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跟你扯不清(上)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跟你扯不清(上)

  • 作者:汀風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3-08
  • 定價:250元

內容簡介

她是個普通的保險業務員,看上了白馬醫生孟古,可惜出師未捷愛先死。 他毒舌皮厚,戰無不勝,她只好落荒而逃。 沒想到事情峰迴路轉,白馬非要回頭吃她這根未遂的草。 於是,一段歡樂的愛情追逐戲碼火熱上演。 【精采內容】 「孟醫生,開朗風趣與嘴賤皮厚的區別是什麼?」 「妳愛上我和妳沒愛上我。」 她因好友的介紹,認識了黃金單身漢孟古。孟古,這個無論名字還是態度都不像醫生的醫生,他說他爸姓孟,他媽姓古,所以他叫孟古。 她聽了直想笑,叫孟古的人不巧是個醫生,那合起來就是蒙古大夫,這算悲劇嗎? 這蒙古大夫給她留下的第一印象是帥氣風趣。 她喜歡活潑風趣的男生,因為她自己就粗線條的女生,所以那種纖細溫柔敏感型的男人她欣賞不來。可她犯了一個錯,就是她沒有分清開朗風趣與嘴賤皮厚的區別。 錯把嘴賤當風趣的下場,就是她的人生註定了從此與這個腹黑的男人扯不清。

內文試閱

  這世上許多事情很奇怪。

   比如陳若雨在追求孟古的時候並沒有感覺自己有多喜歡他,只是覺得他長得帥條件優,是一個好目標好人選。也許那時候她關注的重點是如何突破自我,猛女追男,又或者緊張與壓力讓她期待成功而忽略了自己的感受。

   反正,當她被傷了心,決定不再勉強自己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的時候,奇怪的事發生了。她以為她會討厭孟古,會很快將他拋到腦後。

   可她沒有。

   她想念他,甚至比她追求他的時候更甚。

   她總結不出她這變態的心理從何而來,總之在每個不經意的時候,他會浮現在她的腦海。她想的最多的是他的笑。他有很多種笑容,有溫柔的笑,有冷冷的笑,有不懷好意的笑,有惡作劇的笑,有逗樂子的笑,有沒感情的笑,有虛偽的笑,有囂張的笑……他的笑容豐富,也很好分辨。

   她沒再去找他,卻自己躲著琢磨他的笑。

   他的笑容很帥氣,讓她的心砰砰跳。

   可惜的是,她有些記不清她跟他說話的時候,他臉上哪種笑更多一些。她覺得之所以她記不起來,是因為這男人待她不誠懇,所以如今沒能在她心裡留下太細緻的回憶。

   她說不上對這件事的感受,只是對他的想念讓她心裡很不舒服。她告訴自己,之前做的決定是錯的,把孟古這樣的男人定為目標是錯的。雖然他長相不錯,工作不錯,個性似乎也不錯,但他與她不是一路人,所以才會造成這樣的局面。作為一個務實的現代女性,這種虛無縹緲要盡快拋開,好好過日子才是正經。

   她不小了,應該看清形勢才對,條件太好的男人不是她能掌握的,她該找個跟她一樣普通,對人誠懇又認真的男人,跟她處在同一個世界,能一起過日子的男人。

   可就在她開解完了自己,定好了決心之後,她又遇見了孟古。

   那天,她去超市購物,正蹲在地上拿著低處貨架上的鹽,眼角卻瞄到一個帥氣挺拔的熟悉身影。

   陳若雨嚇了一大跳,鹽包差點摔到了地上。

   怎麼會在這裡遇見孟古呢?她大驚失色。在附近小社區住了這麼久,來這超市這麼多回,她從來沒有遇到過他,怎麼下定決心不再惦記他後,卻發生這種見鬼的偶遇事件?

   陳若雨決定裝看不見。

   她快手快腳地把一包鹽丟進購物車裡,然後迅速轉頭衝向收銀檯。雖然只匆匆一瞥,但她已看到孟古在冷藏區低頭挑的是貴死人的進口牛排,他的購物車裡還放著兩盒有機雞蛋,那包裝她一眼就認出來了,因為她曾經圍著那雞蛋轉過好幾圈,琢磨著它為什麼這麼貴。

   果然是兩個世界的人!

