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黑錢的真相:貪汙不只是掏空國庫,更吞噬了你我生活所需的一切!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奈及利亞每年有三百億的石油收益,人民每日收入卻低於兩美元 印尼貧民想購買飲水,要付出的價錢卻比富人高了十倍 無所不在的貪汙,侵蝕著教育、醫療、金融與民生資源 我們每日的努力,卻淪為惡政下的犧牲品 本書將揭開祕密交易、資源壟斷、回扣文化最黑暗的內幕! 【精采內容】 在貪汙盛行的地方,每一個人都會為此付出代價 如果沒有賄賂,海關人員可能會對出入境的旅客百般刁難; 警察可能會將某台車扣留盤查一天半; 校長可能會拒絕優秀的學生註冊; 醫院可能會延誤病患能得到的治療…… 貪汙幾乎是全世界政府共通的弊病,不法的黑錢分別在高層官員、黑幫分子、企業巨頭之間流竄,嚴重虧空國家財源,更竊取人民應得的福利,究竟貪汙背後的機制與運作真相是什麼? 第一本以全球觀點,帶領讀者破解貪汙內幕的關鍵報告!

目錄

◎推薦序 全球反貪仍有待努力  南方朔
◎前 言 一個不透明的世界

◎1 最充裕的資源,最窮困的社會
◎2 醞釀貪汙的推手
◎3 讓全世界沉淪的組織犯罪
◎4 被剝削的受害者
◎5 亙古的問題,難尋的解答
◎6 國際間的反貪革命
◎7 黑錢誘因
◎8 賭上性命的險路
◎9 肅貪,舉步維艱
◎10 烏煙瘴氣的碳交易
◎11 憤怒、發聲與抗爭
◎12 期許一個透明的未來

內文試閱

1 最充裕的資源,最窮困的社會


無論我們在世上任何地方瀏覽一個新聞網站、或是拿起一份報紙來看時,幾乎都會看到與貪汙醜聞有關的報導;但這類新聞內容時常流於表面,通常只揭露冰山的一角,而不是底下的龐然大物。我們想知道的是:

   當俄國前總理普丁(Vladimir Putin)要求當時的總統梅德維傑夫(Dmitry Medvedev)下台時,究竟是兩個人之間的單純鬥爭,抑或是利益團體之間為了貪瀆而起的鬥爭呢?誰又站在誰那一邊?

   二○○八年日本自民黨之所以痛失維持了六十年的政權,是不是因為日本黑幫為了減少警方騷擾,終於決定轉而支持後來上台的民主黨呢?

   當蘇丹總統巴席爾(Omar al-Bashir)同意南蘇丹獨立時,是不是因為他認為北蘇丹依然可以在南北邊界附近盛產石油的飛地艾比耶(Abeye)獲取收益呢?

   媒體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在二○一○年英國大選時對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及保守黨的支持,是不是後來他的公司得以掌控英國最大有線電視網「天空廣播公司」(BSkyB)的關鍵原因呢(即使後來因梅鐸旗下媒體爆發竊聽醜聞而遭到撤回)?

   二○○六年中國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因貪汙遭到起訴,是不是緣於上海與北京之間的政治鬥爭,而非共產黨表面上宣稱的「打擊貪汙」呢?

   貪汙不僅隱藏在這些事件或現象之下,還是世上許多深刻苦難的背後原因,尤其是眾多開發中國家都普遍存在的貧窮與不平等。貪汙的規模龐大,經常見諸於當權者尋求延長任期、國防與建築等特定產業透過行賄來取得市場占有率,或是醫藥體系因充斥假藥而崩潰解體。

   有些時候,宗教、司法力量或廣泛的民意反抗,可以制止這種惡習,如二○一一年的埃及與突尼西亞即為一例。但更多時候,大量財富卻在無人遏止的情況下違法聚斂,犧牲社會整體利益,製造出鉅額非法資金,並在合法的經濟活動間循環進出。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貪汙的網絡正以前所未有的規模運行,利用全球化的一切優勢,而且彈性更勝那些與之抗衡的反貪腐機關。貪汙勢力會與國際毒品交易等組織犯罪網絡來往,進一步強化力量。

