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七夜談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七夜談

  • 作者:十四闕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3-02-08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9折 225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禍國之後十四闕最新作 魅惑眾生的聊齋式小說 讓你傾心的角色 鐫心銘骨的情節 【內容簡介】 七夜,七個環環相扣的故事…… 我在此等待,一夜又一夜,一年又一年。 為何而等?為誰而等?已不復記憶。 七世,我們原本可以相守七生七世。 我們對彼此的思念,足以在茫茫人海與時間長河中,七次找到對方。 但每一世,總是在相逢後再度錯過。 有時是命運捉弄,即使我們心意相通,卻無法廝守; 有時是我們太倔強,或是有太多糾結纏繞的誤會,明明可以相守,卻因為枝微末節的事情分開。 這一切是命定的劫數,還是我們的緣分僅只於此? 無論何者,都不能阻止我們繼續尋找對方,千年如一瞬── 我們期盼的幸福,不過就是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朝朝夕夕。 但命運,總是不盡人意。 如果有來生,我們能否彌補缺憾,環起一個完滿的圓? 【中國版編輯強力推薦】 十四闕再度以鮮明且獨一無二的敘述手法,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懸念設計,以細膩微妙的情緒渲染、精緻妥貼的人物內心刻畫,再加上經典的聊齋式魅幻愛情…… 展開本書,魍魎狐媚活色生香,仙神靈秀儀態萬千,絲絲交集脈脈相連,皆化了十丈軟紅內的痴兒怨女,緣深情長……