   她從來不在超市買雞蛋,更別說那什麼進口牛排,她從前仔細看過,薄薄一片頂得上她一星期的菜錢,所以真的要感謝那些護士們,她們讓她早日認清差距,免得她繼續浪費感情和時間……

   正走神,她的購物車似乎撞上了什麼,嘩啦啦的一陣響,陳若雨傻眼地看著堆成小山的捲筒衛生紙兜頭向她砸了下來。

   好丟臉!

   陳若雨顧不得痛,第一反應就是偷偷朝孟古的方向看。他確如她所料,聽到了動靜,在向這邊張望。

   陳若雨一頭扎進衛生紙堆裡,她在他面前丟的臉已經太多了,可別再添這一樁。

   周圍有人過來幫著撿拾紙卷,陳若雨混在人群裡手忙腳亂,再偷眼一看,孟古已經不見了。她吐了一口氣,太好了,他應該是沒看見她。

   把那堆衛生紙物歸原處,陳若雨轉身打算去收銀檯結帳走人,卻見一個八九歲的小朋友彎腰撿一捲滾落一旁的衛生紙,不小心一頭撞上了一位老太太的腰。

   撞得不重,卻招了麻煩。

   老太太個頭不大,嗓門卻不小,竟對那孩子罵罵咧咧起來。小孩有些傻眼,愣愣聽著。陳若雨推著車子過去,本不想管,但卻見這孩子家長沒有蹤影,老太太越罵越起勁。陳若雨走了幾步,終是忍不住回頭。

   「大嬸,撞疼了嗎?」

   「廢話,妳撞個試試!沒教養的皮孩子,眼睛長哪去了,家長都是怎麼教的,我這腰傷了,賠得起嗎?」

   「大嬸保養得真好,腰可真嫩!」陳若雨用的形容詞讓凶老太太一愣。

   「這麼嫩的腰恐怕還真是撞傷了。大嬸快別跟孩子計較了,趕緊去醫院看看傷是正經。掛號費一百二,我付。」看,她這路人多豪邁,多大方,還自己掏錢包。

   一旁有人幫腔說看見了事情經過,沒什麼事,讓老人別計較。那老太太看陳若雨真掏錢,還掏了零錢出來,反而下不了台,於是「哼」了一聲,扭頭走了。

   陳若雨舒口氣,把錢趕緊收回來,雖說錢不多,但浪費在這裡她還真是捨不得的。

   到了收銀檯,她挑了個最靠邊的隊伍排著,正想著也不知那孟古現在在挑什麼高檔貨,忽覺後腰一緊,被輕輕碰了一下。

   陳若雨回頭,看到孟古咧著嘴,露著大白牙對她笑,「真巧啊!」

   陳若雨努力控制臉上表情,擠出笑容應道:「是真巧,孟醫生來購物啊?」   「對,是來購物的,不是來撞人家的捲筒衛生紙的。」

   他還是看到了呀!

   陳若雨臉一僵,不想虛偽應付了,乾脆轉身背對他,裝作認真排隊。

   後腰又是一緊,又被撞了,「陳若雨,妳的腰不那麼嫩啊!」

   她頭也不回,「還好,不嫩有不嫩的好。」

   「我看妳最近身體還不錯呢,很久沒去醫院了。」

   「是的,我任督二脈突然通了,身體大好,不用去了。」

   「我以前怎麼沒發現,原來妳還挺幽默的。」

   陳若雨回身給了他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真想問他你能安靜一會兒嗎?她不想跟他說話。

   可孟古卻沒完沒了,他又說:「如果哪天又不舒服了,記得來找我。」

   「不用了,我就算再去醫院也不是看外科了,我得去看腦科。」

   「為什麼?」他的語氣聽不出是好笑還是驚訝。

   「腦殘,當然得去看腦科。」陳若雨涼涼地道。

   哼,她要再找他,她就真的是腦殘!

   孟古一愣,而後哈哈大笑。

   陳若雨忍不住回身白他一眼,可惜白眼沒威力,孟古繼續哈哈笑。

   這時輪到陳若雨結帳了,她飛快地裝好東西付了款,連聲再見都沒跟孟古說就逃跑似地溜了。衝出超市大門正喘氣,卻聽得身後孟古的聲音喚她:「陳若雨。」

   她裝聽不見,可她的腿短,邁步子不夠快。

   孟古三兩步趕到她身邊,笑著說:「陳若雨,我是想提醒妳一下,看腦科也分腦外科和神經內科。不過妳弄錯了,腦殘不是看腦科的,得看精神科,掛號費一百二,我請客,怎麼樣?」

   怎麼樣?她想用鹽潑他,潑掉他的妖氣,怎麼樣?