讓整個社會沉淪的黑色力量

   貪汙的正式定義從單一的賄賂行為,到整個社會的沉淪,都包括在內。而本書所討論的貪汙,則是指在大眾不知情的狀態下取得金錢、資產或權力,通常涉及非法,並且以犧牲社會整體利益為代價,無論是單筆鉅款或日常生活層面的利益。貪汙的主要目的幾乎都是中飽私囊,但也可能是某個群體為了奪取或保有政治權力,這些動機常彼此交錯。

   上述問題在世界各國的普遍程度教人吃驚,但其實際狀況則可能會掩藏在各種不同制度架構之下。在俄國,一九九○年代寡頭政治下的貪汙情事,導致政治體系廣泛受到操弄,以便當權者可以累積大量私人財富。在奈及利亞,不當挪用國家資金中飽私囊,搾乾了過去三十年來的大多數經濟成果。在美國,與安隆(Enron)破產案類似的企業詐騙,以及次級房貸市場擴張過速,也都是因為個人的貪婪作祟。中國也有許多備受矚目的案件,揭露國營企業高層或中央政治局常委等人士的貪汙犯行,背後動機同樣都是出於聚斂私人財富。

   由於所有貪汙幾乎都是暗中進行,因此躲過調查自然並非難事。但貪汙的「違法性」卻比較有爭議:進出口產品報價不實可能不會違反特定法條,卻有悖於正規審計標準,也就是交易產品必須依全球市場行情來定價。華爾街等銀行業的冒險行為,原則上並不違法;但若有銀行以刻意虛報實情的方式來規劃抵押貸款方案,並銷售給同業時,就屬於違法。

   由此可知,雖然貪汙通常是非法的,但也有某些形式的貪汙可以在技術上「合法」,只不過社會多半仍會認定那屬於貪瀆的一種。若無法遏阻全世界的貪汙行為,代價將會非常高昂:在個人生活、國家經濟發展、政治體系的威信,以及環境等層面上,都會有重大影響。

屬於自己的一切,卻要靠賄賂才能得到

   在貪汙氾濫的地方,最窮困的人往往必須付出最高的代價。上層的貪汙行為常常被大眾看在眼裡,也常被用來合理化最底層的貪汙。如果沒有賄賂,警察可能會把某台車輛扣留盤查一天半,水利管理人員可能會拒絕某個小農夫取得灌溉用水,中學校長可能會不讓某個很有前途的小學畢業生入學。雖然很多人經常把收入微薄當成這類行為的藉口,但其實這通常是更高層級向下層詐取錢財的結果,況且支付佣金也是取得高層官位的一種條件。在改朝換代時,這種相互依賴的關係,常能輕易地在新政權底下找到出路。

   二○○○年聯合國大會(UN General Assembly)曾經矢言推動一系列稱為「千禧年發展目標」(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MDGs)的措施,協助全世界最貧困的人們脫離赤貧狀態,包括讓飢荒人口減半、所有的兒童都能進入小學就讀,以及讓無法取得飲用水或衛生設備的人口降低一半等。雖然上述目標已有進展,但貪汙卻成了過程中的重大阻礙。

   在印度,以農村貧民為目標對象的全國食物分配計畫,基本上是保障貧窮線以下的人民才有領取資格,但這些資格本身卻成為行賄的標的。辛巴威與緬甸等國政府,或是索馬利亞及剛果共和國等長年內戰國家的軍閥首領,經常扣留沒收諸如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orld Food Programme)這類機構的緊急援助糧食。

   無論是在中央或地方層級,小學的興建與維護都常淪為大筆資金轉移的管道。有人還會因貪汙的影響而難以取得飲用水,譬如在雅加達、利馬及馬尼拉等城市,市區貧民必須以高出富人五至十倍的價格,向私人零售商購買飲用水。

   在上述許多的國家中,貪汙都是國家經濟的決定性因素,其經濟成長亦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價。以奈及利亞為例,該國自一九七○年以來,平均每年有三百億美元的石油收益,但由於貪汙肆虐,絕大多數的人一天收入都不超過兩美元。一九九○年代的祕魯,由於總統藤森(Alberto Fujimori)政權的貪汙行徑分散了資源,最後僅有預期一半左右的收益進入國庫。

