屍體才來當刑警的呀!」 這位個性嗜虐又有獵奇興趣的美女刑警,就這樣一邊辱罵著自己的搭檔,一邊對連續縱火殺人犯──置之不理? 真是一點幹勁都沒有,身為搭檔的代官山脩介就在被麻耶耍得團團轉的過程中,總算察覺到有某種「惡意的交接棒」在被害人之間傳遞著。被害人共通的關聯究竟是……

內文試閱

黑井麻耶登場


  雖然是平日中午前的時刻,但是在開往新濱松車站的遠州鐵路電車上卻搭乘了不少的乘客。座位幾乎都被坐滿了,另外還有跟座位上的乘客同樣人數的人站在走道上,抓著車廂中垂吊下來的握把。

   片山則夫就職於一間負責開發並販售特殊軟體的公司,而這些軟體是專門提供給牙醫診所建立病歷與診療報酬明細表等等東西。公司的濱松營業處與本公司不同,員工人數非常少,因此每一位職員都必須同時兼任程式設計與營業的工作。

   片山看了一下自己的手錶。他今天早上因為忘記設定鬧鐘的關係,比平常還要晚了十五分鐘才出門。不過,應該還是可以勉強趕上上班時間才是。

   片山接著將視線看向對面的座位。他其實從剛才就一直在反覆這樣的動作。因為對面的座位上,坐了一位穿著褲裝的年輕女性。年紀大概是二十五歲左右,披在雙肩上的豔麗黑髮給人很深的印象,而肌膚則是相對地非常白皙,五官也很端正。正是片山喜歡的類型。

   那位女性正抬頭看著她對面的行李架上方,也就是片山頭頂上的天花板。於是片山順著她的視線偷偷瞄了一下,便看到那裡貼了幾張車內廣告。

   女性用認真的眼神盯著其中的一張廣告,是濱松市的觀光廣告,上面寫著「三日町橘子之丘公園」幾個字。另外還有幾張種植了橘子樹的公園照片,以及從公園眺望的濱名湖照片。

   女性半開著嘴唇,露出緊繃的表情看著那一則廣告。片山不禁心想:那座公園究竟有什麼特別的?那是一座沒什麼特殊之處、非常普通的公園。可是,女性卻睜大了眼睛,將手放在自己的嘴巴前。而這樣的動作讓片山覺得非常可愛。

   就在片山看得入神的時候,女性的眼睛忽然與他對上了。於是他趕緊將視線移開,隔了一段時間後,又裝作若無其事地看向那名女性。

   而那名女性的視線這次則是落在片山旁邊的一對父子身上。看起來應該是三十歲出頭的年輕父親大腿上,坐著一名小男孩。

   「爸爸,媽媽是不是變成天上的星星了?」小孩用圓滾滾的眼睛抬頭看向自己的父親問道。

   「嗯,媽媽變成了天上的星星,一直看著爸爸跟小將喔。」父親溫柔地回答著,並且輕輕撫摸小男孩的頭。

   「媽媽是因為我不乖,所以跑到天上去的嗎?」小男孩露出不安的表情盯著父親。

   「才沒有那種事。小將因為還小,所以或許聽不懂,可是媽媽是罹患了一種叫『白血病』的疾病。其實媽媽她也是很希望一直跟小將在一起啊。」父親的聲音微微顫抖了起來。

   「那我也要變成星星。這樣我就可以見到媽媽了對嗎?要怎麼做才能變成星星呢?爸爸。」

   「小將要變成星星的話,要等到小將長得更大更大才行啊。如果小將現在就變成星星的話……爸爸會受不了的。」

   父親滿臉通紅地忍耐著湧上心頭的情緒。雙肩也微微地在顫抖著。而站在他們正前方的一名中年女性則是紅著雙眼,露出憐愛的表情看著那名小男孩。周圍也傳來了陣陣啜泣的聲音。

   片山的眼眶也不禁感到一陣發熱。小男孩居然在這種特別渴望有人疼愛的年紀就失去了母親,片山光是想像著他心酸難過的心情,就感到心頭快要裂開來似地。這名小男孩把見到自己母親的希望,全部都託付在「讓自己變成星星」這樣荒唐的可能性上了。

   「爸爸也會變成天上的星星嗎?如果連爸爸都變成星星了,我會孤零零一個人啊。」

   站在他們面前的四位乘客都忍不住讓淚腺潰堤了。

   「你放心,爸爸會好好照顧小將,直到小將成為優秀的大人喔。在那之前,我們一直都會在一起的。」

   「那等到我變成了大人,我們就一起變成星星,去見媽媽吧!」

   不行了!