   這天陳若雨凌亂了。

   她忍不住想了一天孟古的笑。

   她想不通,一個男人是怎麼能笑得這麼討人嫌又帥氣?

   太討厭了,好想狠狠踹他一腳啊! ※ 偶遇這種事,就如同在湖心丟了一塊石頭,雖會蕩起漣漪,但一晃而沒,痕跡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是無可否認,那顆石頭,沉在了心裡。

   陳若雨就像是個被砸了石頭的小湖,表面平靜無波,內心蕩漾不已。

   那顆石頭啊,硌得她心裡很不是滋味!

   明明看不上她的是他,跟別人碎嘴扯閒話說她不好的是他,可為什麼真見著了面,反而是她心虛呢?

   心虛也就罷了,她還惦記!

   她惦記個鬼啊惦記,她應該嫌棄他唾棄他鄙視他才對!雖然這裡面也有她的不自量力惹的禍,但在他的地盤被他的人貶低排擠,她心裡還是很不痛快。

   她要記恨他!哼!

   她要過得比他好!哼!

   她要比他更快地找到好對象,結婚生孩子,然後再見面時就有機會陰陽怪氣地說:喲,孟醫生怎麼還單身啊,是不是眼光太高了,這樣不好啊!

   嗯,幹這種事雖然會顯得自己庸俗又市井,可陳若雨想著,反正她就是這麼個俗人,能出口惡氣就行。

   於是陳若雨很快從偶遇的波瀾中振作起來,她積極地向周圍的同事朋友們求助,請大家給她介紹對象。

   她要相親!

   陳若雨的室友梁思思對陳若雨的行動力豎起了大拇指,不過她對相親這種事並不看好,「若雨,我跟妳說,相親是很難找到愛情的。」

   「可以的,只要妳把相親找對象當成一個必須抓住的客戶來對待。分析清楚,抓住重點,直攻中心。」

   「可妳談客戶都不分析,都是盲目地撲上去一通說,所以成功率低。」

   陳若雨一愣,這情況聽上去怎麼有點似曾見過。她搖搖頭,辯道:「可我每個月也完成任務了。我這也是另一種戰略,寧殺錯,勿放過。」

   梁思思對她晃了晃手指:「No,No,這樣不行!感情這種東西,一定要給它一個浪漫美好的溫床,它才能萌芽。妳看看我,為什麼我每次戀愛都來得那麼快,就是有時機的問題。時間、地點、場景,還有人。這些都對了,哪怕一個眼神、一句話,妳都能感覺到愛情迎面撲來。」

   梁思思是個典型的講求浪漫主義的女人,她這輩子讀得最多的書就是言情小說,裡面的條規定律被她奉為寶典。   「我跟妳說,這種正經介紹相親的,真沒幾個合適的,太老套了。大家有備而來,心裡早裝滿了要求和想像,見了面,就什麼感覺都沒了。還得那種緣分不期而至的比較靠譜。比如在超市遇到,他伸手拿東西不小心砸到妳,或者他的推車不小心撞到妳……」

   陳若雨的臉要扭曲了,她家思思是偷偷跟著她去超市了嗎?

   「還有,要不然就是路上妳扭了腳,正好有人把妳扶住了。要不然就是下雨天,兩個人一起衝到了屋簷下躲雨……」

   「思思啊!」陳若雨真的忍不住要打斷她了,「妳小說真的看太多了,沒營養!」

   「妳別不信,我現在說的,可是最經典的相遇定律。那什麼,電影也有演的,是突然迸發的愛情讓你們相遇。妳看看我,有三次戀愛都是因為這類偶遇談上的,是不是比妳有效率多了?」