   肯亞的安格魯租賃公司(Anglo Leasing)醜聞案歷時數年之久,總計耗去了政府一年開支的一二%左右。在剛果,一九六一年至一九九七年間由前總統莫布圖(Mobutu Sese Seko)帶頭進行的大規模貪汙,將國家資源轉而注入某個恩庇侍從體系(patronage system),使得所有健康、教育及基礎建設的重要投資都化為烏有。 暗中剝削國家經濟的資源交易

   在森林、海洋漁業及石油等天然資源的經手過程中,貪瀆也會付出直接的代價,且涉及範圍遠遠超出原產國的國界之外。印尼銷往海外市場的盜伐林木,每年最高價值可以達到五十億美元,相當於合法砍伐林木產值的四‧五倍之多。

   在俄國,有人會以國際行情的極低折數,將出口天然氣售予中介公司,供其以高價販賣給天然氣比較昂貴的鄰近國家。二○○○至二○○八年間,這種情形每年令俄國經濟損失五百億美元之多。

   索馬利亞盛行的海盜,其實是國際拖網漁船業者先占取了索國缺乏海上管理制度的便宜,方刺激海盜開始徵收費用,接著進而扣押漁船,最後擴及各國的大型船輪。

   在中國,共產黨地方幹部菁英則透過貪汙手段,掌控私有化的小型煤礦,且極度忽視二氧化碳排放問題,從而為中國整體環保工程帶來了負面影響。

政黨與幫派,靠行賄換取權力

   然而,貪汙的影響層面甚至超越個人、國家財庫與經濟表現。高收入國家的政黨募款,向來也與貪汙密不可分。根據二○○三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調查,商界領袖表示只有一八%的國家「很少」有非法政治獻金,四○%的國家則「普遍」皆有。

   在德國,身為兩德統一之父的前總理柯爾(Helmut Kohl),最後卻因為關於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政黨募款醜聞,不甚光彩地宣告退休。法國前總統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也曾經在前東德盧埃納(Luena)煉油公司出售案中,為所屬政黨爭取回扣。

   二次世界大戰後發展而成的日本政治體系,每次大選期間的開支多達上百億美元,其中一大部分就來自日本黑幫。這些幫派會透過鉅額政治獻金,向當選政客購買保護,而在合法經濟體系中來去自如。

   在義大利,一九九四年米蘭的地方官員曾發起「清白運動」,結果發現數以千計的地方政府合約都有價格過高的問題,且溢價幅度高達五○%,這些利潤都流向基督教民主黨(Christian Democrats)與社會黨(Socialists)等政黨的金庫。

   俄國在後共產黨時期的多黨選舉中,候選人與其支持者的花費皆相當驚人。一九九七年至二○○○年間,一場區域性選舉的競選經費可能高達兩百萬到五百萬美元(石油盛產地區還要高更多)。媒體報導指出,二○○三年時俄國前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投入了一億美元,支持下議院杜馬(Duma)四百五十名議員中的一百人──其手筆之大,只有俄羅斯國營天然氣公司(Gazprom)才能比擬,該公司也花費了差不多的數目,資助另外一批候選人。

   二○一○年,美國高等法院在施壓團體「公民聯盟」(Citizens United)的大力遊說下,放寬了企業對政黨捐獻的限制,進一步提升了企業在法案議題上的影響力。

   烏干達總統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自一九八五年上台以來便持續在位,新版憲法原本限制他只能執政兩屆,但二○○五年他成功讓憲法修改為允許第三屆任期。二○一○年,他的所屬政黨「全國抵抗陣線」(National Resistance Movement,NRM)一度需要確保在國會取得明顯多數,所以每位國會議員均因此各收賄多達一萬美元;此外,當年的總統暨國會大選,至少有一千萬名烏干達選民都收到最多二十美元的現金贈予,總額相當於兩億美元。

   這些數字絕非透過財政預算所能籌措,但卻能經由一樁俄國軍火交易輕易解決:大選結束後兩個月,烏干達政府即向央行借款七億五千萬美元,從俄國購買了十四架蘇愷三十(Su-30)戰鬥機,報導披露,這筆交易的真正花費只有三億三千萬美元,餘額都回流到當初用來金援選舉的源頭。