   還來不及思考,溫熱的水珠就從片山的眼角滑落下來。因為用手背怎麼擦也擦不乾,於是片山趕緊開始找起手帕。車上也有其他許多乘客們正用手帕擦拭著自己的眼角。

   「嗯?」

   片山這時發現對面空出了一個人的座位。黑秀髮白皮膚的女性不在位子上了……

   不知不覺間,她已經起身來到了那對父子的附近。

   「第一大道~,第一大道~」

   電車停下來,打開了車門。

   緊接著,片山不禁懷疑自己看錯了眼前發生的事。

   啪!啪!

   那名女性竟突然用拿在手上的小本子敲了那對父子的腦袋並說道:

   「你們是要演鬧劇給人看到什麼時候啦!這對白癡父子!」

   罵完之後,她便走出了電車。

   留在現場的乘客們與父子都不禁呆住了。片山也因為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而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然而,他還是有察覺一件事情:剛剛女性拿在手上那本用繩子連在胸前口袋的黑色小本子,是一本警察手冊。不會有錯的。因為當女性用手冊敲打小男孩的頭部時,片山有看到被打開的手冊中,有一個刻了「POLICE」的徽章。

   哦哦,對了。片山這時想到,最近讓濱松市民吵得沸沸揚揚的連續縱火殺人事件,到現在還沒有抓到犯人。電視的專題節目上也大力在砲轟警察的無能。

   「大概是壓力太大了吧?」

   電車起步後,車廂中的乘客紛紛探頭看向窗外。只見那名女性露出一臉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似的表情,緩緩地走下了月台的樓梯。

凜子


  午後的公園是世界上最為和平的場所。

   老人灑下飼料吸引鴿子群聚,上班族坐在長凳上吃著愛妻為他製作的便當。雖然這地方到了夜晚可能會有性變態出沒,但至少在白天的時候不會看到那樣的人影。在沙坑與遊樂設施的周圍,小朋友們興奮地跑跳著。而年輕媽媽們則是在一旁幸福地看著小孩們的樣子。

   看到這樣的情景,甚至會讓人難以相信世界上某些角落的人們正苦於戰爭與紛亂之中。凜子不禁回想起她幾年前還在工作的醫院,裡頭有許多的患者們痛苦地與病魔纏鬥。醫療現場其實也跟戰場是一樣的。

   凜子呆然地抬頭看著溜滑梯上,而每當像這樣發呆的時候,她總是會不經意地回想起她護理師時代的事情。不行不行。凜子趕緊搖一搖頭,心想:必須要快點把「那件事情」遺忘才行,不能讓它一直纏著我。我有我的人生,有必須和兒子一起走下去的人生呀。

   剛滿三歲的遊真正一個人爬著溜滑梯上的階梯。他的身體看起來稍微比三歲兒童的平均身材要來得嬌小。

   凜子所在的和地山公園在面積上足足可以容納一個足球場,四周有些微的樹叢包圍著。南邊與靜岡大學工學院的校地相隔一條道路。另外三面則全部都接鄰住宅地。

   在遠處的樹林中,凜子看到了一道耀眼的反射光一閃一閃地閃爍著。今天的日照很強烈,偶爾照入眼睛的反射光都會刺眼得讓人忍不住想要將視線移開。凜子瞇起了眼睛看向光源的方向。雖然因為有些距離而看不太清楚,不過在樹叢間可以看到一個似乎是女性的身影。那個人手上拿著一面化妝鏡,因此讓光線反射過來了。凜子一開始以為只是湊巧而已,但似乎並不是那麼一回事。那名女性明顯是刻意將手上鏡子的反射光線對準了凜子所在的方向。

   「我比媽媽高了喔!」

   在溜滑梯上,遊真驕傲地對下方的凜子揮揮手。

   「好厲害呦,遊真。你比媽媽高了呢。」

   凜子也抬頭對遊真揮了揮手。遊真或許是覺得很開心,於是將身體探出扶手外,揮手呼喚著凜子。而凜子這時看到遊真的眼角處有一部分變得特別亮,讓他刺眼得皺起了眉頭。

   凜子趕緊又將視線看向樹林的方向。反射光依然一閃一閃地閃爍著。

   「嗚哇!」

   突然,一塊黑色的影子由上往下通過凜子的眼前,在她腳邊發出鈍重的聲音。

   「遊、遊真……」

   在凜子的腳邊,遊真仰天倒在地上。從他的口鼻不斷湧出鮮血。凜子趕緊搖動遊真的身體。

   「遊真!遊真!」

   然而,他嬌小的身體只是無力地任由母親左右搖晃,絲毫沒有反應。臉上也漸漸失去了血色。

   「快醒來呀!把眼睛睜開!」

   凜子想要將遊真抱起,卻又立刻住手了。鮮血緩緩地從遊真的頭部向四周擴散。凜子將遊真的頭部微微抬起來一看,便見到一顆拳頭大小的石頭正巧就在遊真後頭部所躺的地方。而且石頭的形狀頗為尖銳,表面上沾滿了血漿。

   「怎、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凜子從包包中拿出小毛巾,用顫抖的手將毛巾壓在遊真的傷口上。但是,毛巾很快就被染成一片鮮紅,溫熱的液滴沿著毛巾滴了下來。隨著鮮血一點一滴地落下,遊真的身體也一點一滴地失去了溫度。凜子趕緊將耳朵靠到遊真的鼻子前。

   沒有呼吸!