   「突然迸發的,滅得也快吧?」陳若雨很誠懇地安慰,「我現在知道為什麼妳每次戀愛都談不久了。我會吸取妳的經驗教訓的,謝謝妳。」

   「哎,哎!」梁思思不樂意了,「若雨,我是好心指點妳,妳別這麼毒舌對我啊,不然妳配上的也會是個毒舌男!什麼鍋配什麼蓋,知道嗎?」

   這話正中痛處。

   陳若雨連連擺手,「我不毒舌,不毒舌!我是溫柔賢惠的,求溫柔賢惠的男人!」

   梁思思拍她的肩,「加油啊,若雨。只要認真努力,方法得當,溫柔賢惠的男人會有的。妳聽我的,相親的時候如果對對面的男人沒感覺,就留意留意周圍。以我閱盡言情小說數萬冊、戀愛數十場的經驗告訴妳,愛情這東西是在期待之中意料之外的。」

   切,戀愛數十場她是怎麼算出來的?太不靠譜!

   兩天後,陳若雨相親去了。

   相親男叫李健,是她一個同事介紹的,是朋友的朋友,隔了兩層關係,對方的職業是某化妝品公司業務。梁思思說對了,在相親之前陳若雨心裡有期望,有想法,有想像,所以見了面之後,確實對那個男人沒有任何感覺。可既然都見面了,浪費了就不好了。

   於是陳若雨向他推銷保險。這李健也是個識趣的,他也熱情奉陪,對陳若雨推銷起化妝品來。

   相親會變成了產品推銷業務洽談會,一男一女談得不亦樂乎,最後還相逢恨晚起來。

   「要是早些認識妳就好了,你們那肯定也有不少女同事吧?妳記得幫我多推薦推薦,到時我多送妳一些樣品!」

   「那保險的事你也幫我多留意一下,要是有朋友需要買保險的,一定要介紹給我啊!」

   兩邊都滿口答應,一派喜氣洋洋。

   陳若雨套近乎正套得高興,忽然旁邊一陣輕咳,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這麼巧啊,在這遇到妳!」

   一股涼氣頓時從陳若雨的後脊梁往上冒。

   是孟古!

   陳若雨的臉有些僵,梁思思那一套套的理論在她耳邊迴響。

   只是可惜了,不期而遇的不是愛情,是冤家。

   「約會呢?」冤家問。

   陳若雨笑笑不語。

   「啊,看起來不像,是相親吧?」

   李健看看陳若雨,跟著她一起禮貌笑笑。

   孟古也笑,他看看桌上的化妝品試用裝和保險資料,「你們的相親形式還挺特別的。」

   這人說話為什麼這麼討厭?陳若雨再一次為自己曾經倒追過他感到悔恨。

   「男士記得買單喔!」孟古似乎沒看見陳若雨的臉色,卻是拍拍李健的肩囑咐。完了揮揮手,道了別,跟他的一個男性朋友一起離開了。

   李健被拍肩拍得有些搞不清狀況,忍不住問:「陳小姐,這人誰啊?」

   「一個朋友的朋友,不太熟。」陳若雨還處於被孟古發現自己向相親對象推銷保險的難堪中。原本她覺得沒什麼的事,被他看到了卻覺得很不是滋味,真丟臉。

   「他看起來好像條件挺不錯的!」李健不知為何冒出這句,語氣有點酸。

   陳若雨點頭:「嗯,應該是吧!」想想又忍不住抱怨,「真討厭,他自己約會就好了,幹麼打擾別人!」

   約會?李健想起剛才跟孟古一起出去的是個男人,頓時恍然大悟,「啊」了一聲:「原來是這樣!」

   是哪樣?陳若雨看他的表情,很快也明白過來。她發誓她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種污衊人的事她真的沒幹過,事實上她相當痛恨這種行為,但她跟魔鬼附身一樣,忍不住中傷那個討厭的傢伙,「被你發現了,他確實是的。」

   李健猛點頭,滿含聽到八卦的興奮,「看出來了!看出來了!」

   「看出什麼來了?」一個聲音陰森森的在陳若雨身邊響起,嚇得她差點一頭磕桌子上。

   又是他!孟古醫生居然回來了!

   背後說人壞話被抓個現行的情況下,該怎麼反應?   陳若雨沒經驗,她愣了一愣,硬著頭皮說道:「李先生說看出孟醫生你事業有成,很有前途。」

   「這麼有慧眼,我都快愛上他了。」孟古往李健身邊一坐。陳若雨真想撫額。

   報復,他絕對在報復!

   「我朋友走了,我挺寂寞的!」孟古對著李健笑了笑,笑得李健心裡直發毛。

   這是想對他下手的意思?可他不好這一口啊!