內文試閱

之一《朝夕》

  也許,我們所最終期盼著幸福的終結模式,不過是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朝朝夕夕。——題記 【一】   我的名字叫小朝。是船王世家柳家的丫鬟。   老爺年輕時曾曆牢獄之災,因此把膝下唯一的女兒柳夕送到他的至交好友——當朝左相沈芻處寄養。   左相家有兩位公子,大公子叫沈諾,二公子叫沈言。   待十年後老爺從牢裡出來時,小姐已經十七歲了。   沈柳兩家的交情經久彌珍,決定要親上加親。因此,左相向皇上討來聖旨,為他的長子沈諾與小姐指婚。   三月初七,便是大喜之日。這門親事傳遍了京城所有的大街小巷,可算是這一年裡最受關注的大事件。   然而,未等三月初七花轎抬到,三月初六,一場大火燒毀了小姐所住的彤樓,同時被燒毀了的,還有放在樓裡所有的聘禮嫁妝,以及……   小姐的性命。   沒錯,我的小姐柳夕,在三月初六時,用一把火結束了自己年僅十七歲的生命。   柳府一夜間,由紅妝更換了白妝,由喜事變成了喪事。   而我,在一片身穿喪服的下人中,默默站立,凝望著靈堂中央停放著的棺木,恍如置身夢中。   老爺極愛小姐,因此選用的棺木亦是紫檀雕成,描金繡鳳,好不精緻。他坐在棺旁,想著白髮人送黑髮人,哭得痛不欲生。   一批批客人走過來,上香,施禮,勸慰,看入我眼,全是清一色的麻木虛假。   他們根本不認識小姐,甚至,在小姐生前,那些個詆毀她的話,都曾從他們嘴巴裡流過。   他們說,柳家的那個小姐,作風不怎麼端正呢……   他們說,有人看見柳小姐在上香時跟個男人勾勾搭搭,而那個男人,就是沈二公子……   他們說,老大娶了柳小姐,其實就是戴了老二的綠帽子呢……   他們說,聽說沈大公子非常討厭她,但被左相逼著娶,左相既然那麼喜歡柳家的小姐,幹嗎不自己娶了得了……   他們說他們說,他們說的那些個混帳話,終於逼死了小姐,而今,卻還有臉來給小姐上香!老爺,你為什麼還要謝他們?是他們逼死了小姐啊!是這些人不負責任的道聼塗説誇大其詞,最終,害死了你最愛的女兒……   我心中像被什麼東西滑過,冰涼冰涼。   而就在那時,人群裡起了一陣竊竊私語聲,我抬起頭,便看見沈二公子從大門外走了進來,一步一步,臉色蒼白,失魂落魄。   他非常非常俊美。   左相家的二公子雖然體弱,但容貌之美,名揚京城,堪稱帝都首秀。   而且才情出眾,詩畫雙絕,比之那個號稱混世魔王的哥哥,不知強出多少倍。   可是、可是、可是……若非是這樣的他,又怎會傳出那樣不堪的流言?   他走到堂前,點香,三拜,插於爐上。卻不走,站在棺前時間長長。底下裡議論紛紛,他也只當完全聽不到,霜露明珠般的臉上,有著深深深深的一種絕望。   最後,轉身,跪倒在老爺面前。   老爺大驚:“你這是做甚?”   “是小侄害死夕兒,傷情所至,痛不欲生!”   此言一出,眾人一片譁然,臉上紛紛露出“這二人果然有私情”的表情。而老爺更是驚慌,顫聲道:“你……你……”   “世伯,”他抬起霧濛濛的眼睛,眉似遠山目如秋波,美至極致,也哀至極致,“為什麼你和我爹,都在夕兒的婚事上,沒有考慮我?”   是啊,他和小姐,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青梅竹馬。   他和他的哥哥完全不一樣:沈諾頑劣淘氣,沈言乖巧斯文;沈諾吃喝嫖賭樣樣都會,沈言琴棋詩畫件件精通;沈諾仗勢欺人是京城有名的浪蕩少爺,沈言溫文正直是首屈一指的翰林才子……   最最重要的是,他對小姐從小關愛備至呵護有加,而不像他哥哥,跟小姐三天鬥嘴兩天打架,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   他才應該是小姐的良人啊!   但是,老爺,你和左相,卻都只想把小姐嫁給沈諾。   老爺臉上有著悔不當初的痛苦表情,顫巍巍將他扶起來,哽咽說:“如今再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是啊,如今再說、再求,都晚了。   沈二公子從懷中取出一疊詩稿,低聲道:“這些都是昔日我和夕兒一起寫的,如今燒了給她,好讓她在黃泉路上,不太寂寞。”   他將文稿一張張丟入火盆中點燃,火光跳躥,映得他的臉,亦明明滅滅。   當年,寒梅映雪,小小書齋,三小兒一同上學。   沈言文采最好,深得夫子贊許,因此,小姐望向他時,眼裡總是充滿了崇拜。當他們兩個探討詩文時,沈諾就在一旁趴于案上呼呼大睡,偶爾翻身碰倒了硯臺,手掌沾墨而不自覺,待得醒來一抹臉,就全塗在了臉上。   每到那時,小姐就取笑沈諾:“言哥哥讀書你也讀書,言哥哥墨在胸中,而你倒好,墨在臉上,真是另辟新徑啊!”   