深入黑錢的真相

   由這些例子可見,政黨對貪汙所得的處理方式與一般的政治獻金相同,也就是拿錢來為特定公共資金分配或新的法案購買支持。二○○三年的世界經濟論壇調查指出,商界領袖表示,只有二七%的國家可以用「少見」一詞,來形容該國用以影響政策的賄賂行為。

   本書將深入探索上述議題,並特別提出這樣的質疑:貪汙過程的推手是什麼,我們又要如何擊退貪汙?目前各類打貪行動雖然已經有了一些成績,但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國際社群必須認知到,迄今為止,針對貪腐的改革仍極度有限,我們必須盡力維護改革動力,如果不確立反貪的政策與行動,我們將無法成功克服本世紀的種種挑戰,並使得各個國家的打貪行動漏洞百出,二十一世紀的進步也會淪為貪汙力量日益壯大下的禁臠。

延伸內容

全球反貪仍有待努力


◎文/南方朔(知名政治文化評論家)

   柏拉圖在《共和國》裡講了一個最古老也最重要的比喻故事:

   古代在小亞細亞有個古國呂底亞(Lydia)。有個牧羊人叫蓋吉士(Gyges),有次他在牧羊時,大地震動,他掉進裂洞裡,發現了一枚戒指,如果他戴上戒指,把戒面朝外,他就可以被人看見;如果把戒面朝內,他就可以隱身,別人就看不見他。發現戒指的這種神奇魔力後,他就隱身進了皇宮,誘拐了皇后,而後他把皇帝殺了,自立為帝。由於他有隱身的本領,就可以為所欲為。

   柏拉圖講這個故事,目的是在說明,如果一個有權力的人,他的所作所為別人都看不見,他就可任意妄為,這時候所謂的正義即不再可能。柏拉圖的這個故事,換成現代的說法,乃是一切的濫權與貪腐,都來自於握有權力的政客。一個政治體制如果不能透明,有權力的少數就會在權力的祕密運作中藏汙納垢,上下其手。

不透明是一切貪腐的起源

   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湯普遜(Dennis F. Thompson)即指出,不透明乃是貪腐的淵藪。近年來美國體制日益龐大複雜,平均每年會生產三百五十萬件機密,平均每天有近一萬件機密,這乃是近年來美國貪腐現象開始增多的原因。

   因此,貪腐起源於祕密,祕密可以產生特權幫派,可以私相授受,可以用權力去交換金錢;除了政治上有權力者的貪腐外,還有國際財團、特務機構和黑道幫派用以洗錢以及祕密流動資金的「境外中心」,那是個被法律和政治庇護的更大祕密社會,國內國際相互加乘,貪腐的規模更為龐大。

   因此,是非正義的違背,如特權、貪腐、官商勾結等竊占國家資源,以及不擇手段的維繫權力,這一切惡行都起源於祕密。全世界每一種宗教倫理和道德學說,對這種隱藏在祕密中的特權貪腐,也莫不爭相撻伐。但問題在於,雖然人人都知道特權貪腐是敗德的行為,但為何人類發展了幾千年,特權貪腐不但沒有減少,反倒越來越多?就以二○一二年為例,儘管亞洲的印度、巴基斯坦、蒙古、韓國、印尼、菲律賓、中國、台灣,都在反貪腐,但這仍然只是少數人的聲音,甚至不過是反對派政客的一種鬥爭工具而已,他們如果鬥爭勝利,難保不會只是把舊貪腐換成新貪腐而已。可悲的是,有些事大家都知道不對,但大家仍然在做,貪腐就屬於這種型態的莫大罪惡!

   二○一三年以來,北歐的瑞典、挪威、芬蘭、丹麥已成了全世界的「超模」,這幾個國家治理效能高、企業競爭力強、社會福利好,人民對政府的信賴度極高。

   二○一三年二月二日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以北歐四國為封面故事,指出瑞典在一七六六年就有新聞自由,一八四○年代就已開始專業官僚治國,到了近代,其政府的透明度更達到世界第一,人民可以獲得他們想要的一切政府資訊。該報導指出,北歐四國政府的透明度之所以那麼高,乃是它的透明有兩個重要品質,一個是「實用主義」,另一個是「硬心腸」(Tough-mindedness),「實用主義」指怎麼好就怎麼做,「硬心腸」就是指政府和人民都能就事論事,沒有任何包袱,有包袱就會心軟,就會是非不分。北歐四國之所以政府透明、貪腐近乎絕跡,乃是它的國家已到了理性主義的高境界。