   李健看著陳若雨,向她求助。

   可陳若雨自己也是待罪之身,屁都不敢放。

   孟古盯著李健繼續笑,手還撫上了人家的腿,「不知道李先生怎麼稱呼?」

   「李、李健。」

   「阿健啊……」孟古拖長的尾音讓陳若雨心直顫,還阿健,他要不要這麼賤啊!

   「阿健啊,你對男人之間的關係怎麼看?」

   李健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沒顧上說話,只趕緊把腿挪開。

   孟古沒追擠過去,只是輕輕把手搭在李健的肩上,「你不用害羞,我們做醫生的,見過的多了,很開明的。」

   陳若雨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孟醫生……」

   可剛開口就被瞪了。陳若雨一縮,趕緊閉嘴。

   「阿健,你是不是見識少,所以好奇心比較重?」

   這話裡究竟是什麼意思?李健拚命搖頭。他一點都不好奇,不用讓他體驗一把的。

   「既然不好奇,那就是品行不太好,要不然怎麼信口開河胡亂猜測污衊造謠誹謗中傷還一臉得意?別人是什麼性取向跟什麼人在一起做了什麼事關你屁事!你這麼空虛無聊寂寞難耐就躲家裡自己看看愛情動作片打發時間,不要出來對著陌生人意淫,這樣會拉低人類思想道德上的分數,對社會治安會造成潛在的負面不良影響。就算你非要出門禍害別人,也麻煩在家裡多照照鏡子,好好收拾收拾自己再出來見人。你看你穿的衣服抹的髮油,多沒品味。更別說一副快四十的長相還要搭配上青春痘,這樣出來相親對得起社會嗎?」

   這長長一段話一氣呵成,不用琢磨醞釀組織言辭就脫口而出,語氣跟前面的柔聲細語簡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李健聽得目瞪口呆。

   陳若雨漲紅了臉,覺得這些話像巴掌一樣打在了她的臉上。

   不過最受傷的還是李健,他「你、你……」半天,話也說不出來,當著陳若雨的面又不好惱羞成怒,最重要的是,他沒信心惱羞成怒後是不是這個什麼孟醫生的對手。眼見對方氣定神閒自信滿滿,在氣勢上他是整個被壓住。

   「阿健,你是不是覺得我說得不對?哪裡不對?你有什麼意見可以說出來,我們可以討論討論,深入一點都不怕的,我都奉陪。」

   那隻賊手又摸上人家大腿。

   李健先生猛地跳了起來,招呼也來不及打,再見也來不及對陳若雨說,腳底抹油飛快地跑了。

   陳若雨呆呆看著,也不知該給什麼反應才好。

   李健走了,孟古把臉轉向陳若雨。陳若雨挺了挺腰,知道接下來他要對付的就是她了。

   「我回來是想告訴妳,這週末尹則他們要辦個餐會,幾個朋友們聚一聚,我本來想邀請妳一起的。不過既然妳是這種在背後對朋友造謠誹謗的人,我想妳最好還是不要參加了。」

   陳若雨一怔,臉火辣辣地燒了起來。

   「高語嵐應該也會打電話邀請妳,我希望妳拒絕,拒絕的理由自己想吧,別讓大家臉上不好看,妳說呢?」孟古的話沒什麼語調,可對陳若雨來說卻是再嚴厲不過。

   他生氣了,她知道。

   孟古說完這些,起身走了。陳若雨呆呆坐在原處,只覺得難堪至極。

   她不是這樣的人,可她為什麼說這樣的話,還偏偏就被他逮個正著,讓她辯也無從辯起。她在他心裡變成了一個扯人是非造謠生事的小人,她覺得很難過。

   陳若雨呆呆坐了許久,買了單,遊魂一樣地在街上飄。沒坐公車沒叫計程車,只埋頭走,也不知走到了哪裡,腿累得有些疼,然後還有水點子打在她的臉上,她抬頭一看,居然下雨了。

   陳若雨嘆氣,她就是個倒楣到家的傢伙吧!正想在附近找個公車站牌看一看怎麼回家,雨卻忽然大了起來。陳若雨擋著腦袋,飛快地往一家便利商店門口跑。剛跑到屋簷下,卻見便利商店的門開了,一個男人拎著一個大大的購物袋出來,一邊推門一邊講電話:「買了買了,你們要的魷魚絲、牛肉乾、洋芋片、啤酒、豆乾……什麼,還要麻辣燙?你們滾!打個麻將哪這麼多屁要求,現在下雨了知不知道,有什麼就吃什麼,別這麼人渣……」

   男人說著話,一轉頭對上了陳若雨的眼睛。

   很好,又是他!