沈諾怒,張開手道:“新徑麼?給你也辟一個好了!”   小姐尖叫一聲,連忙躲到沈言身後,其結果就是啪啪兩聲,沈言臉上印出了兩個墨掌印……   從小,沈二公子就是這樣保護小姐的,無論闖了多大的禍,只要往他身後一躲,小姐就知道再也不會有事,她信任他,如信賴兄長。   偏偏……有緣無分。   詩稿在盆中燃盡,沈二公子俯腰輕泣,老爺攙扶道:“賢侄,起來吧。有你這份心意,夕兒在天上也瞑目了。”   二公子不肯起,一雙手臂忽然伸來,握住他臂,他抬眼看見來人,驚呼出聲:“爹。”   老爺亦在一旁同喚:“沈兄。”   來人一襲紫袍,國士無雙,正是當朝左相沈芻。   左相扶起沈言,轉向老爺,低聲道:“我……對不起你。子先,我對不住你,更對不住夕兒……若非我太想讓她當我的兒媳,逼她嫁給我的兒子,她也不會……”   他垂首,面容蕭疏,黯淡無光。   可他原本,是一個風華絕世,被先帝稱之為“人中璧玉”的男子。   左相非常非常喜歡小姐,對她的寵溺程度,甚至超過了兩個兒子。從小,小姐和沈諾吵架,只要到他面前一說,他絕對會嚴懲沈諾替小姐出氣。   有次,小姐和沈諾比賽釣魚,小姐技不如人,眼見得要輸,她一腳踢翻沈諾的魚桶,魚兒順水流出,掉回湖內,小姐拍手道:“你的魚全沒了,看你怎麼贏我!”   沈諾怒,撲過去也想踢掉小姐的魚桶,小姐卻早有準備連忙護在身後,口中笑道:“你踢不著你踢不著,我有三條而你一條都沒有,臭沈諾你輸了!”   兩小兒拉扯間,小姐腳下一滑,連人帶桶一起掉進湖裡,嚇得府內下人魂飛魄散。   左相知道後,根本不細問緣由,就把沈諾打了一頓,並罰他跪在堂前,整整一晝夜不准吃飯……   是了,無論錯的是誰,左相都會維護小姐。因為,小姐長得很像他少時仰慕的女子,而那名女子,後來嫁給了老爺。   這成了他一輩子永遠的遺憾。所以,他才會那麼寵愛小姐,仿若第二個父親。   我垂下眼簾,在心中歎息,耳中聽左相哽咽道:“若早知承我恩寵會導致這樣的結局,我寧可再不看這孩子一眼,離她永遠遠遠的……子先,對不起。”   老爺相對抹淚道:“是夕兒自己福薄壽淺,與沈兄何關?而她性格太過剛烈,鑽了牛角尖就不肯出來,竟用那樣的方式報復我們……”聲音一轉,轉為哀嚎,“不,她是在報復我,只是報復我一個人……”   小姐一直以為她娘是難產死的,十五歲時才知道,夫人是自殺。   老爺和左相是好朋友,在得知自己的妻就是至交好友尋找了十年的心上人時,就想把她讓給左相,甚至寫好了休書準備放她自由。卻不想,夫人全心全意愛的,只有老爺。夫人羞憤悲苦之下,用一把火燒死了自己,用那樣決絕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忠貞。   因此,這一次小姐,用同樣的方式,給老爺多年未愈一直流血的傷口上,灑了沉沉一把鹽。   老爺抱棺痛哭:“夕兒啊,是我害了你啊,是爹對不起你啊……我的夕兒,若你能活回來,爹什麼都答應你,什麼都由著你啊……爹給你賠罪,爹重修你娘的墳,爹取消你跟沈諾的婚事,爹……”   “岳父大人,你在說什麼呢?”   清悠飛揚的語音,仿佛來自天邊,又仿佛來自地獄。   我的心陡然一跳——時近黃昏,終於教我等到了主角。   大開著的府門口,出現了一道人影,火紅火紅,幾欲灼燒人眼。定睛看去,卻是沈諾,穿著新郎的吉服,一步步,走了進來。   大紅色錦緞上用金線繡著龍鳳呈祥,寬大的廣袖與下擺水一般拖曳在地,他走過來,長髮飛揚,帶著三分的癲,七分的狂。   是了,這個穿著吉服闖靈堂的男子,就是沈諾。   小姐的未婚夫沈諾。   小姐的命中剋星沈諾。   小姐生前……最討厭的沈諾。   府內三百餘人,無一不是面色凝重神帶悲傷,更有老爺左相和沈言哭得肝腸寸斷,然而,只有他,依舊唇角上揚,竟是在笑。   他沈諾,竟敢穿著吉服笑著進靈堂!   左相先自色變,驚起道:“諾兒,你來做什麼?”   “做什麼?”沈諾微微地笑,懶懶地答,每一步,都走得好輕佻,“當然是來拜祭我那未過門就死了的媳婦啊。”   老爺沉下臉:“這裡不歡迎你,你走吧。”   沈諾挑眉:“奇了,同是沈家人,爹爹來得弟弟來得,為何獨獨我來不得?”   “你還有臉說!”老爺氣得跳腳,伸指指他道,“若非你行多不義惡習累累,更與紅袖樓的小月亮糾纏不清,夕兒怎會不肯嫁你,若不是不想嫁給你,她又怎麼會以死拒婚……”   沈諾的目光膠凝在牌位之上,然後眉毛一跳嘴角一翹,又笑了:“這話說得更是有趣,我行多不義惡習累累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你們先前不說,現在倒反來怪我。岳父大人,當初執意要把你女兒嫁給我的,可是你哪。”   “你你你……”   眼看老爺就要發火,左相輕輕攔住他道:“子先,你先別生氣,看在我這張老臉的分上,就讓諾兒拜拜夕兒吧,不管怎麼說,他們也有婚約在身啊……”   老爺看了左相一眼,頹然而歎。   有下人將香送到沈諾面前,卻被他一把推開:“要這勞什子玩意兒做什麼,來人,給我拿酒來。”隨著這一句話,十二名青衣人列隊直入,每人手上都捧著一壇酒。這些人我認識,都是沈諾的跟班。   老爺震驚道:“你要幹嗎?”   沈諾沒有理他,逕自取過第一人手裡的酒,掀去蓋子,仰頭喝了一大口,再揮袖抹嘴道:“好酒!不愧是十七年的女兒紅!”   “你你你究竟要幹嗎?”   沈諾還是不理他,望著牌位道:“醜丫頭,我知道,你一向最討厭我喝酒。小時候我偷偷地在酒窖裡喝酒,你就去我爹那兒告狀,害我挨我爹打,我喝一次你告一次我爹就打我一次,加起來大概不下於一百次吧。從那時起我就跟自己說,沒關係,總有一天,我所挨的板子我都會討回來,也總有一天,你再也管不著我喝酒。這一天可總算是來了啊,我這就喝給你看,這可是你陪嫁的十二壇酒,是你出生時就埋於地下的佳釀。哈哈,柳夕啊柳夕,你有本事繼續告我的狀啊!”說著,他舉起罎子開始豪飲,直把周遭一干人等全都看得瞠目結舌。   沈大公子的酒量,是京城出了名的千杯不醉。他日日喝夜夜喝病得咳嗽了也照喝不誤,每每被小姐看見了,小姐就會咒他:“你乾脆喝死得了!”結果,他還沒喝死,小姐卻先死了。   還有一次,沈諾從紅袖樓喝得醉醺醺地回來,在花園裡遇見小姐,呆呆地盯著她看。   小姐惱了,說:“你看什麼?”   沈諾喃喃道:“真美……你是這麼這麼美,美得遙不可及,美得讓我心痛……”   小姐和他一起長大,朝夕十年,他從沒誇過小姐一句好話,還一直叫她醜丫頭醜丫頭,這還是頭一回誇她美麗,小姐整張臉都紅了,正在顫悸時,卻聽沈諾又道:“小月亮,你果然是我的小月亮啊!”   小姐這才知道他將自己當成了名妓小月亮,再加上他撲過來抱住了就要親,至此怒火哪還能熄,啪啪兩耳光扇過去不算,更狠狠踹了他一腳,直將他踹倒在地。然後奔去找左相哭,說大公子醉了羞辱她,結果可想而知,沈諾被禁足了整整三個月,才准他再出房門。   兩人積怨如此之深,卻被誤指成了鴛鴦,如何能怪小姐會想不開,尋了短見?   那邊沈諾喝得極快,沒多會兒,一壇酒就見了底,他用力往堂前一擲,缸裂瓦碎,殘酒肆流,老爺和左相的臉,都變得很難看。   而他長臂一伸,僕人立刻將新酒奉上,依舊是撕掉蓋子,仰頭狂飲。一壇、兩壇、三壇……   沈公子嗜酒,路人皆知,但喝得如此不要命,我卻是第一次看見。他這個樣子哪是喝酒,根本就是在倒酒。   當他喝到第十一壇時,左相終於忍不住上前道:“夠了,別再喝了!”   沈諾不聽。左相將他手裡的酒打翻在地,暴怒道:“我說,不許再喝了,聽見沒有?”   沈諾被那一打,踉蹌向後退了兩步,停下來時,目光淩亂,似是醉了。   左相沉聲道:“來人,送大公子回去!”   僕人上前正要攙扶,卻被沈諾一把推開,眼神再次轉為清冽,啞聲道:“把最後一壇拿來。”   最後一個捧酒者望望左相又望望他,顫顫地將酒遞上。   沈諾接過後,擋開左相前來攔阻的手,對著紫棺道:“醜丫頭,這一壇,我不喝,給你喝。”   他將酒慢慢地灑在地上,然後拎著空壇轉身,搖搖擺擺地貌似離開,但是才走三步,身形突然一頓,只聽噗的一聲,血花飛濺,落在他身前的地面,一片嫣紅。   “大公子吐血了!”有僕人驚呼,想上前攙扶,卻再度被他推開。沈諾一手捂胸,一手提著那個空酒罈,轉頭看向靈位,淡淡一笑:“如你所言,我真的喝死了……我喝死了,你可就滿意了?”   他的眼中忽然有了淚光,伸指點點紫棺,仿佛在笑,又仿佛在哭:“醜丫頭,你果然一直是我的災星啊……死了,也是。”   話音剛落,他就啪地倒了下去。   吉服如爛泥般攤在地上,映著四周清一色的黑紗與白花

作者資料

十四闕

十四闕,一隻戴著令外表低齡化的小紅花的千年龜…… 自稱「某14」,和所有雙子寶寶一樣,人格分裂。 雖然塑造的女主角多以沉靜優雅為主,但本人其實是活潑開朗嘻嘻哈哈的馬大哈一隻。 十分喜歡植物!喜歡給所有的植物起名,但它們無一例外地都死掉了,因此又有外號「植物殺手」! 十分喜歡狗狗!尤其喜歡泰迪和比熊,但被朋友們竭力阻撓:「求求你!饒了那些可憐的狗狗們吧!!!」 十分喜歡美少年!最最喜愛的動漫角色是殺生丸,因為是狗和美少年的結合體……

基本資料

作者:十四闕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3-02-08 ISBN:9789571051390 城邦書號:SPP4502325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