   即使凜子想要進行急救,她也無法將雙手空出來。若是她將手放開,就沒辦法為遊真止血了。可是,如果不快點為遊真進行人工呼吸與心臟按摩的話,他就會喪命的。

   凜子的腦海頓時變得一片空白。

   「救、救護車!拜託!誰快點叫救護車來呀!」

   凜子用手壓著遊真的傷口,大聲呼喊著。周圍的視線都集中到她身上。一名走在附近的老人馬上趕到凜子身邊。老人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小孩子後,慌張地從口袋中拿出手機,接著激動地透過手機傳達了現場的狀況與公園的名字。

   「別擔心,救護車幾分鐘內就會趕到了。」

   老人將手機收回口袋後,蹲下身體對凜子如此轉告。

   「老爺爺,拜託你幫我壓住傷口。」

   「我、我知道了。」

   老人也不介意會弄髒自己的手,立刻幫忙壓住了傷口。然而,鮮血依然不斷地往外湧出。

   凜子將遊真的下巴抬高,口對口將空氣注入遊真的體內。於是,遊真的胸口微微地脹了起來。

   拜託!醒過來吧!

   她雖然持續對遊真進行人工呼吸,但是遊真卻遲遲都沒有將眼睛睜開。

   「妳、是醫生嗎?」

   凜子並沒有回答老人的問題,接著將沾滿鮮血的手掌放在遊真的胸口上,開始進行心臟按摩。她對人進行急救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但身體還是很自然地動了起來。

   「不行!血停不下來!」老人絕望地大叫。

   「遊真,把眼睛睜開呀!」凜子在進行心臟按摩的同時,不斷呼喚著遊真的名字。雖然她在緊急救生的講習上確實有受過訓練,知道應該要不斷呼叫患者的名字。然而,她現在的呼喚並不是出自護理師的身分,而是一名母親出自內心的吶喊。

   彷彿是在回應她內心的祈求似地,從遠處傳來了救護車的聲音。隨著音量漸漸增大,救護車正漸漸接近公園。

   凜子這時將視線看向樹林的方向,卻已經看不到那位用鏡子反射光線的女性。

   她不禁心想:那女的究竟是誰?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咳!」

   突然,遊真嗆了一聲。

   「遊真!」

   遊真微微將眼皮睜開。他的臉色就像死人一樣蒼白,透過眼皮之間見到的瞳孔彷彿什麼也沒看到似地呈現恍惚。然而,他的意識確實恢復了。

   「再加把勁啊,小子!你很快就能得救了!」

   老人用手壓著遊真的後頭部,對他說著激勵的話語。

   警報聲已經非常接近了,應該再過一分鐘,遊真就可以被送上救護車了才是。

   但是,那一分鐘的時間卻讓人感到焦急不已。現在必須要爭取每一秒鐘才行。凜子忍不住抬頭眺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可是卻依然看不到救護車的影子。

   「快點呀!」

   她不禁用力咬住下唇。

   經過了一分鐘,卻還是遲遲見不到救護車,只有警報聲依然吵人地鳴叫著。

   「狀況緊急!請把道路讓出來!」

   近處聽到了麥克風傳來的聲音,然而警報聲卻還是在原地動也不動。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啦!」

   老人露出嚴厲的表情,對聲音傳來的方向怒吼著。

   就在這般拖延之下,遊真恍惚的眼神又再度消失在眼皮中了。

   「遊真!」

   凜子趕緊將手放到遊真的臉頰上。她的雙手感受不到遊真平日的體溫。救護車的聲響依然維持在原本的位置上。凜子不禁希望時間乾脆就這樣凍結算了,希望自己的體溫能夠全部送到遊真的身上。

   啊啊,神啊……

作者資料

七尾與史

  靜岡縣濱松市出生,兼具推理小說家與牙醫身分。2009年以第一本推理小說《插上!死亡旗》參加第八屆的《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獎,獲得評審一致推薦出版,出版後旋即創造破24萬冊的銷售佳績。   七尾擅長用幽默態度描寫複雜的推理案件,以輕鬆的文字串連起各式各樣交錯的案件,受到讀者的歡迎與肯定。目前以推理作家及牙醫身分活躍中,尚著有:《插上!死亡旗:人類因咖哩滅亡?!殺人事件》(暫名) 、《虐待狂刑警》系列、《山手線偵探團》系列等。

基本資料

作者:七尾與史 譯者:陳梵帆 繪者:ワカマツカオリ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3-06-13 ISBN:9789571052151 城邦書號:SPP2503416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