   孟古醫生!

   人生何處不相逢,逢誰不好偏逢他!

   陳若雨心裡嘔啊,相逢何必曾相識,若不識他該多好。

   她腦子裡亂七八糟,在孟古驚訝的表情裡,轉身悶頭朝雨中衝了出去。寧可淋死,也不要丟臉死。

   他不會以為她跟蹤他吧?他不會以為她意圖對他不軌吧?他不會以為她心裡在意他吧?

   陳若雨向前衝,大雨之中,一輛公車正好趕到,她也不管這車是到哪裡,反正門開了她就往上跑,最後一身狼狽地坐在了車尾。

   坐下了,她下意識地回頭尋找孟古的身影,他上了停在路邊的一輛轎車。陳若雨認出那是他的車子。

   她轉身過來靠在椅背上吐口氣,他們一個是坐公車的,一個是開小轎車的,果然兩個世界。

   等一下,這不是現在她該糾結的重點了。重點應該是,明明他才是那個背後說人是非的小人,可實際上她卻成了他心裡的小人,這才是兩個世界。

   互相鄙視,再無交集。

   這就是結果了。

   陳若雨很倒楣地坐錯了公車,最後轉了三趟車,冒著雨終於回到了家。   梁思思在家裡等著她,很興奮地打聽著她相親的結果,「怎麼樣,相親男是不是不對胃口?」

   她點頭。

   「那有沒有偶遇別的人,讓妳的心砰砰跳?」

   她又點頭,豈止砰砰跳,差點跳死。

   「哇,我就說嘛,太準了,而且還下雨了呢!有沒有什麼浪漫的事發生?」

   陳若雨轉頭,披著還在滴水的長髪幽幽地說:「思思啊,偶遇呢,遇得好的叫浪漫,遇得不好的叫噩夢。」

   這噩夢有點太傷元氣了些,她要去洗個澡,然後上床換個夢。

   她還真做夢了。

   夢裡,孟古穿著帥氣的白大褂,溫柔地對她說:「對不起,我不該對護士們說妳不好的,我嘴賤,妳原諒我好不好?」

   啊,好驚悚,他居然對她道歉了!

   更驚悚的是,她毫無廉恥一臉感動地回應:「沒關係,我不介意。」

   不對!不對!誰說她不介意?她明明很介意,很受傷。

   可孟古沒聽到她心裡的吶喊,他繼續溫柔地說:「既然不介意,那妳是不是也應該對我說些什麼?」

   要說什麼?她眨眨眼,臉紅了。這麼快就要說明白她喜歡他?

   等一下,她有喜歡他嗎?

   難道他真的在等她告白?

   告白個屁,她跟他一刀兩斷互不往來了!

   陳若雨一邊跟夢中的自己掙扎,一邊在亂七八糟地亂想。忽然,孟古一臉猙獰開始咆哮:「老子不過說了妳幾句大實話老子就得道歉,妳跟別的臭男人污衊誹謗老子同性戀妳難道不該好好道歉一百次?妳什麼時候知道老子愛男人的?老子交過的女朋友從醫院科室門口排一排能一直排到妳家門口!妳要不要好好採訪一下她們老子是不是愛男人的?妳給老子道歉,否則這事沒完!」

   陳若雨猛地一睜眼,醒了。

   媽呀,真噩夢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陳若雨認真總結了一下,一定是她心裡對自己造謠誹謗孟古的事太過意不去,所以才會做了一個這樣的夢。

   可為什麼夢醒之後再三回味的,卻是孟古說的那句「老子交過的女朋友從醫院科室門口排一排能一直排到妳家门口」,他真的交過這麼多女朋友嗎?