對貪腐無感的社會大眾

   因此,貪腐的溫床乃是祕密,要克服貪腐除了透明外別無他法。只是人們也知道,反貪腐雖是一種理性價值,但人類的理性卻是一種很脆弱的東西,以前的芝加哥大學著名學者艾爾思特(Jon Elster)即指出,貪腐雖然是在賺不義之財,但它並沒有從別人的口袋裡搶錢,因此許多人對貪腐無感,也有許多人對重稅比較不能忍受,對貪腐反而比較容忍,這就是理性的夾縫。其次,人們對政治的認同有許多種,地域、族群、宗教、膚色、同鄉等的認同,也會干擾到對貪腐的判斷。

   這也就是說,貪腐這種行為對政客而言,經常是個可以操弄的課題,這也是新興發展中國家,除了少數硬心腸的知識分子冒著生命危險出面反貪腐外,許多平民大眾卻相當麻木的原因。近代的反貪腐雖然已有了很大的聲浪,但要論反貪腐的效果,可能仍須努力。

   有祕密就有貪腐,政府運作的祕密、全球經濟運作的祕密、毒品黑道和洗錢的影子經濟,這些管道都是貪腐的路徑。因此要打擊貪腐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讓各種祕密的通路透明化。

   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反貪機構就是「國際透明組織」(TI),這個組織成立於一九九三年,該組織十年內就在全球九十多國成立了分會。該組織的共同創辦人之一的勞倫斯.庫克庫勒夫特(Laurence Cockcroft),最近即出版了一本《黑錢的真相》(Global Corruption),這是一本全球貪腐現象的總體詳盡報告。本書一開始,就以奈及利亞、祕魯、中國、印尼、俄國、墨西哥等大國為例,探討了大規模貪腐的共同特性,那就是政治不透明、不清廉,使得有權力者形同占據了國家而任意妄行;當貪腐已成了一個固定的結構,貪腐就成了一種很難改變的習慣,會形成一個龐大的影子經濟。

龐大的黑錢巨獸正威脅你我

   貪腐嚴重的國家,影子經濟通常都會在國內生產毛額(GDP)裡占有很大的比重,貪腐、黑道、洗錢,會整個扭曲了國家的正常經濟活動,也惡化了財富的分配。這本著作中,除了個別國家的貪腐外,也探討了全球貪腐的彼此糾結,包括國際財團的不正當經商、國際金融活動的助紂為虐,這些都受到國際司法體系所庇護,這也是雖然反貪腐聲浪高漲,但反貪腐的難題卻越來越多的原因。

   本書對中國的貪腐討論也極多,它指出中國的貪腐已成了一個龐大的結構及習慣,中國貪汙所得大舉藏到海外,從一九九五年以來,海外洗錢已高達一千兩百四十億美元;二○○三年《人民日報》公布,該年上半年即有八千三百名官員逃離中國,其中六千五百人都有祕密的銀行帳戶,其中的三分之二都是國營企業的高幹。二○○三年隸屬人民銀行的金管機關,承認查出兩百六十萬筆可疑的鉅額交易,總額多達六千億美元,達到中國外匯資產的九成。而在二○○三年潛逃出境的八千三百名官員,只有六百人遣返回國,由這樣的數據看來,中國貪腐之可怕已極為明顯。

  貪腐已成了全球最新興的嚴重問題,世人要反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作者資料

勞倫斯.庫克庫勒夫特(Laurence Cockcroft)

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共同創辦人,也是該組織英國分會的前任主席。發展經濟學家,自一九六二年在奈及利亞擔任國際志工之後,便專注於非洲發展的研究;一九六六年,獲得海外發展研究所(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ute)的獎學金,前往尚比亞的農村發展部工作;一九七一到一九七二年間,在坦尚尼亞的鄉村發展銀行任職,拓展與當地小農互動的機會,對開發中國家有第一手的重要觀察與經歷。

基本資料

作者:勞倫斯.庫克庫勒夫特(Laurence Cockcroft) 譯者:林佳誼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普羅米修斯系列 出版日期:2013-03-13 ISBN:9789862723319 城邦書號:BF304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