   陳若雨雖然對自己關注的重點相當鄙視,但還是忍不住想了又想,這時候她才發現,雖然她老早將孟古定為目標,並且追求到放棄這個過程都已經經歷完了,但她對這個男人其實並不瞭解。

   孟古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嘴賤,皮厚。

   這是他們這群朋友都知道的。

   可他在醫院對著護士病人時卻又是另一副嘴臉。起碼就她所見,那人穿上白大褂之後還真是有些人模人樣的。說話輕鬆幽默,讓人如沐春風,醫術似乎也不錯,所以掛他的號的病人特別多,在住院部那邊他也是個搶手的熱門人物。

   那他還有什麼事是她知道的呢?她發現她其實什麼都不知道,只除了特意打聽過他有沒有女朋友,而他的家庭狀況、他的感情經歷、他的喜好等等,她其實一概不知。

   女人啊,是有多盲目多缺心眼才能幹出像她這樣什麼都不知道悶頭就想追別人,還追出一頭包的事來?

   嗯嗯,總結教訓,以此為誡,這種蠢事絕不能再幹了!

   另外,為求心安,與他之間的帳也得清一清,不然,她真的會睡不安穩。

   於是,週五夜裡,陳若雨定了個鬧鐘,凌晨四點爬了起來撥了個電話給孟古。聽著電話裡頭「嘟嘟」的聲音,她的心也緊張地砰砰直跳。

   等了好一會兒,那邊電話有人接起了。

   「陳若雨,現在幾點了,妳這電話最好是有重要的事!」孟古聲音沙啞,嗓門奇大,顯然被吵醒了心情很不好。

   這麼凶!

   陳若雨頭皮發麻,壓力之下,頓覺自己的潛能被激發了。

   「是很重要的事,我是很誠懇地為了自己中傷污衊你的性取向問題向你道歉的。那樣說話確實是我不對,我本意也不是這樣,但不知為什麼就這樣了,反正就是我的錯,我敢作敢當,向你道歉。」

   「挑這個時間?」孟古嗓門更大了,這是在耍他吧?

   「嗯,是特意挑這個時間的,把你吵醒了真不錯,我也算出了一口氣。話說回來,你對我也不算厚道,我們一碼歸一碼,一報還一報。你也不必覺得看見我有多委屈自己,因為我也不樂意見到你,所以以後如果我們不幸遇到,請你把頭扭一邊,不要認識我。」

   「陳若雨?」孟古似乎清醒了,聲音裡又是驚訝又是惱怒,「妳真是缺一百二看醫生是吧?明天一早妳就來,我幫妳插隊掛號,妳趕緊看,精神病不是小事,早點治療,妳的人生還有希望。」

   「不用客氣,明天週六,我不用上班,會睡懶覺。孟醫生,你辛苦些,明天一早是不是還要工作呢?要努力工作哦,加油賺錢!」

   「我不止明天早上要工作,我現在剛下個急診手術睡不到半小時,妳就打過來發神經!妳給我等著,敢這麼對我的人還沒有出生!」

   啊,他居然大半夜的還要做急診手術,那他明天一早還要巡病房……哎呀哎呀,他真是辛苦!陳若雨咬牙,把對他的一點心疼全部掐滅。

   「人類出生的問題,孟醫生你顯然研究得還不太透徹!我想跟你溝通的都說完了,總之,你也好好檢討一下自己,後會無期!」

   「啪」的一下,掛斷電話。

   可孟古卻不是這麼好打發的,他立即回撥了電話過來。

   手機鈴聲讓陳若雨心狂跳。她掛了,他又撥。

   哎呀哎呀,這戰鬥力要不要這麼強,剛下手術台累了就好好睡嘛,追擊她做什麼?陳若雨把電話關機,塞進了枕頭下邊,然後她吐了一口氣,美美地躺回被窩裡。

   很好,女人也是有尊嚴的,哪怕像她這樣平凡普通不閃光的女人,那尊嚴偶爾也是會閃耀一下的。

作者資料

汀風

圓潤胖子一枚,懶散的天秤座。愛好太多,變化很快。喜歡美劇,喜歡吃。 淚點太低,所以看不了悲劇。熱愛做手工,喜歡中國風,喜歡武俠,喜歡推理和懸疑。 希望寫出輕鬆又動人的小說,讓看到的人能開心消遣一下。 寫文秉承三不三有原則:不虐不NP不悲劇!有感情有激情有劇情! FB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f108?fref=ts

基本資料

作者:汀風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3-03-08 ISBN:9789861738833 城邦書號:RB60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